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基督的座談紀要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第十二篇 神體嘗人間痛苦的意義

神道成肉身是代替人受痛苦,之後換來人以後美好的歸宿。主耶穌作的那步工作只是成為罪身的形像釘了十字架,作了贖罪祭,贖回了全人類,為人類以後進入美好的歸宿打下了基礎。他代替了人類的罪釘了十字架,作了贖罪祭,把人類救贖回來了,就是作了人罪得赦免能來在神面前的一個證據,是與撒但爭戰的一個籌碼。到了末世,神要結束工作,結束舊時代,要把剩存下來的人類帶入美好的歸宿,神又一次道成肉身,在征服人的同時代替人受一些痛苦,以這個證據、以這個事實免去人的一切痛苦,就是神自己作自己的見證,他用這個證據、這個見證來打敗撒但,來羞辱魔鬼,換來人類美好的歸宿。

有些人說:「道成肉身作工還是神自己作,不是這個肉身在作,是靈在裡面支配作的。」這麼說對不對?不對。原來說過,神道成肉身作一步征服工作是在正常人性裡作,你看見的是正常人性,其實是神自己在作,這個肉身在作也就是神自己在作。這麼解釋,這麼交通,人往往認為這個肉身就是個工具,就是個外殼,神的靈若在裡面說話、支配他就作,不支配他就不作,支配他說什麼他就說什麼,不支配他就說不出來。是不是這麼回事?不是。現在最有力的一個解釋就是:末世神道成肉身一方面是來作征服工作,來結束時代;另外一方面,肉身來體嘗人間的痛苦就是神自己來體嘗人間的痛苦,神的肉身與神自己就是一。肉身並不是人所認為的一個工具,也不僅僅是一個外殼,或人所認為的可以受支配的一個物質的東西,這個肉身就是神自己的化身。人原來認識得太淺顯,如果光那樣交通,人就容易把肉身與靈分開。現在人還得明白這方面:神道成肉身來體嘗人間的痛苦,道成肉身所受的苦難、病痛並不是他應該受的。有些人認為:他既然是普通正常的肉身,不是超凡的人,是一個普通的人,那這些苦就不可避免,人有頭疼腦熱的時候他也應該有,人受苦他也應該受,人熱他也熱,天冷人受凍他也得受……你如果這麼想,那你就光看見這個普通正常的肉身跟人一模一樣,沒什麼區別,其實,他所受的苦都是有意義的。人正常有病,或受些別的苦,這是人該受的,就是敗壞的人應該受這些苦,這是正常規律,神道成肉身受這些痛苦是為什麼?主耶穌釘十字架是不是應該釘的?主耶穌是一個義人,按著當時的律法,按著當時他所作的,他不應該釘十字架,但是他為什麼釘十字架呢?就是為了救贖全人類。這一次的道成肉身所受的這一切苦、所遭遇的這一切逼迫都是偶然發生的嗎?或者是神有意安排的嗎?不是有意安排的,也不是偶爾發生的,乃是按著正常規律發展的。為什麼這麼說呢?就是神把自己放在人群當中,順其自然地這樣作工作,在作工作期間跟人受一樣的痛苦,他如果有意安排一樣苦,那受苦就受那幾天,平時就不難受了。就是說,神作工作體嘗人間的苦不是有意安排的,更不是無意識地受點苦,乃是來體嘗人間的苦,把自己置身於人中間,跟人受一樣的苦,沒有一件事他例外。像你們受逼迫,基督是不是也在受逼迫?你們受追捕,基督是不是也在受追捕?人有些病痛的折磨,他減輕了嗎?他也沒有例外。這個事好不好明白?還有些人認為神來在大紅龍國家作工作應該受這苦,這不又錯了嗎?在神那兒就沒有應該受苦或者不應該受苦的說法,神體嘗人間痛苦是有意義的,他體嘗這些痛苦的同時代替人受了這些苦,然後將人類帶入美好的歸宿,讓撒但心服口服。在神自己那兒看受這些苦有必要,如果這一步他不想受這些苦,光了解了解人的苦就完事了,用幾個使徒或者聖靈使用的人來代替,之後向神彙報都受哪些苦了,或者用幾個特殊的人作見證,人間最痛苦的事都讓他們受,他們如果能受,他們就作這個見證,撒但也心服口服,也能換來人類以後不受痛苦。神能不能這樣作?也能這樣作。但人的見證再高,在撒但那兒看也不響亮,它會說,你既然道成肉身為什麼不體嘗體嘗……就是說,神若用人來作見證,那樣的見證不太有力,神自己的工作非得自己作,這樣才實實際際。從神作的這步工作中還能看見神所作的每一件事都是有意義的,道成肉身所受的痛苦都有意義,他所作的每一件事都不是隨意亂作的,他不作沒用的事。道成肉身來作工作,來體嘗人間的痛苦,不是有沒有都可以的,而是對人類、對人類以後的歸宿太有必要了,都是為了拯救人,為了得著人,為了給人美好的歸宿而作的,而付出的。

神為什麼要體嘗人間痛苦,不這樣作不行嗎?這裡面還有一方面的意義。這個普通正常的肉身作工作能把人征服了,把人成全了,但按著人的實質,按著人的生存規律,人仍然活在虛空、痛苦、憂傷、嘆息之中,人的病痛還不能擺脫。比如,你愛神已經到一個地步了,也有認識神的經歷了,你的敗壞性情也解決了,神說你已經被成全了,你是愛神的人,但如果神把人拯救到這個程度就走了,道成肉身的工作就結束了,那人的病痛、人間的空虛還有人肉體的憂傷、煩惱還是存在著,這就意味著神拯救人的工作並沒有畫上句號。一個人被成全了,也認識神了,也能愛神、敬拜神了,但是人自身的煩惱、病痛,人自己能解決嗎?有真理也解決不了,沒有一個人說他有真理了,身上有病也不難受,這個痛苦人自己解決不了。你只能說「我現在感覺活著特別有意義,但是我有病還覺得挺痛苦」,是不是這樣?這個感受是不是實際的?所以說,道成肉身如果只作征服人、成全人的工作,只把人成全了,不解決人肉體所受的痛苦,那麼,人在地上生活所面臨的各種痛苦,人的病痛、人間的悲歡離合、人自身的煩惱還是解決不了。就是讓你在地上生存一千年、一萬年永遠不死,你的這些煩惱還有生老病死的事還是解決不了。有些人又謬了,說:「神,你不會解決嗎?」我現在說的就是這個問題,神來體嘗人間這些痛苦,體嘗完之後從根本上徹底解決,以後人類就沒有生老病死這些事了。主耶穌體嘗了死味,神這次道成肉身體嘗生、病的痛苦(老就不用體嘗了,以後人也不用老了),這些痛苦都體嘗到了,最後免去人的這些痛苦。神代替人受了所有痛苦之後,他有了一個有力的證據,最後換來人類以後的美好歸宿,就是免去人的生老病死,這是不是有意義?所以說,道成肉身無論是生、病或者苦、痛,都是在體嘗人間痛苦,無論體嘗到這幾方面中的哪一方面痛苦都是在代替人類受痛苦,他作一個象徵,作一個預表,那些苦他都受了,他自己都擔當了,以後剩存下來的人類就再不用受了,這個意義就在這裡。有些謬種又要說了:「那神一個人就代替了嗎?」神道成肉身代替就足夠了,還用幾個人代替?因為神自己可以作一切,他可以代替一切,可以代表一切,也可以象徵一切,象徵一切美善的事物,象徵一切正面的事物,更何況他現在是實實際際地體嘗了,他更有資格用更有力的見證、更有力的證據來免去人以後的一切痛苦。

道成肉身的兩步工作這麼作就完善了,就是從第一步道成肉身到這一步道成肉身,兩步所作的工作把人類一生的痛苦都解決了。為什麼非得道成肉身親自這麼作呢?人一輩子生老病死這些痛苦都是從哪兒來的?因為什麼人才有這些?剛開始造人的時候人是不是沒有這些?那這些東西從哪兒來的?人肉體的痛苦,肉體的煩惱、空虛,還有人間這些淒慘萬狀的事,都是從撒但敗壞人以後才有的。人經撒但敗壞後,人就越來越墮落,人的病痛就越來越加深,人的痛苦也越來越加重,越來越感覺人間的空虛、人間的悲慘、人間的不可生存,人對人世間感覺越來越沒有希望,所以人這些痛苦是撒但加給人的,是人經撒但敗壞人的肉體墮落以後才有的。所以說,要從撒但手裡把人換回來給人美好的歸宿,務必得神自己親自體嘗這些痛苦。就是現在人沒有罪了,但人還有一些痛苦的事,撒但還在掌控著人,還在擺弄人,使人受盡痛苦、折磨。所以說,道成肉身親自體嘗這些痛苦,從撒但手裡把人換回來,讓人以後再不受這些痛苦,這個意義是不是很深?當初主耶穌道成肉身廢掉律法,成全了律法,帶來了恩典時代,給人類帶來了憐憫慈愛,之後釘了十字架,免去了人一切的罪,他用自己的寶血使人有資格歸到神的寶座前了,可以說,用釘十字架這個證據、這個事實把人都贖回來了。雖然人的罪被神赦免了,但人類已經被撒但敗壞至深,還有罪性的存在,還能繼續犯罪抵擋神,這是事實,誰也否認不了。所以,神又第二次道成肉身來作潔淨人罪性的工作,就是審判刑罰潔淨人的敗壞性情。神第一次道成肉身是為了人類的罪釘十字架,把人贖回來,人已經歸回到神的面前了,神第二次道成肉身是來征服人。有許多人雖然已經接受了神的作工,還常常吃喝神話,但還不知道神是怎麼回事,不知神在哪兒,神就在眼前人也不認識,還能對神有觀念、有誤解,有些時候看事觀點還能與神敵對,這是怎麼回事?就是因為人不明白真理,對神沒有真實的認識。當人對神有點認識時,人能甘願為神受苦,甘願為神活,但在人身上那些軟弱處撒但還在控制著,還可以讓人受痛苦,邪靈還能在人身上作工攪擾人,讓人神魂顛倒,讓人神經錯亂,讓人心思不安寧,處處受攪擾。人裡面有些心思、魂的東西還能受撒但控制,受撒但擺弄,所以你有病痛,有煩惱,還有尋死自殺的可能,你有時還感覺人間的淒涼,還感覺活著沒有意思,就是說,人這些痛苦還在撒但掌控之下,這是人的致命處。經撒但敗壞踐踏過的東西撒但還可以利用,這是它的把柄。因此,神在末世又道成肉身作審判工作,在作征服工作的同時他還要代替人受痛苦,用道成肉身受痛苦這個代價、這個付出來把人身上這個致命處都了結,都解決,用體嘗人間痛苦把人都換回來之後,撒但在人身上就再也沒有把柄了,人就徹底地歸向神了,這才叫完全屬神了!你能為神活著,你能真正敬拜神,但是你不一定完全屬神,因為邪靈還可以鑽空子,還可以玩弄你,還可以利用你,因為人太愚昧了,不明白真理就不容易擺脫撒但的敗壞與轄制,人太愚昧容易導致滅亡。有些人對聖靈的感動與邪靈的攪擾分不清楚,甚至不會分辨聖靈作工與邪靈作工有什麼區別,這是不是致命處?邪靈作工無孔不入,可以在你裡面說話或者在你耳邊說話,或者可以攪亂你的心思,攪亂你的意念,把聖靈的感動壓回去,讓你感覺不到,然後邪靈開始攪擾你,讓你心思錯亂,讓你大腦錯亂,讓你魂飛魄散,邪靈在人身上就作這些工作,人如果不會分辨就太危險了。現在神替人擔當了這些痛苦,人類以後有美好的歸宿時,人不但能為神活著,而且人再也不屬撒但了,再沒有撒但可以抓把柄的東西了,人的心思、靈、魂、體都屬神了。所以,道成肉身體嘗人間痛苦、代替人受這些苦不是可有可無的,是太有必要了!

你們得明白神兩次道成肉身作了完全的拯救人的工作,如果只有第一次道成肉身就不能完全把人拯救回來,因為只解決了人罪得赦免的問題,卻不能解決人敗壞性情的問題。第二次道成肉身如果只達到征服人,解決了人的敗壞性情,那還不能解決人完全屬神的問題,必須加上第二次道成肉身體嘗人間的痛苦,才把人被撒但敗壞的部分解決,這就是從根源上徹底解決了人受痛苦、受折磨的問題。兩次道成肉身的工作步驟就是這樣,缺一不可。所以說,你不要小看道成肉身受的苦,他有時候流淚,有時候難受,或者有時候人看著是軟弱得悲痛欲絕的樣子,你不要小看這些,你更不要對這些有觀念,如果對這些有觀念那你就太愚昧、太悖逆了。你更不要認為這是神的肉身正常該受的,那就更錯了,你若這麼說那是褻瀆神。人得明白,兩次道成肉身所受的這些痛苦都是有必要的,不是說對神自己太有必要了,而是對人類太有必要了,人敗壞到一個程度不這麼作不行了,務必得這麼作才能把人完全拯救回來。他作工的方式都是讓人能親眼目睹的,他所作的事都是公開的,不迴避任何人,他不是自己偷偷地忍受,怕人看見有觀念,他不迴避任何人,不管是信神時間長的還是短的,不管是歲數大的還是年輕的,不管你能不能領受真理。因為這是一個證據,任何一個人都可以證實道成肉身期間他受了太多的痛苦,確確實實擔當了人類的痛苦,不是偷偷地在一個沒人知道的地方受幾天苦,多數時候還是挺安逸、挺享受的,不是這樣!基督的作工與受苦不迴避任何人,不怕你軟弱,也不怕你有觀念,也不怕你不信。他不迴避任何人,這說明什麼呢?道成肉身他沒有閒著的時候,你看他有時不說話、不發聲了,工作還作著呢,心裡還受著痛苦呢!人體嘗到了嗎?人看見了也不知怎麼回事。有些人也知道神現在是普通正常的肉身,但這個普通正常的肉身現在作什麼工作你知道嗎?你不知道,你的肉眼只能看個外表,內在實質你什麼也看不著。所以說,道成肉身不管在人看正式作工幾年,其實神一會兒也沒閒著,有時雖然不說話發聲了,沒有大規模的工作了,但他的工作並沒有停止,他還在替人類受著痛苦。有些人衡量神是不是道成肉身,到底是不是基督,他看神還說不說話了,如果兩年不說話、三年不說話那就不是神了,他就趕緊走了,不信了。這樣的人信神是觀望的態度,對神沒有一點認識。或許現在有的人還在觀望,看神一段時間沒說話,心想:是不是靈走了,神的靈上天上去了?這是不是錯誤?人別隨意下斷案,別可能這個可能那個,也許這個也許那個,你那個「也許」都是錯誤,都是謬話,都是魔鬼撒但的觀點!神的工作一時一刻也沒有停止,他沒有歇著,始終都在作工作,都在為人類服務呢!

上一篇:第十一篇 道成肉身的第二方面意義

下一篇:第十三篇 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