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五十五篇 做誠實人應該與人敞開亮相

你們對做誠實人有沒有什麼體驗哪?(做誠實人很難。)為什麼很難呢?(每天省察自己就發現自己很會偽裝,摻水分的話很多,有時帶著情感、帶著存心說話,有時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還會耍一些手腕,說不符合事實半真半假的話,還有的話完全不沾邊,是自己編造出來的。)這些東西都是人的敗壞性情裡詭詐的那一面。人為什麼玩詭詐呢?就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達到自己所要的目標,然後就採取一些手段,一採取手段就顯得不正大光明了,就顯得不誠實了,這時候就流露出人的陰險、狡詐,或者是惡毒、卑鄙,有這些東西人就覺得做誠實人特別難,如果沒有這些東西,那你就覺得做誠實人容易。做誠實人最大的攔阻就是人的陰險、人的詭詐、人的惡毒,還有人的卑鄙存心。你們操沒操練過做誠實人呢?操練的時候有什麼樣的情形呢?(每天晚上把自己一天當中說的廢話、謊話、不沾邊的話、編造的話都記下來,之後省察、解剖,就發現這些話都是有存心的,都是在一種有動機的背景之下說出的謊話,都是不合真理的。雖然知道不合真理,可是下一次身不由己地又會說謊,又會編,又會偽裝,有時候當時不知道自己在偽裝、在編謊,過後才知道,有時候自己當時就知道,但是一下子背叛不了自己,有時候當時感覺不出來。)對!當時是感覺不出來,是覺得自己的理由特別充分,也覺得這麼做很正當。如果在一個背景下或者在一個什麼環境下,你覺得你那麼做很智慧,或者是很有理由,或者理由很充分,最後這麼做出來了,做出來之後自己還覺得滿有道理,也沒有懊悔的意思,到晚上省察的時候,或者有一天得著開啟、得著責備的時候,你就覺得當時說那個話的理由也不是理由了,應該改變這種方式,那這時候應該怎麼實行呢?好比說,你對誰做了這個事,你是在欺騙他,或者是說的話裡面有摻雜,或者有自己的存心,那你就找到他去解剖,你說:「我當時跟你說的那個話是帶著我個人存心的,你如果能接受我的道歉請你原諒我。」就這樣解剖、亮相。解剖、亮相的時候也得需要勇氣呀!你看人背後跟神禱告、背後跟神認錯也好,或者是悔改也好,或者是解剖自己的敗壞性情也好,他怎麼說都可以,因為人閉著眼睛什麼也看不著啊,就像跟空氣說話似的,他就能亮相,自己怎麼想的,或者當時怎麼說的,什麼樣的存心,怎麼樣的詭詐,都能說出來;但如果讓你跟人去亮相的時候,你可能就沒有這個勇氣了,你也沒有這個心志了,因為你拉不下那個臉,你剝不下那個面子,這就很難實行了。你看讓你這麼大體地說,有時候說話或者辦事有存心,辦事的時候、說話的時候有詭詐、有摻雜、有謊言,也有欺騙,還有自己的目的,你也能說,但臨到一個事,讓你自己解剖自己,把自己這個事從開始到末尾是怎麼發生的,自己說哪些話是欺騙,是什麼樣的存心,心裡怎麼想的,怎麼惡毒,怎麼陰險,讓你揭露你就不一定有勇氣了,你就不願揭露那麼細,說那麼具體,甚至有的人就一筆帶過:「哎,就是那麼回事,反正人挺詭詐的,人挺陰險的,人挺不可信賴的。」這就是對自己的敗壞實質、對自己的詭詐陰險不能正確面對,總是處在逃避的狀態裡、逃避的情形裡,總是原諒自己,不能在這事上受苦或者是付代價。所以好多人喊了好多年,說「我這人挺詭詐,我這人挺陰險,做事常常有欺騙,對待人一點都不實在」,總說這話,但是這話喊了好多年,到了現在還是一個完完整整的詭詐人,因為你從來就聽不到他對自己辦事或說話的時候所流露的詭詐、陰險過後有懊悔或者有解剖。咱們不能確定人家在神面前沒有認罪、沒有悔改,但是在人面前他從來就沒有在欺騙完你或者是跟你玩完詭詐、玩完手腕之後來跟你道個歉,或者解剖自己、認識自己,說說自己在這事上是怎麼認識的。他不這樣做就證實了一個事,他在這事上從來就不背叛自己,只是喊喊口號、講講道理而已。他這喊口號、講道理也可能是講時髦,也可能是趕時興,也可能是環境迫使逼不得已這麼喊喊口號、講講道理,這種喊口號、講道理永遠不能變化人。神讓人實行的每一個真理都需要人去付代價,都需要人實實際際地去做、去實行、去經歷,拿到現實生活當中,不是讓人喊口號、掛在嘴皮上成天說自己是詭詐人,成天說自己是撒謊的人、會玩手腕的人、事事都有存心的人,但是臨到每一個事還是自己原來那套手段,還是自己原來那套方式,方式從來就沒有變,手段也從來沒有變,他對待人的方式也沒有變,做事的方式也沒有變。你說這樣的人能變嗎?不可能變,永遠不可能變!(那就是說,除了在神面前認錯以外,還得在弟兄姊妹面前亮相?)當然得亮相了。你不亮相、不解剖怎麼能證實你承認自己是真實的詭詐人呢?你也不亮相,我也不亮相,咱們都摀著,自己心裡都有一套算盤,都有自己的一個私人的空間在裡面維護著,那還談什麼真實的經歷呀,哪有真實的經歷大家互相交流?沒有。所謂的分享經歷、交通經歷,分享那就是把你個人心裡所思所想的、你的情形、你對神話的經歷與認識,還有你自己裡面的敗壞性情都說出來,完了讓大家分辨,讓大家接受正面的,也認識那個反面的東西,這才是分享,這樣才是真正的交通。不是說你在神話上有什麼看見,或者你在哪段詩歌上有一點看見,隨便交通交通完事了,跟個人的實際生活根本就沒有關係,大家都是談道理上的認識,都是談理論上的認識,實際經歷的認識一點都沒有,誰都避開不談,避開個人的生活,避開教會弟兄姊妹生活的那個範圍,避開個人的內心世界,這樣人與人之間哪有真正的溝通,哪有真實的信賴呀!沒有!你說一個妻子從來都不跟她丈夫說心裡話,他倆是知心人嗎?彼此知心嗎?不知心。假如丈夫整天說:「哎呀,妻子呀,我愛你!」妻子也整天說:「丈夫啊,我愛你,我永遠都愛你,不會離棄你。」僅僅是這麼說,但是心裡怎麼想的,對丈夫有什麼樣的要求,或者是自己有什麼問題,從來就不亮相,從來也不跟丈夫說,沒有知心話,他倆沒有知心話是彼此相愛的夫妻嗎?倆人到一起盡說官話,這是真實的夫妻嗎?肯定不是!弟兄姊妹在一起能夠互相知心,能夠互相有幫助、有供應,非得每一個人都談個人的真實經歷,你不談個人的真實經歷,只講講官話,只講講字句道理、字皮,那你就不是一個誠實人,你也做不了誠實人。你看夫妻之間一開始也可能彼此不太了解,因為以前不在一起生活,也不是一個同樣的家庭長大的,夫妻之間在一起生活幾年之後,彼此磨合,彼此也有些磕磕碰碰,但是要是人性正常的話,你總跟他交流心裡的話,他也跟你交流心裡的話,生活當中有什麼難處了,或者是工作當中有什麼難處了,自己心裡怎麼想的,打算以後怎麼處理,或者你在工作上、在對待兒女上有哪些想法、打算,事事都跟他說,你倆是不是彼此顯得特別近、特別知心哪?如果他從來就不跟你說心裡話,就是掙回錢來給你就完事了,你呢,從來也不跟他說心裡話,沒有知心話,那你倆的心裡是不是有距離呀?肯定有距離,他跟你也有距離,你跟他也有距離,因為你不了解他心裡在想什麼,他打算做什麼,最後他是什麼樣的人你都測不透,你是什麼樣的人他也測不透,你不了解他的需要,他也不了解你的要求,沒有語言的溝通,沒有心靈上的溝通,人與人之間不可能知心,不可能互相供應、互相幫助。你們是不是有這個體驗?如果你的一個朋友什麼話都跟你說,他心裡怎麼想的,或者心裡有哪些苦楚,有什麼高興的事也跟你說,你是不是覺得跟他特別知近呢?他願意跟你說是因為你的心裡話也跟他說,你跟他特別合得來,所以你才能跟他融洽相處、彼此幫助。如果在教會裡弟兄姊妹之間沒有這個,那就永遠不可能有弟兄姊妹之間的和睦相處,這就是做誠實人必須有的一條。那有些人說了:「哎呀,做誠實人這麼難哪,我心裡怎麼想的都得跟別人說呀?只交通正面的不就完事了嘛,自己黑暗那一面或者是敗壞那一面就不用跟別人說了行不行呢?」你不說,你不解剖自己,你永遠不會認識自己,你永遠不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東西,別人也不可能信任你,這是事實。你想讓別人對你有信任首先你得是一個誠實人,誠實人首先得能把心亮出來,讓大家看到你的心,看到你的所思所想,看到你真實的那一面,不要偽裝,不要包著裹著,人家才能信任你,才能把你當成一個誠實人,這是做誠實人的最基本的實行,這是前提。你總偽裝,總裝自己聖潔,總裝自己高尚,總裝自己偉大,總裝自己人格高,讓別人看不著你的敗壞,讓別人看不著你的缺陷,給別人一個假象,讓別人認為你很正直、很偉大、很能捨己、很公正、不自私。不要偽裝自己,不要包裝自己,而是要亮相,把心亮給別人看,你能把心都亮給別人看了,把心裡所想的、所要做的,無論是正面的還是反面的都亮給別人看,這是不是就誠實了?你能亮給人看,神也看著你,神就說:「你都能亮給人看,那你在我面前肯定也是誠實的。」你僅僅是背後亮給神看,當人的面總裝偉大、裝高尚,或者裝大公無私,那神會怎麼看呢?神會怎麼說呢?神會說:「你是地地道道的詭詐人,地地道道的偽君子、小人,你不是一個誠實人。」神會這麼定罪你。要做誠實人那就是無論在神面前所做的還是在人面前所做的,都能把心敞開亮相,這個容不容易做到?這個得需要一段時間,得需要心裡有爭戰,需要我們不斷地操練,一點一點地心就敞開了,能亮相了。

人活在撒但敗壞性情裡,處處都在偽裝自己,處處都包裝自己,處處都玩手腕,凡事都耍詭詐,沒有一個事他認為不值得耍詭詐、不值得玩手段的,就是有的人買一樣東西,這裡面可能也有詭詐,這其實是很正常的一個事。假如說她買了一雙鞋,她認為:「這雙鞋現在挺時髦,如果我穿上這雙鞋,弟兄姊妹看了肯定說我,『你看你現在有錢不往正道上花,怎麼花在這上面呢?時髦東西肯定貴呀!』肯定得說我。那這鞋我不當著弟兄姊妹的面穿,我等不聚會的時候穿,聚會的時候我不穿,等這鞋不時髦了,他們看著覺得不值錢的時候我再穿。」咱們不管你是怎麼實行的,總之,你這個打算、你這個心理是不是在玩詭詐?是在玩詭詐吧。你已經活在詭詐裡了,已經準備這麼去實行了,你一這麼去實行的時候,你心裡是不是已經有鬼了?是有鬼了吧?是在耍詭詐了吧?那你為什麼要耍詭詐呢?因為你有個人的存心,你有個人的目的。那你這個目的成不成立呀?這個目的的實質是什麼呀?就是你不想做誠實人,你是在玩詭詐,是不是這樣?你能在人面前行一套又在人背後行一套,行得不一樣,有差距,你是在做手腳,你是在精心地計劃、打算,已經摻雜了你個人的存心,這種實行法、這種作法就是在玩詭詐。你說詭詐人是不是很愚蠢哪?你看詭詐人行的那個小道道啊,拿不到大面上去。為什麼有的人一說讓解剖就犯愁了呢?他那個詭詐的小道道就顯得又愚蠢又笨拙又卑鄙,見不得人,就是小人的勾當。詭詐人做的那個事他總也拿不到大面上亮相,他為什麼拿不到大面上亮相呢?當他一亮相的時候他就突然發現:「哎呀,自己做那個事怎麼那麼愚蠢呢?怎麼那麼噁心呢?」自己都噁心,但是他自己做的時候身不由己,就總想那麼做,因為他的本性就是詭詐呀,處處事事都自然流露他的詭詐本性,在很小的一個事上他都會流露他的詭詐本性,沒有一個事能讓他克制住的,這就是他的致命處。以前有一個弟兄,他岳母那一家人特別詭詐,他小姨子那一家也特別詭詐,就是整個這個家族全是詭詐人,沒有一個是老實巴交的,他家小孩兒說話你都摸不著邊,那小孩兒當時是六七歲,有一次他家吃了一個特殊的東西,大人問他:「哎,你們家今天吃什麼了?」他眼睛眨巴眨巴,不吱聲,大人又問:「你今天吃什麼了?」他不想告訴你呀,他就說:「忘了。」本來是吃完飯沒有半個小時的事,他就說忘了,你看六七歲小孩兒都會這麼編瞎話,說謊話,這是大人訓練出來的嗎?是環境影響的嗎?都不是,是人的天性,天性就是詭詐人。咱們解剖解剖這個本性吧,你不管吃什麼,你就是吃金山、銀山也沒必要撒謊,你就是吃什麼好東西別人也不會剝奪你,也不會羨慕、也不會嫉妒你,你沒必要撒這個謊,你們說這謊撒得有必要嗎?沒必要!沒必要是不是就顯得他這個作法特別愚蠢哪?特別愚蠢。咱們來解剖他是怎麼個愚蠢法:一個,你沒必要撒這個謊,你吃什麼東西別人也不會嫉妒你,不會剝奪你;另外一個,你的記性就那麼不好嗎?吃完飯沒有半個小時就忘了,小孩兒的記性好啊,他不至於忘了,所以很明顯地讓人聽出他這句話是謊話,是在玩詭詐,他說「忘了」就是搪塞你,讓你別再問了,意思是:「我都說忘了你還問我,你再問我那不是多餘嘛,我就不告訴你,我就說忘了。」他不直接說「不告訴你」,他就說「忘了」,這是不是詭詐人?這個孩子現在已經長挺大了,也二十多歲了,事實證明他確實就是詭詐人,從很小的時候就能看出他是詭詐人。詭詐人做事身不由己,而且他那個詭詐隨時隨地就出現,他不用學習,也不用別人教導,更不用別人輔導,一個很簡單的事、沒必要撒謊的事,或者是沒必要拐彎的事,他都能拐個彎,都能撒謊,都能欺騙人,都能編造謊言。你們有沒有這樣的情形呢?都有吧。有就證實了什麼?你們都不是誠實人!神所要求的誠實人的標準是什麼?神話裡有說到,你們有沒有詩歌本啊?所謂誠實人就是什麼?「所謂誠實就是能把心交給神,凡事都不對他作假,凡事都向他敞開,不隱瞞事實啊,不欺上瞞下,不做僅僅是討好神的事,做事、說話不摻水分。若你的說話有很多辯解與無用的表白,那神說你是一個很不甘心實行真理的人。若你有很多隱私難以啟齒,不願意將自己的祕密也就是難處與人敞開來尋求光明之道,那神說你就是一個很難蒙拯救的人,而且你是一個在黑暗中難以露出頭腳的人。」這裡有一句最主要的話你們看沒看到?神是這麼說的,「若你有很多隱私難以啟齒」,「很多」就是自己做了很多事情不敢說,有太多的陰暗面了,平時做事根本就沒有根據神話,也沒有背叛肉體,自己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信這麼多年根本就沒有一點實際,沒有進入實際。「若你不願意將自己的祕密也就是自己的難處與人敞開來尋求光明之道」,這是一個實行法,這裡有一條實行的路。「那我說你就是一個很難蒙拯救的人,而且你是一個在黑暗中難以露出頭腳的人」,就是神給人一條路,如果你不這樣實行的話,僅僅是喊口號、喊道理,那你就是一個很難蒙拯救的人,這就跟蒙拯救聯繫上了。蒙拯救對每一個人來說都很重要,你看神在別處提到這話了嗎?很少提很難蒙拯救的事,但是談做誠實人的時候神就說到了,如果你不這樣做的話,那你就是一個很難蒙拯救的人,很難蒙拯救就是你蒙拯救不容易,你走不上蒙拯救的正軌,那你蒙拯救就不可能。神這樣說就是給人留點餘地,就是你不容易蒙拯救,但是你如果按著神話去實行了,那你就有希望,你就能蒙拯救,反過來說就是這個意思。如果你沒按著神話這麼去實行,你也從來不解剖你自己的祕密,不解剖自己的難處,或者這些隱私你從來不向人說,不向人敞開、交通、解剖來亮自己的相,那你就不可能蒙拯救。你不可能蒙拯救是因為什麼?你不這樣亮相,不這樣解剖自己,那你的敗壞性情永遠變不了,就是這個意思,你變不了談什麼蒙拯救?這是神的心意,這就是神說這段話的意思。為什麼總強調做誠實人呢?因為做誠實人就這麼重要,直接關乎到你能不能蒙拯救的事。有些人說:我有那個狂妄啊,我有那個自是啊,我好發脾氣呀,我好暴露天然哪,我這個人愛虛浮、愛慕虛榮啊,愛讓別人高捧啊……這都是小意思。為什麼說是小意思呢?就是這些事都是小事,你別總掛在嘴邊。我這人挺好打扮哪,我這人愛說個俏皮話啦,愛開玩笑啦,愛說點幽默話什麼的,這是不是毛病啊?這都是小意思。無論你是什麼樣的性情,你是什麼樣的性格,只要你能按照神的方式去做誠實人,你就能蒙拯救。你們說做誠實人重不重要?這是第一重要的事,所以在《告誡三則》裡神就提到誠實人了,你看無論神在別的說話裡提到怎麼活在靈裡,怎麼能夠有正常的靈生活,或者有正當的教會生活,或者有正常人性,神就沒有一個地方明明確確地告訴你說要讓你做什麼樣的人,或者怎麼去實行,但是在談到做誠實人的時候神就給人指出路,讓人怎麼實行,這是挺明顯的一個地方,神說了一句「那我說你就是一個很難蒙拯救的人」,你們曾經注沒注意到這句話呀?沒有注意到這句話,這就是你們還不會吃喝神的話,還不知道神的什麼話說得多重要,都沒有提醒你,也沒有讓你注意到這句話。你看一個做誠實人就涉及到蒙拯救了,你說做誠實人重不重要?神要的人就是一個誠實的人,如果你不誠實,你是詭詐的人,你是彎曲的人,你是陰險的人,那你就不是誠實人,你不是誠實人神就不可能拯救你,你不可能蒙拯救。你沒有變成誠實人,你說「我現在已經很敬虔了,但是我就是不誠實」,或者是「現在我不自是了,但是我也不誠實」,或者是「我現在很能付代價,但是也不是誠實人」,或者是「我現在仍然是一個詭詐人,絲毫沒有變,但是我能傳福音得很多人」,你說這樣做能蒙拯救嗎?不能蒙拯救。所以說神這句話提醒我們每一個人:要想蒙拯救,首先要按著神所說的、神所要求的做一個誠實人,做一個能敞開自己、能亮相自己的敗壞性情,也能亮相自己的隱私的一個人來尋求光明之道。「尋求光明之道」什麼意思啊?就是尋求真理來解決自己的敗壞性情,就是你亮相的時候,你也同時是在解剖自己,然後再尋求:「我為什麼要這麼做呢?我這麼做的同時我得著了什麼?我這麼做是不是在得罪神呢?我這麼做是不是在欺騙神呢?我如果是在欺騙神那我就不應該這麼做,我應該換另外一種方式做,什麼樣的方式呢?看看神是怎麼要求的,看看神的話是怎麼說的,看看真理是怎麼說的。」這就是在尋求光明之道。

神讓人做誠實人,就證明神很厭憎詭詐人,神不喜歡詭詐人,不喜歡詭詐人就是不喜歡詭詐人的作法、他的性情以至於他的存心,就是他辦事那個方式神不喜歡,所以說,我們要想讓神喜悅,首先就得改掉我們的作法、生存方式。以前我們就是憑著謊言、憑著偽裝、憑著撒謊在人群當中生活,以這個為資本,以這個為生存的根基、為生命、為基礎來做人,這是神所厭憎的。在哪個人群裡你不會玩手腕,你不會玩詭詐,你在哪個人群裡也可能就不好站立,在世界的人群當中你越會玩詭詐,越能用詭詐、陰險的手段來保護自己,來偽裝自己,那你就越能站立住;在神家恰恰相反,你越會玩詭詐,越會用高級手腕來偽裝自己、來包裝自己,那你就越站立不住,神就越棄絕這樣的人,神厭憎這樣的人。所以說現在已經定型了,我們如果不做誠實人,我們如果在生活當中不朝著誠實人的方向去實行、去亮自己的相的話,那我們永遠不可能得著神的作工,得著神的稱許。不管你的存心是要做什麼,假如說你是在盡一個本分,這個本分需不需要我們有誠實的態度?需要。如果盡本分的時候,有些事情我們沒做好,沒做好就應該亮相、解剖自己,努力下次做好,爭取下次能做得更好,不應付糊弄。如果你沒憑著誠實的心去滿足神,總想滿足自己的肉體,或者總想滿足自己的虛榮臉面,你這樣作工作能作好嗎?盡本分能盡好嗎?肯定不能。詭詐人就是盡本分也總應付糊弄,盡本分他也盡不好,這樣的人不好蒙拯救。你說詭詐人在實行真理的時候他耍不耍詭詐?實行真理的時候需要他付代價,需要他捨棄自己的利益,需要他向別人亮相,他就留一手,說話呢,說一半、留一半,總是讓別人猜他是什麼意思,讓你會意他是什麼意思,留點兒餘地,給自己留後手,所以別人一看他是詭詐人就不願與他來往,就不願與他交往,辦事情總是防備他。沒辦法呀,他是詭詐人那就總得防備他,他說話別人就信不過他:「他說這話到底是真是假呢?有多少水分呢?」所以說他在別人心中也是常常失信於人,在別人心中分量很低,甚至沒有分量。你在人的心中都是這樣的地位,都是這樣的水平,你說在神面前神會怎麼看你呢?神比人看人看得更準、更透徹、更實際。所以說,你無論是信神多長時間也好,無論是盡什麼本分也好,無論是作什麼工作也好,或者你的家庭背景是什麼樣的,你的條件是什麼樣的,你只要努力向誠實人的方向去實行,那你肯定會有收穫的。你說「我就不做誠實人,反正我就盡好本分就完事了」,那你永遠盡不好本分。你說:「我也不追求做誠實人,那個先放下,我認為那是小事,我先事奉神,能事奉到神的心意上了,那我就滿足神了,就妥了。」那你就試試看,看看你能不能事奉到神的心意上。有的人說了:「我也不追求做誠實人,反正到時候我就聚會,有聚會我就參加,天天按時禱告、按時吃喝神話,外邦人做的事我不幹,犯罪的事我也不去做,得罪神的事我也不去做,我就只管滿足神。」我看看你怎麼滿足神,你不是誠實人你怎麼能夠滿足神呢?就是說,離開做誠實人,很多事情你都達不到滿足神的心意。你說你做什麼事沒有誠實的態度能夠滿足神?盡本分你沒有誠實的態度你能滿足神嗎?你能做好嗎?你總得為自己的肉體著想,為自己的前途著想,總想肉體少受點苦,少花費點兒,少奉獻點兒,少付點兒代價,你總留一手這就是詭詐的態度。你為神花費也是留個心眼,說:「哎呀,為神花費,那我這個日子以後還得好好過呀,萬一神的工作要是不結束了呢?那我也不能全部百分之百都豁上啊,神說的話還不知什麼時候應驗呢,那我得小心點,得留個心眼,把家裡的生活安排好了,自己以後的前途都安排好了、安排妥了再去花費。」這裡留心眼也是詭詐,也是在詭詐裡行事,也不是誠實的態度。有些人與弟兄姊妹交往,深怕弟兄姊妹知道他自己裡面有哪些難處,怕弟兄姊妹說他,也怕弟兄姊妹看不起他,說話的時候總是讓人感覺到他很熱心,他很要神,他很願意實行真理,其實心裡特別軟弱,消極得厲害,他就假裝剛強,讓別人看不漏他,這也是詭詐。總之,無論你做什麼事情,在生活當中也好,或者是在事奉神當中也好,在盡本分當中也好,你能把假象給別人看,能用你的假象迷惑別人,讓別人高看你或者不小瞧你,這就都是詭詐!有的人心中對她丈夫特別愛慕,其實她丈夫是個魔鬼、不信派,她怕弟兄姊妹說她,她自己就先說「我丈夫是個魔鬼」,其實心裡說「哼,我丈夫是好人」,但嘴上還說「我丈夫是魔鬼」。她這話其實是說給弟兄姊妹聽的,讓弟兄姊妹看她「你看人家對丈夫,都說丈夫是魔鬼」,其實她的意思是:「你們都先別說,不用你們說,我先說,我說了你們就不說了,你們一說我心難受,我就自己直接說,你們就誰也不說了,你們不說我說還顯得我能撇棄情感,我沒情感。我都說我丈夫是魔鬼了,你們誰也不能說啥了吧!」這是不是詭詐?這是不是假象?這是假象,這就是用假象來迷惑人,處處都玩手腕,處處都玩手段,讓別人看到的是你的假象,看不見你真實的那一面,這就是陰險,這就是人的詭詐,對照這個話你們就解剖吧。在每一個人身上都有這些假象,多多少少、或深或淺,你都會回想到一些自己給人假象或者玩詭詐的情形或者是作法。如果有的人說:「我怎麼沒感覺到呢?我這人可老實了,在外面盡受欺負,盡讓人騙,從來就不會玩詭詐,有啥說啥。」這也不能證明你就是誠實人,也可能你挺笨,也可能你文化低,也可能對現代科技或者是現代的文明、現代的科學你很落後,你在世界上地位不是很高,是社會下層人,但那也不代表你就是誠實人;或者你在人群中很受氣,你很窩囊,在外面做事沒有智慧,沒有太多能力,社會地位很低,這也不代表你就是誠實人。誠實人是有真理的,誠實人不是可憐人,不是窩囊人,不是笨蛋,不是老實人,這個你們有分辨吧?我常常聽到一些人說:「哎呀,我這人呀,從來不會撒謊,總是讓人騙,在外面總受人欺負。為什麼神說神從糞堆中提拔窮乏人呢,咱這人就是窮乏人,這是神的恩待,神就可憐咱們這些人,就憐憫咱們這些在社會上吃不開的人、老實人,真是神的憐憫。」這話也有實際的那一面,你能認識到這話不證實你就是誠實人。你是老實人,你是笨蛋,你是傻瓜,你是白痴,跟神所說的誠實人根本就不沾邊兒,我一聽到這樣的話我就噁心,我說:「你那個情況是個什麼情況?你就是天生的笨蛋,素質差,你天生就是個窩囊廢,你生在那樣的窮人家庭你只能這樣,你在社會上就決定你的地位就是下層人物,是下層人物不代表你是誠實人,神說的誠實人可沒包括這個。」所以說,你就別把這個冠冕往自己頭上戴,覺著自己在社會上很受苦,很受歧視,誰見誰欺負,誰見誰騙,那你就認為自己是誠實人,這就大錯特錯了。人心裡對這個「誠實人」是不是有誤會、有偏謬的領受啊?現在咱們交通這些你們是不是有所感受?做誠實人不是像人想像的說話不會拐彎直來直去那就是誠實人,不是這樣的,有的人也可能說話天生挺侃快、挺直爽,但是直爽不代表沒有詭詐,詭詐是人的存心,是人的性情。人活在這個世界上,活在這個被撒但敗壞的權勢之下,人就不可能是誠實人,但是我們做了誠實人還能不能在這個社會上、在這個世界上生存呢?能不能被他們隔離開呢?不會吧,一樣生存,因為我們吃這口飯、我們喘這口氣不是憑著詭詐而有的,而是憑著神給的氣息、神給的生命活著的,只不過現在我們的生存法則、我們的生存方向目標、我們生命的根基要改變,我們只不過是為了滿足神、為了追求蒙拯救而換一種方式,換一種活法,跟肉體的吃、穿、住根本就沒有關係,這是我們心靈的需要,是不是這樣?

你們感覺做誠實人難不難呢?你們有沒有試過做誠實人呢?你們看沒看到神所說的這個誠實人裡面有幾方面實行啊?你們的實行是根據什麼原則呢?就是按照那四方面實行也不容易,是不是啊?從神的話當中我們看見什麼呢?神要拯救我們、要變化我們,不是說僅僅是作一些預嘗的工作或者預示的工作,作完就完事了,不是改變人外表的行為,而是從內心深處,從我們的性情上、實質上要改變我們每個人,從根源上變化每一個人,說句不恰當的話,就是神跟我們要來真格的了,神既然這麼作,我們應該怎麼對待自己呢?我們就應該對自己的性情、對自己的追求負起責任來,就應該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任,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求真,處處都求真,處處都不放過,處處都能拿出來解剖,每做完一個事之後你認為對的也要拿出來解剖,你認為錯的更要拿出來解剖,這就需要弟兄姊妹在一起多多交通、多多尋求、多多幫助。我們越有交通神就在每一個事上都會開啟我們,如果我們誰也不說,都包著裹著自己,都想在別人心中留一個好印象,都想讓別人高看自己不藐視自己,那我們誰也沒有長進,沒法長進,不容易長進,你不長進,你總包著裹著自己,那你就是永遠在黑暗裡生活,你就變化不了,你要想變化就得付點兒代價把自己的所作所為拿出來亮相。一說「哎,談談你這段時間的經歷吧!」誰也說不出什麼實質性的問題,誰也不解剖自己,誰也不亮相,一說讓講字句道理誰都有一套,一說讓認識自己誰也說不出來,對自己有點認識也不敢拿出來亮相,也沒有勇氣拿出來亮相,最後怎麼樣?大夥在一起都互相奉承,都互相誇耀,「哎,你這段時間不錯呀,你有變化呀」,「哎,你這段時間信心挺大呀」,「哎,你熱心不小呀」,「哎,你花費得比我多呀」,「哎,你奉獻比我多呀」,形成這樣一種局面了,互相奉承,互相誇耀,各自心底深處誰也不願意把自己真實的那個面目拿出來讓大夥解剖,讓大夥認識,這樣能有真實的教會生活嗎?不可能有真實的教會生活。有的人說:「教會生活我都過了好幾年了,天天都挺滿意,都挺有享受的。」你問他是怎麼過教會生活的,他說:「一去了就禱告神,一禱告痛哭流淚的,弟兄姊妹都禱告,都特別願意開口跟神說話、跟神禱告祈求,然後就唱詩讚美,一唱詩那感動得都滿臉流淚啊!有時候一激動熱得都直冒汗哪,冒汗冒得那毛巾一擰都是水,嘩嘩的,弟兄姊妹就跳舞,有唱有跳的,那教會生活可美了,然後就吃喝神話,一吃喝神話我們就覺得神話說到我們心坎裡去了,大夥一交通都覺得有勁。」這麼過了十來年教會生活,最後怎麼樣?誰也不講做誠實人,誰也不解剖自己,誰也不把自己真實的情形跟弟兄姊妹分享,誰也不把自己真實的實質跟弟兄姊妹分享、亮相,這十來年的教會生活就這麼虛度過去了,就這麼在跳啊,蹦啊,在人的感覺中,在人的享受中過去了。你說人那個享受、人那個快樂是從哪兒來的?我敢說不是神所願意的,不是神所滿意的,因為神要看到人身上的變化,神要看到人身上已經有了神話實際的活出,神要看到這個,不是讓你一聚會的時候或者是大發熱心的時候拿著詩歌本唱詩,或者是在那兒讚美神、跳舞,不是要看到這個,恰恰相反,神看到這些神傷心、痛心,因為神的話說了有千千萬,但是神話沒有真實地在任何一個人身上落實、活出,神很傷心,很著急,這就是神所擔憂的。我們往往有點教會生活就覺得自滿自足,有點快樂、有點平安、有點喜樂,對神讚美的時候心裡有一絲的痛快,有一絲的安慰,或者有一絲精神上的充實就覺得已經信神信得很好了,把這些假象一直保留著,把這些假象一直當成自己信神最該得的、自己已經得著的來代替性情的變化,代替進入蒙拯救的路,人就可以不去追求,也不去追求做誠實人,不去亮自己的相,不去實行神的話,所以說神很擔憂。剛剛接觸實際的時候、剛剛接觸真理實質的時候人都很熱心,就覺得:哎呀,這下可明白真理了,可找著真道了,真是高興啊!每天都像過年似的,每天都像有喜事要發生似的,每天都盼望著有人給交通啊,每天都盼望著聚會呀,盼望了幾年之後,有的人對教會生活也冷淡了,對信神也冷淡了,因為什麼?就是因為人在神話上、在真理上只有外表的認識、道理上的認識,沒有真正地進入神話,沒有體驗到神話的實際,就像神話說的,好多人都看到宴席上豐盛的東西、豐盛的美食,但是多數人都是走過來看了一看,根本就沒有人拿起一塊東西去吃,去嘗試,去補充自己的身體,這就是神所厭憎的,也是神所擔心的。現在你們是不是這個情形?所以跟你們常常這麼交通,或者是幫助你們也好,或者跟你們交通也好,我們最擔心的就是你們聽道之後、滿足自己精神上的需要之後,根本就不去實行,根本就沒把這事當回事,那我們說的話就白說了。一個人是不是真實追求真理的人,聽上三年的道,有的素質好一點的聽上兩年的道就決定他以後能不能變化,就能看出他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所以說現在一開始這麼一交通,對你們就有點期望,但是時間長了你們會怎麼樣呢?你們到底是不是喜愛真理的人呢?你們是不是願意做誠實人的人呢?你們的以後會怎麼樣呢?交通完這些話之後在你們身上能落實多少呢?能有多少話生效呢?這就都是未知數。不在乎你一開始聽道多麼熱心,聽道多麼能受苦,能擠出多少時間來聚會,不在乎這個,當然這個也是決定人以後能不能接受真理的一方面,但是你聽了道之後你去做什麼?你打算怎麼去運用這些道?怎麼去實行這些道?這就看你的態度是什麼樣的,你打算怎麼實行,你的目標是什麼。有的人說:「我裝備了這些道之後,我去幫助別人,我去事奉神,我去把教會帶好。」這個觀點正不正?不正。為什麼不正?無論是你聽多少道也好,或者是你打算做什麼也好,我告訴你最要緊的一個事,這是最正的一個觀點:不管你盡什麼本分,你是不是帶領,你首先要把這些話跟自己對號,不要把這些話當成作工作的一個工具或者是作工作的積累,首先要跟自己對號,首先在自己身上先落實,那你作工作肯定能作好。如果你總想把這些話跟某某對號,或者是作在某某身上,或者是成為你作工的資本,那你就麻煩了,你走的正是保羅的路,一點都不差,因為你有這個觀點,你肯定是把這些話當成道理了,當成理論了,你想去釋放,你打算去作工,這就是很危險的事;如果你把這些話往自己身上對號,自己先有實行,首先變化的是你自己,進入的是你自己,你自己有收穫了你才能有身量、有資格也有能力去勝任你要作的工作,你自己沒有一點身量,根本一點經歷、進入都沒有,你作那個工作也都是瞎作,也都是瞎跑,沒有什麼實際成效,收不到什麼果效。無論你聽到什麼樣的真理,無論你聽到什麼樣的實際,你只要往自己身上對號,那你肯定就有長進,把這話落實到自己的生活當中,落實到自己的實行當中,那你肯定會有收穫,會有變化,如果你把這話就裝到肚裡,記在頭腦裡,那你永遠不會有變化。聽交通的時候你得揣摩:「哎,這話說的是哪方面的情形?這話指的是哪些方面的實質?我應該在哪些事上運用這方面的真理?每當做跟這方面真理有關係的事的時候,我是不是按著這方面真理去實行的呢?我實行的時候我這個情形是不是跟這話能對上號呢?如果對不上號我是不是應該交通交通、尋求尋求或者等待等待呀?」你們是不是在生活當中這麼實行的呢?如果不是,那你們生活當中沒有神也沒有真理,都是憑著字句道理活著,或者憑著自己的興趣、信心、熱心活著,沒有真理作實際的人就是一個沒有實際的人,沒有神話作實際的人就是一個沒有進入神話的人。這話你們能聽明白吧?你們能領受這話最好,但是不管你怎麼領受,不管你能聽懂多少,最關鍵的就是你能把你所領受到的帶到你的生活當中,這樣你的身量才能長大,你的性情才能變化。

你看在神每說一段話當中,或者對人每有一樣要求的時候,神都會有一條實行法,都會有實行的原則給你指出來。比如說,剛剛咱們談到的做誠實人,神就給人指出一條路來,告訴你怎麼做誠實人,做誠實人的時候怎麼做能夠走上做誠實人的正軌,神就說了:「若你很不願意將自己的祕密也就是自己的難處與人敞開來尋求光明之道,那我說你是一個很難蒙拯救的人,而且你是一個在黑暗中難以露出頭腳的人。」這話言外之意就是要求我們將自己認為是祕密或者是隱私的事情能夠拿出來亮相,能夠拿出來解剖,這個是你們想不到的,你們不明白、不知道神這話原來是要讓你們這麼實行。有些時候你的作法是一種詭詐,那你的作法就應該變,你的存心就應該變,也可能大家沒有聽出你的語言是詭詐的,但是你那個作法帶著存心,那個存心是詭詐的,那這個存心就應該變,你的存心要想變,你就得解剖:這樣的存心是不是神所厭憎的?你這樣的作法、你這樣的存心是不是神所不喜悅的?是不是不能亮相呢?是不是難以啟齒呢?是不是不合真理呢?你這麼一解剖、一分析,「噢,這個事原來是不合真理的,這麼做原來是難以拿出來亮相的,是神所厭憎的。」那你就改變這種作法,沒必要再多此一舉有這樣的作法。我這麼一交通,你們是不是覺得挺憂愁啊?覺得「這麼信神好像還得從頭信嘛,好不容易走到現在了怎麼還得從頭來呢!」其實現在就是開頭,開頭你得開好,一開始你就得知道進入實際的重要性,你得把基礎打好了,一開始就打字句道理的基礎這就麻煩了,就像人把房子建在沙灘上一樣,就是以後你壘得再高它也有危險,也不會存久的,但是你們現在有個好處,我們跟你們交通你們都能領受,你們也都願意聽,這個挺好!只要你能知道什麼重要、什麼次要,該怎麼進入,自己有哪些毛病、有哪些過犯或者有哪些缺陷該改進就得趕緊改進,不能等,時間不等人哪!你把這幾年都荒度過去、虛度過去,那很快你就會發現自己:哎呀,我也沒啥身量,臨到事還是不會處理,事事都發矇,事事都被動,事事還憑著敗壞性情活著,還憑著自己的處世哲學活著,憑著自己的想像或者是知識道理活著,這多可憐哪!到那一天的時候,想讓你作點教會工作,或者盡某一方面本分,你要啥沒啥,那時候你就著急了,而且聖靈作工不等人哪,他就是在最初這幾年給人一些恩典,給人一些憐憫,給人一些幫助供應,但是等久了之後,人總也不變化,總也不進入實際,你就明白那些字句道理,那就完了,已經錯過聖靈作工的機會了。在你剛剛打基礎的時候,你就應該把腳踩在「實際」這個道路上,不應該踩在「字句道理」那個道路上,你應該選擇進入實際,處處都進入實際,處處都用實際對號,處處都問:「這事怎麼實行?那事怎麼實行?這事的實行原則是什麼?那事的實行原則是什麼?怎麼做才能夠滿足神?我怎麼做才能夠達到神的要求、神的標準?」應該這樣問。但是人的身量太小啊,總問一些與真理的實行沒有關係的事,總問一些與認識自己、與做誠實人沒有關係的事,你說可不可憐?身量是不是小啊?有些人從神開始作這步工作就跟了,甚至是聖靈在這個流作工的時候就開始起步,就開始跟了,跟到現在都不明白什麼叫實際,跟到現在也從來沒進入過什麼實際。那有的人說了:「那跟到現在沒進入實際這也不對呀,最起碼他也花費了,他也奉獻了,甚至有的人連前途、工作都不要了,連家庭也不要了,甚至有的人連結婚都放棄了,這不就是實行嗎?」外表的這些奉獻、花費、作法是有一些,但是這些不代表你怎麼做誠實人,更不代表你信神有真理了,這些作法僅僅是人信神蒙拯救的一些配合,但並不是進入真理實際的一個表現,所以有好多人跟了二十年還能離棄神,跟了二十年還能被神家開除,有的人甚至跟到現在都從來沒做過一次誠實人,從來沒有實行過一次做誠實人,因為他們不把做誠實人、不把實行真理進入實際當成一回事,他們把信神就看為什麼呢?「我只要跑路了,我只要花費了,我只要付代價了,我只要撇棄工作了,那神就應該紀念我的行為」,或者是「我就應該是蒙拯救的對象」,這就是異想天開、一廂情願的事。我們要想蒙拯救,要想真正來到神面前,首先得問:「神啊,我該實行什麼?你的標準是什麼?你拯救人的標準是什麼?你拯救哪類人?」這是正當的理智,這是我們最該問的,也是我們最該尋求的、最該知道的。你把根基扎在實際上,扎在真理上,在真理上處處下功夫,在實際上處處下功夫,那你就是一個有根基的人,是一個有生命的人;你把根基扎在字句道理上,結果自己從來也不實行任何的真理,從來也不在任何真理上下功夫,那你就是一個永遠都沒有生命的人。你看做誠實人是神所喜悅的,我們在實行做誠實人的同時我們也有了誠實人的這個生命,也有了誠實人的實際、實質,那我們就是有誠實人的實行了,我們也有誠實人的表現了,最起碼我們誠實的那一面是神所喜悅的,是神所稱許的,但是還有好多不誠實的地方,我們繼續變化、繼續追求,神在等著我們,給我們機會。如果我們從來就不打算做誠實人,也從來不尋求怎麼做才是誠實人,做什麼樣的事、說什麼樣的話是誠實人的表現,那我們永遠沒有誠實人的實質,不可能有誠實人的生命。你有什麼樣的實際了,你就有什麼樣的身量,你也就具備那方面真理了;你沒有這個實際,那你就沒有這個生命,也沒有那個身量。所以說,當你臨到試煉或者臨到試探,或者臨到一個託付時,你如果任何的實際都沒有,這些事臨到你的時候你就容易跌倒,容易出錯,容易得罪神,容易悖逆神,這是身不由己的事,最終有的人被淘汰,聖靈離棄不作工,甚至有的人給神家帶來大的虧損,最後被開除了,這是必然的結果。但是如果我們現在實行真理做誠實人了,你誠實的那一部分誰能拿走?沒有任何人能拿走,沒有任何人能剝奪你的這方面實際、這個生命,到時候你如果說:「我已經做了很久的誠實人,我能不能變回詭詐人呢?」那這個也可能不容易了,因為你已經活在神的光中了,活在光明之道上了。從一個詭詐人變成一個誠實人不容易,從一個真正的神所喜悅的誠實人再變回詭詐人,這個是不可能的,這個也不容易。有的人說:「我現在實行了一段時間做誠實人,多數時候都能說誠實話了,也是比較誠實的人了,但是偶爾還會流露詭詐的性情,流露詭詐的實質。」這就有待於以後解決,逐步地解決,你只要追求,只要在這方面下功夫、有進入,那你就不用擔心你以後會怎麼樣。禾苗種在地裡的時候,天天給它澆水,天天讓它曬太陽,你就不用擔心它以後能不能結出果實,到秋後肯定有收穫。現在我們最該擔心的是:我們是不是已經在實行做誠實人了,我們是不是已經在這個實際當中有份了。如果有的人說:「我也知道自己是詭詐人,但是從來沒有實行過做誠實人。」那你就任何誠實人的實際都沒有,你還需要努力,把你生活當中的點點滴滴,把你生活當中的種種作法,你一貫的作法,你常常這麼做的那個實行法,對待人的那個方式,都拿出來解剖解剖,你不解剖還覺著自己挺得意,挺滿足自己這麼做,等你一解剖,你就會大吃一驚:哎呀,想像當中的自己原來這麼卑鄙,這麼惡毒,這麼陰險!你就會吃驚啊,會發現真實的自我,會真正地認識到自己的難處、毛病,認識到自己的詭詐。如果你不解剖呢?你心裡面總以自己就是誠實人而自居,以自己就是一個沒有詭詐的人而自居,但是嘴上還說自己是詭詐人,心裡還以自己是誠實人自居,那你永遠變化不了。你不解剖自己你上哪兒能認識自己?你不解剖自己你怎麼能亮相呢?怎麼能把自己內心深處的東西、存心挖掘出來呢?你不挖掘出來你怎麼能夠變化呢?你不挖掘出來你就不知道自己從哪個方向實行,向著哪個目標去實行,這就是「你不進入實際你就永遠沒有真理的實際」這話的真實含義。

神的每一句話都是落在實處的,都是讓人在自己身上對號的,不是拿來讓你過過眼目或者是滿足點精神需要,不是讓你拿來嘴上叨咕叨咕,滿足你的字句道理的需要;神的每一句話都有每一句話的實質,都有每一句話的實際,你不去實行這方面的實際,不去進入這方面實際,那你永遠是一個與實際無關的人。你實行做誠實人,那你就與做誠實人的實際有關聯,你就會進入實際做誠實人的這個情形,你也會了解什麼樣的人是誠實人,什麼樣的人是不誠實的人,為什麼神厭憎詭詐人,你會真正了解這方面意義,你會體會到神為什麼要讓人做誠實人的心情、神為什麼這麼要求。當你發現自己的詭詐太多了,你自己迫不及待地要改變,你恨惡自己的詭詐,恨惡自己的彎曲,恨惡自己這麼不知羞恥地憑著詭詐彎曲活著,那你就越來越感覺自己太有必要做誠實人了,神要求人做誠實人要求得太及時了,太好了,神說得太準確了!你說神這個要求有沒有必要?有必要。那我們就應該從現在開始解剖自己身上的詭詐彎曲的部分,等你解剖出來你發現:每一條的詭詐背後都帶著存心,都帶著一定的目的,都帶著人的醜陋,也顯示人的愚蠢,顯示人的卑鄙,等你發現的時候你就看到了自己的真實面目,等你發現自己真實面目的時候你就會恨惡自己,你一恨惡自己,你知道自己真是個什麼東西的時候,你還會炫耀自己嗎?還會處處誇耀自己嗎?還會處處都想從人那兒得好嗎?你還會說神的要求太高嗎?神要求的沒必要嗎?你就不會這樣做了,也不會這樣說了,對神說的話你也會阿們、贊成,心服口服加眼服,這就是我們實行神的每一句話、實行進入實際的最見效的地方,你越實行神的話,你越覺得神的話說得太準確了,太有必要了。你如果不實行,總在嘴皮上掛著「哎呀,我不是誠實人哪,我詭詐呀」,到耍詭詐的時候就覺得「就這麼實行,這也不算什麼詭詐,還算是誠實的,我這個人還是比較老實,這點小詭詐不算詭詐」,過去了,下一次臨到這個事又玩手腕,又玩彎曲,一說話嘴就歪歪,過後琢磨琢磨,今天彎曲了嗎?琢磨琢磨,好像沒彎曲,就過去了,「沒事,不算彎曲。」下次又撒謊了,撒完謊之後琢磨琢磨,「哎,我這又彎曲詭詐了嗎?我又撒謊了嗎?好像不算。」在神面前禱告禱告:「神哪,你看我總是玩手段,總是彎曲詭詐,求你饒恕我,讓我下次不再彎曲詭詐,如果我再彎曲詭詐神你管教我。」就輕描淡寫地把這些事一筆帶過了,這是什麼人呢?這是不喜愛真理、不願意實行真理的人。別看你付點代價、花費點時間在盡本分的事上、在事奉神的事上或者在聽道的事上,你也可能撇棄了一點工作的時間少掙點錢,但是事實上你根本就沒有實行真理,你在實行真理的事上特別地膚淺,也特別地糊弄,特別地不當回事,敷衍實行真理的事,這就證實了你對真理的態度是不喜愛真理,你是一個不願意實行真理的人,你是一個遠離真理的人,只是為了得福,只是怕遭懲罰而不離開神。為了趕時髦,弟兄姊妹都說的話你也去學一學,學一些屬靈的術語啦,學一些口頭歌啦,學一些大家常流傳的話啦,覺得挺時髦,也覺得挺屬靈,最後被這些表面的現象糊弄糊弄,糊弄到死為止,拉倒了,宣告結束了,下地獄了。這樣信神還有什麼意義?你那個「信」沒有任何信的實際,也沒有進入任何實際,那你最終的結局一樣是下地獄,沒有結果。神的話是怎麼說的?神要的是果實不要花朵,你開花開得再多、再美神也不要,也就是你說話說得再好聽,你外表的花費、奉獻、撇棄再多,也不是神所喜悅的,神就看你實際變化了多少,進入實際有多少,你進入真理有多少,你做多少事是在滿足神的心,是在按著神的要求去做,神看這個。人不了解神的時候,人不理解神心的時候總誤解神的心,總拿一些外表的事到神面前去交賬,說:「神啊,你看我都花費這麼長時間了,你看我都信了這麼久了,你看我都跑這麼多路了,你看我傳福音都傳這麼多人了,你看你的話我都能背下多少段、多少句了,你看這詩歌我都能唱上多少首了,你看我這個代價下得大不大?每天早上四點鐘就起來禱告了,晨禱,甚至有大事、難事的時候,或者我做錯事的時候我都禁食禱告啊,每天花費大量的時間讀神的話……」結果神說了:「你現在做誠實人了嗎?你的詭詐變化了嗎?你曾經為做誠實人而付任何代價了嗎?你曾經把你所做的詭詐的事情、詭詐的流露拿到我面前亮相了嗎?你對我的欺騙減少了多少呢?你對我的欺騙、對我撒的謊你自己認識到了嗎?你放下這些東西了嗎?」你琢磨琢磨,好像一點也沒有啊,這時候你就傻眼了,你就警覺到已經在神面前沒法交賬了。我說了這麼多,意思就是你們應該注重實行真理,任何的話語、任何的交通、任何的真理都不是讓人拿來傳誦的,而是讓人去實行的,為什麼神說真理就是你的生命,就能作你的生命?就是因為真理能改變你,這就成為你的生命了。如果沒改變你,不是真理沒起作用,而是你沒去實行,你沒去進入,你沒把真理接受到你裡面來去掉、來改變你那些敗壞的東西,改變你身上那些不合神心意的、悖逆的東西,最後,真理在你身上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沒有改變你任何的敗壞性情,到那一天,你信神的生涯要結束的時候,那也就決定你的命運是什麼了。咱們現在這麼一交通,你們是不是感覺到實行真理的緊迫感了呢?別還像以前的人等到三五年、五六年之後再開始實行,實行真理沒有什麼時間早晚哪,你早實行就早變化,你晚實行就變化得晚一些,但是如果晚到錯過聖靈作工的機會,錯過聖靈作工的流,那你就徹底完了,再等到神經營計劃結束、等到神拯救人的流過去的時候,那就徹底失去機會了,等你失去機會的時候你說:「哎呀,我那時候沒下功夫,現在開始實行。」那就晚了,不容易作了,因為聖靈不作了,在任何的事上、在任何的真理上你的認識是很淺的,也沒有環境了,也沒有動力了,到那時候捶胸搗背又有什麼用呢?

你說你跟詭詐人生活在一起的時候你感覺累不累?感覺累。那他自己累不累呢?他自己也累,因為詭詐這個東西不像做誠實人那麼好,做誠實人是簡單的,思想、大腦不會那麼複雜,一做詭詐人呢,他總得繞彎,你說彎路路途長還是直路路途長呢?肯定是彎路。你說水管要是直水管的話水直接就出來了,那多容易呀,接水就容易,如果你弄幾個繞彎的管子接水的話,那水流出來是不是就慢哪?它一慢就費勁了,一費勁人就覺得多餘,一多餘人就覺得噁心。所以詭詐人他自己也覺得累,總玩詭詐他就累呀。你看甚至有的人玩詭詐到什麼程度?與每一個人鬥,鬥到什麼程度?鬥得晚上都睡不著覺了,晚上睡不著覺就是白天鬥得太累了,有點神經衰弱了,到了這個程度,你說這種人詭詐到什麼程度了!做誠實人他不可能晚上睡不著覺、神經衰弱,他活著不累,他有什麼說什麼,怎麼想的就怎麼流露,怎麼想的就怎麼去做,事事處處都尋求神的意思按神的意思去做,只不過有愚昧的地方需要以後有智慧,需要不斷地長進。但是詭詐人呢,他憑著他那個哲學,憑著他那個東西、實質活著,他不是誠實人那樣,他處處都得小心,怕被別人抓住把柄,處處都得用他的方式、用他詭詐彎曲那個手腕來保護、遮掩自己真實的那一面,不知什麼時候就漏了,一旦漏了他還得去圓,一圓的時候他那個語言有時候就不是那麼容易把這個事挽回、圓好,一圓不好的時候他自己就上火,怕別人看漏,一旦別人看漏他就覺得在人面前沒面子,沒面子他還得想方設法把這話再說回來,這一來二去的他是不是就累了?他大腦得琢磨呀,他不琢磨他這些話從哪兒來的?你要是誠實,沒有什麼存心、沒有什麼居心的時候,你做了就是做了,也沒什麼露不露餡的事;那詭詐人呢,說話做事總有居心,一旦露了餡,他就想方設法把這事再挽回來,然後再給你一個假象,讓你再誤會是那麼回事,他就覺得特別累,你跟他在一起生活就覺得他做這個事特別愚蠢,說那個話也多餘,這事其實沒必要跟你解釋,你都沒當回事,他就一個勁地解釋,一個勁地解釋,一個勁把這事再挽回,讓你聽了都厭煩,所以你為了包容他,為了給他留一個面子讓他下得了台,你就得勉強著包容他、忍耐他,他也覺得:你看跟你總得說誠實話,我要是跟你沒必要解釋這些事也就不那麼累了。他大腦總得琢磨怎麼能夠讓你不誤解他,怎麼能夠讓你聽他這話、看他做這個事達到他自己存心裡那個目的,所以他這麼琢磨、那麼琢磨,晚上睡不著覺也琢磨,白天吃不下飯也琢磨,或者跟人商量的時候也探討這個事,總是給你一些假象,讓你覺得他不是那樣的人,讓你覺得他是好人,或者他不是那個意思。詭詐人如果跟誠實人在一起,人家也可能看透你,但是也不吱聲,忍耐你就完事了;但如果兩個人都是詭詐人,這兩個人的誤會就會越來越深,沒法在一起相處;但是你要是誠實人,他要是詭詐人,你肯定噁心他這一套作法,他一貫地這樣做你就特別噁心他,偶爾這麼做,你會說「人都有敗壞性情,難免」,但是他一貫這麼做你就特別噁心他,厭憎他這樣的作法,厭憎他這樣的嘴臉,厭憎他這樣的居心,你都厭憎到這個地步了你還想跟他來往嗎?還願意跟他來往嗎?除非他有變化,是不是?

做詭詐人是不是特別累啊?做詭詐人那麼累人為什麼還要做詭詐人不願意做誠實人呢?你們考沒考慮過這個事?這就是撒但本性愚弄人的結果,讓人擺脫不了這樣的生活,擺脫不了這樣的性情,他也願意接受這樣的愚弄,就願活在這裡面,不願意實行光明之道,你覺得他那樣活著挺累,那樣做挺沒必要,但他覺得可有必要了,他覺得要是不那樣做自己就受虧損太大了,自己的利益就能受到虧損,自己的臉面也能受到虧損,自己的名譽也能受到虧損,他覺得失去太多了,他寶愛這些東西,寶愛自己的臉面,寶愛自己那些存心,這就是人不喜愛真理的真實面目。說來說去,人不實行真理、人不願做誠實人就是因為人不喜愛真理。因為什麼?你總寶愛那些東西,不是說你信神一天兩天,一開始你信神不明白真理,也不知道神喜歡什麼樣的人,你就憑著外邦那些東西活著,憑著撒但的東西活著,現在有些人不是不明白真理,他已經聽過好多了,也已經流露了好多,或者是聽了一段時間也知道信神是怎麼回事了,但是為什麼還沒有任何的變化呢?那就是人不喜愛真理。不喜愛真理的人怎麼辦呢?這個沒有任何的捷徑啊!那就得靠自己去付代價、去受苦,到神面前去禱告、亮相,然後逐漸地拿到人面前亮相、解剖自己,這個得憑著勇氣啊,得背叛自己呀,得捨己呀,你要是不捨己、不背叛自己,想實行真理還不想受任何的苦,還不想付任何的代價,這個沒有結果。有的人就問這樣的問題,說:「我不喜歡真理那怎麼辦呢?」不喜歡真理那你就去做那些違背真理的事,看看神管不管教你!有些人說:「我不願意聚會怎麼辦呢?」那你就去跟外邦人生活在一起,跟那些外邦人混去,你看看最後是什麼樣的結果!有些人說:「我就願意做詭詐人,我就不願意做誠實人,做誠實人太吃虧,實行不上來,做誠實人自己利益受虧損太多,我的隱私讓別人知道太多,我不願讓別人知道我的隱私,我不願讓別人掌握我、了解我,我自己的命運應該掌握在自己的手裡。」那你就只管試試看,你看最後是什麼樣的結局,你看最後下地獄被懲罰的人是誰!

你們願不願意做誠實人呢?聽了這些交通之後自己有沒有什麼打算哪?先從哪些方面做起呢?(先注意不說謊話。)對。不說謊話這個也不容易。謊話那一部分是不是都有存心呢?那你就把有存心的那一部分謊話先不說,這個是不是容易達到?好比說,這一部分話你覺得有存心,你覺得帶摻雜,覺得這部分話是謊話,說謊話的時候你自己是不是知道?那你就先不說這部分謊話,把這部分謊話拿到神面前去禱告、去亮相,先這麼實行著,等實行一段時間你就向神禱告祈求如果再說謊話讓神管教你、責備你,慢慢再拿到弟兄姊妹面前去解剖……這樣,一點一點地謊話越來越少,越來越少,今天說十句,明天也可能就說九句,後天再說的時候就八句,以後再說就三句兩句,實話越來越多,做誠實人越來越靠近神的心意、神的要求標準,這樣多好啊!得有個目標,得有個路途。首先不說謊話,然後帶存心那一部分謊話的那個存心你也得解剖:為什麼有這樣的存心?這樣的存心是什麼樣的實質?這個慢慢地也得解剖,你這麼實行下去肯定能有果效。等有一天你說:「哎呀,做誠實人容易呀,做詭詐人太累了!我可不願意再做詭詐人了,詭詐人太累了!心裡太忙,腦子裡也太複雜,大腦裡總得尋思,總得琢磨『這話怎麼說?這話怎麼能騙過別人,能矇混過關?』總得這麼琢磨,總得這麼掂量著,說輕了也不行,說重了也不行,自己心裡面承受不了這個壓力,不願意再這樣活著,這樣活著太累!」這個時候你做真正的誠實人就有希望了,就證明你往誠實人這方面開始邁進了,這是一個突破。當然開始的時候,也可能有些人說完誠實話就覺得:「哎呀,今天亮完相臉上就掛不住啊,臉發燒啊,感覺害臊啊!」見到別人的時候你就覺得:「哎呀,你看我上次對他做那個事,背後說那個話,或者自己欺騙人的那個謊話讓人知道了,這下完了,人都知道我這人也不怎麼樣了,以前還認為自己不錯,在別人面前的印象也不錯,如今這麼一亮相,大家看我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了,這怎麼辦呢?」這還得拿到神面前禱告,你說:「神哪,我願意做誠實人,我現在在實行做誠實人,求你讓我能夠進入更深,讓我放下自己的臉面,讓我不被這些詭詐的事、詭詐的存心轄制住、捆綁住,我願意活在光中,我不願意活在撒但權下被撒但捆綁,被撒但敗壞性情束縛著、控制著、捆綁著,甚至被撒但敗壞性情殘害著。」你這麼一禱告,心裡就越來越亮堂,就覺得:「哎,這麼實行好,我今天實行真理了,好!我覺得我活著今天才做一回真正的人。」這麼一禱告,神是不是就開啟你了?神在你心裡動工,給你感動,讓你體會到做個真正的人是什麼樣的感覺。實行真理就得這麼實行,從一開始實行不知道什麼路途到知道路途,然後自己付代價受苦,然後心靈上受痛苦,一直到心靈上有享受了,感覺滿足神的意義太重要了,感覺滿足神之後自己心靈上得到的安慰、得到的滿足感太重要了,到這個時候你就明白什麼是真正的實行真理了,明白什麼是滿足神了,也明白什麼是真正的人了,這就是走上信神的正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