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二十一篇 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

你對哪個事沒有經歷,那你處理哪個事保證不會處理,處理不好。即使處理了,你覺著「我話說得差不多了,說了不少了,他也聽了不少。說的挺多呀,我覺著這個問題我交通的還基本上都算是真理吧」,其實都是些道理,道理去解決的。為什麼說是道理呢?你那話聽著每句都對,但是呢,不是針對這個問題的,而且不是抓住這個問題根源,這個問題出在哪兒,是什麼毛病,為什麼他能這樣做,他裡面是出於什麼情形。這個東西挖不出來你解決不了,你非得把病根挖出來。像有時候人肚子疼,肚子疼有好幾種,有的就是著涼了,有的呢,吃了涼東西了,有的是有炎症了,有的屬於痙攣,這你分不清楚就不行啊。同樣都吃止疼藥,有的止疼一會兒,有的吃下去根本就不管用。那帶領人哪,就像大夫給人治病似的,這就得看透病的根源在哪兒,你掌握不了它這個根源、這個情形,毛病在哪兒,是什麼問題,他說這話流露出哪些東西,你發現不了,那你解決不了問題。你覺得你自己講的都是真理,其實都是些道理、外皮子。好比說,下面有些人盡本分中間出了差錯,然後你就講:「盡本分哪,可得忠心哪,盡本分哪,咱得對神負責任哪,盡本分是咱們該盡的義務啊,盡本分不能糊弄應付啊!」總講這個事。其實他盡本分這個事他都懂,也知道不應付糊弄,也知道怎麼盡是好,但是就是做不好,這裡就有幾種情形了,你得分清楚了。也可能是他這人素質差,就是做不好,他這人是個傻人,就是不可成全,怎麼教也教不會,這是一種情況;另外一種情況,也可能是戀家;另外呢,也可能是工作啦,或者是婚姻的事啦,纏累的;再一個,還有後顧之憂,「一旦我盡本分盡不好把我打發回家怎麼辦?」好幾種情況,那你就說那幾句話就沒用。「咱們不能應付糊弄啊,咱們得對神忠心哪。咱們裡面存心得對呀,盡本分不能講究條件啊,神怎麼對待咱們都應該順服啊!」講這些沒用啊!再講講信神的觀點,「咱們盡本分是為了什麼呀?」更沒用,不能亂套啊!像你們現在明白一些字句,明白一些道理,然後在日常生活當中接觸到一些問題了,一接觸到問題,「他這是屬於什麼問題呢?哦,現在盡本分的事多,傳福音的事多,那咱們就講講盡本分吧!」再深一點呢,「講講信神的觀點吧!」講完之後,人家回去了,回去之後呢,過後還犯這個毛病。其實它根本沒用,因為你沒有抓住問題根源講。以前有的人五音不全,唱出歌來不好聽,他就說:「我怎麼唱歌唱得不行呢?」過後人就問他說:「這是什麼問題?」「素質差呀!」說出這些話了。這哪是素質差,這是天生就沒那個細胞,你就不能說素質差,是不是啊?五音不全就是天生的,這沒個變,他最後整個「素質差」,這不是錯誤嗎?是不是啊?瞎對號不行。像你們現在裝備一些道理、字句,你還不知道到底這些話往哪兒安,往哪兒用,最後問題都解決不了。最後說用真理解決問題,「哎呀,我真理不少啊,怎麼這些問題都解決不了呢?一見著問題都怵呢?」那證明你還是不明白真理,你沒有明白真理。有些人說:「哎,我這知識挺高的,大學我上了好幾年,那哲學、政治、法律我都明白不少啊,在語言上我也通了不少啊,神話我看的也不少啊,我都記住不少啊,一解決問題,解決完之後,怎麼都說我用道理解決問題,沒有用真理解決問題?」這是怎麼回事?都不明白真理,你不明白什麼叫真理。

人信神都會講道理,什麼咱信神觀點得純正呀,咱該順服神哪,愛神哪,忠心盡本分呀,咱不能悖逆神呀,咱得認識自己呀,這些話總講也不明白。還沒有真正明白這些真理的真正含義,你只明白一個字皮,沒有明白靈意、內含的意思,所以說,你們心裡沒有真理,有點認識也太淺顯。像老人有點經歷的,對一些淺的東西心裡明白一點都表達不出來,而且還不會運用。像新人光會講些道理,傳傳福音得個人,真理邊都不沾,像你們有點知識、有點文化都不明白真理,你別把明白道理、明白字句看為是明白真理。老人當中一部分素質好的、比較通靈的對真理稍有一點體會,也不能說是明白,你談的認識可能十句話當中有兩句是真實的認識,其餘幾句都是道理,你卻覺著你現在行了,到哪兒講道能講一天,或好幾天,總有話,講不完,講完之後還想整理成書印完發下去,還想搞「名人傳記」,發下去讓大家吃喝吃喝,共同得益處。人在真理的事上都摸不著邊,頂多明白個字句,最後裝備到一定程度了,因有點頭腦,有點記憶力,到哪兒再常說這些事,對神的作工啦,道成肉身的意義啦,道成肉身的奧祕,神作工的方式、步驟啦,能常講這些事就覺得自己有了,覺得自己富足了,這多沒理智!證明人都不明白真理。現在人明白一些道理,都不認識自己,更沒有理智,明白些道理就覺著有真理了,不是那麼渺小了,覺著高大了,認為:「神的話我看過好幾遍了,有些話我都記住了,都扎在心上了,我到哪兒一說就說好幾天,神說話的哪一篇我也能說透個一二三來。」其實你都沒有明白,為什麼說沒有明白呢?一方面,你們解決問題解決不了,找不到根源,也看不透實質;另一方面,你們在哪一個問題上、對哪一個事都是一知半解,模棱兩可,與真理聯繫不上。在信神的觀點這事上,人怎麼信神,什麼才叫信,什麼樣的人才叫有信,什麼樣的人心裡有神,對「信神」兩個字你怎麼解釋,你怎樣認識這個真理,人存什麼樣的態度信神的觀點正,什麼樣的態度是信神的觀點不正,人應該怎樣信神,這些事你們考慮過沒有?你們好像都是真理的「巨人」,什麼樣才叫信,這事你考慮過嗎?你在日常生活當中哪些事是不信的表現,信神的人真正具備信有哪些表現,不信的又有哪些表現,你日常生活當中所接觸的事,哪些事是和信神有關係的,哪些事是和信神沒有關係的,你們能說透嗎?你真正明白信神的含義嗎?什麼樣的人才真正有信,是真正信神的人,這事明白嗎?受造之物信神這個含義明白嗎?這就涉及到信神的觀點了。有些人說:「哎呀!信神這是個好事,是個正道,信神比搞什麼生意、事業都好,信神這是人生活當中最大一件事呀!信神現在為神盡點本分,這是實際的表現,信神是為蒙拯救,信神就是為了滿足神心意。」這些你們都說過吧?這些話你們真明白了嗎?這些話你也沒真明白。真實信神不是說人為了蒙拯救才來信神,更不應該說為了做個好人才來信神,也不只是說信神為了有個人樣才來信神。其實,人信神的觀點應該不是光相信有神就完事了,不是說光相信神是真理、道路、生命就完事了,也不是讓你承認神就完事了,更不是讓你相信神是萬物主宰,神是全能的神,神是創造世界萬有的,神是獨一無二的,神是至高無上的,不是讓你光相信這個,乃是讓你整個人、整個心,就是說你這個人就應該跟隨神,你就應該讓神使用,就應該讓神利用為神效力,你這個人為神怎麼做都應該。不是說神預定揀選這些人該信神,其實整個人類都應該敬拜神,都應該聽從神、順服神,因為人類是神造的,這就接觸到實質的問題了。你如果總講咱信神為什麼,咱信神不就是為了得永生嗎?咱信神不就是為了蒙拯救嗎?就好像你信神是額外的事一樣,為了得什麼你才信,這並不是信神應該有的觀點。就是在每一個真理上人都應該尋求、揣摩、探討這個真理的內涵之意是什麼,這方面真理應該怎麼實行,該怎麼進入,這是人應該具備的。現在該具備的各方面真理,哪方面的真理你們都是只明白個字皮道理,明白個外表現象,對實質的問題並不明白,因你沒經歷到。比如:盡本分這方面包含多少真理?人要愛神這裡面是不是也包含許多真理?人要認識自己也需要明白許多真理,道成肉身的意義、奧祕這裡面也有許多真理需要明白,人該如何敬拜神、如何做人、如何順服神,人應該怎麼做才合乎神的心意,人應該怎麼事奉神,等等裡面都包含許多真理。在這各方面真理的問題上你們怎麼考慮、怎麼揣摩?哪方面都有特別深的真理,這就需要人去經歷,如果不經歷總說那些字皮子,總也不往深處去揣摩、去經歷,那你永遠就是在字皮上活著,你不會有變化。你們做帶領的人一般的人說你們幾句,你們會說:「哼!你有啥資格說我?你能講幾篇道?你能說多少話?你能帶領多少人?你能幹什麼呀?」好像你們有資格了,總這樣走下去就麻煩了,事奉一段就出差了。你們所有的人都在內,交代給你們一片教會或者一個區,有半年沒人管你們就走歪歪道了,再有一年沒人管,你就把那些人帶跑了,帶偏了,再有兩年沒人管,你就把那些人帶到自己跟前了。這是因為什麼?這問題你們考沒考慮過?你們說你們會不會這樣的?你們的認識只能供應人一段時間,時間長了,你總講那些東西,有的人就會分辨出來,說你太膚淺沒有深的東西,你沒辦法只好講道理迷惑人了,總是這樣,下面的人都按著你的方式、按著你的步驟、按著你那個模式去信神,去經歷,實行那些字句道理,最後你講來講去都以你為標杆,你帶領人講道理,下面人也跟著學道理,走來走去人的歪歪道出來了,底下人都跟你走,你覺得這下可有權了,這麼多人都聽我的,能呼風喚雨了。人裡面這個背叛不知不覺就把神架空了,自己就形成一個某某宗派、某某派別,各宗各派怎麼產生的?就這麼產生的。看各宗各派的首領,他們都是狂妄自是,解釋聖經都是斷章取義,憑自己的想像,都是靠恩賜與知識來作工的,如果他什麼也說不出來,那些人能跟他嗎?他畢竟是有些知識,會講點道理,或者會籠絡人,會用些手段,就把人帶到他跟前了,把人都欺騙了,人名義上是信神,其實是跟隨他的。如果遇見傳真道的人,有些人就說:「我們信神得問問他。」你看人信神還得通過人,這不就麻煩了嗎?那帶領的成什麼了?是不是成法利賽人、成假牧人、成敵基督、成了人接受真道的絆腳石了?這類人就屬於保羅一類的。為什麼這樣說呢?保羅寫的書信將近兩千年了,貫穿整個恩典時代,人都是吃喝他這些話,都以他的話為準則,什麼受苦、攻克己身、最後公義的冠冕……人都是按他說的那些話、那些道理信神。人在恩典時代能明白多少神的心意?那時跟隨耶穌的人畢竟是少數,認識耶穌的更少,就是幾個門徒也不真正認識他。人在聖經裡看見一點點亮光就不能說是代表神心意,有一點點開啟更不能說是認識神。人都狂妄自大、心中無神,明白點道理就自立山頭,形成許多宗派,幸虧是恩典時代神沒有對人求真,凡是在耶穌名裡的各宗各派都有些聖靈的作工,只要不是邪靈作工的場合聖靈都作,所以多數人還是享受了神的恩典。

以前不管是跟隨人也好,或是沒滿足神心意也好,這一步一定得來到神面前。如果是這一步,在經歷這步作工的基礎上再跟隨人,你這個人就不可饒恕,就跟保羅下場一樣。我開始就說保羅的例子,舉彼得的例子,為什麼呀?這是兩條路,人信神當中不是走彼得的路,就是走保羅的路,就這兩條路,不管你是在底下跟隨的還是做帶領的,都是一樣的,你走不上彼得的路你就走上保羅的路,避免不了,沒有第三條路可走。人不明白神的心意,不認識神,不追求明白真理,不能絕對順服神,最後都得落得保羅的下場。你不追求認識神,不追求明白神的心意,你只求講一些道理,裝備道理,那只能抵擋神,只能背叛神,因為人的本性就是抵擋神的。不合乎真理的東西保證是出於人意的,不能說這事雖不合乎真理,但也不是太壞的事。有的人說:「這些事雖然沒有按真理做,但是我覺著這也不是抵擋神。」你沒按著真理做那保證就是抵擋神,沒按著真理做那就是按著道理、按著人意做,是出於撒但的,出於人意的,這就是抵擋神。不追求真理的人信神也不能順服神,只能抵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