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二十七篇 什麼叫觸犯神

你要是改動神自己的說話,篡改神自己的說話,這就屬於對神抵擋、對神褻瀆,屬於背叛,就跟天使長說的話一樣:「神,你能造天地萬物,你能行神蹟奇事,我也能,你要登寶座我也登寶座,你轄管萬國我也轄管萬國,你造人類我還管理人類呢!」是不是一樣的性質?有些人對待上面工作安排的態度太放肆了,他認為,頂上是作工作安排的,我們是在底下作工作的,有些話、有些事我們就可以靈活運用,到底下就可以改動,因為頂上只是說,我們底下是做,我們了解底下情況,頂上不了解底下情況,所以說我們可以隨便做,底下這些人交給我們,我們就可以隨便做,怎麼做都可以,誰都無權干涉。在他那兒事奉神就這麼個原則:我認為對我就聽,我認為不合適的我就不聽,我就可以反抗跟你對著幹,我就可以不給你執行、落實,你說的話不合適我給你改動改動,通過我濾過了再往下發,如果沒通過我點頭同意不許印。別處都把上面的安排原樣發下去,他卻把他改動之後的工作安排發到他帶領的區域,他這種人總想把神撥到一邊去,恨不得讓人都跟他、都信他,在他的心目中,神有些地方還不如他,神沒啥,他有,人都應該信他,他是神,就是這個性質。你們看明白了嗎?你們如果看明白了還能哭嗎?還同情他嗎?還覺著上面作得不合適,上面作得不公義,這麼能受苦的人就給撤掉了!他受苦為誰呀?為他自己的地位。他是在事奉神嗎?是在盡本分嗎?對神有忠心嗎?有順服嗎?他純屬是撒但的差役,他作工作是魔鬼掌權,是破壞神經營計劃的、攪擾神工作的,他是什麼信?純屬是魔鬼、敵基督!有些人說:「看他受苦,挺下功夫地寫那些書。」寫那些書是什麼東西?什麼書?他受苦為誰呀?你們總看他受苦那一面,「哎呀!人家受苦那麼大,抵擋神就抵擋點吧,神擔待點吧!」不行!這樣誰都可以抵擋神了呢!受點苦就有資格抵擋神了嗎?就應該抵擋神了嗎?就應該悖逆神了嗎?就應該任意妄為不順服了嗎?自己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了嗎?如果人做得都對,人都有真理,那就不用作這步拯救工作了,證明人沒有敗壞了,人不屬撒但了。人沒有真理,還不順服,還想瞎幹,人家說真理到他那兒還改改動動,認為他做的有真理,他做得合適,這純屬是魔鬼、撒但差來的!對這類人你們還能同情,還能替他流淚,還能替他打抱不平,那你們也是個窩囊貨。你們還覺得上面作得也不近人意呀,他受那麼多苦說撤掉就撤掉了!這麼說你也屬於撒但的差役、屬於魔鬼。現在你們還有沒有為他打抱不平的了?說:「有人告他了神才把他撤掉的,神什麼也不知道,頂上帶領的也什麼也不知道。」你這看法太錯誤了,太謬了!有人信口開河想怎麼說就怎麼說,看神現在是個正常普通的人想怎麼毀謗就怎麼毀謗,這樣的人沒有好果子吃!你們這麼抵擋神,跟神對著幹,公開抵擋神,公開褻瀆神,公開毀謗神,公開論斷神、污衊神,這樣的人以後都是受重刑的對象。像有的人裡面對神有怨氣,他就一個勁往外撒,什麼話狠、什麼話解恨他說什麼話,這類人是不是魔鬼?過後他懊悔了,有些人就說:「挺可憐的,還懊悔,人家還說虧欠神、不認識神,說出那些話來,說得挺明白的,饒了他吧。」哪能那麼輕易饒恕呢!一個人還有尊嚴何況神呢!他褻瀆毀謗完了,看他懊悔了,就饒了他?還說他一時愚昧,是一時愚昧嗎?有人說話純屬帶著存心,看見上面把他撤掉了,他享受不著地位了,恐怕自身難保,他就說許多牢騷話,過後又懊悔又痛哭流淚,你的話說出去了,水潑到地上收不回來了,神能容讓一個人隨便抵擋他、隨便論斷他、隨便褻瀆他而置之不理嗎?那就沒有尊嚴了!有的人恬不知恥,還說:「神哪,你的寶血救贖了我,你讓我們饒恕人七十個七次,你也應該饒恕我呀!」抵擋完了還這麼說,真是恬不知恥!有的人在下面造謠、毀謗,罵完之後害怕了,怕遭懲罰,趕緊跪下來禱告:「神啊!你可別離開我,可別懲罰我,我認罪了,我悔改了,我虧欠你,我做錯了。」你說這類人能得著赦免嗎?不能!為什麼不能呢?這就是觸犯聖靈了,褻瀆聖靈的罪今生來世永不得赦免,神說話是算數的,神有尊嚴,有烈怒,他有公義的性情,神不可能像人想像的是個老好人,誰要是對他好點,以前的過犯他就不看了,這是沒有的事,你抵擋神還有好嗎?你要是因著一時愚昧做錯事,這情有可原,或者人有敗壞性情有時流露點,這情有可原,但你要是直接抵擋神,直接悖逆神,直接和他對著幹,褻瀆他,毀謗他,給他造謠,那你沒好,你等著受懲罰吧!這樣的人你也不用禱告了,等著受懲罰去吧!沒法饒恕!別到時候再恬不知恥地說:「神啊!你饒恕我吧!」在人明白一些事之後,人再做就屬於明知故犯了,不可能饒恕了。以前說不記念人的過犯,那是指一些輕的,沒涉及到神的行政,沒觸犯神的性情,不屬於褻瀆。你能褻瀆神一次,你能論斷神一次,你能毀謗神一次,這是永遠的污點,這個不可能擦掉。人還想隨便褻瀆神,還想隨便謾罵神,還想利用神,哪有那麼便宜的事呢?人總想著神有憐憫慈愛,神是仁慈的,神的心胸寬闊、海闊天空,不記念人的過犯,對人以往的過犯、對人以前的事既往不咎。既往不咎是指一些小事,大事他不可能不提。

人信神都不怕神,到自己脾氣上來的時候,火氣上來的時候,想說什麼就說什麼,那你要對你所說的話付出一些代價,這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有些人褻瀆的時候,說一些論斷話的時候,他心裡知不知道?凡是說這類話的他心裡都知道,除了被邪靈附的理智不正常才不知道,正常人所說的話他心裡都知道,他說不知道是騙人,他說的時候心裡認為:「嗯!你是神,你是神我也知道,我就是說你作得不合適,你能把我怎麼樣?我說完你有什麼辦法?」他這是有點故意的意思,故意攪擾別人、拉攏別人,讓別人也這樣說,讓別人也這樣做,他知道這樣說是在抵擋神,是在和神對著幹,是在褻瀆神,過後琢磨琢磨,不對勁了,心想:那時怎麼能這麼說呢,你看我一時衝動,真後悔呀!他能後悔證明他當時都知道,不是不知道,你如果認為他那是一時的愚昧糊塗,沒看透事,這也不完全對。人再沒看透事,但人信神也得有起碼的常識,人信神就該懼怕神、敬畏神,不能褻瀆神,不能隨意論斷神、毀謗神。什麼叫論斷,什麼叫褻瀆,什麼叫毀謗,你知道嗎?你口裡說出那話是不是論斷,你不清楚嗎?有些人為了讓底下人有勁舉例子說:「現在神都得什麼病了,你們還不好好信!」他能說這話,他也可能不知道這話是什麼意思,也可能存心就是為了底下人好,但是你不能舉這個例子,用這話來激發人,要激發人可以說的話很多,非得說這話?說這話的根源就是他根本沒有敬畏神的心,他不害怕神。有的人學完這話就感覺懊悔:「怎麼能那樣說呢?我學完之後都感覺不平安。」這是沒有敬畏神的心哪!一點不恐懼戰兢,他能隨意說這話,對神沒有敬畏,不敬虔,在神面前怎麼不老實隨便亂說話呢?神有尊嚴呀!他如果認識到這點他能那樣說嗎?人裡面沒有敬畏神的心,為了他自己的存心,達到他個人的目的,他竟隨意在神身上亂安這個、亂安那個,甚至褻瀆神、論斷神。就像現在有些傳福音的人為了得人而順著人說:「『東方閃電』是邪教。」不管出於什麼存心,這麼說也不合適,你別的話就不能說嗎?你為什麼非得用這句話說呢?這是不是在褻瀆神呢?這話是從你口裡說出來的,那就是你褻瀆神,你為什麼用這句話?你為了達到個人得人完成任務,你用這句話的代價來得人,你不是在褻瀆神嗎?不管你是有意無意的,你這話不敬虔,你根本沒有敬畏神的心,你用褻瀆神的話來得人,你太不敬虔了!神是讓你隨意玩弄的嗎?隨意論斷的嗎?隨意亂說的嗎?這是了不得的事,哪一句話說錯你就完了,要命的事!有的人認為:「既然完了,那他也說,我也說,不都完了?還能剩幾個人?」剩幾個人?一個人不剩也行,誰讓你們都說了呢!都說就都完,你還認為人值錢呀?自己啥東西還不認識呢,還認為自己值錢!「我們都完了,那神不白作了嗎?」白作就白作,有什麼了不起!你覺得自己值錢,覺得神離不開人,整個經營計劃經營的就是人,如果神離開人,神的經營就沒有了。你想錯了!神離開任何一個人都一樣繼續他的計劃!人把自己看得太值錢了,沒有敬畏神的心,在神面前一點不敬虔,沒有老實的態度,因為人是活在撒但權下,是屬撒但的,隨時隨地都可以論斷神、褻瀆神,這事可是了不得的事!像你們有些人還敢打那樣的主意,「我也印一本書,發下去流傳萬代。」保羅的例子給你的教訓還不夠深嗎?還想寫一本書,還想搞部「名人傳記」,還想整本「真理歸納」,你太沒有見識了,信神這幾年吃的苦頭還不夠多?這事還看不透嗎?人明白什麼呀?明白點道理連自己都供應不了,還想供應別人,太不知道自己的身量了。你看人和人就不一樣,有的人對上面的安排雖然有些事看不明白,但是他能順服,說:「神作的都對,咱們看不透,咱們順服,咱們可不能論斷神呀,不對咱也聽,咱是人,神作的事沒有錯的,都有意義,咱們這臭腦袋能看出什麼意義呢?咱就只管跟著,順服神的安排,到有一天咱就明白了。即使到有一天咱不明白,咱也甘心順服,咱是人應該順服神,這是咱們應做的。」但有些人就不一樣,他看見上面這麼作,他就先研究研究,說:「神你是這麼說的,是這麼要求的,第一條我看還可以,第二條我看就不怎麼合適,我給你改動改動。」這有敬畏神的心嗎?或者看見神作的事是他有觀念的事,到底下他就不落實了,他到底下就跟底下人隨便說、隨意散佈,讓底下人都知道神作的事不合人觀念,人就對神都有觀念。他第一不能供應真理,第二,還散佈觀念,第三,他是讓大家都知道,都來反對神這樣作,讓神不這樣作,最後達到讓神屈服。為了達到讓人沒有觀念,讓神屈服,讓神不這樣作,滿足人,有的人就能這樣幹出來。像這類人過後懊悔流淚,這能算他有敬畏神的心嗎?有的人有點熱心在事奉的事上無知,看在這份上饒了你,要是以後再幹出這事,那就是明知故犯了,你這些罪就重了,就大了,這是了不得的事,你們如果把這事看得太簡單了,不算什麼,那你總有一天要觸犯神,這樣的人我見了一些,也用不著開除,也用不著淘汰,也用不著宣布,其實這類人的結局早就定了。人信神起碼得有敬畏神的心,什麼叫敬畏懂嗎?人得害怕神,什麼事得謹慎小心地做,給自己留餘地,別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就像撤掉一些帶領的,有的人就說:「這事咱也不好說,到底他做哪些事咱也不知道,即使咱知道他做哪些事了,但是咱也看不透他做那些事的性質,神作的都對,總有一天神會給咱顯明,讓咱明白神的心意。」你沒有明白為什麼要這樣作,但你能順服下來,你這人就是比較敬虔的人了,算你有敬畏神的心,你如果不明白,還對著幹,那你就沒有好果子吃。每撤掉一些帶領的,底下都有些他的死黨跟著他,替他打抱不平,因著這事公開論斷神,說神不公義讓聖靈顯明,這類人即使傳福音立下多大功也無用了,你一次背叛就永遠決定你的命運,你得把這事的性質看得嚴重點,你別覺得這事不算什麼,可以說,你們每個人都抵擋過神,但性質不一樣,這些事性質嚴重。有的人整書往底下發,為什麼不讓印不讓發?你們不明白,你真明白你就不做那事了,因為什麼呢?人在真理上即使明白了,有些話用人的語言根本沒法表達,只能在口頭上交通交通,遇到什麼問題解決解決,不可能用一篇或兩篇文字記載下來,你看彼得的經歷,在彼得的書信上有嗎?人真在神話面前老實了,那些熱心的事、自認為好的事就不做了。你認識到人的渺小、人的貧窮、人的可憐,你就不敢妄自做事,或寫書或立傳。凡是還總想寫書立傳、總想以作點什麼貢獻的名義來樹立自己的人都是不自量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