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目錄

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十

神是萬物生命的源頭(四)

今天我們交通一個特殊的話題。對於每一個人來說,人需要認識的、需要經歷的、需要了解的無非就是兩大項,哪兩大項呢?第一項就是個人生命進入這一部分,第二項就是關於認識神這一部分。今天給你們出個選擇題,讓你們選一下。你們是喜歡聽關於個人生命經歷方面的話題呢,還是喜歡聽關於認識神自己的話題呢?為什麼讓你們這樣選擇呢?因為今天關於認識神的話題,我打算跟你們交通一些新鮮事。但是不管怎麼樣,還是首先讓你們選擇一下我剛剛說的那兩項。(選認識神方面的。)(我們也覺得交通認識神這方面好一些。)這段時間我們所交通的關於認識神這方面的話題,你們覺得能夠得上嗎?(神交通第一篇的時候,當時我們夠不上。後來神交通了後面的幾篇,我們再回過頭去看第一篇的時候,在神擺設的環境當中,弟兄姊妹也注重往這方面去經歷了。)準確地說,大部分的人是夠不上的。我說這話你們可能不服氣,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當你們聽我說這些話的時候,不管我的說話方式是什麼、用詞是什麼,你們聽這些話,在道理上、在字面上你們都能知道說的是什麼,但是對於你們來說,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就是,你們不明白我為什麼要說這些內容、要說這些話題,這是問題的關鍵所在。所以你們聽完這些內容之後,雖然你們對神的了解、對神作為的了解是增加了一些內容,內容豐富了,但是為什麼你們還感覺認識神吃力呢?這就是原因所在。就是大部分人聽完之後,不明白為什麼要講這些內容,不明白這些內容與認識神有什麼關係。是不是?人之所以不能明白這些內容與認識神的關係是什麼,這涉及到什麼?你們有沒有考慮過?可能你們都沒考慮過。你們不明白這些的原因就是因為你們的生命經歷太淺。人對神話的認識、對神話的經歷如果只停留在一個很粗淺的程度上,那對神的認識大部分也都是渺茫的,都是大框、道理,都是理論。從理論上看或者聽是合乎邏輯的,也合乎道理,但是大部分人嘴裡所說的對神的認識都是空洞的。因為什麼說是空洞的呢?就是你嘴裡所說的話、你嘴裡所說的對神的認識,其實在你自己心裡也不清楚到底是對還是錯,到底是不是準確。所以,即便是大部分人聽了很多認識神的話題或者內容,但是對神的認識還是停留在渺茫的道理上,停留在理論上。

那這個問題怎麼解決呢?你們想沒想過?如果一個人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他能不能是一個有實際的人呢?(不能。)哎,肯定不能。如果一個人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他肯定不是一個有實際的人,那他肯定是在神話上沒有認識、沒有經歷的人。在神話上沒有認識的人能對神有認識嗎?肯定不能!這是連帶的。所以,大部分人說,「認識神怎麼這麼難哪?認識神怎麼這麼不容易啊?怎麼一說認識神就沒話呢?」一談認識自己還能絮叨半天,一說認識神就沒話,即便說點話也是強湊的,聽起來乾巴,自己聽著都覺得彆扭,根源就在這兒。如果你覺得認識神太難,認識神對你來說很吃力,你沒有任何話題,拿不出實際的東西來交通供應別人、供應自己,那證明你這個人就不是一個在神話上有經歷的人。神的話是什麼?神的話是不是神的所有所是的發表啊?你在神話上沒有經歷,那你在神的所有所是上能有任何的認識嗎?肯定不能,是吧!這些都是連帶的。如果你在神話上沒有經歷,你就摸不到神的心意,你也不知道神的性情是什麼,神喜愛什麼,神厭憎什麼,神對人的要求是什麼,神對好人的態度是什麼,對惡人的態度是什麼,這些對你來說肯定都是模棱兩可的,是朦朧的。如果你在這樣一個朦朧的狀態下信神的話,你說你是追求真理的人,你是跟隨神的人,這話實際嗎?不實際吧!那現在你們選擇一下,就今天而言,你們選擇哪個話題啊?(生命進入,個人生命經歷的話題。)(選生命進入的話題。)你們缺少的生命進入的話題是關於哪方面的呢?自己心裡有沒有譜啊?這個還不知道,是吧!那其他的弟兄姊妹選擇聽哪個話題?是想聽關於認識神的話題,還是想聽一些生命經歷方面的話題?(想聽關於認識神的話題。)(認識神。)你們多數都選認識神這方面的,好吧!那咱們就接著交通關於認識神的話題。

你們肯定很期待今天要交通的話題,是吧!今天交通的這個話題還是與我們這一段時間講的「神是萬物生命的源頭」這個話題有關。之前我們已經講了幾篇關於「神是萬物生命的源頭」這個話題的內容,目的就是用不同的方式、以不同的角度告訴人神是怎麼主宰萬物,以什麼樣的方式主宰萬物,以什麼樣的原理來管理萬物,讓萬物在神所造的這個星球上生存。也講了大量的關於「神是如何供應人類的」這樣的話題:神以什麼樣的方式供應人類,提供給人什麼樣的生存環境,以什麼樣的方式、以什麼樣的出發點來給人安定的生存環境。雖然沒有直接講神主宰萬物、神管理萬物與神的經營有什麼樣的關係,但是我也間接地講了一部分神為什麼這樣管理萬物,為什麼這樣供應、滋養全人類,這都涉及到神的經營。我們講的內容很廣泛,從宏觀的大環境到涉及人的衣食住行、人的飲食等小的方面,從神怎麼主宰萬物、怎麼讓萬物在規律中運行,到神為各色人種設定了正當的、適合的生存環境,等等這些方方面面的內容都是涉及到人類肉體生活方面的內容。就是說所有的這些內容都涉及到人的肉眼能看得見、人能感覺得到的屬於物質世界的東西,比如大山、河流、海洋、平原……所有的這些都是人能看得見、觸摸得到的東西。當我說到空氣、說到溫度的時候,你們直接用呼吸就能感覺到空氣的存在,用身體去感覺就能感覺到溫度的高低。對於樹木、小草與森林裡的飛禽走獸——天上飛的、地上跑的以及洞穴裡出來的各種小動物,都是人的肉眼能看得到的、人的耳朵也能聽得到的。所有的這些內容涉及的範圍雖然很廣泛,但是在萬物當中,它們只代表了萬物中的物質世界這一部分。人能看得到的東西對人來說是什麼?就是物質的東西。物質的東西都是人能看得見、人能摸得著的,就是說,當你觸碰它的時候,它讓你有感覺,當你的眼睛看到它的時候,在你的大腦裡它會給你一個構圖,給你一個圖畫。它是實實際際存在的一個東西,對你來說它不是抽象的,它有形狀,有形體,或者方的,或者圓的,或者高的,或者矮的,或者大的、小的,給人以不同的印象。所有的這些東西都是代表萬物中的物質世界的那一部分。那「神主宰萬物」的「萬物」在神那兒都包括什麼?不僅包括人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更包括人看不見、人摸不著的東西,這是神主宰萬物的一個真實含義。即使是人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但又是真實存在的事實,在神那兒只要是神眼目鑒察的,只要是神主宰範圍的,都是真實存在的事實。儘管對人類來說它是抽象的,是不可以想像的,更是人看不見、摸不著的,但是在神那兒它是實實際際存在的,這就是神主宰的萬物當中的另外的一個世界,也是神主宰萬物當中的另外一部分神主宰的範圍,我們今天就交通這個話題——神是如何主宰管理靈界的。既然這一部分話題涉及到神是如何主宰、管理萬物的,那就涉及到物質世界以外的另外的一個世界——靈界,所以,我們就很有必要了解這一部分話題。只有交通了這樣的一部分內容之後,只有明白了這樣的一部分內容,人才能真正地明白「神是萬物生命的源頭」這句話的真實含義。講這個話題的目的就是為了完全「神主宰萬物、神管理萬物」這個主題。或許當你們聽到這個話題的時候,你們覺得不可思議或是覺得很陌生,但是不管你們有什麼樣的感覺,既然靈界是神主宰萬物中的一部分,那這個話題就有必要讓你們了解一些。當你們了解之後,你們對於「神是萬物生命的源頭」這句話就會有更深刻的了解、更深刻的明白與認識。

1.神是如何主宰管理靈界的

對於物質世界,物質世界的東西或者現象,人如果不明白還可以翻書找有關資料,或者用各種途徑去了解它的內幕,了解它的根源。但是對於我們今天要講的物質世界以外的另外的一個世界——靈界的內幕與真相,人是沒有任何辦法或者途徑去了解它的。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在人類這個世界當中,物質世界的每一樣東西都是人的肉體生存所離不開的,因著人感覺到物質世界的每一樣是人的肉體生活、肉體生命所不能離開的,所以多數人只知道或者只能看到眼前的、人所能看到的所有的物質的東西,但是對於靈界,就是另外的一個世界的一切,準確地說,多數人是不相信的。因為人看不見,而且認為不需要了解它,也不需要知道它任何的情況,更何況靈界這個世界與物質世界是完全不同的另外的一個世界。在神那兒它是公開的,但是對於人類來說它是隱祕的,不是公開的,所以人很難找到途徑去了解這個世界的方方面面。我要講的靈界的一些事情只關乎到神的管理、神的主宰,當然與人的結局歸宿有關,但我不是在揭示奧祕,也不是在告訴你們任何的你們所想知道的祕密,因為它涉及到神的主宰,涉及到神的管理與神的供應,所以我只講你們很有必要了解的那一部分。

首先,我問你們一個問題,在你們心中的靈界是什麼?籠統地說,是物質世界以外的另外的一個世界,是人看不見、摸不著的一個世界。但是在你們的想像中,靈界應該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呢?可能你們因看不見也沒有辦法去想它,但是當你們聽到一些傳說的時候你們還是在想,而且是控制不住地在想。我為什麼這麼說呢?好多人兒時都發生過這樣一些事:若給他講個很可怕的故事,講一些鬼、魂的故事,他就怕得要命。為什麼怕呢?他就想像那些東西雖然看不到,但是就感覺在房子周圍或者在隱祕處,或者在黑暗的地方到處都是,而且嚇得自己都不敢睡覺,尤其到晚上不敢一個人在屋裡呆著,也不敢一個人獨自上院裡去。那就是你們想像的靈界,是人感覺可怕的世界。人多少都有一點想像,也能感覺到一點。

我們就先講靈界吧。什麼是靈界?我們作一個簡單扼要的說明吧!靈界是有別於物質世界的一個重要的地方。為什麼說它是重要的呢?咱們下面來細說。靈界的存在與人類的這個物質世界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它在神所主宰的萬物中擔任著人類生死輪迴的重要角色,這就是它的作用,這就是它存在的一個重要性。因著它是人的五官所不能感知的一個地方,所以沒有人能準確地判斷它的存在與否。靈界的各種動態與人類的生存息息相關,而人類的生活秩序也因此而受到靈界極大的影響,這有沒有涉及到神的主宰呀?這就涉及到了。我這樣一說,你們就明白我為什麼要講這個話題了,因為它涉及到神的主宰、神的管理。在這樣一個人看不到的世界,它的各項天條、法令、行政制度是遠遠高於物質世界的任何一個國家的法律與制度的,是任何一個生活在這個世界的生靈所不敢僭越與觸犯的。這涉不涉及神的主宰、神的管理?這裡有明確的行政、明確的天條規定、明確的法令。在各個階層與領域做事的差役在他們各自的崗位上都恪守本分、循規蹈矩,因為他們知道觸犯了天條的後果是什麼,他們清楚地知道神是如何賞善罰惡、神是如何管理萬物、神是如何主宰萬物的,他們更清楚地看到神是如何實施他的天條與法令的。這些是不是都有別於人類所居住的這個物質世界呢?大不相同了。這是一個與物質世界完全不相同的世界。既然有天條,有法令,就涉及到神的主宰、神的管理,更涉及到神的性情、神的所有所是。聽完這些之後,你們是不是覺得這個話題很有必要講呢?你們是不是很想了解這其中的奧妙所在呢?對於靈界就是這樣的一個概念。它雖然與物質世界共存,與物質世界同時接受著神的管理,接受著神的主宰,但是神對於這個世界的管理與主宰遠遠要比在物質世界的管理與主宰嚴格得多。關於這些細節方面的問題,我們還是先從靈界是如何擔任人類的生死輪迴這個工作來說起,因為這個工作是在靈界的生靈們所擔任的一項主要的工作。

在人類當中,我把所有的人分成三類。第一類是外邦人,就是沒有任何宗教信仰的人,稱為外邦人。外邦人絕大多數就是信仰金錢、崇尚利益,他們是唯物的,只相信有物質世界,不相信輪迴,不相信神鬼之說。我把他們列為外邦人,這是第一類。第二類就是除了外邦人以外的各種有信仰的人。這有信仰的人在這個人類當中,我也分為幾大類:第一類是猶太教,第二類天主教,第三類基督教,第四類伊斯蘭教,第五類佛教,這五大類。這是各種有信仰的人。第三類是信神之人這一類,第三類就涉及到你們了,信神的這一類人就是現在跟隨神的這些人。這些人劃分為兩種:一種是神的選民,一種是效力者,這兩種。好了!這幾個大的類別劃分清楚了。那現在這個人類的種類、人類的各個等次在你們心裡已經有一個明確的劃分了。首先是外邦人,我說了什麼是外邦人。好多外邦人就只信天老爺,信颳風、下雨、打雷等等這些都是天老爺作的,種地收成靠天老爺,但一說信神他不幹了,這叫有信仰嗎?外邦人中包括這一類人。不信神只信老天爺的都是外邦人,凡是不信神、不跟隨神的都屬於外邦人。第二類就是信渺茫的神屬於五大宗教的人。第三類就是信末世道成肉身的實際的神,就是今天跟隨神的人。為什麼把人類劃分為這幾個類別呢?(因為有不同的歸宿、不同的結局。)這是一方面。因為這各種人種、各種人類回到靈界都有不同的去處,他們有不同的生死輪迴的規律,這就是為什麼把人類劃分為這幾個大的類別的原因。

(1)外邦人的生死輪迴

我們先從外邦人的生死輪迴開始講。一個人死了以後,他被靈界的一個差役領走。領走的是什麼?不是肉體而是靈魂。這個靈魂被領走之後,他就來到一個地方,這個地方是靈界的一個機構,是專門接待那些剛剛過世的人的靈魂的一個地方。〔註:任何一個人死後來到的第一個地方,對這個靈魂來說是陌生的。〕當領到這個地方之後,執行官要把第一關,確認這個人的姓名、住址、年齡、他生前所做的事蹟,一生的事蹟都要記錄在冊,而且要核對準確。各項核對準確之後,要根據他一生的行為與他一生的所做所行來定他是受懲罰還是繼續投胎做人,這是第一關。第一關可不可怕?還不太可怕,因為僅僅是到了一個黑洞洞的陌生的地方,還不是太可怕。

第二關,如果這個人一生當中做了很多壞事,行了很多惡,那他將會被帶到一個受懲罰的地方被處罰,將會被帶到一個這樣的地方,這個地方是專門懲罰人的。具體怎麼懲罰他,就根據他生前所犯的罪、生前所行的惡的多少來決定如何懲罰他,這是第二關的第一種情況。有的人因著生前做了一些事、行了一些惡,在他受懲罰之後的再次輪迴,就是再次投胎來到物質世界,有的人會繼續做人,有的人就會投胎成動物。就說這個人回到靈界之後,因著他所作的惡受了懲罰,更因著他所作的惡,他的下次輪迴就不再成為一個人,而是成為一個動物了。動物的範圍有可能是牛,有可能是馬,有可能是豬,有可能是狗,也有可能有的人就投胎成一隻鳥了,或者鴨子,或者鵝……那他投胎成動物之後,死了以後再次回到靈界,靈界還會根據他生前的行為來決定他是否輪迴轉世成人。

大部分的人作惡太多,犯罪太嚴重,所以當他再次輪迴的時候,他要投胎成為動物七到十二次。七到十二次可不可怕?什麼讓你們覺得可怕呢?人成為動物,這是一件可怕的事。做動物對一個人來說,最大的痛苦是什麼?沒有語言,只有簡單的思想,而且只能做動物做的事、吃動物的食物,有動物的簡單的思維與簡單的肢體語言,不能直立行走,不能與人類溝通,所有與人類有關的行為或活動與動物都沒有關係。就說在萬物當中,作為一個動物,那是很低級的一個活物,比人要痛苦多了。這就是靈界對於一部分作惡多端、犯罪太嚴重的人的一方面處罰。至於對他的處罰輕重,也是根據他所投胎的動物的種類,比如說要做豬的話,比做狗好還是不好啊?豬的日子比狗是好過還是難過?肯定難過。如果做牛馬呢,比豬的日子好過還是難過?(好點。)看來讓你們選擇的話,你們也是有品味的。如果做一隻貓的話,牠是不是就安逸一些?那就比做牛馬安逸得多。如果同樣做動物的話,那就選擇做一隻貓,安逸一些,因為大多數時間都可以睡懶覺。做牛馬就比較勞碌,所以要是投胎做了牛馬,那就是勞碌,看來這個懲罰是不輕的。要做一條狗的話,相對牛馬那還是好一些,因為狗與主人的關係畢竟比牛馬與主人的關係近一些,更何況現在很多人身邊養一條狗,養上三到五年,那狗能聽懂人很多的話呢!因狗能聽懂主人很多的話,對主人了解很多,能迎合主人的心情、要求,主人對狗就好一些,狗就能吃點好的、喝點好的,有病的時候多點照顧,那這條狗不就享福了嗎?所以做狗相對比做牛馬要好一些。這就是根據對這個人懲罰的程度來決定他投胎成動物的次數與投胎成動物的種類。明白了吧!

人因在世犯罪太多受懲罰投胎成為動物七到十二次之後,這個人受懲罰的次數已滿,再次回到靈界,他就會被歸到一個地方。這個地方的各種靈魂都已經接受過懲罰,都是準備再次輪迴投胎成人的一個種類。這個地方把各個靈魂也劃分了類別,根據他要去什麼樣的家庭、他投胎成人之後他所要扮演的角色是什麼等等來劃分。比如,有的人來到這個世界上將要做一個歌手,那就把他放在一個這樣的類別的人堆裡;有的人來到世界上即將成為一個商人,那就把這個人列在商人堆裡;如果這個人成為人的時候即將成為一個搞科研的人,那就把這個人放在搞科研的這一堆人裡。將他們分門別類之後,按著不同的時期,按著定好的日期,將他們一個一個地發送出去,就像現在人發電子郵件一樣,這就完成了一個輪迴的過程,這很有戲劇性。從一個人來到靈界那一天開始,一直到他受完懲罰,或者多次與動物互相輪迴之後,再次準備輪迴做人,這樣一個過程就是一個完整的過程。

對於有一些受完懲罰不再與動物相互投胎這樣的一部分人,他們是不是很快就被送到物質世界做人了呢?或者說他們多久才能來到人間呢?這個頻率是怎麼樣的呢?這個頻率也有個時間限制。在靈界做每一樣事都有一個準確的時間限制,有一個準確的時間規定,這個規定用一個數字來說明,你們就明白了。對於短時間內投胎的人,當這人死了之後,那兒就已經準備好讓他投胎再次做人。最短的時間是從三天開始,有的人就是三個月,有的人是三年,有的人是三十年,有的人是三百年,有的人甚至是三千年,等等,那這個時間的規定有什麼講究、說法呢?就是根據這個靈魂來到這個物質世界、人類世界對他的需要,就是根據他在這個世界所要扮演的一個角色。若投胎做普通的人,因人世間急需這樣普通的人,大多數的人就很快可以投胎,三天以後就又被派出去了,派到另外一個與自己生前完全不同的家庭中去了。但是有一些必須在這個世界上扮演特殊角色的人,所謂「特殊」就是在這個人類中間,對這樣的人的需求量不是很大,不需要太多這樣的人來扮演這樣的角色,那也可能就是三百年了。就是這個靈魂三百年才來一次,有的甚至能達到三千年才來一次。為什麼這樣呢?就是在這個三百年或者三千年期間,這個角色在人類世界中不需要,所以就把他扣在靈界的一個地方。比如說孔子,這樣的一個人是一個對中國傳統文化有著深遠影響的人物,可能每一個人都知道,他的到來對於當時那個時代人的文化、知識、傳統,還有對人的思想有著深遠的影響。但是這樣的人不是在每一個時代都需要,所以他就必須在靈界呆著,呆夠三百年或者呆夠三千年才能輪迴一次。因人世間不需要這樣的人,他就總得閒著,因為他的角色很少,他要做的事很少,所以他必須大部分時間都被扣押在靈界的一個地方,閒著,在人世間需要他的時候隨時把他發派出去。這就是靈界對於大多數人的輪迴頻率做的時間上的規定。不管是平凡的人還是特殊的人,在靈界對於他們輪迴的處理都有合適的規定,都有準確的作法,而這些規定、這些作法都是從神那兒來的,都是從神那兒下達的,不是任何一個差役或者任何一個靈界的生靈所能決定、所能左右的。你們聽明白了吧!

對於任何一個靈魂,他的輪迴他所扮演的角色是什麼,就是他今生所扮演的角色是什麼,生在什麼樣的家庭,他這一生是什麼樣的,與他的前世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各種人來到人世間,他擔任的角色不一樣,擔任的任務也不一樣。哪些任務呢?有一些人是來還債的,上一輩子欠人太多,還債;而有一些人呢,他是來討債的,他上一輩子被人坑走太多的東西、太多的錢,所以到靈界之後,靈界會給他一個公道,讓他今生來討債。有的人是來報恩的,上一輩子就是前生受人恩惠,這一生他得到了一個很好的機會再次輪迴,然後投胎來報恩;而有的人呢,他今生的輪迴是為了索命,索誰的命呢?就是一個前生曾經要過他的命的人。總之,每一個人的今生都與前世有著很大的關係,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也可以說,每一個人的今生受著前世的極大影響。比如說,在生前張三騙了李四很多錢,那張三是不是欠了李四的債了?如果張三欠了李四的債了,李四是不是理所應當地來向張三討債呢?那在他倆死後,他倆就有一筆賬可算,當再次輪迴的時候,張三投胎做人了,李四怎麼討他的債呢?這是其中的一種方式——李四來做張三的兒子來討債,張三作為李四的父親,這是這一生、今生的事。作為李四的父親,張三掙了很多錢,然後李四作為張三的兒子,他就來揮霍張三的錢。就說張三哪,不管掙多少錢,他的兒子都「幫」他揮霍,他總也掙不夠,他的兒子呢,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總是用不同的方式、用不同的手段來胡花他的錢。張三就納悶了:「這是怎麼回事啊?我生這個兒子怎麼就是個喪門星呢?人家那個兒子怎麼都那麼好呢?我這個兒子為什麼也沒有志氣,也不學本事,也掙不來一分錢,還總得我養著?我養就養著吧,為什麼給他多少錢都不夠花呢?為什麼不務正業呢?為什麼遊手好閒、吃喝嫖賭什麼都幹呢?這是怎麼回事啊?」琢磨琢磨:「是不是上輩子欠他的呀?哎呀,也可能是上輩子欠他的,還吧!這不還清不算完啊!」也可能到有一天,李四真的討完他的債了,到四十歲或五十歲的時候,突然有一天,他醒悟了:「我這前半生什麼好事都沒幹哪!我爹掙點錢都讓我揮霍完了,我應該好好做人哪!重新立志,做一個務正業的人,好好過日子,可別再讓我爹傷心了!」他為什麼有這樣的想法?為什麼突然變好了呢?這是不是有原因哪?這個原因在哪兒啊?其實就是討完債了,還完債了。這個事是有前因後果的,故事發生在很早很早以前,發生在他倆的前生,所以前生的故事一直帶到今世,這就誰也怨不得誰了。張三怎麼教育他兒子,他兒子也不聽他的,就是不務正業,但是到還完債那一天呢,不用他教育,他兒子自然就明白了。這是一個簡單的例子,這樣的例子肯定不少。這例子告訴人一個什麼樣的訊息呢?(讓人做好人。)人可別作惡,作惡有報應!你看外邦人多數人作惡都不少,他們的惡行都遭到報應了吧!那報應是隨便來的嗎?凡是遭報的事都是有背景的,都是有原因的。你以為你騙完人的錢就沒事了?你以為你騙了人的錢、得了人的錢你就不用承擔後果了嗎?這是不可能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絲毫不差!就說每一個人,無論是什麼樣的人,不管相不相信有神,人都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都要承擔自己的行為所帶來的後果。對於這樣一個簡單的例子——張三受到了懲罰,李四討到了債,這是不是公平的呀?這是公平的。人做這樣的事,有了這樣的一個結果,是不是與靈界的管理分不開呢?這是與靈界的管理分不開的。即便是外邦人、不信神的人,他也在這樣的天條與法令下生存,任何人都擺脫不了,不管人在人世間做多大的官,任何人都迴避不了這樣的一個現實。

那些沒有信仰的人,他們常常認為,凡是人能看得見的,那就是存在的,凡是看不見的、離人很遙遠的東西就是不存在的。他們寧可相信沒有「生死輪迴」、沒有「受懲罰」這一說法,所以他們就肆無忌憚地作惡、犯罪,然後受懲罰,或者與動物互相輪迴,外邦人中的各種人大多數都是陷在這樣一個惡性的循環中。為什麼?因為他們不知道靈界對於任何一個生靈都有著嚴格的管理。不管你相不相信,這個事實是存在的,因為在神的眼目鑒察的範圍之下,沒有一人一物能逃脫出這樣一個範圍,沒有一人一物能逃脫出天條、逃脫出神的法令的規定與範圍。所以將這一個簡單的例子告訴每一個人,無論你信不信神,犯罪、作惡是不行的,是有後果的,這是絕對的。對於一個只是騙了人錢財的人受到了這樣的懲罰,這樣的懲罰是公平合理的,這樣的懲罰是公義的。這樣一種司空見慣的行為都受到了靈界的制裁,受到了神的法令、神的天條規定的制裁,所以那些姦淫擄掠、坑矇拐騙、偷盜搶劫與殺人放火等等嚴重的犯罪、作惡行為,就更要受到各種不同程度的懲罰。這不同程度的懲罰包括哪些呢?有的是用時間來制定他受懲罰的程度,有的用不同的懲罰方式來制定他受懲罰的程度,還有的就是用他投胎輪迴的去處來制定他受懲罰的程度。比如,有些人嘴不好,「嘴不好」指什麼說的?就是常常罵人,語言惡毒,帶有咒詛性質。語言惡毒代表什麼?代表這個人心裡惡毒。帶有咒詛性質的惡毒的語言常常從這樣的人嘴裡出來,而且因著他惡毒的語言帶來了很嚴重的後果,這樣的人死了以後,受了相應的懲罰之後,再次投胎有可能就是啞巴。有的人在世的時候精心算計,常常佔別人的便宜,小算盤打得特別精緻,做了很多坑人的事,再次投胎的時候,也可能就是一個傻子、白痴。有的人常常偷窺別人的隱私,就說他的眼睛看到了太多不該看到的東西,知道了太多不該知道的東西,再次投胎也可能就變成了一個瞎子。有的人在世的時候腿腳靈活,經常打架鬥毆,做了很多惡事,那再次投胎的時候也可能就變成了殘疾人,瘸腿或者是少胳膊,或者是駝背,或者歪脖子,或者走路踮腳,一條腿長一條腿短等等,這是根據他生前作惡的程度而受到的不同的懲罰。你們說斜眼是怎麼回事啊?斜眼的人多不多呀?現在看也不算少。有些斜眼的人就是上輩子用眼睛太多,做了太多壞事,這輩子一來就斜了,嚴重的就成了瞎子。你說那斜眼的人看起來好不好看哪?影不影響美觀哪?瞅這人臉盤挺好,長得白白淨淨的,大眼睛雙眼皮,可惜有一隻眼睛斜,這看起來怎麼樣了?是不是完全影響了這個人的氣質了?這一影響,這人一輩子活著怎麼樣啊?與別人一見面,琢磨琢磨:「哎呀,我這眼睛斜呀!得少瞅人,別讓人家看我眼睛。得低著頭說話,不能正視人。」這眼睛一斜,就會影響看東西了,也影響與人正面對視了。這是不是就省眼睛了?這就省眼睛了,是不是就把上一輩子用得多餘的那一部分找回來了?這樣到下一輩子,他就不敢再做同樣的事了。這就是報應!

有的人在生前人緣不錯,給周圍的人,親人、朋友、同事或者與他有關的人做了好多好事,幫助別人,施捨,照顧別人,或者是接濟別人,給別人留下很好的念想,這樣的人回到靈界就不受什麼懲罰了。什麼懲罰也不受,對於一個外邦人來說,這樣的人就算很好的人了。他不相信有神,只相信天老爺,只相信「舉頭三尺有神明」,他只相信這個信條,結果怎麼樣呢?使他少做了很多壞事。這個人心地善良,樂善好施,最後回到靈界之後,靈界對他有一個很好的處理,很快這個人就再次輪迴了,再次投胎了。來到一個什麼樣的家庭呢?這個家庭雖然不富裕,但是生活平安,家人和睦,過著平平安安、快快樂樂的日子,一家人其樂融融的,生活不錯。當他到了成年的時候,他的下半生兒女興旺,家丁興旺,兒女出息、成才,他家的家運、運勢不錯,這樣的一個結果也是與他的前生有著很大的關係。就說人這一生啊,一直到死後再次投胎去哪兒,是男是女,他的使命是什麼,他這一生要經歷哪些事,要受哪些挫折,要享多少的福,要遇到哪些人,要碰到哪些事,這是任何一個人都無法預測的,也是任何一個人都無法迴避、無法躲開的。也就是說,當你這一生定了之後,你這一生要發生什麼事,你無論怎麼躲避,你無論用什麼樣的方式去躲避,你都不可能違背神在靈界為你制定的這一生的軌跡。因為當你投胎的時候,你一生的命運都已經定好了,或者好或者不好,每一個人都應該去面對,都應該去往前走,這是任何一個活在這個世界當中的人都不能逃避的問題,而且也是一個最現實的問題。這些都聽明白了吧!

這些明白之後,你們有沒有看見,神對於外邦人的生死輪迴都是有著很精密、很嚴格的把關與管理?首先,神在靈界制定了各項的天條、法令、制度,頒布這些天條、法令、制度之後,靈界的各種職位上的生靈都在嚴格地按著神所規定的去執行,沒有一個人敢違背。所以,在人類世界人類的生死輪迴,或者是與動物、或者是與人類互相的輪迴都是很有規律的。因為這個規律是從神那兒來的,所以沒有任何一個人敢打破,也沒有任何一個人能打破這樣的規律。因著神這樣的主宰,因著有了這樣的規律,人看到的這個物質世界才是井然有序、有條不紊的;有了神這樣的主宰,人類才能與人類根本看不見的另外的一個世界和平共處,和睦地生活在一起,這些都是與神的主宰分不開的。如果一個靈魂,他的肉體生命死了之後,靈魂還活著,那這個靈魂如果沒有管理的話會怎麼樣呢?他會到處遊走,他會到處亂闖,甚至會危害到人類世界中的生物。這個危害不僅僅是對人類的,也可能危害到植物,也可能會危害到動物,但是首當其衝的是人類。如果發生了這樣的事,這樣一個靈魂沒受到管理,他真的危害到人類了,真的做了一些惡事,這樣的靈魂在靈界也有正當的處理:如果嚴重的話,這個靈魂就即將不存在,被滅掉;如果可能的話,就將他歸置到一個地方,然後讓他再次輪迴。就說靈界對於各種靈魂的管理都是有層有次地按照步驟、按照規定管理。因著有了這樣的管理,人類的這個物質世界才不至於混亂,這個物質世界的人類才有正常的思維、正常的理性與有秩序的肉體生活。當人類有了這樣的正常生活之後,活在肉體中的人才能這樣一代又一代地繁衍生息下去。

剛才聽這話題怎麼樣啊?是不是很新鮮?那現在說這話題你們有什麼樣的感想呢?除了新鮮之外還有沒有別的感想,你們說說。(人要規規矩矩做人,也看到神大而可畏。)(就覺得對神更加有敬畏的心,以後在臨到事情的時候更應該小心謹慎,說話行事規規矩矩。)(剛剛聽完神的交通——神怎樣對待各類人的結局,一方面覺得神的性情是不可觸犯的,自己對神要有敬畏的心,一方面也知道了神喜歡什麼人、神不喜歡什麼人,所以就想做神所喜歡的人。)你們看沒看到在這裡神作事很有原則呢?神的原則是什麼呀?(按人的所作所為來定人的結局。)這是咱們剛剛講的外邦人的各種結局。對於外邦人,神的作事原則是不是「神賞善罰惡」這樣一個原則呢?那你們看神作事是不是有原則呀?你們應該能看得見。外邦人其實他們不信神,他們不順服神的擺佈,也不知道神的主宰,更不承認神,更嚴重的,他們罵神,咒詛神,他們對信神的人的態度是仇視。就這些人對待神有這樣的態度,神對他們的管理仍然是不出神的原則,按著神的原則、按著神的性情這樣有秩序地管理著他們。神把他們的仇視看成什麼?看成無知!所以讓這一部分人,就是外邦人中的很大一部分人都曾經與動物互相輪迴。那你說在神眼中,這外邦人是什麼人?(畜生。)在神眼中,外邦人都是這樣的類別,都是畜類。神管理畜類,管理人類,對於這一類人,神有著同樣的原則,即便是從神對這些人的管理、對這些人的作事,仍然能看到神的性情與神主宰萬物的規律。那你們在剛剛所講到的神管理外邦人的這個原則中,有沒有看到神的主宰?有沒有看到神的公義性情呢?(看到了。)看到了神的主宰,也看到了神的性情。就說神無論對待萬物中的哪一個,都是按著他自己的原則、按著他的性情在作事,這就是神的實質。他不會因為他看待這類人為畜生而隨意打破他自己定好的天條與法令,就說神作事有原則,絲毫不亂來,也絲毫不會因為任何的因素而受到干擾,他無論怎麼作都會守住他自己的原則。這就是因著神有神自己的實質而決定的,這也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具備的獨特的實質。對於神所造的萬物中的任何一樣東西、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個生物,神都是以認真負責的態度去處理,去對待,去經營,去管理,去主宰,從來沒有馬虎。對於善良的人,他會恩待,他會善待;對於惡人,他會毫不留情地懲罰;而對於各種生靈,他會按著不同時期人類世界的不同需求而按時地、定期地作合適的安排,讓各種生靈按著各種生靈所扮演的角色有規律地輪迴,有規律地行走在物質世界與靈界之間。這是人類應該明白認識的。

一個生靈的死去,一個肉體生命的結束,代表著一個生靈從物質世界進到靈界,而一個肉體新生命的誕生,也代表了一個生靈從靈界來到物質世界開始擔任他的角色,扮演他的角色。無論是一個人走了還是一個人來了,這些都與靈界的工作分不開。一個人來了,來在什麼樣的家庭,來在哪個時代,來在哪個時辰,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在靈界神都作了合適的安排與定規,那這個人的一生,他所要做的事,他所要走的路,就會按著靈界為他安排的一點不差地在發展著。而一個肉體生命什麼時候結束,以什麼樣的方式結束,在什麼地方結束,這在靈界也都清清楚楚,在靈界都有洞察。神主宰著物質世界,也主宰著靈界,他不會耽誤一個靈魂正常的生死輪迴,也不會錯誤地安排一個靈魂的生死輪迴。在靈界的各個職位上的差役都在按著神的指示,按著神所規定的來執行他們的任務,做他們所該做的。所以說,在人類的世界,人所看到的每一項物質現象都是井然有序,不會出現任何的紛亂。所有的這一切都是因著神對萬物有規律的主宰,也是因著神的權柄在主宰著這一切,他所主宰的這一切包括人類生存的物質世界,更包括了人類背後那個人所看不到的靈界。所以說,人類要想有好的生活,要想有好的生存環境,除了這一切人所能看到的物質世界來供應人類以外,人類更需要那個人所看不到的、為人類管理各個生靈的、一個有秩序的靈界的供應。所以,說神是萬物生命的源頭,對這個「萬物」今天我們是不是又多知道、多明白一項?

(2)各種有信仰之人的生死輪迴

剛剛我們講的第一類是外邦之人的生死輪迴。那現在我們講第二類,各種有信仰之人的生死輪迴。「各種有信仰之人的生死輪迴」這個話題也很重要,也是很有必要讓你們了解到的一些內容。先說說有信仰之人這個「信仰」都指哪些信仰,就是指猶太教、基督教、天主教、伊斯蘭教、佛教這五大宗教。除了外邦人之外,信這五種宗教的人佔世界人數的比例很大。這五種教派中,專職信的人——這幾個教派專職的教徒不是很多,但是它的信眾還是很多的。這各種教派的信眾,他們死後會去到一個不同的地方。所說的「不同」是與誰不同呢?是與我們剛剛講的外邦人、沒有任何信仰的人不同,他們死後會去到一個不同的地方,就是不同於外邦人死了以後所要去的地方。靈界也會根據他們生前的所作所為對他們作出判斷,然後對他們作出不同的處理。但是為什麼把這一部分人放在一個不同的地方來處理呢?這裡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這個原因是什麼呢?我舉一個例子告訴你們。

就拿佛教為例,告訴你們一個事實。一個佛教徒,首先他是皈依佛門的,他知道他的信仰是什麼。當一個佛教徒削髮為僧或者為尼之後,那就意味著他這個人脫離了紅塵,遠離人世間的喧囂,日日誦經唸佛、吃素,過著清貧的日子,過的是青燈冷油相伴的日子,他就這樣度過他的一生。當他的肉體生命結束的時候,他會對他的一生作一個總結,但是在他心裡不知道他死後要去哪兒、要去見誰、要有什麼樣的結局,他自己心裡也不清楚,他只是盲目地帶著一種信仰度過這一生,然後又帶著盲目的願望與理想離開人世。當他離開人世之後,他肉體的生命就這樣結束了,他肉體的生命結束之後,他會回到靈界他原來的地方。他這個人是否能投胎轉世繼續他的修行,那就根據他生前的行為,根據他生前的修行。如果他這一生沒有任何劣跡的話,他將被很快送回到人間第二次輪迴,他又再次削髮為僧或者為尼。這樣為僧為尼三到七代以後,就說他的這個肉體生命按著第一次那樣的規律修行,然後肉體生命結束回到靈界,接受靈界的檢驗,檢驗之後沒有任何的問題,他就可以繼續回到人間,繼續修行,就是他再次進入佛門繼續他的修行。這樣三到七個輪迴之後,他再次回到靈界,回到他每一次肉體結束的時候來到的那個地方。如果他的各方面條件、他在世的行為符合了靈界的天條的話,他便從此就留在靈界,不再投生做人,也不會再有來在人間作惡而受懲罰的危險,不再經歷這樣的過程,而是在靈界根據他的情況擔任一個職務,他擔任職務這事就是佛教的人所說的「修成正果」。你們聽明白了吧!佛教所說的「修成正果」指什麼?修成正果就是在靈界能夠當差了,不再投胎了,也不再有受懲罰這事了,更沒有投胎做人的煩惱了。那他們還有可能投胎做動物嗎?絕對沒有了。意思就是什麼呢?他在靈界留任了,不會再轉世做人了。這是一個修成正果的例子。

對於沒修成正果的人呢?當他回到靈界之後,經過靈界有關差役的檢驗、核實,這個人在世的時候沒有好好修行,沒有遵照佛教所規定的老老實實地誦經唸佛,而是作惡多端,行了不少的惡。當他回到靈界的時候,靈界會對他的惡行作出判斷,然後他就受懲罰了,這是不可例外的。那這樣的人到什麼時候能修成正果呢?就是到他哪一代沒作惡,回到靈界一看,這人生前沒有任何劣跡。好!繼續投胎,繼續誦經唸佛,過青燈冷油的日子,不殺生,不吃肉,不參與世人的事,遠離人世間的煩惱,與人之間沒有任何的糾紛。在這樣一個過程當中,他沒有作惡,然後回到靈界,靈界對他所做的、所行的檢驗之後,繼續把他打發到人世間,這樣還是三到七個輪迴。如果中間沒有什麼差錯的話,那他的修成正果就不會受到任何的影響,就可以成功了。對於各類有信仰之人的生死輪迴,就是有這樣的一個特殊的地方,他們能修成正果,能在靈界擔任職務,這就是一個與外邦人不同的地方。首先,能達到在靈界擔任職務的這樣的人在世上活著的表現是什麼?必須保證絕對不作惡,不能殺人放火,不能姦淫擄掠,如果坑矇拐騙、偷盜搶劫就不能修成正果了。就是說與任何的惡行掛上鉤、沾點邊都不可能逃脫掉靈界所給他的懲罰。靈界對於修成正果的佛教徒會有一個合適的安排,也可能安排他們去管理那些似乎是信佛教、似乎又是信天老爺的人,給他們一個範圍,也可能是管理外邦人,也可能就是一個小小的差役,這是根據各類靈魂的性質來分配。這是佛教中的一個例子。

在我們所講的這五個信仰的類別當中,基督教比較特別。基督教特別的地方在哪兒啊?他們是信真神的。信真神的怎麼被列在這裡了呢?因為基督教僅僅是承認有神,但還是抵擋神、與神為敵的。他們將基督重釘十字架,與神的末世作工敵對,結果被顯明淪落為信仰團體。既然說基督教是一種信仰,那就肯定僅僅與信仰有關,是一種儀式,是一種教派,是一種宗教,與真實的跟隨神的人的信仰是兩碼事。在這兒之所以把它列在這五大宗教類別裡,是因為基督教已經淪為一種與猶太教、與佛教、與伊斯蘭教同等地位的教派。這裡大多數的人他們不相信有神,不相信神主宰萬物,更不相信神的存在,而只是用聖經來講述神學,用神學來教導人行善,教導人受苦,教導人做好事,就是這樣的一個教派,是只注重神學理論的一個教派,是與神經營拯救人的作工毫無瓜葛的一個教派,是神所不承認的跟隨神之人的一個教派。但是對待他們,神也有一個原則,並不是把他們像對待外邦人一樣隨意處理、隨意處置。同樣地,把他們像對待佛教徒一樣,如果一個基督徒生前能夠恪守己身,能夠嚴格地按照十誡、誡命,按照律法去要求自己的行為而度過一生的話,他們也要經過同樣的時間的輪迴才能真正地達到他們所謂的「被提」。達到所謂的「被提」之後留在靈界擔任職務,做靈界中的一個差役。同樣,如果在世的時候有惡行,有太多的罪惡,犯了太多的罪,不可避免地也要受到不同程度的懲罰,也要受到不同程度的處理。佛教中說的「修成正果」那是上了極樂世界,而基督教他們有一個什麼樣的說法呢?就是「進入天堂」「被提了」。真正能「被提」的人,也是經過了三到七個輪迴,然後死了以後就像睡了一樣來到靈界,如果合格的話就可以留任,這樣他們就不再像世人一樣有簡單的或者是常規的輪迴了。

所有這些教派當中,他們所說的結局、他們所追求的結局與佛教的「修成正果」是異曲同工的,是類似的。神對於這幾個教派中能夠嚴格地按照教規去行的人,對於這一部分人,神給了他們一個合適的歸宿、合適的去處,給他們一個合適的處理,這完全合理,但是不合人想像。你們現在聽完對基督教的人這樣的處理,你們心裡有何感想呢?你們會不會為他們鳴不平啊?會不會替他們惋惜呀?(有點。)這也沒辦法,他們也是咎由自取。為什麼這樣說呢?神作工作是真實的,神是活的、實際的,神作工作是面向全人類、面向每一個人的,他為什麼就不接受呢?他為什麼就瘋狂地抵擋、瘋狂地迫害呢?他有這樣的結局就已經很不錯了,你們怎麼還惋惜呢?對他們有這樣的處理就已經很寬容了。按著他們抵擋神的程度就應該都滅了他們,但是神並沒有這麼作,只是把它當成一個普普通通的教派來處理。那別的教派還用細說嗎?因為所有這些教派他們的宗旨都是什麼呢?行善,不作惡。多受苦,別作惡,說好話,行善事,別罵人,別論斷人,遠離是非,做好事,做好人,大多數的教義都是這樣的。所以說,這些有信仰的人——在各個宗派裡的人、各個教派裡的人,如果他們能嚴格地按著教規做,他們在世的時間不會有太大的錯誤,不會有太大的罪惡,經過三到七代的輪迴,差不多這些教派中能夠嚴格守住教規的這些人就可以在靈界留任。那這樣的人多不多呀?人做好事不容易,人能守住清規戒律都不容易。你說佛教裡就一個不讓你吃肉,你能不能守住?讓你成天穿著那個灰袍在佛堂裡誦經唸佛,你能不能守住?不容易守住。基督教裡有十誡、誡命,誡命、律法那些容不容易守住?不容易守住吧!就一個不罵人這事,人就守不住,是不是?忍不住就罵了,罵完之後收不回去了,怎麼辦呢?晚上認罪吧!忍不住罵人了,罵完人之後心裡還帶著恨,甚至還計算著哪天再害他一次。總之,人在這些死的教條中做人,能夠達到不犯罪、不作惡是不容易的。所以在各個教派中,能夠達到修成正果的人也不多。你以為各個教派的人這麼多,那在靈界能夠留任的人不就太多了嘛!沒有那麼多,沒有幾個能做到。關於有信仰之人的生死輪迴大概就是這樣,特殊的地方就是他們能「修成正果」,與外邦人不同的地方就在這兒。

(3)跟隨神之人的生死輪迴

再講跟隨神之人的生死輪迴。這就涉及到你們了,你們可得小心注意地聽著。你們先想想,在信神之人這一部分人中間分幾大類?就是神的選民與效力者這兩類人。先說神的選民這一類,這一類的人數不多,所謂「神的選民」是指什麼呢?神在創造萬物的時候,在有了人類的時候,神選定的一部分要跟隨神的民眾簡稱「神的選民」。神選這一部分人的時候有一個特殊的範圍,也有著特殊的意義,這個範圍就是,這一部分人在神每次作重要的工作的時候必須要來,這是第一個特殊性。那意義是什麼呢?既然是神選定的一部分民眾,他的意義就很重大。就說神要作成這一部分人,要成全這一部分人,在神經營工作結束的時候,神要得著這一部分人。這個意義重不重大?所以這一部分選民對神來說很重要,因為是神要得著的人。而效力者呢,我們先避開命定這事,先來說效力者的來源。「效力者」字面的意思一看就是效力的,效力的就是臨時的,不是長久的,也不是永遠的,是臨時僱來的、臨時招來的。這一部分人的來源大部分是從外邦人中間選出來的,到他降生,就是定規他要做神作工中的效力者的時候,也可能他的前世是任何一種動物,但也可能他的前世是外邦人中的一個。這是效力者的來源。

我們再說神的選民。神的選民死後也要去到一個地方,這個地方與外邦人還有各種有信仰的人要去的地方是完全不同的,是一個有天使、有神的使者陪伴的地方,是一個神親自管理的地方。儘管在這個地方神的選民不能親眼看到神,但是這個地方是有別於靈界的任何的地方的,這是這一部分人死後要去的一個不同的地方。他們死後也有神的使者對他們的嚴格審查,審查什麼呢?審查他們這一生當中信神所走的路,在這期間他們是否抵擋過神,是否咒罵過神,是否有什麼嚴重的犯罪與惡行。經過這樣一番審核之後就決定了一個人的去留問題。「去」指什麼?「留」指什麼?「去」指的就是根據他的行為來決定他是否仍然留在神的選民這樣的一個隊伍範圍中;「留」指的就是他能繼續留在神在末世要作成的一個人類範圍中。對於留下來的人,神會有特殊的安排。在神作工作的每一個時期,他會打發這樣的人來做使徒或者作教會復興的工作,或者作教會牧養的工作,但是能作這樣工作的人不是很頻繁地像外邦人一樣按著一代又一代這樣地輪迴,而是按著神工作的需要、神工作的步驟來輪迴,這樣的人並不是常常來投胎轉世。那這個「來」有沒有規律呀?是不是幾年一來呀?有沒有這樣的頻率呀?也沒有。根據什麼?根據神的作工,根據神的作工步驟,根據神的需要,沒有定規。唯一定規的是什麼?就是在末世神作最後一步工作的時候,這些選民就都來到人間了。他們的「都來」就是指最後的一次輪迴。因為什麼呢?這是根據神作最後一步工作神所要達到的果效而言的,因為最後這一步工作,神要把這些選民都完全作成。這就意味著什麼呢?這一部分人在最後這一個階段如果被作成、如果被成全的話,那就不再像以前一樣有輪迴,就是做人這個過程徹底結束了,輪迴的過程也就徹底結束了。這是留下來的人。那不能留下的人上哪兒去了呢?不能留下的人有一個合適的去處。首先,同樣地,因著他的惡行,因著他所犯下的錯誤、所犯下的罪惡,一樣要受到懲罰。受到懲罰之後,神會把這樣的人送到外邦人中間,根據合適的情況,把他安排在外邦人中,或者把他安排在各種有信仰之人的這個範圍裡。就說他們有兩種選擇:一種受了懲罰之後,有可能就是在一些教派裡活著;一種有可能就做了外邦人。如果做了外邦人,那就沒有任何的機會了,但是如果做了一個有信仰的人,比如說做了基督教中的一員,那還有可能再次回到神的選民的這個隊伍中,這裡有著很複雜的一個關係。總之,如果神的選民做了觸犯神的事,一樣要受到懲罰。比如我們之前所提到的保羅,保羅就是在受懲罰,這就是一個例子。這裡的事你們有沒有聽出點眉目來?神的選民這個範圍固不固定?(大部分是固定的。)大部分是固定的,少部分怎麼就不固定了呢?就是因著他們作惡了。這裡提到的最明顯的一個就是作惡了,作惡了神就不要了。神不要了就把他打到各個人種裡去、各類人裡去,那就沒希望了,很難再次回來。這是關於神的選民的生死輪迴。

下面是關於效力者的生死輪迴。效力者咱們剛剛說了,效力者的來源是什麼?(有的是外邦人,有的是動物。)就說這個效力者他的前身是與外邦人、與動物互相轉換投胎,到了最後這一步,神在這些外邦人中選定了一部分這樣的人,這是一個特殊的群體。選定了一部分這樣的人目的是為神的工作效力。「效力」這個詞聽起來不是很文雅,也不是很符合每個人的意願,但是應看效力的對象是誰。對於神的效力者,那這一部分人他們的存在也有著一種特殊的意義,他們扮演的角色也是任何人代替不了的,因為是神選定的,他們的生存就有意義了。這效力者的角色是什麼?就是為神的選民效力,主要是為神的工作效力,就是為了配合神的工作,配合神作成他的選民。這些人無論是出力,還是作一些工作,或者是擔任一些職務,神對這些人的要求是什麼?有沒有很高的要求?(做忠心的效力者。)做效力者也得忠心。不管你的來源是什麼,神因為什麼選你,你也得忠心,對神有忠心,對神所託付你的、你擔任的工作盡的本分有忠心。效力者如果能夠忠心的話,達到神的滿意,能換來什麼樣的結局呢?就是能夠剩存下來。剩存下來的效力者,這算不算福氣呀?剩存下來意味著什麼呢?這個福氣意味著什麼呢?在地位上看似與神的選民有所不同,有差別,但事實上,效力者與神的選民今生今世所享受到的是不是一樣的?最起碼在今生今世享受到的是一樣的。這你們不否認吧!神的說話、神的恩典、神的供應、神的祝福哪一個人沒享受到?豐豐富富,哪一個人都享受到了。效力者的身分是效力者,但是在神那兒看,他是受造之物中的一員,只不過他擔任的角色是效力者。那作為受造之物中的一員,你說效力者與神的選民有差別嗎?事實上是沒差別。在名稱上有差別,在實質上有差別,擔任的角色上有差別,但是神並沒有偏待這一部分人。那為什麼把這一部分人定為效力者了呢?這你們得有所了解呀!效力者這一部分人是從外邦人中間過來的,一說從外邦人中間過來,那這一部分人的老底就不好,這一部分人都是無神論,他的老底是無神論,不信神,仇視神,仇視真理,仇視正面事物。這一部分人他們不信神,不相信有神,他們能不能聽懂神的話?可以說,在很大程度上來說,這一部分人聽不懂神的話,就如動物聽不懂人的話一樣,他聽不懂神說的是什麼、神的要求是什麼、神為什麼這樣要求,就是聽不明白,不開竅。鑒於這個原因,這一部分人沒有之前所說的所謂的生命。沒有所謂的生命,人能不能明白真理?是否具備真理?是否具備對神話的經歷與認識?肯定不具備。這就是效力者的來源。但是神既然讓這一部分人效力,也對這一部分人有要求標準,並不是說對這些人就採取蔑視或者採取應付的態度;儘管這一部分人聽不明白神的話,沒有生命,但神還是善待這一部分人,對他們有要求標準。這個要求標準你們剛才也說了,對神得有忠心,得能聽話,效力你要效到點上,也要效到最終。你能效到最終,能夠做一個忠心的效力者,能夠效力到最後,能夠完美地完成神給你的託付,你這一生就活得有價值了,你就能剩存下來了。如果你個人再用點勁,再努努力,在認識神的事上能夠再加把勁,能談出點對神的認識,能夠見證神,再能明白點神的心意,你能去配合神的工作,再去體貼點神的心意,你這個效力者就有轉機了。這個轉機是什麼呢?就不再是簡單地能剩存下來了,神會根據你的表現,根據你個人的意願、個人的追求將你列在神的選民中,這就是轉機。這個轉機給效力者帶來的最大的好處是什麼呢?就是能夠成為神的選民。若成為神的選民,這就意味著什麼呀?這就意味著這個人不再像外邦人一樣與動物互相輪迴。這算不算好事啊?這算好事,也是好消息。就說作為一個效力者,他是有可塑性的,不是說一個效力者,神命定你效力,你就永遠效力了,這不見得。神會根據個人的表現對你作出不同的處理,給你不同的答覆。

但是作為效力者不能效力到最終的,就說在效力期間,有的人半途而廢了,棄神而去了,有的人在效力期間幹了很多壞事,甚至有的人在效力期間給神的工作帶來了極大的破壞,造成了很大的損失,甚至有的效力者在效力期間罵過神,等等一切不可挽回的這些後果將會意味著什麼?這一切惡行將會意味著這個效力的人效力的終止。就說因為你效力表現太差了,越格了,神一看你效力太不合格了,就取消你效力的資格,不讓你效力了,讓你從神的眼前消失,從神的家中消失。你不是不想效力嗎?你不是總想作惡嗎?你不是總沒忠心嗎?那好,這事好解決,就取消你的效力資格。取消一個人的效力資格,在神那兒意味著這個效力者的結局已經被宣布了,那就是這個人沒有資格再為神效力了,神不用他再效力了,你說什麼好聽的也沒用了。到了這種程度的時候,局面就已經不可挽回了,這樣的效力者就沒有回頭路了。那神會怎麼處理這樣的效力者呢?僅僅是不讓他效力嗎?不是。或者僅僅是不讓他剩存下來嗎?還是說神會把他放置在一邊等待他回轉呢?也不會。神對於效力者是沒有這麼大的愛心的,這是真實的。那麼在為神效力的這個事上,一個人的態度是這樣的,因著他的態度,神取消了他效力的資格,神會繼續將這個效力者打回到外邦人之中。打回到外邦人之中,這個效力者的命運是什麼?就與外邦人一樣,與動物互相輪迴,接受外邦人在靈界中的處罰,至於怎麼處罰神就不親自過問了,因為他已經與神的作工沒有任何瓜葛了。這不僅僅是他信神生涯的結束,也是他這個人命運的結束、命運的宣判,所以效力者如果做不好,這個後果人也得自己承擔。如果效力者不能效力到最終,或者中途被取消了效力資格,那這個效力者就會被打到外邦人中,打到外邦人中間就會被當成畜類一樣對待,被當成沒有思想、沒有理性的這樣的一類人對待。這麼說明白了吧!

這是神對神的選民與效力者的生死輪迴的處理。你們聽了之後有什麼感想呢?我剛剛所說的這些話題,關於神選民還有效力者的這個話題以前有沒有說過?其實以前說過你們沒記住。神對神的選民、對效力者都是公義的,從哪方面來說都是公義的,這是肯定的。可能有人說:「那神怎麼給選民那麼大的寬容呢?怎麼給效力者這麼點的忍耐呢?」有沒有人想給效力者抱不平啊?「能不能給效力者多點時間哪,給效力者多點忍耐、多點寬容啊?」這話對不對呀?(不對。)為什麼不對?(因為做效力者其實都是我們的偏得。)效力者其實是偏得啊!如果沒有效力者這個稱呼,如果沒有效力者這一項工作的話,這一部分效力者人在哪兒呢?在外邦人中間,與畜類同生共死。現在讓這一部分人來到神面前,來到神的家中,人享受多大的恩典哪!這可是天大的恩典哪!如果神不給你這個效力的機會,人永遠沒有這樣的機會來到神的面前。退一步來說,即便你做了佛教徒中修成正果的那一類人,你在靈界頂多就是個跑腿的,你永遠見不到神,你聽不到神的聲音,聽不到神的說話,感覺不到神給你的愛、神給你的祝福,你不可能與神面對面。那些人面對的只是簡單的職務,他們不可能認識神,只是一味地聽從、順服,而效力者在這步工作當中所得的就太多了!首先能與神面對面,聽到神的聲音,聽到神的說話,感受到神給人的恩典、神給人的祝福,更能享受到神賜給人的話語與真理,這實在得的太多了!得的太多了!所以你要是作為效力者你連力都效不好,神還能留你嗎?對你要求也不高啊!神就不能留你了,讓你幹什麼你沒幹好,你沒守住自己的本職工作,那神肯定不能留你,這是神的公義性情。神不寵你,但是也不偏待你,這是神的作事原則。對待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個受造之物,神都是這樣作的。

至於靈界,靈界中的各類生靈,他們如果做錯了事,辦錯了差,神也有相應的天條與法令來處置他們,這是一點都不差的。所以在神幾千年的經營工作當中,有一些曾經做錯事的差役,就在這個過程當中有的就被滅了,有的現在還被扣著受懲罰,這是每一個生靈所必須要面臨的。做錯事、作惡都得受懲罰,這與神對待神的選民和效力者絕對是同樣的。所以說,神無論在靈界還是在物質世界,神的作事原則是不變的。不管你看得到、看不到,神的作事原則是不變的,神是始終如一地按著他的原則去對待萬物、處理萬物,這是不變的。神會善待那些在外邦中活得比較好一點的人,也會給各個教派中能夠有好的行為、能夠不作惡的人留有機會,讓他們在神經營的萬物中發揮他們的作用,做他們自己該做的。同樣,在跟隨神的人中間,神的選民,神也按照神這樣的原則不偏待任何一個人,善待每一個能夠真心跟隨神的人,神也愛每一個真心跟隨神的人,只是神對於這幾種人——從外邦人到各種有信仰的人,再到神的選民,神賜給每一類人的東西不同罷了。你看外邦人,他們雖然不信神,神把他們當成畜類,但是在萬物當中,他們每一個人都有口飯吃,都有一席之地,都有正常的生死輪迴。作惡的受懲罰,行善的神就祝福,神就善待,就是這樣。對於有信仰的人,他們如果能夠嚴格地按照教規一代一代地這樣做,那他們的輪迴最後神也會給他們一個說法。同樣,今天在座的各位,或者是神的選民或者是效力者,神也會按著神所制定的行政、神所制定的條例來規範這些人,來定這些人的結局。你看在這幾類人中間,有信仰的各種人類,就是在各個教派中的人,神是不是給了他們生存空間了?猶太教在哪兒啊?神有沒有干擾他們的信仰?絲毫不干擾。對基督教呢?也絲毫不干擾,也是讓他們按照自己的秩序就那麼守著,神也不向他們說話,也不向他們啟示什麼,更不向他們顯明什麼,「你自己認為那麼對,你就那麼信去吧!」天主教的人他們信馬利亞,通過馬利亞把消息傳遞給耶穌,他們是這樣的一種信法,那神對他們的信仰有沒有過糾正啊?神對他們也是放任自流,不管他們,也給他們一定的生存空間。那對於伊斯蘭教、佛教的人呢,是不是也是這樣?也給他們規定了範圍,讓他們生活在他們的生存空間裡,神也不干擾他們各自的信仰。這一切都是很有秩序的。在這一切事情當中你們看見了什麼?神有權柄,但是神不亂用權柄。神將萬物都安排得井井有條,而且有條不紊,這是神的智慧所在,也是神的全能所在。

今天講了一個特殊的話題、一個新鮮的話題,就是關於靈界的一些事,神在靈界的管理與主宰的一方面內容。當你們不了解這方面內容的時候,你們也可能會說:「這方面都是一些奧祕,與我們的生命進入無關;這方面都是一些與人的現實生活脫節的東西,我們不需要了解,我們也不想聽,與認識神根本就沒有關係。」現在你們認為這樣的想法有沒有問題?這樣的想法對不對?這樣的想法不對,有很嚴重的問題。因為你要想了解神是如何主宰萬物的,你不能單一地只了解你看得見的、你思想能夠得上的,你還得了解一部分你看不見的,但是與你能看得見的這個世界有著千絲萬縷聯繫的另外一個世界的一些事情。這涉及到神的主宰,涉及到「神是萬物生命的源頭」這樣的一個話題,這是其中的內容。如果少了這一部分內容,那人對「神是萬物生命的源頭」這一方面的認識就會有缺陷,就會少東西。所以,今天所講的這一部分可以說是完善了我們之前所講的所有內容,也完善了「神是萬物生命的源頭」這個內容。你們明白之後,你們現在能通過這些內容來認識神嗎?更重要的是什麼呢?今天傳遞給你們一個很重要的訊息,就是關於效力者的祕密。我知道你們很喜歡聽這樣的話題,你們很關心這些事,那今天所講的這些,你們滿意嗎?(滿意。)也可能你們對於其他的印象不深,但是對於效力者的說法印象特別深,因為這個話題觸動每一個人的靈魂。

2.神對人類的要求

(1)神自己的身分與地位

關於「神是萬物生命的源頭」這個話題告一段落了,同時「神是獨一無二的神自己」這個話題也暫時告一段落。告一段落之後,我們要作一個總結,什麼樣的總結呢?還是關於神自己。既然是關於神自己的,那就與神的方方面面,還有與人對神的信法有必然的聯繫。所以,首先我得問你們:在你們聽了這些道之後,你們心目中的神是誰?(造物的主。)你們心目中的神是造物的主。還有沒有別的?是萬物的主宰,神是主宰萬物的那一位,神是管理萬物的那一位。他創造了萬有,他管理著萬有,同時他也在主宰、供應著萬有,這就是神的地位,這就是神的身分。對於萬有來說,對於萬物來說,神的真實身分是造物的主,也是萬物的主宰,神擁有這樣的身分,在萬物中是獨一無二的。任何一個受造之物,在人類中的,還有在靈界的,都不能以任何的方式或者以任何的藉口來冒充或替代神的身分、神的地位,因為具有這樣身分的、具有這樣能力的、具有這樣權柄的、能主宰萬物的,在萬物中只有一位,那就是我們的獨一無二的神自己。他活在萬物中,在萬物中行走;他也能升為至高,在萬物之上;他能降卑為人,成為有血有肉的人中間的一分子,與人面對面,與人同甘共苦;同時,他掌管著萬有,決定著萬有的命運,決定著萬有前行的方向;他更引導著全人類的命運,引導著全人類的前行的方向。這樣的一位神是任何一個有生命的人都應當敬拜的,都應當順服的,也都應當認識的。所以,無論你是人類中間的哪一部分人,你是人類中間的哪種人,信神,跟隨神,敬畏神,接受神的主宰,接受神對你命運的安排,這是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個有生命的人唯一的選擇,也是必須的選擇。神的獨一無二讓人看到他的權柄、他的公義性情、他的實質、他供應萬物的方式都是獨一無二的;他的獨一無二決定了他自己的真實身分,也決定了他自己的地位。所以說,在受造之物當中,在靈界的、在人類中的任何一個生命體,如果想代替神那是不可能的,如果想冒充神那也是不可能的,這是事實。對於這樣一位有神自己的身分、有神自己的能力、有神自己的地位的造物主與主宰者,他對人類的要求是什麼?這是在座的每一個人必須要清楚而且要牢記在心的,這對神、對人都很重要!

(2)人類對待神的各種態度

人如何對待神決定了人自己的命運,也決定了神如何對待、處理這樣的人。我在這裡列舉出一些人對待神的方式,你們聽一聽這些對待神的方式與對待神的態度是對還是錯。我們看看以下七種人的表現:

1.有一種人對待神的態度特別荒唐,他們認為神就像是在世界的傳說中聽說的一位菩薩或者是聖者一樣,需要人見面三叩首、飯後一炷香。所以,當他們心裡很感激神的恩典的時候、感激神的時候,他們常常有這樣的衝動,他們是多麼希望他們現在所信的神跟他們心中所嚮往的那位聖者一樣,能夠接受他的「見面三叩首、飯後一炷香」這樣的一個對待法。

2.有一種人他把神當成了能夠普渡眾生、拯救眾生的「活佛」,把神當成了一位能讓他脫離苦海的「活佛」。這類人信神就把神當佛那麼拜,雖然沒有燒香,沒有磕頭,沒有供祭品,但是在這樣的人心中,他的神就是這樣的一位「佛」,只讓他行善、施捨,不殺生,不罵人,外表活得老實,不做壞事,僅此而已,這就是他心中的神。

3.有一種人把神當成他崇拜的偉人或者名人。比如說,偉人喜歡怎麼說話,用什麼腔調說話,說話用哪些詞,怎麼措辭,怎麼樣一個語氣,怎麼樣的手勢,怎麼樣的言行,怎麼樣的舉止,這些統統都是他要模仿的,都是他在信神的過程當中要完全塑造出來的。

4.有一種人把神當成一個統治者,覺得他是至高無上的,他是沒有人敢觸犯的,如果有人違背就要受到他的制裁。他們崇拜這樣的統治者,是因為這些統治者在他們心裡佔據一定的位置,這統治者的思想、統治者的作派、統治者的權勢與本性,甚至他們的愛好、他們的私生活都成了他必須要了解的,都成了他關心的問題、關心的事情,所以他把神也當成了一個統治者來崇拜。這是一種很荒唐的信法。

5.有一種人他們特別相信神的存在,而且深信不疑,因著他們對神的認識太淺,對神的話語也沒有太多的經歷,他把神當成他的偶像來敬拜。這個偶像在他心中就是他的神,就是他要跪拜的對象、他要敬畏的對象,也是他要跟隨、模仿的對象。他把神當成他的偶像,把這個偶像當成他一生要追隨的對象。他模仿神的說話口氣,外表模仿神喜歡的人,經常做一些看似很幼稚的事,看似很單純、很誠實的一些事,甚至他把這個偶像看成是與他形影不離的一個伴侶或夥伴來追隨。他就是這樣信神。

6.有一種人他們即便讀了很多神的話,即便聽了很多道,但是在他們心裡覺得對待神的唯一的宗旨那就不能離開溜鬚拍馬、阿諛奉承,或者是不切合實際的誇耀或者讚美。他們認為神是需要這樣對待法的一位神,而且認為如果不這樣對待神,就會隨時觸怒神,就會隨時得罪神,神會因著你的「得罪」而處罰你。他們心中的神就是這樣的神。

7.還有絕大部分的人,他們把神當成了自己的精神寄託。因為活在這個人世間,人沒有平安,沒有快樂,人找不到得安慰的地方,當他們找到了神之後,當他們看到了、聽到了神的話之後,他們就在心裡暗自高興、慶幸。因為什麼呢?他們認為他們終於找到了能夠讓他們的精神得以快樂的一個地方,也終於找到了能讓他們的精神有所寄託的一位神。因為自從他們接受了神以後,跟隨了神以後,他們的精神快樂起來了,生活變得充實起來了,他不再像外邦人一樣天天醉生夢死,活得像畜類,他覺得自己的人生有盼頭了,所以,他認為這樣的一位神很能滿足他的精神需要,給他的心靈、給他的精神帶來了很大的快樂。不知不覺中,他離不開這樣一位讓他的精神得以寄託的一位神,給他的精神、給他的全家帶來快樂的一位神。他們認為信神只滿足於精神寄託就可以了。

各類人對待神的所有這些態度在你們中間存不存在?(存在。)人信神如果心裡存有這些態度中的任何一種,能不能真實地來到神面前?如果人心裡存有這些態度中的任何一種,那這個人是不是在信神呢?是不是在信那一位獨一無二的神自己呢?你既然信的不是那一位獨一無二的神自己,那你信的是誰呢?如果你信的不是那位獨一無二的神自己,你有可能信的就是一位偶像,有可能信的就是一個偉人,有可能信的就是一個菩薩,你拜的是你心中的那個佛,更有可能信的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總而言之,因著人的各種信法、人的各種態度,人將自己認為的神帶到自己的心裡,將自己的想像強加在神的身上,將自己對神的態度、對神的想像與獨一無二的神自己並列放在一起,然後自己拿來供奉。人有這些不正當的對神的態度,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人棄絕真實的神自己而供奉假神,也意味著人在信神的同時在棄絕神、抵擋神,在否認真神的存在。如果人一直持守著這些信法,會給人帶來什麼樣的後果呢?人如果帶著這樣的信法,能不能與神的要求越來越近哪?相反,因著人帶著自己的觀念、自己的想像,人會與神的道越來越遠,因為你追求的方向與神要求你的方向相背。你們聽沒聽過「南轅北轍」這個故事?這就有可能要南轅北轍。人若這樣荒唐地信神,你使的勁越大,你就跑得離神越遠。所以我告誡你們,在你們未發力之前,你一定要先弄清方向的對錯,別亂使勁,一定要問問自己:我信的這位神是萬物的主宰嗎?我信的這位神僅僅是我的精神寄託嗎?那他是不是我的偶像呢?我信的這位神對我的要求是什麼?我所做的這一切神是否稱許?我所行的這一切、我的追求是不是在追求認識神?是不是在迎合神對我的要求?我所走過的路是不是神認可的、神稱許的?神對我這樣的信能滿意嗎?你要常常這樣問自己,反覆地問自己,要追求認識神一定要有清醒的意識、清晰的目標才能達到神滿意。

以上我所說的這些不正當的對神的態度,神能不能因著寬容而勉強點頭了呢?神會不會稱許這些人的態度呢?神對人類的要求、對跟隨他的人的要求到底是什麼?神需要人有什麼樣的態度,這個清不清楚?現在說了這麼多的話,關於神自己的話題我們講了很多,關於神的作為我們也講了很多,關於神的所有所是也講了很多,到現在你們知不知道神到底要在人身上得著什麼?神在你身上要的是什麼,你知不知道?該你們表態了。如果你們在經歷實行方面的認識還少或者很淺,那你們可以說一說對這些話語的認識,你們有沒有個總結的認識?神到底要人的什麼?(忠心,順服。)除了忠心、順服還有什麼呢?其他的弟兄姊妹也說說。(在神這幾次的交通當中,神特別要求我們認識神,認識神的作為,認識神是萬物生命的源頭,神要求我們的就是認識神的地位,認識神的身分,認識我們作為受造之物應該有的本分。我們應該盡上的是什麼,神要求我們的是什麼,神喜歡什麼人,神厭憎什麼人,他有明確的話語。)神要求人認識神最終達到的果效是什麼啊?(讓人認識神是造物的主、人是受造之物。)讓人達到有這樣的認識,那人對神的態度或人的行為、行為的方式或者人的生命性情會有什麼樣的變化?這些你們想沒想過?能不能說人認識神之後,了解神之後,人就變成一個好人了呢?(信神不是追求做一個好人。)那做什麼人哪?(做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做誠實人。)還有沒有別的了?(成為一個任神擺佈的人,能夠真正敬拜神、愛神的人。)(具備良心理智,能真實順服神。)還有嗎?(通過真實地、準確地認識神之後,能夠把神當神待,永遠都知道神是神,我們是受造之物,我們是敬拜神的,能夠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很好!其他人再說說。(藉著神的交通,讓我們能認識到神主宰萬物的權柄,讓我們承認他是萬物的主宰,能夠順服神每天所擺佈的環境,在神所給的本分上能有真實的順服。)(對神有認識,最後能夠成為一個真實順服神、敬畏神遠離惡的人。)這就對了!

(3)神要求人類對神應有的態度

其實神對人的要求不高,最起碼不像人想像的那麼高。如果神沒有說話,沒有任何神性情的發表,沒有任何神作為的發表,沒有任何話語的發表,那對於你們來說,認識神是一件非常難的事,因為人需要揣測神的意思,人需要揣測神的心意,這些對人來說都是很難的事。但是對於最後這一步作工,神說了很多的話,也作了大量的工作,對人提出了很多要求,在神的說話中,在神作的大量工作當中,讓人知道神喜愛什麼,神厭憎什麼,神讓人做什麼樣的人。在人明白這些之後,在人的心裡應該對神的要求有一個準確的定規,因為人不是在渺茫中信神,不再是信渺茫的神,也不是在渺茫中、在虛無中跟隨神,而是神的說話人能聽得見,神的要求標準人也能聽得懂,也能夠得上,神用人類的語言告訴了所有人該知道、該明白的事。現在人如果還不知道神對人的要求,不知道神是什麼,不知道人為什麼信神,不知道人該怎樣信神、對待神,這就有問題了。剛剛你們每一個人都說了一方面,你們都知道一些,或者是具體的或是大概都知道一些,但是我想告訴你們準確的、全面的、具體的神對人類的要求,就幾句話,很簡單。這些話也可能你們都知道。神對人類、對跟隨他的人的準確要求,那就是:神需要跟隨他的人對他有真心的相信、忠實的跟隨、絕對的順服、真實的認識與由衷的敬畏,這五項。

這五項就是神要求人不再懷疑神,也不要再用想像與渺茫的觀點去跟隨神,不要帶著任何的想像觀念去跟隨神,而且神要求每一個跟隨他的人對神要有忠實的跟隨,不要三心二意、腳踏兩隻船。當神對你有任何要求的時候,神試煉你的時候、審判你的時候、對付修理你的時候、管教擊打你的時候,你對神應該有絕對的順服。不要問理由,也不要講條件,更不要講原因,必須絕對地順服。關於認識神這方面,這是每一個人最缺少的。人常常把與神無關的一些話語、說法、說辭強加在神身上,他們認為這些話語是對神的認識的最準確的一個定義,豈不知這些來自於人想像的、人推理的、人從知識得來的一些說法,都是與神的實質毫無關係的東西。所以,我想告訴你們:神要的人的認識不是只讓你認得神、認得神的話,而是讓你對神的認識是準確的,哪怕你只會說一句,哪怕你只知道一丁點兒,但是這一丁點兒的認識是準確的,是真實的,是與神自己的實質相符的。因為神厭憎人對他不切合實際的、胡亂的讚美與誇耀,神更厭憎人把神當成空氣一樣;神厭憎當人談論有關神的話題時,人信口雌黃,毫無顧忌地隨便說,隨便議論,神更厭憎那些認為自己對神有認識了,就在認識神的事上誇誇其談,不加收斂地、肆無忌憚地討論有關神的話題的人。最後一項,由衷的敬畏,這是神對每一個跟隨他的人的一個最終的要求。當一個人對神有了準確、真實的認識,他就能真實地敬畏神遠離惡。這個敬畏是從他的內心深處發出來的,這個敬畏也是他心甘情願的,不是神索取來的。神不需要你施捨給神任何的好的態度、任何的好的表現、任何的外表的好行為,而是需要你從內心深處對神有敬畏,有懼怕。這個敬畏是因著你生命性情的變化,是因著你對神的認識,因著你對神的作為的了解,因著你對神實質的了解,因著你承認自己是受造之物中的一員的這樣一個事實而達到的。所以,這裡我用「由衷」來定義敬畏,目的就是讓人類都明白人對神該有的敬畏是從心底發出來的。

現在你們看看這五項要求,在你們中間有沒有人能達到其中的前三項呢?就是真心的相信、忠實的跟隨與絕對的順服,你們中間有沒有?我知道如果是談五項的話,在你們中間肯定是沒有,但是我縮小到三項這樣的範圍,你們衡量衡量你們自己有沒有達到。「真心的相信」,這條要求你們容不容易達到?(不容易。)這也不容易達到,因為人常常懷疑神。「忠實的跟隨」呢,容不容易達到?(不容易。)所謂的「忠實」指什麼?(沒有二心,一心一意。)就是沒有二心,一心一意。這話說得真好!那你們能不能達到這一條啊?去努力,現在還沒達到呢!那「絕對的順服」呢,有沒有達到?(沒有。)也沒有達到,常常不順服,常常悖逆,常常不聽話,也不想順服,也不想聽話。這是人生命進入之後達到的最基本的三項,在你們身上還不能達到。那你們現在的潛力是不是很大呀?你們現在聽我說完這話你們著不著急啊?(著急!)著急就對了,我都替你們著急!另外那兩項要求我就不說了,肯定沒有人能達到。你們著急,那你們有沒有確定目標啊?應該向著什麼樣的目標、方向去追求,去努力呢?有沒有目標啊?(有。)什麼目標?告訴我。(追求真理,在神話上去追求認識神,最後達到對神有敬畏、順服。)我告訴你們實話啊,你們什麼時候達到這五條,神就滿意了。每一條都是一個指標,都是人生命進入達到成熟的一個指標、一個最終的目標。這其中的哪一條若單獨拿出來細講要求你們,都不容易達到,人都得受一番苦,下一番功夫才行。你們都要拿出一個什麼樣的心態呢?都得拿出一個癌症患者要上手術台這樣的心態。為什麼這麼說呢?你要信神,要得著神、得著神的滿意,你不受一番苦、下一番功夫是得不著的。別看你們聽了這麼多的道,聽了之後不代表那道就是你的,你得把這道吸收進去變成你自己的東西,帶到你個人的生命當中去,帶到你個人的生活當中去,讓這些話、讓這些道能指引你生存的方向,給你的生命帶來生存的價值,帶來活著的意義,那這些話你聽得就值了。如果我說的這些話沒有給你的生活帶來任何的轉機,也沒有給你的生命帶來存在的價值,那這些話你就白聽了。你們明白了吧!明白了之後那剩下的事就是你們自己的了。你們得下功夫啊!什麼事都得求真啊!別稀裡糊塗的,日子過得可快了。在你們中間很大一部分人其實都已經信十多年了,那你們回顧一下你們信的這十多年當中,你們得著多少?人這一生還有幾個十年哪?時間不長,千萬別說神作工作是在等待你、是在給你留有機會,神絕對不會回頭作同樣的工作。你自己過去的這十年,你還能再倒回去嗎?每過一天,你每往前走一步,你剩下的日子就短一天、少一天,是吧!時間不等人哪!你得把信神這個事當成一生中的大事來對待,比你的吃、比你的穿、比你人生中的任何一項都重要,你就能有收穫了!你總業餘信,不能專心信,總湊合,稀裡糊塗,那你什麼也得不著。你們明白了吧!今天就交通到這兒吧!再見!(感謝神!)

二〇一四年二月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