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四十篇 失去聖靈作工的人最危險

在擴展工作中只有少數人能撇棄一切、撇棄家庭,甚至感覺十年或一輩子不回家也能達到,並不覺有什麼痛苦的,這是聖靈加給人的力量,但從人的身量來說還達不到這個程度,因為人並不具備真理,只是有些為神花費的誠心。如果人有點心志追求真理,聖靈再加給人一些恩典,人就感覺當時特別享受,就有種力量,就能走出來為神花費,這是神的恩待。但有個別人在盡本分中卻不往正道上走,絲毫不追求真理,而且還胡作非為,那聖靈就不作工了,這就是人不正,即使以前有點聖靈作工也給斷送了,不知不覺走上了下坡路。如果是有心志追求真理的人,聖靈會加給恩典讓你享受,你就能順著聖靈的路往前追求,真理越來越透亮,你那個心志越來越穩定,聖靈也越來越容易作。人不走正道最後聖靈就淘汰你了,淘汰以後人裡面原來的心志、原來的熱心、撇棄花費的勁就沒了,消失了,他恨不得說:「我為什麼當時信神呢?我不信神這一切不就不會臨到我嗎?」這時他的後悔、怨言、消極東西都出來了,聖靈早不作了,雖然說用他傳福音或者作點什麼工作他還能作,他能作也不是聖靈作的,也不是聖靈開啟引導的,就是憑他這個人有點頭腦、有點文化,這些外面肉體能達到的事他雖能作,但也不代表聖靈引導,也不代表聖靈的意思,如同效力者一樣,就是聖靈不作人效力也能效一段,他畢竟有人的思想、有人的大腦、有人的思維,他跟牛、馬、驢還是不一樣,他有人的思維屬於高級動物,畢竟能做些一般人能做到的事。他只是走錯了路,他不是追求真理或者是追求蒙拯救,或者追求還報神愛什麼的,所以他走走就沒有路了,只好回家抱孩子了。現在有很多人說這個話:「我也知道我本性不好啊!我這個人情感重啊!悖逆太大。」不管怎麼說,他對自己本性沒有認識,他對各方面真理也不明白,他說的道理再好,好像什麼都明白,就是實行不出來,這就足以證明聖靈在他身上的工作已經消失了。所以說,你這個人無論人性怎麼樣或者明白多少道理,或者你受過多少苦,撇棄多大,只要沒有聖靈工作那就一切都完了,沒有聖靈工作人就傻了,人那點勁有多大?人那點信心有多大呀?人那點認識有什麼用呀?你看坐監這個事,從信神開始就接觸這事,時常受逼迫,被追捕,各處逃難,在人的思想上,在人的心靈裡面都刻下了不可磨滅的烙印,「我得做好什麼準備,我不能當猶大」,一般人是不是都有這個準備?「我不能當猶大,絕對不能說教會的事。」到你出事的時候呢,有些時候就不由人自己了。人當猶大可不是一時糊塗的事,以前說過你最終能怎麼樣,首先就看你這個人是不是被神認可的。

被神認可就是在你身上有沒有聖靈作工,有沒有聖靈開啟隨著,有沒有聖靈引導隨著,有沒有一些恩典隨著,主要就看這些。有些人開始出來時心勁可大了,剛盡本分的時候感覺全身有使不完的勁,走著走著怎麼就沒勁了呢?當時的那個人跟現在對比好像是兩個人似的。怎麼就變了呢?這是什麼原因?就是因為他們信神還沒進入正軌就走偏了,他們所選擇的是錯誤的道路,他們原先的追求裡面隱藏著一個東西,到了關鍵的時候那個東西就出來了。隱藏著哪些東西呢?就是人信神心裡都有一個盼望,盼望著神的日子馬上來到,這些苦難就受到頭了,盼望神改變形像,人的一切痛苦都擺脫了。都盼望著有一天能回家團聚,盼望有一天不受逼迫了,完全自由了,信神公開了,到那時候沒人限制了,生活在一個安逸的環境裡,能穿得好吃得好。是不是人都有這些盼望?這些東西在人的心靈深處都存在,因為人的肉體沒有願意受苦的,在受苦的時候都盼望著好的日子,這些東西沒有環境是不會顯露出來的。沒有環境時,人好像都特別好,好像特別有身量,都挺明白真理,還特別有勁,有一天環境臨到的時候這些東西都顯露出來了,思想鬥爭開始了,有些人就開始走下坡路了。也不是說神不給你開闢出路,也不是神不給人恩典,更不是神不體諒人的難處,就是你現在能受這個苦這也是你的福氣,因為你若蒙拯救能剩存下來不受這些苦不行,這也是命定好的,所以這苦能臨到你這是個福氣。你不要把這事看簡單了,這可不是讓人受些苦玩弄玩弄人就完事了,這裡面的意義太深了,太大了,你這一輩子不找對象、一輩子不回家這都是有意義的事。你走的路對了,你所追求的對了,最後你得的比歷世歷代的聖徒都多,而且承受的應許更大。現在有些人認為:哎呀!我受這個苦神到底紀不紀念呢?萬一到以後沒人養活怎麼辦呢?有病誰侍候我呀?神知不知道呀?苦到什麼時候是頭呀?什麼時候能有出頭之日呢?總盼著這些事,就是不琢磨琢磨:我們受苦的意義是什麼呢?總盼神改變形像人好脫離苦難。每個人裡面都有自己的小算盤,最終看人的本性還是背叛神的,人沒有一個真心愛神的,沒有一個能渴慕神、希望跟神相處共同生活的,恨不得神快些離地,「不管神受多少苦,神只要離地我們能擺脫這些苦就行了」。為什麼這樣說呢?很多人現在都有這麼個盼望:「神若走了,以後該咱們作王掌權再不受這些苦了,大紅龍也完蛋了,咱們該用鐵杖轄管萬國萬民了,咱們不就有出頭之日了嗎?」有些人心裡還想:什麼丈夫、孩子、親人、朋友,你們這些魔鬼逼迫我,你看我們的神有一天公開顯現了必懲罰你們,讓你們看看我們這些人走的路才是對的。這個盼望雖不是非正義的,但人裡面有些情形不對勁,沒有一個人打算要一生之久地走這條路,追求真理得著人生、認識神,最終像彼得一樣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所以說,人走走就走偏了,走走就沒聖靈了,聖靈也不作了,走了回頭路,以前信了八年九年的功夫全斷送了,這是很危險的事呀!受多少苦、聽多少道、跟了多少年都白費了,這多危險呀!你走下坡路很容易,你走上坡路選擇一個真正的人該走的路那真不容易。多數人的腦袋都渾哪!選擇不清什麼是正路、什麼是偏路,聽多少道,看多少神話,知道是神也信不上來,知道是真道也走不上來,人多難拯救啊!是神你怎麼能信不上來呢?你這個人是不是個撒但?咱不說你的本性如何,你這個人到底是個什麼東西,為什麼這麼渾?是真道也追求不上來,明白真理也行不出來,這是不是撒但?腦袋裡一點人生的目標、人生的方向、真正人的東西都沒有,就跟畜生一樣,所以說,有些人不是聖靈有意不作、有意顯明人,而是沒法作。人裡面太敗壞了,太難辦了,不選擇正路聖靈怎麼作?聖靈每次作工都給人選擇的餘地,從來不勉強人,但是人的心太渾卻不喜愛真理,不願意走受苦的路,又不願意費力氣付代價。人都是顧眼前的,人的私心也太大,若眼前能看得著、能享受到的就去追求,去夠,對看不著的或者他認為沒什麼意思的就不理睬,多數人的情形就是這樣,幾乎沒有聖靈作工的餘地。有一些人說:「我這個難處怎麼解決呀?找個明白的人跟我說說可能好一些。」人跟他說完之後呢?他感覺到是這麼回事,道理上是通過了,但是他說就是實行不出來。行不出來還跟你說有什麼用呢?你該靠邊站吧!你不配聽真理!你不配信神!你就等著滅亡吧!因為你選擇的就是醜惡的卑鄙的魔鬼的道路,所以跟你說多少真理你也不會喜愛的,那你就靠邊站吧!對這類人不用說什麼了。現在聽見人常說:「我什麼都明白,就是行不出來。」這一句話就足以證明他就是個魔鬼,完全是撒但的種類。人不喜愛真理肯定是邪惡的人,人喜愛什麼、人盼望什麼、人嚮往什麼東西、人渴慕什麼東西完全代表人的本性。你不喜愛真理那你就是屬魔鬼的,就是滅亡的對象,你喜愛真理那你就是神預定揀選的,這不是明擺著的事嗎?人選擇哪個路挺關鍵,可以冷靜細細琢磨琢磨,你現在回頭還不算晚,你有心志這是好事,沒有心志那是最次的人了。最起碼你得先有心志,你怎麼達到你的心志,能完成你這個心志,這得有路途啊。首先就得明白真理,認識人類以後的歸宿,認識人類該走的道路、該達到的目標。以前說過「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這句話你經歷經歷,在每一個事上你都對照對照。你現在信神到底應不應該順服神,信神的意義是什麼,信神就是單為了得福嗎?你現在走這條路,以後能不能堅持走到底?你以後怎麼走呀?碰到難處得有一些真理的座右銘來鼓勵自己,使自己不至於跌倒、不至於軟弱、不至於消極、不至於埋怨神、不至於得罪神,這些事都得明白清楚。人在高興時說:「我願為神花費,我一生都為神花費。」說不定什麼時候受點挫折就消極了,心裡會說:「哪有神呢!我信不下去了,這個路不好走啊!」過後禱告禱告又受責備了:「哎呀,我虧欠神哪!」知道虧欠神以後就應該別這樣了,說不定哪天臨到什麼不如意的事又消極了,又埋怨神說:「神怎麼給我擺佈這環境,怎麼總讓我受苦呢?不能不讓我受苦嗎?」人總發怨言還總說虧欠神,總也沒有變化,受點挫折甚至有點不如意的事就有怨氣,就惱火,最嚴重的甚至有人還能說出一些褻瀆的話、論斷的話,過後又覺著說那些話不對,覺著過意不去,趕緊盡點本分做點好事彌補一下。這些事說明什麼?人的本性都挺醜陋,不明事理又沒有理智,像搞交易一樣,用神的時候拉過來,不用的時候就遠離神、抵擋神,自己怎麼高興怎麼來,人都挺狂妄放肆,並且心裡沒有懼怕,沒有真正的恨惡也沒有真正的喜歡,也沒有什麼正義、非正義的,沒有界限,沒有目標,做什麼事更沒有原則分寸,人的心地挺醜陋。在這個背景之下甚至人還盼望以後能承受多大應許,能得多少福,或者以後怎麼出頭露面,能享受什麼,每逢想到這些心裡才感覺:「哎呀,神真可愛啊!我得還報神愛呀!」他說可愛是出於什麼?這個還報出於什麼?是不是都有存心?都是一時的喜好,一時高興說出點情緒化的話,這是真正的認識嗎?這是真正的愛嗎?是發自內心深處嗎?你真有這認識為什麼還有埋怨呢?你真感覺虧欠神為什麼還能發怨言呢?「神你對我不好,你不搭理我,對我沒好氣,我還不搭理你了呢!你不用我,我還不給你幹了呢!」人裡面的怨氣多大!最後還自認為:「我愛神!我比別人愛神。」哪有愛神的實際?人能說出這話來證明人對自己的本性還是不認識,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屬什麼,到底半斤還是八兩。其實每個人的本性都是抵擋神、背叛神的,這是共性的東西,都有這些東西。沒有人真正喜歡一個值得喜歡的東西,更沒有人恨惡一個該恨惡的東西,都是沒有界限更沒有異象,沒有正義與非正義的區別,沒有黑與白的區別,更沒有真理與道理、邪說的區別,分不出來。什麼值得喜歡,什麼值得去追求,什麼該去恨惡,人都不清楚,談不上有什麼分辨,世人唱首《常回家看看》的歌就把一些人吸引走了,人裡面都是什麼東西?還有點真理嗎?有些人還覺著能作點工了,有點資格了,好像有真理了,其實你什麼也沒有,啥也不是!你現在能講點道理給別人聽,說不定有一天別人還得哄著你呢,你跌倒得比誰都慘,消極得比誰都嚴重,你信不信這個?這事你們服不服氣?也可能你們現在還沒有過大的消極跌倒呢,感覺自己還比較剛強,沒有這個經歷就感覺自己挺有身量,說不定哪一天到顯明的時候就會哭鼻子說:「完了,我這個人完了。」這就開始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你看有很多人開始都挺有勁,說不定臨到什麼事突然就沒勁了,再也起不來了,你從這些人身上發現什麼問題沒有?每一個人的軟弱剛強不是自己能掌握得了的,人裡面隱藏的東西隨時隨地就出來了,人裡面那些骯髒的垃圾都不少呀,也是層出不窮呀!所以說人的本性就是撒但的本性,一點不差,跟神的實質截然不同。原來神話說:「我能恨人到永遠,也能愛人到永遠。」就是他有一個標準,他有他的定規,在什麼基礎上定規一件什麼事,他喜愛什麼、他恨惡什麼,他對什麼事高興、對什麼事厭憎,都有他的定規,有他的尺度,有他的標準,人都沒有這些,所以說人走走就走偏了,總是反覆無常,沒有人帶領永遠都走不正。有些人還總盼:「神什麼時候離地呀,趕緊走吧!經歷這幾年的作工該娶媳婦也娶不成,該嫁人也嫁不出去,你看這兩年信神信的!」把責任都推到神頭上了。人根本不知道這兩年得著的是什麼,有什麼價值,要沒有道成肉身的作工,中國人早該滅絕了,這事也可能有人不相信,不相信那是你看不透事,事實就是這麼回事。人還以為:沒有神帶領我們現在也能走,這一本書我們都看多少遍了,心裡都有輪廓了,原則也都明白了,我們也能掌舵了。真能掌舵嗎?路都走不正,走走就走偏了,還能進入實際嗎?到現在你們還不服氣,可以說任何一個人如果沒有這樣帶都得走偏,恩典時代有沒有聖靈作工?聖靈不也作嗎?後來分出多少個宗派?人想不到的花花宗派都有,你想不到的、名都叫不上來的宗派都存在,這是什麼問題?人裡面本性的東西得看透,對人的實質也得明白,看透明白之後不是說讓你總陷在這裡面,而是要從這裡出來追求真理,藉著讀神話來認識人的本性,來明白人的實質,再從真理上下功夫才能走上正路。神的話揭示顯明了人的本性,讓人知道人的實質是什麼。要看透人類敗壞的實質這很重要。你看撒但就是個渾東西,神問它:「你從哪裡來?」撒但就說:「我從地上走來走去,往返而來。」你細聽它這句話,「我從地上往返而來」,到底是往來還是返來的呢?所以說這話是個渾話,從這句話上來說它就是「渾」,人裡面被撒但敗壞之後也是渾,辦什麼事都沒有尺度,沒有標準,沒有原則,所以說每一個人都容易走偏路。撒但引誘夏娃說:「你為什麼不吃那樹上的果子?」夏娃說:「神說了,吃那樹上的果子就得死。」撒但就說:「吃那樹上的果子不一定死。」它這話裡帶著引誘的意思,它不肯定地說吃那樹上的果子就是不死,它只說不一定死,讓人琢磨琢磨,「不一定死那我吃吃也行啊!」人經不住引誘就吃了。撒但就這樣達到了它引誘人犯罪的目的,它還不擔責任,因為它沒強迫人吃。現在人裡面也都有撒但試探神、引誘人的毒素,人有些時候說話就帶著撒但的這個腔調,帶著試探、引誘的意思。人裡面充滿的所有的心思意念都是撒但的毒素,散發出的那個氣味都是撒但的東西,有時那個眼色或者舉動都帶著試探、引誘的味道。有很多人說:「我信神就這麼跟著保證能得著,我不追求真理最終我跟到底,盡本分我使勁花費、使勁撇棄,即使有點過犯我也能得著。」人都不知道自己說的是什麼,人裡面這麼多敗壞的東西,不追求真理怎麼能變化呢?按人的敗壞程度來說,若沒有神的保守隨時都能栽倒背叛神而去,你信不信?你自己強制自己也走不到頭,因為最後這一步是作成一批得勝者,是你想像得那麼容易嗎?最終並不是說要求人有百分之百或者百分之八十的變化,最起碼得有百分之三十、四十的變化,起碼必須把你內心深處根深蒂固的東西挖掘出來變化了,你能達到神要求的百分之三十到四十的成分,最好的達到百分之六十到七十的成分,就說明你裡面具備些真理了,跟神能有些相合的成分了,再有事臨到的時候就不容易抵擋神了,不容易觸犯神性情了,這樣,最終才能達到被成全,得著稱許。有些人總覺著:信神不就是聚聚會、唱唱歌、聽聽神話、禱告禱告,有本分再盡點,不就是這麼回事嗎?現在你們不管是信神幾年,但你們對信神這個意義還是沒有看透,其實信神的意義太深了,人就琢磨不透。到最終人裡面有一些屬撒但的東西、屬於人本性的東西必須得變化,跟真理所要求的能相合,這才是真正達到蒙拯救了。你若是還跟原來在宗教裡一樣光喊點字句道理、喊點口號,再有點行動、有點好的作法,就是有些犯罪的事你做不出來了,明顯的那些罪不犯了,這也不代表你進入信神的正軌了。你能守規條這算你走對路了嗎?這算你選擇對了嗎?本性裡面的東西沒有變化最終你還能抵擋神,還能觸犯神,這就是最大的問題,信神不解決這個問題能稱得上蒙拯救嗎?我說這話什麼意思呢?就是讓你們心裡都明白,人信神離不開神話、離不開神、離不開真理,你得選擇好路,在真理上下功夫,在神話上下功夫,別弄個一知半解就完事了,或者是差不多就可以了,你糊弄自己只能坑害你自己。人信神別走偏了,最後信信就沒神了,光捧著一本書走馬觀花地看看,心裡沒有神的地位,這就完了。「人信神不能離開神話」什麼意思你們明白嗎?與「信神不能離開神」這話矛盾嗎?你心裡沒有神話怎麼能有神呢?你信神若心裡沒神、沒神的話、沒神的引導這就全完了。在一件小事上你都不能按神的要求去做,那臨到大的原則性的事更達不到神的要求了,那你這個人就沒有見證了,這就麻煩了,證明你什麼也沒有。有很多事不能具體地細說,等到有一天聖靈開啟你們才能全明白,現在只能用一句人認為很普通又不太合邏輯的話表達一下就完事了。你知不知道現在你們在這個國家能受這些苦,享受神的作工,外國人多羨慕你們呀,外國人的心願是:我們也想經歷經歷神的作工,受什麼苦都行,我們也想得著真理啊!我們也想長長見識、長長身量,可惜沒那個環境。他們感覺中國人多有福啊,可是你們還覺著他們才有福,還羨慕人家呢,這可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在大紅龍國家作成這一班人,讓這些人受這些苦可以說這是極大的高抬呀,以前說過那麼一句話:「我將以色列的榮耀挪到了東方。」現在你們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嗎?你該怎麼走以後的路呢?你該怎麼追求真理呢?不追求真理怎麼能獲得聖靈作工呢?若一旦失去聖靈的作工那可是最危險的人了,眼前這點苦又算什麼,它將要為你們成就什麼你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