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篇

作為西面之枝都當聽我之聲:

在以往,是否曾對我忠心?是否曾聽我良言相勸?你們的盼望是實際而不是渺茫的嗎?人的忠心、人的愛心、人的信心,無一不是來自于我,無一不是我賜給。我民,聽見我言是否明白我意?是否看見我心?雖然以往在事奉途中有起有落,此起彼伏,不時有跌倒的可能,有時甚至有背叛我的危險,但你們可知我無時不在拯救你們?無時不在發聲呼救你們?多少次你們陷入撒但的網羅之中;多少次你們落入人的籠絡之中;又有多少次你們不放下自己而互相紛争不休;多少次雖身在我家而心却不知去向。但多少次我伸出拯救之手在扶持你們;多少次我撒下憐憫之粒投入你們之中;多少次我不忍心看見你們受苦受難之後的慘狀;多少次……你們可知?

但今天,你們終于在我的保守之中渡過了難關,我與你們同樂,這是我智慧的結晶。但你們切記!有誰跌倒而你們是剛强的呢?有誰曾剛强而没有軟弱之時呢?人,有誰的福不來自于我?有誰的禍不是來自于我呢?難道凡是愛我的,所得的都是「祝福」嗎?難道約伯受禍是因為他不愛我而抵擋我嗎?難道保羅能在我面前得以忠心地事奉我,是因為他能確實地愛我嗎?雖然你們持守住我的見證,但能有誰的見證不摻有雜質而是如純金呢?人的「忠心」能是真實的嗎?我為你們的「見證」而得享受,這并不是與你們的「忠心」相矛盾的,因我不曾多高地要求任何一個人,若按我的計劃的原意,你們將都是「次品」——不合格,這難道不是我對你們所説的「投下的憐憫之粒」嗎?你們看到的是我的拯救嗎?

你們都當回想:自從你們回到我家以來,曾有誰不想自己的得失,而是猶如彼得一樣來認識我?你們對聖經的表皮倒是吃得滚瓜爛熟,而「實質」你們吃着了嗎?就這樣,還是持守你的「資本」,不肯實際地放下自己。當我發聲之時,當我面對面與你們説話之時,你們誰曾放下封閉着的「書卷」,而接受揭開的生命之言呢?你們對我話并不注重、并不寶貝,而是將我的話當作「機關槍」一樣直接指向自己的「仇敵」來維護自己的地位,却絲毫不是為接受我的審判而認識我。人人都把矛頭指向别人,你們誰也「不自私」,處處「為别人着想」,這不正是你們的昨天嗎?而今天呢?你們的「忠心」多加了幾分,人人都老練、成熟了幾分,因此對我多加了三分「懼怕」,誰也「不輕易做事」,你們為什麽總是處于消極呢?為什麽你們的積極因素總是不知去向呢?我民哪!「以往」早已消逝,切不可再留戀!既在昨天站立住,便應在今天為我盡你的真實忠心,更應在明天為我作那美好的見證,而且要在將來承受我的祝福,這個是你們當明白的。

雖然「我」并不在你們面前,但我靈必施恩于你們,望你們寶愛我的祝福,能因着我的祝福認識自己,不要以此為資本,應在我話中來補足你們的缺乏,從而换取你們的積極成分,這是我的留言!

一九九二年二月二十八日

上一篇: 第六篇

下一篇: 第八篇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第十三篇

在我的説話發聲之中,隱藏着多少我的心意,但人絲毫不知、絲毫不曉,只是一個勁兒地在外面領受我的話,在外面效法我的話,却不能在我説話當中明白我心、體察我意,即使是我明説明點,可又有誰明白呢?我從錫安來在人間,因着我穿戴了正常的人性,穿戴了人的外皮,所以人都只在外面認識我的面貌,但却并…

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够的善行

在你們中間我作了許多工作,當然我也説了一些話,但我總感覺我的説話與作工并未完全達到我末世作工的目的,因為在末世我作工的意義并不是為了某些人或某個人,而是來顯明我原有的性情。不過,因着種種原因,或是時間倉促,或是工作繁忙,我的性情并未使人對我有絲毫的認識,所以我舉步進入我新的計劃之…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

我們今天交通一個重要的話題,這個話題是從神的作工開始到現在一直在談的一個話題,對每個人都很重要。也就是説,這個話題是每個人在信神的過程當中都能接觸到的問題,也是必須接觸到的問題,是一個很重要的、不可避免的也是人離不開的問題。説到重要,對于每一個信神的人來説最重要的是什麽?有些人認…

救贖時代的工作内幕

在我的整個經營計劃當中,也就是六千年的經營計劃當中,一共分三個步驟,即三個時代:起初的律法時代,恩典時代(即救贖時代),末了的國度時代。這三個時代,按着時代的不同我的作工内容也不相同,但是每步作工都是按着人的需要而作,説得確切點,就是按着與撒但争戰時撒但所施行的詭計而作,是為了打…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