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 十八 篇 道成肉身的第二方面意義

道成肉身的普通正常為了什麼,光是為了作工作嗎?光是為了證實他是基督嗎?平時他的普通正常有什麼意義?有些人說道成肉身那就務必得是普通正常的肉身,只是這麼點兒意義嗎?是基督就務必得是普通正常的肉身,這不又把神給定規了嗎?務必得是普通正常的肉身,那這個「務必」裡面有什麼意義呢?有的人又說了,就是為了發表神的說話,讓人好接觸,就是為了這個嗎?原來人都這樣認為。現在呢,講基督的實質,基督的實質就是完完全全的神自己,他的實質是這個,但他所作的一切都有意義,特定的肉身,肉身特定的長相,特定的家庭,特定的生活環境,神作的這些事都有意義。有些人說:我怎麼看不出神穿這個普通正常的肉身有什麼太大意義呢?不就是個外殼嗎?一旦神作完工作這個外殼不就沒用了嗎?在人的想像中、意識中認為普通正常肉身的外殼不起太大作用,對神的工作、對神的經營計劃起不了太大作用,光是為了完成這步工作。對人來說,光是為了與人好接觸,人好聽他的話,能看得見摸得著,光是這些,這是人以前明白的道成肉身的意義。其實這個普通正常的肉身在作工期間,在道成肉身期間,除了擔當自己所該作的工作以外,他還擔當了一項工作,就是人都沒有想到過這個肉身還擔當著這方面的工作,哪方面工作呢?就是除了作神自己的工作以外來體嘗人間的痛苦,這是人以前沒認識到的。以前人就認為神道成肉身還總有病痛之苦,受這苦是為什麼呀?有些人說那就是神的卑微隱藏唄,神愛人哪!神為拯救人受這些苦……就這麼稀裡糊塗地解釋了。話又這麼說了,那如果神道成肉身他不受這些苦,神自己能不能作到?能作到吧?有些人說:在恩典時代我們有病一禱告神都給醫治了,神道成肉身怎麼總有病痛折磨呢?怎麼總有病呢?身體怎麼總也不好呢?這個事在人中間還始終是個謎吧?雖然人嘴上說神受苦啊,神愛咱們哪,有些人還想:恩典時代我們有病靠禱告就好了,從來不吃藥,家裡都沒有藥,醫院在哪兒都不知道,禱告癌症都好了,為什麼神道成肉身還不如人得的恩典多呢?這是不是個謎?這是人心裡的結,但人對這個事沒有太求真,光是那麼解釋解釋,說神愛人哪,神為人類受痛苦,這事到現在人也沒有正確地領受。來體嘗人間之苦,這是道成肉身的一個職責,體嘗人間痛苦又有什麼目的呢?這又是個問題。神來體嘗人間痛苦,這方面靈絕對達不到,只有道成肉身是一個普通正常完全的肉身,完全成為人了,才能完全體嘗人間的痛苦。如果是靈作工作,那就絕對一點體嘗不到,只能看見,只能了解,但是體嘗不到,看見、了解與體嘗是不是一碼事?不是一碼事!原來神說過一些話:我知道人間的空虛,知道人類生存的艱難,在人間走來走去,看見人間淒慘萬狀,看見人間生活的艱難、淒慘、空虛。但體嘗到了沒有,這是又一碼事了。比如,你看見誰家日子不好過,你看見了解一些了,但是你體嘗到了沒有啊?這個難處、這個痛苦、這個心情、這個感受你有沒有?沒有。這就是看見和感受到是兩碼事。可以說,這個工作、這個事務必道成肉身來作,靈在這方面是絕對達不到的,所以說這是道成肉身的又一方面意義,他來體嘗人間痛苦,體嘗人所受的痛苦。哪些痛苦呢?人類生活的一些難處啦,家庭的不幸啦,人的欺騙、棄絕、逼迫啦,還有些病痛的折磨,自身病痛的折磨,這些就是人間的痛苦。病痛的折磨啦,周圍人、事、物的打擊啦,家庭的不幸啦,人與人之間的棄絕,人的褻瀆、毀謗、抵擋,人的悖逆,人的侮辱,人的誤解……這些對道成肉身來說都是一種打擊。人經受這些對人也是一種打擊,無論什麼偉人、高人,或心胸多麼寬闊的人,就這些痛苦、這些事對人來說都是一種打擊。神經歷人間的逼迫啦,無枕頭之地啦,無安居之所啦,沒有知心人啦……這些事都是痛苦的事。另外,家庭的不幸遭遇也體嘗到了,並不是非得到了頂點,但都體嘗到了。以前有人就這麼想,神道成肉身作工作,神不會把這些病痛都取締了嗎?讓他作工作都順利,別讓這些人悖逆他、抵擋他,他不會作這些事嗎?他若懲罰人人就不敢抵擋了,或者不讓有病,因為人有病一禱告都好了,為什麼神現在還有病?這就是為了體嘗人間的痛苦。在他所道成的肉身身上不免去這些患難、病痛的折磨、人間的棄絕,就是順其自然地在這苦難的環境中成長、作工作,這就能夠體嘗到人間的痛苦了。如果這些東西都沒有了呢,他這些痛苦就嘗不到了,或者讓這些病痛臨不到他,或者正常人得的病他得不上……這樣痛苦不就減少了嗎?別人用腦過度頭疼,他用腦過度頭也不疼,也不感覺累,這事能不能達到?能達到,但是這次沒那麼作。耶穌那步可以四十晝夜不吃不喝,也不餓,這步呢,一頓飯不吃也餓。有些人說:在神不是全能嘛,我看神也不能啊,連這點事都達不到啊,看說話是神,但這些事怎麼達不到呢?他不是達不到,而是不那麼作,他道成肉身的目的不是為了作那些人所認為的神能作的事,他體嘗人間的痛苦,他這樣作都是有意義的。又有些人問了,神你體嘗人間的痛苦有什麼用啊?你自己受苦能代替人嗎?人現在不還在受苦嗎?神作的哪件事都不是隨便作的,他不是受完人間痛苦、看看人間是怎麼回事就該走了,而是要徹底作完他道成肉身該作的所有工作。有人認為,神可能就是享福享慣了,想受點苦了,生在福中不知苦是什麼滋味,他想嘗嘗苦的滋味……這都是人的想像。現在體嘗人間痛苦只有道成肉身期間才能作到,如果道成肉身的工作作完了,徹底作完了,下步工作開始了,體嘗人間痛苦這事就沒有了。那體嘗人間痛苦到底為了什麼呀?人知道嗎?以前預言過:以後人必沒有眼淚、沒有哭泣、沒有痛苦、沒有人間的病痛。現在神道成肉身就體嘗這些痛苦,體嘗完之後,以後給人類帶來美好的歸宿,以前的痛苦就都沒有了。為什麼沒有了呢?就因著道成肉身神自己他已經體嘗到這些痛苦了,他就把這些痛苦給人類都免去了,就是為了這個目的。神道成肉身體嘗人間的痛苦是為了給人類以後的歸宿預備得更好、更美、更完善,這是道成肉身最重要的一面,也是道成肉身的一方面工作。這裡還有一個問題,神道成肉身體嘗體嘗這些痛苦,以後就免去人類這些痛苦了,如果不道成肉身、不體嘗這些痛苦不也能免去嗎?能不能免去?也能免去。釘十字架的時候是耶穌成了一個罪人的形像,他是義人成為罪身的形像作了贖罪祭,把整個人類從撒但手裡贖回來了,這是他釘十字架的目的意義,是救贖人類,用寶血救贖人類,人類從此再沒有罪了。現在神體嘗這個痛苦呢,就是他替人類把這痛苦都體嘗了,把這些苦都受了,人類以後就沒必要再受那些苦了。這話你不能忘了,神作的每一步工作都是在與撒但爭戰,哪一步工作都與撒但爭戰有關係。上步工作如果說一句話就免去人類的罪了,就把人救贖了,這不行!沒有事實,沒拿出證據,神說一句話人類沒有罪了,這可以達到,但是在撒但那兒不服氣,它就要說,你還沒受什麼痛苦,沒付什麼代價,說一句話人類沒有罪了,這不行啊,因為人類是你造的。現在呢,就是把蒙拯救的人都帶入美好的歸宿中,帶到下一個時代,人類再不受痛苦,再沒有病痛的折磨。那憑什麼沒有病痛的折磨啊?憑什麼不受人間的痛苦啊?成為人就應該受這些痛苦,所以說這次道成肉身又作了一件最有意義的事,就是代替人類受了所有的痛苦,這個體嘗就是代替人類受這些痛苦。有些人說:「既然神替人類受這些痛苦,那我們現在怎麼還受痛苦呢?」你現在不是在經歷神作工期間嘛,還沒有完全被成全,你還沒完全進入以後的時代,還有敗壞性情。現在神的工作還沒作到頂峰,還正作著呢,所以說人受痛苦別埋怨,神道成肉身還受痛苦呢,更何況人了。這事是不是意義重大?道成肉身來了可不是作幾樣工作後就走了,而人的認識太淺,認為道成肉身就是為了作神自己的工作,這個肉身就是發表神的話,代替神作工。有些人甚至還認為,這個肉身就是軀殼,這更是大錯特錯,簡直是在褻瀆道成肉身的神!肉身作工作就是神自己來了,道成肉身來體嘗這些痛苦,就是神成為一個人來體嘗這些痛苦,如果這麼說就是神的肉身外殼來體嘗來了,神在裡面不受苦,這麼說對嗎?神受不受苦?一樣受苦。為什麼有時神有這個願望,能不能不受這些痛苦,這麼難受呢?你看耶穌釘十字架的時候,他禱告「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他有這個願望,就是因肉身受痛苦的同時裡面也受痛苦。如果說只是肉身外殼受痛苦,神性一點也不難受,不受折磨,這就錯了。你這樣認識那證明你沒有看到神實質的那一面。為什麼說神現在實化在肉身裡了呢?他可以隨時走隨時就來,但他不那樣作,他成為一個人了,來受這些痛苦,實實在在,實實際際,讓人看得見摸得著,而且受的痛苦他能感受到,親自體嘗到,沒有一次受哪方面痛苦折磨的時候只是肉身有感覺而靈沒有感覺,他是肉身與靈同感覺同受痛苦。這話好不好理解?也不好理解!因為人看見的畢竟是肉身,看不見肉身受痛苦的同時靈也在受痛苦。你相不相信一個人受痛苦的時候他的靈魂也得受苦?為什麼說心靈深處如何如何,意思就是人與靈是一。每一個人的靈與肉身都是一,都是同受痛苦,同享歡樂。沒有一個人真難受的時候只是心靈裡難受肉體不難受,也沒有一個人說心靈裡最難受的時候,外表肉體一點也不難受。心靈裡有感覺的事、受痛苦的事、能感受到的事,肉體也一樣能感受到。這個正常普通的肉身就是基督來作的工作——體嘗人間的痛苦,是為了擔當人的一切痛苦。受完這些痛苦之後,下步工作就不用再作同樣的工作了,就可以把人類帶入美好的歸宿裡了,因為他代替人受了這些苦,他就有資格把人帶入美好的歸宿裡,這是他的計劃。有些謬人還說:體嘗到了我怎麼沒看見受許多苦呢,受得也不全面呀,應該什麼苦都受一受呀,最起碼釘十字架的苦得受。以前都受完了,不用受了,再一個,人也不能這麼說呀,道成肉身就這幾年受的折磨還少啊!謬種才好這麼想。在道成肉身受苦的範圍內,人間這些苦基本都能臨到,至於太大的痛苦,一千個人當中有一個人能受到的那苦就不用受了,這些苦都代表了。神能體嘗這些痛苦:病痛啦,苦難的折磨啦……證明他並沒有不同於正常人,並沒有與人分別出來,他並沒有與人隔離開,乃是與人一樣地受苦。人受痛苦期間他是不是也跟著受苦了?人有病的時候他也有病,這些苦都嘗到了,神並沒有把自己的肉身與人的肉體隔離開,而是與人一樣地受苦。這次道成肉身受痛苦並不是像上次一樣非得釘十字架嘗死味,不用了,死味已經嘗過了,只是體嘗痛苦,擔當人的痛苦。

以往耶和華以靈的方式作工,人也能得著一些,但道成肉身作工,人能夠看得見摸得著,比靈作工方便,比靈作工更近一些,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神道成肉身有體嘗人間痛苦這一方面,這方面靈作工是絕對達不到的,務必得道成肉身才能達到,靈達不到,靈來作工說完話就走了,就是跟人接觸也達不到體嘗人間痛苦。有些人也許要問:道成肉身受苦,靈不也跟著受痛苦嗎?靈這不也能體嘗到嗎?這是不是又謬了?他這痛苦是藉著靈穿上肉身以後才體嘗到的,他非得成為人,否則,這些痛苦他感受不到。道成肉身的神有時感覺心像碎了一樣,而靈只是看見後恨惡或者高興,只是這個簡單的感覺,但肉身的感覺那就多了,更細微一些,更現實更實際一些,這個就是靈達不到的,物質世界這些事靈有些事就取代不了,這就是道成肉身最全面的意義了。

以前說過基督與人間這些天倫之樂無關無份,有些人說「基督吃得也挺好,到哪兒人接待得都不錯,有些人還給基督買一些好的東西,到哪兒人都高看……他也沒受著什麼苦啊,怎麼能無關無份呢?享受得雖然不高也算中檔吧,那也不是無關無份哪!」無關無份並不是不享受這些東西,而是沒有因著這些東西減少一點痛苦,這就是無關無份。舉個例子,就像你得了一場病,給你一件好衣服,能因著這件衣服而減輕疾病的痛苦嗎?不能,疾病一點沒有減輕,這就是無關無份。就像吃東西,你吃得再好,該受痛苦還受痛苦,像病痛了,或者是周圍這些環境的壓抑了,這些痛苦並不能因著肉體的享受而減輕,不以這些東西為享受,所以說是無關無份。能不能有這樣的謬種,認為既然神與這些天倫之樂無關無份,那我們怎麼接待神都行,反正神也是受痛苦?這種領受法太謬了,人的心得盡到了,人的本分得盡好。還有的人這麼領受:神以前盡享福了,今天來嘗試嘗試。是那麼簡單嗎?你得明白神為什麼要來體嘗人間痛苦,神所作的每一件事意義都相當深,就像耶穌釘十字架,為什麼要釘十字架,不就是為了要救贖全人類嗎?這次體嘗人間痛苦也是相當有意義的,是為了人類以後美好的歸宿,神作的工作都是最現實的。為什麼說人現在是無罪的,能有幸來到神面前?就是因為耶穌作了一步工作,擔當了人的罪,用寶血把人贖回來了。為什麼人類以後一點痛苦沒有了呢,沒有憂傷、沒有眼淚、沒有嘆息呢?因為神這次道成肉身把這些痛苦都擔當了,這些苦都替人受完了。就像一個做母親的看見兒女有病了,就祈禱上蒼,寧願自己少活幾年來代替兒女的病痛。神作工也是如此,用他的苦換來以後人類美好的歸宿,人類以後沒有憂傷、沒有眼淚、沒有嘆息、沒有痛苦。用神體嘗人間的痛苦這個代價、這個付出,換來人類以後美好的歸宿,「換」不是說神沒有權力,沒有能力,而是神要找出更實際有力的證據讓人心服口服,神自己已經嘗過這些苦了,所以說,他有資格、有能力,更有權把人類帶入美好的歸宿裡面,給人類美好的歸宿,給人類美好的應許,撒但也心服口服,全宇上下的受造之物也都心服口服,最後都承受神對人類的真實的愛。神作的一切都實實際際,不是空洞的,乃是他自己體嘗的,用自己體嘗痛苦的代價來換取人類的歸宿,這是不是實際的工作?父母為了兒女有誠懇的代價,代表父母的誠心,這是一種代價,道成肉身這麼作當然對人類也是最誠懇的、最信實的。神的實質是信實的,既說必作,既作必成,他是信實的,他對人所作的一切都是誠懇的,不是光說話,說付代價,他就實際地付代價,說擔當人的苦,說代替人受痛苦,他就實際地體嘗體嘗,來在人中間生活感受這些痛苦,親眼目睹這些痛苦之後,讓全宇之上下的萬物都說神作的都對、都公義,神作的都現實,這是一個有力的證據。另外,以後有美好歸宿,剩存下來的人都得讚美神,讚美神作的對人確實是愛。他來人間不是隨便走一趟,作作工說說話之後就走了,乃是實實際際地體嘗人間痛苦,來在人間成為人,降卑為一個正常的人來體嘗人間痛苦,這些痛苦都體嘗完了之後他才走,神作的工作就這麼現實,就這麼實際,剩存下來的人都得以這個來讚美神,讓人看見神對人的信實,看見神善良的一面。在道成肉身這方面的意義裡能看見神美善的實質,他作哪件事都是誠懇的,說每一句話都是誠懇的,都是信實的,他要作的事實實際際地都作,要付代價也實實際際地付代價,不是光說話。神是公義的神,神是信實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