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三篇 喜愛真理的人就有路可行

1.人的光景是否正常取決於人是否喜愛真理

很多人都反映這樣一個問題:在上面交通之後挺透亮,也有勁了,也不消極了,這樣的光景只保持十多天,以後就不是這樣正常了。這是個什麼問題?這個問題的根源是什麼你們想沒想過?為什麼只在十多天之內你的情形就特別好呢?有人說根源是人不注重真理。那為什麼你聽完交通之後能有正常的情形呢?為什麼你聽了真理之後特別高興呢?有人說是聖靈作工。那十多天之後為什麼就沒有聖靈作工了呢?有人說是人不往上夠了,懶惰了。那為什麼人往上夠的時候也不行,聖靈也不作呢?你是不是也試著往上夠了?為什麼聖靈不作呢?人所說的理由都不切合實際,這裡有一個問題,就是不管是聖靈作工或是不作工,都不能忽略人的配合。真理透亮而且是喜愛真理的人,無論是聖靈作工或不作工期間都能始終保持正常的情形,而不喜愛真理的人即使是真理特別透亮了,即使是聖靈特別作工期間,他所能行出的真理也都是有限的,而且是在一段時間內,其餘時間就盡都是本性的流露與個人的愛好了。所以,人的光景是否正常,是否能行出真理,這並不完全決定於聖靈是否作工,也不完全決定於人的真理是否透亮,而是取決於人是否願意實行真理,是否喜愛真理。

正常情況下的人聽完真理以後一段時間挺正常,正常那一段就是這些真理促使你的情形正常了,促使你對自己的敗壞本性有認識,你心裡高興得釋放,光景也就隨之好起來了。但過一段時間,一些事迷惑你,這些真理在你裡面就混濁了,不知不覺你把這些真理都忘在腦後,行事也沒有尋求神的意思,凡事都獨斷專行,一點實行真理的意思都沒有,久而久之,你原有的真理都消失了。你不斷地流露自己的本性,聖靈根本沒有機會在你身上作工,你也從來不尋求神的意思,即使是親近神也不過是走走過程。當你真正認識到自己的實際病症的時候,你的心已離神很遠了,你已經做了許多抵擋神的事,說了許多褻瀆神的話。一些情節比較輕的人還能挽回,而一些情節嚴重到褻瀆神,與神比高低、爭地位、爭吃穿的人就不可挽回了。真理交通透亮的目的是為了讓人能實行真理,達到性情變化,而不是為了讓人高興高興就夠了。若你明白了真理而不去實行,那就失去了交通真理、明白真理的意義;你若明白了真理卻不實行,那你就會失去得著真理的機會,失去所有的蒙拯救的機會。你若實行了你所明白的真理,那你會得著更多的、更深的真理,得著神的救恩,得著聖靈的開啟、光照與引導。有很多人只會埋怨聖靈從來不開啟他,卻從來不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實行真理的人,所以,他的光景總也不正常,總也不明白神的心意。

2.只要你肯實行真理路就在你前方

有些人說他的難處不是實行真理就可以解決的,還有些人認為真理並不能完全解決人的敗壞性情。其實人的哪方面難處都可以解決,關鍵看人能不能按照真理去行。現在你們這些人身上的毛病都不是癌症,都不是不治之症,若你們能實行真理,那這些毛病就都可以變,就看你能不能按真理去實行。你若走的路對,那就成了,你若走的路不對,那你就一切都完了。比如,有一些人作工作從來就沒考慮考慮怎麼做對工作有益處,這麼做合不合神心意,結果做了許多讓神恨惡的事,如果他在凡事上都按真理去行,那他不就是合神心意的人了嗎?而有的人知道真理卻不實行,反而認為真理也不過如此,也不能把他的己意、把他的敗壞解決了,這樣的人是不是很可笑?是不是很謬妄?是不是自作聰明?人若能按著真理去實行,那人的敗壞性情就能得到變化,若是按著天然個性去信神、事奉神,那沒有一個人能達到性情變化。有的人整天陷在自己擺設的憂慮之中,放著現成的真理不去考察、實行,這是多麼荒唐之至的作法,真是有福不會享,天生的苦命人!路是有,就看你實行不實行,若你是有心志實行真理的人,那你自己的軟弱點、致命傷都能達到變化,不過得時時謹慎、小心,多受點苦。信神就得存著小心謹慎的心來信,大大乎乎能信好嗎?

有些人裝備一些真理只為了應急,為了捨己幫助別人,而不是為了解決自己的難處,我們稱這種人為「大公無私的人」。他只把別人當作真理的傀儡,把自己當作真理的主人,教育別人好好守住真理,不要消極,而自己卻旁觀待之,這是什麼人?裝備點真理的字句去教訓別人,而自己卻在坐以待斃,何等可憐!既然他的字句能幫助別人,卻為什麼不能幫助自己呢?這樣的人我們應稱他為沒有實際的假冒為善的人。他把真理的字句供應給別人,讓別人實行,而自己卻絲毫不實行,這樣的人是不是很卑鄙!明明是自己沒法做到的卻硬壓制他人讓其實行,這是何等殘忍的手段,他不是用實際來幫助人,不是用慈母的心懷來供應人,簡直就是來迷惑人、敗壞人,這樣以此類推下去,一個傳一個,人不都成了只會字句而不實行真理的人了嗎?這樣的人怎麼能變化呢?他根本認識不到自己的難處,怎麼能有路呢?

每個難處都有路可以解決,都能用相應的真理來對照你這個難處,讓你有路,讓你能變化,即使不能馬上變化,但讓你對這個情形有認識,若這些真理都不能解決人的難處,那神說的那些話不都白說了嗎?所以說,只要你肯實行真理,那你在什麼時候都會有路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