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各類書籍 基督的座談紀要 第 十九 篇 神體嘗人間痛苦的意義

第 十九 篇 神體嘗人間痛苦的意義

神道成肉身是代替人受痛苦,之後換來人以後美好的歸宿。耶穌作的那步工作只是成為罪身的形像釘了十字架,作了贖罪祭,贖回了全人類,為人類以後進入美好的歸宿打下了基礎。他是代替了人的罪成為罪身的形像釘了十字架,也是代替了所有的人類釘了十字架,之後把所有的人類都贖回來了,用他的釘十字架、用他的寶血把人類贖了回來,他的寶血作了贖罪祭,就是作了人沒有罪最後能來在神面前的一個證據,是與撒但爭戰的一個籌碼。到了這一步,神要結束工作,結束舊時代,要把剩存的人類帶入美好的歸宿,神又一次道成肉身在征服人的同時代替人受一些痛苦,最後免去人的痛苦,以這個證據、以這個事實免去人的一切痛苦,就是神自己作自己的見證,他用這個證據、這個見證來打敗撒但,來羞辱魔鬼,換來人類美好的歸宿。有些人說:道成肉身作工還是神自己作,不是這個肉身在作,是靈在裡面支配作的。這麼說對不對?不對。以前交通過,神道成肉身作一步征服工作是在正常人性裡作,你看見的是正常人性,其實是神自己在作,這個肉身在作也就是神自己在作。人往往認為這個肉身就是個工具,就是個外殼,神若在裡面說話、支配他就作,不支配他就不作,支配他說什麼他就說什麼,不支配他就說不出來,是不是這麼回事?不是。現在最有力的一個解釋就是:這次神道成肉身一方面是來作征服工作,來結束時代;另外一方面,肉身來體嘗人間的痛苦就是神自己來體嘗人間的痛苦,神的肉身與神自己就是一。肉身並不是人所認為的一個工具,也不僅僅是一個外殼或人所認為的可以受支配的一個物質的東西,這個肉身就是神自己的化身。人原來認識得太淺顯,如果光那樣交通人就容易把肉身與靈分開。現在人再明白這方面:神道成肉身來體嘗人間的痛苦,道成肉身所受的苦難、病痛並不是他應該受的。有些人認為:他既然是普通正常的肉身,這些苦就不可避免,人有頭疼腦熱的時候他也應該有,這是不可避免的事,因為他是正常普通的肉身哪!他不是超凡的人,他是一個普通的人,人受苦他也應該受,人熱他也熱,天冷人受凍他也得受,人感冒他也感冒……你如果這麼想,那你就光看見肉身的普通正常。這個正常的肉身跟人一模一樣,沒什麼區別,其實他所受的苦都有意義。人正常地有病痛或受些別的苦,這是人該受的,就是敗壞的人應該受這些苦,這是正常規律。神道成肉身受這些痛苦是為什麼?耶穌釘十字架是不是應該釘的?耶穌是一個義人,按著當時的律法,按著當時他所作的,他不應該釘十字架,但是他為什麼釘十字架呢?就是為了救贖全人類。這一次的道成肉身所受的這一切苦、所遭遇的這一切逼迫都是偶然發生的嗎?或者是神有意安排的嗎?也不是有意安排的,也不是偶爾發生的,乃是按著正常規律發展的。為什麼這麼說呢?就是神把自己放在人群當中,讓他自由地這樣作工作,在作工作期間跟人一樣,受人一樣的痛苦,他如果有意安排一樣苦,那受苦就受那幾天,平時就不難受了。就是說,神作工作——他體嘗人間的苦不是有意安排的,更不是無意識地受點苦,乃是來體嘗人間的苦,把自己置身於人中間,放在人中間跟人受一樣的苦,同等對待,沒有一件事他例外。像你們受逼迫,基督是不是也在受逼迫?你們受追捕,基督是不是也在受追捕?人有些病痛的折磨,他減輕了嗎?他也沒有例外。這個事好不好明白?還有些人認為神來在大紅龍國家作工作應該受這苦,這不又錯了嗎?在神那兒就沒有應該受苦或者是不應該受苦的說法,神說他想體嘗體嘗人間的苦,體嘗這些痛苦的同時代替人受了這些苦,然後將人類帶入美好的歸宿,撒但心服口服。在神自己那兒看受這些苦有必要,如果這一步他不想受這些苦,光了解了解人的苦就完事了,用幾個人來換,用幾個使徒或者聖靈使用的人來代替,之後向神彙報彙報,說他們都受哪些苦了,或者用幾個特殊的人作見證,人間最痛苦的事都讓他們受,他們如果能受,他們就作這個見證,撒但也心服口服,也能換來人類以後不受痛苦,神能不能這樣作?也能這樣作。但是神自己的工作只有自己作,人的見證再高在撒但那兒看也不響亮,它就要說,你既然道成肉身為什麼不體嘗體嘗……就是說,神若不道成肉身親自作,這樣的見證不太有力,神自己的工作非得自己作,這樣才實實際際。從神作的這步工作中還能看見神所作的每一件事都是有意義的,道成肉身所受的痛苦都有意義,讓你看見他所作的每一件事都不是隨意亂作的,他不作沒用的事。道成肉身來作工作,來體嘗人間的痛苦,不是有沒有都可以的,都是太有必要了,對人類、對人類以後的歸宿太有必要了,都是為了拯救人,為了得著人,為了給人美好的歸宿而作的、而付出的。

道成肉身這方面的真理應該從幾方面談:

一、普通正常肉身的必要性。

二、普通正常肉身作工作實際的那一面。

三、神來在人間體嘗人間痛苦的意義,也就是必要性。

神為什麼要這樣作,不這樣作不行嗎?這裡面還有一方面的意義。這個普通正常的肉身作工作能把人征服了,把人成全了,但按著人的實質,按著人的生存規律,人仍然活在虛空、痛苦、憂傷、嘆息之中,人的病痛還不能擺脫。比如,你還是這麼正常地生活著,你已經被成全了,你愛神也已經到一個地步了,也有認識神的經歷了,你的敗壞性情也解決了,我就說你已經被成全了,你是愛神的人,以後就這麼生活吧。你感覺現在敗壞性情解決了,覺得這麼經歷愛神挺有意義,感覺活著愛神還是不錯,也算得著了。假如說把人拯救到這個程度神就走了,道成肉身的工作就結束了,那人的病痛、人間的空虛還有人肉體的憂傷、煩惱還是存在著,這就意味著神拯救人的工作並沒有劃上句號。一個人被成全了,也認識神了,能愛神了,也能敬拜神了,但是人自身的煩惱、自己的病痛人自己能解決得了嗎?有真理也解決不了,沒有一個人說「我有真理了,身上有病也不難受」,這個痛苦誰也解決不了,你只能說「我現在感覺活著特別有意義,但是我有病還覺得挺痛苦」,是不是這樣?這個感受是不是實際的?所以說,道成肉身如果只作征服人、成全人的工作,不解決肉體所受的痛苦,只把人成全了,那麼,人在地上生活所面臨的人的痛苦、人的病痛、人間的悲歡離合、人自身的煩惱還是解決不了。就是讓你在地上生存一千年、一萬年永遠不死,那你這些煩惱還解決不了,人的生老病死的事還解決不了。有些人又謬了,說神你不會解決嗎?我現在說的就是這個問題,神來了體嘗這些事,體嘗完之後徹底解決,從根本上解決,以後人類就沒有生老病死這些事。耶穌體嘗了死味,神現在道成肉身體嘗生、病的痛苦(老就不用體嘗了,以後人也不用老了),這些痛苦都體嘗到了,最後免去人的這些痛苦。代替人受了所有痛苦之後,他有了一個有力的證據,最後換來人類以後的美好歸宿,就是免去人的生老病死,這是不是有意義?所以說,道成肉身無論是生、病或者苦、痛,都是在體嘗人間痛苦,無論體嘗到這幾方面中的哪一方面痛苦都是在代替人類受痛苦,他作一個象徵,作一個預表,他那些苦都受了,他自己都擔起來了,人類再不用受了,這個意義就在這裡。把人成全之後人能敬拜神,人能愛神了,人能按著神的旨意去行,按著神的話去行,按著神的要求去行,之後再把人自身的煩惱、自身的痛苦都解決了,這就是他代替人受苦的意義,讓人在地上不但能敬拜神,而且還沒有這些病痛的折磨、病痛的纏累,再沒有人間的生老病死這些事,沒有這些輪迴的事了。神這一步道成肉身受這些痛苦,體嘗這些痛苦,已經替人把這些事都擔當了,擔當之後,剩存下來的人就再沒有這些痛苦了,這是個預表。有些謬種又要說了,那你一個人就代替了嗎?神道成肉身代替就足夠了,那還用幾個代替呢?因為神自己可以作一切,他可以代替一切,他可以代表一切,也可以像徵一切,像徵一切美善的事物,像徵一切正面的事物,更何況他現在是實實際際地體嘗了,他更有資格用更有力的見證、有力的證據來免去人以後的一切痛苦。

道成肉身的兩步工作這麼作就完善了,成線條了。為什麼說成線條了呢?就是從第一步道成肉身到這一步道成肉身,兩步所作的工作把人類一生的痛苦、人自身的痛苦都解決了。為什麼非得道成肉身親自這麼作呢?人一輩子生老病死這些痛苦都是從哪兒來的?因為什麼人才有這些?剛開始造人的時候人有沒有這些?沒有吧?那這些東西從哪兒來的?從人被撒但引誘,肉體墮落之後有的這些東西,肉體的痛苦,肉體的煩惱、空虛,還有人間這些淒慘萬狀的事,都是從撒但敗壞人以後撒但開始折磨人,人就越來越墮落,人的病痛也越來越加深,人的痛苦越來越加重,越來越感覺人間的空虛、人間的悲慘、人間的不可生存,人對人世間感覺越來越沒有希望,這些都是從撒但敗壞以後而有的。所以人這些痛苦是撒但加給人的,是人經撒但的敗壞墮落以後才有的。所以說,要從撒但手裡換來人以後美好的歸宿,務必得神自己親自體嘗這些痛苦。就是現在人沒有罪了,但人現在還有一些痛苦的事,撒但還在掌握著人,還可以擺佈人,讓人受這些折磨,受這些痛苦,所以說,神道成肉身親自體嘗這些痛苦,從撒但手裡把人換回來,讓人以後再不受這些痛苦,這個意義是不是很深?當初耶穌道成肉身廢掉律法,成全了律法,帶來了恩典時代,給人類帶來了憐憫慈愛,之後釘了十字架,免去了人一切的罪,他用自己的寶血在撒但那兒把人贖回來了,人歸到神的寶座前了。雖然人經過撒但的敗壞,人都有罪了,但是有我的寶血作交換品,用這個代價把人換回來了,可以說,用寶血、用釘十字架這個證據把人贖回來了,把人贖回來以後人的罪就免了,但是人有沒有罪呀?還是有罪,人類已經經撒但敗壞還是有罪,這個事實存在,所以,神第二次又道成肉身。免去人的罪是因著耶穌的寶血,是因著耶穌釘十字架,免去人的罪之後緊接著第二次道成肉身。人已經歸到神的面前了,神第二次道成肉身是來征服人。人歸到神面前還迷糊呢,還不知神是怎麼回事呢,還說神在哪兒呢,神就在你眼前你還不認識,人就開始與神敵對,神就說話作工作,最後人都俯伏在地了,看見神了。人看見神了,但認不認識神呢?還不認識神,所以還得說些話,還得讓人明白更多的真理,更多地了解神的性情,最終人對神有認識了。人有認識了,甘願為神死了,甘願為神活了,但在人身上那些軟弱處撒但還在控制著,還掌握著,還可以讓人受痛苦,邪靈還能在人身上作工攪擾人,讓人神魂顛倒,讓人神經錯亂,讓人心思不安寧,讓人處處受攪擾,人裡面還有些心思、魂的東西還能受撒但控制,受撒但擺佈,所以你有病痛,你有煩惱,還有尋死上吊的可能,你有時還感覺人間的淒涼,還感覺活著沒意思,就是說人這些痛苦還在撒但掌握之下,這是人的致命處。已經經撒但敗壞踐踏過的東西撒但還可以利用,這是它的把柄。緊接著神道成肉身開始作第二步工作,在作征服工作的同時他已經代替人受痛苦,用道成肉身受痛苦這個代價、這個付出來把人身上這個致命處都了結,都解決,用體嘗人間痛苦把人都換回來之後,撒但在人身上就再也沒有把柄了,人就徹底地歸向神了,這才叫完全屬神呢!你能為神活著,你能真正敬拜神,但是你不一定完全屬神,因為什麼呢?邪靈還可以鑽你的空子,還可以玩弄你,還可以擺佈你,因為人太愚昧了,有時聖靈的感動與邪靈的攪擾人就不明白,這是不是致命處?邪靈可以鑽空子,可以在你裡面說話或者可以在你耳邊說話,或者可以攪亂你的心思,攪亂你的意念,把聖靈的感動壓回去,讓你感覺不到,然後邪靈開始攪擾你,讓你心思錯亂,讓你大腦錯亂,讓你魂飛魄散,邪靈就作這些工作。現在神這麼一作,人類以後有美好的歸宿時,人不但能為神活著,而且人再不屬撒但了,再沒有撒但可以抓把柄的東西了,人的心思、靈、魂、體都屬神了。現在你的心可能向著神,但有時你身不由己還能被撒但利用,所以說,人有真理了,能完全順服神了,能完全敬拜神了,但是人不可能一點沒有邪靈作工,更不可能一點病痛沒有,因為人的肉體與魂的部分都是撒但踐踏過的地方。魂的部分是屬於污穢的地方,是撒但住過也是讓撒但利用過的地方,撒但還可以拿走,還可以擺佈,使你心思不清明,分不清真理。道成肉身體嘗人間痛苦、代替人受這些苦不是可有可無的,是太有必要了,這事明白了吧!

你們得明白兩次道成肉身作了完全的拯救人的工作,如果只有第一次道成肉身就不能完全把人拯救回來,因為只解決了人罪得赦免的問題,卻不能解決人敗壞性情的問題。第二次道成肉身如果只達到征服人,解決了人的敗壞性情,但還不能解決人完全屬神的問題,必須加上第二次道成肉身體嘗人間的痛苦,才把人被撒但敗壞的部分給解決,這就是從根源上解決了人受痛苦、受折磨的問題,這次解決徹底了。兩次道成肉身的工作步驟就是這樣,缺一不可。所以說,你不要小看道成肉身受的苦,他有時候流淚,有時候難受,或者有時候人看著是軟弱得悲痛欲絕的樣子,你不要小看這些,你更不要對這些有觀念,如果對這些有觀念那你就太愚昧、太悖逆了,你更不要認為這是正常肉身該受的,那更錯了,你若這麼說那是褻瀆神。人得明白道成肉身第一次或者第二次所受的這些痛苦都是有必要的,不是說對神自己太有必要了,而是對人類太有必要了,人敗壞到一個程度務必得這麼作了,不這麼作不行了,務必得這麼作才能把人完全救回來。他作的方式都是讓人能親眼目睹的,讓人能親眼看見的,他所作的事都是公開的,不迴避任何人。他不是自己偷偷地忍受,怕人看見有觀念,他不迴避任何人,不管新人還是老人,不管是歲數大的還是年輕的,不管你能不能領受真理。因為這是一個證據,任何一個人都可以證實道成肉身期間他受了太多的痛苦,確確實實擔當了人的痛苦,不是偷偷地在一個沒人知道的地方受幾天苦,多數時候還是挺安逸、挺享受的。不是這樣!基督的作工與受苦不迴避任何人,不怕你軟弱,也不怕你有觀念,也不怕你不信。他不迴避任何人,這說明什麼呢?他沒有閒著的時候,道成肉身最忙了,你看他現在不說話、不發聲了,工作還作著呢!沒閒著!嘴不說了心裡還難受著呢!人體嘗到了嗎?人看見了也不知怎麼回事。有些人說知道神是普通正常的肉身,但這個普通正常的肉身現在作什麼工作你知道嗎?你不知道,你的肉眼只能看個外表,內在實質你什麼也看不著。所以說,道成肉身不管是作幾年工作,不管在人看正式作了幾年,其實神一會兒也沒閒著。現在雖然不說話了,不說話的時候也在受著痛苦,不說話發聲了,沒有大規模的工作了,但他的工作並沒有停止。有些人衡量神是不是道成肉身,到底是不是基督,他看神還說不說話了,如果兩年不說話、三年不說話那就不是神了,就趕緊走了,這樣的人信神是觀望的態度,這樣的人對神一點認識沒有。或許現在有的人還在觀望,看神這麼長時間也沒說話,心想:是不是靈走了,神的靈上天上去了?這是不是錯誤?人別隨意下斷案,別可能這個可能那個,也許這個也許那個,你那個「也許」都是錯誤,都是謬話,都是魔鬼撒但的觀點!神的工作一時一刻也沒有停止,他沒有歇著,始終都在作工作,都在為人類服務呢!

對基督實質的認識得從各方面來認識。怎樣認識基督的實質?關鍵你得認識這個肉身所作的工作,如果你只認為靈是那麼作的,肉身沒那麼作,肉身只不過受支配,這錯了!為什麼說受痛苦、釘十字架、征服全人類、體嘗人間痛苦這是基督作的工作?就是神成了一個人了,是神在人中間作的。靈與肉身是同時作工,並不是像人想像的肉身不說靈非得強迫他說,不是這樣,而是特別自由,靈與肉身作的是同一件事,肉身看一件事差不多了,那也是靈看這件事差不多了,怎麼說也是同時作的。如果說肉身佔主導,那就又錯了。肉身佔主導是什麼意思呢?這有一個背景,就是神成為人了,人所看見的都是肉身作的,在道成肉身期間肉身佔主導,但無論怎麼說也是同時作的。靈看見讓肉身說,肉身就不說憋著,這是不可能的事;或者肉身想說靈就不給話,這不可能。人如果那麼認為,那就又錯了,又謬了,還能靈在裡面催促但肉身不說?不能這樣,靈與肉身是一,是靈實化在肉身裡面,怎麼能出現靈想說肉身不說呢?或者肉身想說靈不給話呢?沒有這個說法。神道成肉身就是靈實化在肉身了,肉身作工隨時隨地就可以說話,而聖靈在人身上作工,聖靈一離棄人就有感覺,神道成肉身就沒有這種感覺。人的認識就偏謬,認為神作工作就到這個階段了,他沒話了,想說也說不出來了。是這麼回事嗎?什麼時候都能說話,從來沒有靈與肉身出兩岔的事,無論是作什麼工作或者說哪方面的真理……不管從哪方面看都是靈實化在肉身了,神成為人了,絕不能把肉身與靈分開談。

怎麼能把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交通明白呢?你先別講普通正常的肉身怎麼受苦,你先講兩次道成肉身的線條:第一次釘十字架救贖全人類,擔當了人的罪;第二次作了兩項工作,一個是解決人的敗壞性情,另外一個解決人類以後的歸宿。這麼一講,線條就清晰了,然後再從各個面講,人若提一些問題再交通,交通交通就透亮了。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基督的座談紀要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國度福音全能神經典話語(選編)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聽神聲音看見神顯現

    跟隨羔羊唱新歌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事奉之路

    全能神教會歷年工作安排精要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得勝者的見證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講道供應文選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