關於全能神和全能神教會

1 2 3 4 5 6

一、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看見神的顯現

與千千萬萬跟隨主耶穌基督的人一樣,我們也都持守著聖經的律法與誡命,享受著主耶穌基督豐富的恩典,奉主耶穌基督的名聚會、禱告、讚美、事奉,這一切都盡在主的看顧與保守之下。我們常常軟弱,也常常剛強,自認為所作所行都按著主的教導,不言而喻,我們也自認為已經走在了遵行天父旨意的道路上了。盼望著主耶穌的再來,盼望著主耶穌的榮耀降臨,盼望著在地生活的結束,盼望著國度的顯現,盼望著一切都如「啟示錄」預言的一樣:主來了,帶來了災難,賞善罰惡,將所有跟隨他、迎接他重歸的人都提到空中與主相遇。每每想到這些,心中不免感慨萬分,慶幸自己生在了末世,能有幸看到主的降臨,雖然遭受迫害,但卻換來「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何等的福氣啊!這一切的盼望與主所賜的恩典使得我們常常儆醒禱告,加緊聚會。或許明年,或許明天,又或是更短的人意想不到的時候,主會突然降臨,顯現在一班殷勤等候他的人中間。我們爭先恐後誰都不甘落後,為的是能成為第一班見到主顯現的人,為的是能成為被提之人中的一員。為著這一天的到來,我們花費所有都在所不惜。有的人辭掉工作,有的人撇棄了家庭,有的人放棄了婚姻,甚至有的人捐獻了所有積蓄。多麼無私的奉獻啊!如此的摯誠,如此的忠心想必是歷代聖徒所不及的吧!因為主願意恩待誰就恩待誰,願意憐憫誰就憐憫誰,我們如此的奉獻、花費相信主早已看在眼中了。我們的誠懇祈求也已達到了主的耳中,相信主會對我們的奉獻給以回報,何況創世以前神就恩待了我們,神給我們的福氣、應許是任何人都奪不去的。我們都在計劃著將來,理所當然地將自己的奉獻與花費作為被提在空中與主相遇的籌碼與資本,更毫不猶豫地將自己放置在將來的寶座上,或管轄萬國萬民、或作王掌權,都是理所當然也是預料之中的事。

我們藐視所有與主耶穌敵對的人,他們的結局都將會被毀滅。誰叫他們不相信主耶穌是救世主呢?當然有時也會學習主耶穌去憐憫世人,因為他們不明白,我們當寬容、饒恕他們。我們所作所為一切都遵照聖經所說,因為凡與聖經不相符的那就是異端、就是邪教,這樣的信念在每個人心中深深地扎根。我們的主就在聖經裡,不離開聖經就是不離開主,守住這樣的原則我們就得救了。我們互相勉勵,彼此扶持,在每次的聚會當中,我們都希望我們的所作所說都能合乎主的心意,都能蒙主的悅納。雖然環境甚是惡劣,但我們的心裡都充滿了喜悅。想到觸手可得的福氣,我們還有什麼放不下的?我們還有什麼可留戀的?這一切一切都在不言中,一切一切又都在神的眼目中鑒察。我們這一小撮在糞堆中被提拔的窮乏人,與所有普普通通跟隨主耶穌的人一樣,做著被提的夢,做著得福的夢,做著管轄萬國的夢。我們的敗壞在神的眼中暴露無遺,我們的慾望、貪婪在神的眼目之中被定罪。但是這一切發生得都是那麼的正常,又是那麼的順理成章,沒有人懷疑我們的盼望是否正確,更沒有人懷疑我們所持守的這一切的準確性。誰又能知道神的心意是什麼?人究竟走的是什麼樣的道路,我們不知道尋求,不知道探討,更沒興趣過問。因為我們只關心我們是否能被提,是否能得著祝福,天國裡是否有我們的位置,生命河裡的水、生命樹上的果子是否有我們的份就足夠了。信主、作主的跟隨者不就是為了得著這些嗎?我們的罪已得赦免,我們也已悔改,我們喝了苦杯的酒,也背了十字架。誰能說我們的代價不蒙主悅納?誰能說我們沒預備足夠的油?我們不願意作那愚拙的童女,也不願意作那其中被撇棄的一個,更常常禱告,求主保守,不要被假基督迷惑,因為經上說「那時,若有人對你們說:『基督在這裡』,或說:『基督在那裡』,你們不要信!因為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大神蹟、大奇事,倘若能行,連選民也就迷惑了。(馬太福音24: 23-24)」這些聖經裡的章節我們都銘記在心,倒背如流,我們把它當作至寶,當作生命,也當作是否得救,是否被提的憑據……

幾千年來,活著的人走了,帶走了盼望、帶走了夢想,是否去了天國,沒有人真真切切地知道;死去的人又來了,忘記了曾經發生的故事,依舊遵循著先人的教導、先人的道路。就這樣年復一年,日復一日,沒有人知道我們的主耶穌、我們的神究竟是否真的悅納我們所作的這一切。我們只是在期待著一個結果,只是在猜疑著將要發生的一切。然而,神卻一直都在沉默,從未向我們顯現,也從未向我們說話。我們便肆無忌憚地遵照聖經、根據神蹟來判斷神的心意與神的性情。我們習慣了神的沉默;習慣了以我們的思維模式來衡量我們行為的對錯;習慣了憑著我們的知識、觀念、道德倫理觀來代替神對我們的要求;習慣了享受神的恩典,習慣了神作我們隨時的幫助;習慣了凡事都向神伸手索取,對神呼來喝去;也習慣了守規條,不用理會聖靈如何帶領;更習慣了自己作自己的主的日子。我們信著這樣一位從未謀面的神,他的性情如何,他的所有所是是什麼、他的形象如何、他來了我們是否能夠認識他,等等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心裡有他,我們都在等待他,我們只要能夠想像到他是如何如何就足夠了。我們欣賞我們的信仰,我們寶愛我們的屬靈,我們看萬事如糞土,將萬有都踏在腳下,因為我們是榮耀的主的信徒,縱有千山萬水、艱難險阻都不能攔阻我們跟隨主的腳步。每每唱起「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從神和羔羊的寶座流出來。在河這邊與那邊有生命樹,結十二樣果子,每月都結果子;樹上的葉子乃為醫治萬民。以後再沒有咒詛;在城裡有神和羔羊的寶座;他的僕人都要事奉他,也要見他的面。他的名字必寫在他們的額上。不再有黑夜;他們也不用燈光、日光,因為主神要光照他們。他們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啟示錄22:1-5)」我們的心裡便洋溢著無限的快樂與滿足,眼裡流出淚花。感謝主的揀選,感謝主的恩待,讓我們今生得百倍,來世得永生,若是現在讓我們死去,也絕無半點怨言。主啊!你快點來吧!看在我們苦苦巴望你的份上,看在我們為你撇下一切的份上,不要再拖延一分一秒。

神默不作聲,也未向我們顯現,但他的工作卻從未停止過。他鑒察全地,掌管萬有,目睹著人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他有計劃有步驟地進行著他的經營,悄無聲息,也未見驚天動地,而他的腳步卻一步一步逼近人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宇宙間展開了他的審判台,他的寶座也隨即降在了我們中間。那是何等威嚴的場面,那是何等莊嚴肅穆的景象,那靈猶如鴿子、又如怒吼的獅子來在我們眾人中間。他是智慧,他是公義威嚴,帶著權柄、滿載著慈愛憐憫悄悄地降臨在我們中間。沒有人察覺到他的到來,沒有人迎接他的到來,更沒有人知道他將要作的一切。人的生活如往常一樣,平常的心、平常的歲月。神也如平常人一樣生活在我們中間,作為一名最小的跟隨者、一名普通的信徒。他有自己的追求,有自己的目標,更有常人沒有的神性。沒有人注意到他神性的存在,也沒有人覺察到他的實質與人的區別。我們與他生活在一起,毫無拘束,也無懼怕,因為他在我們眼裡只是一名小小的信徒。我們的舉手投足都在他的眼目之中,我們的心思,我們的意念都在他前暴露無遺。沒有人對他的存在產生興趣,也沒有人對他盡的功用有什麼想像,更沒有人對他的身分有任何的猜疑。我們只是在繼續著我們的追求,似乎與他毫不相干……

偶然的一次機會,聖靈「藉著」他發表了一篇說話,雖然感覺到很突然,但我們還是認定這是來自神的發聲,我們都欣然地從神領受。因為無論這個發表話語的人是誰,只要是出於聖靈的我們都應接受,不能拒絕。下次的發聲或許是藉著我,或許是藉著你,又或許是藉著他,無論是誰都是神恩待,但不管是誰我們都不能崇拜這個人。因為這個人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是神,我們也絕不會選這樣一個普通的人作我們的神。我們的神是何等的高大,何等的尊貴,豈是一個小小的人能代替的?更何況我們都是期待神來提我們回天國的,這樣一個小小的人豈能勝任如此重要而艱巨的任務呢?主若再來必會駕著白雲,讓萬人看見。那是何等的榮耀!豈能悄悄地藏匿於一班普通的人中間呢?

然而,正是這個隱藏在人中間的普普通通的人,在作著拯救我們的新工作。他不向我們表白什麼,也不向我們道明來意,只是按著他的計劃、步驟作著他要作的工作。他的發聲、說話越來越頻繁,從安慰、勸勉、提醒、警示到責備、管教,從口氣溫柔、祥和到言詞激烈、威嚴,無不讓人備受憐憫,又心驚膽顫。他的說話無不擊中我們內心深處隱藏的祕密,他的說話刺痛了我們的心,刺痛了我們的靈,讓我們無地自容,也讓我們羞愧難當。我們開始懷疑這個人心裡的那位神是否真的愛我們,他到底要作什麼。或許受過這些苦我們才能被提?我們在心裡盤算著……為以後的歸宿,也為將來的命運。我們依舊沒有人認為神已經穿上肉身作工在我們中間,儘管他已陪伴我們許久,儘管他已與我們面對面地說了許多話,但我們仍舊不甘心接受這樣一個普通的人作我們未來的神,更不甘心將自己的前途命運都交給這個小小的人來掌管。我們從他的身上享受著源源不斷的活水供應,我們藉著他過著神與人面對面的生活,我們只感謝天上的主耶穌的恩待,卻從來就不理睬這個帶著神性的普通之人的感受。他依舊卑微隱藏在肉身中作著工作,發表著心聲,似乎感受不到人類對他的棄絕,似乎他會永遠饒恕人的幼小、無知,永遠寬容人對他的無禮態度。

不知不覺之中,我們被這個小小的人帶領進入了神一個又一個的作工步驟之中,我們經歷了無數的試煉、經歷了無數的責打,也經歷了死的考驗。我們得知了神的公義威嚴的性情,也享受了神的慈愛、憐憫,領略了神的大能與智慧,看見了神的可愛,看見了神拯救人的急切心意。在這個普通之人的說話之中,我們認識了神的性情、神的實質,明白了神的心意,也認識了人的本性實質,看見了蒙拯救、被成全的路。他的說話讓我們死去,又讓我們復活;他的說話讓我們得安慰,也讓我們倍感內疚、虧欠;他的說話給我們喜樂、平安,也讓我們痛苦萬分。有時我們猶如他手中的羔羊,任他宰割;有時我們猶如他眼中的瞳仁享受著他的憐愛;有時我們猶如他的仇敵,在他的眼目中被他的怒氣化為灰燼。我們是他拯救的人類,我們是他眼中的蛆蟲,我們又是他日思夜想要找回來的丟失的羊。他憐憫我們,他厭憎我們,他提拔我們,他安慰勸勉我們,他引導我們,他開啟我們,他又責罰管教我們,甚至咒詛我們。他何嘗不在日夜擔憂我們,日夜看顧、保守著我們,不離我們左右,為我們傾注了所有的心血、所有的代價。我們在這個小小的普通肉身的話語中享受了神的全部,也看到了神賜給了我們的歸宿。儘管這樣,我們的虛榮心仍在我們心裡作祟,仍舊不能甘心情願地主動接受這樣的一個人當作我們的神。雖然他給我們帶來了許多嗎哪,許多可享之物,但我們心中的「主的地位」不是這些東西能取代的。我們很勉強地尊重著這個人的特殊身分、特殊地位,只要他不開口讓我們承認他是神,那我們是絕不會主動承認他就是那位即將要來,卻早已在我們中間作工許久的神的。

神繼續著他的發聲,以各種方式、多種角度來告誡我們當做的,同時也表達著他的心聲。他的話語帶著生命力,給我們當行的道,也讓我們領悟到了什麼才是真理。我們開始被他的話語吸引,我們開始注意他的說話語氣、說話方式,也開始下意識地關心起這個不起眼的人的心聲。他為我們嘔心瀝血,他為我們寢食難安,他為我們哭泣,他為我們嘆息,他為我們病中呻吟,為著我們的歸宿、為著我們的蒙拯救,他忍受著屈辱,我們的麻木,我們的悖逆讓他的心在流淚流血。這樣的所是所有是一個普通人所沒有的,也是任何一個敗壞的人所不具備、也達不到的。他有常人沒有的寬容、忍耐,他的愛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具備的。除了他,沒有人能知道我們的所思所想,沒有人能對我們的本性、實質了如指掌,沒有人能審判人類的悖逆、人類的敗壞,也沒有人能代表天上的神與我們如此說話,對我們如此作工;除了他,沒有人具備神的權柄、神的智慧、神的尊嚴,神的性情與神的所有所是在他身上發表無遺;除了他,再沒有人能指給我們道路,帶給我們光明;除了他,沒有人能揭示神從創世到如今還未公開的奧祕;除了他,沒有人能拯救我們脫離撒但的捆綁,脫離敗壞性情。他代表神,他發表著神的心聲、神的囑託,神對全人類的審判之語。他開闢了新時代、新紀元,帶來了新天新地、新作工,給我們帶來了希望,結束了我們渺茫中度日的生活,讓我們全人徹徹底底地看到了蒙拯救的路,他征服了我們全人,得著了我們的心。從那一刻開始,我們的心有了知覺,我們的靈似乎也復甦了:這個普通的人,這個小小的人,這個生活在我們中間,被我們棄絕了許久的人到底是誰?他不正是我們朝思夜想、日夜盼望的主耶穌嗎?是他!就是他!他就是我們的神!他就是真理、道路、生命!他讓我們重生,讓我們看見光明,讓我們的心不再流浪。我們回到了神的家中,我們回到了神的寶座前,我們與神面對面,看見了神的容顏,看見了前方的道路。屆時,我們的心已完全被他征服,不再懷疑他的身分,不再抵觸他的作工、說話,全人仆倒在他的面前,只願今生今世跟隨神的腳蹤,只願被他成全,報答他的恩待,報答他對我們的愛,順服他的擺佈安排,配合他的作工,盡上所能完成他的託付。

被神征服的過程,猶如一場打擂表演。

神話處處都擊中我們的要害,讓我們傷心、懼怕。他揭示我們的觀念,揭示我們的想像,揭示我們的敗壞性情。從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到每一個心思意念,我們的本性實質在他的話語之中被顯明出來,使得我們恐懼戰兢、無地自容。我們的所作所為、我們的存心目的,甚至連我們自己都從未發覺的敗壞性情他都一一告知我們,讓我們感覺體無完膚,更感覺心服口服。他審判我們對他的抵擋,刑罰我們對他的褻瀆、定罪,讓我們感覺到,在他的眼中我們一無是處,我們就是活撒但。我們的希望破滅了,我們對他再不敢有任何奢求企圖,甚至我們的夢想在一夜之間就化為烏有。這是我們任何一個人都沒想到也不能接受的事實。一時間,我們的心中失去了平衡點,不知道該如何繼續前方的路,不知該如何繼續我們的「信」。似乎我們的信仰又回到了原點,又似乎我們未曾與主耶穌「相遇相識」。眼前的這一切讓我們迷茫、讓我們徬徨。我們灰心、我們失望,我們內心深處有按捺不住的忿怒與屈辱。我們試圖發洩、試圖另找出路,我們更試圖繼續等待我們的救主耶穌,向他訴說衷腸。雖然有時我們的外表不卑不亢,內心卻前所未有的失落;雖然有時我們的外表表現得異常冷靜,內心卻翻江倒海一樣地倍受折磨。他的審判、刑罰奪走了我們所有的夢想、所有的希望,讓我們不再奢望,也不願相信他就是我們的救主、他能拯救我們;他的審判、刑罰讓我們與他之間有了一條深深的鴻溝,甚至沒有人願意逾越;他的審判、刑罰讓我們生平第一次受了這麼大的挫折,這麼大的屈辱;他的審判、刑罰讓我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神的不容人觸犯與神的尊貴,相比之下,我們是多麼的低賤、多麽的污穢;他的審判、刑罰第一次讓我們意識到了我們的狂妄、自大,也意識到了人永遠是不能與神平起平坐、相提並論的;他的審判、刑罰讓我們渴求不再活在這樣的敗壞性情裡,儘快擺脫這樣的本性實質,不再被他厭憎、噁心;他的審判、刑罰讓我們甘心順服聽他的話,不再悖逆他的擺佈、安排;他的審判、刑罰再次給了我們求生的願望,讓我們甘心接受他作我們的救主……我們從征服工作中走出來了,走出了地獄,走出了死陰的幽谷……全能神得著了我們這班人!他勝過了撒但,打敗了眾仇敵!

我們就是這樣一班普普通通的有著撒但敗壞性情的人,是神萬世以前就預定好了的人,是神在糞堆中提拔的窮乏人。我們曾棄絕神,定罪神,但我們卻被神征服。我們從神得著了生命,得著了永生的道。無論天涯海角,無論逼迫患難,我們都不能離開全能神的拯救。因他是我們的造物主,是我們惟一的救贖!

神的愛猶如泉水一樣綿延流淌,賜給你,賜給我,也賜給他,賜給所有真心尋求真理、等候神顯現的人。

神的作工猶如日月更替從未止息,作在你身上,作在我身上,也作在他身上,作在所有跟上神腳蹤、接受神審判刑罰的人身上。

--摘自《羔羊展開的書卷》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