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十五篇 凡事都得用真理的眼光來看待

人對世上的吃、穿還看不透,這些東西能滿足人的真正需要嗎?從人心靈深處來說,這些不是能滋補人內心的需要。總統的地位在世界上是最高的了,他有時都感覺空虛,感覺沒有意思,更何況那兩件衣服呢?你爭那些不是不值得嗎?多掉價呀!有些人與我在一起,我給別人點兒東西,人就開始挑了:神怎麼給他買東西了?怎麼沒照顧我呀?我還缺什麼什麼……你缺什麼?什麼也不缺,你就是爭,就是貪婪!你什麼也不缺,肚腹飽飽的,身上穿的也不錯,沒缺什麼。我還能挨個照顧,挨個管哪?這也不是我的義務啊!你自己掌握原則,別爭,你一爭就噁心你。人有時明白,也知道這些東西都是身外之物,不能代替裡面的東西,外面穿得再好,心靈裡面也都是空虛的。說話的時候都明白,真有事的時候就不由自己了,人對這些事都認識不透。很多當官的天天上飯店,頓頓都有酒,頓頓都有肉,大魚大肉滿桌子吃不夠,他就是那個東西,是個餓死鬼轉世,上輩子是餓死的,這輩子來補缺。有很多人有錢有勢,你解剖解剖那些人的人生,他們的人生是什麼人生?整天琢磨上飯店、賓館,那些人沒什麼活兒幹,吃完再去買高檔衣服、皮鞋,再互相送禮,整天就這些。他們的人生是什麼?沒有人生。他們的價值觀是什麼?那就是天天喝足酒,吃足肉,天天能上賓館、飯店,穿個名牌服裝就妥了,他們的人生價值就這些,多不值錢哪!這些人都是啥東西呢?都是畜生轉世,不是人哪!人都有夠,吃東西有夠,正常的人總吃一樣的東西就吃不下去了,想換換樣,有正當的口味,這是正當的人性;享受總沒夠,這就是畜生!

人活在人群裡,整天爭吃爭穿的,「沒給我,我就鬧」,認為不公平,「我沒吃著,我就得說說」,這跟畜生有什麼區別?正經工作一點也不做。有些特別有錢有勢的人自殺了,他們吃、穿都享受了,為什麼還能自殺呢?從這裡就能看見那些東西不是人所需的。你別等自己墮落得沒法挽救才回頭,那就太晚了!聰明的人看見別人吃虧,不等自己經歷,就能總結出經驗來,那個愚拙人非得自己經歷、自己失敗過才能總結出一點點經驗,那就太晚了。你看政治界那些當官的,他整天也罵「人完了,都壞透腔了」,他也活著沒趣,但他就是那個東西,他不離開那政治場合,非得爭,不爭不行,因為他喜歡。他喜歡的東西他得到了他還罵,證明他得到的不是他所需要的,不是真正需要的。其實整個人類都需要真理,不是光蒙拯救的這些人需要。無論你是選民或者不是選民,你都需要真理,都需要神的拯救,都需要真理的供應。不過有些人是畜生,他裝不進去,排斥,人裡面的性質變成畜生的性質了,變態了,所以你再與他講真理,講信神,他聽不進去了。他聽著再好,這耳朵聽,那耳朵出去了,心裡裝不了,整天都是官場上那些事,舞廳、酒吧呀,吃啊,喝啊,被這些事佔滿了,還有被無神論的那些觀點充滿了,想信神,也知道好,過後琢磨琢磨,還是走不上去。這個路不是他該走的,命定好他不是神家的人。

其實世界上的人也感覺痛苦,他也感覺擺脫不了這個局面,他也想找個救世主救救他。你看現在這個人類如果不信神的話真的無藥可救了,像你們這些人,如果不是這幾年的對付修理、審判刑罰,你們這些人也說不上什麼樣了,不比他們強一點,甚至比他們有些人還壞。人在社會當中你不變就生存不了,你不是故意變,但你不知不覺隨著就變了,越來越狠,越來越毒,你不毒不行,你治不了他,他就得欺負你。人類越來越壞,尤其這幾年,這社會變得特別壞,幸虧你們這些人這些年幾乎就是封閉起來了,比外邦人強多了。這十多年變化的速度特別快,人壞得厲害了,有時你到一個地方接觸世人,他們說話一點人情味都沒了。前五六年或十來年親屬之間還走動走動,有些人當官,農村的親屬還能借上力,求上門辦事還給辦,哥兄弟姐妹之間辦事還好說話;現在就是最好的朋友之間辦事都得送禮,不送不行,不給你辦事還罵你,現在的人壞到這個程度了。現在這個社會你不學那麼壞就活不下去,你當好人就得死,當好人那是不可能的事。你不想死那你就得變壞,你越壞離神越遠,你死得越快,這個世界是不是這樣?有些人還說:「這兩年我如果搞買賣的話早發了!」我說,那你就早完蛋了,你能發哪兒去?發到地獄裡去!有人說:「我這幾年若是幹工作的話,我早當大官了!」那對了,也可能你真當大官了,但是大錯誤你也犯下了,大惡也作出來了;因為人的本性就是這樣,有那個背景就能幹出事來。世人能幹出來的你就能幹出來,他們壞成什麼樣你也得壞成什麼樣。有些人還說這幾年為神花費後悔了,你還不知你享多大福,蒙多大保守呢!這些人多糊塗,多蠢哪,還能說出這話來!不跟隨神你也發不到哪兒去,就是發財了也不是好事。

現在很多人信神特別糊塗,不知該得什麼,信神到底該得什麼人真不知道,否則的話怎麼能因為一件衣服就爭得面紅耳赤!他真不明白信神為什麼,心裡沒數。人到底該為什麼活著,為什麼這樣生存,這樣生存的價值在哪兒,意義在哪兒,他真的不知道。如果你心裡始終清楚人為什麼活著,那你受這樣的苦有沒有價值,有沒有意義?你該不該這樣受苦?人這樣活著到底為了什麼?以後一直這樣生存下去你後悔不後悔?你當時立心志的時候是一時衝動,還是真實想透了,想通了?你到底為了什麼活著?人生的方向是什麼?你人生的目標是什麼?你能不能保證自己以後不半途而廢一直跟下去,無論什麼環境臨到,無論什麼背景臨到,無論什麼難處、困苦臨到,你都能一直走下去,無論多大的逼迫、多大的患難、多大的試煉,你都能一直走下去?有的人就不敢打這個保票,連這點信心都沒有。咱先不說你有沒有這身量,就是你有沒有這個信心,有沒有這個心志。有的人就不敢說了,他說:「那我可不敢說,不敢保證。」這證明什麼?他心裡沒數。你別看他信到現在了,問他:「你為什麼信神?信神以後人該得什麼?現在人該走什麼樣的道路?人該選擇什麼樣的道路是正路,是務正業?」有的人心裡沒數,不知道,答不上來,琢磨半天說點好聽的,「信神是為了滿足神,是有意義的……」其實他心裡有數嗎?心裡沒有數,稀裡糊塗。現在你們可能稍稍體嘗到一些。

有些人在病痛中得著點東西,生死關頭向神求救,如果人都有這樣的經歷那不麻煩了嗎?都去經歷經歷生死關頭呼叫神,那這就沒必要了。你就看看有些人的經歷,看看他的感受,聽聽他的交通、他所經歷的,你也應該體察到,不用自己親身體驗,非得親身體驗差點死了,然後知道珍惜自己的生命了,用不著都這樣。人一到快不行的時候,就覺著自己沒有太大的變化,對神認識的也少,所做的、所花費的也是有限的,沒有太大的變化感覺死了不甘心,跟隨神了感覺自己收穫太少,變化太小,虧欠太多,若真是死了說不上上哪兒去了。約伯在臨到試煉的時候渾身長瘡,那時的人肯定沒少罵他。有些人得了怪病以後,有的人就說,他說不定幹啥事了。約伯那時肯定有人那麼說,聖經那麼記載:有人說,你怎麼得罪耶和華神了?好好認罪,耶和華是公義的。現在用白話說,當時肯定有些人背後說,他說不定做了啥事得罪耶和華了,可能幹見不得人的事了。但約伯心裡有數,他覺得自己沒幹什麼事,但這樣的試煉臨到,他也痛苦啊!他在痛苦的時候不求生,求死,那就是痛苦到一個地步了。像你們還沒有痛苦到一個地步,還想活著呢。有人痛苦到一個地步,想一下子死了,受不了了,就那個心情。約伯的要求就是趕緊解脫,死了得了,但是他裡面還有些讚美,這就比一般人高了,一般的人到那時候就沒有讚美了,「神你給我一口氣就行了,趕緊讓我活吧!活了以後你讓我怎樣都行……」這時開始搞交易了。

病痛臨到該怎麼經歷?應該來到神面前禱告,尋求摸著神的意思,到底是做哪方面的事不對了,或者身上還有哪些性情方面的東西不能解決,就是沒有痛苦解決不了,非得藉著痛苦磨煉,讓人沒有放蕩,時時都在神面前。人的心一難受,他就總禱告,什麼心思也沒了,什麼吃好的、穿好的、看好的、玩好的,沒心思了。一個人最難受的時候想吃什麼?什麼也不想吃。想穿什麼?什麼也不想穿,躺那兒不動就行。但心裡還得禱告,省察省察這一段時間做什麼錯事沒有。不過一般人臨到大的病痛、怪的病痛,讓你特別受傷、特別受痛苦的時候,這都不是偶然臨到的,原來「七靈說話」裡說,你有病或者你身體好都有神的心意在其中。平時有聖靈作工的時候你不覺得怎麼樣,好的時候能尋求,一到難受的時候人就不會尋求神了,不知怎麼尋求了,人光活在病裡了,亂套了,光為病琢磨:「怎麼治啊?吃什麼藥啊?是打吊瓶啊,還是吃中藥啊?怎麼能讓它快點好呢?」身體好的時候能做這做那,這時就羨慕能走路、能活動的人,羨慕身體沒病的人,想趕緊擺脫,這是一種消極對抗的情緒。人有時想:是自己愚昧造成的,還是神的心意?像極個別的事,小感冒了,天涼了,上火了,還有些流行感冒,這正常;凡大病臨到,讓你突然倒了,突然讓你生不如死,這樣的感覺、這樣的病都不是偶然臨到的。聖靈隨著人怎麼隨呀?光隨著你開啟你,給你亮光啊?不是光一種作工方式。試煉人怎麼試煉哪?不就是藉著讓人難受來試煉人?試煉就是痛苦,有試煉就有痛苦隨著,沒有試煉了人上哪兒受苦啊?人不受苦上哪兒有變化啊?試煉就是有痛苦隨著,那就是聖靈作工。有時就給你一些痛苦,否則人就不知天高地厚了,就張狂起來了。有些事交通真理不解決問題,怎麼點自己也知道,但變化不了,這事是不是多?又敲自己腦袋,又往牆上撞,殘害自己的肉體,但不解決問題,本性在裡面存在,這東西是活的,像人的活思想似的,隨時隨地就出來了。解決不了怎麼辦?就藉著一些病痛熬煉,一熬煉,有些人難受得受不了了,開始禱告了。沒事你特別放蕩、張狂,等一有病你就老實了,你還能張狂起來了嗎?說話都有氣無力了,你還能教訓人,還能狂嗎?那時你什麼要求也沒有了,在哪兒一躺不難受就行了,到那時吃什麼、穿什麼、享受什麼沒心思了。你們多數人還沒嘗過呢,等你們嘗到的時候就明白了。現在有些人總爭這個爭那個,都是受苦太少,犯賤,都等著苦難熬煉吧!

有時一些環境臨到,或者藉著一些人對付對付你,讓你難受難受,給你點功課讓你學學,神現在就作這工作,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就讓你肉體有些痛苦跟著。像保羅總說身上有根刺,刺是什麼?不就是個病嘛!拿不掉,那病怎麼回事他太清楚了,就因為他那個性情、他的本性。如果沒有這根刺插著,沒有這個病隨著他,他隨時隨地能做出搞獨立王國的事,一有病他就沒那兩下子了,沒那個精力了。所以,有很多時候病痛也是人的一個保護傘。你若沒病,活蹦亂跳,就說不上作出啥妖了,一張狂,一放蕩,就失去理智了,失去理智就幹出一些壞事來,幹完了後悔了,到那時就不由自己了,所以有些病是好事。也可能別人有什麼難處你都能解決,自身思想上的問題也都能解決,唯獨病若不好,你自己什麼辦法都沒有。病真的不由自己,病一上來,這個方兒也不行,那個招兒也不行,那就是你該受的苦了,你就別擺脫了。你禱告尋求順服,尋求神的意思,「神,我知道自己敗壞,本性不好,我知道我能做出悖逆你、抵擋你的事來,做出使你傷心痛苦的事來,你給我個病痛太好了,我應該順服。但是求你開啟我,讓我明白你的心意是什麼,你要變化我、成全我哪方面,只求你指引我的道路方向,讓我明白人生的道路,讓我明白你的心意,知道這方面的真理。」你得尋求禱告,你不能稀裡糊塗,「有病就有病吧,上中醫那兒抓點兒藥,不行找西醫,西醫不行開刀,我把病拿掉,看還難不難受!」你這兒拿掉那兒又出來了,把這個瘤拿掉,那兒又出個大包,出完包之後斷胳膊斷腿,跟神對抗了不得!所以,很多事臨到你別輕易下斷案,就是什麼什麼,「沒啥事,絕對不是得罪神」,自己還維護自己。你如果真是心裡有神的人,什麼事你別放過,你禱告尋求,逐漸在每件事上都摸神的意思。神一看你這個人特別順服,就逐漸減輕你一些痛苦。你看歷代以來,越是敬虔的基督徒,信徒、使徒、先知,被石頭砸死的,被馬拖死的,吊死的,炸油鍋的,釘十字架死的,怎麼死的都有。這就是你跟隨神別打算有一點點安逸隨著,別要求這個,別奢望這個。為什麼我說人對神有要求不對呢?就是人有一點要求都屬於奢望,不應該有。別奢望說:「神你讓我穿得好,我有理由穿好的;神你讓我一點痛苦沒有,因為我作工作,所以有理由要求你讓我身體好。」那你身體孬就不信神了?你身體孬就不盡自己的本分了?盡本分不都是理所當然的嗎?這是天職,是不可推脫的責任,誰不做你也應該做,你得有這個心志。有很多人跟隨神,心想:我受苦還跟隨神幹啥呀?跟隨神就為享福,不享福我還不跟了呢!這不是錯誤的觀點嗎?你們經歷了這麼多年都看見了,真正追求的人,在他們身上沒有看見明顯的像人想像的蒙祝福啊,每天心花怒放啊,高興啊,長得漂亮美麗啊,穿的衣服也好,什麼事都順利呀,在世界上亨通啊,沒有一個是這樣的,都讓你一波三折這樣地渡過:在單位受棄絕,在身體方面總有病痛隨著,還有的人做買賣買賣不成,家庭裡的人不信,還棄絕。你們想想,凡是在安逸堆兒裡活著的,在追求真理上都沒有真正進入,一旦真追求,真進入,必然有逼迫、有患難隨著你。有逼迫、有患難隨著證明什麼?神沒有離棄你,神沒有放棄你,神的手一直抓著你沒撒手。他若一撒手,你落在撒但的網羅裡,那不就完了嗎?落到撒但的陷阱裡面不管你,讓你賭博,嫖妓,玩女人,下舞廳,喝酒,耍酒瘋,追求當官,追求名利地位……不管你你就完了。別看你得著世上的,其實你已經失去了最大的東西,你還不知道呢!

有些人說了:神怎麼總管著我呢?不讓別人有病,我怎麼總有病呢?我怎麼總難受呢?我家怎麼總這麼窮呢?我怎麼發不起來呢?你發了也可能你就完了,今天發財明天你就墮落了,是不是?有些人說:我身體怎麼總不好呢?我怎麼總穿不著好的呢?別人怎麼能穿著好的呢?我身體怎麼總這樣?別人怎麼總好呢?你別管別人享受神的恩典多少,享受神的祝福多少,也可能因為他身量小,在近幾年體諒他的一些軟弱,給他一些恩典,讓他慢慢在恩典期間認識神的作為,一點一點來。對於你那就是格外地嚴格要求,沒看見讓你外表有多大的享受,就是一直讓你受痛苦,你得在這些事上格外地多加感謝,多加讚美,這才是對神作為有認識的人。有的人反而來氣了:「神怎麼總管著我呢?」管你不對嗎?管你還是好事啊!有些人還說:「那怎麼總對付我呢?」不對付你、不管你就完了。別人不作什麼工作,不擔當什麼重任,不搭理他,他自己願意放蕩,啥也不認識,誰搭理他?對你關心、對付你是屬於對你負責任,在很多事上就得多禱告,多尋求,多多來到神面前跪下來禱告,別放蕩,別任性,別執迷不悟,固執頑固那就完了。你得著恩典了你不覺著是恩典,你覺著這是施加給你的壓力,你不以這些東西為享受,不以這個東西為美,反而以這方面事為仇,反感,不願意,整天生氣,怨氣沖天,連禱告都不願意禱告了,那就危險了。有些人病痛剛臨到的時候禱告禱告,後來,禱告病也不好就活在病裡了,該埋怨了,「我信神咋的了,信神神也沒讓我得好啊,我整天有病……」發完怨言死了。取締你的肉體讓你下陰間,那你就徹底徹底完了,在今生你就沒有蒙拯救的機會了。你死了下地獄了,那你整個的靈魂就斷送了。拯救工作到最後這一步,你還沒蒙拯救,那你還哪有機會了?沒有機會了!在今生拯救工作期間已經滅亡了,已經定他歸宿了,受懲罰死了。歸宿已經定了,他不是生老病死正常的死,受懲罰死的都沒有蒙拯救機會了,說不定在哪兒受懲罰呢!保羅不就是一直在陰間受懲罰嗎?投啥胎?兩千年了,還在那兒受懲罰呢!你明知故犯更麻煩,更不好辦,受懲罰更重!

有的人說:「我這段時間覺著沒有聖靈工作,總是有病,總是難受,周圍總有些環境。」這就對了,聖靈作工作有時是這個方式,有時是那個方式,有時開啟你,藉著交通讓你明白一些真理,有時候藉著環境讓你去悟,在環境裡試煉你,磨煉你,鍛煉你成長,是這種方式。以前你們經歷事沒有認識,因為你們心裡不裝這事。不過有些人為的——對自己的身體不會照顧,也不會保健,不會保養,那你就得注意點兒了。但是話又說回來了,無論是人為的,無論是聖靈賜給的,都是神對你的特別恩待,你都得感謝,不能發怨言。人發一次怨言就有一次污點,那是洗不清的罪呀!你發一次怨言,多長時間能轉過來?你有點消極也可能一個月緩過來,你發一次怨言,有些消極情緒的話說出來了,那也可能一年你都緩不過來,聖靈不作了。你有怨言還了得了?發出來那更了不得,是不是?那人得花多大功夫禱告才能獲得一點聖靈的工作!其實,在你們的經歷中都有過聖靈的作工,尤其臨到逼迫患難時人緊張了,開始向神禱告,讓神給智慧,多餘的話都不會禱告了,你看人身量多小啊,禱告不上來了。有時藉著周圍的人給你出些難題難為難為你,這時你不得不回到神前開始省察了:到底做錯什麼了呢?神你應該讓我明白呀。我不明白那我就天天禱告,得有毅力,等什麼時候明白了,什麼時候算完;若是我禱告明白不了,那我一年四季總在這個事上尋求,總得記在心上,以後見著明白人再交通交通。這才叫對自己負責任,自己糊弄自己那才叫真糊弄。

你們平時禱告肯定都少,是不是?人禱告少,尋求的就少;人尋求少,那人就沒有順服。你沒有尋求的態度怎麼能順服呢?你怎麼能認識到神的作為、神在你身上的工作呢?你認識不到,那你說不上什麼順服,你都不知怎麼回事,你順服什麼呀?順服誰呀?順服也不是渺茫的。一說順服,那得有目標,有對象,你都不知道他作的是什麼,你順服什麼?都是一句空話。遇見哪類事怎麼禱告,怎麼尋求?以什麼樣的口氣,用哪些語言尋求?禱告的時候還不能亂模仿,你如果模仿耶穌的話說「願你的旨意成就」,這不合適,在你身上只不過是成全,談不到神的旨意。別把成全你,有時候修理你,給你點苦難磨煉說成是神的旨意,這不對勁,聖靈不會作工的,可不能這麼禱告,地位都站錯了。有的人還說:「只願按著你的旨意成就,不要按著我的意思。」那你跟神平起平坐還了得了?基督跟父神是那麼禱告的,「不要按著我的意思,只願按著你的意思」,基督站在肉身的角度跟天上的靈禱告是那麼禱告,平起平坐,地位是一樣的,是一位,不過是角度不一樣。基督作那樣的禱告,人如果也那樣禱告,那屬於沒理智了。怪不得聖靈一點也不開啟呢!你說那話都不著邊兒,聖靈上哪兒開啟你?還說「只願按著你的意思,不要按著我的意思,你就開啟我吧」,人多糊塗!人若這點事都分不清,那就說不上明白真理了。禱告不能亂模仿。臨到哪類事該怎麼禱告,你有禱告的經歷,你也帶領底下人那麼禱告。人都學會來到神面前,什麼事別自己盲目處理,自己去做,自己去想像,這麼做那麼做,做來做去正好打岔攪擾了,正好違背神的心意了,這就麻煩了。如果你帶那一片教會的人,讓你帶來帶去禱告都不會了,那你就走歪路了。或者那片教會的人在你的帶領之下,禱告光會說點外皮子話,多了沒有,禱告完之後還沒有一點果效,也摸不著神心意,也不知聖靈怎麼作,也沒有一點開啟亮光,那也沒達到果效。那你的禱告都屬於儀式、走形式,這也不行。這事就得藉著經歷去總結,這就需要人的心思細了,粗人就很難達到了。聖靈開啟的都是什麼樣的人呢?心思敏捷的、心思細膩的人。一給個感覺,給個開啟,他能意識到是聖靈作的,神要這麼作,或者有些時候一責備,馬上感覺到了,收回來了,聖靈開啟這類人。粗人,給他個感覺,他也意識不到,最後聖靈一看這東西不是什麼好東西,他也不留意聖靈作工,聖靈就走了,再也不開啟他了。連著開啟三次四次再不接受,聖靈就再也不作了。為什麼有些人走走裡面就黑暗了,走走就消沉了,走走就沒勁了,一點聖靈開啟沒有?就那點兒死東西、死道理,上哪兒有勁去,是不是這樣?心思得細膩。有些人心思不細膩,光靠做夢,那天做什麼夢,昨天做什麼夢,總通過這些事判斷,那能判斷準嗎?認識自己、明白神心意得藉著真理,藉著認識,藉著經歷,不是藉著外表現象。聖靈作工是不是實際?特別實際。有些人只是在真理上有領受能力,但是在聖靈作工的事上你們沒有體察。以後你們得注重最細微的感覺、最細微的亮光,或者每臨到一件事都能站在真理的角度去觀察,去對待,那你這個人慢慢就走上正道了,走上正軌了。什麼事都用肉體的眼光去看,都從道理上來分析,都從邏輯上、規條上,從世上人的頭腦上、思維上來分析看待,來對待,那你就沒法走上正軌,什麼時候你也是門外漢,你也不會明白真理。你們現在就得慢慢往這方面注重了,別覺著「我信得晚不著急。他明白,他都有基礎了,咱沒明白,到那時候就明白了」,你不能這麼想,你信得晚你才應該著急,才應該更多地知道這方面。

什麼事都用真理的觀點來對待,很多事臨到你就能發現不少問題,有不少認識。你如果用頭腦研究、分析,或者用肉體的眼光去看,去對待,比如,有時候有病就認為這就是有病了,沒什麼,其實這裡面有很大的問題。也可能從這一個事上你如果心思細膩的話,聖靈有時候給你一個意思一閃,說你哪方面的毛病或性情方面的事,給你一個痛苦來磨煉你讓你受苦,讓你回到心裡仔細地省察揣摩,看看裡面到底怎麼回事。一給你一個痛苦,你回到深處了;一回到深處,你這個事就揪出來了。不給你痛苦你覺得沒什麼,都平淡,你那方面性情就省察不出來;省察不出來,你那方面的真理就不會明白的。你們是不是有點這方面的經歷?但是人的配合太麻木。聖靈作每一個事都特別及時,按著人的所需,按著人現在的身量、現在的情形作,過去說過神作工按時應份,特別及時,不耽誤時間,那這話怎麼說?在實際經歷當中就看見了,你每次臨到一個事,聖靈及時就感動你,開啟你。但人配合差勁,人有時一聽感覺是這麼回事,人就不往上悟了,光能感覺到,但是理性方面不往上悟了,有個感性的感覺,理性方面不注重就過去了。再給你一次感動,你又推脫一次,有時候懶惰,躺在床上不願意拿筆記下來,一閃就忘了。勤快人就拿筆記下來了,記下來之後,以後再看感覺特別好,在這基礎上還能有些亮光。若是粗人,在他裡面一閃就過去了,總過總過,聖靈就不作了。心思得敏捷細膩,還不能懶惰,而且有及時的配合,有這方面認識了趕緊禱告,隨時隨地跪下來禱告,或者帶領別人,或者自己趕緊跪下來禱告。怎麼禱告?那就圍繞你得開啟的這方面禱告,有時好像是自己想像的,想像的也不要緊,你就按著這個禱告;一禱告,話語特別通,禱告期間又有很多開啟,那就對了,你就該記錄下來,有時情形好能記住,情形不好就忘了。

你看人講道理一篇一篇的能寫好幾頁,真正的認識他一條也寫不下來,沒人寶貝這個,是不是?證明人不知道什麼重要,不知道什麼次要,不知道什麼關鍵,不知道什麼是自己該得或不該得的,所以說都流失了。隨身都帶個小本,有聖靈開啟就記下來。聖靈作工隨時隨地,有時你特別累,他也開啟你,你按這個一禱告還精神了。其實有很多聖靈的開啟都讓你們給斷送了,你們都是敗家子!聖靈沒在你們身上作嗎?沒少作,你都抓不住,那你就不能說「神也不恩待我呀」。神沒少恩待你。其實,聖靈作工也都是有規律的,不總結不行,一總結,很多東西就出來了。像禱告這事,在禱告上有時能得著很多的開啟你也不知道,就是從自己嘴裡說出來的,你若不注意你覺察不出來,光知道這次禱告挺好,挺舒服,然後躺那兒開始睡覺,感覺今天沒有失眠,你還覺得晚上睡覺禱告禱告,神就恩待讓你睡覺睡得好。是那麼回事嗎?在那兒瞎套!其實,你禱告的時候有好幾句話都是最關鍵的,都給流失了。聖靈作工對人最大的幫助就是讓人明白很多真理,明白一些神的心意,讓人不違背神心意,能按著這個方向去做,不偏離正道,明白真理,明白神的心意。聖靈作工的目的是什麼?開啟人的目的是什麼?有時就是起一個引路的作用,有時提醒人一下,幫助人一下,扶你一把,你快走歪路的時候他像個枴杖一樣扶你一把,幫你一下子,就是把握你走正道,就像引路方向似的。聖靈開啟的無論是什麼經歷、認識,或者個人背景不一樣,跟真理一點都不違背,不打架。如果每一個人都這樣經歷下去,有真正的尋求禱告,有真實的順服,聖靈不斷地這樣作,人有細膩的心思、敏捷的心思,這些東西不流失,那身量長得特別快,這就是抓住機會。聖靈作工的一個特點就是特別快,一閃就過去了,他不像邪靈作工,邪靈作工它催促你,不那麼做不行。聖靈作工有時是在出事的時候給你一個感覺,讓你覺得特別慌,這是特殊的情況;平時人正常經歷的時候都是給人一個輕微的感覺,或者是小小的一個細微的想法、心思,讓你明白這個意思,通過人的頭腦再翻譯出來成人的語言。其實總這樣走下去,有這些真理作基礎,再有聖靈作工,人總能抓住,那絕對絕對不會偏離真道的,就是始終沒人與你交通,沒人輔導你,也沒有工作安排,你就照著這個方向去走,絕對不會走偏路的。彼得是在耶穌復活升天以後見到耶穌的面,並且是有限的幾次,不是像你想像的經常能見著耶穌,一想就能見著,有什麼不明白的一禱告就見著了。有那麼容易嗎?神不向人輕易顯現,多數時候都是藉著聖靈作工讓彼得明白的。彼得能達到的,你們為什麼達不到呢?歸根結底證明什麼?你們沒有悟性。

無論臨到什麼事,都得用真理的眼光來看待,如果臨到事你就想,這事歸我處理,那事歸我的心思處理,那事歸我的頭腦處理,再臨到個事用我的知識、辦法處理,那你什麼也得不著。彼得沒有這樣的想法,所以他就能摸神的心意。後來耶穌升天了,他怎麼還能摸著神的心意呢?就是藉著聖靈的開啟達到的。如果聖靈開啟他摸不著,耶穌復活升天不向他顯現,他上哪兒能明白呀?道成肉身作工作,不是像人想像的天天親自不斷指點才能把人成全,不是那樣,還有靈的作工配合呢!靈的作工配合這是多數,肉身作主導的工作,作完主導的工作,其餘那些枝節的問題是聖靈開啟人明白的,如果抓不住只能得著一部分,那更多的細節問題就得不著了,得不著你就沒什麼變化,沒什麼長進。聖靈作工、聖靈開啟最不好掌握了,其實還有規律。一涉及靈的事人就感覺費勁了,如果不涉及聖靈開啟引導,沒有這些細微的事,人就感覺可容易了。光談談真理,交通交通,就感覺可容易了;一談聖靈作工、聖靈開啟,人覺著費勁了。因為什麼?人懶惰,心太粗,不願意往上悟,一悟這個就不能亂想別的事了。你整天活在別的事務裡面,那這方面就注重不了了,整天活在道理裡、放蕩裡、吃穿裡,整天活在愛情裡、兒女情長裡面,那聖靈開啟引導這些東西就插不進去,聖靈沒法作了。那你就得多禱告,尋求聖靈作工,怎麼能把聖靈的作工接受進來,不讓聖靈的作工流失,向神禱告:「神哪!求你在我身上作你的工作,成全我,變化我,讓我在凡事上都知道有你的心意,讓我在凡事上都能順服你的意思,都能明白你的心意。你拯救我有你極大的愛,有你的心意,人雖然悖逆,雖然抵擋,人雖然本性是背叛的,但是我現在明白了你拯救人的心意,我願意與你配合。願你在我身上加添更多的環境、試煉、痛苦,讓我在這些痛苦當中看見你的手,看見你的作為,讓我做一個能明白你心意、能順服你的心意的人,不做一個放蕩的人,做一個腳踏實地的人。」你就這樣禱告,時常地這樣禱告,求得聖靈在你身上總有作工。聖靈一看你這個人走正道,務正業,就加添給一些環境先考驗考驗你,給你一個重的試煉看你能不能勝過去。有人可能受不了,說:「神,我可不要了,給我點兒輕的。」完了,你在這個事上失敗了。你如果真覺得這個環境重,就這樣向神禱告:「神,雖然你給我的環境重,但是我知道我的身量小,受不了,求你按著我的身量供應我,讓我無論經歷重的痛苦、輕的痛苦都能明白你的心意,不背叛你,不發怨言,能夠完全順服達到讓你滿意。無論是重的痛苦還是輕的痛苦,只要是你的意思我願意順服,沒有一點怨言,我不願違背你的意思,無論你以後加添再重的痛苦,只要我能承受得了,求你加給我。」你得放心大膽地禱告,別逃避,別畏縮。也可能聖靈看你這個人特別走正道,務正業,心裡特別要神,追求真理,也許就加給你一個重的,給你特別大的力量讓你能勝過去,那你就得勝了。你在一個特別重大的事上勝過去了,那就比你在很多小事上明白一些小字句高得多了,這就屬於見證方面的事了。

有一些人在生活當中或在教會生活當中接觸一些實際,比如男女方面,有的人就經歷不了這樣的試煉,一臨到這類事非倒不可。每次臨到這類事,等出來的時候臉特別黑,不行,沒有一點見證。有些人臨到錢財的事他就軟弱,小來小去偷點兒,一臨到錢財的事他就跟神發怨言了:「我怎麼沒那麼多錢呢?神你為什麼不公義呢?為什麼我受窮呢?為什麼別人都富呢?我信你為什麼就該受窮呢?」一臨到這事就發點兒怨言,不體貼神的心意。有一些人在地位的事上軟弱,一臨到這類事就完了,勝不過去了。比如,哪個單位讓他當官,給他多些錢,或者給他些好處,一臨到這類事站不住了,心想:「去不去呢?」禱告禱告,琢磨,「不行,還得去。」他自己的意思已經定了,然後還尋求,那就沒必要尋求了。去當官,還想回來信神,向神禱告:「神,求你加給我試煉。」還試煉你什麼呀!這一個小事你都倒了,你經得起試煉嗎?都不配了。更有一些個小人物,因為發幾件衣服就爭起來了,這時聖靈就在旁邊觀察你呢,看你這個人發表什麼觀點、什麼態度,開始考驗你了。有的人心裡說:「我不要,神恩待我我也不要,我夠了,神恩待我太多了。在這些事上,我不注重吃好、穿好,我只注重追求能得著你,我不該得的我不要,我不奢侈,你恩待我的夠多了,我不配得。我從你得著真理已經是你白白賜給我的了,我不配得這些東西。」聖靈一看這個人正,開啟他更多,讓他明白更多,更有勁,真理上更透亮。那個小人一看分東西了,他說:「好,別人不爭我先爭兩件。要是給別人沒給我,那我就罵他一頓,給他一雙小鞋穿穿,讓他看看我的厲害,下次來東西看他給不給我。」聖靈一看你是個這東西,就顯明你了,讓你窮,窮死你!這類人就得遭懲罰,什麼也得不著!別人花三十元錢蒙祝福就買一雙好鞋,或買一樣特別好的東西,他花三百元錢也沒買好,買的是破爛貨,不能穿。很多時候聖靈恩待人那就是意想不到的時候就得著了,若不恩待你,你受懲罰也是意想不到的時候就臨到你了,這事多不多?

每臨到一件事先做什麼?先禱告,禱告為首。禱告代表什麼?代表你這個人敬虔,你知道尋求神,證明你把神放在第一位了,你心裡有神,讓神在心中登寶座,你這個人是敬虔的信徒。有很多老信徒,天天按時按點跪下來禱告,跪時間長了都起不來了,天天按時按點。咱不說這是儀式或者能不能得著什麼東西,有些老年弟兄姊妹特別敬虔,比你們這些年輕人強多了,勤快多了。臨到事頭一件要做的就是趕緊禱告,禱告不是光有口無心嘴裡磨叨磨叨就完事了,這不解決問題。可能你這樣禱告三次五次、十次八次都沒什麼收穫,那你也別洩氣,還得禱告。臨到事先禱告這代表什麼?代表你這個人把神放在第一位了。臨到事先問神,先讓神知道,讓神來做主,讓神來幫助你,讓神作你的主導,給你指導方向,你把神放在第一位了,你心裡有神。你心裡沒神,臨到事你先來火了,發脾氣了,先不願意了,先消極了,這就是心裡沒神的表現。在實際生活當中凡事臨到都得禱告,頭一件事就是跪下來禱告,這是最關鍵的。禱告意味著你在神面前對神的態度,你心裡沒神就不會這樣做。有的人說了:「我禱告,神也不開啟呀!」那你能知道嗎?說不定在什麼事上開啟你讓你明白,總之會讓你明白。讓你自己明白,你是不會明白的,你沒那個悟性,沒那個頭腦,這是人的思維想不來的事。你明白了是思維想的事嗎?靈作工的意思,神的意思,聖靈不開啟你,你問誰誰也不知道,只有神自己告訴你他是什麼意思,你才能知道。所以臨到事第一是先有禱告,禱告的內容是存著尋求的態度去尋求,去摸索,表明自己的想法、觀點、態度,這是該有的。你如果光走形式達不到果效,就不能怨聖靈沒開啟你。我發現有一些人信神,信來信去光嘴皮子叨咕,把神掛在嘴邊了,心裡沒有了,把靈作工也否了,把心裡有神也否認了,把禱告也否認了,光看看書就完事了,這叫什麼信神的?信來信去把神信沒了,一天呆著沒事幹。尤其你們經常忙事務,還覺著挺忙還沒什麼收穫,人信神不走正道。人走正道是不是費勁?怎麼趕都趕不上去,走下坡路可是挺快。所以,你們要多多禱告尋求,這是最起碼該具備的。學會尋求神心意,尋求聖靈的意思,這個最關鍵,信神的人沒有這一項那就完了,那就信空了。信耶穌時還懂得禱告通不通,後來給扔了,總刑罰審判人都木了,矇了,這是不是走極端了?臨到事禱告尋求神,這是個實行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