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基督的座談紀要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第十九篇 人如何跨入新時代

今天交通一個話題,人進入新的時代應該怎麼在新的時代裡生活,應該怎麼在新的時代裡經歷,就是說人如何跨入新時代。這個問題主要講哪方面呢?主要說說人應該怎麼信神,怎麼將人以前信神的觀點轉到現在人信神該有的觀點,不管你以前信神的觀點是對或是錯,一律不追究,應該面對現實,得知道現在應該怎麼信,應該怎麼追求。現在如果你還按照以前那個信法來追求,還按照以前那個觀點來信神,那你就沒有進入新的時代。先用一句有代表性的話來說明這個問題,哪一句話呢?恩典時代有這麼一句話,「一人信神,全家蒙福」,這話你們是不是都聽說過?這話的實質是什麼?為什麼當時要用這句話來讓人追求呢?因為恩典時代作的工作就是賜給人恩典,讓人享受恩典,享受平安喜樂,享受物質的祝福,而且因著一個人信神,全家人都能享受到這些。這代表了什麼?在恩典時代,主耶穌所作的工作就是來作人的贖罪祭,所以對人是無限量的饒恕、無限量的寬容,只要你一個人信神,全家老小都能蒙福,他不管你生命進入怎麼樣,也不管你素質怎麼樣,就是人各方面正常人性所具備的這些都不算太關鍵,只要你有一個「信」字就行了,特別簡單。那到現在呢,是不是一人信神全家蒙福了?不是。為什麼現在不作這工作了呢?有些人說:「現在不是恩典時代,那神的恩典能隨便給人嗎?誰信誰蒙福,不信不蒙福。」這話也對一半,但其實質是因為現在這個時代不作那步工作了,現在是要求人對神能有忠心,能有真心,對神有敬拜,有順服,有敬畏的心,得具備這些。信神的人能夠明白真理,能夠領受真理,能夠得著真理,不信神的人就得不著這些,他們的實質是抵擋神的,是棄絕神的,他們的實質都是無神論!所以說現在就不作「一人信神,全家蒙福」的工作了,誰信誰能得著真理,誰信誰能有機會見證神、認識神,不信的人就得不著了。在以前那個時代允許人向神索取,現在就需要人完全地奉獻。因為那個時代人沒經救贖還是罪人,所以賜給人足夠的恩典讓人享受,因著這些恩典,人對神有個「信」字,因著一個「信」字,人才能罪得赦免。現在人已經被救贖回來了,已經罪得赦免了,所以現在要求人性情變化,要求人追求真理,要求人認識神。這個聽明白了吧?

所謂跨入新時代就是進入今天的國度時代,從你個人信神的觀點,從你的信心,從你的存心,從你的生活方式、你的經歷方式,這各個方面都得有改變。如果光是一方面,說信全能神了,你信的名變了,其實實質還是沒有變。就是說從你的追求上,從你的認識上,從你的觀點各方面都得有變化,在這個基礎上再來追求,這樣的信才純才真。為什麼現在有的人總消極,認為信神沒意思,沒有以前的勁兒大呢?因為他裡面那個老舊的觀點還沒有轉變,還是以前信主耶穌的那個觀點,得點恩典或者是多花費、多跑路,注重恩賜,注重外表作工、講道,注重熱心,卻沒跟上神現時的作工,不好好吃喝神話,所以就總消極。這樣的人外表看好像是在信神,其實實質還沒有變,是不是這樣?隨著聖靈工作轉了,人也得轉,如果你的進入、你的生活方式、你的經歷方式、你信神的態度、你信神的存心觀點還沒有轉變,那證明你這個人不是隨著聖靈作工而轉而變的。人要有新的進入,要有新的變化,要有新的認識,務必得從人的一舉一動、人的每一個心思意念,從人的每一個存心、做事的觀點、看事的觀點,從這些細節上來進入,來變化。如果不從細節上變化,光是嘴上說,光是在行為上有點變化,這還不算轉變。你得能從你的心理意識上、觀點上,從生活方式以至於每一個枝節上都能轉變,你以前的那些東西脫得一點都沒有了,乾淨了,利索了,這就證明你這個人轉過來了。你們都省察省察自己還有哪些東西沒有轉變,還是以往老舊的說法、老舊的看法,還有哪些是以前根深蒂固的東西,現在還沒有挖掘出來。你不挖掘好像沒有了,其實一挖掘還有很多,是不是啊?為什麼現在有的人總跟不上呢?為什麼人對神總有觀念呢?這麼說話他有觀念,那麼作事他也有觀念,對這事領受不了,對那事領受不了。一方面根源的問題是人的本性狂妄、悖逆導致的,另一方面還有一個客觀的原因,就是人裡面那些根深蒂固的東西還沒有轉變,以前信主耶穌或者是信耶和華神的那些說法在你裡面還存在著,還扎著根呢!所以你一接觸神的新工作,真道是接受了,但有些說法、有些作法你就領受不了。你為什麼對這些新的東西領受不了呢?就是你還持守著以往那些舊東西放不下,導致你抵擋這些新東西。你如果裡面沒有以前的東西,你就能夠接受神現在所作的,如果有以前那些東西放不下,特別是有那些成形的東西,那就最容易跟神今天所作的敵對了。

你們都挖掘挖掘,都省察省察,看看自己裡面還有哪些以前的老作法、老認識法、老觀點是根深蒂固的。我給你們舉個簡單的例子,有些人沒見過基督,也沒聽過基督說話,光看過基督發表的話語就說這話好,這話有權柄,是審判的話語,然後跟基督實際一接觸,「說話怎麼這麼嚴厲呢!為什麼說話總教訓人呢?說話口氣怎麼那麼大呢?還那麼生硬,誰能接受得了啊!他要是像主耶穌那樣說話溫柔又懇切,對人又和藹又慈祥,像老母親一樣,那我就能接受得了,對於這樣的神我接受不了!」你承認這是真道,是道成肉身所說的話,為什麼一接觸基督,對他說話的有些口氣,對他的有些作法、有些說法你就有觀念,放不下呢?這就證明什麼?你對神那個老舊的看法在你裡面成規條了,你拿那個規條來套今天的神,當然套不上了。一個時代跟一個時代作的工作都不一樣,所以他所發表的性情也不一樣,所流露出來的也不一樣,你不能套規條,一套規條保證是定罪,保證是死亡。你那個觀念,你那個觀點,你那個認識法,你那個存心,可以說不是跟今天的神相合的,都是敵對的,不成立。人有敗壞性情,人有悖逆、抵擋,人有思維,人的思維是受人的存心、人看事的觀點、看事的角度這些支配,所以說你那個思維不是從聖靈來的,不是在真理的基礎上產生出來的。為什麼我說你那個觀點是觀念,是屬肉體的東西呢?因為你那個思維不受真理支配,不是在真理的基礎上琢磨出來的。有的人是在聖經的基礎上琢磨出來的,那更是錯誤,咱們不是說聖經錯,乃是說你拿以前那些老舊的東西來套神今天新的作工,那保證錯,保證套不上。就如在恩典時代,人拿耶和華神來套主耶穌,能套上嗎?套不上。那在國度時代,你拿主耶穌來套今天的神能不能套上呢?套不上。為什麼現在神每作一步新的工作,在人中間總是形成一大幫甚至是更多的人來與神敵對?為什麼能形成這樣一幫敵勢力呢?就是因為人不管是接受還是不接受神新的作工,在人裡面那些以前的神的形像、神的說法,以前那個信神的觀點都成形了,成形了之後人還不肯放下,捨不得丟掉,而且還寶愛得不得了,然後還狂得要命,自以為了不起,自以為特別高,拿以前的那些東西來對照今天的神,來對照神今天的作工,對照今天的真理,你說能對上嗎?什麼事你別套規條。你得有這樣一個意識:我現在接受神新的工作了,有些東西我領受不了,我慢慢經歷,我慢慢認識,一點一點追求,像螞蟻啃骨頭似的一點一點啃,慢慢我就啃透了,啃明白了。神的作工奧祕無窮,深不可測,人永遠測不透,經歷一年兩年有一點認識,經歷三年四年又有一點認識,一點一點長進,一點一點變化。那些老舊的東西一點一點改觀,一點一點脫去,舊的東西脫去了,對新的東西才有認識,現在你那些舊的東西在裡面還根深蒂固,一點兒還沒挖掘出來呢,你就敢隨便對新的東西有觀念?你就敢隨便有自己的看法?隨便發表自己的意見?這屬於沒理智。為什麼我說人狂得沒邊兒了?就是因為這個。所以說有些人雖然接受這步工作了,也看了神的話,但其實他裡面那些老舊的東西並沒有放下。為什麼有的地方帶領工人作工作,合他觀念的他能做到,他給你執行,不合他觀念的、他不願意做的他不給你執行呢?為什麼能出現這種局面呢?就是因為人裡面那些老舊的東西放不下,你裡面那些老舊的東西越成形,你抵擋得越厲害,是不是這樣?為什麼現在宗教界裡有一些大帶領地位越高,帶領的人越多,他就越狂妄,越不好接受神末世的作工?就是人總持守以前的東西,人都不以神的話為真理,為生命,不能尊神為高,尊神為大,乃是以自己的宗教觀念、思想觀點為真理,為真道。這不就大錯特錯了嗎?這樣你上哪兒還能尋求到真理呢?你認為自己那個就是真理了,你還能得著什麼真理呀?你還能尋求、渴慕真理嗎?

有的人說:「我接受真道了,你不用管,我自己看神的話,我一年生命就有長進了。」我說你保證長不了,不揭露你,不把你裡面那些東西給解剖出來,你沒法變,你自己認識不了,你不容易認識。人看小說領受得特別好,記得特別快,一看完馬上就能給人講演一番,但生命的事跟任何一個事都不一樣,生命的事都是特別深奧的事,一個事夠你經歷一輩子,這一輩子你總經歷這一個事,總在這方面下功夫,總在這方面斟酌,細挖掘,細經歷,你在這方面就總有認識,那不是說經歷一年兩年就經歷完了,就達到了。人的裡面都挺複雜,人的觀念攔阻著真理的進入,攔阻人對神的認識;人的存心攔阻人性情變化,攔阻人實行真理;人行事說話的觀點、站的角度也攔阻人對真理的認識。你如果說話做事能夠站在真理一邊,站在新時代神所要求你追求達到的這一邊,那你就很容易變化了,你就進入正軌了。你如果沒站在這一邊,那你還差得遠呢!別看你聽了這麼多道,經歷這麼多作工,你差得遠著呢!真理的事是生命的事。為什麼是真理呢?就是永遠不變,拿到哪兒都適合,在誰身上都適合,都是真理,誰也駁不倒,用任何語言、任何作法都駁不倒,是最高的,最深的。

有人說:「我信全能神,我就光自己在家追求,讓我唱詩歌我就唱詩歌,讓我禱告我就禱告,工作作到哪步我都隨著,這樣信到最後保證也能變化,也能蒙拯救。」你也不追究自己的這些存心、觀點,也不省察自己裡面還有哪些敗壞性情,還有哪些奢侈的慾望,你不追究這些,也不挖掘這些,你能變化嗎?不能有變化吧!我敢說現在你們很多人信神還是「一人信神,全家蒙福」那個觀點,為什麼這麼說呢?有些人信神了,家裡不出事還好,不埋怨,等到一出了事,家人得病住院了,或者孩子沒考上大學,或者別的什麼事把他纏累住了,他就該拍桌子罵神了:「哼,我信神得著啥了?神你也不祝福我呀!你祝福我,祝福我的全人,那我的全人還包括我的全家,我的兒子,我的丈夫(妻子),再加上我爸我媽,都算上。如果我家裡不出這些事,我不就能好好追求了嗎?」他還有理由了呢!他還認為自己的理由特別充分,能拿得出去,該說。沒出事之前人沒有埋怨,人都喊著神好,神高大,一出了事,人那個埋怨的心隨時就出來了,馬上就變臉了,那才快呢!像農村的,別說家裡的人出點什麼事了,就是牲口出點事他都埋怨神,是不是啊?人如果什麼時候能達到家裡無論出什麼事、遭什麼災都不埋怨神,而且還不耽誤你個人的追求、個人的進入,不耽誤你對神的順服,不耽誤你對神的讚美,這就證明你這個人信神的心特別純了。你如果總有那個「一人信神,全家蒙福」的觀點,那是錯誤的,你總有這個觀點,你到什麼時候也信不好。人心裡如果單純地向著神,只為著神,那人這個心就特別純了,特別簡單了,到那個時候你受苦就特別少了。現在你為什麼受苦特別多呢?你整天為兒女奔波忙碌,為了他們的事你費了不少心,如果單純為教會的事我敢說你會輕鬆很多,是不是這樣?正因為現在你家裡的事佔百分之八十,教會的事頂多佔百分之二十,因著自己家務事多,你承擔不了之後就開始埋怨神了,其實你為神獻了多少啊?一丁點兒,不值得一提!你還是為自己家的事,為自己肉體那些事奔波忙碌得多,那你怎麼能埋怨神呢?以後可不能再埋怨神了。誰信神誰能得著真理,誰能有機會認識神,這是最重要的一個事,這比你任何的事都重要。現在不是說要求你能做多少,能說多少,首先得把你以前的那些存心、觀點、認識還有你裡面所追求的那些東西綜合起來,之後給它精減精減,把那些東西都往下放,一點一點地放,現在開始往這方面進入,往這方面操練。

我說了這麼多,你們知不知道怎麼能夠跨入新的時代?該從哪方面來改變,從哪些方面來進入?現在是正式開始進入,以前人雖然也有一些進入,但有很多的方面還是不行,達不到神的要求。為什麼你總有觀念?你看了神的話能接受,真到事實當中,你為什麼總跟神敵對,總反叛,裡面總有看法呢?為什麼總順服不下來呢?就是說人裡面屬肉體的東西特別多,一臨到事實就不由得你了,那些悖逆的東西自然就出來了。你們以後記得準備一個觀念記錄本,一到事實當中你有哪些觀念,是怎麼想的,都記錄下來,然後來挖掘自己裡面的東西,這有好處。你得敢於面對這個事實,敢於揭露自己,你敢於揭露自己證明你有接受真理的心,你有放下觀念順服神的心。你得背叛自己,別一個勁兒地背叛神,要是這樣那就錯了,你別反著來。讓你們準備觀念記錄本,你得把自己裡面那些關鍵的東西、根源的東西記錄下來,之後再對照一些事實,然後在做事的時候,觀念再出來的時候,你就該琢磨琢磨,得有些措施,得有些相對應的實行的路,這樣才能有進入。你總說認識自己,可觀念出來的時候卻忽略過去了,你不記錄下來等過後觀念沒有了你該不承認了。人平時不遭對付修理的時候,沒有臨到逆境的時候,都沒有觀念,都沒有看法,以前有的那些觀念他想不起來,他就認為自己特別好,自己真的沒有觀念,等一臨到事觀念就出來了,就跟神敵對了,等過一陣子觀念沒有了,又感覺自己特別好。所以說,居於這種情況,人總也認識不了自己。你要想生命進入,你得認真對待這些事,得抓住機會,一點兒也別放過,記錄下來之後能敞開交通,交通完之後還能有進入。你挖掘出來之後,自己在行事當中去監察自己,到底這方面觀念脫去了沒有,放下了沒有,改變了沒有,這樣自然而然一點一點就變了。你們說,這樣實行進入難不難,費不費勁?也挺費勁啊!光浮皮潦草地認識外皮的那些東西,說自己狂妄自是,悖逆神、抵擋神,這還不行,這不是真實認識,這是道理。你得針對事實,自己在哪些事上有哪些看法,得把自己裡面的那些存心亮出來,這才叫真有認識。你得注重你那個存心與你那個實質的根源,不能光從作法上認識,得解決根源,抓住關鍵。敗壞性情一段時間就會流露出來一些,你一段時間就得作個總結,然後尋求交通,不能總需要別人交通、解剖,你自己得有這方面的進入。一段時間就得總結總結,省察省察自己:哪些事做得不合適,不合真理,哪些話說得不對勁兒,存心不好,自己流露什麼性情了。你總這樣進入,對自己嚴格要求,慢慢在這些方面認識就多了,最後總結到一起,看到自己這個人確實是不怎麼樣,等你有一天真有這樣的認識了,讓你狂你也狂不起來了。現在關鍵是什麼呢?交通解剖完之後人對這些事明白了,知道了,但人還是不認識自己。有些人說:「怎麼不認識?我知道我在哪個事上狂。」你知道自己在哪個事上流露狂妄了,你怎麼不知道你那個性情狂妄呢?為什麼一段時間你還想往上爬,還一個勁兒地想做這想做那呢?就是人那個狂妄的本性還在裡面扎根呢!這就得先從你個人做事的存心,從你的觀點、看法開始變。你們承不承認人說的許多話裡都帶著刺,說話那個口氣都帶著狂的成分呢?話裡還帶著存心,帶著個人的觀點,從你所說的話裡就能看出來。有的人平時不狂的時候說話臉上的表情一個樣,等狂的時候,那表現就不一樣了,撒但的醜相就露出來了。人裡面都有存心,就像詭詐人說話總是說悄悄話,說話總是斜著眼睛,這裡面就有存心了,還有的人說話聲音不大,鬼鬼祟祟的,話裡帶著詭計,還不動聲色,這樣的人更詭詐。

以前,人信神總滿足於家裡平安,做什麼都順利,認為這樣神保證喜歡自己,對自己滿意,你如果光滿足於這個,那你永遠也走不上追求真理的路。你別滿足於外在的生活怎麼好、怎麼順利,那些外表的都是無關緊要的事,今天神拯救人是潔淨、變化人裡面根深蒂固的東西,就是從根源上,從人的實質、人的本性上來挖掘。為什麼總解剖人的觀點、人的存心呢?這就是從人根深蒂固的根源的東西作起。神不是看你外表的作法,也不是看你有什麼樣的家庭,你長相怎麼樣,個頭高低,你有沒有工作,神不看這些,關鍵是看你這個人的實質,是從實質、從根源作起。所以說,你別光滿足於家裡平安、做事順利就是蒙神祝福了,你別追求這些外表的東西,別被這些東西佔有了,你要是滿足於這些,證明你這個人信神的追求目標還是太低,離神的要求相差太遠。你得注重性情變化,得從你的性情、人性,還有你信神的存心、觀點這些方面開始入手,這樣你接觸一些新信的或者沒接受的人,人家從你的外表就看出你這個人有變化了,你追求的真是不一樣了。人說:「我們信神就追求多得錢,有個地位,孩子考上大學,姑娘找個好對象,你怎麼不追求這些?你看這些好像是糞土似的,不值一文錢,你是怎麼信神的?」你就跟他交通我們是怎麼經歷的,人有哪些敗壞性情,神怎麼審判、潔淨人的。人一接觸你,感覺你這個人能供應生命,不是講外面那些哄人、勸人的道,你能談生命進入,談認識自己,這證明你這個人真是新時代的人,真是一個新人了。

現在有很多人總談什麼呢?「我那時候信主耶穌啊,我到哪兒一作工,聖靈大作工,一傳福音很多人都願意聽我的,我給誰一禱告,他的病馬上就好了……」他還談這個呢,這多落後啊!以後你們在一起多談談生命進入,談談性情變化、認識自己這些實質性的東西,別談與真理無關的事,這樣你們就有點真理實際了。像你們現在作不了供應生命的工作,你們服事人、供應人就是勸勉勸勉人家,「別悖逆神了,別抵擋神,你看咱這人多壞,以後可得聽神的話。」說完之後人家道理上明白了,可過後還是沒路,還是消極起不來,這證明你們自己也沒有進入。別人有哪些難處,有哪些敗壞性情,你抓不住根源,抓不住關鍵,因為你對自己還沒有認識呢,所以說,你們在教會裡談不上什麼供應生命,你們只是勸勉人,勸人家好好聽話。你們解決不了實際問題,這就證明你們自己也沒有進入真理實際,還沒有得著真道,所以說,你們的身量太小。你信神的那個觀點還沒有變,你那個認識、存心還沒有變,你要求人家變,你沒路,你供應不了人,只會講字句道理教訓人、勸勉人,到最終你們所帶領的神選民還是不能明白真理,對神的作工也不會有真實認識,這樣神選民怎麼能盡好本分呢?跟隨神怎麼能有勁呢?你們做帶領工人的應該了解、掌握教會的弟兄姊妹到底對神話是怎麼認識的,對自己有什麼認識,這就在乎你們做帶領的人有沒有真理實際。如果跟你一起配搭作工的幾個弟兄姊妹中,你是做主角的,那幾個弟兄姊妹也會教訓人,也一點都不認識自己,那證明你這個人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你也不認識自己。你們以前想沒想過這些事?你們就知道「這下給我權力了,我可有地位了,我可當官了,我可有地方教訓人了」,你只注重地位,只注重名望,只注重怎麼教訓人、只注重怎麼講道,怎麼說能讓人聽你的,能使你在那一片教會有權勢,名望高,地位的根基扎得牢,你只注重這些就證明你走的路偏了。

從一個舊的時代進入一個新的時代,那就不光是作法、說法有變化,還得要求人有更高的進入,付更大的代價,作更多的犧牲,其實不是讓人犧牲別的,就是讓人在這些事上多受點苦,這樣人才能從裡到外都有變化。好比說,以前那個時代有些人喜歡看聖經,現在一說不看聖經了,他總覺得:聖經裡有些話還是挺好的,我有機會還得看看聖經啊!神說聖經裡有些是人的說法,我怎麼不覺得呢?我覺得好像不是。另外,以前是誰熱心大誰的生命就高,誰就信得好,現在一說人光有熱心性情不變化得不著神的稱許,有些人就總覺得神冤枉了那樣的人。以前我對付過一些那樣的人,有些人就不服,替他們打抱不平,「人家信神那麼多年,又付代價又受那麼多苦,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你怎麼能那樣對他呢?」有些人的觀點就轉不過來。這事還不好認識嗎?人看人的外表作法,神看人的實質,這差距就大了。你光看人外表多敬虔,外表多會說,多能跑路、付代價,你怎麼不說他的觀念有多少,他有多自是、多狂妄,你怎麼不看這個呢?所以說,你們看事的觀點還太老舊,太落後。神現在不看人外表的代價,不論代價,不論資本,不論你受多少苦,就看你這個人的實質。

以前那個時代用人的原則是什麼?誰會唱歌,誰會跳舞,誰年紀最大沒結婚,越是這樣的人名望越高,越能做首領。現在咱們可不看那個,得看人的實質,因為信神關鍵看這個人他的實質怎麼樣,他能不能敬拜神,能不能接受神的新工作。神道成肉身來了你不認識他,那你的實質到底是什麼?是不是抵擋神的?就在乎你那個觀點、你那個存心能不能與神相合。如果能接受真道,背叛自己以往的存心觀念,這樣的人才能蒙神悅納,蒙神祝福。神作工使用人是有原則的,不看人的資本、出身、名望或者地位,凡抵擋神的神就不用,用他們不是耽誤工作嗎?人總講自己的資本,總狂得要命,這不是屬魔鬼的嗎?什麼奉獻、花費、資本、名望,咱們不講那個,講那個有什麼用!誰對神最有真心,誰最肯順服神,誰最有真理,咱們贊成這樣的人。看外表有沒有用?外表有一些東西變了,但本性裡面很多的東西還沒變,到一個時期就顯露出來了,所以說這些東西都需要認識,都需要挖掘出來。人本性裡面的東西還多著呢!當然,人的本性就是狂妄,就是悖逆,這是一個最大的、最根源的問題,除了這些人裡面還有一些敗壞性情。所以說,你想要認識自己、想要性情變化得有路途,得知道先從哪些方面進入,先從哪些方面開始著手認識,這就容易多了。你得有途徑,沒有途徑不行。

上一篇:第十八篇 談談關於國度時代的行政

下一篇:第二十篇 什麼叫觸犯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