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各類書籍 基督的座談紀要 第 四 篇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第 四 篇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

上兩次的交通你們回去之後又聽沒聽啊?(聽了。)聽了之後現在感覺怎麼樣?有沒有更深的認識?(有。)比一個月之前有沒有長進?上兩次交通的內容對你們來說是不是挺新鮮哪?(是。)你們信神的追求有沒有什麼變化呢?有沒有改變你們追求真理的方式啊?(改變了。)改變了哪些啊?(聽完神的講道之後發現自己以往信的是自己觀念中的神,對神並沒有更深的了解,現在就覺得與神好像更近了一層,對神的性情也更深地了解了一些,所以也有了追求的目標與方向,而且更有動力去往上夠、往上追求了。)就是感覺更實際了,是吧?(是。)(我聽完神的交通之後,的確跟以往對神的認識不一樣了。以往只是對神的全能智慧或者神的所有所是能說一些,也知道一些,但是這幾次聽完神的交通之後,我認識到神作的每件事情都有精密的計劃、安排,包括在每一件事情上神作的都有意義,都有神自己的心思在裡面。藉著這次交通之後,就感覺到我以前信的真是渺茫的神,不是真實的神自己,這幾次聽完之後給我的感受就是神真的活靈活現。而且神所交通的都是能夠讓我們直接去認識神的,這些是以往通過自己看神話不容易領受到的。尤其這幾次神結合聖經來跟我們交通的時候,看到神作的每一件事情裡面神的心意,包括從創世以來到今天,神有這樣的一個經營計劃,包括像約伯這樣的人是神希望得著的一班人,包括神的心意從創世那個時候開始就已經定意計劃要得著一班與神同心合意的人。當感覺到神有憂傷、傷痛的時候,當感覺到神孤單的時候,我就更感受到神真的希望能得著這樣一班能夠與神同心合意的人,這個時候心裡就有一種虧欠,但是同時也感覺到神太值得人去認識,也太值得人去寶愛,人也應該有這個心志去成為一個認識神的人,讓神在地上有幾個這樣的知己,能夠與神同心合意。這是我這幾次聽完交通,後來我們又在一起交通之後這樣的一個體會和感受,我個人也有這樣的一些心志和看見。)很好,有改變。(聽了神的交通之後,這兩次談到聖經裡的亞當、夏娃,談到挪亞的故事,談到亞伯拉罕以及約伯的時候,就覺得對神的性情這一部分更加有認識了。而且也談到神與人之間的關係,其實神就是把我們這個人類當作家人對待。另外特別談到約伯,他能夠達到敬畏神遠離惡,他能夠把神當作知己,能夠沒有存心目的地追求,上次交通到末世的人類對神的態度,人就是神的仇敵,感觸挺深的。雖然跟隨這麼多年了,對神不應該有索取,不應該有要求,甚至不應該為自己的前途命運追求,但真正事實臨到的時候還是受這些東西轄制,比起約伯就相差太遠。另一方面看到神作事有尺度,雖然他把約伯交給撒但,但他有一個尺度,就是不讓撒但奪去約伯的性命。在約伯能夠承受的範圍內給他一個試煉,約伯為神站住見證,讓神的心能夠得安慰。自己在追求的過程中,就「敬畏神遠離惡」這話總感覺相距甚遠,這就是自己以後追求的一個目標。另外一方面看到神在這個過程中對人類的愛、付出,從這兩次交通當中感覺更深了,更實在了。這是我自己的一點認識。)在個人實行方面有些進步了。(聽了神這幾次交通以後,感覺神不像以往想像的那麼渺茫,感覺神離我們越來越近了。敬畏神遠離惡這方面也是我自己的缺少,想在這方面往上夠,真正達到敬畏神遠離惡。)(自從聽了神的交通之後,自己才明白以往流失了很多,才知道每天不管臨到多大的事都有神手的安排。看到以往自己總是在渺茫當中信神,禱告也是走形式,但今天聽了神的交通以後,就覺得很真實,而且路途也很清晰了,看到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不會盡本分的時候,就藉著這樣去禱告、去尋求的時候,神就在人身上作,就真的很容易地過來了,所以今天就覺得神離我們真的很近很近。以往自己不會摸神心意,聽了神的交通以後路途就清晰了,而且我覺得對自己來說,信神更加有信心了。)很好,都有點長進。無論是在認識方面還是在實行方面,多數人有一些新的認識,有一些拔高的認識,認識到自己以往的追求有些失誤,或者是膚淺,或者不合神心意的地方,但是你們更少認識到的是神性情方面的東西,是吧?這是人很難往上夠的,多數人僅僅是有一些感性方面的認識,這個需要在經歷當中逐步地進深,逐步地加強。

不管怎麼說,這兩次的交通對每一個人來說都有一個很大的觸動,對每一個人來說都有一個很大的改變,這是很好的表現。那有沒有一些人感覺到通過這兩次的交通才真正發現神的存在了,才真正相信有神了?有沒有這樣的改變?在你們多年的信神的路途當中,在你們的意識裡對神的相信,以前是一種信法,現在交通完之後從意識裡、從心裡能清醒地感覺到神存在了,有沒有這樣的改變?(有。)多少人有這樣的改變呢?你們舉手。幾乎每一個人都舉手了。那這樣一個改變對你們來說是好事呢,還是壞事呢?(好事。)如果是好事的話,你們之前是在不相信神存在的基礎上而信神的,而追求的,是不是可以這麼說?(是。)可以說你們多數人都是不信派唄!你不相信神的存在,或者是你帶著想像、渺茫去相信神,去信神,去跟隨神,這是一種什麼信法呢?這是不是有點瞎信的意思啊?看你們這麼一舉手,我很震驚啊!因為你們都舉了。我要是不這麼交通呢,在你們每一個人心裡、意識裡其實有一個很清楚的答案,更多的人是不相信神的存在,因為他不知道神在哪兒,神是什麼樣的,神到底是怎麼回事,是不是可以這麼說?(是。)如果可以這麼說的話,那你們之前的信神到底是什麼呢?可不可以這麼說,你們之前信神就是糊塗信,就是渺茫的信,就是不信,是不是?(是。)這麻煩了,我如果不這麼交通,沒有這兩次的交通,多數人其實不信,不知道神的存在,不相信神的存在,因為你們說了,自從交通完之後你們才真實地相信神的存在了。是不是這樣?不好說了,是吧?這個事得這麼說,人沒有真正了解神的時候,人的心從主觀上來說是相信神的存在的,但是神到底是什麼樣的,神的心意是什麼樣的,神的性情是什麼樣的,神對人類的態度到底是什麼樣的,沒有人真正了解。即便是你與神話面對面,或者是你在經歷當中曾經與神面對面,你仍然不是完全了解神的。你不知道神的心思,不知道神愛什麼,神恨什麼,神為什麼而發怒,神為什麼而喜樂,你沒有一個真正的了解,這樣的信是建立在渺茫、想像、主觀意願單方面相信的基礎上,與真實的相信,與真實的跟隨有距離。通過對這些事例、對這些聖經故事的講解,讓人知道神的心、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他在想什麼,他為什麼這麼作,他當時作這事的初衷是什麼,他當時作這事的時候他想的是什麼,他的計劃是什麼,他是怎麼作的,通過這樣的一些故事讓我們了解到神的心意、神的心思以及神對人類的態度,還有神面對每一樣事神的心是怎麼想的,神的態度是什麼,他流露的性情是什麼,讓每一個人更加了解神,更加覺得神的實際與真實。講這些故事的目的,我並不是想讓人更了解聖經,更了解聖經裡的人物與聖經的章節,或者是更了解當時在律法時代那個時候神作工的一些背景,目的不是在這些事上,目的是想讓人了解到神的心意、神的性情與神的點點滴滴,讓人對神有一個更真實、更準確的認識與了解,這樣讓人的心能夠一點一點地向神打開,向神靠近。如果我交通完這些,有些人覺得神好像離人更遙遠了,那你們這樣的情形是不是不對呀?有沒有人聽完交通之後感覺與神好像更有距離了,心裡生出一些敬畏、害怕、恐懼,之後產生了對神敬而遠之的感覺呢?有沒有這樣的感覺啊?(沒有。)都說沒有了。那有沒有人覺得當了解了神的心思、了解了神的多方面的性情之後,覺得自己心裡高大的神變得渺小了呢?(沒有。)有沒有人覺得越認識到神的真實,越認識到神的卑微隱藏、神的實際的一面,越感覺到神不像神了呢?感覺不到神的全能了呢?(不會。)有沒有人聽到神造人類之後,神的憂傷,神對人的掛念,以至於神像人一樣當憂傷的時候流淚,憂傷的時候難過,孤獨的時候難過,當了解到神這些方面的所有所是的時候,人感覺到神不可信了呢?不值得信了呢?(沒有。)(不會。)不會,是吧?你們是現在回答「不會」呢,還是你們根本就沒考慮過這事呢?(沒想過。)沒想過不對啊,這事得在心裡認真地揣摩啊!這些事都是值得人揣摩的,沒想過不行,有好多事都得想啊,想透了之後你才能有一個準確的、清晰的、真實的認識,那才是你的認識,那才是你信心的基礎,這個明白了吧?雖然你現在說「不會」「不能」「沒有」,但是有一天當一個特殊的事情發生的時候,你保證不了那個時候你會說「不會」「不能」「沒有」,是不是這樣?(是。)有點經歷的人可能都會想到,事實上事實與理論或者與人的願望好多時候是衝突的,是人控制不了的,是與人的意願相違背的,不是你想沒有就沒有的。當然我也願意聽到你們說「沒有」「不是」,這是很好的,但是到底有沒有,你們現在心裡自己都不清楚,是不是這樣?我剛才問你們的這些問題,你們現在說「沒有」,或者說「不是」,但是你們保證不了有一天或者是什麼時候你會說「是」,是吧?(是。)這個在經歷當中逐步地去印證,逐步地去體驗。

總的來說,對神性情的認識,對神所有所是的認識,這些都是應該在人身上能起到正面作用的,讓人對神更有信心,讓人對神有更深、更真實的了解,有更實際的認識,不是盲目地隨從,不是盲目地跟隨,也不是盲目地崇拜,神不需要這樣的崇拜,神需要的是人對他真心的敬畏、真實的相信、真實的跟隨與真實的順服。神不需要人盲從,神要的不是糊塗蟲,不是隨幫唱柳的人,而是心裡能清清楚楚地了解神的性情,因著神的可愛,因著神的所有所是,因著他對神的了解而跟隨神,而對神不離不棄,神要的是一班這樣的人。如果在你的心裡對神的了解、對神的性情、對神的所有所是還是很模糊,還是模棱兩可,還是不清不楚,還是糊裡糊塗,那你作為一個這樣的跟隨者,在神心裡神是不稱許的,神也不喜歡。神不喜歡這樣的人跟隨他,也不喜歡這樣的人來到他面前,因為這樣的人不了解神的同時他的心對神是封閉的,他沒有把心交給神。只有對神有了真實的了解與認識,他才對神有真實的順服與真實的敬畏,這樣的人他的心是交給神的,是向神打開的,神能看見他的心,能看見他對神的真誠與對神的敬畏,他所做的、所想的經得起神的考驗,也能為神作見證,這樣的人是神要的。明白了吧?(明白了。)無論跟人交通什麼,關於神性情方面的,關於神所有所是方面的,以至於神作每件事神的心意、神的所思所想,無論從哪方面交通,從哪個角度上來交通,都是讓人更了解神,更加確認神的真實、神對人類的愛、神對人類的牽掛,以及神經營人、拯救人的真誠心意、真實心意,這個明白了吧?(明白。)

我們上兩次交通的題目是什麼來著?(神的性情、神的作工與神自己。)今天交通還是說一說起初神創造人類,神的心思、神的意念與神的一舉一動。為什麼還要這樣交通呢?那就是一個目的,就是讓人更了解神,更準確地從神的一舉一動、神的每一個心思意念來了解神,來看到神的各個方面,這更有利於人能真實地相信神,去看到神的內心。

當神從他的睡榻之上起來的時候,他就有了第一個意念,想創造一個活人,一個活生生的人,來做他的伴侶,陪伴他左右,與他生活在一起,能夠與他對話,能夠聽他說話,聽他傾訴。所以神就第一次親手抓起了一把塵土,又親手造了他心目中的第一個人類,他第一次給了這樣一個活物一個名字,叫「亞當」。當他得到了這樣一個活生生的人之後,神的心思是什麼樣的呢?他第一次感覺到有了親人的快樂,第一次感覺到做父親的責任,也第一次感覺到了牽掛。是這個活生生的人讓他感覺到了快樂,讓他第一次感覺到了安慰。因為這是他第一次親手造的一個活物,而不是用意念,更不是用話語,而是他親手造的一個人,一個活物,這樣一個活生生的人站在神的面前,讓神感覺有了些許的安慰。因為什麼呢?這樣的一個人有骨有肉,有形有像,而且能與神對話。神第一次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樂,這樣的一個人站在他面前,讓神有了得著更多的這樣的人的一個心思意念。所以當神第一次作了一件這樣的事情之後,他真正地感覺到了自己的責任,自己的心被這樣的一個活物而感化,而溫暖。這是神從有了第一個意念開始作的一系列的事情,這一系列的事情對神來說都是第一次,但是他所作的這一系列的第一次的事情,在當時無論是他感覺到的快樂也好,還是感覺到的責任也好,還是對人的牽掛也好,都是沒有人與他分享的。從那個時候神第一次真正地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孤單與憂傷,因為在他心裡他覺得自己的愛與自己的牽掛還有他對活著的人類的心意,沒法完全地或者是無憂無慮地去釋放出來,所以在他心裡仍然感覺到憂傷、痛苦。儘管他作了一系列的第一次,他第一次作了一系列的事情,但是也讓他第一次感覺到了他從來沒有感覺到的憂傷與孤獨,這是神當時的心意、神當時的心思。從神作這一系列的事情上來看,他的心裡很憂傷,但同時也很焦急,他只想加快步伐更快地讓這樣的一個人、這樣的一個人類能夠儘早地了解他的心,明白他的心意,然後能夠做他的跟隨者,做與他同心合意的人,不再是只聽他說話而無言以對的人,也不再是當他作事的時候只是站那兒傻看的人,更不是神對人類有要求的時候無動於衷這樣的一個人類。所以說,神所作的最起初的第一次一系列的事情都是很有意義的,也是很有價值的。在作完這些事之後,他的心情很焦急,他迫不及待地展開他的經營,也迫不及待地想在人中間得著他所喜歡的人。

接下來就是在神造了人類之後不久,我們就看到聖經裡洪水滅世的事,可以說挪亞是神第一個呼召造方舟的人,這也是神第一次呼召一個人在地上照著神所吩咐的去造一樣東西,做一件事情,這個人是挪亞。在挪亞造好方舟之後,神又第一次用洪水滅世。當神用洪水滅世的時候,那是他在造人類之後第一次這樣極度地厭憎這樣的一個人類,而讓他痛下決心用洪水去滅掉這樣的一個人類。在洪水滅世之後,神又第一次與人類立約,不再用洪水滅世。這個約是用什麼作記號呢?(彩虹。)嗯,用彩虹作記號,掛在空中,作為神與人類立的約,這是神與人類立的第一個約,這是有實物存在的,這個實物就是彩虹。神越是這樣與人立約,他越迫不及待地繼續他下一步的經營,所以神又選定了亞伯拉罕作為他在以色列全地作工作的第一個人選,這也是神第一次選定一個人選,定意在這樣的一個人身上開始他拯救人類的工作,在這樣的一個人的後裔中間開展他的工作,這就是神在亞伯拉罕身上作的。然後神又第一次選定了以色列,在以色列的選民中來開展他律法時代的工作。然後神又第一次以明文規定、細節說明人該守的條例與該守的典章,這都是神第一次作的事情。第一次這麼具體地、規範地規定了人當怎麼獻祭,人當怎麼生存,人當做什麼,人不當做什麼,人當守住哪些節期也好,或者是日子也好,或者是做事的原則也好,首次這麼細節地、規範地規定了這些條例與原則。一說「首次」「第一次」,那就是前所未有的,神沒作過這樣的工作。這些工作都是什麼呢?都是涉及到神經營人的工作,與人有關的,就是與神拯救人類、經營人類有關的。這個明白了吧?(明白了。)這都是神第一次作的,第一次作的那就是之前沒有作過的,即便以前有人類,即便以前神創造過生物、活物,神也沒作過這樣的工作,明白了吧?(明白了。)然後神又第一次選定了約伯作為在律法之下能夠見證他,能夠在撒但的試探之下依然能敬畏他遠離惡的一個人。在約伯的身上,神第一次允許撒但去試探一個人,第一次與撒但打賭,而最終的結果呢,神第一次得著了一個能夠在撒但面前為他作見證、為他站住見證而對他沒有絲毫羞辱的一個人,這樣的一個人是神在造人類之後得著的第一例能夠見證神的人。當神得著了一個這樣的人之後,神的心意更加迫切地想繼續他的經營,不停止他的腳步而往前行,作他下一步要作的工作,預備他下一步工作的人選與工作場地。這個都看到了,是吧?

我們交通完這些之後,你們對神的心意有什麼樣的真實的了解了呢?神把這一次經營人類、拯救人類這件事看得比任何的事情都重要,神作這些事不是僅僅用意念,也不是僅僅用話語,更不是隨隨便便地作,而是目標明確,有計劃、有目的、有標準地帶著他的心意在作著這一切的事情,可見他對人類的這份心意是多麼的重。就是說,在神心裡無論多麼難,無論作這事攔阻有多大,無論人類的軟弱、人類的悖逆到底有多深,對他來說都不是難事。他在花費著自己的心血代價,在忙碌著,在經營著他自己要作的工作,也在安排著一切,主宰著一切他要作的工作、要作的人,這是前所未有的,也是神第一次用這樣的方式,用這樣的代價來經營人類,來拯救人類。所以他作著工作的同時,他是毫不保留地把自己的心血代價、自己的所有所是、自己的智慧全能與他方方面面的性情向人類一點一點地表達,一點一點地流露,這也是前所未有的。因為在全宇之中,除了現在神要經營的這些人之外,沒有任何的受造之物與神這麼接近,與神有這樣的一種親密的關係。在神心裡他要經營、要拯救的人類是最重要的,而且他把這樣的一個人類看得比什麼都重,儘管他為這樣的人類付出了很多的代價,被這樣的人類傷害過、悖逆過,但是他無怨無悔,一直這樣沒有停止地作著他的工作。這些也可能你們今天聽完之後覺得這是很正常的,因為一直以來,人從神的話當中、從神的作工當中似乎感覺到一些,但是人的感覺或者人的一些認識與神心所想的,與神真正心裡所要達到的、讓人認識的永遠是有距離的,是不是這樣?(是。)所以我覺得有必要跟所有的人都交通一下神當時為什麼創造人類,又在什麼樣的背景之下想得著人類,這個很有必要告訴每一個人,讓每一個人心裡清楚、知道。這算不算神的心意呢?(算。)那神有這樣的心意人有沒有必要知道呢?(有。)有必要知道。因為這些事雖然對人現在來說好像僅僅是一些信息,但是當你經歷到有一天的時候,你或許認為這不僅僅是一條或者兩條信息。或者有些人認為這僅僅是一些奧祕,無關人的追求,但是當有一天你的生命有長進了,當你的心裡稍稍有一點神的地位了,或者當有一天你對神的心意了解得透徹、深刻一些的時候,你會真正感受到我今天說這些話的必要性。不管現在你們領受到什麼程度,這些事有必要了解,有必要知道。神作事、作工作無論是用意念也好,無論是親手作也好,無論是第一次作也好,或者是最後一次作也好,他總有他的目的,總有他的心思在裡面,這些心思、這些目的代表著神的性情,也發表著神的所有所是,這些神的性情與神的所有所是都是每一個人必須要了解的。人了解這些之後,人會逐步地了解神為什麼要這樣作,神為什麼要這樣說,人會增加信心去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追求跟隨神,這是密不可分的。

雖然人聽到的或者了解到的是神的性情,是神的所有所是,但是人得著的是從神來的生命,這個生命一旦作到你裡面,你對神的敬畏就會越來越多,這是不言而喻的,也是很自然能達到的果效。但是你要是不想了解也不想知道,或者你也不想去揣摩這些事,不想去注重這些事,那我可以肯定地說,就你現在這樣的追求,以你現在這種方式來追求,來信,你永遠不可能達到滿足神的心意,也永遠不可能讓神稱許,不能真正達到蒙拯救,這就是最終的後果。人不了解神,不知道神的性情,人的心就不會真正地向神打開。但是當人了解神之後,人就會很有興趣或者很有信心去體諒神的心,去品味神的心。在你體諒、在你品味神的心的同時,你的心會逐步地、一點一點地向神打開。當你的心向神打開的時候,你覺得自己與神的交易與對神的索取或者自己的奢侈慾望是多麼的不值得一提,當你的心真正向神打開的時候,你會看到神的內心是一個多麼碩大無比的世界,同時讓你走進一個你從未感受到的境地,這就是當你的心向神打開的時候神向你顯現的東西。這個碩大無比的世界充滿了神的智慧,充滿了神的全能,也飽含著神的愛,飽含著神的權柄,你會看到神各方面的所有所是,神為了什麼而喜,為了什麼而憂,神為什麼哀傷,為什麼會發怒……這是每一個能夠打開心讓神走進來的人所能看到的。你的心向神打開,你才能看到神對你的心意,到那個時候你就發現神的一切是多麼的可貴,神的所有所是是多麼值得人寶愛,到那個時候你會覺得你身邊的人、事、物,甚至你的親人、你的伴侶、你所愛的東西對你來說都不值得一提,任何物質的東西對你來說都不再能吸引你,而且到那個時候你會覺得人是多麼的渺小,你會在神的卑微中看到神的高大,看到神的至高無上,你更會在以前你認為的神所作的很小的一件事當中看見神無窮的智慧,而對神產生羨慕、愛慕,你也能看到神的寬容,神對你的忍耐、對你的包容、對你的體諒。到那一天,你會感覺到人是生存在多麼骯髒的一個世界中,無論身邊的人還是身邊發生的事,甚至你身邊所愛的人,他們對你的愛、對你所謂的「保護」或者對你的牽掛都是不值得一提的,只有神是你的至愛,也是你的至寶。這些事是不是很重要?到那個時候我相信有一部分人會說:神的愛是多麼的偉大,神的內心是多麼的聖潔,在那裡沒有詭詐,沒有邪惡,沒有嫉妒,沒有紛爭,只有公義,只有真實。所有的這些都是人應該渴慕的,也是人應該追求的、嚮往的。但是人能達到這些是建立在什麼樣的基礎之上呢?是建立在人了解神的性情、了解神自己的基礎之上,是不是這樣?(是。)所以了解神的性情、了解神的所有所是是每一個人畢生要學的功課,應當作為每一個人畢生的追求,這個很重要!

我們剛剛講到了神作了一系列的第一次的事情,這些事情每一樣都與神的心意有關,都與神的經營計劃有關,同時也與神自己的性情有關,神作的每一樣事都離不開神的性情,都離不開神的心意與神的所有所是。那麼接下來我們要講什麼呢?這個也很重要。接下來神又第一次作了一樣很重要的事情。可能你們也知道了,第一次作了一樣什麼事情?(道成肉身。)第一次道成肉身,是這樣的。那我們就來到恩典時代了。神在結束律法工作之後緊接著來到下一個時代,開始了下一個時代的工作。這下一個時代的工作對神來說,對人類來說,又是一個新的起頭。這個新的起頭是神再一個第一次的新的工作。這個新的工作就是神破天荒地作了一件人意想不到的、萬物都意想不到的事情,這事情是什麼呢?我們都知道了,神第一次道成肉身,第一次道成肉身以人的形像、以人的身分開始他新的工作。這個新的工作意味著他已將律法時代的工作結束了,已經告一段落了,不再在律法時代作任何的事、說任何的話,也不以律法的形式,不以律法的原則、條例說或者作任何的事情,或者以律法的形式來讓人認為他依然作著那樣的工作,而是很快地結束了律法時代的工作,來到了下一個時代。這個事情對每一個人來說是喜訊還是噩耗呢?(喜訊。)是喜訊。但是對某些人來說就不是喜訊,因為當神作新的工作的時候,那些不認識神的人,不了解神性情的人,往往會用舊的工作來定罪神新的工作,對這部分人來說,這就是噩耗了。跟現在是一樣的,是吧?這個第一次的工作,第一次道成肉身,可以說對於每一個追求真理的人、每一個願意接受神新工作的人、願意接受神拯救的人來說,都是一個特大的喜訊。因為在神創世之前或者是神創世之後的幾千年以後,神第一次不是以靈的方式站在人中間,而是以一個從人生的人子的方式,以一個人子的形像生活在人中間,作工在人中間。這個第一次打破了好多人的觀念,也超乎了所有人的想像,因為在人的意識、觀念當中,人認為神永遠就在天上,在靈界,不可能成為一個人,神如果成為人那就不對了。他只是在空中打雷或者向人說話發聲,人看不見他,那就是神,人如果能看見他,那這個神可能就不是神,那就不是神了。但是神作的都是新工作,所以我們今天就來看一看神又作了哪些新的工作。在新的工作當中,我們又能看見神的哪些性情,使我們更加了解神。

七、恩典時代的作工

1.(太12:1)那時,耶穌在安息日從麥地經過。他的門徒餓了,就掐起麥穗來吃。

2. 人子是安息日的主

(太12:6-8)「但我告訴你們:在這裡有一人比殿更大。『我喜愛憐恤,不喜愛祭祀。』你們若明白這話的意思,就不將無罪的當作有罪的了。因為人子是安息日的主。」

前面有一句話:「那時,耶穌在安息日從麥地經過。他的門徒餓了,就掐起麥穗來吃。」為什麼要選這一句話呢?(因為在律法時代人要守安息日,不能吃東西。)在律法時代,安息日是不能隨便活動的,是不能隨便出門的,好多事情都不能做,有禁忌,所以我們用這一句話來作為代表。主耶穌來了,他用不用守安息日啊?(不用。)那為什麼不守安息日啊?他自己定的律法他為什麼不守呢?(安息日是給人守的。)安息日是給人守的,這個也不是主要的,神也可以守,也可以不守。為什麼呢?在恩典時代開始的時候就不用守了,你說安息日是給人守的,恩典時代的人還用守嗎?不用了,是吧?恩典時代人都不用守了為什麼還讓神守呢?這是很明顯的。這句話放在這兒的意思就是為了讓人看到,當耶穌來的時候,他開始作工的時候,他已經丟掉律法時代的影子了,律法時代他所規定的條例與原則還有人當守的在他那兒就沒有任何的蹤跡了,他就全部丟掉了,他不去守,也不要求人去守。所以在這兒你看到,安息日他從麥地經過,這證明什麼?他在外面作工,在安息日他沒有安息,也沒有休息,而是反擊人的觀念,不在律法下生活了,而是以一個全新的形像、一個新的作工方式出現在人面前,出現在人中間。這代表著什麼呢?(神作了新工作,新的時代開始了。)神作了新的工作,當他作新的工作的時候他就不會再去念舊,也不會再去顧忌什麼,說「我之前規定了那麼多律法,讓人都活在律法之下,那我今天來了,我是不是也得小心一點啊?也得讓人看到我是在守我自己的律法的同時慢慢地再作新的工作」,他是不是會這樣作啊?(不會。)他沒有,而是很直接地在安息日照樣作工作,在安息日他的門徒餓了照樣可以掐麥穗吃,在神那兒看是很正常的。就是在神那兒作的好多工作、說的好多話神可以有新的開頭,因為他有他的原則,當他要作新的工作的時候,舊的工作在他那兒就不再提起了,也不再作了。你如果做了,你如果守了,他也不紀念,因為他已經帶來新的工作了。當他帶來新的工作,他就以一個全新的形像、全新的角度與方式來向眾人顯現,讓人看見他的又一個方面,這是他要這樣作的一個目的,就是他不守舊,而且他作工作、他說話不像人想像的有這樣的禁忌、有那樣的禁忌,在神那兒全是釋放自由的,沒有任何的禁忌。他是活生生的神,他是真真切切、實實際際存在的神,他不是木偶也不是泥塑,他與人信的偶像、拜的偶像是完全不同的,他是鮮活的。他作起事情來,作工作的同時能夠讓人看見他更實際的一面,因為他有真理,有生命,有道路,他可以不受任何轄制地作著他要作的一切工作,無論人怎麼說,無論結果是什麼。他不會顧忌任何人的觀念,也不會顧忌任何人對他的一個行為的規範,就是受造之物中的任何人都休想用人的道理、人的想像以及人的知識或者人的道德觀念來衡量神所作的,來定規神所作的,就是你別用人的眼光去衡量神,神作事、神作工沒有任何禁忌。這個看到了吧?(看到了。)沒有任何的禁忌,不受任何人、事、物的轄制,這就讓你看到神的全能智慧的一方面,也讓你看到了神的聖潔的一方面。有些人說,那些拜偶像的,那些拜佛的、燒香的,今天禁忌這個,明天禁忌那個,那個代表什麼?代表邪惡!邪惡,懂嗎?人一旦拜了佛,這個也不能吃,那個也不能吃,今天不能出門,明天不能上灶,後天不能搬遷,娶媳婦、嫁姑娘還都得選日子,生孩子也選日子,那些叫什麼?(邪惡。)對了,那叫邪惡。在神這兒有沒有?(沒有。)以後再說神聖潔你就應該想到這一點,在神沒有任何禁忌,他作工作、說話有原則,但是沒有任何禁忌,因為神自己就是道路、生命,他自己就是真理,這個對不對?(對。)

你看下面說了,「但我告訴你們:在這裡有一人比殿更大。」那個「殿」指什麼?「殿」用白話說就是一個房子,「殿」指的就是華麗、高大的房子,在律法時代就是祭司用來敬拜神的地方。但是他說在這裡有一人比殿更大,指誰啊?(主耶穌。)「這一人」就是現在道成肉身的主耶穌,主耶穌比殿更大。這話告訴人什麼?(神最大。)神最大,那是誰給封的呀?(不用封。)不用封也不行啊,人不承認哪!「不用封」這話也挺實在的,但是我知道你們說的是什麼意思。你看最後那一句話,「因為人子是安息日的主」,這話有沒有實際的一面?你們能不能看到這話實際的一面?再給你們一個聚會的時間你們可能還領會不到這話實際的一面。我告訴你們,神說的每一句話呀,是從神的心裡發表出來的,他為什麼這樣說話,這有他性情的代表。這句話放在這兒,放在恩典時代那麼說,拿到現在你們也可能很理解,但是如果在當時呢,能理解這話的人不多,因為剛剛從律法時代出來,能理解這話的人不多。但拿到現在,有一部分人在道理上有一些了解,並不是說從心裡真能把這話當成真理一樣去認識,去對待。

你說神創造了萬有,神創造萬有的時候,他的智慧與他的全能是不是流露出很多?(是。)他是不是用他的智慧與全能去創造萬有?(是。)那他的全能與智慧是不是真理呢?(是。)這是創造萬有的事啊!一個殿堂無論是多麼華麗,多麼富麗堂皇,多麼高大,那是不是就僅僅是一個物質的東西呢?(是。)那這個物質的東西比起神的全能與智慧來說哪個重呢?(神的全能。)這話錯了吧?你看我有時候給你們一點小小的「誤導」,你們就會回答錯誤。你說神的全能智慧與一個物質的殿堂來比,有可比性嗎?(沒有。)這話對了,明白這話是什麼意思了吧?物質的東西與神的全能與他的所有所是那是沒有可比性的,言外之意是指什麼呢?就是你別把神,就是神的本身、神的自己、神的一切來跟一個物質的東西或者任何一樣你認為高大的東西去相比,這本身就是一個錯誤。你別比,你去認識,拿來認識,拿來分享,你不要比,一比就錯了。你說真理你能掂量出他的重量嗎?(不能。)你能說真理比道理更重要嗎?(不能。)可以這麼說,如果比分量的話不能比,因為這個沒有可比性,但如果是說比有沒有用,那這個可以比,因為真理對人來說是生命。這句話讓你看到什麼了呢?在「人子是安息日的主」這一段裡,我們應該看到神在人心中是非物質的,但他又可以供應你一切物質的享受或者物質的所需,但是當你物質所需得到滿足的時候,能不能代替你對真理的追求?(不能。)就是說,雖然咱們現在所交通的神的性情與神的所有所是這些內容不能用一個等價的物質的東西來形容,也不能用金錢來衡量他的價值,因為他不是物質的,但是對每一個人來說,這些非物質的內容的價值超過你所享受的或者你認為的任何好的物質的價值,可不可以這麼說?(可以。)這個很肯定,是吧?那我為什麼說這麼多拗口的事呢?這個你們得慢慢品味,現在聽著拗口,多聽幾回可能就不拗口了。我說的重點是什麼呢?神的所有所是、神的一切對每一個人來說都是最重要的,都是最重要的。我給你舉個例子,當你肚腹飢餓的時候,你可以填點食物,這食物也可以好點,也可以差點,吃飽了之後呢,你就有飽足的感覺,你就不再餓了,你坐那兒也能安靜下來了,你身體、肚腹飢餓那個不好的感覺就沒有了,就消失了。但是當你跟隨神,你感覺你對神的認識是零的時候,或者你跟隨神很想了解神的時候,你這個飢餓感你用什麼東西能夠補足呢?就是在你經歷蒙神拯救的過程當中,在追求性情變化的同時,你不明白神的心意,你不明白什麼是真理,你不了解神的性情,更不知道神的心意,你的這種飢餓感你能用什麼來補足呢?有沒有一種辦法能補足呢?有些人也試了,去逛逛街,或者去找幾個不錯的人說說話、嘮嘮嗑,或者是去睡一覺,睡個飽覺,或者多看看神話,多裝點字句道理,或者多盡點本分,多出點力,這個能不能解決啊?(不能。)這你們都深有體會,不能。在這個時候,當你感覺到力不從心,當你感覺到非常非常渴慕神的開啟讓你明白追求真理的道路,讓你明白神的心意的時候,你最需要的是什麼?你需要的不是一頓飽飯,不是幾句貼心的話,更不是肉體得到暫時的安逸與滿足,或者是親人的安慰,或者是盡盡本分,而是需要什麼呢?你是急切地需要神能直接地、清楚地告訴你神讓你做什麼,你該怎麼做,什麼是真理。當你明白了這些之後,哪怕是點點滴滴,你的心裡會怎麼樣呢?會不會比吃一頓飽飯還得到飽足呢?(會。)這個深有體會,是不是啊?(是。)我這麼比喻、這麼分析這事,你們現在是不是了解了為什麼我讓你們看「人子是安息日的主」這句話呢?為什麼說人子是安息日的主?這個言外之意就是從神來的、神的所有所是、神的一切大過所有的東西,甚至你曾經認為的你最寶愛的一樣東西。你們先記著,在以後的經歷當中你們就體會到為什麼我今天讓你們看這段話了,這個很重要啊!說「人子是安息日的主」,不是僅僅是主或者非主的事,而是在神那兒作的每一樣事都是真理,都是生命。所謂「真理」,對人來說那就是人生命中必不可少的東西,人任何時候都不能離開的東西,對人來說是不是最大的東西呢?(是。)可以說就是最大的東西。眼睛看不見,手摸不著,但是當你心裡感覺到的時候,你才真正知道我說這句話的含義,為什麼說他是最大的東西,為什麼說任何一樣物質東西與他都沒有可比性,不能比。

今天的交通怎麼樣?你們領會這些東西會不會結合自己的情形呢?(能結合一些。)有難處嗎?(沒有。)(有。)誰說「有」啊?(結合自己現實情形的時候,感覺認識神這方面性情還是有點難。)現實生活中,你得先想到自己經歷到的事,經歷到的人、事、物,這個人、事、物涉及到哪些真理,在真理上你才能找著神的心意,才能結合到神的心意。首先對這事若不知道它涉及哪方面真理,那你直接去尋求神的心意這個比較空洞,是吧?首先看這個事,臨到你的事是哪一類的事,有沒有真理可尋求。你發現了相應的真理,然後在相應的真理上尋找自己可實行的路,這樣就間接地明白神的心意了。尋求真理、實行真理不是機械性地去守一個事,或者公式性的,或者是定律一樣的,什麼加什麼或者什麼樣的一個情況就等於什麼樣的一個結論,不是機械性的,不是公式性的,這個得需要在經歷當中多多地體會。但是不管你經歷到什麼程度,神話、真理都是離不開的,而且明白神的性情、認識神的所有所是,這個與神的話、與真理都是密不可分的。神的性情、神的所有所是本身就是真理,只不過真理是神性情、神的所有所是所流露出來的一個真實的體現,都具體化了,明文化了,更直白了,告訴你神喜歡什麼,神不喜歡什麼,神讓你這樣做,神不允許你那樣做,神恨惡這樣的事情,神恨惡人這樣的情形,恨惡這樣的敗壞性情,神恨惡人這樣的表現。但是在神這些話的背後你看到了什麼,神為什麼恨惡這樣的表現,這就是神性情的流露。在經歷當中就是這樣經歷。

我們現在交通的這個範圍都是在聖經這些故事的範圍裡,通過這些故事,通過解剖所發生的這些事來認識神曾經發表過的性情與曾經發表過的所有所是,就是讓人能夠範圍更寬廣地、更深刻地、更多方面地、多元地認識神的方方面面。但是,你說要認識神的方方面面只能從這些故事當中嗎?也不是。那神今天在這個時代說那些話,你就不能認識到神的性情了嗎?其實能更全面地認識,只不過我們就是想把神的性情、神的所有所是這樣高深的東西,拿一些簡單的事例、故事來解剖或者來認識,讓人認識神的性情能容易一些。如果拿現在神發表的這些審判刑罰的話語、發表的這些真理來逐字逐句地讓你認識的話,你覺得太枯燥、太乏味,甚至讓更多的人覺得神的這些話語好像帶有公式性。我不想給人那樣的感覺,所以把聖經裡的這些故事拿出來,一一列舉出來,讓人從這些事當中來看見神的性情。以至於可以說,用人的語言來把神心裡當時想的那個細節都告訴給人了,神當時的一個心情、一個情緒或者一個心思意念都告訴給人。告訴給人的目的就是讓人能夠體會到,能夠感受到神的這些所有所是不是公式,不是一種傳說,不是一種人看不到、摸不到的東西,而是實實際際存在的,讓人感受到、觸摸得到每一樣神發表出來的東西,這是最終的目的。這個你們了解,是吧?生在這個時代的人可以說是有福的,我們可以有聖經那些故事來借鑑,來更廣泛地了解神作過的工作,通過神作過的工作來看神的性情,也通過神所發表的這些性情來了解神對人類的心意,來了解神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神厭憎什麼,神的聖潔具體表現是什麼樣的,或者神的急切心意、神對人的牽掛具體表現是什麼樣的,讓我們對神的性情有一個更具體、更深刻的認識,這點果效是能達到的。這個你們也感覺到了,是吧?(是。)

現在我們來到恩典時代,在主耶穌所作的這些工作範圍裡你就會看到神的另外一方面。在律法時代,人看到的或者聽到過的,或者感受到的是神的神性的一面,就是神在一個非物質的世界裡所作的、所說的與所發表出來的一些東西,這些東西很多時候讓人感覺神太高大沒法靠近,甚至神的一個心思意念人都不敢也夠不上去揣摩,去體會,人覺得神對人來說是很遙遠的,更別說人去明白神的每一個心思意念,或者是明白神的任何一樣想法,這更是達不到的,更是遙不可及的。雖然在律法時代神作了一些具體的工作,今天又跟人交通了神所發表出來的具體的一些心思意念,或者是神所發表出來的具體的一些性情,人對神雖然有了一些可以摸得到或者看得到的真切的認識,但是那畢竟是神在非物質世界裡作的一些工作,讓人看到的、感受到的僅僅是神的神性一方面的性情,就是神在人的眼前,或者在人的身邊,或者在人的心裡,神沒有用物質世界的一種東西或者是一種形狀來形容人心裡信仰的對象。是不是這樣?(是。)當你了解了神的性情之後,就是說在律法時代的時候,你仍然沒法形容神是什麼樣啊,神在哪兒啊,說神高大,到底有多高大啊。在人的心思意念裡總想給神定規一個標準,或者多高,或者多大,或者長相是什麼樣的,或者是具體一個什麼樣形狀的一位神,在人心裡這樣想。其實在神心裡神也知道人有這樣一個想法,神很清楚人的需要,也很清楚人要什麼,當然神也知道神自己應該作什麼,所以神就以另外一種方式來作恩典時代的工作,這種方式既在人性裡也在神性裡。在神作工作期間,人看到的神有好多人性的表現,例如他可以跳舞,可以參加婚宴,可以與人談心、說話,或者談論一件事情,但是另外一面,神又作了好多代表神性方面的工作,當然這些工作都是神性情的發表與流露。但無論是在人性或者是神性哪一方面,我們都不可否認地說,神無論是道成肉身也好,無論是在靈界我們看不到也好,無論他是一個什麼樣的形像來向眾人公開顯現,我們看到的、我們所接受到的都是真實的神的性情,都是真真正正的神自己,這是一點都不差的。就是說,神無論以什麼樣的方式出現,無論以什麼樣的角度、以什麼樣的形像來面對人,神代表的只有神自己,他不會代表任何的人,不會代表任何的敗壞人類,神自己就是神自己,這是不可否認的。

下面我們就看第三段經文,關於在恩典時代主耶穌說的一段話。

3. 迷路的羊的比喻

(太18:12-14)「一個人若有一百隻羊,一隻走迷了路,你們的意思如何?他豈不撇下這九十九隻,往山裡去找那隻迷路的羊嗎?若是找著了,我實在告訴你們:他為這一隻羊歡喜,比為那沒有迷路的九十九隻歡喜還大呢!你們在天上的父也是這樣,不願意這小子裡失喪一個。」

這段話給人一個什麼樣的感覺呢?這是一段比喻,是吧?比喻在我們人類的語文當中是一種語法修飾、修辭的方式,這可以說是人類的一種知識。如果是在律法時代神說這樣的話,我會感覺很奇怪,但是這段話如果放在恩典時代,我會感覺很舒服、很溫暖而且很貼切。因為神道成了肉身,他是以人的形像出現的,他在人性裡用了一個很貼切的比喻來表達他的心聲,這個心聲代表神自己的心聲,代表神自己在恩典時代對待人的一個態度。這個態度就是神把人,把每一個人比喻成一隻羊,如果這隻羊迷失了路,他會不惜一切代價去找著牠,這就代表神此次道成肉身作工作在人身上的一個決心,用了一個這樣的比喻來形容神的心。這就是神道成肉身一方面的優勢,他可以用人的知識、用人性的語言來向人說話,讓人更有利於了解他的心意,更有利於明白他要作什麼,更能在肉身以人的角度與人對話,用人的語言與人對話,用人明白的方式與人對話,甚至用人的語言知識來與人對話,讓人更覺得神的話直白、清楚而且很貼切。在這裡我們又看到剛才我們所講的,在神那兒說話作事有沒有禁忌啊?(沒有。)沒有,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知識在人那兒看是不可能讓神拿來用的,或者是神不可能用人的知識或用人的語言說神自己的話,或者來表達神自己的工作,這是錯誤的想像。但恰恰相反,神用了這樣的比喻,這個比喻讓人感覺到了神的真實,也感覺到了神的真心。這個比喻用得好不好?(好!)這個比喻也很說明問題,你看最後一句說:「你們在天上的父也是這樣,不願意這小子裡失喪一個。」主耶穌說這話的同時是他自己在說,還是天上的父在說?(都在說。)表面上看是主耶穌在說,他的心意代表的是神自己,也是神自己的心意,這是一,是吧?他補充了這麼一句不多餘,因為當時人眼睛看到的是一個人,人看到的不是神,所以他必須補充這樣一句話,讓人清楚地感覺到神對人的心意是這樣的,不是說人對人是這樣的。這句話雖然簡單,但是很貼心,因為神不管是道成肉身也好,或者是在靈界作工也好,在他的內心是清楚人需要什麼的。他清楚人需要什麼,清楚人在想什麼,所以他補充一句這樣的話。就是說,這樣的心意,這樣的一個作法,不是僅僅道成肉身會這樣作,而是你們在天上的父也這樣作,就是告訴人「你們放心吧,我這個意思代表的不是我自己的意思,而是你們心裡的那位神的意思」。你說這句話對人來說是不是很諷刺啊?

接著來看以下兩段經文。

4. 饒恕七十個七次

(太18:21-22)那時,彼得進前來,對耶穌說:「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當饒恕他幾次呢?到七次可以嗎?」耶穌說:「我對你說:不是到七次,乃是到七十個七次。」

5. 主的愛

(太22:37-39)耶穌對他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愛人如己。」

這兩段經文一段講到饒恕,一段講到愛人如己,這兩方面內容是不是很突出當時恩典時代主耶穌要作的工作呢?(是。)當神道成肉身的時候,他隨之帶來一步工作要作,或者是要作的工作也好,一切的性情也好,已經預備好了,要作這些工作,把所有的內容就直接帶來了。無論他是以人的方式用人的語言來表達也好,或者是用神性語言來表達也好,不管怎麼說,他儘量讓人明白他要作什麼,他的心意是什麼,他對人的要求是什麼,他會盡一切所能讓人明白、知道、了解他的心意。所以剛才看到一個「迷路的羊」的比喻,這是很正常的一個比喻。然後又看到一個「七十個七次」的比喻,這個比喻我們不拿數字來做文章,我們只是從這話當中看到主耶穌當時作這個比喻的心意,他的目的是讓人達到什麼?就是饒恕人,不是饒恕一次兩次就完事了,而是七十個七次,七次都不可以,而是七十個七次。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呢?這僅僅是一個比喻,沒有人去準確地記住自己饒恕一個人饒恕過幾次,是不是能達到七十個七次。有沒有人這樣做?(沒有。)沒有人傻到這個地步去這麼做,而是僅僅領會主耶穌的這個意思,所以主耶穌隨口就說「乃是七十個七次」。這個比喻讓人清楚地了解,或者是給人一個概念,就是讓人去饒恕,沒有條件,沒有次數限制,就是你要饒恕人,以這樣一個心態去做。當然主耶穌說這話的同時他在想什麼呢?他真的想到的是七十個七次嗎?在神那兒饒恕人有沒有次數啊?事實上在神那兒饒恕人是沒有次數的,但是這裡說到次數是以一個什麼樣的方式說的呢?為什麼出來一個數字,出來一個量呢?這不就僅僅是一個比喻嘛,這就是在人性裡說話的一個比喻。當神沒有道成肉身的時候,神說很多話人不明白,但當神道成肉身之後呢,神站在人性的角度上與人對話就佔了很大的優勢,他會用人觀念中想像的一些事情,或者是方式,或者是語言,或者是知識來表達他在神性裡的性情與心意還有他的態度,讓人能夠用人的方式去了解神,去知道神,去摸清神的意思、神的要求標準,這就是神在人性裡作工的一個方式、一個態度。

下面說到主的愛。愛主與愛人如己,這話是不是在神性裡說的呢?(不是,是在人性裡。)哎,是在人性裡說的。只有人才說「愛人哪,愛人如己呀,愛護別人就像愛護自己的生命一樣」,也只有人才用這樣的方式去說話,神從來不用這樣的方式說話,至少在神性裡沒有這樣的語言,明白了吧!你看神什麼時候說「我愛人類像愛我自己一樣啊」,神有這樣的表達嗎?沒有,而且神也不會去這麼說。因為在他的性情裡,在他的所有所是裡,他沒有這樣的作法,也沒有這樣的流露,更沒有這樣的想法。他愛人,他對待人的方式、態度是他性情的自然表達與流露,不是說刻意要怎麼作,遵循一種什麼方式或者是一種道德規範,而是神自然地這樣流露。從這話你看到什麼了?神在人性裡作工的時候,很多話、很多語言、很多真理是以人性的方式來表達的,這個看到了吧?(看到了。)我們說到這兒,你們的心是不是感覺到恩典時代那些作工有一些與現在這步作工有相似的地方?(是。)這步作工也用了很多人性的語言來表達神的性情,也用了很多人常說的或者人類的知識這方面的語言、這些方式來表達神自己的心意。神無論是站在人性角度上或者神性角度上,他一旦道成肉身,有好多語言都是以人的方式說的,這就讓人看到了,當神道成肉身的時候,就是你看到神全能、神智慧,認識神實際的方方面面的一個最好的機會。當神道成肉身的時候,在他成長的過程中,他了解到了、聽到了、學到了、知道了一些從人來的知識也好,或者是語言也好,或者是表達方式也好,這些從人來的東西裝備在道成肉身的神身上的時候便成了神發表神的性情或者是發表神性的一個工具,讓神在人中間以人的角度、以人的語言作工能作得更貼切,更真實,更能讓人容易接近,就是更能達到他所要的果效。這是不是更真實了?(是。)更真實了,這個了解了吧?所以當神道成肉身的時候,當神的肉身能夠足以擔當他要作的工作的時候,神的心是什麼樣的心情呢?你們可以想像一下,發揮一下你們的想像,能不能想到神是什麼樣的心情呢?你們如果想像不到,那你們對神的了解還是太少了,太可憐了,是不是啊?你如果真能體會到神的心意的話,你對這事不可能無動於衷。

神道成肉身的期間,當他降生的時候發生了許多事,讀過聖經的人都知道,當他降生的時候被追殺,這是不是擔著風險呢?我說這事提醒你們一些什麼?應該給了你們一些提示吧。當神的肉身在人中間能夠足以擔當工作的時候,神的心情是什麼樣的呢?這應該有點了解吧?最起碼是高興,是不是?這話怎麼說不出來呢?高興也不能有,就得憋著,還得憂傷?那你們把神看成什麼了?當主耶穌受浸正式開始作工作盡職分的時候,神的心快樂極了,因為在等待了多少年之後,預備了多少年之後,神終於以人能看得見、人能摸得著、有血有肉的一個人的形像開始作他新的工作了。他終於可以開口與人面對面地說話,與人面對面地交心,甚至可以用人的語言去斥責人或者去開導人,去幫助人,這對神來說是不是幸福的事呢?(是。)哎,對神來說是最幸福的事。我在這兒可以說,從那個時候開始,神第一次感覺到了自己在人中間作工作的一種幸福與安慰。神終於可以用人的語言、以人的方式與人面對面,可以同桌用餐,可以同室就寢,可以用人的語言、用人的方式甚至用人的眼光去看待人類。這一切發生得是那麼真實,那麼自然,又讓神感覺到那麼的得安慰。這是不是好事啊?(是。)為什麼說是好事呢?因為對人類來說,每當神感覺欣慰的時候,每當神新的一步工作得以成就的時候,人類就有了機會能夠更靠近神,神新的工作或者他的心意能夠更接近得到成就,對人類來說是幸運的,對人類是極好的、無比好的機會去蒙神拯救。這事算不算喜訊呢?(算。)這事就是特大的喜訊。就是說,一個新鮮的事情發生,在神那兒有了一個新的開頭,神作了一步新的工作,當這步新的工作、新的方式得以開展落實在人中間的時候,就是定形這步工作的結局、神要達到的果效神已經看到的時候,讓神能夠看到的時候,讓神能夠滿意的時候,神的心是快樂的。因為在神的眼目中已經看見了他要找的人,已經鎖定了他要找的人,他的工作已經選定了一班人去成就,去讓他得以滿足,所以神的心是快樂的,不再憂傷。神在為自己的道成肉身能在人中間開展新的工作,開始毫無攔阻地作他要作的工作的時候,或者是神已經看到結局的時候,他覺得這一切都成了的時候,神的心是快樂的。神的快樂用什麼方式來表達呢?你們可以想像嗎?神可不可以流淚啊?(可以。)神能不能流淚啊?又難住你們了。神可不可以拍掌啊?(可以。)神能不能跳一支舞啊?(可以。)神可不可以唱一支歌啊?(可以。)這支歌是什麼呢?這支歌應該是什麼?你們可能想像不到,也沒法去查找。神可以唱一支美麗的歌,一支動聽的歌,一支讓自己的心能夠快樂、更歡快的歌,唱給人聽,也唱給他自己聽,或者是唱給萬物聽,都可以。這正不正常?(正常。)現在說正常了。如果是兩個月之前我這樣問你們的話,你們肯定說不正常:「這是怎麼回事啊?還跳舞,這不麻煩了嘛!」現在說正常了。你們這一說正常啊,我心裡還挺高興,心裡挺輕鬆,因為你們終於不用你們的緊箍咒去箍著神了,告訴神你不要作這個,你不要作那個,你不可能這樣作,不可能那樣作,你什麼都不可以作,你不可以快樂,你不可以掉眼淚,你也不可以哭,你不可以表達你的任何的情緒。看來這兩次交通沒有白交通,你們終於釋放神了,讓神有了些自由與輕鬆愉快,這是很好的現象。以後當你們聽到說神憂傷的時候,你們真能感覺到神憂傷的時候,或者是神快樂的時候,你們真能感覺到或者感受到神的快樂,或是能清楚地知道、了解神為什麼快樂、為什麼憂傷,你能憂傷神的憂傷,你能快樂神的快樂的時候,你的心就完全給神了,你與神就沒有任何的隔閡了,你就不會用人任何的想像與觀念或是你的知識去束縛神了。那個時候的神在你的心裡是活生生的,是活靈活現的,是作你生命的,也是作你一切的,是你的主宰,是你的神,是你的主。你們有沒有這樣的願望啊?(有。)這個願望有多大呢?能不能成為你們的一種慾望呢?不敢說,是吧?好了,我們往下講,下面還有很多內容呢。

6. 山上寶訓

1)論福(太5:3-12)

2)鹽和光(太5:13-16)

3)論律法(太5:17-20)

4)論發怒(太5:21-26)

5)論姦淫(太5:27-30)

6)論離婚(太5:31-32)

7)論起誓(太5:33-37)

8)論報復(太5:38-42)

9)論愛仇敵(太5:43-48)

10)論施捨(太6:1-4)

11)論禱告(太6:5-8)

7. 主耶穌的比喻

1)撒種的比喻(太13:1-9)

2)稗子的比喻(太13:24-30)

3)芥菜種的比喻(太13:31-32)

4)麵酵的比喻(太13:33)

5)解釋稗子的比喻(太13:36-43)

6)藏寶的比喻(太13:44)

7)尋珠的比喻(太13:45-46)

8)撒網的比喻(太13:47-50)

8. 誡命

(太22:37-39)耶穌對他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愛人如己。」

首先來看「6. 山上寶訓」,這些內容都涉及到了什麼?首先我們肯定這些內容比律法時代的那些內容更高了,更貼近人的生活了,拿現在的話來說,更貼近人實際的實行了。可不可以這麼說?(可以。)「論福」你怎麼認識;「論律法」你怎麼認識;發怒是什麼樣的範圍;姦淫,人應該怎麼理解,怎麼對待;離婚應該採取一個什麼樣的對待法,什麼樣的人可以離婚,就是對這些事有什麼樣的規定。論起誓、論報復、愛仇敵、施捨、禱告,就是涉及到人信神、跟隨神方方面面的實行,這些實行拿到現在來說有些還適用,但是比現在就粗淺一些、初步一些。從那個時候已經開始涉及到人的實行了,就是從主耶穌來的時候就已經開始著手作人生命性情方面的工作了,但是這些工作是在人了解律法的基礎上的一些工作,這些方面的規定與真理有沒有關係啊?(有。)不管是之前的條例、原則也好,還是現在恩典時代的這些寶訓也好,都與神的性情、與神的所有所是有關。神無論發表什麼,以什麼樣的方式說,借用什麼樣的語言說,這個基礎、根源、出發點都是以他的性情、以他的所有所是的原則來發表的,這是一點不差的。所以這些話雖然拿到現在來看有點淺,但不能說不是真理,是不是?無論拿出哪一條,你能說他不合真理嗎?不能,是吧?拿出哪一條來說都是真理,都代表著神的性情,只不過根據當時人的生命程度人只能接受這些,只能領會這些,因為人的罪還沒有解決,主耶穌只能這樣發表話語,只能在這樣的範圍裡,用這麼淺顯的比喻與教訓來告訴當時的人應該怎麼做,應該做哪些事,在什麼原則與範圍裡做事,在什麼原則範圍裡信神,就是這樣的範圍。

下面講「主耶穌的比喻」。撒種的比喻,這個比喻很有意思。撒種,這是不是人日常生活中接觸的一個動作、一個事情?(是。)稗子的比喻呢,種過莊稼的人或者是成年人都知道稗子是什麼,是吧?(是。)芥菜種的比喻呢?芥菜,知道是什麼吧?(知道。)這個比喻都知道,是吧?你們要是不知道的話,有興趣的話可以翻翻聖經看一看。麵酵的比喻,這個知不知道?麵酵都知道是什麼吧?北方人發麵蒸饅頭都知道什麼是麵酵,南方人不蒸饅頭也知道什麼是麵酵吧?(知道。)這不用說。藏寶的比喻,藏寶是什麼呀?就是把你認為好的東西、珍貴的東西、重要的東西藏起來。還有尋珠的比喻,藏完了之後又去找,這樣的比喻。還有撒網的比喻,因為當時好多人打魚,靠近水邊,在水邊生活、打魚,這個比喻也是貼近人生活的一方面。這所有的比喻都離不開人的生活。這些比喻給你一個什麼樣的圖畫呢?就是神在道成肉身生活了三十年之後,體驗了人生的各種生活方式之後,當他想讓人明白一些真理的時候,讓人明白一些神的心意的時候,他用比喻的方式來告訴人,這些比喻沒有一件事是與人的生活脫節的。是不是這樣?(是。)那我們可不可以說,當主耶穌與人生活的時候,他看見過農民撒種?(可以。)他也知道什麼是稗子,他更知道什麼是麵酵,也知道人類喜歡寶貝,好多人去藏寶,也有好多人去尋寶,也看到了打魚的人撒網的一個過程。他把所有這些事都看在眼裡的同時,他是不是也體驗著這樣的生活呢?就是他與每一個正常的人一樣體驗著人類的生活,親歷著人類的生活,目睹著人類的生活。當他目睹的時候他想到的不是如何過好日子,不是讓自己活得更自在,更舒適,而是想到的是什麼?在經歷這些真實生活的同時,他看到了人類活著的辛酸,看到了人類在撒但敗壞之下生活在撒但的權下、生活在罪中的辛酸與可憐可悲。在他親歷了人類生活的同時,他也體驗到了生活在敗壞中的人類是如何的無助,也體驗到了生活在罪中的人類被撒但、被罪惡折磨得不知所終的慘狀,他看到了這些。當主耶穌看到這些的時候,是他的神性看到了,還是他的人性看到了呢?(都看到了。)我的問題總讓你們難堪,是吧?你們回答的其實都對,人性也看到了,因為他的人性是存在的嘛,是不是?主耶穌的人性是存在的,是活生生的。神性也看到了,就是基督本身——主耶穌這個人看到了,他看到的這一切讓他感受到了此次道成肉身的重要性與必要性。雖然他自己知道道成肉身所要擔當的工作將會是多麼的殘忍,多麼的痛苦,但是當他看到人類在罪中無助的時候,當他看到人類在律法之下可憐地活著的時候,他的心越來越傷痛,越來越急切地想將人類從罪中拯救出來。在這過程當中,在這期間,可以說他越來越清楚地知道自己擔當的工作是什麼,自己要作的工作是什麼,而且他也越來越迫不及待地想要完成他要擔當的工作,替人類贖罪,擔當人所有的罪,以便人類不再受這樣的罪,不再在罪中活著,以便神能夠因著他作為贖罪祭而不記念人的罪而繼續作神下一步的工作。可以說在主耶穌的心裡,他甘願犧牲自己,而且是迫不及待地這樣去作,甚至當他看到人類的慘狀的時候,他想儘快地、一分一秒都不耽擱地去完成這樣的使命。當他有這樣一個急切心理的時候,他不考慮自己能受多大痛苦,也不再顧慮自己會忍受多少屈辱,而是只有一個信念:只要他犧牲了自己,只要他釘在十字架上,讓神有了新的工作,人類在罪中的生活、人類在罪中的生存狀態就會得到改變。他的目的只有一個——通行神的旨意,讓神能順利地開展下一步的工作。這就是主耶穌當時的心理。

作為道成肉身的神,活在肉身他有人性,他知道什麼是疼痛,知道什麼是痛苦,但是當他看到人類這樣生活的時候,他覺得不是僅僅對人有一些教訓,或者給人一些什麼教導,或者有一些比喻就能夠把人從罪中領出來這麼簡單,甚至於讓人只守誡命也不可能把人從罪中拯救出來,只有他自己擔當了罪身的形像,才能換取人的自由,換取神對人類的赦免。所以在主耶穌的心裡,他有一種強烈的願望,讓他越來越覺得自己應該儘早地、儘快地走上十字架,擔當人類的罪。這就是當時主耶穌與人類生活了三十幾年之後,看到、聽到、感受到人類生活在罪中的慘狀之後他的心、他的心思。這個你們能不能理解啊?(能理解。)你說神道成肉身對人類能有這樣的心意,能發表、流露出這樣的性情,那是一個普通的人能做到的嗎?普通的人看到的是什麼?他想到的是什麼?如果面對這一切,他想到的是什麼?他會站在一個高的角度上來觀察這一切嗎?不會。所以說,即便是神道成肉身外表與人一模一樣,也學人的知識,也學人的道理,也講人的語言,甚至有時候也用人的方式去表達事情,但是實質是一樣的嗎?絕對不是一樣的,因為神是真理。他道成肉身有沒有真理?(有。)道成肉身是不是就是神自己?(是。)這個用什麼來證實?(神的作工和說話。)對於任何一個敗壞的人來說,他眼睛看到的就是自己家那幾個人,一有什麼事先想到自己家孩子遭沒遭災呀,自己家孩子有沒有事啊,自己的愛人有沒有事啊,自己的父母有沒有事啊,再好點兒的人頂多想想某一個親戚或者某一個不錯的朋友,會看到更多嗎?(不會。)永遠都不會。所以,無論神道成肉身有多麼普通,有多麼正常,有多麼卑微,人多麼看不起,他的心思與他對人類的態度是任何一個人都模仿不了的。他永遠是站在神性的角度上,是站在神的角度上來觀察著人類,以神的心態、以神的角度來看待人類,永遠不會以一個普通的人,以一個敗壞的人來看待人類。人看人類是用人的眼光,是一個很小的範圍,神看人類用人的語言說是「廣角」這麼看。神的眼目鑒察全地,人的眼目鑒察哪兒啊?(自己。)就鑒察自己腳底下,多一點都看不著。人就是狹隘,是吧?在主耶穌的身上,我們看沒看到神自己的發表與流露啊?(能看到。)即便是他有一些人性的表現,那這些人性的表現真的是人性的表現嗎?(不是。)不是那又是什麼呢?你說主耶穌是神道成肉身,他如果真是一個簡單、普通的人,他會以神性的角度去看待人類罪惡的生活嗎?(不會。)這就是區別。人都活在罪中,誰看罪都是一樣的,沒什麼感覺,就像豬在泥潭裡似的,你問牠「髒嗎」,牠不覺得髒,牠吃得香,睡得香,是不是?那人看豬怎麼看呢?人就覺得髒,是吧?但是你把豬圈給牠打掃乾淨,牠會保持乾淨嗎?(不會。)牠在泥坑裡牠自己能覺得髒嗎?牠不覺得髒,牠就是那個東西。但是在人看,人就覺得這個東西真髒,你給牠這麼打掃乾淨,牠也不會保持乾淨。人看豬就是不一樣,豬看豬自己呢,牠就看不出什麼來,人看豬就覺得髒了,就看出來了,不是同類,是吧?這個比喻不太恰當,對於某些人有點侮辱,但就是這個意思,是吧?

那麼事實上,神道成肉身生活在人中間,神的肉身所受的苦是什麼呢?了不了解?有一些人說:「神受的苦大了,你看看他是神自己,人也不了解他是神自己呀,總拿他當人對待,總小瞧他呀,讓他覺得委屈、冤屈。」這是不是苦啊?(是。)或者有的人說:「你看神無辜啊,與人受一樣的苦,遭受迫害,遭受毀謗,遭受侮辱,又遭受人的誤解,遭受人的悖逆。」這算不算苦啊?(算。)算苦嗎?(算。)其實我跟你們說實話,這不算苦,因為有比這更苦的,你們還是不了解神。那對神來說什麼是苦呢?對道成肉身的神來說什麼是苦呢?人不了解他這不是苦,或者人對他有點誤解,不把他當神待,這對神來說不是苦,但是站在人的角度上覺得神好像受了很大的冤屈,覺著不能像真正的神一樣向人類顯現,讓人看見他的高大,「哎呀,神總是這麼卑微,總是這麼隱藏,這得受多少苦啊!心裡憋屈啊!」你們是不是這麼認為?(是。)人就把神受的這點苦放在心裡了,對神施以百般的同情與認識,甚至給一點點小小的讚美。其實這都不是真正的認識,不是人真正該認識的。神所受的苦,我跟你們說實話,這點苦都不是什麼苦。神所受的苦是什麼呢?首先,咱們先講神道成肉身。當神道成肉身的時候,他與人類共同生活,生活在人中間,人的生存方式、法則、理念神是不是能看得見,能感覺得到?(是。)這些生存方式、生存的法則在神心裡神感不感覺厭憎呢?(厭憎。)為什麼?人類總的生存方式、法則是什麼?是在什麼原則基礎上的?以什麼為根據呢?是不是撒但的邏輯?(是。)一切都是以撒但的邏輯、知識、哲學為根基而產生的,是不是這樣?(是。)就這樣的人類有沒有人性?有沒有真理?(沒有。)我們再看看神的性情。神的性情我們就不細講了,那具備這樣性情的一位神生活在這樣的人類中間,他的心是什麼樣的呢?他的心是不是痛苦啊?(是。)他的心是痛苦的,因為他所面臨的、所接觸的、所聽到的、所看到的、所體驗到的全部都是人類的敗壞、邪惡與對真理的悖逆、抵擋,這是他最大的痛苦。當神道成肉身的時候,能不能找著一個能與他有共同語言的人呢?沒有這樣的人,是吧?(是。)那沒有這樣的人的時候,你說神的心情是什麼樣的?人所談論的、人所喜愛的、人所追求嚮往的都是與罪有關的,都是與邪惡潮流有關的,那你說當神面對這一切的時候,他的心是不是像刀絞一樣?每次面對這樣事情的時候,他的心能愉快起來嗎?能快樂起來嗎?能有安慰嗎?這些都得不到的時候,你說他的心痛不痛苦啊?(痛苦。)這苦有多大呀?誰能體會得到?這是人沒法理解的,這才是神真正受的苦。明白了吧?(明白了。)

有一部分人常常同情基督,因為經上有話說「狐狸有洞鳥有窩,人子沒有枕頭之地」,人就把這話放在心裡了,就認為這是神所受的最大的痛苦,這是基督所受的最大的痛苦,現在從事實上來看,是不是這樣呢?這苦都不算什麼。就好像神為了拯救人類,沒有枕頭之地這點苦都受不了,你把神看得太渺小了。這些苦神都不認為是苦,他從來沒有因為肉身所受的這些苦而喊冤,而叫屈,而讓人還報什麼,讓人償還什麼,而是目睹人的一切,目睹人的敗壞生活、敗壞人類的邪惡,目睹人被撒但掌控、人被撒但牢籠不能掙脫,人活在罪中都不知道什麼是真理,神生活在人群當中的時候,看到人的這一切罪惡,神的不能容忍、神對人類的厭憎讓他受了極大的痛苦。這明白了吧?(明白了。)而且神的心聲、神的喜怒哀樂甚至於在跟隨他的人中間都不能完全地發表,甚至在跟隨他的人中間都不能有人真正地去了解、去理解、去安慰他的時候,他的心是最痛苦的。明白了吧?(明白了。)在這裡你們看到了什麼?神對人類的付出不要求任何的回報,但是神對人類的邪惡、敗壞與罪惡,那是絲毫地不能容忍,極度地厭憎,讓他的心、讓他的肉身在不斷地為此事而受苦。這些你們看沒看到?你們看不到,因為你們不了解神。那個時候沒看到,現在看沒看到一點兒?(看到了。)看到就好,以後慢慢體會吧,有機會。

接著來看下段經文。

9. 耶穌行神蹟奇事

1)五餅二魚給五千人吃飽

(約6:8-13)有一個門徒,就是西門彼得的兄弟安得烈,對耶穌說:「在這裡有一個孩童,帶著五個大麥餅、兩條魚,只是分給這許多人,還算什麼呢?」耶穌說:「你們叫眾人坐下。」原來那地方的草多,眾人就坐下,數目約有五千。耶穌拿起餅來,祝謝了,就分給那坐著的人,分魚也是這樣,都隨著他們所要的。他們吃飽了,耶穌對門徒說:「把剩下的零碎收拾起來,免得有糟蹋的。」他們便將那五個大麥餅的零碎,就是眾人吃了剩下的,收拾起來,裝滿了十二個籃子。

2)拉撒路復活榮耀神

(約11:43-44)說了這話,就大聲呼叫說:「拉撒路出來!」那死人就出來了,手腳裹著布,臉上包著手巾。耶穌對他們說:「解開,叫他走!」

這是主耶穌在恩典時代行的兩個很有代表性的神蹟奇事,這是兩個很驚人的神蹟奇事。我們就講這兩個神蹟奇事,這兩個就足以說明問題了。「五餅二魚」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通常五餅二魚夠幾個人吃呢?按一般男人的飯量可能僅僅夠一個人吃的,要是女人也可能夠兩個人吃。反正是普通人吃的餅那麼大,就是這麼個概念。但是現在這裡有多少人吃了?(五千。)五千人哪!這個數量大不大?(大。)這個數量大說明什麼呢?(神全能。)五千人吃五餅二魚,夠嗎?(不夠。)應該是不夠,但是這裡呢,是一件神蹟奇事。別說五千人了,就是再有五千人也夠,因為是主耶穌行的神蹟奇事,在神沒有難成的事,他是全能的。現在是五餅二魚,他能將五千人餵飽,如果是沒有食物的話能不能將五千人餵飽啊?(能。)也能,因為這是神蹟奇事,在神沒有難成的事,這個事不算什麼。但是這個神蹟奇事為什麼要拿到這兒看呢?這裡有主耶穌的心意。

咱們先看這五千人,這五千人是不是跟隨主耶穌的人?(不是。)他們知道主耶穌是誰嗎?肯定不知道,最起碼不知道他是基督,光知道他叫什麼名或者之前作了哪些事,對他有一點好奇,僅此而已,談不上跟隨者,他們對耶穌本人根本就不了解。這五千人餓著肚子,只想吃飽,所以主耶穌滿足了他們的願望。在他滿足他們願望的同時,主耶穌心裡是怎麼想的呢?他只想借用這次神蹟奇事賜點恩典給這五千人,並不奢望這五千人能夠真的跟隨他,這些人只是為了湊熱鬧,所以他就就地取材,用五餅二魚餵飽了這五千人,讓這些喜歡看熱鬧、喜歡看神蹟的五千人也開了開眼界,看看道成肉身的神能作什麼事。一方面主耶穌滿足了他們好奇的心理,另一方面他心裡也盤算著,他有一個原則,不可能對這些人像對待真正跟隨他的門徒一樣,他也不打算去拯救這五千人。他雖然不打算拯救這五千人,但是在神的心裡,無論是神打算拯救還是不打算拯救,在神的眼目中,凡是受造之物都在他的主宰之下,凡是受造之物,凡是在他眼目之下的受造之物,如果有機會,他都會讓他享受到從神來的恩典。儘管這些人不了解他是誰,也不知道他是誰,甚至吃了餅、吃了魚之後,對他也沒有任何印象,或者沒有任何感激,神不計較這些事,而是給了這些人一個很好的機會享受一下神的恩典。有些人說:「神作事有原則呀,你要是不信神的話,到時候都把你滅了,神也不看顧你,也不保守你,也不讓你享受神的恩典。」事實上不是這樣的,在神的眼目中,凡是活著的,凡是他能看得到的受造之物,他都會去管理,都會去照顧,以不同的方式去主宰,去安排,去對待,這就是神的心。

雖然吃到餅與魚的五千人並不打算跟隨主耶穌,但是神並不與這些人求真,當這些人吃飽之後,你們知不知道主耶穌作了什麼?主耶穌跟他們講任何道了嗎?(沒有。)主耶穌去哪兒了?離開了,悄悄地離開了,是吧?他對這些人有沒有恨惡啊?沒有,就是不想更多地理睬,因為他的心是痛的,他看到了人類的墮落,為了能夠吃飽,為了能夠大開眼界看主耶穌行神蹟奇事,主耶穌就滿足了他們,給他們一個機會能夠享受這樣的恩典。在他的心裡,雖然對這些人沒有任何的想法,但是他也不想理睬這些人,因為他的心裡很難過,也很痛苦。他不想把更多的精力花在這些人身上,因為這些人不可能跟隨他。主耶穌對待他們的態度是什麼呢?善待他們,可不可以這麼說?(可以。)他的態度就是善待這些人,他沒有拿架子,「不給你們這些人吃!你們這些人也不跟隨我,五餅二魚哪夠這麼多人吃呢?我就是顯神蹟奇事也不顯在你們這些污穢的人身上,你們不配!」他說這樣的話了嗎?(沒有。)沒有,而是以仁慈的心去寬大地對待這些人,善待了這些人。不管他要一個什麼樣的結果,他對這些人有沒有什麼要求,總的來說我們看見了神的性情與神的所有所是。他悄悄地作了一件事,然後又悄悄地離開,這是神的哪方面性情呢?能不能說神有愛呢?(能。)能不能說神是無私的呢?(能。)那如果是作為一個普通的人,能達到這一點嗎?(不能。)他餵飽的這五千人能不能說都是神的仇敵呢?(可以。)可以說。但是神怎麼對待這些人呢?(善待。)就是那兩個字——善待,善待在他心中認為的仇敵、罪人。實質上這些人是神的仇敵,但在神眼中呢,他用一種方式來化解了「仇敵」這兩個字,就是善待。把他們看成是罪人,來善待這些罪人,這就是神的寬容,這看到了吧?這是任何人都做不到的,是吧?任何人都做不到,只有神能作到。所以每當我看到這段話的時候,我的心裡特別受感動。當你真正能體會到神的心情的時候,能品到神的感覺的時候,你就會感覺神的愛可以用兩個詞來形容,哪兩個詞呢?(無私。)還有呢?(博愛。)但是我有兩個更貼切的詞,這兩個詞一般不用來形容愛,但是我把它用來形容神的愛。哪兩個詞呢?第一個詞,「碩大無比」。這個詞是不是很特別?(是。)第二個詞是什麼呢?「浩瀚」,這是第二個詞來形容神的愛。「浩瀚」通常形容什麼呢?(大海。)大海,宇宙,是吧?浩瀚的宇宙,浩瀚的大海。大海通常是人一眼能望到邊際的嗎?(不能。)一想到大海,你不會看到邊際,所以我用「浩瀚」來形容。那如果形容宇宙呢,作為人類來說,你能看到宇宙有多大嗎?(不能。)所以好多人用「浩瀚」來形容宇宙,來說明它無邊無際的大。那咱們現在用「浩瀚」來形容神的愛,貼不貼切呢?(貼切。)那神的愛能不能擔得起這兩個詞呢?(能。)不是能,是太能了!太能了!我想來想去也只有這兩個詞比較貼切,比較接近對神的愛的形容,你們覺得貼不貼切?(貼切。)太貼切了!那如果讓你們形容的話,你們會不會用這兩個詞啊?(不會。)怎麼就不會呢?這詞你們也都學過吧?「碩大無比」就是大得不能再大了,是吧?你們不能用這兩個詞來形容證實了什麼?你們對神的愛體會得太淺了,範圍太小了,是吧?這是不是扣帽子呀?(不是。)只能這麼說,我也沒有別的詞來說明這事,也只能這麼說。你看你們都不敢用大的、好的詞來形容,我以前說了個「無私」,你們就記住無私了,這個範圍也太狹小了,是吧?我說什麼你們就記住什麼,你們自己就不會悟一悟。可悲呀!

這是我們從第一個神蹟奇事裡所看到的神的性情,雖然是一個簡單的故事,我們看到了一些簡單的現象、簡單的情節,但是這裡讓我們看到了更有價值的東西,就是神的性情與神的所有所是,這個所有所是代表著神自己,發表著神自己,同時神作這事的時候神在表達著自己的心聲,他希望有人理解他,希望有人了解他,去明白他的心意,去聽聽他的心聲,然後能夠去主動、積極地配合,主觀地去配合、迎合他的心意,神的心意無非就是這些。

那第二個神蹟奇事呢,你們聽完這個神蹟奇事有什麼感想沒有?要我說,第二個神蹟奇事比第一個神蹟奇事在分量上大多了,因為沒有任何一個神蹟奇事比讓死人從墳墓裡出來更讓人驚訝的,是不是這樣?(是。)主耶穌作了一件這樣的事,在當時那個時代是非常有意義的,因為神道成了肉身,人只看到了他實際的一面,他渺小的一面,他外觀的一面,看到了他簡單的一些性格也好,或者外表的才幹也好,僅此而已,但誰又能知道神的內心深處,神的實質到底是誰,神到底還能作哪些事,在人那兒這都是未知數,人想求證這一件事。這事對神來說是小菜一碟,神能不能作?能作,能隨時隨地地作,但神不亂作,神只找合適的時候、合適的時機作一件最有意義的事讓人看,證實他的權柄,證實他的身分。你說這個事能不能證實神的身分啊?(能。)神作這事之後說什麼了嗎?神什麼也沒說,只是讓他從墳墓裡出來,一句話,說了之後事就成了。你說這叫神蹟奇事還是一種命令,還是一種法術呢?在外表來看,當時人叫神蹟奇事,拿到現在來說,我們也可以叫做神蹟奇事,但是我們不能稱它為法術,更不是邪術,正確地說,這是神的權柄。神能叫一個人死,命令他死,就是讓那個靈離開肉體,回到陰間去,或者回到他該去的地方。神說了算,隨時隨地都可以,不受人、事、物、空間、地理的轄制,神隨時隨地都可以作,只要他想作他就能作。如果讓一個死人復活呢,那也是隨時隨地的事,這是神的權柄。神能作這樣的事,給人看,給撒但看,讓撒但知道,讓人知道,人的一切、人的生死都是由神說了算,並不是撒但控制著,這是神的權柄。但是神是不是亂作、到處作呀?(不是。)不是亂作,不是到處作。雖然神有這樣的權柄,但這不是他主要的工作,他不作沒意義的事。沒事就讓人都從墳墓裡出來,那不亂套了嗎?神不作沒意義的事。撒但如果有這個權柄,或者任何一個人有這樣的邪術,他就亂做,是吧?神絕對不會這樣作的。神是按著自己的原則作事,用人的語言來說,「神心裡有正事」,他知道自己這一步要來作什麼,要來成全什麼,要來作成什麼,他不亂作。如果人有這點能耐的話,人就想方設法地讓人都知道,「你看我能做這事,你要是不老實的話我給你做做,讓你看看我的厲害,要不你總也不知道馬王爺三隻眼,我得給你露一手。」這叫敗壞,這叫邪惡。神沒有這樣的性情,他不會這樣去顯露,所以你在聖經當中看到這樣的事例很少。很少不代表神不能作,是神不想這樣作,更可以這麼說,神的性情裡沒有「顯露」這樣的詞,所以他不去作不是有意克制,也不是環境限制,更不是有誰威脅。

主耶穌叫拉撒路復活,什麼也沒說,告訴他「拉撒路出來!」就這一句話代表著什麼?神可以用話語成就一切。可以說,當初神造萬物的時候,神創造世界的時候,就是用一句話語,命令式的話語,帶有權柄的話語,萬物就這樣被造了,事情就這樣成就了,只有神造的人類是神親手造的,你說這事有沒有意義?(有。)這個話題就說到這兒。接著往下讀經文。

10. 耶穌對法利賽人的斥責

(太12:31-32)「所以我告訴你們:人一切的罪和褻瀆的話,都可得赦免;惟獨褻瀆聖靈,總不得赦免。凡說話干犯人子的,還可得赦免;惟獨說話干犯聖靈的,今世、來世總不得赦免。」

(太23:13-15)「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正當人前,把天國的門關了,自己不進去,正要進去的人,你們也不容他們進去。(注:有古卷在此有「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侵吞寡婦的家產,假意作很長的禱告,所以要受更重的刑罰。」)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走遍洋海陸地,勾引一個人入教,既入了教,卻使他作地獄之子,比你們還加倍。」

11. 法利賽人對耶穌的論斷

(可3:21-22)耶穌的親屬聽見,就出來要拉住他,因為他們說他癲狂了。從耶路撒冷下來的文士說:「他是被別西卜附著。」又說:「他是靠著鬼王趕鬼。」

為什麼講這幾段經文呢?我們講的所有內容都與神的性情有關,都與神對待事物的態度有關,當然這兩段經文也不例外。你們看到什麼沒有?看到的人就說一說。(看到神的怒。)還有呢?沒了?(沒了。)你們能看到的東西很少,光看到神的怒了。(看到神不容人觸犯這一方面威嚴的性情,其實神對人類的確有愛,但是人類如果做了得罪神、褻瀆神的事,在神那裡也是不得赦免的,神有神的尊嚴。)很好!這裡有神的一個態度,當人觸怒神的時候,當人褻瀆神的時候,神是不是給出一個定論,這是不是有一個結果啊?(是。)肯定要有一個結果。但是,在主耶穌說完這些話之後,那些文士和法利賽人,還有那些說他靠著別西卜趕鬼的這些文士,在聖經當中有沒有記載他們這些人的結局呢?就是在主耶穌說完這些話之後,在聖經中有沒有記載他們有任何的後果啊?(沒有。)肯定地說是沒有。這個「沒有」不是說有但沒記載,而是事實上就是沒有。這裡的「沒有」說明一個問題,說明神對處理一些事情的態度、原則,這很重要。神對待褻瀆他的人、抵擋他的人,甚至於一些毀謗他的人,就是有意攻擊、毀謗、謾罵他的人,他是有態度的,他不是視而不見、聽而不聞,而是有明確的態度。他恨惡這些人,在心裡也定罪這些人,而且他有一個明確的態度,能清楚地意識到將要怎樣定這些人的結局。但是,在神說完這些話之後,很少能看到神把這些人怎麼處理了,或者是給這些人一個什麼樣的結局、定論,讓人能看得見,往往人都看不到這些人的結局。這就是說,神作事有一個原則,對待有些事他不說話,只是用事實臨及讓人受到懲罰或者是得到應有的報應;但是有一些事神只是用話語咒詛,神的怒氣臨到了他們,這樣的結局甚至比人看到的受懲罰、被擊殺的結局、後果更嚴重。因為在神定意不拯救這樣的人,不再憐憫這樣的人,不再寬容這樣的人,不給他們任何機會的情況下,對這些人神採取的一個態度是什麼呢?擱置。「擱置」的意思是什麼呢?這個詞的意思你們了解嗎?(先放一邊不管。)就是這個意思,就是先擱那兒,不搭理了,不理睬了。這個「不理睬」有兩種解釋:第一種解釋就是把他的性命、把他的一切都交給撒但,神不再負責了,這個人或者癲,或者狂,或者傻,或者蔫,或者死,或者下地獄受懲罰,與神無關;第二層意思就是神定意自己要親手作一些事在這樣的人身上,有可能藉著這樣的人效力,有可能藉著這樣的人作襯托物,有可能對這樣的人有一種特殊的處理方式、特殊的對待方式,就像保羅一樣。這就是在神心裡定意要作的事。所以人抵擋神,人褻瀆神,人毀謗神,如果觸怒了神的底線,觸怒了神的性情,這個後果是不堪設想的。你們看沒看到或者能不能想像到當初約伯被撒但試探的時候,那是在一個什麼樣的場景裡?撒但試探約伯的時候約伯受的痛苦大不大?(大。)那是在一個什麼樣的背景下?是在神不允許它傷害約伯的性命的情況下。撒但對約伯的殘害那是在肉體,人能看得見,不包括靈魂,是吧?但是,如果神把一個人交給撒但,那這個後果是任何一個人都想像不到的。就如有的人第一次投胎做牛了,拉磨或者犁地,第二次投胎做驢了,拉磨,拉車,第三次投胎也可能就做了別的什麼動物了,不能說話,這就是被神交給撒但之後某一部分人的結局與下場。外表看,當初對主耶穌定罪、褻瀆、毀謗、挖苦的那些人他們沒有承擔任何的後果,但事實上呢,神對任何的事都有一個處理的態度,這個態度就是我剛才所說的,有兩種。這個記住了吧?(記住了。)不見得說神宣布你的結局是什麼就是什麼,神有時候不吱聲,有些事神不吱聲,他不說,不說不代表沒有結果,也可能這個結果更嚴重。有些事神不吱聲,神就不想搭理他了,不想看他了,讓他從神的眼目中消失,就直接把他交給撒但,讓撒但隨便作吧,把他的靈、魂、體都交給撒但了,你說神對這個人得恨到什麼程度吧。他觸怒神了,讓神都不想去處理他這個事,讓撒但去作,你說這個人不就完了嘛!對這兩個事就是這些簡單的分析,就講這些吧,你們有了解了,是吧?接著讀下面的經文。

12. 耶穌復活後對門徒說的話語

(約20:26-29)過了八日,門徒又在屋裡,多馬也和他們同在。門都關了。耶穌來站在當中說:「願你們平安!」就對多馬說:「伸過你的指頭來,摸(摸,原文作看)我的手;伸出你的手來,探入我的肋旁。不要疑惑,總要信!」多馬說:「我的主,我的神!」耶穌對他說:「你因看見了我才信,那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

(約21:16-17)耶穌第二次又對他說:「約翰的兒子西門,你愛我嗎?」彼得說:「主啊,是的,你知道我愛你。」耶穌說:「你牧養我的羊。」第三次對他說:「約翰的兒子西門,你愛我嗎?」彼得因為耶穌第三次對他說「你愛我嗎」,就憂愁,對耶穌說:「主啊,你是無所不知的,你知道我愛你。」耶穌說:「你餵養我的羊。」

這是關於主耶穌復活之後對門徒作的一些事、說的一些話。復活之後的主耶穌還是當年的主耶穌嗎?(不是。)有什麼不同嗎?(復活之後是靈體。)是靈體,為什麼人能摸得著,能看得見?從這幾段經文你們看到了什麼?為什麼主耶穌復活之後又向門徒顯現,而且說了這麼多的話語,又作了一些事情,是他放心不下這些門徒嗎?(不是。)不是,那是什麼?他復活之後,他所擔當的工作已經作完了,他又帶著原有的形像來與人見面,這裡有很深的意義。一方面他讓多疑的多馬去摸他的肋,而且告訴多馬「伸出你的手來,探入我的肋旁。不要疑惑,總要信!」這些話、這些事是不是在主耶穌沒有釘十字架之前就已經知道的事情呢?(是。)那我們現在從這兒看到了什麼呢?主耶穌復活之後還是那個主耶穌,沒有變,只不過是從死裡復活的、從靈界又回來的主耶穌,帶著原有的形像,帶著原有的性情,還帶著原來他對人的了解,所以他第一個找到多馬,讓多馬去摸他的肋。他讓別人摸了嗎?(沒有。)就是多馬在主耶穌沒有釘十字架之前就總疑惑,主耶穌就知道了,所以主耶穌復活之後不放心這事,為了讓他承認、相信主耶穌的存在與主耶穌確實是神的道成肉身,所以讓多馬去摸一摸。這事有什麼聯繫沒有?主耶穌復活之前與復活之後,多馬的疑惑有沒有變化呀?沒有變化,他還在疑惑著。因為在他沒有看到主耶穌的靈體之前他一直在疑惑著,所以主耶穌讓他去摸,他這樣多疑的人就相信了,確實地知道了主耶穌已經復活了,主耶穌是真正的基督,就確定了。主耶穌在沒有釘十字架之前就知道他多疑,他不信,所以這事跟復活之後的主耶穌是有聯繫的。主耶穌對多馬說的話也是在明確地告訴每一個人,復活的主耶穌就是當初在人中間作工作三十三年半的主耶穌,一點都沒有變。他雖然釘過十字架,雖然經過死,經過復活,但是他的方方面面絲毫沒有變,雖然他多了釘痕,雖然他是從墳墓裡出來的,但他的性情、他對人的了解以及他對人的心意是絲毫都沒有變的。而且他也在告訴人主耶穌已經擔當了人類的罪,完成了他救贖的工作,他又返回來見他的門徒,告訴他們:我還活著,我依然存在,今天就真正地站在你們面前,讓你們看得見,摸得著,不要疑惑,我時時與你們同在,並沒有離開你們,只是在一個特定的時期作了一個簡單的工作,或者作了一個很有意義的工作。而且主耶穌也想因著這事,因著多馬的事告誡以後的人:雖然你信主耶穌,你看不到他,也摸不到他,但是你能因著真實的信而得福,能因著真實的信而看見主耶穌,這樣的人是有福的。

這一段話記載在聖經當中,對整個恩典時代的人起了一個很有幫助、很有意義的一方面作用。因為多馬是最多疑的,他不相信神能作成這事,也不相信神的道成肉身,但是主耶穌的復活給了他一個轉機,也給了他一個機會,讓他發現自己的多疑,讓他認識自己的多疑,也讓他真實相信主耶穌的存在與復活。這事給後來的人一個警戒,也給後來的人一個出路,讓更多的人相信、知道,也讓更多的人警戒自己不要像多馬一樣疑惑。如果像多馬一樣疑惑會怎麼樣呢?那就會陷在黑暗中。你如果真的想去摸主的肋的話,或者你真的總想去揣測神是否存在的情況下,神會離棄你。所以主耶穌要求人不要憑著眼見而信,而是只有信,你就有福了。這是給人的應許,對人的一個小小的要求。

這是對多疑的人主耶穌說的話與作的事。那對於不是多疑的人——彼得,主耶穌又作了什麼樣的事呢?主一再問他:「彼得,你愛我嗎?」這是主耶穌復活之後,對另外一類人,就是對要真正追求愛主的人、愛神的人一個更高的要求標準。他的問是一種追問,也是一種質問,也是一種要求與期望。他這樣問是想讓人類都知道,都重複主耶穌這樣的問話:「我是在愛神嗎?我是在愛神嗎?我是不是愛神的人呢?」主耶穌雖然只問了彼得一個人,但事實上在他心裡,他想問更多的想追求愛神的人這樣的問題,只不過彼得有福先被問,做了這樣的代表,做了這類人的代表。

在恩典時代,神想針對兩種人作工。第一種就是對他相信而跟隨的人,這樣的人有福,會得著神的祝福,得著神的恩典;第二種人就是神所要的彼得。神想要人的愛,讓人去愛他,讓人在信他、跟隨他的過程當中經受苦難,經受十字架的苦,經受熬煉之後不斷地在純潔人的愛。神要的是這樣的愛。那神對人類這樣的要求過不過分?(不過分。)不過分,可以說很正當。所以在恩典時代,在主耶穌復活之後,主耶穌首先作了這樣兩件最有意義的事,一個是作在多馬身上,一個是作在彼得身上。這兩件事代表什麼?代不代表神拯救人的一個真實的心意?代不代表神對人的真誠啊?(代表。)代表著神對人真實的心意,代表著神對人真誠的拯救。主耶穌不是復活之後就走了,不見影兒了,而是向一些他認為有意義、有必要的人顯現,說話,而且對他們提出了要求,留下一些話語。就是說,作為道成肉身的神,他無論是活在肉身期間,還是釘十字架復活以後,對人類的牽掛是沒有改變的。你說他沒有上十字架的時候牽不牽掛這些門徒啊?(牽掛。)誰什麼樣他是不是心裡最清楚啊?還是復活以後成為靈體了才越來越清楚啊?那時候就已經很清楚了,但對人作什麼要求了沒有?沒有,是吧?只有在復活之後讓人看見,讓人百分之百確定主耶穌是從神來的,是道成肉身的神,又對人說了一些話,作了一些事,用這兩件事,用這樣一個事實來作為人一生追求的一個異象。你說這事作得有沒有意義?(有。)如果你是當時的多馬,或者你是當時的彼得,你一生當中遇見了一次這樣的有意義的事,你會怎麼樣呢?你會不會把這事作為你一生信神的生涯當中最好、最大的異象呢?你會不會把這事作為你一生追求信神、追求滿足神、追求愛神的一個動力呢?(會。)雖然你們沒有經歷到這事,但是多馬跟彼得的這兩個事例已經足夠讓現代的人能夠對神的心意、對神有清楚的了解了,是吧?(是。)主耶穌復活之後作了兩件這樣的事,對現在的人來說是不是很受感動啊?能不能感動現在的人呢?(能。)你們現在說「能」,但是當你們看聖經的時候,你們並不感動,因為你們不知道神為什麼要這樣作。有時候我不想把事情表達得更透徹、更直白。可以說,當神道成肉身之後,他親歷了人間的生活,親歷了人類的生活,看到了人類的墮落,看到了人類生活的現狀之後,肉身中的神更能深刻地體會到人類的無助與人類的可悲、可憐,活在肉身中的神因著人性、因著肉身更牽掛人類的生存,更牽掛跟隨他的人。這個你們可能體會不到,但是我可以用一個詞來形容,活在肉身中的神對跟隨他的每一個人可以說是「牽腸掛肚」。這是一個簡單的詞,也可能你們在經歷的過程當中慢慢會感覺得到,會品味得到,但是這需要人在追求性情變化的同時來逐步地了解神的性情而得到、達到。

13.耶穌復活之後吃餅與人講經

(路24:30-32)到了坐席的時候,耶穌拿起餅來,祝謝了,掰開,遞給他們。他們的眼睛明亮了,這才認出他來。忽然耶穌不見了。他們彼此說:「在路上,他和我們說話,給我們講解聖經的時候,我們的心豈不是火熱的嗎?」

14.門徒給耶穌吃燒魚

(路24:36-43)正說這話的時候,耶穌親自站在他們當中,說:「願你們平安!」他們卻驚慌害怕,以為所看見的是魂。耶穌說:「你們為什麼愁煩?為什麼心裡起疑念呢?你們看我的手,我的腳,就知道實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無骨無肉,你們看,我是有的。」說了這話,就把手和腳給他們看。他們正喜得不敢信,並且希奇,耶穌就說:「你們這裡有什麼吃的沒有?」他們便給他一片燒魚(有古卷在此有「和一塊蜜房」),他接過來,在他們面前吃了。

我們再看看上面幾段經文,第一段是關於主耶穌復活之後吃餅與講經的事,這事對於解釋神的性情有哪些幫助呢?主耶穌吃了餅,又吃了燒魚,這個畫面如果你們會畫畫構圖的話,你們可以想像一下,如果主耶穌站在你面前吃餅,你會有一個什麼樣的感覺呢?或者與你同桌用餐,又吃魚又吃餅,你是一個什麼樣的感覺呢?(很親近。)這個感覺對了,很親近,很親切。但是如果主耶穌復活之後只與人對話,讓人感覺,讓人只看見長相卻摸不到的時候,人會有什麼樣的感覺呢?(夠不上。)人會不會失望啊?(會。)當人失望的時候,人會不會覺得與神有距離?(會。)那這個距離會讓人對神的心產生一個什麼樣的負面作用呢?(不敢靠近。)對,不敢靠近了,人就覺得怕了,「可別招惹,萬一被擊殺了怎麼辦呢?」又摸不到又看不見,是靈體,總也夠不上,覺著遙不可及的感覺,人跟神就有距離了。神不想讓人有這樣的感覺,神只想讓人了解他,靠近他,做他的親人。當你的親人、你的兒女看到你卻不認識你、不敢靠近你的時候,你為他所做的一切都不能得到他理解的時候,你是一個什麼樣的心情呢?你是不是覺得心痛啊?(是。)會不會心碎呀?(會。)所以神不想看到人躲避他、遠離他,也不想讓人覺得神夠不上,高不可攀。神把人當親人,而神也想讓人把神當成至親,這樣人才能真正地愛神,是不是這樣?(是。)現在我這樣一說,你們能不能理解到為什麼我要摘錄主耶穌復活之後吃餅、與人講經這兩段經文?(能。知道了。)知道了,是吧?神不想讓人感覺到神與人之間的距離,不想拉開神與人之間的距離,神不想讓人有這樣的感覺,也不想讓人感覺神復活之後不再與人同在了,不再管人了,或者與人有距離了,與人產生隔閡了,或者是與人產生地位上的區別了。所以說,神作的每一件事都是有意義的。當他看見人想跟隨他卻對他敬而遠之的時候,他的心是痛的,所以他不想用復活的靈體來向人顯現,以這樣的方式拉開人與神之間的距離,讓人去誤解神復活以後變得高大了,與人不是同類了,不能與人同桌吃飯了,也看不起人了,因為人是有罪的,人是污穢的,人不能靠近神。神不想讓人有這樣的誤解,所以他還跟原來一樣拿起餅,祝謝了,掰開,遞給他的門徒,讓他們吃,而且還與原來一樣,與他們講經。讓每一個人看到主耶穌沒有變,還是原來的主耶穌,他雖然復活了,經過死復活了,但是他沒有變,他又回來了。我們看到的還是原來的主耶穌,滿了愛,滿了恩典,滿了包容,還是那個讓我們愛人如己的主耶穌,還是那個讓我們能夠饒恕人七十個七次的主耶穌,他沒有變,因為他與往常一樣與人一起吃東西,與人一起談經,更重要的是他與先前一樣有血有肉,讓人摸得著、看得見,這是一方面的意義。另外一方面的意義呢,主耶穌雖然復活了,但是他的作工、他的心並沒有離開人,他想告訴人無論他以什麼樣的方式向人顯現,他隨時隨地都會陪伴著人,與人同行,與人同在,供應人,牧養人,也隨時隨地讓人看得見、摸得著,陪伴著人,讓人不再感覺無助。因為主耶穌想讓人類知道,人類生活在這個世界空間之中,人類不是獨立的,每一個人,每一個跟隨主耶穌的人都是他的至親,都是他的親人,無論什麼時候,人類不再孤單,不再無助,也不再被罪捆綁,這樣他的心就得安慰了。他與人同在是隨時隨地的,幫助、供應人也是隨時隨地的,賜給人恩典也是隨時隨地的。他有骨有肉,讓人能看得見,能摸得著,這就是神第一次道成肉身在復活之後作的一些工作。這些工作在人看也可能是很小的一件事,但是在我看每一件事都是那麼值得,都是那麼有意義,都是那麼有價值,而且都是那麼重要、有分量。

在這些章節當中,在主耶穌復活之後作的每一件事情當中,我看到的是神對人類不變的期待與不變的牽掛,還有神對人類無微不至的關心與照顧,這些事以至於到現在依然沒有改變,你們看到了嗎?(看到了。)當人看到這些的時候,人的心就不知不覺地與神親近了,是不是啊?(是。)如果你們生在那個時代,主耶穌復活之後向你們顯現,坐在你們面前吃餅,與你們講經,與你們談論,也吃魚,讓你們看得見,有形有像,你們會有什麼樣的感覺呢?(開心。)開心之餘呢?會不會有內疚啊?(會。)以前對神的誤解與對神的躲避、對神的抵觸還有對神的埋怨,那些都是什麼呀?人這樣做是不是帶給神痛苦啊?是不是帶給神痛苦了?(是。)所以神想儘快地或者是儘早地讓人了解他,知道他的心聲,這是一點不假的。

話說到這兒,我們通過聖經這些有限的章節,在神的性情當中看沒看見過一點兒的瑕疵呢?(沒有。)在神的愛中有沒有一丁點兒摻雜呢?(沒有。)在神的全能與智慧中看沒看見任何的詭詐與邪惡呢?(沒有。)可以肯定地說沒有,是吧?那現在能不能肯定地說神是聖潔的?(可以。)那能不能肯定地說神的喜怒哀樂都是神實質與神性情的流露呢?(可以。)可以肯定地說,這是肯定的。現在不會疑惑了,是吧?(是。)我希望你們聽到這些話之後,你們所領會到的能夠對你們將來追求性情變化,追求對神的敬畏有幫助、有益處,這個能不能達到?(能。可以。)我也希望在每一個人身上能達到這樣的果效,更希望這些果效與日俱增,一年一年能累積起來,不會因為神性情與神所有所是的點點滴滴影響到你們的追求,或者影響你們對神真實的認識,而是讓真實的神性情這一方面的點點滴滴能幫助到你們,能使你們在追求的過程當中與神越來越近,與神的標準越來越近,不再恨惡追求真理,也不再覺得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是一件麻煩事,而是因著神真實性情的發表給你們動力,讓你們有動力去追求真理,去追求滿足神的心意。能不能達到?(能。)

今天我們講了關於恩典時代神第一次道成肉身所作的一些事,從中我們看到了神的性情,看到了神的方方面面的所有所是,這方方面面的所有所是通過這些事看好像很人性化,但事實上所有的流露、所有的表現與神自己的性情是絲毫都分不開的,每一處、每一方面都是有密不可分的關係的。所以神道成肉身這個方式很重要,他所作的工作更重要,他所發表的性情與心意對每一個活在肉體中的人、活在敗壞中的人來說更重要。這個你們能理解吧?(能。)最後給你們一點忠告吧!在了解了神的性情與神的所有所是之後,你們總結出什麼沒有?應該怎樣對待神?我給你們三個忠告:第一,無論你對神了解多少,你對神的性情知道多少,不要試探神。記下來了吧?第二,不要與神爭奪地位。無論神給你什麼樣的地位,讓你擔當什麼樣的工作,神高抬你做什麼,你不要與神爭奪地位。第三,不要與神較量。無論神在你身上作的事、安排的什麼事、讓你臨到了什麼事,你或者理解,或者不理解,或者能順服,或者不能順服,千萬不要與神較量。這三條你如果能做到了,那你就比較安全了,你也不容易觸怒神了。記下了吧?(記下了。)好了,今天咱們就交通到這兒吧,再見!(再見!)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基督的座談紀要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國度福音全能神經典話語(選編)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聽神聲音看見神顯現

    跟隨羔羊唱新歌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事奉之路

    全能神教會歷年工作安排精要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得勝者的見證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講道供應文選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