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六十一篇 追求真理的重要性與追求真理的路途

關於真理方面的真理已經交通了很多,方方面面都有,你們現在也認識到了真理對每一個人的重要性。交通這麼多之後,你們是不是感覺到真理是最重要的,如果信神不追求真理什麼也得不著?你們心裡怎麼反應呢?可能現在有一些人準備好了,也下定決心了,說以後我一定要好好追求真理,一定得好好在神話上下功夫,爭取多明白真理,爭取能多實行真理,在神話上多下功夫,是不是?你們說這樣的心理對不對?(對。)當然是對著呢。因為交通了那麼多,你們如果一點反應沒有,那不就不正常了嗎?這話不是白交通了嗎?真理對每一個人,對每一個追求真理、渴慕真理的人都是最重要的,可以說對每一個信神的人,真實信神的人都是最重要的,他比我們吃飯、穿衣,比我們睡覺,就是比我們生活當中的任何一項東西都重要。你們認沒認識到這方面的重要性?你們現在肯定心裡也有一些這個感覺,認識到了,說:「我就是不吃飯,不睡覺,或者是我不做任何事情,我都得追求真理。追求真理是我一生當中最重要的事情,可以說是每一個人一生當中的終身大事。」聽了這麼多交通之後,你們可能每一個人心裡都有了這樣一個基礎,都有這樣一個認識,有這麼一個感覺,也有這麼個體會,是不是啊?這樣的認識、感覺是對的,是準的。這就證明我們所交通的這些,我們所能領受到的,已經與神話,與神在我們每個人身上要作的,與神的心意是完全吻合的。是不是啊?

你說從一開始信神,人的態度是什麼?人對真理的態度是什麼?人根本就不搭理!因為人對真理是陌生的,人根本不明白什麼是真理,更不明白真理到底在哪兒,為什麼要追求真理,為什麼要接受真理,為什麼要實行真理,神為什麼要發表這麼多真理,這些問題對我們每一個人是不是都是陌生的?我們從來沒有考慮過,也從來沒有接觸過這些問題。現在神作一步新的工作,發表了許多話語,那我們每一個信神的人在追求信神的道路當中,涉及到也接觸到了關於真理方面的每一樣事,所以說,我們必須得開始對真理有認識,必須開始接觸真理。這些你們都能聽明白吧?(能。)因為人從下生開始,到人生活的環境,到人長成,然後到人工作、成家、立業,所接觸的每一樣環境都不涉及真理,更沒有真理,包括人接觸的人、事、物,人身邊發生的一切事情,沒有一樣是涉及真理的,更沒有一樣是人能用真理來看待的,所以說真理對每一個人都很陌生。就因為我們每一個人沒有真理,所以說才需要我們現在開始面對真理,來追求真理,這是必要的。如果你還沒有認識到你信神了必須應該追求真理,只有真理才能變化你,才能成全你,才能使你蒙拯救,使你真正來到神面前,你如果認識不到這個,你對真理就不感興趣,就追求不上來。你看有的人說了:「我信神我不耽誤教會生活,我也不耽誤盡本分,我也不耽誤傳福音,我不耽誤看神話,我也不耽誤靈生活,這就妥了唄,還需要追求什麼真理呀!平時我也不犯罪,我也不去抵擋神,我也不當敵基督,對惡人我也遠離,我不需要追求真理。我就需要有神話一些簡單的規條性的東西引導我就行了,幫助我就行了,我不需要追求太深的真理。」你們說這觀點對不對?(不對。)不對在哪兒啊?(因為得著真理才能得著一切,才能蒙神拯救、蒙神祝福。)哎,現在有些人心裡已經模裡模糊地有這麼一點的意識,意識到真理對人的蒙拯救太重要了,是不是啊?有這麼一點意識了。但是這個意識能不能扎根呢,這就看以後你的追求是如何的了,你的追求是怎麼樣的了。你現在有這個意識,這是好事,已經認識到,有那麼一點意識了——追求真理很重要。比如說,當你消極的時候,當你軟弱的時候,你沒有真理扶持,你能變得剛強嗎?你能勝過你的軟弱嗎?你能認識到、能解剖自己因為什麼軟弱,因為什麼消極嗎?(不能。)這就肯定不能!比如說,當你臨到盡本分的事,你應付糊弄的時候,你也不尋求真理,你不尋求真理能解決你的這方面敗壞嗎?你能對神忠心嗎?不能,是不是?人要想認識自己,想解決自己的敗壞、狂妄,不尋求真理能達到解決嗎?不能。人總對神有觀念,總用自己的觀念、想像衡量神,這個不用真理能解決嗎?(不能。)解決不了。所以說,我們臨到好多事,包括生活方面的事情,我們如果不具備真理,我們也不尋求真理,更不明白真理,不知道神是怎麼說的,不知道神在這方面是怎麼發表他的真理的,怎麼發表他的心意的,我們將怎麼面對我們身邊發生的事情?好一點的人也可能憑著自己平時掌握的一點字句,憑著自己平時學到的一點規條,或者是憑著學到的一點人為的辦法去解決,這樣就能代替真理解決問題嗎?不能,是不是?我們如果不尋求真理的話,可以說,在我們生活當中的每一樣事情,我們都沒有原則,都沒有路可行,更沒有目標,沒有方向。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生活當中每做一樣事情都是在抵擋神,都是在背叛神。我們是在抵擋神,在背叛神,那我們所做的每一樣事將會怎麼樣?是不是神所咒詛的?是不是神所厭憎的?是不是神所要審判刑罰的?所以說,也可能在每一個人真正明白真理之前,每一個人都要臨到一些審判、一些刑罰、一些責打、一些管教,這個責打、管教、審判、刑罰都是為了人得著真理而有的。你們是不是說,你們信神之後常常經歷到一些事情感覺困惑,感覺不知所措,感覺摸不著神心意,感覺不知怎麼實行,自己抓耳撓腮也沒有辦法,想尋求交通還不知是個什麼話題,想在神話當中找答案也是漫無邊際地找,也沒有目標,是不是常常會這樣?這就是初信的人在凡事上沒有真理的表現,常常都會這樣。所以說,聚會的時候讓有些人提一些問題,他們就會提一些外表看與真理無關的事情、無關的問題,這就看到每一個人在生活當中根本就沒有真理可實行,也沒有真理可尋求,更沒有真理作為他們生活的原則、實行的原則與目標。這是不是每個人的難處?如果是你在哪一方面,在你實行的事上,已經掌握了真理的原則,有了真理的實質,明白了真理的實質,那你還會感到困惑嗎?(不會。)不會了,這就肯定不會了!即使感到有一些困惑也是因為對真理理解的程度太淺,或者是在真理上沒有太深的經歷,感覺摸不到神的心意,自己的敗壞沒得到解決,感覺心裡痛苦,是不是?你們現在困惑的是什麼?你們現在在真理方面最大的難處是什麼?是不是害怕在真理方面提問題,害怕提出一個真理的話題讓你們交通,害怕自己講字句道理講不出實際,更害怕自己臨到事發矇?(是。)是這樣,是吧。這就是因為我們心裡根本就沒有真理,如果是有真理的話,我們也不會感覺這麼撓頭。所以有些人就實行這個原則:一臨到事的時候趕緊找神話,找出一段神話也不太理解,然後折中的辦法就是按神話字面的意思理解,守著這個規條就完事了,就覺得差不多了,禱告禱告心裡挺平安、挺踏實的,問問弟兄姊妹也沒有比自己更高的見解,「好了,就這麼實行吧,肯定差不多。」這樣也不行,這樣離真理的標準太遠,離真理的實質太遠,離神的心意太遠,這不是實行真理的原則。

要想實行真理,要想明白真理,首先你得明白自己身上臨到的難處、自己身邊發生的事情,這個實質是什麼,是什麼問題,涉及哪方面真理,得尋求這個。然後按著你這個實際的難處去尋求真理,這樣逐步地經歷,你就會在你身邊發生的每一樣事上看到神的手,看到神所要作的、在你身上要達到的果效。如果身邊發生什麼事你都覺著與信神無關,與真理無關,自己就覺得「我有辦法處理,不用真理也不用神話。等到聚會的時候,或者是拿到神話讀的時候,或者是當我盡本分的時候再用真理來對號,再用神話來對號」,平時自己生活當中發生的事啦,涉及到自己的家庭啦,自己的工作啦,自己的婚姻啦,自己的前途啦,身邊發生的種種事情都覺著與真理無關,然後自己就用人為的辦法去解決。你如果是這種經歷法,那你永遠也得不著真理,你永遠不會明白神在你身上到底要成就什麼,神到底在你身上要得著什麼。是不是這樣?追求真理這是個漫長的過程,它有簡單的那一面,也有複雜的那一面。簡單的就是先從我們身邊發生的每一樣事情看,先從每一樣事情做起,然後你就會越來越看到信神所要得著的真理、所要追求的真理太多了,方方面面太多了。不是說僅僅盡盡本分或者是搞事奉的人、做帶領的人凡事都得按真理去實行,我們底下跟隨的人不用了,不是這樣的。那如果是這樣的話,神所說的每一句話,神發表的那些話語就沒有用了,就沒有太大意義了。你們現在對追求真理有沒有點路啊?有沒有一點線索啊?首先要解決什麼呢?首先要多吃,多喝,多聽,多多尋求,到吃飽了,喝足了,你們長得快了,有身量了,那時候呢,你們就能做一些事情了,就能經得住一些試煉、一些試探了。那時候你們也感覺到自己確實是得著一些真理了,確實明白一些真理了,也感覺到神所說的話真是人所需要的,正是人該得的,也正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能給人生命的真理。現在你們沒有經歷,只是感覺到有這麼一點渴慕的心,覺得神的話很深奧,覺得神的話裡有太多的東西我們達不到,有太多的東西我們不明白,只是有這麼個渴慕的心,有這麼一股勁兒,但是你們能不能得著真理呢,就看你們以後是怎麼實行、怎麼追求了。

你們說如果在最後一步作工當中神只發表一些簡單的真理,不說太深,也不說太多,更不說審判人、揭示人太多的話語,太深刻的話語,只是小小一部分,只是按人能夠接受的,按人的頭腦能夠領受的發表一點,假如神只說一些祝福的話,或者只說一些無關痛癢的話,人最後能蒙拯救嗎?我給你們舉個例子。假如神說:「你們現在這幫人都是敗壞太深的人了,都是沒有真理的人哪,都是對我不忠心的人哪。你們的本性實質已經變成了活撒但,你們是與我敵對的,你們是不喜愛真理的。」然後就告訴人:「你們揣摩去吧!」緊接著神又說:喜愛真理的人我祝福,對我忠心的人呢,就能夠滿足我的心意,就能走到路終,我祝福什麼樣什麼樣的人,我讓什麼樣的人得著我的應許。你們說神如果只說這些話,簡單地告訴給每一個人,我們的心會動嗎?我們的心會往上夠嗎?不會,是不是啊?(是。)人會感覺到什麼呢?「神說這些話我們也差不多都能知道,就這些唄,我們也不是很敗壞嘛,還是差不多的嘛!只不過是外表道德有點敗壞了,品質有點低劣了,或者是生活習慣有點隨從世界了,被撒但敗壞了,還不是太抵擋神,這個容易達到。我們略施小計或者是稍微下點苦功就能滿足神的心意,這個挺簡單的。」人就不能把追求真理當作一回事了,也不能在追求真理的事上下功夫、受苦了。人就認為什麼呢?信神很簡單,很容易,追求真理也很容易,也很輕鬆。事實上是這麼回事嗎?不是!神所說的每一句話、每一項內容,神所發表的每一樣真理,對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實際用處的一方面,都有實際的一面,都有真實的一面。不管人今天能不能看得到,能不能經歷得到,能不能感受得到,總之,這個是確實存在的。等到有一天,你們經歷三年五年之後,你們會感覺到今天神所說的話是真實的,那時候你們會感覺到:「神發表這些話語太好了!神如果還像恩典時代那時候那樣哄著我們,說我們是他懷中的小羊,說我們是他丟失的小羊,丟失一隻羊之後,寧可捨棄九十九隻也要去找那一隻羊,我就是『那一隻』,你看神多愛我呀!神的憐憫慈愛真是太偉大了,神愛我們太深了!」人如果總這樣認為神,總這樣地看待神,人就不會真實地去尋求神,來到神面前敬畏神,對神的態度還是原來的撒但、魔鬼對待神的態度,還是輕慢的態度,對待真理的態度也是一樣。所以說如果那樣的話,人永遠不明白什麼是真理,永遠不會真正明白什麼叫信神,什麼叫跟隨神,什麼叫尋求真理、得著真理,這個是真實的。如果神不發表這些話語,神不刑罰、審判每一個人,用這些嚴厲的話語來對待我們每一個人,那我們就認為什麼呢,我們信了神就得著了,信了神進了國度就等著以後被提了,就等著以後進入國度裡作王掌權了。有的人都預備好了,「像我這樣的料啊,到國度怎麼也能當個看大門的。」有的人說:「像我這樣的料也不要求高,到國度裡掃個大街也行啊!」「像我這樣的人呢,差不多做個百夫長吧!」這是我們每一個信神的人信神剛開始的初衷,也是每一個信神的人的理想與願望。所以說,神說了這麼多話之後,把人的觀念與人的想像,還有人的奢侈慾望與人的心思都揭示透了,人所思所想的沒有一樣是與神相合的,人所盼望的、人理想當中要達到的沒有一樣是與真理相合的,完全是不合真理的。是不是這樣?當我們信了神之後,我們面對的是神的刑罰審判,是神不合我們觀念的話語,也是神不合我們觀念與想像的作工與方式。所以說,好多人就是接受了這步工作,也不願意真實地面對神的作工與神要求人達到的。所以很多人一提追求真理就沒勁,一提追求真理就犯睏,一提追求真理,一提交通真理人就打盹,就沒心思聽,就沒有勁兒聽;一說得福,一說應許,一說奧祕,人的勁兒就起來了。這是怎麼回事?就是人的心靈深處,人心底裡的願望不喜愛真理,嫌追求真理太麻煩,太瑣碎,太傷腦筋,太花心思,太受苦,付代價太多。如果追求真理很簡單,就像我們讀小學語文課本、讀兒歌一樣那麼簡單,那有些人可能就會感點興趣,因為簡單哪,因為容易呀,不需要付代價呀,不需要花費太多呀。現在呢,恰恰相反,追求真理不那麼容易,不那麼簡單。所以有些人做了好多筆記之後回家細一看,「太麻煩了,這一條一條歸納起來傷腦筋,挺費事,還是先撂在一邊睡一覺再說吧。」等睡醒一覺琢磨琢磨,「真理是什麼來著?為什麼要追求真理來著?追求真理的意義是什麼來著?」琢磨琢磨,好像沒什麼意思吧。你看,睡一覺的工夫就變了。或者有些人跟外邦人嘮一會兒嗑或說一會兒話,或者呆上一天,等回家的時候一禱告神,沒神了。什麼追求真理呀,性情變化呀,蒙神拯救啊,全沒了!這就是人的身量太小,充分證實了人沒有真理,人心裡沒有神。人心裡沒有神人就不可能有真理,人心裡沒有真理,不明白真理,不明白真理的實質,從來沒有經歷過真理的實質,那你就永遠不會明白真理,你心裡就不可能有神。是不是啊?有些人說了:「我為什麼有一點小事一攔阻之後,我就受轄制了呢?我就沒心思信了呢?我為什麼身邊發生一點特殊的事情,或者身邊發生一點難處,有點困難,我信神就覺得沒勁了呢?為什麼有時候聚會我感覺就沒興趣呢?為什麼讀神話我就沒興趣呢?為什麼一說外邦人的事我就來勁呢?這是怎麼回事呢?」你們說這是怎麼回事?你們說說吧。(人不喜愛真理。)哎,其實從人的本性實質上來說,人不喜愛真理。你說人不喜愛真理,人信神的心是真實的嗎?不是。人心裡還會有神的地位嗎?人心裡有神嗎?(沒有。)沒有,這是肯定的。你心裡沒有神,沒有神的地位,就證明你心裡沒有真理,你也不明白任何的真理,你也不會去實行任何的真理。所以說,一說起實行真理啦,一說起揣摩神話啦,人就沒勁,也沒有辦法。如果說就讓他去掙錢,說這個道兒好,掙錢多,一個月能掙十萬八萬的,他得想方設法地克服一切困難也要把這個事辦成,就是失敗了也不怕,失敗之後接著再來。因為什麼?有利益吸引著你,有利益牽引著你的心,你的心被利益佔有,你的心裡利益佔第一位,利益對你來說太重要了,金錢對你來說太重要了,所以說,你就會想方設法地,想盡一切辦法地去達成自己的願望、自己的目的,甚至不惜一切代價。是不是這樣?所以說,你如果把追求真理這個事當成人生當中的第一大事,我相信你不會沒有路,你也不會沒有時間,更不會說有多少難處會難住你去實行真理,去尋求真理。是不是啊?你們有沒有這個心志?你們有沒有這個勁啊?(有。)你看當父母的為了滿足兒女,兒女說要考大學,得花多少錢,家裡現在沒有那麼多錢,父母怎麼辦?就得多處去借錢,去湊錢,然後想方設法地弄到一筆錢供兒女上大學。有的人如果借不著,就自己想辦法去做小買賣,或者自己去找一份工,不管受多少苦他都把這錢湊足了,滿足兒女,讓兒女去上成這個學,培養兒女成人,就有好的前途。如果你們真有這個心志啊,我想應該是沒有什麼難處會難住任何一個人的,除非你大腦弱智,或者是你天生腦袋有毛病。除了這個天生殘疾之外,腦袋、思想上有毛病,是傻子或者是痴呆症,除了這個之外,正常人的思維能達到的,應該都能達到,任何難處都不是難處。因為現在追求真理不是說我們人為地追求就能得著,而是什麼呢,我們只是配合,聖靈會幫助我們,會引導我們,會隨時地供應我們,開啟我們,會讓我們渡過每一個難關,會讓我們明白我們所不明白的,只要我們有心志去追求,只要我們有這個心去追求。因為在人不能的事情在神都能,人什麼也不是,如果神不作,人下再大功夫、攢多大勁也沒有用。

在恩典時代那個時候,人也說信神,也說跟隨神,但是人的目標都是為了進天堂,也不說什麼追求真理呀,也不說什麼蒙拯救啊,只是守守規條,守守禮拜,然後讀讀聖經,之後再有一個渺茫的盼望就覺得差不多了,到死了以後就進天堂了。這一步可不是那麼簡單。神所作的每一樣都是現實的,需要我們實際地付代價,需要我們實際地去尋求,去經歷,這樣我們才能得著,從神得著神發表的話語、神發表的真理。如果是還像恩典時代那種信法,人在一起聚個會,守個禮拜,然後讀讀聖經,然後就都等著被提了,都等著上天堂了,那人得狂妄到什麼程度吧,人就都等著上三層天了。你看人這個東西,沒人誇,神也不誇,神也不給什麼應許,只是給人一些規條,給人一些原則讓人去守,然後給人一個應許,人就覺得差不多了,該上天堂了,該被提了。人這個東西就是這樣,自己不認識自己是什麼東西,就往好了攀,就往高了攀,就往好了對比。沒有一個人認為自己是滅亡的對象,更沒有一個人認為自己是撒但的種類,都認為自己既然神拯救了,肯定差不多,這個觀點是錯誤的。你看人初信的時候,人剛信神的時候來到神家,就是七個不服八個不忿,看誰都不順眼,看誰都不如自己,甚至對神也是這樣。你別看人接受了基督,接受基督不等於能接受基督所說的話,不等於能接受基督所作的一切。他僅僅是什麼呢?僅僅是從名義上接受神這步作工,從名義上接受了道成肉身的神,但是不等於他對神所作的沒有觀念,沒有想像,沒有抵觸了。剛接受的人看到神,甚至看到神的話,說神這麼作也不對,那麼作也不對。有的人看到基督很興奮,很激動,心裡感覺榮幸啊,感覺沒有白活,但是因為人沒有真理,人對神不認識,人會怎麼樣呢?看到神說話也有觀念,看到神處理一個事也有觀念,甚至神吃什麼東西他也有觀念,穿什麼衣服他也有觀念,對待一個人是什麼態度他也有觀念,甚至神的一個表情、一個舉動都能讓他有觀念,有看法,有想法。這是怎麼回事?這就是人想像當中的神與真實的神根本就不一樣,加上人有敗壞性情,人有狂妄的本性存在,所以人就憋不住,人就不可能不抵擋神,人就不可能不對神有觀念,不對神有看法。但是經歷了很多年的人呢,就是從這裡面經歷過來的人、走出來的人,他們會怎麼認識,會怎麼對待這些事情呢?就是看神所作的每一樣事情、神所說的每一句話、神所處理的每一樣事的原則,都有真理可尋求,人不應該有觀念,更不應該心存抵觸,心存反感。這就是經歷了一些年之後,人就會正確對待,就會有一些真理在裡面作生命,就會有一些相對應的真理作這方面的實行原則,他就不會再做出蠢事了,是吧。剛剛信的人,沒有經歷的人呢,在這些事上就容易跌倒,就容易出岔,也容易做出一些愚蠢的、莽撞的事情。你們現在是不是對神也充滿想像啊?你們現在感不感覺信道成肉身的神太難了?說:「我們以前信神挺簡單的,根本就沒有人跟我們求真,也沒有人要求我們做這個做那個,我們不聚會也沒有人管,我們信得怎麼樣也沒有人管,我們領受得純不純正也沒有人管,追不追求真理也沒人管。現在太麻煩了,太難了!」你們會不會這樣呢?(不會。)我們如果還按著以前那種信法啊,那就完了,不會有結局了。信神不能憑想像,也不能憑觀念,更不能憑興趣。如果是一時愛好或者一時衝動信了,那你還是冷靜冷靜,琢磨琢磨自己是不是還要信下去,自己是不是真要追求真理,自己到底是不是真實信神的人,是不是已經下定決心走這條路了,是不是已經下定決心去追求真理了,再好好琢磨琢磨。因為我們現在信的是神的道成肉身,神道成肉身就是神從天上來在地上,真真實實地成了一個人,外表與人一模一樣的一個人,是基督。他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神實實際際作了一步這樣的工作,神實實際際地發表了許多話語,作了好多工作,揀選了好多人,神實實際際地擴展他的工作,擴展他的福音。這每一個實際的作工就證實了,神作人也要求人實實際際地去進入,去追求,實實際際地去經歷他的話語,這樣人才能真實地得著真理,這是神所要作的。所以說,從你們開始接受到現在,也可能你們也經歷了一些事,不管是你們認為超然的也好,或者是認為人肉眼看得到或者人思維能達到的也好,總的來說,每一樣事情都是神實實際際地在作,作在我們身上,作在我們中間,作在我們周圍,讓我們看得到,摸得到。所以說,追求真理這是個現實問題,也是個現實功課。不是說我們憑想像、憑思維、憑我們的觀念,或者憑我們的一點知識就能夠簡單地達到明白真理,或者是簡單地能夠達到實行真理,這個不是那麼容易。需要我們實際地付代價,需要我們實際地在生活當中去體驗,去尋求,去揣摩,去交通,去下功夫,這樣才能一點一滴地讓我們在神的話上,在真理上有所進入,有所收穫。到最終,有一天你明白了什麼是真理,你明白了什麼是真理的實質,你知道了道成肉身的神說的這些話,就是我們身邊要發生的每一樣事情所需要的實實際際的生命的原則、生活的目標與方向,那個時候你就看到,「哎呀,神所作的一切太有意義了!神道成肉身對我們來說太重要了,太有價值了!神所說的每一句話,神所作的每一個工作、每一步工作,神的一言一行,他的一舉一動,他的意念、他的觀點與他的心思,都是為了讓人能夠蒙拯救,都是為了拯救人,沒有一樣是空洞的,而是現實的,而是實際的。」所以說,我們是從恩典時代過來的人也好,或者是從沒有信神的那個生活當中過來的也好,現在不要再做夢了,也不要再憑想像了,也不要再活在自己的理想主義裡了,也不要空想了,別再做夢了。神實實際際的作工需要我們實實際際地去經歷,去付代價,這樣我們所經歷來的才是我們心裡要得的,才是我們生命當中需要的,是我們信神的歷程當中最該得的東西。這個東西得到你心裡,就是神在你心裡的地位,就是神在你心裡要作的。你明白真理了,你經歷真理了,你知道真理是怎麼回事了,真理在你心裡扎根了,你對真理有實際的經歷了,這個東西就是神的話在你心裡真正地成為你的生命了。這個過程實不實際?實際!

這個過程需要我們做什麼呢?首先需要我們進入神的話,知道神話在我們身上要作什麼,神的話在我們身上要作的範圍是什麼,主要要作什麼。就是兩大項:第一項,神讓我們認識自己,第二項就是讓我們認識神。就這兩樣。認識自己得認識自己的敗壞實質,認識自己的致命處,認識自己的性情、自己的本性,在日常生活當中流露的點點滴滴,或者在家裡,或者在外面,或者在聚會的時候,或者在你吃喝神話的時候,或者在你臨到每一樣事的時候,你的存心、你的觀點與你對待每一個事情的態度,從這些事上來認識自己。當然,更深的認識自己還要結合神的話。我們不要怕受苦,也不要怕疼痛,更不要怕神的話刺透我們的心,我們應該多看神審判刑罰方面的話、揭露我們敗壞實質的話語,多看多對號,別往別人身上對,而是要往自己身上對。哪一樣在我們身上都不少,都能對上號,不信的話你去經歷經歷。有些人說:「我就不服這個氣。你看,神有一句話說了,人是淫婦、妓女,這話是說誰的?」弟兄說了:「那肯定不是說我呀,我既不是女性,那我肯定就不是淫婦也不是妓女了。」還有一個姊妹說了:「我還沒結婚呢,我是獨身,我從來也沒搞過淫亂,更沒有對男人有非分之想。」有的姊妹說了:「我對我丈夫忠心不二,沒想到要跟別人,尤其我信神了我得守住我的貞潔,我不能羞辱神的名,所以這話不是說我的。」更有的姊妹說了:「神這樣說話太難聽,我不願意接受。神這麼說話是罵人,神這麼說話不是切合實際的,神這麼說話我不能接受。」更有的人說了:「神既然這麼說,說話也有不準確的地方,那我不信了。」這個態度對不對?不對。顯然是不對的,肯定是不對的,絕對是不對的。因為我們對待神話的態度首先不能是這樣的,我們先認識到神所說的每一句話不管是難聽好聽,不管是苦還是甜還是酸還是辣,我們都應該接受過來,這是首先我們該有的態度,是不是?這是什麼樣的態度?敬虔的態度?虔誠的態度?還是什麼樣的態度呢?還是忍耐的態度?還是抱著受苦的態度?你們有點迷惑。我告訴你們,都不是。就是我們對待神,應該把神話看成是真理。既然是真理,我們就應該有理智去接受,不管我們能否認識到,不管我們能否承認,我們首先的態度就是應該接受過來,把神的話一點不差地接受過來。那神話這樣說不是說你的,或者說某一個人的,那是說誰的?那不是說你的怎麼還讓你接受呢?這不是矛盾了嗎?是不是矛盾?(不矛盾。)你們回答得都挺準確的,就是不知道怎麼回事。是不矛盾,但是讓你們解釋你們就是解釋不清楚。就是神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有每一句話的情形,就是每一句話他不是外表一個現象,更不是外表一個規條或者人一個簡單的行為,不是這樣。你如果把神的每一句話看成一個行為,人簡單的行為,一個外表的現象的話,那你就不通靈了,你就不明白什麼是真理了。神的話深奧,深奧在哪兒?就是他每一句話語說的、揭示的是人的敗壞性情,生命裡面實質的東西、根深蒂固的東西,是實質的東西,不是外表的現象,更不是外表的行為。外表的現象也可能你看著每一個人都挺好,但是神為什麼說有些人就是邪靈,有些人就是污鬼呢?這就是你看不著的東西了。所以說不能憑現象、不能憑外表看的來對號神的話。我如果這麼交通之後,你們對待神的話的態度是不是能有點轉變呢?是不是能有點變化?不管轉變多大吧,總的來說,肯定以後再碰到這類的話,你們最起碼不能跟神抬槓了,不能說「神說話太難聽了,這一頁我不看,翻過去!找點祝福、應許的話看看,安慰安慰我的心吧!」不能這樣了,不能挑著揀著的。

現在你們身量小,對待神的話也可能還憑己意,還憑喜好,願意找點神祝福的話,「長子們」啦,或者「我兒啊」之類的話,或者是以後應許的話,人總覺得心裡舒暢一些,順一些,或者就覺得有點盼望,心裡就覺著信神還來點勁,有點動力。如果總看這些揭示的話,總看這些刑罰審判的話呢,人信神的勁兒就沒了,就癟了。你說癟了還怎麼能往前走啊?現在多數人你讓他看奧祕的話他也看不懂,太深了;看祝福的話呢,覺得遙不可及;如果看揭示敗壞性情的話呢,這點話還有點貼邊,能明白一些,外表上能對上一丁點兒的號,但是人還不怎麼願意接受。你看看,人多麻煩!能接受的人還不願意接受,這就是你該接受的你還不願意接受,你能接受的你還得不著。所以說,我們現在應該把神話分為幾類,我們應該按著次序的先後來吃喝。首先,每次吃喝的時候先讀一段奧祕,讀一段揭示奧祕的話,然後人覺得呢,感覺神在三層天上,我信的神高,不是那麼渺小,我對神應該存有敬畏之心。接著就禱告:「神哪,你太偉大了!你太至高無上了!你是萬物的主宰,你能決定我的命運,我願意順服你的安排,我也願意順服你的擺佈,我更願意順服我身邊發生的來自你的一切事情。」這樣,你心裡是不是覺得神高大了?這麼一禱告,人對神就有點敬畏了,人願意信高大的神嘛!所以說,首先,在吃喝神話之前,第一步應該先把神放在天上。然後第二步就找點祝福與應許的話來吃喝,這個對不對呀?有些人點頭了,「真對!哎呀,太對了!我們就需要這方面的真理呀!」一看到神祝福人的話呀,人就激動得流淚了,「神哪,你太可愛了!你太應該讓我們敬拜了!你實在可愛!你對我們的祝福啊,我們願意接受,你給我們的應許啊,我們更願意接受,只是我們現在身量幼小,生命還沒有長大,沒有這個資格來接受你的應許,也沒有這個資格來接受你的祝福,求你多多供應我們吧!」看著祝福真是好啊!那有什麼樣的祝福呢?神說了,到那時一切的災難必不臨到你,到那個時候讓人脫離這些煩人的一日三餐,或者是讓人脫離煩人的洗洗涮涮,等等之類的應許。越讀越起勁,越讀越起勁。不過不管怎麼起勁,別忘了追求真理。第三步,就該讀什麼了?(揭示人敗壞的話。)這個步驟你們知道,第三步就應該讀關於神揭示人敗壞性情方面的話、敗壞實質方面的話。揭示人敗壞實質這方面的話每一次不需要多吃喝,就需要吃喝一項或者兩項就可以了。吃喝完之後呢,不明白的先放著,對不上號的先放著,能對上號的自己先記錄下來,這樣一點一點地,慢慢地掌握得越來越多,對自己的本性、對自己的實質就有認識了。你們說這樣好不好?挺好吧。看來現在你們對神的應許呀,奧祕方面的話呀,還是有要求的,而且還是很渴慕的。你看給小孩吃藥的時候,都是先把他叫過來,控制住他,給他一點糖,給他一點好吃的東西哄住他,然後趁他不注意的時候給他灌一口藥,等他明白了已經嚥肚子裡了。明白了琢磨琢磨,「咋這麼苦呢,媽,你給我吃的啥東西呀?哎呀,怎麼這麼苦呢!」沒等反應過來,又一口糖填到嘴裡了,再哄一哄,小孩琢磨琢磨,吧嗒吧嗒,還是甜的,你看,小孩就好糊弄,給兩塊糖一糊弄就把藥吃進去了。那歲數大了呢,你要是長成了那就不用了,自己明知道苦也得自己去端著喝,這就是身量問題,就是身量大小的問題。你要是沒有那個身量,讓你自己找神的話,在神的話裡找著關於揭示人本性方面的有關的話語、有關的真理去對號,成天讓你吃喝這些,吃著吃著你就膩了,吃著吃著你就厭煩了,因為你的經歷跟不上啊!所以說中間就得加一些糖衣的東西、好吃的東西。你們如果以後吃喝關於審判刑罰方面的話語或者揭示人實質方面的話語挺費勁,不願吃喝,不感興趣,那就趕緊找找關於祝福與應許方面的話語,找一找關於奧祕方面的話語來吃喝吃喝。吃喝吃喝感覺自己勁起來了,跟神關係近一些了,就趕緊趁熱打鐵,找一找關於刑罰審判方面的話語。吃喝吃喝又覺著不行了,沒興趣了,趕緊再找祝福的話語……就這麼一點一點、一點一點地你就上道了。你們會這麼吃喝吧?神祝福、應許方面的話語在哪兒你們也都知道,是吧,這個可能挺清楚。

我記得以前有個弟兄說這麼個事。他說有一個弟兄,為了研究神什麼時候離地下了很大的功夫,這個很大的功夫也不是說日思夜想這麼琢磨,就是從開始信神就開始關心這個事。他在神話當中就找,把所有的關於神要離地這方面的話都集中到一起了。集中到一起然後琢磨琢磨,神到底什麼時候走呢?沒琢磨透。當然這個功夫不是一天兩天的,肯定也是下個兩三年。琢磨琢磨,神什麼時候走呢?看前看後,這麼綜合看,像是看聖經似的,串珠聖經,從前到後各個章節這麼對呀,那下功夫大呀!為了看神什麼時候離地,為了找出一個準確的答案,神到底什麼時候走,把有關於這方面的話,神走的時候是一個什麼時間,春暖花開,還有什麼跡象,有地震呀,或者有什麼瘟疫呀,或者人會怎麼樣啊,或者是教會的人會有什麼反應啊,他把這些話都集中到一起了。你說這功夫下得大不大?(大。)你說這人對神多「關心」,多麼「愛神」哪,對神的「愛心」有多大呀!神離地這個事是神作工當中一個很重大的事件,被他發現了。他就把這個事當成第一位重要的事,比自己追求真理,比自己蒙拯救的事還重要,這是他認為的,比這個事還重要。他認為比在神話當中找任何一樣真理還重要,所以他把這些話都集中到一起,最後找出答案了。那這個答案準不準呢?你們說準不準?(不準。神的作工誰也測不透。)那他的功夫不白下了嗎?咱們就先不說他研究的這個結果準不準,咱們先說他這人的追求觀點與他的追求方式,你們認為怎麼樣?這種追求方式、這種苦功怎麼樣?你們認為這種人下的功夫怎麼樣?有沒有必要啊?(沒必要。)下這苦功沒用啊!神離地跟你有什麼關係呀?神來也沒通知你呀,所以說神走也不可能讓你知道。你說神走的時候會讓人知道嗎?不讓人知道。神有很多事情不讓人知道,不讓人知道的原因是什麼呢?是人沒必要知道,人知道了之後也不會有什麼好處,不會對人以後的歸宿起任何的作用,所以說沒必要讓你知道。你說現在神道成肉身了,什麼奧祕不知道?什麼事情神不知道?什麼事情神不能對我們說?要說的話神都可以說,但是沒必要讓我們知道,也沒必要告訴我們。你說神什麼時候回去,神什麼時候離地,什麼時間、什麼地點、什麼日期神的工作結束,跟我們有關係嗎?沒有關係,可以說沒有任何的關係!那有些人說了:「怎麼就沒關係呀?我要是追求真理來不及了,我得看看神的日子還有多長時間哪,我得看準日子再追求啊!」你說這樣的人渾不渾哪?是追求真理的人嗎?根本就不是!所以說你真要追求真理,你不在乎這些,你不願意關心這些事,你認為關心這些事對你追求真理沒有意義,沒有幫助,所以你就不願意花這個心思、花這個功夫在這些無聊的話題上。那有些人說:「那你對神的日子一點不關心,這不是不愛神嗎?」這叫什麼愛神呢?神什麼時候離地你關心了,你都知道了,這證明你愛神?這是真愛嗎?這叫什麼愛呀,這不是愛!這就是總想探聽神的消息,總想知道一點小道消息,總想知道點奧祕,只不過是一顆好奇的心,根本就不是追求真理的心,更不是愛神的心,更不是關心神或者是敬畏神的心,絲毫就沒有,沒有關係的事。所以說再碰著有這樣的人,他下了這樣的功夫,你會怎麼對待他?你會尊重他嗎?你會佩服他嗎?你會羨慕他嗎?你會幫助他找這樣的奧祕嗎?不會!你肯定會藐視他,是吧。你說:「我們現在追求真理都八字還沒有一撇呢,我們蒙拯救的事八字還沒有一撇呢,我們認識自己、認識神的事還沒有一撇呢,方方面面的真理等著我們去尋求,去追求,去實行,去明白。所以我們不願意作那些無謂的犧牲,下那些沒必要的功夫去看那些奧祕,或者是去研究神到底什麼時候走啊,神走的時候有多少瘟疫,神走的時候有多少人退去啊,神走的時候神會怎麼樣啊,沒必要下這些功夫。」你只要心裡有神,有追求神的心,真到了那一天神不會不讓你知道的,真到了那一天神不會丟棄你的。這個信心得有,這個認識也得有。你有這個信心,你有這個認識,你就不會做愚蠢的事。如果神有意要告訴你的話,神不會直說嗎?還用拐彎抹角嗎?還用話裡藏話嗎?還用掖著藏著嗎?不用,根本就不用。神有意讓人知道的事就是真理,就是他的所有作工與說話、他的心意,根本就不會隱藏。所以說,神沒有心思讓你知道的事,你也不用去打聽,你也不用去琢磨,去下功夫去找,去對,去串聯,沒用!這個功夫下得一丁點兒意義都沒有,一丁點兒價值都沒有,反倒讓神厭憎。神為什麼會厭憎呢?首先神所說的話你不去尋求,神會厭憎,說你不是尋求真理的人,你是一個好奇的、喜歡鑽牛角尖的人,你是一個對神的話態度輕慢的人,對神的話總想敷衍的人,不喜愛真理的人。你心裡沒有真正的神的地位,你心裡有的東西只是神的一些不願意讓你知道的事情,比如說神的三層天是怎麼樣的啦,到底在哪兒啦,國度以後會怎麼樣啦,神道成肉身什麼時候離地啦,等等這一類的事情,所以說神厭憎你。神的厭憎有沒有道理?(有。)有道理吧。你說如果你的兒女,他整天不好好學習,他該做的功課不去做,他該守的事沒守住,該做的沒去做,然後總琢磨:我爸跟我媽是怎麼認識的呢?我爸跟我媽談戀愛的過程是怎樣的呢?我爸是怎麼愛上我媽的呢?我媽又是怎麼嫁給我爸的呢?我爸跟我媽是怎麼生的我呢?生了我之後他們喜不喜歡我呢?我家的日子到底怎麼樣呢?以後能不能發大財呀?……總研究這些問題,你說你厭不厭憎他?你反感不反感這樣的孩子?你的孩子如果總問你:「媽,咱家還有多少錢哪?咱的錢還夠不夠下個月的生活呀?」你是不是反感哪?你是不是厭憎你的孩子這樣做呀?你喜歡你的孩子做什麼?就是好好讀書、認字,好好學習。你的心意是這樣,何況神的心!

神不喜歡人去研究他,也不喜歡人在他身上下一些無謂的功夫,然後總是偷著偷看他,觀察他,觀察他的一舉一動,觀察他的一言一行,然後自己該做的,自己的本分、分內的事一點都不關心,一點都不注重,也不下功夫,也不去付代價,而總是關心神什麼時候走,神什麼時候倒下災難,神的日子還有多久,等等之類的事情。「神離地之後還會與我們相見嗎?」「神離地之後作工作還會像現在這樣嗎?」「神離地之後上三層天呆多久,還來不來了,還跟人見不見面了?」「以後的國度時代有沒有天使啊?天使跟人交不交往啊?」等等這類的奇怪的話題,神厭憎這類話題。你們說這個能不能理解啊?(能。)能理解,這個也好理解。至於說我們該怎麼認識道成肉身的神,該怎麼認識神的作工,該怎麼領受神所說的每一句話,這是我們分內的事,是我們首先應該追求的。如果你把這件事放下了,那你的信神就是沒有意義的,你的信神就是空頭口號,就沒有任何實際內容。你如果在背後總琢磨關於奧祕的事、關於神什麼時候離地的事,或者你們之間也總談論這些事,假如說談論神的肉身生在哪兒啊,生在什麼樣的家庭啊,神肉身的生活是什麼樣的呀,神的肉身多大年齡啊,或者是文化程度怎麼樣啊,曾經讀沒讀過聖經啊,信耶穌多長時間哪,信沒信過神哪,家庭背景是什麼樣的呀……如果總研究這些,那你們就是論斷神,就是褻瀆神的肉身,褻瀆神道成肉身!神是讓你認識他的性情,認識他的實質,然後達到明白他的心,能夠順服他,能夠實行真理滿足他,而不是讓你去研究他,讓你背後去議論他。所以說,我們既然接受了神的道成肉身,我們既然接受了神的這步作工,接受了基督作我們的生命、基督作我們的神,那我們就應該用敬畏、敬虔的態度來對待神的所有所是,來對待神道成的肉身。這是我們該有的理智,我們該有的人性。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你們如果說:「我們現在沒什麼認識呀,我們該怎麼對待呀?」沒什麼認識別談,不用吱聲,什麼也不用談,就談什麼呢?認識自己,怎麼能夠追求真理,怎麼能夠盡好本分,裝備真理,就應該裝備這些。到有一天,說「我們好像對神有點認識」,大夥在一起可以交通交通。有點真實的認識我們可以交通,但是僅僅是說有關神的肉身方面的消息也好或者信息也好,或者是一些人認為的人不知情的奧祕也好,這些事你們儘量別談,你們談不好被神定罪,成了褻瀆神的人,聖靈會離棄你的,這個事你得看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