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篇 神體嘗人間痛苦的意義

神道成肉身是代替人受痛苦,之後换來人以後美好的歸宿。耶穌作的那步工作只是成為罪身的形像釘了十字架,作了贖罪祭,贖回了全人類,為人類以後進入美好的歸宿打下了基礎。他是代替了人類的罪成為罪身的形像釘了十字架,作了贖罪祭,把人類救贖回來了,就是作了人罪得赦免能來在神面前的一個證據,是與撒但争戰的一個籌碼。到了末世,神要結束工作,結束舊時代,要把剩存下來的人類帶入美好的歸宿,神又一次道成肉身,在征服人的同時代替人受一些痛苦,以這個證據、這個事實免去人的一切痛苦,就是神自己作自己的見證,他用這個證據、這個見證來打敗撒但,羞辱魔鬼,换來人類美好的歸宿。

有些人説:「道成肉身作工還是神自己作,不是這個肉身在作,是靈在裏面支配作的。」這麽説對不對?不對。原來説過,神道成肉身作一步征服工作是在正常人性裏作,你看見的是正常人性,其實是神自己在作,這個肉身在作也就是神自己在作。這麽解釋,這麽交通,人往往認為這個肉身就是個工具,就是個外殻,神的靈若在裏面説話、支配他就作,不支配他就不作,支配他説什麽他就説什麽,不支配他就説不出來。是不是這麽回事?不是。現在最有力的一個解釋就是:末世神道成肉身一方面是來作征服工作,來結束時代;另一方面,肉身來體嘗人間的痛苦就是神自己來體嘗人間的痛苦,神的肉身與神自己就是一。肉身并不是人所認為的一個工具,也不僅僅是一個外殻,或人所認為的可以受支配的一個物質的東西,這個肉身就是神自己的化身。人原來認識得太淺顯,如果光那樣交通,人就容易把肉身與靈分開。現在人還得明白這方面:神道成肉身來體嘗人間的痛苦,道成肉身所受的苦難、病痛并不是他應該受的。有些人認為,他既然是普通正常的肉身,不是超凡的人,是一個普通的人,那這些苦就不可避免,人有頭疼腦熱的時候他也應該有,人受苦他也應該受,人熱他也熱,天冷人受凍他也得受……你如果這麽想,那你就光看見這個普通正常的肉身跟人一模一樣,没什麽區别,其實,他所受的苦都是有意義的。人正常有病,或受些别的苦,這是人該受的,就是敗壞的人應該受這些苦,這是正常規律,神道成肉身受這些痛苦是為什麽?耶穌釘十字架是不是應該釘的?耶穌是一個義人,按着當時的律法,按着當時他所作的,他不應該釘十字架,但是他為什麽釘十字架呢?就是為了救贖全人類。這一次的道成肉身所受的這一切苦、所遭遇的這一切逼迫都是偶然發生的嗎?或者是神有意安排的嗎?不是有意安排的,也不是偶爾發生的,乃是按着正常規律發展的。為什麽這麽説呢?就是神把自己放在人群當中,讓他自由地這樣作工作,在作工作期間跟人受一樣的痛苦,他如果有意安排一樣苦,那受苦就受那幾天,平時就不難受了。就是説,神作工作體嘗人間的苦不是有意安排的,更不是無意識地受點苦,乃是來體嘗人間的苦,把自己置身于人中間,跟人受一樣的苦,同等對待,没有一件事他例外。像你們受逼迫,基督是不是也在受逼迫?你們受追捕,基督是不是也在受追捕?人有些病痛的折磨,他减輕了嗎?他也没有例外。這個事好不好明白?還有些人認為神來在大紅龍國家作工作應該受這苦,這不又錯了嗎?在神那兒就没有應該受苦或者不應該受苦的説法,神要以親身體嘗人間痛苦的代價來免去人類再受這些痛苦,然後把人類帶入美好的歸宿,讓撒但心服口服。在神自己那兒看受這些苦有必要,如果這一步他不想受這些苦,光了解了解人的苦就完事了,用幾個使徒或者聖靈使用的人來代替,之後向神彙報都受哪些苦了,或者用幾個特殊的人作見證,人間最痛苦的事都讓他們受,他們如果能受,他們就作這個見證,撒但也心服口服,也能换來人類以後不受痛苦。神能不能這樣作?也能這樣作,但是神自己的工作只有神自己作,人的見證再高,在撒但那兒看也不響亮,它會説,你既然道成肉身為什麽不親自體嘗……就是説,神若不這樣作,這樣的見證不太有力,神自己的工作非得自己作,這樣才實實際際。從神作的這步工作中還能看見神所作的每一件事都是有意義的,道成肉身所受的痛苦都有意義,他所作的每一件事都不是隨意亂作的,他不作没用的事。道成肉身來作工作,來體嘗人間的痛苦,不是有没有都可以的,都是太有必要了,對人類、對人類以後的歸宿太有必要了,都是為了拯救人,為了得着人,為了給人美好的歸宿而作的,而付出的。

道成肉身這方面的真理應該從幾方面談:

一、普通正常肉身的必要性。

二、普通正常肉身作工作實際那一面。

三、神來在人間體嘗人間痛苦這個意義,也就是必要性。

神為什麽要這樣作?不這樣作不行嗎?這裏面還有一方面的意義。這個普通正常的肉身作工作能把人征服了,把人成全了,但按着人的實質,按着人的生存規律,人仍然活在虚空、痛苦、憂傷、嘆息之中,人的病痛還不能擺脱。比如,你愛神已經到一個地步了,也有認識神的經歷了,你的敗壞性情也解决了,神説你已經被成全了,你是愛神的人,如果神把人拯救到這個程度就走了,道成肉身的工作就結束了,那人的病痛、人間的空虚還有人肉體的憂傷、煩惱還是存在着,這就意味着神拯救人的工作并没有畫上句號。一個人被成全了,也認識神了,也能愛神、敬拜神了,但是人自身的煩惱、病痛,人自己能解决嗎?有真理也解决不了,没有一個人説他有真理了,身上有病也不難受,這個痛苦人自己解决不了。你只能説「我現在感覺活着特别有意義,但是我有病還覺得挺痛苦」,是不是這樣?這個感受是不是實際的?所以説,道成肉身如果只作征服人、成全人的工作,只把人成全了,不解决人肉體所受的痛苦,那麽,人在地上生活所面臨的各種痛苦,人的病痛、人間的悲歡離合、人自身的煩惱還是解决不了。就是讓你在地上生存一千年、一萬年永遠不死,你的這些煩惱還有生老病死的事還是解决不了。有些人又謬了,説神不會解决嗎?我現在説的就是這個問題,神來體嘗人間這些痛苦,體嘗完之後從根本上徹底解决,以後人類就没有生老病死這些事了。主耶穌體嘗了死味,神這次道成肉身體嘗生和病的痛苦(老就不用體嘗了,以後人也不用老了),這些痛苦都體嘗到了,最後免去人的這些痛苦。神代替人受了所有痛苦之後,他有了一個有力的證據,最後换來人類以後的美好歸宿,就是免去人的生老病死,這是不是有意義?所以説,道成肉身無論是生、病或者苦、痛,都是在體嘗人間痛苦,無論體嘗到這幾方面中的哪一方面痛苦都是在代替人類受痛苦,他作一個象徵,作一個預表,那些苦他都受了,他自己都擔當了,人類就再不用受了,這個意義就在這裏。把人成全之後人能敬拜神,人能愛神了,人能按着神的旨意去行,按着神的話去行,按着神的要求去行,之後再把人自身的煩惱、自身的痛苦都解决了,這就是他代替人受苦的意義。讓人在地上不但能敬拜神,而且還没有這些病痛的折磨、纏累,再没有人間的生老病死這些事,没有這些輪迴的事了。神這一步道成肉身受這些痛苦、體嘗這些痛苦,已經替人把這些事都擔當了,擔當之後,剩存下來的人就再没有這些痛苦了,這是個預表。有些謬種又要説了:「那神一個人就代替了嗎?」神道成肉身代替就足够了,還用幾個人代替?因為神自己可以作一切,他可以代替一切,可以代表一切,也可以象徵一切,象徵一切美善的事物,象徵一切正面的事物,更何况他現在是實實際際地體嘗了,他更有資格用更有力的見證、更有力的證據來免去人以後的一切痛苦。

道成肉身的兩步工作這麽作就完善了,就成為清楚的一條綫了,就是從第一步道成肉身到這一步道成肉身,兩步所作的工作把人類一生的痛苦、人自身的痛苦都解决了。為什麽非得道成肉身親自這麽作呢?人一輩子生老病死這些痛苦都是從哪兒來的?因為什麽人才有這些?剛開始造人的時候人是不是没有這些?那這些東西是從哪兒來的?從撒但引誘人,人肉體墮落之後有的這些東西。人肉體的痛苦,肉體的煩惱、空虚,還有人間這些凄慘萬狀的事,都是從撒但敗壞人以後才有的。人經撒但敗壞後,撒但開始折磨人,人就越來越墮落,人的病痛越來越加深,人的痛苦也越來越加重,越來越感覺人間的空虚、人間的悲慘、人間的不可生存,人對人世間感覺越來越没有希望,所以説,這些痛苦都是撒但加給人的。要從撒但手裏把人换回來給人美好的歸宿,務必得神自己親自體嘗這些痛苦。就是現在人没有罪了,但人還有一些痛苦的事,撒但還在掌控着人,還可以擺弄人,使人受盡痛苦、折磨。所以説,道成肉身親自體嘗這些痛苦,從撒但手裏把人换回來,讓人以後再不受這些痛苦,這個意義是不是很深?當初耶穌作救贖工作外表上不守律法規條,事實上是成全了律法,結束了律法時代,帶來了恩典時代,給人類帶來了憐憫慈愛,之後釘了十字架,免去了人一切的罪,他用自己的寶血使人有資格歸到神的寶座前了,可以説,用釘十字架這個證據、這個事實把人都贖回來了。雖然人的罪被神赦免了,但人類已經被撒但敗壞至深,還有罪性的存在,還能繼續犯罪抵擋神,這是事實,誰也否認不了。所以,神又第二次道成肉身來作潔净人罪性的工作,就是審判刑罰潔净人的敗壞性情。神第一次道成肉身是為了人類的罪釘十字架,把人贖回來,人已經歸回到神的面前了,神第二次道成肉身是來征服人。有許多人雖然已經接受了神的作工,還常常吃喝神話,但還不知道神是怎麽回事,不知神在哪兒,神就在眼前人也不認識,還能對神有觀念、有誤解,有些時候看事觀點還能與神敵對,這是怎麽回事?就是因為人不明白真理,對神没有真實的認識。當人對神有點認識時,人能甘願為神受苦,甘願為神活,但人身上那些軟弱處撒但還在控制着,還可以讓人受痛苦,邪靈還能在人身上作工攪擾人,讓人神魂顛倒,讓人神經錯亂,讓人心思不安寧,處處受攪擾。人裏面有些心思、魂的東西還能受撒但控制,受撒但擺弄,所以你有病痛,有煩惱,還有尋死自殺的可能,你有時還感覺人間的凄凉,感覺活着没有意思,就是説,人這些痛苦還在撒但掌控之下,這是人的致命處。經撒但敗壞踐踏過的東西撒但還可以利用,這是它的把柄。因此,神在末世又道成肉身作審判工作,在作征服工作的同時他還要代替人受痛苦,用道成肉身受痛苦這個代價、這個付出來把人身上的致命處都了結,都解决,用體嘗人間痛苦把人都换回來之後,撒但在人身上就再也没有把柄了,人就徹底地歸向神了,這才叫完全屬神了!你能為神活着,你能真正敬拜神,但是你不一定完全屬神,因為什麽呢?邪靈還可以鑽空子,還可以玩弄你,還可以利用你,因為人太愚昧了,有時對聖靈的感動與邪靈的攪擾分不清楚,甚至不會分辨聖靈作工與邪靈作工有什麽區别,這是不是致命處?邪靈作工無孔不入,可以在你裏面説話或者在你耳邊説話,或者可以攪亂你的心思,攪亂你的意念,把聖靈的感動壓回去,讓你感覺不到,然後邪靈開始攪擾你,讓你心思錯亂,讓你大腦錯亂,讓你魂飛魄散,邪靈在人身上就作這些工作,人如果不會分辨就太危險了。現在神替人擔當了這些痛苦,人類以後有美好的歸宿時,人不但能為神活着,而且人再也不屬撒但了,再没有撒但可以抓把柄的東西了,人的心思、靈、魂、體都屬神了。你現在的心可能向着神,但有時你身不由己還能被撒但利用,所以説,人有真理了,能完全順服神了,能完全敬拜神了,但是人不可能一點没有邪靈作工,更不可能一點病痛也没有,因為人的肉體與魂的部分都是撒但踐踏過的地方。魂的部分是屬于污穢的地方,是撒但住過也是讓撒但利用過的地方,撒但還可以拿走,還可以控制,使你心思不清明,分不清真理。所以,道成肉身體嘗人間痛苦、代替人受這些苦不是可有可無的,是太有必要了!

你們得明白神兩次道成肉身作了完全的拯救人的工作,如果只有第一次道成肉身就不能完全把人拯救回來,因為只解决了人罪得赦免的問題,却不能解决人敗壞性情的問題。第二次道成肉身如果只達到征服人,解决了人的敗壞性情,那還不能解决人完全屬神的問題,必須加上第二次道成肉身體嘗人間的痛苦,才把人被撒但敗壞的部分解决,這就是從根源上徹底解决了人受痛苦、受折磨的問題。兩次道成肉身的工作步驟就是這樣,缺一不可。所以説,你不要小看道成肉身受的苦,他有時候流泪,有時候難受,或者有時候人看着是軟弱得悲痛欲絶的樣子,你不要小看這些,你更不要對這些有觀念,如果對這些有觀念那你就太愚昧、太悖逆了。你更不要認為這是神的肉身正常該受的,那就更錯了,你若這麽説那是褻瀆神。人得明白,兩次道成肉身所受的這些痛苦都是有必要的,不是説對神自己太有必要了,而是對人類太有必要了,人敗壞到一個程度不這麽作不行了,務必得這麽作才能把人完全拯救回來。他作工的方式都是讓人能親眼目睹的,他所作的事都是公開的,不迴避任何人,他不是自己偷偷地忍受,怕人看見有觀念,他不迴避任何人,不管人信神時間長短,不管是歲數大的還是年輕的,不管你能不能領受真理。因為這是一個證據,任何一個人都可以證實道成肉身期間他受了太多的痛苦,確確實實擔當了人類的痛苦,不是偷偷地在一個没人知道的地方受幾天苦,多數時候還是挺安逸、挺享受的,不是這樣!基督的作工與受苦不迴避任何人,不怕你軟弱,也不怕你有觀念,也不怕你不信。他不迴避任何人,這説明什麽呢?道成肉身他没有閑着的時候,你看他有時不説話、不發聲了,但工作還作着,心裏還受着痛苦呢!人體嘗到了嗎?人看見了也不知怎麽回事。有些人也知道神現在是普通正常的肉身,但這個普通正常的肉身現在作什麽工作你知道嗎?你不知道,你的肉眼只能看個外表,内在實質你什麽也看不着。所以説,道成肉身不管在人看正式作工幾年,其實神一會兒也没閑着,有時雖然不説話發聲了,没有大規模的工作了,但他的工作并没有停止,他還在替人類受着痛苦。有些人衡量神是不是道成肉身,到底是不是基督,他看神還説不説話了,如果兩年不説話、三年不説話那就不是神了,他就趕緊走了,不信了。這樣的人信神是觀望的態度,對神没有一點認識。或許現在有的人還在觀望,看神一段時間没説話,心想:是不是靈走了,神的靈上天上去了?這是不是錯誤?人别隨意下斷案,别可能這個可能那個,也許這個也許那個,你那個「也許」都是錯誤,都是謬話,都是魔鬼撒但的觀點!神的工作一時一刻也没有停止,他没有歇着,始終都在作工作,都在為人類服務呢!

對基督的實質得從各方面來認識。怎樣認識基督的實質?關鍵你得認識這個肉身所作的工作,如果你只認為靈是那麽作的,肉身没那麽作,肉身只不過受支配,這錯了!為什麽説受痛苦、釘十字架、征服全人類、體嘗人間痛苦這是基督作的工作?就是神成了一個人,是神在人中間作的。靈與肉身是同時作工,并不是像人想象的肉身不説靈非得强迫他説,不是這樣,而是特别自由,靈與肉身作的是同一件事,肉身看一件事差不多了,那也是靈看這件事差不多了,都是同時作的。如果説肉身占主導,那就又錯了。肉身占主導是什麽意思呢?這有一個背景,就是神成為人了,人所看見的都是肉身作的,在道成肉身期間肉身占主導,無論怎麽説也是同時作的。不可能靈看見讓肉身説,肉身就憋着不説,或者肉身想説靈就不給話,這是不可能的事。人如果那麽認為,那就又錯了,又謬了。靈與肉身是一,是靈實化在肉身裏面,怎麽能出現靈想説肉身不説呢?或者肉身想説靈不給話呢?没有這個説法。神道成肉身就是靈實化在肉身了,肉身作工隨時隨地就可以説話,完全不同于聖靈作工在一個人身上,聖靈實化在肉身才是道成肉身,没有聖靈離弃的説法。而聖靈在人身上作工,都是有選擇的,有背景的,如果人不追求真理,偏行己路,聖靈就離弃了,人就有感覺。人的認識總有偏謬,認為神作工作就到這個階段了,他没話了,想説也説不出來了,是這麽回事嗎?什麽時候都能説話,從來没有靈與肉身互相打岔的事,無論是作什麽工作或者説哪方面的真理,不管從哪方面看都是靈實化在肉身了,神成為人了,絶不能把肉身與靈分開談。道成肉身的真理是最深奥的,需要人經歷十年二十年甚至一生,才能真正認識。

上一篇: 第十一篇 道成肉身的第二方面意義

下一篇: 第十三篇 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

如何擺脱罪性的捆綁,不活在認罪犯罪的情形中?歡迎聯繫我們,幫你在神的話裏找到路途。
通過WhatsApp與我們聯繫
通過Messenger與我們聯繫

相關内容

第五篇 神的心意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

許多人信神不注重明白神的心意,他們認為凡是神預定好的人就必定能蒙拯救,凡不是神預定的人做得再好也不能蒙拯救,他們認為神不是按着人的表現與行為來定人的結局。若你是這麽認為的,那你對神的誤解就太大了。若神真的這麽作,那神還有公義嗎?神定人的結局有一條原則:根據個人的表現,也根據個人的…

第七篇 正確看待自己 不要放弃真理

人不能正確對待自己的實際問題,也會影響到對神的認識。有的人看見自己素質太差或者有嚴重過犯,就自暴自弃失去信心,不願受苦實行真理了,也不追求性情變化了,認為自己從來就没有變化。其實這些人身上有變化,但他們自己却發現不了,反而只看見自己的毛病,便不願與神配合了。這不僅耽誤人的正常進入…

第四篇 實行真理與解决本性

人都説實行真理挺難,那為什麽有些人能實行出真理?有的人説是因為他人性好,這種説法也有一定的道理。有的人人性好,能實行出一些真理,有的人人性差一些,就不容易實行出來,這就得受一些苦了。你們説,不實行真理的人他做事有没有尋求真理?他根本就没尋求,他自己的意思出來了,覺得這麽做好,對自…

稱呼與身份的説法

要想合神使用,對神的作工得有認識,對神以前的作工(舊約、新約)也得有認識,對今天的作工更得有認識,就是對六千年的三步工作都得有認識。若讓你傳福音,你對神的作工不認識就没法傳。若有人問你「聖經是怎麽回事,舊約是怎麽回事,耶穌當時作的工、説的話是怎麽回事,你們的神是怎麽説的?」你如果…

設置

  • 文本設置
  • 主題背景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行距

頁面寬度

目録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書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