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四十七篇 對神總有要求的人最無理智

要認識自己必須認識自己的真實情形,認識自己的情形最主要的該掌握自己的心思意念,每個時期人的心思意念都有一個主要的東西支配,抓住心思意念就能抓住背後的東西。人的心思意念那誰也控制不了,這心思意念從哪兒來的?出發點是什麼?這個心思意念是怎麼產生的?由什麼東西支配的?這心思意念屬什麼性質?人性情變化以後,變化的那個部分所產生的心思意念、心裡所想的、所追求的觀點就不一樣了;你沒有變化的那些東西,沒有認識透的那些東西,沒有用真理的經歷來取代的那些東西,那些心思意念就骯髒、污穢、醜陋。現在經歷了幾年作工的人對這事有點感覺、有點意識,經歷時間短的對這些事還認識不了,現在還摸不著底兒,到底致命處在哪兒,到底在什麼地方容易跌倒,自己還不知道呢!你們現在對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都不了解,別人能看出來幾分自己卻感覺不到,平時有點想法或者存心,自己也分辨不透,認識不清這些事的實質是什麼。你在哪些方面認識越深你在哪方面就有變化,做出的事才能合乎真理,才能達到神的要求,離神的心意才越近,只有這樣追求才有果效。很多人信神並不注重生命性情的變化,而是注重關心神對他是什麼態度,他在神心中能不能佔有一席之地,總猜測他在神眼裡是個什麼樣的人,神心裡有沒有他的地位,很多人都有這些東西,如果見了神的面,總觀察神對他說話是高興還是生氣。還有的人總向人打聽:「我的難處神提沒提過?神對我到底怎麼樣?是否關心我呀?」還有更厲害的人好像發現了新問題:「哎呀,神剛才看了我一眼不是好眼,我也不知怎麼了。」人都特別注重這些。有人說:「咱信的就是道成肉身的神,他不搭理咱們,咱們不就完了嗎?」言外之意就是:咱在神心裡沒位置還信啥呀?咱別信了!這是不是沒有理智?你知不知道人為什麼要信神?人總要在神心裡面找個地方呆著,人總也不琢磨自己心裡有沒有神的地位,自己對神怎麼樣,人多狂妄自大呀!這是人最沒理智的地方。甚至有的人沒理智到一個地步,聽到神打聽別人的事,沒打聽他,沒提他的名,或者是關心別人沒關心他,或者照顧別人沒照顧他,他就不滿意了,說:「我信不上來了,這樣的神不公義,連公平合理都沒有。」開始發怨言了,這就是人的理智有問題,神經有病了。平時還說:順服神安排、順服神的擺佈,不管神對待我怎麼樣,我都沒有怨言,神對付我也行,修理我也行,審判我也行。可是到了事實臨到的時候就不行了,人有這個理智嗎?人把自己都看得特別高,把自己看得都特別重要,別說修理對付,就是一個眼色看著不對勁人就感覺沒有希望了,「完了!別信了!神都不搭理咱了,咱沒希望了。」再不就是說哪句話語氣重點兒扎心了,又灰心失望了,「神這次對我說話那語氣都不是好語氣呀!話裡帶著話,話裡帶著刺,話裡帶著別的意思,我信神感覺沒有意思,神不搭理了,那就沒法信了。」以前有的人認為:你看人家對神定得多麼真,你看人家把神看得多麼重要,神的一個眼色不對人家都省察,神到底是什麼意思,人家對神特別忠心,人家把神看得特別重要,這可真把地上的神看成天上的神了,神的一個眼色看得都特別重要。是這麼回事嗎?有些人真糊塗,什麼事也看不透,人的身量太小,真是醜態百出。人的理智太差,對神的要求太多,而且太過格,沒有一點理智。人總要神這樣作那樣作,人對神不能完全順服,不能敬拜,反而按著自己的喜好提出一些無理要求,要求神就應該度量大,什麼事都看著不生氣,什麼時候看著你都是面帶微笑,什麼時候看著你都得供應交通,無論什麼時候神都得說話,還得一味地忍耐不生氣,還得有好臉向著人。人的要求太多,人的事太多,對這些事你們都省察省察,人的理智是不是太差?不但不能完全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接受從神來的一切,而且反過來對神提出一些額外要求。人有這樣的要求怎麼能對神忠心呢?怎麼能順服神的安排呢?有這樣的要求怎麼能夠愛神呢?人都要求神應該怎麼愛他,應該怎麼寬容他,怎麼看顧保守他,怎麼關心照顧他,沒有要求自己怎麼愛神,怎麼想著神,怎麼體貼神、滿足神,怎麼心裡有神地位,該怎樣敬拜神,人心裡有這些東西嗎?這些都是人該達到的,為什麼人不往上用心呢?有些人也能發一時熱心,但不是長久的,遇到一點挫折就能導致灰心失望發怨言。人的難處太多了,追求真理、追求愛神滿足神的人太少了,人根本就沒有理智,地位沒站對,另外把自己看得特別貴重。有些人還說:「神把我們看成他眼中的瞳人,神救贖人類不惜把自己獨生子釘在十字架上,咱們多值錢哪,是神重價買回來的,咱們在神心中都佔著一個位置,那神心大呀,這麼多他的兒女、他的子民在他心裡都佔著一分子,咱們這人也不簡單。」人自己還感覺自己挺高、挺偉大的。其實原來有些做帶領的人就是這樣,提上來以後他有地位了,就覺著:「神看得起我,讓我做帶領,我會好好為神跑路作工,神把我看在眼裡了。」自己美得不得了,結果一段時間做了些壞事本相顯明了,被打發回家了,又垂頭喪氣了,「哎呀,神給撤掉了,咱這人也完了,趕緊回家吧。」再揭露對付他的醜相就更消極了,信不上來了,最後琢磨琢磨,「世上誰親?除了爹媽誰也不親,神所作的也不近人意呀,一點情面沒有,說神體諒人軟弱,為什麼有點過犯就撤掉了?」結果心灰意冷想不信了。人對自己要求不高,對別人要求可高了,對他還得忍耐還得包容,還得有愛護,還得有供應,還得面帶微笑,還得忍讓,還得遷就,多方面的照顧,不能有一點嚴厲的,不能有一點刺激的,不能有一點他看為不好的,人的理智太差了!人應該站什麼地位,人應該做什麼,應該達到什麼,應該存什麼樣的觀點,應該站在什麼地位上事奉神,應該把自己放在一個什麼位置上才合適,這些事人都不清楚。有點地位的人就把自己看得挺高,沒有地位的人也把自己看得挺高,人總也不認識自己,什麼時候能達到無論對你們怎麼說話、怎麼嚴厲、怎麼不搭理,你都能跟著信,都沒有怨言,還照樣盡本分,那你這人就成熟老練了,真有點身量了,有點正常人的理智了,不對神要求什麼了,再沒有奢侈慾望了,再不按著自己的喜好去要求別人、去要求神了,這才是有點人的模樣了。現在你們的要求太多、太過格,你人的意思太多證明你站的地位不對,站的地位太高,把自己看得太尊貴,好像比神矮點不多,那你這個人就難辦了,這正是撒但的本性。你裡面如果存在這些情形,你肯定消極時候多正常的時候少,你的長進就緩慢,而別人難處少沒那麼多花花事,人家進入得快,人家就簡單,就不受那麼多苦,你花花事多,心思重、情感重,注重的事多,對神要求太多,那你受苦就多點、攔阻就大點,這樣的人就不好進入。有的人無論誰對他怎樣都一樣追求,一點不受影響,人家心裡寬敞,他受苦就少些,人家正常進入攔阻就少點。你事多,今天這個事明天那個事,誰對你眼色不好了,誰小瞧你了,或者是誰沒搭理你了,或者神說一句話刺激你了,說重你了,傷著你了,傷你自尊心了,扎你的心了,或者是吃飯沒讓你了,或者有什麼好東西給別人沒給你了,你這花花事太多,你心裡太複雜、理智太差、人格太低,你太麻煩、太難辦。你毛病這麼多,得需要明白多少真理、需要多少時間熬煉才能變化啊!事太多纏累大,思想又特別複雜,心思又特別重,這種人得多受不少苦、多流不少淚,這種人不好相處、不好交往。你們常交通這些事,有的人說:我在什麼事上跌倒了,後來受些苦之後有點認識了。多數人都是這類的經歷。這點認識說不定是幾年才得來的,說不定受多少折磨,扒一層皮兩層皮之後才有這麼一點認識、這麼點變化,太可憐了!人這信裡面摻雜多少東西!信神太費勁了!到現在每個人裡面的摻雜還不少。你對神的要求有多少,這就是人裡面摻雜的東西,有這個摻雜就證明人理智有問題,也是本性的一種顯露。人對神有要求也要分什麼是正當的,什麼是不正當的,這你得分辨清楚,人應該站什麼地位,應該具備什麼理智,這必須得清楚。有些人就是這樣,心裡總裝這些東西,神對誰好或者是不好,或者給誰臉色看,如果發現對他不高興了,或者聽見說他什麼話,他就放不下了,你怎麼跟他解釋也不行,多長時間都扭轉不過來,他就把自己定規了,抓住一句話就定規對他是什麼態度,你怎麼說讓他正常追求,以後的路該怎麼走,他感覺不是對他說的,是糊弄他。可見,人對神的公義性情絲毫不認識,根本不了解人有變化過程,神對人的態度也會有變化的,你對神的態度不變他對你能變嗎?人變了神對你就變了,你不變他也不變。對神所恨惡的、所喜歡的,他的喜怒哀樂,有些人到現在也摸不清楚、摸不透。「神全能、智慧,太智慧了,智慧得人都摸不透了。」人感覺摸不著底了,這是人的難辦之處。對人苦口婆心地說話人記不住,若說一句嚴厲的話或者是對你修理對付、審判的那些話就扎在心裡了,為什麼對正面引導的話人就不當一回事,聽見一些審判的話、修理對付的話就難受消極,再也起不來了?最後說不定多長時間自己琢磨琢磨才扭轉過來了,再結合一句安慰的話才醒悟了,要沒這句安慰人的話人還起不來呢!開始經歷時人有許多錯誤的認識和誤解,人總認為是他自己的對,別人怎麼跟他說也聽不進去了,當經歷了三年五年之後才漸漸地開始明白了,透亮了,也感覺自己太難辦了,好像才長大成人。經歷多了人就理解神了,誤解就少了,人不再有怨言了,開始正常地信神了,跟以前的身量比起來,現在的身量就感覺有點像大人樣了,以前就像小孩子,動不動就慪氣了,消極了,動不動就遠離神了,動不動裡面就有怨氣了,動不動就疑惑了,現在有長進了,比以前穩定多了,這都是明白真理達到的果效、真理在人身上起的作用。就是說,人只要明白真理,人有多少難處還是能解決的,人只要能接受真理什麼難處都能解決,主要在乎人的經歷、時間,需要有過程的。現在用你們這些人作工並不證明你們身量大了,你們只是比一般的人素質好點,比他們追求點,比他們有點培養價值,並不代表你們能順服神了,能任神擺佈了,也不說明你們對前途盼望放下了,人還沒有這個理智,你們都是帶著一些消極的東西、帶著一些情形作工,好像戴罪立功似的,都不是心甘情願的,也沒有達到:神無論怎麼對待我,我閉著兩眼,我只管作,只管按著神的心意去作,只管按著神的要求去作。能達到這個嗎?人沒有這個理智!都是想探探底:到底神對我什麼態度呢?到底是真用我還是用我效力?都有想探探底的意思,你敢說一點這個意思沒有嗎?都有,但是不敢說。不敢說證明還有一種東西支配著:說也沒用,咱這個東西就這個本性了,變不了了,不過咱自己什麼事能做出來,什麼事做不出來,咱自己掌握就完事了,只要不幹那些壞事就行了,咱也不要求太高了。把自己限制在一個最低的位置上,最後始終也沒有什麼長進,作工作也是帶些應付糊弄的思想,最後這幾次交通以後你們才明白點、知道點這個意思了。用人不用人或者對你什麼態度,這個並不重要,關鍵在乎人主觀努力,能不能變化,你選擇什麼道路,這是最關鍵的。對你態度再好你沒有變化也不行,對你態度再好你臨到事就跌倒了也沒有用,這不還是關鍵在乎人走的路嗎?以前說過對你咒詛的話或者恨惡的話、厭憎的話,但今天你變了,對你的態度也隨之而變了。人總感覺害怕,總是不踏實,說明還不明白神的心意,這事現在明白了,過後臨到什麼事還能不能發生這類現象呢?你們現在對人裡面這個本性、各方面的理智是不是有點認識,有點輪廓?過去有的人做了些壞事被開除了,教會也棄絕他,他流浪幾年後來又回來,沒完全跑掉這是好事,沒完全跑掉就有機會、有希望能蒙拯救,要是逃跑了,不信了,跟外邦人一樣那就徹底完了,能回頭就有希望,這是難得的。不管神怎麼作人,不管神怎麼對人,恨人,厭憎人,人到一個時候能回頭,在我這兒感覺就特別得安慰,就是人的心裡還有那麼一點神的地位,還沒完全喪失人的理智,沒完全喪失人性,還有點信神的意思,有點認祖歸宗的意思。無論哪個人跑了,如果這個人還能回來,心裡還有這個家,我都有點留戀,也得點安慰,但是始終沒回來我就覺得可惜,若能回來開始真心信神,我心裡就特別得享受了,這人還能回來,就好像這人沒忘了我,又回來了,人家有這麼個心理,有這麼個心情。當時見了面就挺受感動,你當時走時肯定很消極,情形不好,現在你能回來證明你對神還有信心。但你以後能不能走下去,還是個未知數,因為人變得太快了。在恩典時代耶穌對人有憐憫、有恩典,一百隻羊丟了一隻,他捨下九十九隻去找那一隻,這句話不是一種機械的作法,不是一種規條,乃是說明神對人類的心意,神對人類拯救迫切的心意,神對人類愛得多深,不是一種作法,乃是他的一種性情、他的一種心理。所以說,有一些人離開一年或者半年,或者是有多少軟弱、有多少誤解,之後能醒悟過來,能有認識回轉過來,能迷途知返,我就特別得安慰,有這麼一點享受的滋味。在現在這樣一個花花世界、邪惡的時代能站立住,能承認有神,能迷途知返,能回來,這就是讓人挺得安慰的事,是激動人心的事。你養活兒女,不管他孝順不孝順,他不認你這個父母了,跑了,你心裡什麼感覺?你心裡總也不能放下他,總想著什麼時候能回來呢,見上一面,總算我有這麼個兒子,我疼他一回,我養了他一回,總有這麼個想法,總盼望那一天的到來,人都是這個心情。現在的人身量小,總有一天會明白的,除非你裡面一點信的意思也沒有,不承認他是神。就現在人這個身量,在大的問題上對付對付,在平時還得管著點、看著點,不敢完全撒手,什麼時候對你們完全放心就好了,像你們這個身量就不應該總讓人管著逼著,若自己作工作還得有人看著、管著才能作,這就說不過去了,證明人缺少太多了,身量太小了。沒有真理、身量太小是不能讓神得安慰的,是沒法滿足神的,你們得有點心志我才能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