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二十四篇 怎樣認識神的全能與實際

人類被撒但敗壞以後,就能背叛神,從這個事上看見什麼?有些人問:「神造了人,神不會不讓人背叛嗎?為什麼人還能背叛神呢?神不是全能的嗎?」這是個問題吧?從這事上你發現什麼問題?神有實際那一面,也有全能那一面,人沒有經過撒但的敗壞,但是人也能背叛神。人這個東西他沒有自己的主觀意志:應該怎麼敬拜神,怎麼棄絕撒但,不與撒但同流合污,應該順服神,神有真理,有生命,有道路,神是不可觸犯的。人裡面沒有這些東西,人更沒有認識撒但那些本性的東西,原來人裡面什麼也沒有,所以隨時隨地都能背叛神,更何況現在人都經過撒但敗壞以後裡面有了撒但的東西,人更容易背叛神了,就是這麼個問題。你從這個問題上看見什麼了?神有全能那一面,也有實際那一面。只看神實際那一面,看不到神全能那一面,人還容易背叛神,還容易把他看為一個普通的人;你看著全能那一面,看不著實際那一面,也容易抵擋神。哪一面都看不到更容易抵擋神。所以說,「認識神豈不是世上最難的事嗎?」人對神認識得越多,就越明白神的心意,明白神所作一切的意義。但是要求人認識神還有一個實底:人永遠不能完全認識神,雖然神有實際那一面,但是人永遠不可能完全認識,神太高大奇妙難測,人的思維太有限。為什麼說人在神面前永遠是嬰兒呢?就是這個意思。

神發表一些話或作一些事,人總是誤會:神怎麼那麼作呢?神是全能的呀!人裡面總打架。對於神體嘗人間痛苦,有些人認為:「神是全能的還用體嘗人間痛苦?神不知道人間痛苦什麼樣啊?神不是全能的嗎?還用體嘗嗎?」這裡面有神作工的實際一面。釘十字架是為了救贖人,人不認識神,對神總有一些觀念,說:「神救贖全人類,神只要對撒但說一句話,『我是全能的,你敢不把人類給我,你非得給我。』一句話就解決了,神不是有權柄嗎?只要神說救贖人類,赦免人的罪,人就沒有罪了,這些事不在乎神一句話嗎?神說一句話天地萬物都有了,這事神怎麼解決不了呢?他怎麼親自釘十字架呢?」這裡面就有神的全能那一面,也有實際那一面。實際那一面,神自己道成肉身在地上三十三年半,受了不少苦,最後釘了十字架,血流乾,受了最重的苦,後來死裡復活,復活就是全能那一面。他也沒有用一個什麼預示或流點什麼血、下點什麼雨,說這就是贖罪祭,他沒這樣作,乃是自己親自道成肉身接觸整個人類釘了十字架,讓人類知道有這個事實。藉著這個事實讓人類知道神救贖了人,神確實救了人,有這個證據。哪一次道成肉身作工作或者靈自己直接作,都有一個必要性,就是這樣作事最有價值,最有意義,只有這麼作對人類才有益處。因為他經營的是整個人類,以前說這是為了跟撒但爭戰,為了羞辱撒但,其實,最終作的還不是為人類好嗎?對人類來說這件事是個紀念,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事,因為作成的是一班從患難裡走出來對神有認識、被神成全的一班人,是經過撒但敗壞的一班人,所以務必得這麼作。他每一步作工都是根據人類的需要選擇作工方式,絕對不是怎麼作都可以,但是人有選擇,還有觀念。你看釘十字架,人認為:神釘十字架跟我們有什麼關係?人認為沒有關係,但神要拯救人務必釘十字架,釘十字架是當時最重的苦,是不是?那靈能釘十字架嗎?靈釘十字架又不受痛苦,不能成為神的預表,不能成為神的象徵,更不能流血。靈不能流血,只有肉身才能流血,這個寶血就是贖罪祭的證據,他的肉身成為罪身的形像替人類擔當了痛苦,靈釘不了十字架,所以說,靈就不能代替人類受痛苦,不能贖人的罪,這是為了人類作的,這是實際那一面了,但神能這麼作,他能愛人,人就達不到這個了,這就是神全能。為什麼說他是神,有全能那一面?每作一件事裡面有神全能那一面,也有實際那一面,神全能就是他的實質,他實際那一面也有他實質那一面,這兩方面就是不可分割的。神實實際際地作事是他實際那一面,他能這樣作工這裡也有他全能那一面,你就不能說神實實際際作,神是實際,是實際那一面,沒有全能那一面,照你說這又成規條了,這是全能那一面,也是實際那一面,神作哪件事都有全能實際兩個方面,都是根據他實質作的,是他性情的發表、實質的流露、所是的流露。人認為恩典時代神是憐憫慈愛,但神還有烈怒那一面呢!審判那一面,咒詛法利賽人,咒詛整個猶太人,是不是烈怒、公義?你就不能說神在恩典時代就是憐憫慈愛,根本沒有一點烈怒、審判、咒詛的意思,這是人對神的作工沒有認識。在那個時代他作工作都是在發表神的性情,人所看見的他所作的都是在證明他自己就是神,是全能,都在證明他自己有神的實質。在這一步呢,審判刑罰難道神就沒有憐憫慈愛了嗎?還有。人如果只用一種語言,或一句兩句話概括神的實質、性情,你就太愚昧無知了,你不認識神!有人說:「你給我們談談認識神方面的真理,你給我們講清楚吧。」認識神的人該怎麼說呢?「認識神是最深的事,一句話兩句話表達不清楚,一天兩天說不明白。」知道這意思這就算有認識了,人認識神永遠認識不透。狂妄不認識神的人說:「我可知道神是什麼樣的神,我可知道神,我可了解神。」有些事人不經歷,沒看見一些事實,不能真正地認識,不能真正地體會,就感覺挺抽象。不明白的人聽著只能是一種說法,在道理上明白,沒有認識,你不明白不等於這不是真理,抽象是對那些沒有經歷的人說好像不好明白,其實不抽象。如果真有經歷,哪些話在哪個背景裡面都能結合上,哪些事、哪些認識、哪方面在哪個情形裡面說的,指的哪些事,能舉出一些自己頭腦裡面有些印象的認識,你光聽字句,一點實際認識沒有,你自己裡面沒有印象你不好接受,你接受完也感覺是一種說法,這完全是經歷過來的事,這不是一門技術或者一項知識,靠學習能學來。救贖全人類,贖了全人類的罪,這是神全能那一面。如果神光坐著說他全能也不行,這個全能裡面包括實實際際在作,作著工作把人征服,人都仆倒在神面前,都能順服神了,對神的全能和實際如果光從兩方面獨立地說,人還認識不透,必須得從兩方面同時認識。神實實際際地在作工作,他發表他自己的性情,發表他自己的所是,人作不了的工作他能作,這就有全能那一面,他親自在作就是他實際的那一方面,這兩方面是結合著的。神說話就有他全能那一面,他帶著權柄說成就成,就不用說最終的果效,說這話的同時全能就顯明出來了。你別忘了這個:神自己的實質是全能的也是實際的,這兩方面是相輔相成的。他所作的每一件事都是在發表他的性情,在流露他自己的所是,這個所是裡就包括全能、公義、威嚴。像在律法時代,神告訴約拿去尼尼微,證明神有實際那一面,但是約拿不聽,最後他被吞進魚肚裡三天還沒死,這是神的全能。在約拿身上作的事顯明神是全能的。神作工始終都是在流露他自己的實質,發表他自己的所是,他這個實質就是這兩方面,一是全能的一面,二是實際的一面,你從哪步作工當中看都有這兩方面,你看神所作的每件事都有這兩方面,這是認識神的一個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