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四十二篇 該用真理解決自己的消極情形

前面談過的這些情形在多數人身上都存在,雖然不像以前那樣明顯,因為人那時候對真理一點認識也沒有,什麼也不懂,現在人聽的話比較多了,起碼都明白一些道理,但是你裡面有些根深蒂固那些情形還是沒有挖掘出來,對常常流露的敗壞人現在都能看透了,流露出來就能意識到,什麼存心出來、什麼說法出來、什麼作法出來是什麼性質,這都知道。現在就是對自己深處的東西、比較隱藏一點的東西、能代表人本性裡的東西並沒有認識,有時候雖然稍有點意識,但還感覺不到那是錯誤的東西,有時只能意識到這麼做對不對,但還不能分辨透徹,這是因為真理不透亮,要達到真正認識也有個過程。無論是老人、新人現在對真理都不是真明白,沒有達到透亮程度,只是掌握一些字句道理,或者能守一些規條,就停留在這個地步上了。因為人裡面有些情形攔阻著人的進入,人都是受自己裡面本性的東西支配著,並沒有神話作生命的實質成分。本性產生出來的東西人自己發現不了,發現不了就導致人光守守規條、光講點道理、光有點好行為就認為有點變化、有點身量了,應該是能夠滿足神了,人有這些想法證明人太膚淺了,並沒有真實的身量。

人裡面有些情形雖然不是對神的觀念,也不是消極東西,人還覺得挺正當,還覺得很合適,其實這些東西也是人本性的產物,到一個階段即使你有點身量但那個東西還在裡面,這是不可避免的,說不定到什麼時候那個東西就爆發出來了,不由自己,人有點意識也分辨不透,不知道這個情形對不對,人心裡還感覺著我怎麼沒想到呀?好像是不可能的事,這就是人的最難辦的地方了。皮膚表面的損傷好治,血液裡面的病人自己看不著也治不好,非得抽血化驗才能知道。人裡面根深蒂固的東西、本性裡面產生的東西是人賴以生存的東西。所以說,人本性裡面產生出來的東西人就感覺是正當的,好像人就應該這樣,應該有這樣那樣的存心、這樣那樣的要求慾望。沒有一個人能認識到:真理就是真理,人本性所產生的東西都是敗壞,都是與真理相違背的。人感覺不到意識不出來,尤其現在人對一點簡單道理能說透點了,而且有點小身量,有點小經歷,好像有點摻雜無所謂了,人就感覺應該在這個基礎上信神、跟隨神,其實這是大錯特錯。人看為對的不能與真理混淆,追求真理不能建立在錯誤的基礎上,真理沒有摻雜。現在很多人都在盼望神的日子、在盼望神改變形像的基礎上來激勵自己,來追求真理,你感覺這麼追求好像很對,作法對頭,但是你的出發點根本就不對,出發點不對產生出的東西永遠是錯的。無論在哪個階段人對自己裡面的這種情形認識不了,改變不了,那你怎麼追求也是白搭工程,出發點錯了,根基扎錯了,早晚有一天工程會倒塌的,絕對站立不住,這樣的人早晚是危險的,這話你們明白嗎?為什麼有許多宗教裡的人士不能接受真道呢?因為他們信神的根基扎錯了,不能接受真理而被神淘汰了。在神家中有些做帶領的人也是因為他們裡面的情形太壞、摻雜太多,自己沒有解決,怎麼修理對付也不行,最後老病復發了,完全顯形被淘汰了。人裡面有些情形就如同癌症,若不早治早晚會發作斷送人的。

每一個階段人的情形如何直接關係到人的進入程度,關係到人所得的多少。人的情形比較正常了,就能明白進入一些真理,就能在神話上悟出點實際東西來,也能供應服事別人。有些人的情形不對,他雖然跟著追求,同樣也看也聽也交通,但他最後得著的東西就比人家正常情形得的東西少多了。若總有人的摻雜,盡是敗壞本性的流露,盡摻雜人的觀念想像,裡面必是渾水一潭,怎麼能不影響真理進入呢?心思清明的人才能領受真理,清心的人才能見神,倒空自己才好接受真理,人心裡烏煙瘴氣的也不容易明白真理。只有明白真理的人對自己的情形才能看透一些,能看透問題的實質才能認識自己的本性,人裡面的情形矯正了,完全正常了,那才是有真實身量了,他再臨到各類事就不至於跌倒了或者是有怨言了。你在哪個階段你怎麼追求,你在什麼情形裡追求,這事人不能忽略,稀裡糊塗早晚會出麻煩。情形正常了走得正、行得正,神話進入得也快,這樣追求生命才能長大。

人裡面還有一種情形,就是現在人都讀了幾年神話,經歷一些修理對付,得福的存心能放下一些了,人的心也輕閒多了,也不追求得福了,心裡也服氣了,乾脆任神擺佈吧,腦袋有點耷拉了,神怎麼作都行了,這種情形也不對。「神怎麼作都行啊,反正我也不要求得福了。」有這種情形的人好像感覺任神擺佈這不就完事了嗎?我問你:「你真任神擺佈了嗎?你真具備這方面真理嗎?」沒有真實的身量怎麼能有真實的順服呢?還以為這是任神擺佈呢!現在有些人的態度就是:什麼得福受禍,不管了,神願意怎麼作就怎麼作吧!這完全是一種消極放任的情形,自己不往真理上注重了,「反正也是任神擺佈,最後神決定命運,咱也不決定一切,咱怎麼追求都行。」這就有點消極怠工了,主觀沒有努力了,你們說人裡面有這種情形還能有長進嗎?還能滿足神的要求嗎?

思想轉變對於人的追求進入也很關鍵,你的情形若轉變了,什麼攔路虎都沒有了,就好追求了。人追求真理能否進入或者是追求勁多大完全根據人的情形如何。如果人的情形正常了追求就有勁,如果人總沒有勁,不冷不熱地跟著,保證裡面的情形不正常,必定裡面有問題,肯定受什麼轄制,或者信神沒有異象不知該怎麼追求,或者是失去聖靈作工沒有真理亮光,或者存在消極情緒失去真實的信心,這些都有可能。我知道也有個別人總受一種困擾,他總感覺自己裡面的靈有問題,為什麼總做錯事?總出差錯?是不是自己裡面有邪靈?如果有邪靈作工那不是一切都完了嗎?尤其有過超然的邪靈作工的人更容易在這事上受轄制,心裡總有疑惑是很危險的,最容易讓撒但鑽空子弄假成真,這種情形最不好對付。「如果人靈不對那就完了,靈的事決定一切了。」你們有些人就好這樣想,這事成了他的攔路虎,這個情形還能導致人神經錯亂,沒法信下去,這種情形是最危險的情形,必須儘快解決才好。還有些人存在一種謬妄的心理,他心裡總想:既然是神預定揀選的,神決定一切了,咱追求還有啥用呢?他就陷在這個情形裡出不來了,別人跟他交通也聽不進去,他說:「這我都明白,我就是出不來。」到有一天自己真明白了,又懊悔了,「當初我怎麼那麼傻呢?我真愚昧!」其實,每個人裡面都有一些不正常的情形,每個人的本性根據環境背景不同產生出來的東西也都不一樣。雖然人的本性都是一樣的,不過因著環境不同、因著背景不同,或者因著人擔的工作不一樣、所站的地位不同,產生出來的情形也不一樣,但人本性裡共性的東西都一樣。他臨到環境產生出這樣的情形,你臨到環境產生出那種情形,有的人在這件事上跌倒了,有的人在那件事上跌倒了,有的人在這事上消極了,有的人在那事上軟弱了,到最後禱告神好像聖靈都不作了,裡面又出來個情形:聖靈不作神離棄這不完了嗎?那我就乾脆別信了,信也得不著什麼,神都不作了我這人不就被淘汰了嗎?又出現了這種情形,老病未去新病又來,人該死的時候還真沒有救。能夠迷途知返的人真不簡單,這就是不該死總有救,人在迷途中能醒悟過來,發現自己的情形不正常,感覺自己是在危險境地,能奮力爬起來恢復正常的情形,有這樣身量的人太少。現在為什麼說人沒有身量?就是在什麼情形裡能導致什麼後果,你自己看不透,自己不知道,甚至自己想不到,所以說,人總是臨到點事就軟弱,就消極,就容易跌倒。什麼叫有身量?你掌握不了自己,不能常活在正常情形裡,看不透自己的不正常情形,那你就沒有身量。有身量就指你真明白些真理了,真理成為你的生命了,成為你的支柱了,作為你生存的根基了,無論臨到什麼事你能憑真理活著了,不至於在什麼事上軟弱跌倒,不至於陷在各種危險的情形裡了,這是有身量了。現在人能達到這個地步嗎?不能吧!多數人還常常消極軟弱,都是陷在一個情形裡面就不容易出來了,即使以後出來也不知怎麼回事,也不知自己的哪些情形不對,再臨到那事又跌倒了,又完了,還是老病重犯。每臨到一件事就軟弱,每臨到一件事就卡住了,若有人交通琢磨琢磨才能醒悟一點,還是不能完全認識透自己的情形,掌握不了自己本性這一方面的流露,最終怎麼經歷也變化不了,臨到這類事又跌倒了,臨到那類事又軟弱了,受點挫折就想撂挑子不幹,消極的時候多正常的時候少,時常失去聖靈作工,這就是每個人的實在情形。人能否掌握住自己情形,能否保證自己活在正常情形裡,這完全根據人的真理進入程度決定,從這裡最能看見人的真實身量。有些人說:「我從對神的順服上感覺我有點身量了。」你感覺你有點身量了,其實現在環境對你來說還不算是太惡劣,或者對你沒構成什麼威脅,或者不是太痛苦的情況下你能順服神的擺佈,如果是痛苦到一個地步呢?你還能不能完全順服了?痛苦到像約伯一樣活不成了,你能不能順服神的擺佈了?這就是身量問題了。所以說,環境好的時候你感覺:我能順服神的擺佈,我能順服神的安排,我有心志有毅力能跟到最終,能滿足神的心意,為神作見證,像約伯一樣。你感覺好像你有這心志,但是臨到比這環境更大的時候、試煉更重的時候、苦難更大的時候,你能不能站立住了?你自己能知道嗎?你能預測嗎?真知道自己半斤八兩的人不多,因為人都沒有真理,還不能真正地認識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