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三十五篇 追求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

追求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這是人必須明白的,對這事都要看透,真理明白太少就容易出差錯、走偏路。要追求生命長大,必須得凡事尋求真理,無論在什麼事上都要尋求怎麼做合乎真理,因為稍有摻雜就違背了真理。無論做什麼事都要考慮有什麼價值,有意義的事可以做,沒意義的事就不要做,對有些可做可不做的事能放棄就放棄它,或者做到什麼時候該放棄了趕緊放棄,當機立斷,這是辦事該有的原則。有人提出這樣一個問題:為什麼尋求真理、實行真理都覺著特別難,好像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為什麼做那些惡事、沒意義的事倒像順水推舟,反而特別輕省,這是怎麼回事呢?這是因為人的本性是背叛神的,屬於反動勢力在人裡面佔了主導地位。背叛神的本性做背叛神的事當然輕省容易,做正面的事當然難了,這完全是由於本性的性質決定的。當你真明白真理了,裡面開始喜愛上真理了,再做那些合乎真理的事就順境了,就有勁了,也正常了,甚至輕鬆加愉快了,再做一些反面的事呢,就覺著費勁了,這是因為有真理在你心裡佔主導地位了。你真明白了人生的真理,對於要做什麼樣的人,怎樣做光明正大的人、做誠實的人,怎樣成為見證神、事奉神的人,你把這些真理明白了之後,你就不會再做抵擋神的惡事,充當敵基督、假牧人的角色,即使有人慫恿你也不會做的,再逼迫你也做不出來了,因為人裡面有真理了,能恨惡邪惡了,對反面事物內心反感了,不容易做出來了,因為人的性情變化了。你裡面真有真理了,走的路自然也正確了,沒有真理就容易作惡,並且身不由己。好比你裡面有狂妄自大,不讓你抵擋神也不行,非得抵擋,你不是故意的,是由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視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裡,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舉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處處顯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後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見證自己,最後把出於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觀念都當作真理來供奉。你看這個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人做了多少惡事!要解決人的作惡必須先解決人的本性問題,沒有性情的變化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當你對神有認識了,你看見人的敗壞了,認識了狂妄自大的卑鄙、醜陋了,你就感覺噁心肉麻,心裡難受,你就能有意識地做點滿足神的事,感覺心靈踏實,有意識地來見證見證神,感覺心裡享受,有意識地來揭露揭露自己,亮自己的醜相,覺得心裡挺舒服,心情就好一些。所以說,要追求性情變化第一步得先追求認識神話進入真理,明白真理了才有分辨,有分辨以後才能看透事,看透以後才能背叛肉體,一步一步就走上信神的正軌了,這就在乎人追求真理的心志怎麼樣了。真有心志的話追求一年半年就開始進入正軌,三年五年就能見成效,自己就感覺生命有長進了。你如果信神不追求真理,信上十年也不會有變化,最後說:信神也是這麼回事,沒啥大意思,跟我以前在世界差不多,活著沒啥興趣。這可真是沒有真理活著也空虛,能講一些字句道理心裡也不得安慰,還是不踏實。如果人對神有認識了,知道該怎樣活著有意義,能為滿足神做些事,心裡會感覺這是真正的人生,這麼活著才有意義,感覺人活著就得這樣才能滿足神一點,心才踏實了。若人能達到有意識地滿足神,能有意識地實行真理,能有意識地背叛自己、放棄自己的意思而順服體貼神的心意,這些事有意識地都能做了,這叫準確的實行真理,這叫真正的實行真理,不像以前那樣盡憑想像,盡守道理規條,其實不明白真理做事最累,守道理規條最累,沒有目標盲目做事最累,有真理才有自由一點不假,有真理辦事輕鬆加愉快,人有這種情形就是有真理的人,是性情變化的人。

在追求進入的過程中,無論什麼事都得考察,都該對照神話,對照真理,把這事琢磨透了,知道怎麼做完全合神心意了,有出於己意的就能放棄了,知道怎麼行合神心意就該怎麼行,好像一切都順其自然,特別輕省容易。有真理的人辦事就是這樣,真能讓人看見你真是性情變化了,讓人看著你的確具備些善行,讓人看見你辦事真有原則了,樣樣都合適,這就是明白真理的人,的確有人的模樣了,神話果然在人身上達到果效了。人真明白真理以後對自己的各種情形都能分辨了,對複雜的事情也能看透了,知道自己該怎樣行合適;不明白真理對自己的情形不會分辨,你想背叛自己也不知怎麼背叛或背叛什麼,你想放棄己意,你認為己意很合乎真理怎麼能放棄呢?可能還會認為是出於聖靈開啟的,說什麼也不能放棄。所以,人沒有真理的時候,出於己意呀,人的摻雜啦,人的好心啦,人的糊塗愛呀,人的作為呀,你很容易認為是正確的,是合乎真理的,那你怎麼能背叛呢?你不明白真理,你也不知道什麼叫實行真理,兩眼墨黑無所適從,只能按照自己看為好的做了,結果有的事就偏謬,有的是守規條,有的是出於熱心,有的正是出於撒但,是攪擾。人沒有真理辦事就是這樣,左一下右一下,正一下偏一下,一點準確度沒有,沒有真理看事也謬妄,怎麼能辦好事呢?怎麼能解決問題呢?認識神話不是簡單事,人能明白的真理也是有限的,另外,人對神的話,人就是信一輩子認識得也有限,比較有經歷的人也頂多達到明顯的抵擋神的事不做了,明顯的惡事不做了,對大家不利的事不做了,想達到沒有一點己意摻雜這不可能!因為人有正常思維,有些人的思想是合乎神話的,屬於一方面的領受,不能列為己意,但關鍵得對於凡是出於人的己意是屬於違背神話的、違背真理的、違背聖靈開啟的東西,得有分辨,這就必須得在認識神話上下功夫,明白了真理才會有分辨。

追求性情變化必須得在認識自己這個事上達到一個地步,能發現自己本性有哪些毒素,必須得知道什麼叫抵擋神、悖逆神,在凡事上知道該怎樣行合乎真理了,對神的心意、神對人的要求也得明白幾分,在神面前有良心有理智了,不說大話不欺騙神,這就算性情變化了。性情變化的人心裡有敬畏神的心了,悖逆神的地方少了,抵擋神的事少了,在盡本分上神也不用總操他心了,聖靈也不用總作管教的工作了,基本上能順服神了,在看事觀點上也有真理了,這就算與神相合了。現在交給你一攤工作,不用人管你,你只根據神話藉著禱告把這攤工作作好,保證在作工作期間不狂妄自大,不做抵擋神的事,也不轄制人,並且能有愛心幫助人,自己有什麼經歷耐心地跟人交通,讓眾人都能得供應、得益處,進入信神正軌。另外,在作工期間不謀自己的地位、利益,不為自己佔什麼便宜,不為自己說話了,或者人無論怎麼對待你你都能正確對待,這就是比較有身量的人了。人能擔起一攤工作,能把眾人帶進神話的實際,這不是簡單的事,有多少大有恩賜的人都栽倒了,垮台了,沒有真理絕對不可靠,性情沒有變化更不可靠。你現在是什麼身量?如果有人溜鬚你你該怎麼對待?有的人對你有意見、有看法你該怎麼對待?能不憑情感提拔選用合適的人嗎?你們現在的身量怎樣,真能做到這些嗎?若你的所做所行多數人看為好,看為挺合適,就算可以了,就算合用了。如果你在一個地方作了幾年工作之後,多數人對你反映不太好,這說明你不合格、不合神使用,達到合神使用沒有真理不行。

追求生命必須注重兩條,這兩條是根本的:第一,是在神話裡明白真理;第二,是在神話裡認識自己。這兩條是最根本的,離開神話就沒生命了,也沒真理了,你不在神話裡尋求真理,你上哪兒找真理去?世界哪有真理?世界出版的書不都是魔鬼撒但的理論嗎?哪有一點真理可言!在神話裡明白真理最主要就包括在神話裡面認識神,在神話裡面認識人生,在神話裡面明白各方面的真理。比如:在神話裡真正認識自己,在神話裡找出人生存的意義……一切真理都在神話裡,進入真理離不開神話,最主要達到的果效就是你得知道什麼叫真正認識神話,你真明白神話了你就明白真理了,這是最根本的一條。有些人作工講道,在外表看他也講神話,但全是神話的字面的意思,一點實質性的東西也沒說出來,他講道像講語文教科書似的,整理得一條一條的,一個方面一個方面的,講完了大家還捧場說:哎呀,這人有實際,這道講得好,講得細緻。他講完還告訴別人整理出來發給眾人,他這麼搞就成了迷惑人的,盡講些謬論,外表上好像都是神話所說的,好像挺合乎真理,細分辨裡面盡是字句道理,盡是謬理,還有些人的想像、人的觀念,還有定規神的地方,這麼講道不正是打岔神的作工嗎?這還是抵擋神的事奉。一個有理智的人說話必須得有個範圍界限,哪些方面的話是人該說的,屬於人該盡的本分,哪方面的話是神才能說的,人不要站在神的地位上說話,神要怎樣作人誰也不能測透,怎麼能給神定規呢?人更沒資格定規,這些事都得清楚,免得做一些沒理智的事。一個有理智的人你得知道自己該站什麼地位,該說什麼話合適,哪些話不是自己該說的你知道也別說,即使神跟你說過你也別學,說那有什麼用?說話總想越格這不是狂妄嗎?對神的事不明白就是不明白,別裝懂,別做萬事通,太噁心!總想站在神的地位上顯露自己什麼都明白,盡出風頭,還要給神多說點多作點,人都有這個野心,這是最羞恥的事。現在外國人也來尋求真道,人該怎樣見證神?如果人沒理智、狂妄自大,瞎做一氣,不就成了抵擋神、成了褻瀆神了?這叫盡本分嗎?這更不是見證神,這正是顯露自己的撒但相。真正被征服的人要學會說點實在話,作點實實在在的見證,講點個人的生命經歷比什麼都強,還想說大話,談點大理論,這有什麼用?經歷幾年神的作工人還是不老實,按人的身分人不配見證神,沒有理智的狂徒還想見證神,你不是羞辱神、褻瀆神嗎?你對神也不認識,另外,你的性情還是抵擋神的,你來見證不帶點噁心味嗎?不帶點腥味嗎?所以說人不配見證神。如果有人說:「哎,你給我們見證見證神在大陸的作工吧!」你說:「我經歷幾年神作工,所以我們也該見證神了。」這不就麻煩了嗎?又沒理智了!人不配見證神,你只該說:「見證神,這個我們不配,不過神拯救了我們,神恩待了我們,我們得了些恩典對神作工有點經歷,咱可以交通交通,談不上見證神。要說見證神咱不配,咱只能講講個人經歷。」你把個人怎麼經歷神的征服,當時人有哪些敗壞、怎麼狂妄,最終征服以後達到什麼樣果效,最後有什麼樣的心志交通出來這就行了!其實神要求人的也就是這樣的見證法,這最合神心意了。你若說還想見證神,還想站個見證神的地位,大錯特錯,沒理智又狂妄!你只能說:「我們講點經歷,談不上見證,我先交通一個事,神為什麼道成肉身在中國,你們恐怕不太清楚,這個從神作工中我們認識到了,因我們中國人被撒但敗壞最深,是在大紅龍盤踞的地方,我們這些人因著被撒但敗壞太深,人性也最差,人格也最低,沒有一點人的模樣,比起各國各方的神的選民,我們都是最次的,所以說我們沒臉見證神,我們只是作點個人的經歷見證。因著我們是最污穢、最敗壞的人,我們既蒙了神這麼大拯救,得了神這麼大的愛,我們不能不講講個人的經歷見證,不能埋沒神的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