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三十二篇 外表的改變與性情變化的區別

對性情變化你們怎麼認識的?性情變化與行為變化實質不一樣,與作法變化也不同,都有實質的區別。多數人信神都特別注重行為,因此在行為上都有改變,信神以後不與人相鬥了,也不打架罵人了,也不抽煙、不喝酒,公家的東西一個小釘、一塊木板都不佔,甚至吃了虧受了冤枉也不打官司,的確行為上都改變一些。因著信神以後感覺接受真道特別好,另外也體嘗到聖靈作工的恩典,特別有熱心,甚至什麼都能撇,什麼都能做到,但是到了最終,信了三年、五年、十年、三十年以後,因著人的生命性情沒有變化,又老病重犯了,狂妄自大更變本加厲了,開始爭權奪利、貪教會錢財、唯利是圖、貪地位、貪享受,成了神家的寄生蟲了,尤其那些做「帶領」的多數都被人棄絕了。這些事實說明了什麼?光是行為變化並不能持久,人的生命性情若沒有變化遲早會凶相顯露的。因為行為變化是源於熱心,再加上當時也有一些聖靈作工,人發熱心、獻一時好心這是極容易的事,正像外邦人所說:做一件好事容易,難的是一輩子做好事。一輩子做好事人做不到,人的行為都是受生命支配的,生命是什麼行為也是什麼,自然流露的東西才代表生命、代表本性,偽裝的東西不能持久。神作工拯救人不是裝飾人的好行為,神作工是為變化人的性情,讓人脫胎換骨成為新人。所以,神審判人、刑罰人、試煉人、熬煉人都是為變化人的性情,達到能絕對順服神、忠於神、正常地敬拜神,這是神作工的宗旨。人有好行為不等於能順服神,更不等於與基督相合,行為上的改變都是根據道理、憑著熱心做出來的,並不是根據真實的對神的認識,不是根據真理,更不是根據聖靈的引導了,即使有時受點聖靈支配,但不屬於他的生命流露,更不等於人認識神,行為再好也不能證明他是順服神的人,不能證明他是實行真理的人。行為上的改變是一時的假象,是發熱心的表現,不屬於生命的流露,所以,你們看見有一些人在發熱心期間能為神家做點事,甚至也能撇棄什麼,你們千萬別誇獎,只能往真理上引導,往生命的路上引導,也不能潑冷水。發熱心的人往往都是有上進心、有心志的人,多數人都是渴慕真道的,正是神所預定揀選的人,有熱心的人多數都是真心信神的人,人初信沒有熱心還是麻煩事,正是發熱心的人才好引導進入正軌呢。人有好行為不一定有真理,人有熱心只能憑道理守規條,涉及到實質的問題沒有真理的人就解決不了,道理代替不了真理,而性情變化的人就不同了,他裡面有真理,他對一切的事會分辨,他知道怎麼做能合神心意,怎麼做合乎真理原則,怎麼做能滿足神,並且知道自己所流露的敗壞是什麼性質,當人的己意、人的觀念流露出來,他能分辨出來,就能背叛肉體,這是性情變化的表現。性情變化最主要就是裡面有真理,裡面透亮,做事的時候實行真理比較準確,流露敗壞的時候比較少。一般性情變化的人都表現得特別有理智,特別地有分辨,因著明白真理狂妄自是的流露就少了,因為他對什麼事都看透了,看透了以後就狂不起來了,人該站什麼地位,該做哪些事有理智,怎麼做是守本分,哪些話該說,哪些話不該說,對什麼人該說什麼、該做什麼,這些事都掌握得比較有分寸,所以說他這人比較有理智了。性情變化的人才是真正活出人的模樣了,他有真理了,他不受人的左右;性情變化的人比較穩定,他不是一陣冷一陣熱,無論在什麼環境裡他知道該怎樣盡好本分,怎樣做能滿足神;性情變化的人不注重外表怎麼做讓人看好,他裡面清楚該怎麼做能滿足神,所以,外表好像顯得沒多大熱心,外表好像沒做多少大事,但是他所做的事都有意義、有價值、有實際果效;性情變化的人肯定具備許多真理,從他的看事觀點及辦事原則上就可以得到證實。沒有真理就絕對沒有性情的變化,性情變化不是說人性老練了就性情變化了,主要是指他的本性裡面有一些撒但毒素因著他對神有認識、因著他明白真理而變化了,就是說,那些毒素得潔淨了,神所發表的真理在他裡面扎根了,成了他的生命了,成為他生存的根基了,這才使他變成新人了,所以說他性情變化了。不是指這人外表性情比以前溫順了,以前比較狂妄現在說話有理智了,以前誰也不聽,現在能聽點別人的了,這些外表的變化還不能說成是性情變化,性情變化當然也包括這些情形,但最主要的是內裡生命有變化了,是神所發表的真理在他裡面作生命了,他裡面一些撒但毒素清除了,他的看事觀點完全變了,沒有一樣是與世界的觀點相合的,他對大紅龍的陰謀與毒素完全看透了,他摸著了人生的真諦,所以他的人生的價值觀改變了,這是最根本的變化,這是性情變化實質的東西。人以前憑什麼活著?人都是為自己活著,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是人本性的概括,信神也為自己,得福更為自己,為神撇棄是為自己,為神花費還是為自己,為神忠心也是為自己,總之,都是為了自己得福。在世界都是為了自己得利,信神都是為了自己得福,是為了得福撇下一切,為了得福能受許多苦,這些都是人敗壞本性的實證說明。性情變化就不一樣了,他覺著人該怎樣活著有意義,該怎樣盡人的本分配稱為人,該怎樣敬拜神,該怎樣順服神、滿足神,這是做人的根本,是天經地義的職責,要不這麼做人就不配稱為人,實在空虛沒有意義,人活著該為滿足神活著,為盡好人的本分活著,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死了也感覺滿足,沒絲毫後悔,沒白活一回。從這兩種情形比較看,後者是性情變化的人,生命性情變化了肯定他的人生觀變化了,有了不同的價值觀,他不再為自己活著了,他信神也不再為自己得福了,他能夠說:「我認識神以後死了有何不可呀?能認識神使我活出有意義的人生,不白活一回,死而無憾,沒有怨言。」這不是人生觀變了嗎?所以,生命性情變化最主要因著他裡面有真理了,對神有認識了,人生觀起變化了,他的價值觀跟以前不一樣了,是從裡面、從生命開始變化,絕不是光外表的變化。有一些初信的人他認為他信神以後脫離世俗,跟外邦人見面沒話了,跟親戚朋友很少來往了,外邦人說:「這個人真變了。」他就感覺:「我的性情真變化了,外邦人都說我變了。」其實他的性情真有變化了嗎?沒有。這只是外表的變化,從生命來說根本就沒有變化,還是原封未動的老本性在裡面扎根呢。在人身上有時候因有聖靈作工而發一些熱心,外表上有一些改變做了一些好事,這不等於性情變化,你沒有真理,你的看事觀點還是老舊,甚至和外邦人一樣,你的價值觀、人生觀仍沒有變化,起碼該具備的敬畏神的心都沒有,這就離性情變化差得太遠了。要達到性情變化最主要還是追求認識神,對神有真實的認識。你看彼得,神要把他交給撒但,他說:「你把我交給撒但,你是神,你全能,一切都在你手中,我怎能不為你的作為而發出讚美?但是如果我能認識你以後死了那更好。」他覺著人活著認識神是第一,要認識神以後怎麼死都行,神怎麼處理都行,他就覺著認識神最關鍵,要沒得著真理他永不滿足,但是他對神也沒有怨言。就彼得的這個精神,他能這麼渴慕地追求認識神,可見他的人生觀的確變了,所以從這句話就能看出他性情變了,他是性情變化的人,他經歷到最終神說他是對神最有認識的人,他才是真正愛神的人。

沒有真理性情也絕不能有變化,即使做了教會的帶領也作不了帶領的實際工作,有其名無其實,光能作點行政工作,真正能澆灌教會供應真理生命的才是有真理的人。現在你們是訓練期間,正是自己進入的時候,到自己真正進入真理的實際了才能帶領別人,具備真理、生命性情有變化的人才是名副其實的帶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