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各类书籍 基督的座談紀要 第 五 篇 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第 五 篇 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神的權柄(一)

上幾次交通了關於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的內容,交通完之後你們是不是覺得對神的性情有所了解了呢?(是。)那這個了解有多少呢?在你們心裡有沒有數?是不是通過上幾次的交通對神的了解加深了呢?(是。)那這個了解能不能說是對神有真實的認識了呢?對神的認識、對神的了解能不能說是對神的全部實質與所有所是有認識了呢?(不能。)這是顯而易見的,大家都說對了,不能。因為人對神的性情與神的所有所是了解的只是一部分,只是一些內容,並不是所有,並不是全部。雖然我們通過上幾次的交通看見了一部分,也了解了一部分神曾經作過的工作,通過這些工作看到了神的性情與神的所有所是,以至於神作每件事的態度與所思所想,這僅僅是限制在了解而已,是不是這樣?(是。)至於這個了解能夠有多深取決於什麼?(實際經歷當中對神的認識。)在實際經歷當中對神的話與神的性情能夠真實地經歷多少,能夠在實際經歷當中看見多少,取決於這個。那有沒有人說「通過上幾次的交通,我們看見了神所作的,也看見了神的所思所想,更看見了神對人類的態度與神作事時候的所思所想與他的出發點,還有他作事的原則,這就可以說我們了解神的性情了,了解神的全部了」?這種說法對不對?(不對。)為什麼說不對呢?(這只是片面的認識。)也不能這麼說。神作過的事,神說過的話,這裡都有神的性情發表出來,也都有神的所有所是發表出來。通過神作的工,通過神說的話,讓人看見了神的所有所是,這應該說也能讓人認識到神的一部分性情、神的一部分所有所是。雖然說是一部分,但是這一部分是不是代表神的真實性情呢?是不是代表神的真實實質呢?這是肯定的,是代表神真實的實質,因為無論在何時何地,神以什麼樣的方式作工,以什麼樣的形式向人顯現,以什麼樣的方式表達,代表的都是他自己,都是他的實質、他的所有所是。神在用他的所有所是來作工作,以他的所有所是來作工作,這是一點都不差的,只是人現在在話語上、在聽道的時候了解了一部分,這一部分了解也可以說是認識。但是從實際這一方面來看,還得需要每一個人在實際生活經歷當中去體驗,去一點一點地體會,才能印證今天你所聽到的、你所看到的或者是你心裡所認識到的、所領會到的,是不是這樣?(是。)但是如果不交通這些話呢,單靠人的經歷能不能達到對神有真實的認識呢?這個恐怕就很難,可以說有難度。這幾次的交通對於明白真理有點真實經歷的人關於認識神這方面是有所補益的,但對於沒有真實經歷的人,或者是剛剛開始經歷、接觸到實際的人就應該有一個新開頭了。

上幾次我們所交通的內容是關於什麼呢?(神的性情、神的作工與神自己。)我講的那些所有的內容,你們從內容的關鍵部分看,從內容的中心部分看,你們看到了什麼?我所交通的關於神自己的是哪一部分?通過上幾次的交通,你們能不能通過這些話語就認定,能作這些工作、能流露這些性情的就是獨一的神自己呢?(能。)你們都說能了,那你們是通過什麼認定的呢?通過幾方面呢?有沒有人能說出來?(首先,神在作每件事情的時候出發點是什麼,作每件事情的時候心思是什麼,包括有怎樣的一個計劃,這一部分是人很難揣摩得到的,不容易揣摩得到的,這部分只有神自己知道。所以當看到、當聽到這一部分交通的時候,就感覺到在神所作的每一件事情上的確有神的性情,有神的愛。上次交通到神最痛苦的一件事是什麼,在以往我的理解就是受逼迫,受到人的毀謗、褻瀆、論斷,而且長期以來我就是這麼認為的。上次您說神真正的痛苦是因著人流露敗壞,在驅逐真理,人活在罪當中,這個時候神是最痛苦的,這真是事實。如果神不這樣交通的話,我還覺得我的思想觀點很對,認為神受痛苦是因著受到人的毀謗、逼迫、褻瀆而有的,如果不是藉著神的交通,我可能永遠也不能夠認識到。從這幾方面體會到,神今天這樣的交通確實能夠使我認識到這就是神在發表著他的所是所有,在流露著他的心思、意念和性情,所以我就能夠認定基督就是神自己。)(從神在人類身上作的每一件事當中,神能談出他自己的心意還有神性情的流露,這是我們敗壞人類所不具備的,神所流露的他的所有所是都是實實在在的,都是公義、都是聖潔的,我只有這一點認識。)很好!看來前幾次交通有些話語確實是觸動了你們,讓你們對神的認識在心裡有一個新的開始,這很好。但是我還是想問你們,通過上幾次的交通,每一個人都有一個這樣的感覺:神的所思所想人怎麼會知道?如果有人真知道,那他肯定是神,只有神自己知道自己的所思所想,也知道自己作每件事的態度與出發點,通過這個來確認他就是神。是不是這樣?(是。)但有誰能從神的性情當中、從神的作工當中看見這確實是神自己的工作,不是人的工作,不是人能代替的?你們看沒看見這一點呢?就是說,通過哪些特徵也好,或者是神的實質也好,來確認他就是神自己,你們有沒有這樣想過呢?看來你們都沒有,是吧?你們如果都沒有這樣想過,那就證明了一個事實:通過上幾次的交通,你們只是對神曾經作過的工作這一段歷史有了一些了解,對神在曾經作過的工作當中神的態度、神的表現與神的流露有了一些了解,這些了解能不能讓在座的每一個人就確確實實地認定曾經作過兩步工作的這一位就是我們要跟隨的、要信的那一位神自己呢?這個問題你們想過嗎?我們如果認定他就是我們要跟隨的那一位,但能否認定他就是從創世以來就存在的而且要存到永遠的那一位神呢?這個問題你們想過嗎?你們肯定沒有想過。就是說,無論是耶和華也好,無論是主耶穌也好,你們通過哪些方面的實質與表現能認定他就是你要跟隨的神,就是主宰萬物的那一位,就是要拯救人類能夠與他同心合意的那一位,這個通過哪些來認識呢?通過哪些渠道來解決這個問題呢?這就是我們今天要交通的話題。

你們沒想過的問題或者你們沒想到的問題不見得就不是問題,或許有一天你們都會面臨這樣的問題,需要你們面對、選擇的時候,因著你們愚昧或者因為你們無知,或者因為你們經歷太淺、身量幼小沒有想過這些問題,這個問題就會成為你們最大的攔路虎、絆腳石,所以,我覺得很有必要與你們交通關於這方面的問題。聽明白了嗎?你們知道你們的問題是什麼嗎?我要交通什麼問題,我所說的問題你們清不清楚呢?指的是什麼?(就是從神的作工當中怎麼能夠認定這就是神自己,是主宰萬物的這一位,我們從心裡有哪些印證。)那你說這個問題算不算大呢?是不是問題呀?(是。)在你們心裡想沒想過這樣的事呢?對這個事有點糊塗,是吧?(是。)沒求過真,也沒這麼想過。有些人這麼說:「那我跟隨他就知道他是神,他的話語是神的發表,這就妥了唄,還要印證什麼啊?難道需要我們疑惑嗎?難道需要我們試探神嗎?難道需要我們對神的實質、神自己的身分劃上問號嗎?」有沒有人會這麼想呢?你會不會這麼想啊?有點糊塗,是吧?(這些問題是我們該揣摩的,但是以往在這方面沒揣摩,但這並不是在試探神。)那現在我提出這樣的問題,在你們心裡是否認定這樣的問題是問題,是不是很嚴重?(是。)那你們需不需要有這樣的交通呢?(需要。)好吧,那我們就開始啊。我就不問你們了,你們放心大膽地聽吧。開始讀第一部分經文。

1.神以話語創造萬有

1)(創1:3-5)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開了。神稱光為晝,稱暗為夜。有晚上,有早晨,這是頭一日。

2)(創1:6-7)神說:「諸水之間要有空氣,將水分為上下。」神就造出空氣,將空氣以下的水、空氣以上的水分開了。事就這樣成了。

3)(創1:9-11)神說:「天下的水要聚在一處,使旱地露出來。」事就這樣成了。神稱旱地為地,稱水的聚處為海。神看著是好的。神說:「地要發生青草和結種子的菜蔬,並結果子的樹木,各從其類,果子都包著核。」事就這樣成了。

4)(創1:14-15)神說:「天上要有光體,可以分晝夜,作記號,定節令、日子、年歲,並要發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事就這樣成了。

5)(創1:20-21)神說:「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鳥飛在地面以上,天空之中。」神就造出大魚和水中所滋生各樣有生命的動物,各從其類;又造出各樣飛鳥,各從其類。神看著是好的。

6)(創1:24-25)神說:「地要生出活物來,各從其類;牲畜、昆蟲、野獸,各從其類。」事就這樣成了。於是神造出野獸,各從其類;牲畜,各從其類;地上一切昆蟲,各從其類。神看著是好的。

在這些話語當中你們看到了什麼?(神話語的威力,看到神是以話語來創造萬有,也看到神話語的權柄,神說成必成,命立就立,神既說必算,既算必到永遠。)很好!對這段話解讀得很好,都不用我說,你們都有認識,看來你們是有長進。這段話確實是讓人看到了神的權柄,看到了神話語的權柄,也看到了神的能力。是因著神有這樣的能力,神才有了這樣的權柄,是因著神有這樣的權柄,神才具備這樣的能力。這樣的權柄與這樣的能力是什麼樣的人或者物才能具備的呢?在你們心裡有沒有答案?除了神還有任何的受造之物或者非受造之物有這樣的權柄嗎?(沒有。)你們在任何的書籍或者雜誌刊物裡能看到這樣的事例嗎?(沒有。)有沒有這樣的故事發生呢?(沒有。)這是所有的書籍當中或者是故事當中或者任何的記載當中都沒有的,這是聖經中唯一的聲勢浩大、帶有權柄、帶有威力的一部分話語,這一部分話語代表神的權柄,代表神的身分。這樣的權柄、這樣的能力可不可以說是獨一無二的?能不能說是神自己獨有的?可以肯定地說:是!只有神自己具備這樣的權柄與能力。這個權柄、這個能力是任何的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所不具備也不能取代的,除了神自己。這是不是獨一無二的神自己的一方面特徵呢?(是。)這個你們看到了,是吧?在這部分話中,很快地讓你們明白了什麼呢?我們的神有著獨一無二的權柄,有著獨一無二的能力,是不是這樣?(是。)那現在我們剛剛交通第一方面,我們能不能就說我們的神就是獨一無二的神自己呢?(能。)這是肯定的。從第一句我們看到什麼呢?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神說了一句什麼樣的話?(「要有光。」)三個字,很簡單,直截了當,「要有光」,就發生了一件什麼樣的事呢?(就有了光。)那這句話在神那兒看著是不是很容易呢?(是。)為什麼能容易呢?(因為神有這個權柄。)神有這個能力,他有這個能力他才能有這樣的權柄。

第二句,神說:「諸水之間要有空氣,將水分為上下。」事情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呢?(神就造了空氣。)然後最後一句話說什麼?(事就這樣成了。)事就這樣成了。「這樣成了」是因為什麼?(神的話。)因為神的話,因為神的能力,因為神的權柄。這話語有沒有威力?(有。)你們從神說完這句話之後,從後面那句話看到了什麼?就看到了這個事情發生的聲勢的浩大,是不是啊?我們可以展開一下想像,神就說了一句話,然後諸水之間就有了空氣,就是在萬物當中,因為神的一句話,事情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這個變化是不是只像人吹了一口氣那麼簡單呢?(不是。)是不是像冬天我們在外面哈了一口氣一樣那麼簡單呢?(是。)不是。人類哈那口氣有氣勢嗎?(沒有。)那就是點冷空氣從你口裡出來之後凝聚了,讓你看得見了,發生什麼變化了?什麼變化都沒有。而在神這兒呢,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這個看到了吧?(看到了。)在神說話之前有光嗎?(沒有。)在神說話之前諸水之間有空氣嗎?(沒有。)那神說話之後呢?(發生變化了。)發生變化了,神要的東西出來了。在萬物中間有了光,有了空氣,水也被空氣分成上下了。這樣在神說話之後,因著神的權柄,因著神的能力,在萬物中間有兩樣新鮮的東西出現了。當我們現在再交通這段話的時候,我們的感覺是什麼呢?能不能感覺神能力的浩大呢?能不能感覺到一種氣勢呢?(能。)這種氣勢、這種能力的浩大是因著神的權柄,這個權柄就是神自己的代言,也是神自己獨有的特徵。從這兩段話當中,你們是不是就深刻地感覺到神的獨一無二了呢?(是。)已經感覺到一點了,但是還遠遠不夠。

接下來我們看下一句,神說:「天下的水要聚在一處,使旱地露出來。」這話一共有幾句?神只說了一句話,「天下的水要聚在一處,使旱地露出來」,就這一句話,事情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呢?除了光和空氣,現在又有了什麼?(海和陸地。)又有了陸地,水跟陸地分出來了。下句話是什麼?很關鍵!「事就這樣成了。」你看見神在忙碌嗎?你看見神動手了嗎?(沒有。)神怎麼作的呢?(光說話。)神用話語成就了這一切。在我們讀的這三段話當中已經有三件大事發生了,都是通過神的話語而得到改變的,是不是這樣?(是。)下面那一段,第三段的下面幾句:「神說:『地要發生青草和結種子的菜蔬,並結果子的樹木,各從其類,果子都包著核。』事就這樣成了。」你看,神作事不用動手,他只說話,事就這樣成了。神把旱地跟水分開,有了陸地,然後就讓它長青草,也長蔬菜,也有樹木,這樹木還都結果子。神要作什麼在神心裡已經有一幅圖畫了,但是無論神怎麼樣計劃,事情都是按著神的計劃、因著神的話語一步一步得以成就,天地萬物之間也因著神的話語、因著神的權柄而得到改變。神在為他要造的萬物、要造的人類預備著每一樣他所計劃要預備的。

下一段經文,「神說:『天上要有光體,可以分晝夜,作記號,定節令、日子、年歲,並要發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這事對神來說容不容易?(容易。)怎麼說容易呢?神有這樣的能力,神說了就算,算了就成,是吧?在有了旱地之後又有了什麼?又有晝夜了,就是有白天、有黑夜了。現在再看這些話是不是覺得這些話對你們來說很新鮮呢?對你們來說是不是有新的內容、新的發現了呢?(是。)因為什麼?(以前沒發現。)你們能發現嗎?(不能。)因為在這些話當中我們看到了神的實際,也看到了神的至高無上、神的權柄與神的能力。

接下來我們要一點一點地看,看看神到底作了哪些事情。「神說:『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鳥飛在地面以上,天空之中。』神就造出大魚和水中所滋生各樣有生命的動物,各從其類;又造出各樣飛鳥,各從其類。神看著是好的。」神又造了什麼?雀鳥和水中各樣活物,就是各種鳥類還有各種魚類,然後各從其類。「神看著是好的」這話你們怎麼解讀,你們怎麼看?「神看著是好的」,這裡有神的心情在其中。神看著他創造的萬物已經因著他的話而立而成,逐步發生變化,那神對他用話語造的各種東西、成就的各種事是不是很滿意呢?(是。)很滿意。在這很滿意中我們看到了什麼?你們沒發現問題,是吧?好幾個地方都說到「神看著是好的」,就說神作事啊,他有這個能力,有這個智慧,他計劃好的事、他定好的事、他要達到的事,他作完之後在他那兒有沒有後悔呢?(沒有。)沒有後悔說明什麼?(神有能力作到最好,盡善盡美。)這是一方面,也可以這麼說。神自己看著是好的,那人做一件事情能不能也像神這樣看著是好的呢?能不能做的每件事都那麼如意呢?(不能。)因為什麼?(人渺小,人看不透事。)人什麼也看不透,是吧?當然人不能跟神比,就是拿這個比喻讓你想像一下,說神看著神自己所作的、所成就的每一樣事是好的,這個事能不能說神是完美的?(可以。)神的能力是完美的,是沒有瑕疵的,這是對的,是不是?(是。)你說人做一樣事改進了又改進,不斷地升級,不斷地改進,不斷地變化,不斷地修改,改來改去最終自己也不知要什麼了,在神這兒存不存在這個現象呢?(不存在。)哎,不存在。神說「要有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有了光。就有了光,在神那兒怎麼看呢?怎麼想呢?(很好。)神會不會說:「哎,這光好不好啊?」有沒有這話啊?(沒有。)在神那兒,神說完話造了東西神就很滿意,他所要的東西達到了他的滿意程度,就是說神是完美的,神的智慧與神的能力是獨一無二的,是吧?(是。)

緊接著神又造了什麼呢?「神說:『地要生出活物來,各從其類;牲畜、昆蟲、野獸,各從其類。』事就這樣成了。於是神造出野獸,各從其類;牲畜,各從其類;地上一切昆蟲,各從其類。神看著是好的。」這些活物都包括什麼?(牲畜、昆蟲、野獸。)這都有了,地上的活物都有了。最後一句話,「神看著是好的」,這就是說神所造的萬物、活物,包括活的或者不能動的,像樹木、花草這些,現在又造了牲畜、昆蟲、野獸,神看著是好的。神看著是好的,證明神對自己所造的各種活物,對自己所作的每一樣事情都特別滿意,而且在神眼中這些事情都按著神的計劃達到了盡善盡美,是不是這樣?(是。)我們有時候看到一種昆蟲,這種昆蟲很難看,有人說:「這個蟲怎麼這麼難看?這絕對不是神造的,神怎麼能造出這麼難看的東西來?」這是不是愚昧啊?(是。)這就不對了,是吧?應該說:「你看這個昆蟲特別,雖然難看,但是是神造的。」在神的意念當中,神要讓他造的各種活物有各種各樣的長相,神造的萬物沒有千篇一律的。你看牛就有牛的長相,驢就有驢的長相,鹿有鹿的長相,大象有大象的長相,哪一樣不好看?有的人說「我喜歡馬那個長相」,馬也不錯呀。有的人說「我喜歡大象的長相」,大象的長相也挺有特點。獅子、老虎怎麼樣呢?鹿怎麼樣呢?都不錯,是吧?都是從神來的。因為神看著是好的,人還有什麼理由挑剔呢?人鼠目寸光,好多事情是看不透的。

第一部分這些聖經章節給人一種感覺,讓人看到神的權柄。從開始創造萬物,神的能力就開始發表了,就開始流露了,讓人看得見了,因為神以話語創造了萬有,不管他創造多長時間,不管他創造了什麼,這個萬有是因著神的話語而立而存而有的,是不是這樣?(是。)這就是神的權柄。神的權柄是任何受造之物能替代的嗎?(不能。)那是不是任何的非受造之物能夠達到的呢?比如說神的使者或者是天使能不能達到?(不能。)為什麼呢?(沒有那樣的能力。)沒有那樣的能力?你們沒抓住關鍵吧?我說了半天你們還是沒聽明白,沒抓住關鍵點是什麼,有點傻,是吧?(這樣的能力和權柄只有神有,獨一無二。)這話我剛才都告訴你們了,你們很快就忘了。人就不說了,那非受造之物,假如說神的使者、天使有這樣的權柄嗎?(沒有。)那天使與使者是誰啊?他能代替神做一些事情,那他能代表神嗎?(不能。)那你能說他有點能力他就是神嗎?(不能。)因為什麼?神是獨一無二的,所以神的權柄與神的能力也是獨一無二的。看到了吧?(看到了。)那你在聖經當中有沒有看到任何神的使者也來創造萬物呢?(沒有。)神為什麼不差遣他的使者與天使來創造萬物呢?神的權柄與神的能力是任何的非受造之物與受造之物所不能取代的。為什麼說是獨一無二的呢?為什麼讓你稱他是神呢?怎麼不讓你稱天使是神呢?誰是神哪?通過交通這一段我們可不可以這麼定義呢?具備獨一無二的權柄、具備神自己的能力的萬物的主宰才可以稱為神,可不可以這麼說?我們現在先保守一點,先不作回答,因為我們才交通一小部分,有些人心裡還有點迷惑,還覺得這個問題很難回答,覺得如果這麼說了是不是太片面,是不是太規條化。那我們就接著往下交通,讓你看到真正的神自己所獨有的權柄與能力,通過這樣獨有的權柄與能力讓你看見有這樣權柄與能力的這樣的一位神是什麼樣的。

2.神以話語與人立約

(創9:11-13)「我與你們立約,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滅絕,也不再有洪水毀壞地了。」神說:「我與你們並你們這裡的各樣活物所立的永約是有記號的。我把虹放在雲彩中,這就可作我與地立約的記號了。」

這段話與上面有類似的地方,但是也有不同的地方。類似的地方是什麼呢?神同樣以話語作他要作的事情。神以這話語作了什麼樣的事情呢?就是在洪水滅世之後,神與人立約,告訴人不再以洪水滅世了,這個記號是什麼?(彩虹。)神說:「我把虹放在雲彩中,這就可作我與地立約的記號了。」彩虹大家都見過,是吧?當我們看到彩虹的時候,你知道這個彩虹是怎麼出現的嗎?有沒有科學依據的論證呢?(與科學沒關係。)對了,因為科學依據那是謬論,這是事實。把彩虹放在雲彩中,這是神用話語作的一個事情,用話語與人立約的一個記號,告訴人他要定意作成什麼,這是神作的。另外一方面,只有神有這個能力,說了一句話之後,在幾千年之後的今天,人類是不是仍然能看見這個彩虹呢?(是。)就是因著神的一句話,神的話語成就的這件事情一直到現在沒有更改,沒有變化,這就是神的權柄。他說了必算,算了必成,成了必到永遠,這話在這兒是不是體現出來了?(是。)這是神的權柄、神的能力的一個很明顯的記號。那如果是在人那兒與人立個約能存在幾天呢?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呢?對於現代敗壞的人來說,人沒有信用,沒有人格,人都奸詐無比,與人立約這件事情好像對任何人來說沒有多大約束,是不是?就是起不到任何作用。但是,在神那兒與人立約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要告訴人一個事實,也告訴人他的心意,而且他用了一種獨有的方式,用一個記號與人立約,而且他用這種記號來承諾他與人立的約,是不是這樣?(是。)那這個約是不是一件很大的事呢?(是。)是一件很大的事。這件事大到什麼程度了呢?是不是一個人與另外一個人立的一個約呢?或者是一個集體與另外一個集體立的一個約呢?(不是。)還是一個國家與另外一個國家立的一個約呢?(也不是。)不是,是神與全人類立的一個約,是不是這樣?(是。)那除了神以外,有沒有任何的人能有這樣的能力立這個約呢?(沒有。)這是不是神的另外一方面獨一無二的權柄呢?(是。)這個咱們就簡單地交通這些。

下面交通第三部分,神的賜福。

3.神的賜福

1)(創17:4-6)「我與你立約,你要作多國的父。從此以後,你的名不再叫亞伯蘭,要叫亞伯拉罕,因為我已立你作多國的父。我必使你的後裔極其繁多,國度從你而立,君王從你而出。」

2)(創18:18-19)「亞伯拉罕必要成為強大的國,地上的萬國都必因他得福。我眷顧他,為要叫他吩咐他的眾子和他的眷屬遵守我的道,秉公行義,使我所應許亞伯拉罕的話都成就了。」

3)(創22:16-18)耶和華說:「你既行了這事,不留下你的兒子,就是你獨生的兒子,我便指著自己起誓說:論福,我必賜大福給你;論子孫,我必叫你的子孫多起來,如同天上的星,海邊的沙。你子孫必得著仇敵的城門,並且地上萬國都必因你的後裔得福,因為你聽從了我的話。」

4)(伯42:12)這樣,耶和華後來賜福給約伯比先前更多。他有一萬四千羊,六千駱駝,一千對牛,一千母驢。

神的賜福,這是好多人想追求、想得到的,但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得到,因為神有他的原則,他按他的方式賜福給人或者不賜福給人,給人多少恩典,或者是按著人的所思所想、按著人的所行所為來分配他的恩典,分配他的賜福。那神的賜福又說明了什麼呢?又讓我們看到了什麼呢?首先,神對亞伯拉罕作了一些事情,對他說了一些話,這些話對亞伯拉罕來說很重要。哪些話呢?這就涉及到神的賜福了。首先,神說:「我必使你的後裔極其繁多,國度從你而立,君王從你而出。」這幾句話看起來很簡單,但是你從這幾句話當中看沒看見神的權柄呢?(看到了。)看到了,是吧!看見了神的哪方面權柄呢?(既說必成。)如果作為一個人,說祝福他的後代極其繁多,「國度從你而立,君王從你而出」,管用嗎?(不管用。)這事能不能成就?(不能。)人感覺不能成就的時候,人敢這麼大口氣說話嗎?(不敢。)人都有這個願望,「我家的後代要是能出一個當皇帝的那可真不錯,要是能出一個當總統的也不錯,出個當省長的也行,但願我的後代能出一個當省長的或者當市長什麼大官的」,光是「但願」,因為人心裡清楚,人沒有這個權力去達到。但是在神這兒為什麼能說這樣的話呢?(神有這個權柄。)可以說在神的心裡清楚神能達到,他有這樣的權柄。人類是神造的,神讓一個人的後代極其繁多容不容易?(容易。)讓一個人的後代興旺容不容易?(容易。)這就是神的能力。

下面,「亞伯拉罕必要成為強大的國,地上的萬國都必因他得福」。這句話你們聽完之後能不能感受到神的權柄呢?(能。)怎麼能呢?神的話語很肯定,這裡有兩個詞我們得細看,需要你們認真地聽,注意一下。神說「亞伯拉罕必要成為強大的國」,這話是否肯定?(肯定。)這話有沒有模棱兩可的成分呢?(沒有。)有沒有害怕作不成的成分呢?(沒有。)沒有。下面那一句,「地上的萬國都必因他得福」,這話是否肯定?(肯定。)那這個話語越肯定越證實了什麼?(神的權柄與能力。)神的權柄能作成這事,神也必要成就這樣的事,在神心裡是肯定的,而且他要照著他的話去這樣作,是不是這樣?(是。)那當人讀完這句話的時候,在人心裡還有疑惑嗎?(沒有。)因為什麼?(神說得很肯定。)這話是從神口裡出來的,而且神的話語很有權柄,神的話中帶著能力,帶著威力,帶著權柄,這樣的威力與這樣的權柄還有這個事實成就的必然性,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所達不到的,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所不能超脫的,也不能超越的,可不可以這麼說?(可以。)

神說的話跟人的話有什麼區別沒有?當你看到神說的這些話的時候,你感覺到了神話的威力與神話語的權柄,但是如果你聽了人這樣說,你會有什麼樣的感覺呢?你會不會感覺:「這人也太狂妄了吧,你能做成這事嗎?那事是你說了算的嗎?你有這個能力嗎?你有那兩下子嗎?你能成就這個事嗎,你就這麼肯定地說?」這是什麼樣的性情呢?是不是狂妄啊?(是。)對人來說,如果說了這樣的話,那百分百就是狂妄,就是不自量力,那這句話出於神的口,你能感覺到這裡有狂妄嗎?(沒有。)為什麼?因為神的話語就是事實,神的話語就是能力,在他的話未出口之前他定意要作的時候,這個事情是不是就已經成了呢?(是。)我們可以這麼說,這個事情就已經成了。這個事情在神的話還未出口之前就已經成了,那神說這一句話你能說神是張狂嗎?(不能。)因為神能作成這樣的事,他有這樣的能力,他有這樣的權柄能成就這樣的事,這是他能力範圍的事,所以你不能說這是張狂。同樣的話語出自神的口那就是神真實性情的一個流露與發表,這是神的實質、神的權柄的一個完美的流露與表現。那作為人來說,人既沒有這樣的權柄也沒有這樣的能力,更沒有神託付給他要做的,人如果這樣說,那確定無疑就是敗壞性情的流露,就是野心,就是狂妄。人如果說出這樣的話,在神那兒會怎麼看呢?神會說:你想與神爭奪地位,你想取代神,想冒充神,想模仿神的權柄,想替代神作事,想替代神。這話準不準確?(準確。)在你們中間的人,有沒有人曾經想以一種方式說一些話讓人感覺他像有神的權柄與威力一樣,讓人感覺他很有能力,而且讓人感覺這樣的人似乎有神的地位或者是有神的權柄一樣,你們曾經做過這樣的事沒有?說話帶著語氣,帶著手勢,而且帶著所謂的威力,帶著所謂的權柄,你們曾經做過這樣的事沒有?(有,做過。)做過的人舉舉手。好吧,你們很誠實。那現在當你看到神的權柄的時候,你再回想當初你所做的,你對你之前所做的、所表現的有個什麼樣的定義呢?解剖解剖你當時的行為與你當時的性情是什麼樣的性質?能不能說凡是做這樣事的人都是在自取其辱呢?是不是這樣?(是。)那這事是不是嚴重啊?(是。)嚴重到什麼程度呢?(站在神的位置上,想取代神。)人這樣做的存心是不是想模仿神呢?有沒有這樣的野心?你當時可能沒有這樣的存心,但是在你的潛意識裡,被撒但敗壞的人,人人都有這樣的野心,是不是這樣?(是。)今天交通關於神的權柄這方面,在多大程度上能對你們有一個約束呢?就是說,對你們將來的行為在多大程度上有一個約束呢?你們還有沒有那個慾望想冒充神、想模仿神呢?你說神的權柄是人能模仿得來的嗎?是人能冒充得來的嗎?你說幾句狠話你就能當神了?你就有權柄了?神的權柄與能力是與生俱來的,是神自己的實質,那不是學來的,不是外界加給的,那是神自己原有的實質。人可別做愚昧事,別做讓神、讓人都瞧不起的事,這事噁心!

我們還回到《創世記》22章16到18節,耶和華神又說了一段話,對亞伯拉罕說的,「我必叫你的子孫多起來,如同天上的星,海邊的沙。你子孫必得著仇敵的城門,並且地上萬國都必因你的後裔得福,因為你聽從了我的話。」耶和華神對亞伯拉罕多次祝福,要讓他的子孫多起來,多到什麼程度呢?「如同天上的星,海邊的沙」,這個多不多呀?(多。)多到這個程度那是取決於人還是取決於神呢?(取決於神。)哎,取決於神。人對自己的後代有多少,人能控制得了嗎?人能說了算嗎?(不能。)取決於神那就是神說了算,神說讓你有多少你就有多少,神說讓你少,你就得不著太多,神說讓你多,你嫌多也不行,是不是這樣?(是。)是神說了算,神的話很肯定,「我必叫你的子孫多起來」,這是應許。這個應許只有神有資格也有能力能夠達到,能夠去兌現,在人是不可能達到的。因為他是神,因為他有神的權柄,也因為他有神的能力,他掌管萬有,掌管一切,所以讓人的子孫多起來在神來看是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事了,儘管人聽起來就像是天方夜譚,聽起來就像是傳說,但是在神來看,神定意要作的、神應許完的事神肯定能達到,肯定能成就。這個你們有沒有體會?在聖經當中亞伯拉罕的後裔多不多?(多。)多到什麼程度?你看神話說是天上的星、海邊的沙,人看到的有多少了?(以色列國都是他的後代。)以色列國,全地都是,全地都是就是全地遍及好多他的後裔。那這個事實是因著什麼成就的呢?(因著神的話。)因著神話成就的。在神說完話之後的幾百年或者幾千年,在人眼中看沒看到神話語的成就啊?(看到了。)你看當初神創造萬有的時候,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這是很快發生的事,這中間沒有時間差,但是神賜福給一個人呢?當神賜福完之後,神的話語一出,那神是不是就開始這樣工作了呢?這個事實是不是就開始繼續成就了呢?(是。)在這兒你又看到了什麼?神的權柄是不是短暫的?(不是。)而是?(永恆的。)這個不能論長短,是吧?就說神有這個權柄,神的權柄不是忽隱忽現、忽有忽無的。他賜福給一個人,不管長達多長時間,他的這個賜福是持續的,這個持續讓人類看見了神的存在,讓人類看見了神的誠信,看見了神的權柄,也看見了神的能力。無論神應許完之後這個人在哪兒,這個人在做什麼,他應許完之後的背景是什麼樣,發生了多大的變化,在神眼中都瞭如指掌,是不是?(是。)在神眼中神說完的話不管過了多長時間就如剛剛發生一樣,就是說神有能力、神有這樣的權柄跟進他所應許給人類的每一樣事,是不是這樣?(是。)這證實了一件什麼事呢?很簡單!神的權柄與神的能力範圍是掌管著全宇宙、全人類。不是神造了光神就僅僅管理光,神造了水就只管理管理水,剩下的事與神無關或者神達不到,這是不是誤解?(是。)神賜福給亞伯拉罕之後一扭頭走了,過了幾百年之後這事不算數了,有沒有這現象?(沒有。)沒有,神的權柄與神的能力讓人看見神是無處不在、無時不在。當人看見了神的權柄與神的能力無處不在的時候,我們又看見了什麼呢?能不能說神是無處不在、無時不在的呢?(能。)神的權柄、神的能力受不受時間、地理、人事物的限制呢?(不受。)哎,不受時間、地理、空間和人事物的限制,這就是說他的權柄與他的能力的範圍超過人的想像。

有的人喜歡想像,最大的想像範圍能到哪兒?能不能超出這個國界呢?比如說,在韓國的人也頂多能想像到中國大陸那邊怎麼樣,僅僅是想像,但是你有這個能力控制嗎?(沒有。)還有的人看過一些科幻小說,能想像到月球是什麼樣的,那這個範圍才多大點兒啊,也僅僅是想像,事實上是怎麼樣人心裡清楚嗎?(不清楚。)但是你能想像到神的權柄與能力範圍是多大嗎?(想像不到。)想像不到,那我們應該怎麼辦呢?(不想。)這是明智的選擇。這話也對,挺好,對有些事想像不到就不要憑想像。我想跟你們說的是什麼呢?神的權柄、神的能力、神自己的身分、神的實質不是你用想像能得來的,那用什麼樣的方式能達到真實的認識呢?通過神話,通過交通,也通過經歷去逐步地體驗,體驗對神的認識,這是唯一的途徑,除了這個沒有捷徑。不想不等於我們坐以待斃,也不等於我們什麼事不做,腦袋不想、思想不想是不用邏輯去推理,不用知識去分析,不用科學找依據,而是通過神話、通過真理、通過生活中接觸到的每一樣事去驗證、去體會、去證實你所信的神他是有權柄的,他有神的能力來證實他是真實的神自己,這個途徑是每個人必須要經歷的一個途徑。你說「我想找一個更簡單的方式去達到這個」,那這個更簡單的方式你們想沒想出來呢?不用去想,沒有別的路!就是老老實實、踏踏實實地通過神作的每一樣事,通過神所發表的每一句話來認識、來驗證神的所有所是,是吧?(是。)

同樣的,在《約伯記》裡,耶和華對約伯也有了祝福,他給約伯什麼了呢?給約伯的比先前更多,有一萬四千羊、六千駱駝、一千對牛、一千母驢,這些東西是什麼呀?是不是財產哪?(是。)那約伯有了這些財產之後在當時那個時代是不是很富有啊?(是。)那他這個富有是因著什麼?因著神的賜福他擁有了這些財富。不管約伯怎麼樣對待這些財富,怎麼樣對待神的祝福,我們先不提,我們只提神對人類的祝福、神的賜福這樣一個事情。神的賜福對於好多人來說這是夢寐以求的,也是求之不得的,但神是不是瞎賜福啊?(不是。)那神的賜福是不是有原則的?(是。)神賜福什麼樣的人呢?(聽神話的人。)神對亞伯拉罕、對約伯有了不同的賜福,對亞伯拉罕呢,是賜福他的後裔多如沙,多如星,那賜福約伯呢,讓約伯極其富有。就是說,在神的權柄當中讓人看見一個事實,神不是機械性地說「要有光」,那就來光了,「要有空氣」,空氣就出現了,「要有陸地」,陸地就出來了,不是機械性地僅僅作這麼簡單的一些事情。在神對人類的賜福當中你們又看見了什麼?神是不是像一個機器人一樣坐那兒不動,就說話,說什麼來就來了,因為神有權柄,有能力,是不是啊?很明顯,不是。在神賜福給亞伯拉罕和約伯之後,在這兩段話當中,你看見神是不是在繼續著他作的每一樣事情呢?(是。)在人看,是不是神有了權柄就光說話了,什麼也不作了,有沒有?如果你從第一段話當中看見神以說話來成就一切,以話語與人立約,神就光說話了,也不怎麼作事,就是呆在一個地方不動,這是不是給人一些誤導呢?或者人的認識是不是又陷入絕境了呢?又走入一個死胡同了,是吧?那你通過亞伯拉罕還有約伯的事例看到了什麼呢?看到了神的權柄與能力實際的一面,你們看到了嗎?(看到了。)神賜福完之後,神是不是就呆那兒不管了?「讓使者去做吧,讓天使去做吧」,是不是這樣呢?「反正我有權柄我就呆在上面,哪兒也不用去了,不用鑒察人類,也不用看人類生活在什麼情況下,生活在什麼時代、什麼背景之下,這些不管了。」人往往有了地位之後他就享受地位,尤其有點權勢的人,有點資本的人,他就什麼也不幹,成官僚了,這是人類敗壞的表現。人生活在這樣一個敗壞人類當中,人會不會也這樣想神呢?有可能,是吧?這個現在你們可能意識不到,但是在你們的思想裡,有些人也可能會這麼認識神,說:「神有權柄啊,神有能力啊,神就呆在三層天上,或者神就呆在一個固定的地方,也不去作事情。雖然賜福給亞伯拉罕呢,也不作什麼事了,就說了一句話之後就完事了。」是不是這樣?很明顯,不是。神雖然有權柄,有能力,他的權柄與他的能力是在他掌管萬有、是在他帶領人類、也是在他經營人類的過程當中逐步地流露出來與體現出來的,這就讓人看到神的權柄、神的能力不是一句空話,而是實實際際存在的。因為他時時刻刻以他的權柄與他的能力在作著、繼續著他的工作,而他的這個能力與權柄是包括天使與神的使者都不能代替的。因為神賜福給亞伯拉罕也賜福給約伯,到底賜福到什麼程度,到底賜給他們什麼東西,應許給他們什麼東西,這個是誰說了算呢?(神。)哎,是神說了算。也可能有的人在聖經的記載當中看見神的使者臨到亞伯拉罕,看見神的使者臨到約伯,並沒有真實看到耶和華神親自作什麼,但事實上真正的能力、權柄的實施者是誰?(神。)哎,是神自己,這個是不容任何人置疑的。即便你看見了天使或者使者大有能力,行了神蹟奇事,或者替神做了一些事情,接受神的託付、接受神的命令去做了一些事情,但是他們的所作所為遠遠不可以也不能代替神的權柄,可不可以這麼說?(可以。)聽明白了?(明白了。)有什麼問題嗎?(沒有。)

在這三段話當中你們看見了什麼?看沒看見神實施他的權柄的時候是有原則的?比如說,神以話語與人立約,將虹放在雲彩中,告訴人不再用洪水毀滅世界這件事,現在人看到的那個虹還是當初那個彩虹嗎?有沒有變化?肯定地說,沒有變化。就是神以這樣的權柄作了這樣的事與人立了這樣的約是亙古不變的。那什麼時候變呢?這個誰說了算?(神說了算。)哎,神說了算。那神說了「把彩虹放在雲彩中」,還說了別的嗎?沒有。還有別的約嗎?還用別的方式與人立這個約嗎?(沒有。)那神是不是守著這樣的一個約一直不變到現在為止?(是。)那在這兒你又看到了什麼呢?(神的信實。)神雖然有權柄,有能力,但他作事是不是很有原則?他是不是作事很守他的原則呢?這麼說,神作事是不是很守信呢?(是。)雖然在人看神有自己的權柄,有自己的能力,那你看到神亂來了嗎?(沒有。)神作什麼事是沒有原則、不加考慮或者不加計劃、信口開河呢?有沒有這樣的事情呢?(沒有。)沒有。在所有的這些記載當中,神賜福的人,神賜福的對象,這樣的人是神選定好的神要的人。神祝福的對象、神要試煉的對象是不是神選定好的?(是。)神選定好的人在神看是不是就是神定好的那個人呢?就是說,神定好這個人之後神猶豫了嗎?(沒有。)沒有猶豫。雖然他有權柄,雖然他有能力,雖然他有神自己的身分,但是他作每一樣事都特別誠信,都特別信實,這個看到了吧?(看到了。)關於這方面我們先交通到這兒。下面還有一句話,這是在神作工當中不得不提的一句話。

4.神對撒但的吩咐

(伯2:6)耶和華對撒但說:「他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

「他」指誰啊?(約伯。)指約伯,是吧?這是在《約伯記》當中摘錄下來的一句話,這一句話很簡單,但是說明了好多問題。這句話帶不帶有權柄?(帶有權柄。)這句話是神對誰說的話?(撒但。)在什麼樣的背景下神說了這樣的話?撒但要控告約伯,讓神同意它去試探約伯,是不是這樣?(是。)神同意了嗎?(同意了。)但神有一個什麼樣的條件?(留住他的性命。)神說:「約伯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這句話是什麼樣性質的話?(命令。)哎,是一句命令的話。誰敢對撒但這樣命令啊?(神。)只有神。為什麼神能說這樣的話呢?因為人的性命,就是約伯的性命在神的手中掌管著。神不允許撒但亂動,不允許它奪去約伯的性命,就是在神命令撒但這樣做的時候,就是許可它的試探臨到約伯的時候,神命令它不許殘害約伯的性命,這是不是神的權柄?(是。)神有這樣的權柄,撒但敢不敢超脫啊?撒但不敢超越這個範圍,這是不是神的權柄啊?(是。)撒但是怎麼對待神的,在它心裡是怎麼認識神的呢?它知不知道神就是神哪?(知道。)它怎麼知道的?它比你們清不清楚啊?(清楚。)比你們清楚,就是說你們比它糊塗。撒但它看得清清楚楚,它是深有體會,它絲毫不敢有任何的觸犯,也不敢對神的權柄有任何的挑戰,它嚴格地守住這個範圍,不敢越雷池一步。撒但雖然壞,但是比敗壞的人類明智得多,是不是這樣?(是。)從撒但的行事當中你能不能看見神的權柄與神的能力有多大?(撒但也有些能力,但是它還在神的權柄之下,所以神更有權柄。)那撒但有沒有權柄呢?(也是神給的。)糊塗了吧?撒但有權柄嗎?(沒有。)權柄指什麼說的呢?(指神說的。)一提到權柄是一個什麼樣的象徵呢?首先你們得明白這個,不能亂套啊,權柄代表什麼?(獨一無二,至高無上。)神自己的權柄代表什麼?神自己的權柄代表神的地位與神的身分。那撒但敢不敢說它自己是神哪?(不敢。)最起碼它當著神的面不敢說,是吧?因為什麼?因為它沒有神的權柄,所以它永遠不可能有神的地位與神的身分,這是實質決定的。那它有神一樣的能力嗎?(沒有。)那撒但能做那些事叫什麼呀?能不能叫能力啊?能不能叫權柄啊?(不能。)你們說叫什麼?(雕蟲小技。)你對撒但可不能這麼定義啊,它那是雕蟲小技嗎?你看撒但殘害約伯那股勢力、那股氣勢,那是雕蟲小技嗎?頃刻之間,漫山遍野的牛羊沒有了,頃刻之間,家產都沒了,都被剝奪了,那是雕蟲小技嗎?那是雕蟲小技能達到的範圍嗎?(不是。)那這個功課就留給你們吧,你們好好地用你們所學的知識深刻地去查一查、去找一找有沒有這樣合適的詞來定義撒但的那些東西到底叫什麼。撒但做的那些事到底叫什麼咱們今天不提,哪天你們有合適的詞的時候再提,還回到這一句話。這一句話雖然簡單,僅僅一句話,撒但做事的時候背沒背離這句話的原則、這句話的範圍?(沒有。)沒有超越這句話的範圍,是吧?從這個側面來看,耶和華神的權柄是連撒但都不敢超越的。為什麼?因為它清楚地知道,如果它超越了,它就得承擔它超越神的權力、超越神的權柄、超越神的命令的後果。那這個後果到底是什麼?不言而喻,是神對它的懲罰。這僅僅是撒但對一個人做的事,撒但做事的範圍與神對它的命令這一小段故事就讓人看到神的權柄,也讓人看到撒但在神面前是一個什麼樣的角色,這個看到了吧?(看到了。)對於神的權柄,在聖經當中找的章節我們就交通到這兒。在交通的所有這些話題中間你們有沒有什麼問題?有沒有聽不懂的?有沒有夠不上的?(剛才神說到「神是所有受造之物與非受造之物的神」,不知道「非受造之物」指的是哪一類,對這方面有點模糊。)非受造之物是你看不著的,你看不著的東西你有必要知道嗎?(沒有。)還想知道嗎?(不想知道了。)

剛才交通什麼話題了?(神的權柄。)那現在你們對神的權柄有一個什麼樣的全新的認識呢?用你們的話說說。首先,這裡所說的神的權柄跟人的權力有沒有區別?(有。)有什麼區別呢?(不能相提並論。)不能相提並論,這話很好,但是為什麼呀?你們說的是不能相提並論,但是在人的思想觀念裡,人常常把它們放在一起來比較,來聯想,這是怎麼回事?這是不是問題?(是。)是問題,那你們怎麼沒想到呢?又不能聯想,又不能比較,結果人還控制不了,這事怎麼解決呢?人的權力在人眼中或是在現實生活當中是不是能看到?(是。)人那個權力指什麼呀?一句話簡單地概括,就是人的敗壞性情、人的慾望或者人的野心得到了更大程度的膨脹之後的一個表現。能不能這麼說?(能。)那算不算權柄呢?(不算。)不算權柄。那權柄怎麼看哪?就是說,你怎麼看待神的權柄?交通完以上這些話語之後,你應該對神的權柄有一個全新的認識,你們有沒有?還是有了不敢說呢?那我問你們:神的權柄象徵著什麼?象不象徵神自己的身分呢?(象徵。)象不象徵神自己的能力呢?(象徵。)那象不象徵神自己獨有的地位呢?(象徵。)那在萬物當中你在哪些事上看到了神的權柄呢?看沒看到?(看到了。)看到了什麼?簡單地舉一個例子。(從神創造天地萬物就看到神的權柄,神說有就有。)(從神所造的天地萬物還有神所作的每一件事當中就可以看到神的權柄。)嗯。(從神用彩虹與人立約也看到神的權柄。)(從神造的日月星辰、一年四季當中就看到神的權柄,從人類的興盛與衰退當中也能看到神的權柄。)(神創造萬有,神以話與人立約,神的賜福,還有神對撒但的吩咐,等等,從這些能看到神的權柄。)(我從災難在神手中擺佈看到神的權柄。)你們各人都看到點兒,誰看到的最貼近真實,最貼近實際呢?你們從人經歷的四季來看,這個四季——春、夏、秋、冬,有沒有人能改變它的規律呢?春天樹發芽,開始開花,夏天樹葉都長滿了,秋天結果,冬天葉落,這個規律有沒有人能改變呢?(沒有。)那這是什麼?這是不是神權柄的一個體現呢?(是。)也是神智慧的一個體現,是不是啊?神說了「要有光」,就有了光,那這個光現在存不存在啊?(存在。)它的存在是因著什麼?因著神話語的成就,也因著神的權柄。神所造的空氣現在存不存在?(存在。)人類呼吸到的空氣是不是從神來的?(是。)從神來的,有沒有任何東西能把它剝奪走呢?(沒有。)那神所分配的晝夜、命定的晝夜這個規律有沒有人能打破呢?(沒有。)撒但能不能打破呀?(不能。)即便是你到晚上的時候你當白天過,你不睡覺,那它也是晚上,你是改變你生活的規律,但是你改變不了晝夜的規律,是不是這樣?(是。)你再熬夜當白天過,它也是黑夜,這個事實是任何人改變不了的,是不是這樣?(是。)有沒有人能把大象變成驢呢?有沒有人能憑空地造出一隻羊來呢?(不能。)有沒有人能把水裡的魚變成在陸地上生活呢?(不能。)為什麼?(神命定的。)因為神造好了牠就在水裡活著,在陸地上沒法活,牠就得在水裡活著,牠超越不了神命定的範圍。這是不是神的權柄呢?(是。)海水那麼多,它怎麼不隨便上陸地上來呢?這是怎麼回事啊?(也是神的權柄。)神就把它分開了,給它命定就讓它在那兒,它不能亂動。什麼時候能動啊?神說讓動的時候它才能動。這是不是神的權柄?(是。)神的權柄用土話說那就是神說了算,神讓怎樣就怎樣,那個規律都是神說了算,不是人能說了算的,也不是人能改變的,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而是以神的意念、以神的智慧與神的命定而改變。你看天上那麼多星星怎麼不隨便掉呢?天上那麼多星球它怎麼不往一起撞呢?它敢不敢往一起撞啊?(不敢。)當然不敢了,神沒吩咐它,它怎麼敢撞呢?神讓它撞的時候它才撞。這是笑話,但這也是事實,這是任何一個人都不可否認的事實。

天地萬物,宇宙、星空,一年四季,人能看得見的、人看不見的,都按著神的命定,按著神的吩咐,按著神當初創造的規律一點不差地在神的權柄之下在運行著,在存在著,在變化著,沒有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個物能改變它的規律,能改變它原有的運行軌跡,這就是神的權柄。說到這兒,現在你感覺到的神的權柄是不是神身分與地位的象徵呢?(是。)那這個權柄是不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或者非受造之物所能具備的呢?所能模仿的呢?所能冒充的呢?所能代替的呢?能不能?(不能。)有些人說了,撒但那傢伙道行大呀,有神以來就有它了,那傢伙能耐大,能作的好多事是人達不到的。它能作好多事,或者是你羨慕的、你嚮往的,或者是你恨惡的、你厭憎的,無論它能作多少事,無論你認為它是萬能的也好,它是有能力的也好,無論你對它怎麼定義,你能不能說它具備神原有的權柄、具備神的能力呢?(不能。)不能,那我為什麼問你們這句話呢?我只想讓你們知道神就是神,你不能因為任何的一個受造之物或者非受造之物有與神相似的作法或者說法,或者是它對神的冒充,讓你誤認為神不是獨一無二的,還有其他的神,或者是神的能力與神的權柄不是獨一無二的,因為還有其他的人看不見的、人想不到的非受造之物能掌管這個人類。這個認識是不是錯誤的?(是。)那我講這些話到底為了讓你們明白什麼,你們心裡清楚嗎?任何時候,任何時間,任何地點,任何背景,你都不要把神與其他混為一談。無論你認為神的權柄、神自己多麼讓你難認識、難接近,撒但的作法或者說法讓你多麼滿意,多麼合乎你的觀念、合乎你的想像,你也不要做糊塗事,不要混淆概念,把神當成渺茫的、可崇拜的偶像,而把撒但當成心目中的神,因為神只有一位,沒有其他。甚至有些人在聖經當中或者在什麼雜誌當中,看見一些謬論邪說或者說法來迷惑你,來麻痺你,這個時候你也不要混淆概念,神永遠是神,只有一位,沒有其他。因為具備神一樣的權柄、具備神一樣的能力的只有一位,這位神是我們真正要信的、要跟隨的,他是創造萬物的,他是主宰萬物的,只有他有能力、有權柄祝福人類,來引導跟隨他的人。除了神以外,沒有任何一個人或者物能代替神、能代表神的身分做這樣的事,這個明不明白?(明白。)無論人學了多少知識,具備多少能耐,明白多少科學,人多麼富有,都超乎不了神的權柄範圍。你無論能耐多大,你也是在神的權柄之下生存著,在神的權柄之下被主宰著,被帶領著,被引導著,這是事實,你得看得見,也要看得清清楚楚,不要糊塗。所以在神話當中神再三提醒人「當敬拜主,你的神」,就是告訴人具有神的權柄的、具有神實質的那一位才是神,只有具備了這樣的能力、這樣的權柄,他才能主宰萬物,才能帶領全人類,這個萬物包括你看得見的、你看不見的,包括你所崇拜的、你所藐視的,包括宇宙星空,也包括地上的萬物,無一不在他的權柄主宰之下。這事你們一定得有清楚的認識,不要稀裡糊塗,明白了吧?(明白了。)這個事是不是很重要?(是。)這些事你們得慢慢認識,今天這方面話題咱們就交通到這兒,這些話題也需要你們在聚會中仔細揣摩,多多交通。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基督的座談紀要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國度福音全能神經典話語(選編)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聽神聲音看見神顯現

    跟隨羔羊唱新歌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事奉之路

    全能神教會歷年工作安排精要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得勝者的見證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講道供應文選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