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四十四篇 真理到底是什麼你知道嗎?

你們都常常遇到這種情形,聚會的時候覺得沒什麼講的,只好硬著頭皮講些字皮子,自己明知道是道理也得講,最後自己也感覺沒有勁了,底下人聽著也覺得乾乾巴巴,是不是這樣?若是硬講,一方面是聖靈不作,另外一方面對人也沒有益處。對真理你沒有經歷,但是你還想講講,那你怎麼講你也講不透,你再講也是個字皮子,你認為有點開啟那也是道理上的,不是實際,別人怎麼聽也摸不著實際的東西,當時聽覺得挺對,過後全忘了。若講的不是實際的情形就打動不了人的心,人想記也記不住,更不能幫助別人,碰著這種情況你想講還感覺講不透,只是在道理上有點認識,實質的東西卻沒有,別人若是再提出實質性的問題你就答對不上來了,那最好別講。還有些時候,開始聚會時講一個題,感覺還比較有認識,還能交通出點實際東西,但是講點淺的人家都明白了,再往深了講就沒有了,別人沒有的你也可能沒有,你就別硬講了,可以讓大家交通這個題。你若感覺是道理講也沒有用,對人沒有造就,這種情況你再說聖靈也不作工,你硬著頭皮講就可能出現謬妄與偏差,能把人帶偏了。你看底下人對比較深的東西不是短時間內完全能領受了的,也不容易記得住,多數人根基太差素質也差,對於那些偏謬的、規條性的道理上的東西卻接受得快,這才邪門呢!這方面要特別注意。人裡面有虛榮心,有時受虛榮心支配,明知道講的是道理,自己心裡也清楚,「下面人可能聽不出來,為了自己臉面我就不管那些了,應付場合要緊!」那不是糊弄人嗎?這也是對神不忠心啊!如果是明白真理的人心裡會有責備的,不能再講了,應該再轉個題,交通點自己有經歷的,講一點對真理的認識也可以,講不透可以交通嘛!總是一個人講也不好。因為你沒有經歷,你再會想像會思維也畢竟是個道理,也畢竟是人的觀念裡的東西。屬於真理方面的事務必得經歷,沒有經歷誰也不能把真理的實質完全看明白了,更不能把經歷一個真理的情形說透,對真理非得有經歷才能有東西講,沒經歷不行,就是你有經歷也就是在一個有限的範圍裡面,能說一些有限的情形,更多的你也說不出來。一個聚會總圍繞一個題交通或者兩個題交通,講來講去有些人就能明白一些。也可能你剛開始講,你認為自己講得特別實際,但是底下人還不太明白,因為你的情形是你的情形,底下的情形不一定跟你的情形完全一樣,再一個,你現在經歷這個了,底下人現在沒有經歷這個,他認為你講那個東西不適合他,這種情況怎麼辦呢?那就是問底下一些問題了解一下情況,問他們臨到這類事怎麼辦?該怎麼實行合乎真理?這樣交通一會兒就有路了,這樣就把人引上正題了,你再交通就有果效。你看每個人都看書,有的就能看出真理的意思來,有的人就看一肚子道理,有的人就看一肚子謬理,結果就是不一樣。有點經歷的人就能談出點實際的東西,談出點對真理的實際認識,這個真理對他來說是真理了,那沒有經歷的人看了真理的話,他領受了一些字面的意思,能解釋解釋真理外表字面的東西,他那個解釋不算是明白真理。要不有些人在底下聚會說:「他是做什麼的?」有人說:「他是供應真理的。」不能這麼說。「他專門走教會供應真理的。」也不能這麼說。只能說是走教會的,是作澆灌工作的,不能說是供應真理的。像你們有點小身量也不能說是對人有真理的供應,絕對不能這麼說。人有幾個有真理的?就人的身量還配稱為供應真理嗎?人即使說在真理上有點經歷、有點認識,也不能說是你就會供應真理了,絕對不能這麼說,這麼說太偏了!走教會的、一手澆灌的、專門抓教會生命進入的,自己都不明白真理還供應別人真理,這不是矛盾嗎?若別人問你:「什麼叫真理?」「真理就是神的話呀!」對這事人現在還說不清楚,這眼目前的事也說不清楚,你就沒有資格供應別人。現在做帶領的人都沒有真正的生命經歷,頂多是有點素質,看完書之後領受能力比別人高點,能談出點認識,能給別人起個穿針引線的作用,怎麼也不能說是供應真理的。有些人腦瓜好使,多看多聽最後自己有點小認識,有點小認識能跟底下人交通也不能說是供應真理,只能說是能交通點認識,對別人有點供應也不能說是交通真理。供應真理,那都是什麼人物才能做到?只能說是走教會的、看望教會的。「看望教會的」這個裡面也有內容,就是弟兄姊妹有些什麼難處了,他有點領受能力,藉著這個事讓他有負擔,讓他多揣摩,揣摩揣摩有點開啟,好幫助幫助別人,幫助別人也能算他是明白真理了嗎?比別人明白真理、比別人有真理了嗎?不能這麼說,算都算不上。讓有些人走教會純屬就是為了培養,因為他有點素質,具備點領受能力,加上家庭環境合適,就讓他操練一下,並不是提拔誰誰就能供應真理了,只不過是人有負擔的時候真有聖靈作工也能講點亮光開啟,比別人能先得著開啟、能先得著亮光,但這亮光可不代表真理。你看發那小冊子有的是交通,有的是多少條真理問答(在真理基礎上提出些問題叫真理問答),還有些交通,那就不能說咱們拿出真理來看看。到底哪個範圍屬於真理這你得明白,哪些範圍不屬於真理,這也得明白。你說在真理的話上人有看見、有經歷的認識這算不算真理?頂多說對真理有點認識,凡聖靈開啟的話並不是代表神的話,不是代表真理,不屬於真理,只能說是對真理有點認識,有點聖靈開啟。人要是在真理上得著些認識再供應別人,也就是供應供應你個人的認識、經歷,也不能說:來,我供應供應你真理吧。說交通交通還行,這個說法得合適。為什麼這樣說呢?這話裡都有話,對這事你得看透,別光有個說法就完事了,這不是一種說法。人從真理裡面得著一些人該具備的東西,但是並不是說人就有真理了,人就屬真理了,絕對不能這麼說。你再從真理得著東西你也不能說你就有這個生命了,也不能說你就是屬真理了,絕對不能這麼說。你只不過是從真理裡取得一些營養的東西,滋潤你這個人的生命,使你這個人裡面有些信神、滿足神該有的東西。神就藉著真理來供應人,讓人藉著真理滿足神、合神心意,最終人完全滿足神心意了,也不能說人就是屬真理的,更不能說人裡面有真理作生命了。那如果能這麼說,人對神所發表的那些真理有經歷了,有認識了,對每個真理都認識透了,那人就應該能發表真理了,那人不就成基督了嗎?這又成了「神人經」了,這是大錯特錯的!人總歸得明白一件事,不管你對真理怎麼有認識,你怎麼有經歷,你怎麼能夠完全順服神的擺佈,你生命進入再高再深,你那個生命還是人的生命,人永遠不能變成神,這是絕對的,人必須得明白。最終你把所有的真理都吃透了,能任神擺佈了,是被成全的一個人了,也不能說你就是屬真理了,更不能說你能發表真理了,還有以前所說的裡面有基督的生命了,這也是錯誤的,這都是過去的說法。現在雖然人不說了,但人裡面還有些模糊不清的認識,有些人會想:那我們既然得著真理了,真理在我們裡面了,那我們就有真理了,有真理在我們心裡,我們也能發表真理了。這不又錯了嗎?說人有沒有真理那就是對這個真理有沒有經歷、有沒有認識,你能不能這麼實行,這麼說你就明白了。真理每一個人都經歷,但是每一個人經歷的情形都不一樣,每個人在同一個真理上所得的還不一樣,但是人的認識都綜合起來也不能完全說明這一條真理,真理就這麼深!你所得的東西、你的認識為什麼說不能代替真理呢?你那個認識跟別人交通交通,人家兩三天琢磨琢磨就經歷完了,但是對於真理人一生當中都經歷不透,就是所有的人加起來也經歷不透,可見真理太深奧了,真理無法用言語說透,真理用人類的語言說就是人類的真諦,人類永遠都經歷不透,人類該憑這個活著。有一條真理能讓整個人類生存幾千年,真理就是神自己的生命,代表神自己的性情,代表神自己的實質,代表他裡面所有的東西。人如果說人有真理了,有點經歷就是有真理了,那你能代表神的性情嗎?不能。你看人對一條真理的某一個側面或某一方面有點經歷、有點亮光,但你不能供應一個人到永遠,所以說,你這個亮光不是真理,只是人能達到的一個程度,就是人該有的經歷、正當的經歷、正當的認識,就是真理的經歷實際的一方面。這點亮光、開啟、經歷的認識永遠不能代替真理,就是所有的人都經歷完了這一真理,將這些話都綜合到一起也不能頂那一句真理。以前說過那句話:「我又總結出一句格言,在人中間並無愛我之人。」這是一句真理,是人生的真諦,是最深奧的東西,這是神自己的發表,這是一句真理,你經歷經歷,你經歷三年你有一點淺的認識,你再經歷到八年的時候你又有點認識,你這個認識永遠代替不了那一句真理!他經歷了兩年有那麼一點認識,經歷到十年以後有點高的認識,但經歷到一生的時候又有點認識,但你們倆的認識綜合起來也不能代替那一句話。你們倆綜合起來無論有多少認識、多少經歷、多少看見、多少亮光、多少實例,都代替不了這一句真理。我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呢?就是人的生命永遠是人的生命,你再合乎真理、再合乎神的意思、再合乎神的要求卻永遠代替不了真理。說人有真理就是人有點實際了,對神的真理有點認識了,對神所說的話有點實際進入了,有點實際經歷了,邁向信神的正軌了。就神的一句話就夠人經歷一生,經歷幾生、幾千年,人都不能把一個真理完全經歷透。你一個人剛明白點字句就說有真理了,這不是無稽之談嗎?有些說法不是光說法有毛病,主要還是人裡面有些不正當的認識,人裡面有些時候還感覺自己有真理了,多美的事呀!有點小亮光,有時情形好了能交通點亮光就美滋滋的,吃飯也順,幹什麼都順,就覺得自己有真理了。有什麼真理呀?人有真理能隨時隨地跌倒嗎?人有真理怎麼還能抵擋神、背叛神呢?如果說你能有真理,那就證明你裡面有基督的生命了,那還了得!那就成主了,這是一種謬妄的說法,完全是人的推理,屬於人的觀念想像,在神那兒根本不成立。

人明白真理,用真理作生命,這個生命指什麼生命?就是指人能憑神的話活著。人裡面有這麼個生命,人的生命就是在真理的基礎上活著,在真理的範圍裡活著,你的生命裡都是對真理的認識、真理的經歷,在這個基礎上不越範圍,指這個生命說的。人憑著真理作生命,以真理作生命活著,不是說人裡面憑著真理作生命就有了真理的生命,不是說你有了真理作生命了,你就成真理了,你裡面的生命就成真理的生命了,也不是!你最終的生命還是人的生命,就是人能憑神的這些話活著,對真理有認識,認識達到根深蒂固了,這些認識在你裡面拿不掉了,你經歷認識透了,你感覺這些東西好,太寶貴,你接納進來了,作為你生存的根基了,然後憑這些東西活著,誰也改變不了,這就是你的生命,就是你生命裡面只有這些東西了,只有真理的認識、經歷、看見了,你無論做什麼事都憑這些東西活著,無論做什麼事都不出這個範圍、不出這個界限了,你就是這樣的生命,神的作工最終要的就是人這樣的生命。要是神自己親自成全一班大神小神的話,不就亂套了嗎?再說也是不可能的事,這是荒唐的事,是人荒唐的想法,是不可能的事。神只能造人,神不造神,神只能道成肉身成為一個肉身的形像,但他可不是造神,神自己不造自己,他自己有自己的實質,永遠不變,他不造自己,他只能造人、造另外的東西。

你對神話有點經歷,你憑這個對真理的認識活著,神的話就成為你的生命了,你不能說真理就是你的生命,你發表出來的就是真理了,你如果這麼認為的話,那你又錯了。你對真理的一方面有點經歷,這就能代表真理嗎?絕對不能代表真理。那你能把真理說透嗎?更不能說透。你能從真理上發現神的性情、看見神的性情嗎?也看不見。能發現神的實質嗎?發現不了。每個人經歷真理都是一方面、一個角、一個範圍,在自己有限的範圍裡面經歷不可能涉及到真理的全面。像發表真理的原意,那個源頭就把人類的共性都說出來了,你經歷那點才佔多少比例啊?沙灘中的一粒,大海中的一滴。所以說,你經歷的那個認識,你得的感覺多寶貝,甚至寶貝得不得了,那也不能算是真理。真理的源頭、真理的內涵包括的面多廣呀!任何東西都駁不倒。有些人又說了:「我這個經歷什麼時候也駁不倒嗎?」那當然了,你從真理經歷來的實際情形怎麼能駁倒呢?什麼環境他都能作你的生命,都能讓你有路,都能讓你生存下來。人那點東西、人那點亮光只能在一個範圍內適合自己或適合一部分人,到另外一個範圍就不適合了,人再經歷得深也是太有限的,怎麼也夠不上真理適應的範圍。人的亮光、人的認識永遠無法和真理相比。

人對真理也都有些經歷了,也明白一些神的心意了,對神有點認識了,人有些變化了,比較聖潔了,也只能說你還是個人,正是神要得著的正常的人。你這個人是個什麼樣的人?有些人就說:「我是個有真理的人。」若這麼說就不恰當了,你只能說:「我是一個經過撒但敗壞的、後又經神刑罰審判拯救、最終對真理對神話有點經歷認識的人,我只是一個蒙神拯救的人。」你如果說:「我可是一個有真理的人,神的話我都經歷了,我都明白了,神說哪句話什麼意思、什麼背景、在什麼情形裡說的我都知道,這不就有真理了嗎?」你又錯了,你對神話有點經歷、有點亮光不能說你是有真理的人,若只是明白點道理、會講點道理的人更不能這麼說。人在神面前、在真理面前到底該站什麼位置?人到底是什麼?人裡面的生命到底是什麼?神的生命是什麼?人必須得認識透。人到底是個什麼結構、是個什麼實質人得明白。有些人經歷幾天神的作工就感覺有真理了,這就是最狂妄的人,是沒有一點理智的人。這件事該讓所有的人解剖一下,就是讓人了解了解自己,認識認識人類,人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最終就是被成全以後能達到什麼程度、怎麼個說法、怎麼個稱呼、什麼名稱才合適,人應該知道這些事,別總想入非非。做人還是現實點好,這樣更踏實一些。有些人信神總追求自己的夢想,總想夠神的生命,總想有神的生命,這是不是危險的事?這都是很危險的事。作一段工作就該講了:大紅龍垮台之後咱們該作王掌權了,都管幾座城!能流露出這些東西這是了不得的事。沒有經歷的人好講道理、想入非非,自己感覺還很聰明,好像信神得著了,這都是保羅的門徒,走的完全是保羅的道路,這些人都將成為敵基督而受重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