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二十三篇 事奉神當走彼得的路

哪些人有真理,哪些人沒有真理,哪些人說的有真理,多數人都看不透,讓你說什麼叫真理你說不清楚,但是哪個人一說,「那他的觀點是對的,他說的話是實際的認識,是經歷來的。」人一聽就明白。像現在你們這些新人,問你什麼叫實際,你不但答不上來,誰說的話實際、誰說的話是道理,你都分不出來,不是小瞧你們,你們沒有經歷。你看這些老人,雖然說具體的有些高的人迷惑他他看不太透,但是也知道那些人講的不對勁,哪些人講的是道理,他能聽出來,哪些人講的是實際,他能聽出來。你們現在連邊兒都不沾,這可不是貶低你們,你們別因為這事消極,這是正常經歷過程,誰都得有這個過程,人都得經過多少年的澆灌,牧養,聽,感覺,體會,經歷,才慢慢對生命經歷的事看透了,入門了,開竅了。人光會說道理,光會聽道理,對實際的事感覺不到,也沒有分辨,那你就沒開竅,還沒開竅呢!什麼叫沒開竅呢?你沒入門,就這麼回事,對真理的事沒入門呢!你看你現在,可能你可以走走教會,也可以扶持扶持別人,也可以捐獻或者花費,或者在神家辦一些事務性的事,但是你不一定有實際,你也不一定對實際有分辨,你對字句道理也不一定有分辨。這話你們也可能不服氣,到有一天真有一個講道理的,呱呱的,你們就也可能高舉他,真有實際的那個人,老實巴交不吱聲的,你們也可能就踩他。你們一做這事,你們就知道自己身量在哪兒了。人這個身量,對實際的認識,對自己的認識,對真理的經歷,對神的認識,這純屬都是經歷來的,一天天靠出來的,這可不是說從哪兒學來的,聽多少,「我有了,我聽了,我記住了,我知識高,我是大學生,我是搞什麼工作的,我是搞什麼研究的,我一聽我就知道。」你聽別的哲學、政治或者什麼文學,也可能你學的那些知識能用上,你在這兒你用不上,用不上白搭!這兒只能是什麼呢,你學的知識在真理的這些文詞上,或者是說法上,或許比別人通一些,但是在真理經歷上你不比別人高,這個不佔優勢。這個你們承認吧?對生命經歷的事你們都不探討,你們的缺少太多了,不過像你們有點知識,你們在上面現在佔著個帶領的優勢,常作工作,在上面接觸一些老人,或者是作一些具體工作,你們能快一些,比原來的老人能快一些,對實際的認識,對某一個真理,對自己的認識,能快一些,也可能不用走彎路,也可能也得受一些挫折。每一個人的環境不同,條件不一樣,有些人得受些挫折才能有大的變化;有些人呢,不用受太大挫折,但是在周圍這些事上,他就發現自己所應該走的路,發現自己的敗壞,在周圍人事物當中就有些看見,這是比較快的。

那你們現在該注重什麼?要是光注重作工跑跑外面事,那就耽誤了,人信神個人生命長進是最關鍵、最重要的。你光裝備道理,光裝備作工能力,或者是幹什麼手段高,有智慧,這些都是次要的,但這些東西沒有不行。你信神主要就得對真理認識透,對真理有經歷,有認識,你在神面前呢,能有一顆順服的心,能滿足神的心意。你如果信神,越信跟神的關係越疏遠,跟神越來越遠,跟真理打架的地方越多,那證明你這個人信得沒有長進,沒有聖靈作工,你自己走偏了,你走到極端裡去了。如果你這人信一段時間,對實際有認識了,對自己也有一些認識了,你覺得自己摸著一些實際的東西了,證明你這人通靈,開竅,走上正軌了。現在有些老人,你看跟了兩三年,邊兒都不沾哪,還張牙舞爪的,準備得福呢,準備工作結束以後享受福氣呢。生命經歷的事邊兒都不沾,你跟神的關係絲毫、一點都不融洽,在一起時間短還行,勉勉強強能順服下來,有觀念也不敢吱聲,時間一長了,一頂牛,你就是滅亡對象了。每一個人都在危險的邊緣,這是了不得的事!人信神走對道了,那就信對了,得福了;你走不對,你走錯了,走彎了,沒往上走,沒往上用勁,那你這個人就滅亡了,受懲罰了。

信神,人就兩條道:一個,能完全順服神;另外一個,那就是抵擋神,跟神對著幹。就這兩條。不可能說我也不跟神對著幹,我也沒有順服神,不可能的事。你沒有順服神,你沒有真正的認識,那你只有悖逆,只有抵擋。你嘴上不抵擋,沒有明著對著真刀真槍地幹,你心裡也得悖逆。或者是沒讓辦事的時候,你也可能對神你覺著特別有愛,覺著跟神特別近,一讓你辦事的時候,你的悖逆、你的狂妄、你的自是,你撒但的東西就流露出來了,這一流露出來,那你悖逆的事實就存在了,是不是啊?你如果把信神的事光看成「我信神有福,以後我是得福的對象,我是神家的一員,我是神提拔上來的,我是神高抬的。我有福,神恩待我」,這有什麼用啊?喊這些空口號有什麼用啊?現在關鍵是你能不能蒙拯救,你是不是走上生命正軌了,你信神神稱不稱許你,承不承認你是神家中的一員,在神那兒有沒有你這個人,這才算你信神求真。稀裡糊塗地信,「哎呀,神恩待我,神偏待我,我這人有福啊,在哪兒我都亨通。你看在神家裡神高抬我讓我做帶領呢,我一進來以後我就特別紅,特別走運。」光擺這個沒用啊,這都是空的,沒用!給你一個機會,你再抓不住,白搭,多少機會也不行。抓點真格的、實在的東西。有些老信徒說:「哎呀,我有福了!哎呀,我蒙福了,我是全世界、全宇宙最有福的一個!」你是天使也沒用啊!光說不行,抓點真格的東西。尤其你們信神時間短的,接觸少的,你們沒有經歷原來的那幾步作工,是後進來的,那你以後能不能蒙拯救,你自己敢板上釘釘嗎?敢不敢哪?不敢吧?你不敢板上釘釘,那你就危險!

你不明白什麼叫事奉神,不明白什麼叫順服神,你更不明白怎麼敬拜神,人應當怎麼信神,這些事實你沒有抓住,你心裡沒有明白,那你就容易走偏路,就容易抵擋神。像以前那些倒下的人說:「讓聖靈顯明吧!」你們現在也都看清楚了,他當時也沒有存心打算幹壞事抵擋神,他也知道神高抬他,他得好好做,但他沒有往正道上走,光想著神高抬他,好好做,把底下人牧養好了,頂上讓他怎麼做他就怎麼做,他沒抓住實際東西,竟憑己意瞎做,最後不用他時就火了:「神是公義的,讓靈顯明吧!我信的不是人,我信的是神。」他能說這話,他不是早預謀好的,那他是身不由己嗎?這原因在哪兒?人不懼怕神,不認識神。你看有些人說些愚昧話、無知的話,饒了他,看在他無知的份上饒了他,不追究他的責任。有些人為什麼不行呢?他說的話太嚴重了,「你是神,我也不服。」這是敵基督一類的人,他們抵擋神不接受真理。有些人是愚昧無知,但你愚昧無知一次兩次可以,你觸犯行政、觸犯神的性情就麻煩了。你看彼得走的路,他一開始從聖靈得啟示,說耶穌「你是基督,你是永生神的兒子」。聖靈開啟他就有些看見,心裡特別亮堂,雖然當時對這事沒有更深的認識,但他追求認識神,走上了事奉神的正軌。事奉神是一個最危險的事,也是一個最榮耀的事,因為人有悖逆,人有敗壞,走偏了就完了。人事奉的是神,不是事奉人,事奉神這是危險的事,彼得是這麼個走法,這麼個信法。那保羅呢?他不承認耶穌是基督,只是一個勁兒地追捕,就是他被擊殺以後,他也沒有認識到神是萬物的主宰,人應該怎樣順服,他沒有正常的理智,始終都是狂妄心理:我給你多少你給我多少,我付出多少你給我多少賞賜、多少報酬。他的作工始終都是受這個思想支配的,所以他的心裡面始終沒有敬畏神的心,沒有懼怕神的心,你看他那個口氣:當打的仗打完了,也就是你讓我打的仗打完了,當跑的路跑完了,你讓我跑的路我也跑了,當守的道守住了,你不是讓我守這個道嗎?我守住了,有榮耀的冠冕應該為我存留吧?是不是這麼個口氣?當然,他在書信裡面不能這麼直截了當地說,他說得委婉一些,隱藏一些,但是他的出發點就是這個意思,最後怎麼樣,還得受懲罰吧?你們得看清事奉神這條路、信神這條路,人應該怎麼選擇?哪些事奉法是屬於保羅的事奉法,哪些信法是屬於保羅一類的信法,怎麼能達到像彼得那樣敬虔地事奉神,受造之物敬拜神有當走的路,路得選對,目標得明確,別稀裡糊塗,要腳踏實地,異象得透亮。你稀裡糊塗地走就危險,保證有一天你得觸犯行政,或者是發出什麼怨言來。

在人身上現在什麼樣的本性、什麼樣的情形最容易導致人滅亡,不管是做帶領的也好,跟隨的也好,這事你們看清了嗎?人共同的本性你知道嗎?人本性的共性東西就是背叛神,每一個人都能背叛神。背叛神光是不信嗎?什麼叫背叛神呢?哪些屬於背叛神?人得了解,人這個實質是啥東西,了解這個抓住根源,你的致命處,小脾氣,壞毛病,不好的習慣,或者是沒教養,這都是外皮、表皮的東西,光抓住這不放,實質沒解決,最終你還是走彎路,你還得抵擋神,是不是?你們總抓皮毛,總抓芝麻。人能隨時隨地背叛神,這是一個嚴重性的問題,你或許這一陣能特別愛神、能特別花費、能特別忠心,也可能你這一陣理智特別正常、有良心,但是你隨時隨地都可能因為一件事導致你背叛神。就說一個人現在理智特別正常,也有聖靈作工,也有實際經歷,也有負擔,盡本分也忠心,他信得特別有勁的時候,假如說神作了一件令他遺憾的事,作了一件令他看為不合適的事,他裡面就有觀念了,馬上消極了,作工作也沒勁了,應付糊弄也出來了,禱告也不想禱告了,說:「禱告什麼呀!神作那事也不應該呀!我怎麼禱告呢?」沒勁了,禱告的勁都沒了,這叫什麼?這不屬於背叛的表現嗎?人能隨時隨地地離開神,把神否了,能定罪神,這是不是都是背叛?這是了不得的事,你看你覺著你現在沒有觀念了,能在多數時候順服了,能在挨對付修理的時候都不離開了,但是,你還能隨時隨地地背叛神。人的本性你得看透,當然有時候有的人有點良心,他這個人的本性比較好,有的人性惡那是本性壞。但是不管人說你人性好、人性壞,素質好、素質壞,共性是都能背叛神。人的本性就是背叛神的,那人沒有經敗壞能不能背叛神呢?現在你們還覺著:「經過撒但敗壞人的本性就是背叛神,那我也沒辦法,慢慢變吧!」你們還這樣想嗎?那你說人不經敗壞能不能背叛神?人沒經敗壞也能背叛神,就是造人的時候給人一個自由意志,人是特別脆弱的,裡面沒有主動夠神、主動趨向神的心:神是我們的造物主,我們是受造之物。人就沒有這個東西。人原來裡面沒有真理,沒有敬拜神的東西,神給人一個自由意志,人可以思維,但是人不知道什麼是神,不懂得怎麼敬拜神,沒有這些東西。就是你沒經敗壞你也能背叛神,為什麼說能背叛神呢?撒但來引誘你跟著撒但走了,就能夠背叛神,你是神造的,你不跟神,你跟著撒但走,這不是叛徒嗎?叛徒就是背叛了,這個實質看透了吧?所以說,人隨時隨地都能背叛神。人只有完全活在神的國度中、活在神的光中,撒但都滅了,沒有引誘的東西了,就不能背叛了,如果還有引誘的東西,人還能背叛神,所以說人是個不值錢的東西。你還以為「我現在有點東西了,有些東西不背叛神了,跟神能相合了,我不能算是個玻璃杯也算是個土罐子一類的吧!不能算是金的也能算個銅的吧!」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人是個啥東西,知道嗎?人隨時隨地都能背叛神,人不值一文錢,正如原來神話說的是「一堆狗屎、畜生、賤貨」。人覺著:「我也不賤呀!我哪也不賤呀!我怎麼看不透這個事呢?我怎麼沒有體驗?我如果沒經敗壞我就不能背叛神。」這事有例子、有事實,現在跟你們說可不是憑空說的,哪件事都讓你們看見,都讓你們心服口服,只有這樣你們才能達到認識自己的敗壞,解決背叛問題。在國度裡人就沒有背叛了,人活在神的權下沒有撒但掌握,人就自由自在了,人就不用擔心「我能不能背叛了」,沒必要擔心,多餘的!以後可以宣布你們再也沒有背叛神的東西了。但現在還不行,就人的實質就能背叛神,隨時隨地都能背叛神,不是說有環境能背叛,沒有環境沒有人逼你就背叛不了,沒人逼你也能背叛,這是人的敗壞實質的問題,是屬於本性的問題。你看現在你只喘氣,你什麼也沒幹,你也沒動彈,你也沒思想什麼,你現在背叛神的本性就在裡面,這對不對?因為什麼?因為人裡面有那個背叛的東西,人裡面沒有神,人的靈裡面、魂裡面都沒有神的成分,所以說,你隨時隨地都能背叛神。你看天使就不一樣了,他沒有神的性情,也沒有神的實質,但是他能完全順服神,因他是神造的,專門為神服務的,專為奉神的差遣上各處去的,他是為神所有的。而人類,就是讓他在地上生活的,沒給他造敬拜神的器官,人能夠背叛神,人就是一個誰都可以使用、可以爭的東西,不值錢!說人有這個本性,揭示出來是讓人對這事有一個真實的認識,對自己有一個真實的認識,人就從這方面開始變,從這裡找實行的路。認識自己在哪些事上能背叛神,補足什麼能不背叛神,你達到在許多地方都不背叛神了,多數地方都能避免了,那以後你還能不能背叛神,那就不是你的事了,你生命歷程走到盡頭了,走到工作結束那一時刻了,你以後能不能背叛神那就不是你的責任了。為什麼剛才那麼說呢?人沒經撒但敗壞之前,撒但來引誘人就能背叛神,撒但被毀滅了,人不就不背叛神了嗎?現在還沒有到那個時候,所以說,人裡面還有撒但敗壞性情,隨時隨地還能背叛神。一旦人的生命經歷到一個地步,你背叛神的許多東西都脫掉了,你有了許多正面的東西,你能克制自己了,能掌握自己了,你在多數時候都不能背叛神了,到撒但滅亡了人就徹底變了。現在解決人的背叛,解決人的悖逆,是這步的工作,以後的人不背叛那是解決撒但了,跟人沒有關係了,明白了嗎?讓人都認識人的背叛本性,從這裡入手,哪些東西屬於背叛神的本性的東西,哪些屬於背叛的流露,人該怎麼進入、該怎麼認識。人這個實質還在裡面,人隨時隨地都能背叛,還能做出你認為不是背叛神的事來,人隨時隨地都能背叛神,就是說,人沒有自主權,撒但先把人佔有了,你沒經敗壞你能背叛神,何況今天滿身都是撒但敗壞性情呢?你更能隨時隨地背叛神。現在讓你脫掉那些敗壞性情,使你背叛神的東西越來越少,在神面前有更多的機會讓神成全,讓神悅納你。你在各種事上經歷神的拯救多,你就在這一個階段被成全了,如果還有撒但的東西,還有邪靈來迷惑攪擾,你就能分辨一些了,是不是?這樣,你背叛神的行為就少了,這就是後天作在人裡面的東西。先天造人時,人沒有這個器官,人也不懂得敬拜神,也不懂得順服神,也不懂得什麼叫背叛神,撒但來引誘人跟著走了,背叛神了,做了神的叛徒,因為人沒有分辨善惡的能力,也沒有敬拜神那個器官,更不懂神就是人類的造物主,不懂人應該怎樣敬拜神。後天——現在作人就是把這些真理(認識神的實質、認識神的性情……)作在人裡面,讓人都認識這些方面,讓人在這些方面有些自主權了,就是你經歷越深認識神越多,背叛的東西就越少,跟神相合的東西越多就越能戰勝撒但,越有自主權,越能活出真正的人生。有些人問:「那敗壞的實質在裡面,人隨時隨地都能背叛神,那怎麼神還說作成了呢?」作成就是藉著經歷對神有認識了,對自己本性也有認識了,知道怎麼敬拜神了,怎麼順服神了,對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會分辨了,認識聖靈作工與邪靈作工的區別了,以及對撒但魔鬼怎麼抵擋神、人類怎麼抵擋神、什麼是受造之物、誰是造物主都有認識了。這些事你們都明白了吧?這些都是後天通過神的作工加給人的。所以說,最後作成的人就比先前沒有經敗壞的人更有分量、更有價值,因為又加添給人裡面一些東西,作到人裡面一些東西,最後作成的人類就比當時的亞當、夏娃更有自主權,更明白敬拜神的真理、順服神的真理,更明白怎麼做人。亞當、夏娃他們就不知道這些事,蛇來引誘他們就吃了分別善惡樹的果子,最後知道羞醜了,仍然不知道怎麼敬拜神,越來越敗壞,直到現在。這事挺深奧,敗壞人類誰也看不透。因著人肉體的本能人還能隨時隨地地背叛神,但最終神還要把人作成帶入下一個時代,這事人不好理解。

為什麼要求人認識神?人不認識神不明白這方面的真理就容易被邪靈利用,被邪靈迷惑,人明白真理以後就不容易被邪靈迷惑利用了。但如果說你認識以後,知道了這是觸犯行政或者是抵擋神,你還去那樣做,那你這人就不可救藥了。你現在屬於哪種情形呢?你們現在只要有一線希望,不管以前的事神記不記念,人該存著什麼心理:我得追求性情變化,追求認識神,別再上撒但的當,別再做羞辱神名的事。現在人值不值錢、人能不能蒙拯救、有沒有希望關鍵在哪兒呢?就是你這個人聽完道之後能不能領受真理、能不能實行真理、能不能變化,這是關鍵地方。你光懊悔,到該做事的時候又去做了,又去那樣想,而且對這事一點認識沒有,倒變本加厲了,那你這人就沒有希望了,該報廢了。你對神認識越多,對自己認識越多,你就越有能力掌握自己;你對自己的本性認識得越透越能掌握自己,總結經驗以後再不在這事上失敗了。其實每一個人身上都有一些污點,只不過不跟你追究罷了,哪一個人身上都有,有的輕有的重,有的說得露骨,有的說得不露骨,背地裡做的,哪個人身上都有,有的人做的事別人知道,有的人做的事別人不知道,哪個人身上都有污點,都流露一些敗壞性情,或者是狂妄了,自是了,有些過犯,或者有些過錯、工作失誤,有些小悖逆,這些事都是情有可原的事,這是每一個敗壞的人都避免不了的。但在明白真理以後你就應該避免,人總受以前的事困擾,那就沒必要了,就怕人明白以後不變化,知道這麼做不合適還願意這麼做,再一個,告訴你這樣做不合適你還做,這樣的人就不可救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