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二十二篇 對神的作工方式都要認識

神作工作不管是肉身或是靈都是根據經營計劃,不是根據公開或隱祕,或者是人的需要,完全是根據經營計劃,不是說這一步作工想怎麼作就怎麼作,這步工作是在原來兩步作工的基礎上作的。第二步恩典時代的作工使人得著救贖了,是道成肉身作的,這一步如果靈來作不是說不可以作,也能作,但是沒有道成肉身更合適,更能拯救人,人對靈能有多少觀念?人對靈能顯出多少悖逆?他畢竟沒有道成肉身更能征服人,更有利於人認識神。靈作工作不能總跟人在一起,靈作工不可能像現在肉身這樣直接跟人說,直接面對面地跟人在一起生活,在一起說話,有些時候就不能像道成肉身一樣能顯明人裡面的東西。這一步道成肉身作工作主要是征服人,征服之後成全,達到人對神有認識,能敬拜神,這是結束時代的工作,如果這一步不征服人,光讓人知道確實有神,那就當然靈作了。你們可能認為如果這一步靈來作也能代替肉身,也能那樣作,因為神是全能的,不管是肉身作還是靈來作都能達到一樣的果效,這你們就錯了。神作的工作是根據他的經營,根據神作人的計劃、作人的步驟,不是說像你想像的,靈是全能的,肉身也是全能的,神自己就是全能的,他想怎麼作就怎麼作。神的作工是根據經營計劃,作哪步工作都有一定的步驟,這一步該怎麼作、應該具備哪些細節也是計劃好的。頭一步作工作在以色列,這一步作工作在大紅龍國家,有人說:「在別的國家不行嗎?」根據這步作工的經營計劃,現在就務必在這個國家作,這個國家人又落後,生活又腐朽,掌握在撒但的權下,又是沒有人權自由的國家,如果像你們那樣說,這步道成肉身就沒有意義了,怎麼作都可以了,那有什麼意義?他作哪步工作都是有一個必要性,務必得那樣作他才那樣作的,所以說這樣作才有意義,像你們說的那樣就沒有意義了,怎麼作都可以就沒有意義了。像人吃飯,他認為這頓飯吃也行,不吃也行,那這頓飯對他來說就沒有價值了;如果他現在特別餓,這頓飯擺上了,那這頓飯對他來說太有必要了,因為他現在正餓著呢。這事你們不能理解偏了。肉身作能達到什麼果效,靈作能達到什麼果效,他選擇肉身或靈是選擇達到果效最佳的那一方面、那個方式。像天太熱了,你穿棉襖就受不了,冬天穿棉襖就合適了,選擇的是最佳方式,不是像你們說的怎麼作都可以,肉身也可以作,他隨便穿上個形像也可以作,靈來了跟人不見面也可以作,都能達到一定的果效。神是全能的,神有實際的一面這點人看不到,人都把神看得那麼不實際、不現實,想怎麼作就怎麼作,沒有一定的意義,認為在神看有意義都是胡編來的,想怎麼說就怎麼說。人應該知道這裡面有真理,神怎麼作有意義,怎麼作有必要性,能達到最佳果效,這裡都有他一定的目的、一定的意義、一定的計劃。你以為神作工作是信口開河嗎?他有全能那一面,但他還有實際的那一面,你們認識就是片面,在認識神全能這一方面有誤差,在認識神實際那一面就更不用說了,這一方面比那一方面誤差更大,這三步作工先是靈來作,後兩步肉身來作,都是太有必要了。你看釘十字架,靈釘十字架有意義嗎?不疼不癢的沒有意義,這步作工征服人,靈來作不能代替肉身,肉身作的工作靈代替不了,靈作的工作肉身代替不了,作哪一步工作選擇肉身或者選擇靈都是最有必要了,為了達到最佳果效,為了達到他經營計劃的宗旨。神有全能的那一面,還有實際的那一面,作哪一步工作都是實實際際在作,不是像人想像的神不動嘴、不動意念,想怎麼作就怎麼作,他有智慧,他有他的所是,這是他的實質。他作工作的時候需要實質、需要智慧、需要他的一切性情流露出來、發表出來讓人得著,不是憑空作的,說話也是實實際際地在說,作工作也是一天天在作,受苦也是一天天在熬,他受苦也痛苦,不是說道成肉身作工說話期間靈就在,不作工不說話期間靈就走了,若這樣就受不著苦了,也就不是道成肉身了。他有實際的那一面人看不著,所以說,人認識神總是認識不了,認識不到位,光認識個表皮,認為神實際、神正常,或者神全能,神無所不能,人說這些話都是學來的,沒有真實的認識,沒有真實的體驗。為什麼道成肉身強調實質?他怎麼不說靈呢?肉身的實質突出肉身,重點是肉身作工作,靈作工作就是輔助、幫助,這就達到肉身作工的果效。認識神都是一個階段認識一點,多一點也不能突破,多一點也認識不到,說一點認識一點,但還是不太透亮,摸不著實質的東西。你們認為肉身也可以作,靈也可以作,靈可以代替肉身,那你就永遠看不著肉身的意義、肉身的作工,永遠不知道什麼叫道成肉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