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四十五篇 人裡面不信的成分與背叛神的本性

人在經歷中容易碰著哪些難處,人在哪些事上還容易跌倒,每一個人的致命處在什麼地方,這些東西都得掌握。為什麼臨到一些事就能跌倒,能夠使你離開神,使你沒有信心再追求真理?現在每一個人都有這些危險存在,不管你平時多有信心,你的勁兒多大,或者你多麼有心志、多麼剛強,但臨到有一類事每一個人都容易搖晃跌倒。哪類事呢?看見信神的人在世界上受壓迫、受排擠,那些不信神的外邦人在世界上亨通,有錢有勢,信神的人受壓受氣,多數人在這些事上就想不通,有些人甚至就埋怨:到底有沒有神呢?神怎麼不給我們做主呢?神怎麼不管管這些人呢?人常出現這種情形是什麼問題?尤其看到外邦勢力特別大,心裡琢磨:神家怎麼沒有勢力呢?神家怎麼總是受氣受壓的?多數人在這類事上都這樣軟弱。每一個人心裡面都有這麼一種想法:世界上當官的人家那個氣派,人家處世哲學那個高啊,隱藏啊,含而不露啊,那個修養啊,那個穿著打扮、那個風度啊……多數人心裡都羨慕這些,是不是這樣?人裡面都有這些東西,能被這些東西壓倒,能被這些東西誘惑,甚至能因為這些東西一時軟弱,這就證明人裡面對神、對神的話、對真理還不是太感興趣。不管你多麼剛強,你平時多麼有信心,一般人臨到這類事都軟弱一時,有的難處大的好幾天起不來,有的人看誰考上大學了受不了,看誰當官了受不了,看誰上班工資漲了,家庭生活好了,或者人家有什麼好的享受了,人都勝不過去了。有的人喜愛車,心想:人家怎麼都坐上好車了,咱怎麼坐不上呢?咱信神應該優先呀,神應該讓咱們先享受這些呀,為什麼現在享受不著呢?人能有這些反應,人心裡能想這些事,能把這些事看得特別重要,這也顯明人的本性是什麼。人本性裡面有一樣東西,能讓人對這些東西、對這些事感興趣,而且好像跟這些東西脫離不開似的,沒有這些東西就會感覺活著沒趣兒。現在很多人平時就有這麼個想法:沒有真理能不能活下去?沒有神能不能活下去?最後琢磨琢磨覺得:活,也倒是能活,也不是感覺太難受。如果沒有現在的社會、國家、外邦這些事,感覺世界可能挺空虛,世界不熱鬧了。人本性裡有這些東西,對神,對正面的、光明的、美好的、善良的事物並不嚮往。現在為什麼人還能信神呢?因人都有個慾望,對神都有一個要求,人才來信。藉著人的慾望讓人追求真理了,能信神了,受苦了,有心志了,但是說人能信,能受點苦,不等於人把那些東西都放棄了,其實人裡面還能嚮往那些東西。為什麼有些人做帶領了或者擔點什麼責任鬼相就顯露出來了?說明人心裡所嚮往的就是那些東西。這本性是什麼本性呢?這就是人裡面那個本性跟撒但一樣,撒但所崇拜的就是這些東西,撒但所喜歡的也就是這些東西,人裡面的本性跟撒但的本性一樣,所以說人跟它不謀而合,自然而然地就合到一起去了。你看每個人裡面都有一些與真理相違背、與真理相抵觸的東西,就是跟真理一點不相合、沒有瓜葛的東西,但人發現不了。人有時候還感覺:我這個事這樣做有理由啊!對勁呀!應該說是合乎真理的,我是按著神的要求去做的。其實你那個事就是出於人意的好、出於撒但本性裡的東西,你感覺挺好,其實是不合真理的。為什麼有些人看見外邦勢力大就害怕,而且心裡還羨慕,說:我要是信神能有那個勢力,能有多少多少錢,能有多少人擁護那就好了。人所羨慕的就是這些東西。人如果沒有聖靈作工,沒有環境迫使,再沒有人帶領、沒有人逼著,人都能隨從世界潮流去了,都能不信神。你們現在作為一個帶領的雖然挺有勁,心裡想:我這得好好作呀,把這些人帶好。那如果你是在底下跟隨的,別人帶領你,也可能你就不如現在有勁,恐怕你會跟別人一樣常常軟弱灰心,你擔點責任就感覺:讓底下人好好跟著信,別因為我帶領出什麼差。你這個帶領的工作就是讓底下人都跟著,你有這個地位就能好好作,如果你沒有這個地位也可能不會像現在這樣有勁。解剖人裡面這些東西就能夠發現,人裡面嚮往的不是正義的東西,不是光明的、有真理的、合乎事實的東西,而是嚮往那些世俗的、屬撒但的人看為好的東西。在傳福音這個事上,有很多人看見工作不好作、進來人太少就消極了,自己心裡還覺得:看人家各宗各派勢力大呀,進來的人是大學生、各級知識分子,還有什麼當官的。就因為這幾個當官的,因為有幾個大學生,他感覺特別榮耀似的,他就認識不到大學生算什麼呀?有點知識、有點文化他就崇拜得不得了,他還把當官的看得特別重,把勢力看得特別重要,你信神也不是信他,也不是信他這個勢力,人信神反而去投靠這些勢力,崇拜那些知識高的人物,這又決定人的本性是什麼東西?人就是背叛神的。就人崇拜的這些東西有哪些是神所喜悅的?沒有一樣!知識、地位、名利、錢財、勢力,有哪樣是神所喜歡的?有哪樣是正面事物,是合乎真理的?沒有一樣!但這些東西在每個人身上都存在,人都喜歡,就從人的人際關係及對人的態度上就能看出人特別注重地位、勢力、錢財。有的人到誰家看見人家富、家庭條件好就想賴著不走,甚至把爹娘都忘了,生他養他的父母把他養這麼大,養他那麼多年都能忘掉,甚至能隨時甩掉,那忘神不是太容易了嗎?人裡面背叛的本性挺嚴重啊,是根深蒂固的東西!為什麼說人的本性就是背叛呢?這個背叛裡包括多少情形?包括所有的人所喜愛的、人所嚮往的、人所追求的維護的、人心所想的這些東西。總歸來說人的本性就是背叛。怎麼能看得出來?就是根據人對神的態度、對神的追求、人心裡所想的、神所要求的,完全可以對照出來人心裡整天所思想的是不是合神心意。人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想什麼?除了睡覺時間,除了吃飯時間,人都想些什麼?坐那兒沒事總是琢磨:哎呀!看誰家過得特別幸福,活得滋潤,我要像他那樣地生活再信神那就更好了,十全十美多好呀!還有的人整天琢磨:我要像人家那樣家庭美滿,也找一個好對象,對象還不逼迫我,那該多麼好啊!還有的人看人家有個好工作:哎呀,我要有他那樣的環境,幹著好工作掙著大錢,穿好的吃好的,再信著神,那該多好!總是把信神放在最後一位,提起信神就感覺:現在這樣信神有點美中不足,再享受好點,再吃得好點,再沒有逼迫,那不更好了嗎?神怎麼不那樣成全我呢?神怎麼不那樣滿足我呢?為什麼以前說人心裡所存的都是惡,都是不合神心意的東西?人心裡充滿吃、穿、享受、玩這些東西,這些東西都是屬什麼的?屬世界的、屬魔鬼的。神的心意不是讓人單單享受這些東西,以前聖經裡有那麼一句話: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的一切話語。但人現在活著可不是單為了信神,單為了得神的話語,人還有很多目標,還有很多嚮往的,人的生存觀點並不是為了神活著,因神口裡的話活著,或者是為了正義活著,為了滿足神活著,為了達到神的心意活著,為了蒙拯救活著,人的目標不是這個,遠遠達不到這個。多數人都是為得福的目標活著,還有的人為爭口氣活著,那更錯了!「大紅龍逼迫我,逼迫我到這個地步,我不得好好活著嗎?大紅龍這麼殘害我、殘害弟兄姊妹、殘害神家,我得好好活著,活到最後蒙拯救了好給它看看,好給它有力的回擊。」還有的人心裡說:哎呀,如果咱們這班人信不好,神的工作要是在咱們身上徒勞了,咱們就該受咒詛了,那還沒臉見世人呢!原來譏笑、毀謗咱的那些人再沒臉見了!言外之意就是:神你務必把我作成,要不作成那我的臉往哪兒放呀?見不得人了。這就是人裡面的觀點。為什麼活著,人的生存目標是什麼,人生觀是什麼,人的生存根基是什麼,完全可以看得出來。有些人現在感覺:哎,我感覺現在有點為神的意思了,這也有一些具體表現哪,我能撇棄家庭出來花費奉獻,而且孩子也不要了,丈夫(妻子)也不要了,年輕的我也不結婚了,該算是為神活著了。你外表是有點撇棄,有點這麼個行為、這麼個舉動,這是人配合的方面,但人心裡面的嚮往目標那就不是這個了,人一天二十四小時想的是吃點什麼好的,買件什麼好衣服穿,買雙什麼好鞋穿,或者議論議論誰怎麼樣了,或者是琢磨琢磨以後到底怎麼樣,或者怎麼能把日子過好,想的都是這些東西。還有的人琢磨:這以後我老的時候也沒有家,無家可歸,那我什麼時候能有好日子過呀?什麼時候能不受這個苦呢?裡面總為這些東西焦慮,壓得喘不過氣來。你看你們坐在一起交通常出現這種情形,一個姊妹與別人交通,她說:「你這段怎麼樣?」對方說:「我這段情形不好,後來過來了。」她說:「那你跟我說說你怎麼過來的。」對方就跟她交通了,扯扯就扯到外面了,偏離正題了,如果沒人看管,一個聚會盡是閒扯,什麼也得不著。人裡面沒有多少真理的亮光,沒有多少在真理上的經歷、認識,所以說話交通也談不到正題上,這就是人現在的身量。現在挺多人沒有試煉、環境還覺著:我現在這麼追求挺好,最起碼我會經歷了,我有點實際了,神說的話我能聽明白了,能領受了,我要出什麼事我感覺我不能出賣了,不能離開神了。這是多數安逸人的感覺。其實人沒有認識到,你這個人不能離開神,但你的心不一定不離開,如果你真能保證無論什麼環境都能走下去,無論臨到什麼事都能走下去,無論臨到什麼患難、試煉或痛苦,或者病痛的折磨,不管哪類事都能走下去,都能不改變你原來的心志、你的追求目標,這就需要你該把所有的攔路虎都砍掉,你的心裡還有哪些不合真理的東西都該徹底清除,才能最終解決問題。

現在有幾個人說:我把一生都奉獻給神了,我這一生無論多少年我都能跟從到底,無論神怎麼作,無論神怎麼對待我,我都能把神原有的這些話持守下去。這樣想過嗎?偶爾有那麼個念頭,但是還感覺沒有那個心志,還是感覺人的力量夠不上。這些情形在人心裡都存在著,那以後如果突然有一個變動,可能你就有跌倒的危險,可能你就會離棄真道,可能你就是褻瀆神的人,這是不是危險?人裡面原有的這些觀點、思想與人生存的目標、生存的根基如果沒有變化,那你這個人就不把握,就可能出現危機,因為人每天都有活思想,人的腦袋、人的心都是活的,甚至隨時都會隨著環境變,隨著條件變,你現在在這兒坐著呢,也可能下次不一定跑哪兒去了,無影無蹤了,這變得多快呀!教會中有些人今天連唱詩帶跳舞,激動得痛哭流淚地禱告,到明天就沒影了,說不定跑哪兒去了,或上電影院、舞廳、賭場了,消失在世界的海洋中了。你們今天做了帶領成了工人你們就覺著自己把握了,不至於跌倒了,有人還以為:我出過事、坐過監,我受過什麼苦、經歷過什麼試煉,都沒有退去。這都不是決定你命運的保票。每一個人其實每一天都挺危險,有些人偶爾有一天突然臨到一件事,把他刺激得感覺活不成了,甚至死的心都有了。像有的人病得特別重,剩下一口氣的時候,他會覺著活著太痛苦,沒啥意思,趕緊死了吧!死也是個解脫,是不是有這個意念?事沒臨到人就感覺:我不能,我不能!你怎麼想也想不出那個感覺來,怎麼琢磨也琢磨不出人當時那個心理是怎樣的。當人有病痛時都疼痛得要命,都受不了了,過後再回想,回想不起來了,好像沒痛過一樣,都是好了傷疤忘了疼。人是活物,有活思想,而且人隨環境變,這就是說,每一個人都挺危險,都在危險邊緣,你不把握,你不可靠,不知什麼時候發生什麼變化。以後有一部分人能臨到一些大的逼迫了或者大的試煉了,當然以後你們再臨到試煉也不至於像約伯一樣了,人哪有約伯的身量呀!現在的人別說稱不上義人了,就連好人都稱不上,所以以後的人不配享受約伯那樣的試煉,約伯那樣的試煉是為耶和華作一個見證,以後就再不會臨到,約伯是偏得享受一個試煉,他的見證作成了。現在的人根本就不具備約伯的信心與人性,該裝備的真理也沒有,人的敗壞本性幾乎不可救藥,怎麼能在試煉之中站立得住?以後臨到一些試煉你該怎麼站立得住,應該存什麼樣的觀點,這就需要裝備一些真理。現在如果裝備不好真理,到試煉臨到時就難堪了,後悔也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