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六十三篇 認識自己要認識自己裡面根深蒂固的思想觀點

這段時間的交通你們感覺怎麼樣?能不能跟得上?心裡有沒有覺得有點路啊?對認識自己、對有正當的教會生活、對進入蒙拯救的正軌有沒有路途啊?有沒有目標、方向啊?應該是有點眉目了,因為咱們交通的也不少了,你看,誠實人方面也交通一些,認識自己也交通一些,怎麼吃喝神話也交通一些,正當的教會生活有哪些實行,弟兄姊妹應該怎麼和諧地在一起配搭也交通一些,各方面都有一些。你們是不是各方面都覺得有點眉目了,心裡有點譜了,不像以前,一問哪方面都覺得好像挺模糊?現在還是那個感覺嗎?(現在感覺越來越清楚了。)越來越清楚就對了,但是咱們交通這些你們自己有沒有一個方向,哪方面先實行?或者在生活當中先操練哪些,知不知道?其實不管哪方面實行,做誠實人也好,或者是操練順服神也好,或者是怎麼能夠與弟兄姊妹和睦相處,或者是怎麼進入正常人性,不管追求哪方面,生活當中每天每一方面都有,都能涉及到,但是每一方面都涉及到一個認識自己的問題。你看做誠實人是不是涉及到一個認識自己的問題?當你認識到自己詭詐的時候,你不誠實的時候,你才去實行做誠實人;當你認識到自己對神沒有順服的時候,你就會去實行順服神,或者尋求怎麼做能順服神。你如果不認識自己,那讓你去做誠實人也好,去順服神也好,這就是空話,因為人有敗壞性情,實行哪方面真理都不是那麼容易,都是在人這個敗壞性情裡去實行各方面的真理,當你實行各方面真理的時候,你敗壞性情裡的東西,敗壞性情裡的各方面流露肯定會出來,就會攔阻你做誠實人,就會攔阻你去順服神,也會攔阻你忍耐弟兄姊妹或者包容弟兄姊妹。如果你不認識、不解剖、不挖掘,你憑著自己的想像去實行真理,那這個實行真理也不是真實的實行真理。所以說,不管實行哪方面真理,不管做什麼事,都得首先認識自己、了解自己。這個了解自己、認識自己就是認識自己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或者自己的心思意念、自己的存心、自己的觀念與自己的想像,甚至還得認識自己從世界來的處世哲學,或者從撒但來的那些毒素,或者從學校教育來的知識文化,就得解剖這些東西。你看人信神之後好多事情人不認識的時候,人覺得自己已經是活在神話裡了,人覺得自己已經是在順服神了,已經很滿足神的心意了,因為沒有臨到事的時候,讓你去做什麼你能去做什麼,讓你去盡本分你也義無反顧,你也沒有反抗,或者神家讓你去傳福音你也沒有任何的怨言,也能受這個苦,或者讓你跑跑路,或者讓你幹一樣什麼活兒你都能去做,這些現象讓你感覺到你是順服神的人,你是真正追求真理的人,但是如果真求真的話,說:「你是不是誠實人哪?你是真實順服神的人嗎?你是有性情變化的人嗎?」一求真,一用真理對號每一個人,那可以說沒有一個人是合格的,也沒有一個人是真能夠按著真理去實行的。所以人的行為、人的所作所為的根源是什麼,做事的這個實質是什麼、性質是什麼,如果一用真理對號就都被定罪了,這是什麼原因?就是因為人不認識自己,總以自己的方式信神,以自己的方式盡本分,也以自己的方式去事奉神,而且覺得滿有信心,滿有道理,最後覺得自己滿有收穫,不知不覺當中就認為自己已經行在神的心意上了,已經完全滿足神的心意了,已經達到神的要求了,已經在遵行神旨意了。如果你有這樣的感覺,或者你已經信了幾年,感覺有一些收穫了,越是在這種情況下越應該回到神面前好好省察:自己這幾年一路走過來,在神面前所做所行的是不是完全合乎神的心意,還有哪些是在抵擋神,還有哪些是滿足神了,到底自己所做的是不是已經滿足神的要求了,能不能達到滿足神的要求。就應該解剖這些事。

認識自己就是:你越認為自己做得好的地方,越覺得自己做得對的地方,越覺得自己能滿足神心意的地方,越覺得自己值得誇耀的地方,越值得你去認識自己,越值得你去深挖掘,這裡面到底有哪些摻雜,有哪些是不能滿足神心意的。咱們舉一個例子,就拿保羅來說,保羅文化知識特別高,而且在人心中地位也特別高,所以他作了很多工作之後他就認為什麼呢?已經有冠冕為他存留了。如果在這種情況下他能認識自己,他去解剖自己,他就不會說這個話,就是他外表的一些行為、一些好的作法,或者是一些自己想像中認為好的東西蒙蔽了他的心靈,掩蓋了他真實的面目,但是人不認識,在神沒有揭示出來的時候,人就一直以保羅為目標,以保羅為標杆,認為保羅就是他嚮往的對象,保羅就是他追求的對象,也是他模仿的對象。保羅這個事給我們現在信神的每一個人一個警戒,就是當我們認為自己做得特別好的時候,或者當我們覺得某一方面特別有恩賜的時候,或者在自己認為不需要變化、不需要接受對付的地方,我們就更應該在這方面認識自己,因為你本來以為好的地方你肯定就不去挖掘它,也不去注重它,也不去解剖它到底有沒有抵擋神的東西。假如你認為自己心地特別善良,弟兄姊妹東家有事了你去幫忙,西家有事了你也去幫忙,哪個弟兄姊妹家要是發生什麼難處了你也去勸勉,勸了這個勸那個,誰家有事了你都去幫忙,深怕別人有事解決不了,你的好心特別多,就是盡自己所能地幫助所有的人,幫來幫去結果怎麼樣?把自己的生命耽誤了,自己還引以為豪,覺得:「你看,我這心眼多好啊,誰有難處我都能幫,這才是真實信神的人呢。」自己還洋洋得意,非常滿足自己的行為,也非常滿足自己所做的這一切,而且就覺得自己所做的這一套肯定能滿足神的心,因為自己覺得自己很善良,心眼也很好,從來也不恨人、也不害人。你看這個怎麼樣?他天然的好、他天然的好心眼成了他的資本了,這一成他的資本不要緊,他就把這個理所當然地當成了真理。其實他所做的都是人為的好,根本沒有尋求真理,而且他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徒勞,因為他做的一切都是在人前做的,不是在神前做的,更不是按著神的要求、按著真理去實行的,他所做的這一切不是在實行真理,不是在實行神話,更不是在通行神的旨意,而是在用人的好心、用人的好行為去幫助人。總的來說,他所做的這一切並沒有尋求神的心意,也並沒有按著神的要求去做,所以說人這個好行為在神那兒看是被定罪的,在神那兒看是不蒙紀念的。

我說這話什麼意思你們明不明白?為什麼要說這一番話呢?認識自己這個事對每一個人都特別重要,你別把這個事看簡單了,不是說讓你認識行為,也不是說讓你認識作法,而是讓你認識人的實質、人的悖逆根源是什麼。你看,人從學校學來一些知識之後,在信神以後讀神話,或者是領受神話,或者是認識真理,這些知識、這些道理的東西、理論的東西常常來攪擾你,或者在一個社會背景、在一個文化背景下教育出來的人,信神實行真理的時候這些東西也常常出來攪擾你。中國人傳統的觀念都認為什麼呢?人應該孝順父母,這是孔子教育的,如果不孝順父母,那就是逆子,是不是人從小都灌輸這個東西?幾乎在每一個家庭裡都灌輸這個東西,而且在學校也灌輸這個東西,應該尊老愛幼啊,孝敬父母啊,還有一些其他的東西。就拿孝順父母來說吧,在人的頭腦裡灌輸這個東西之後,你就覺得:「孝順父母比一切都重要,我要是不孝順父母那我就是壞蛋,那我就不是好人,我就是逆子,我就會被譴責沒有良心。」你是這麼認為的吧?而且社會也是這麼教育的,家庭裡也是這麼教育的。當你信神之後,真理、神話就沒有提到這些,神話要求人對待人是什麼原則呢?愛神所愛、恨神所恨,就是神所喜愛的真追求真理的人、能通行神旨意的人是你所要愛的,不能通行神旨意的、恨神的、悖逆神的、神所厭憎的我們就應該厭憎,我們就應該棄絕,這是神話的要求。如果我們的父母不信神,那他就是恨神的,他是恨神的,神當然也厭憎他,那如果讓我們厭憎他,我們能不能厭憎他呢?他能抵擋神,他能罵神,那他肯定是神所恨惡的,是神所咒詛的。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你的父母也不攔阻你信神,或者有的父母甚至攔阻信神,你會怎麼對待他?按著神話的要求「愛神所愛,恨神所恨」,而且在恩典時代主耶穌說了:「誰是我的母親?誰是我的弟兄?……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親了。」在恩典時代就有這話,現在神說的話就更貼切了,「愛神所愛,恨神所恨」,直截了當,但是人往往領會不到神這句話的真實含義。如果一個人是神所咒詛的,人看他外表也挺好,或者他是你的父母、是你的親人,你對他就恨不起來,甚至與他來往還挺密切,關係也挺近,當聽到神這話你就難受,你就下不了這狠心,而且也不能離棄他,因為什麼?因為這裡面有個傳統觀念在束縛著你,你認為如果你這樣做的話就要天打五雷轟,甚至遭天譴,甚至遭到社會的唾棄、輿論的譴責,而且更現實的就是自己良心都過不去,是不是這樣?你這個「良心」的作用就是從小父母教育或者社會文化薰陶、傳染,就給你種下這麼一個根,種下一種思想,讓你沒法去實行神的話,讓你沒法愛神所愛、恨神所恨。但是你心裡還知道你應該恨他們,你應該棄絕他們,因為你的生命是從神來的,不是父母給的,人應當敬拜的是神,人應當歸給神,雖然嘴上是這麼說的,思想裡也有這麼個思想,就是轉不過這個彎來,就是實行不出來,這是怎麼回事你們知不知道?就是這些東西已經把你深深地、緊緊地捆綁住了,撒但用這些東西來捆綁著你的思想、你的心思、你的心靈,讓你沒法去接受神的話,就是這些東西已經把你佔滿了,神的話裝不進來,而且你如果去實行神的話,那個東西在你裡面就要生效,就抵觸神的話、神的要求,使你掙脫不開這個繩索,掙脫不開這些捆綁,沒辦法,自己無力掙扎之後一段時間就妥協了。有的人掙扎掙扎出來了,有的人掙扎掙扎就妥協了,就認為還是傳統觀念、傳統的道德標準要緊,神的話先放在一邊吧,因為現在還在這個世界上活著,還得靠這些人,因為自己受不了這個社會的輿論或者譴責,受不了這些,所以他寧可選擇得罪神,放棄真理,放棄神話去投降這些社會的輿論或者傳統觀念的束縛,你說人可不可憐?人是不是需要神的拯救?

有的人說:「其實咱們的生命都是從神來的,我們的父母如果不信神的話跟我們其實沒有關係。」那有的人一聽這話就說:「你這話不對呀,你這話大逆不道啊!你這人是什麼人,你是人性最次的人。」所以我們也不敢衝破這一層束縛,也不敢衝破這一層世俗,真正地讓我們的心去愛神,去接受從神來的一切,我們沒有這個膽量,也沒有這個信心,更沒有這個心志。所以當有的人走出第一步的時候,說「我的父母不信神,是魔鬼」,這個就已經很不簡單了。有人問:「你父母死的時候你去不去埋呀?」「哎呀,這個不行,還得去埋,就是不戴孝、不上香、不磕頭,埋還得去埋,葬禮還得去參加,要不自己心裡面就覺得過不去,父母生了我一回,我也沒有去孝順他們,也沒有去讓他們有太多的享受,他們一輩子受苦那麼多,好像不孝順他們,再不去埋他們,不去送最後一程,就覺得過不去。」你這個「過不去」從哪兒來的?這個思想是誰給的?是不是撒但給的?是不是父母給的?是不是這個社會給的?是不是這個人類給的?就是整個這個敗壞的傳統、敗壞的文化給的,如果沒有這個敗壞的文化從始到終的教育,人就知道人是從神來的,人的生命是神給的,人的一切都是神給的,人應該感謝的是神,任何有恩於我們的人我們應該從神領受,尤其是我們的父母,如果能放下父母,或者能放下自己的丈夫、妻子、兒女,那你這個人在神面前就比較剛強,比較有正義感了。但是,讓每一個人能衝破這一層從社會、從這個敗壞世界當中來的教育、思想觀念、道德水準很不容易,能走出這一步也很不容易。有的人為了不受這個痛苦,或者好像也實行不出來,就逃避這個事實,不提這個事,不提這個事證明什麼呢?就是你不願意遵行神旨意,不願意實行真理。你只要不是實行真理的,你不是滿足神的,那你就是背叛神的,你就是離棄神,你就是與神敵對。人裡面有這些東西存在著,有這些思想存在,真理能進去嗎?就像一個容器,它裡面那個髒東西已經裝滿了,如果你想再把乾淨的東西放進去,好放嗎?不容易放進去,只有把那個髒東西一點一點挖出來,都給它倒出去,然後把這個容器清潔乾淨才能放進新的東西。所以說認識自己特別重要,你們別把這個事忽略了。無論何時何地、在什麼環境下,我們都能認識自己,都能挖掘、解剖自己,都能把這個事當成第一重要的事去對待,那我們肯定會有收穫,肯定會在認識自己這個事上逐步地進深,在進深的同時我們也會實行真理,越來越有真理,越來越有神話的實際作我們的生命。但是你如果在認識自己這個事上沒有一點進入,說你實行真理那也是假的,因為有很多表面的現象蒙蔽著你,你覺得自己的行為好了,覺得自己比以前正常了,覺得自己比以前溫柔了,比以前會體貼人了,比以前會包容人了,比以前會忍耐別人了,會寬恕別人了,你就認為自己已經是一個很好的、完美的、標準的、正常的人,但是在神那兒看,你離神的要求標準還很遠。這就說明我們還不明白哪些時候我們真正在實行真理了,哪些時候我們根本沒有在實行真理,只是外表的行為有點改變。現在很多人就認為自己教會生活也很正常,跟弟兄姊妹在一起相處也能彼此包容,還相處得特別融洽,跟什麼人都能來往,也不打仗,也不拌嘴,而且什麼事都能忍耐,都能正確對待,跟弟兄姊妹相處很和氣,靈生活也特別正常,讀神話的時候也特別認真,心裡有敬畏神的心,但就是很多事的觀點出現的時候就與神敵對、與神相違背,所以說,我們需要在認識自己的方方面面這些事上尋求真理,尋求更深地認識自己。這麼一交通,你們是不是覺得認識自己挺重要?你看舉孝順父母這個例子,這是每一個人都要面臨的一個很重大的事,這個事你要是認識到了,你要是能放下了,你要是能從這個謎團裡,從這個傳統的思想觀念裡轉出來,那你說心裡得掙扎多長時間哪?得需要有多少真理裝備,得需要經歷多少事才能掙扎出來,才能按著神所說的「愛神所愛、恨神所恨」去實行呢?這得有個過程,也可能需要神給我們擺設環境讓我們操練,讓我們看清他們那些人的本來面目、真實面目,看清每一個人的真實面目,也可能需要神顯明我們這方面真是有軟弱,真是有敗壞,真是思想裡有抵擋神的東西,有與神不相合的東西,得需要神這樣作。但是在神沒作之前,或者我們自己對這個事根本沒有任何意識的情況下,我們得有這個準備,認識人裡面的毒素,認識人裡面從教育、從學校、從社會得來的東西。

剛才講的是關於怎麼對待父母,這是不是個人生大事?是不是每一個人生活當中必須面臨的一個大事?這是一個重大的事。另外一個就是不管你有沒有兒女,你怎麼對待兒女?你怎麼對待兒女,你怎麼對待父母,不在乎你的對待方式是什麼,而是你心裡那個觀點是什麼,你做這些事情的觀點是什麼,你的態度是什麼,這就是我們要認識的東西。每一個人從一有兒女就開始計劃了:我要讓我的兒女接受什麼樣的教育,考什麼樣的大學,然後找好工作,在社會上立足、有地位。就是人一生當中活著首先要有知識、有學位,然後在社會上才有地位,才有勢力,這樣人這一生當中就有活著的資本了,然後在世界上就有勢力了,就容易生存下去,就有鐵飯碗了,以後的吃穿住行就不用愁了。所以當你有兒女的時候,你就開始為他們計劃了,有的人看自己兒女有音樂天賦,就讓兒女去學習鋼琴、小提琴;有的看兒女有文學天賦,就讓兒女去多讀書,寫小說,寫傳記,甚至去找名人培養兒女,爭取讓兒女按著他的要求走上他要求的那個路;還有的人看自己的兒女長得特別漂亮,長得特別美,就計劃讓兒女去學舞蹈啊,表演哪,當導演哪,當演員啊,或者當歌星啊,當影星啊,在社會上,在世界上現在地位特別高,而且收入也特別高,特別露臉。所以說,每一個人對待兒女都是希望兒女有朝一日能夠出人頭地,在社會上,在世界上佔有一席之地,然後有固定的收入,或者有勢力,人都有這個觀點。望子成龍、望女成鳳這個觀點對不對?人對待兒女就是希望兒女都能出人頭地,每一個人都希望把兒女送入名牌大學,然後深造,拿到學位,拿到學歷之後出人頭地,在社會上扎穩腳跟,都是這麼個觀點,都希望兒女接受更高等的教育,因為人說了:「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而且現在這個社會競爭也特別厲害,如果在社會上沒有學歷站不穩腳跟,以後吃飯就成問題,這是每一個人的思想觀點,就是你能學到什麼,你能拿到什麼學歷,就決定以後你的飯碗、你的前途,就是說,人打算好了這一生當中要靠這個東西活著,把這個事看得特別重要,所以每一個人都把接受高等教育、進入高等學府看成對兒女要求的第一等大事。事實上,人所接受的那些東西,接受的教育,接受的知識,那些內容、那些思想都是與神違背、與真理違背的,都是神所厭憎、神所定罪的東西。人的觀點是什麼呢?就是如果離開這些東西人就活不成,就沒法在這個社會上、世界上立足,就是下等人、貧民、賤人,所以在自己眼中如果誰沒有知識,誰文化低,或者是誰接受的教育不高,你就看不起誰,你就小瞧誰,你就藐視誰,你就不把誰當回事。你能讓你的兒女去這樣做,你能培養你的兒女去做這些事,你的觀點、你的出發點本身就不對。你們如果培養兒女去讀書接受教育,肯定選擇比較緊缺的那些職業或者那些專業,自己的目的就是為了讓兒女能夠有好的前途,這一生當中能夠工作穩定、家庭穩定、前途穩定,但是你想沒想到,他們接受這些教育之後,會有多少毒素灌輸到裡面去,會有多少撒但的思想、理論灌輸到裡面去?這個沒想到。人呀,傻乎乎的不知道,就知道兒女進入高等學府那就出息了,那就光宗耀祖了,到有一天兒女回來了,你跟他講信神的事,他反感,你跟他講真理的事他聽了說你傻,就笑話你,藐視你所說的話,那時候你就覺得:哎呀,把兒女送到那種學校接受那些教育走錯路、選錯路了,但是後悔也晚了。人這東西,一旦那些思想觀點裝進去扎根、成形,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拿掉的,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變的,你扭轉不了他那個情形,扭轉不了他的思想,也拿不掉他思想觀點裡的那個東西。我就沒看到一個人說:兒女上學的時候就是讓他簡單地認識一些字,能讀下來神話,明白什麼意思,之後就讓他好好信神,再學個有用的專業,自己如果能有個好工作,能顧著自己,要是他素質好,人性又好,神家要選用他做帶領,或者在神家盡本分,那就更好了,如果神家沒用他,他自己在外頭也能有個飯碗養家糊口就完事了,其餘就是讓他在神家接受從神來的,不讓他在社會上被污染、薰陶,人沒有這個信心、沒有這個膽量能把兒女帶到神面前。有人問一個人:「你的兒女幾歲了?」他說:「八九歲了,都上三四年級了。」「如果讓他好好跟著信神,以後不就妥了嘛,不接受這個世界的教育。」他琢磨琢磨,「那可不行,不接受教育,我女兒(兒子)不就完了嘛,那以後還哪有前途了!」就是說,人對待兒女呀,沒有一個人甘心把兒女帶到神面前完全接受神所要求的觀點、思想,或者是神所要求的做什麼樣的人,人不願這樣做,也不敢這樣做,深怕如果這樣做的話,在這個社會上沒有飯碗、沒有前途。這個觀點代表什麼?代表、證實了人對真理、對神沒有興趣,也沒有信心,更沒有真實的信,人心裡仰望的還是這個世界,心裡崇拜的還是這個世界,就覺得要是離開這個世界人就活不成,離開神還能有飯吃,還能有衣穿,還能有房子住,如果離開知識、離開這個社會的教育人就完了,就與這個社會格格不入了,那就麻煩了,讓這個世界棄絕淘汰你就活不下去了。你沒有信心說如果離開這個世界,你靠著神就能活下去,神會給你一條出路,給你一條生路讓你活下去,你有這個認識嗎?沒有這個膽量,是吧?說這些話並不是要求你真去這麼實行,就是你沒去實行的時候,沒去處理這些事的時候,你這個思想觀點在你裡面已經是成形的,在控制著你的一言一行,控制著你以後,能決定你以後怎麼做,怎麼處理這些事。為什麼現在說這些呢?就是讓人知道,人這個思想觀點是與神敵對的,人這個思想觀點是背叛神的,是棄絕神的,是與真理不合的。所以說,在你覺得自己特別有信心的時候,對神特別忠心的時候,對神的愛特別大的時候,你要挖掘挖掘自己裡面還有很多根本就是與神敵對的東西,根本就是神所厭憎的東西,這個是不是值得深挖掘?那如果不說這些,人是不是就覺得自己已經聖潔了,已經很愛神了,已經對神很有信心了,是不是這樣?但是一揭示出來,人就覺得:「哎呀,人怎麼這樣呢?怎麼還會有這些東西呢?這些東西算抵擋神嗎?好像不太算抵擋神吧。」你說這些東西是不是抵擋神的根源的東西?

你的每一個行為,你每做一個事情,你要往哪個方向去做,你的目標是什麼,其實你的思想觀點就已經決定了你怎麼做,你要怎麼做。別看有的人外表偽裝得挺好,沒去那麼做,或者掩飾得挺好,包裝得挺好,沒去那麼做,外表上好像是挺好,看不出什麼漏洞是抵擋神的,也沒有任何的言論是抵擋神的,但是人的思想裡面根深蒂固的東西是神所厭憎、神所恨惡的東西,這就是神所要揭示的東西,也是我們該認識的東西。但是往往人就認為什麼呢?我們的言論上沒有抵擋神的話語了,也很純潔了,也很有理智了,我們的行為上也沒有能夠挑出毛病的地方來了,或者是我們的盡本分外表看來已經做得很合適了,很恰當了,就是沒有能挑出毛病的地方來了,那我們還認識自己什麼?我們還需要認識自己嗎?所以我說:你越認為自己好的地方越值得你去認識自己,你越應該去認識自己,你越應該去尋求真理。這就是說這話的來源。你看有的人認為自己很孝順父母,就覺得孝順父母神肯定喜歡,因為「孝順父母天經地義」嘛,孝順父母證明人有良心,證明人還沒有忘本,按著傳統觀念來說,這樣的人是好人、孝子。一說孝子,那誰都豎大拇指,沒有罵的,只有罵逆子的,沒有罵孝子的,人也喜歡,父母也喜歡,你就理所當然地認為肯定神也喜歡,一廂情願地認為:神應該喜歡吧?神應該喜歡,神絕對喜歡!所以你越做越來勁,越那麼做越覺得理所當然,越那麼做越認為自己是在實行真理了,不知不覺就覺得自己已經有資本滿足神了,已經有資本獲得神的稱許了,獲得神的喜悅了,獲得神的認可了。但是當神說你是在抵擋神的時候,當神說你是在背叛神的時候,或者說你仍是一個任何變化沒有的人的時候,你就會反抗,你就會抵擋神,你就會說神說得不對,就會否認神話。所以說沒解剖這些東西的時候,你看人在神話字面上都能阿們神的話,但是在現實生活當中,誰也不搭理神的話,誰也不拿現實生活當中的每一件事去對號神的話,誰也不在做每一件事的時候拿神的話去對照,都是在口頭上講一講就完事了,說一說就完事了,找一個合適的場地,找一個合適的時候,把神話往外一拿,把神話往出一背,禱讀禱讀、交通交通完事了。其實,當你做很多事情的時候,你根本就沒有按著神的話去實行,你沒有按著神的要求去實行,你說你唸叨那些神話有什麼用?根本就沒有用,神都沒有得著任何的享受。你就是把神話拿來唸唸,根本沒有吸收,更沒有消化,有好多人說的是字句道理,就是這麼回事。有的人說了:「那我唸叨神話怎麼是字句道理呢?」你沒認識神話的實質,也沒實行出來,更不是個人經歷後交通出來的對神話的認識,那你叨咕叨咕幾句神話就是字句道理。神的話是真理這不假,但神話成為你生命的時候那就是真理了,改變你的時候那是真理,如果在根本沒改變你的時候對你來說是道理,這話你們能聽明白吧?你聽了這話有沒有感覺觸到傷痛處啊?說「如果我那樣做的話是不是大逆不道啊?神要求人是不是不近人意呀?」你說神要求人的標準高不高?其實不高。就是因為人的情感作用,因為人的思想文化已經成為人的生命了,已經動搖不了了。你說人外表身上有點灰塵好清理呀,還是裡面長了瘤好清理呢?灰塵好清理。灰塵就相當於什麼呢?人有時候沾染了壞習慣、壞毛病,也就是行為上的毛病,但並不是思想裡的東西。思想裡的東西是什麼呢?就是你在社會上,甚至在信神的這些人群當中,你活著的那個哲學,你活著的原則,你生存的方式,甚至你生存的根基,你以這些東西活著,憑這些思想活著,這些思想支配你的一言一行,支配你的生活,支配你的生活目標、人生方向,就是這些東西值得我們認識。有些事情看不透的時候我們可以緩一緩,先不去挖掘它,不硬去想它,但是有些事情我們認識不到的時候,我們會有感覺,神會引導我們。

咱們交通這些的意思就是認識自己特別重要,認識自己就是認識我們的觀點、我們的思想裡有哪些東西是與神為敵的,有哪些東西是根本不合真理的,是沒有真理的。就像認識人的狂妄啊,自是啊,或者認識人撒謊啊,詭詐呀,這些就是敗壞性情裡人容易認識的一方面,就像在自己身上如果說話特別狂妄,或者性情特別狂妄,這個只要交通幾次真理,或者是經常交通,或者有弟兄姊妹給你點情形,給你點出來了,你就能知道一些,而且你這個狂妄或者是詭詐每個人身上都有,只不過輕重程度不同,但是人的思想觀點就不容易認識了,這個就沒有性情那一部分容易認識,這個是根深蒂固的東西。所以說,當你的行為、當你外表的作法有了一些變化的時候,在你的思想上、觀念上、觀點上,在你所接受的傳統文化教育上還有很多與神敵對的東西是你沒有挖掘出來的,這些東西就是造成我們與神敵對的根深蒂固的根源的東西。所以說,當神作一個事情不合你觀念的時候,或者是與你想像當中的神不一樣的時候,你就會反抗,就會抵觸,當然人一開始就覺得:「哎,神怎麼會這樣作呢?噢,神作的都有真理,那順服下來吧!」但怎麼順服也順服不下來,怎麼講也順服不下來,為什麼不能順服呢?為什麼能夠反抗、抵觸呢?就是因為人思想裡有些東西,你那個思想觀點跟神是敵對的,跟神作事的原則是敵對的,跟神的實質是敵對的,這一部分不容易認識。不管這些東西容不容易認識,我們現在就開始交通這方面,到有一天你突然臨到一個事,你覺得對神有觀念了,你覺得這個事不該是神作的,如果是神的話就不應該這麼作,如果是神的話就不應該說這話,這不是神作的,神作的原來那些事都有真理,就這個事沒有真理了。但是你一想:「不對勁,凡是我認識不到的地方都有真理可尋求,而且更應該認識我自己,我自己裡面有種思想觀點在作怪,在支配我去抵擋神的這個作法,抵擋神這方面的作工。」現在交通這些就是給你打個基礎,當你臨到一些不合己意的事,或者神的作工不合你觀念的時候,或者神的說話不合你觀念的時候,你就會用這方面的認識去對號、去實行。

剛才咱們談了對待父母這個事,假如有一天,你很想孝順父母,你覺得虧欠父母很多,父母這一生當中沒少為你受苦,對你也不錯,當你認識到父母對你不錯的時候,你就良心發現,或者是突然就覺得應該守在父母身邊,去好好孝順孝順他們,讓他們歡度晚年,讓他們享幾天福,讓他們跟兒女在一起生活得更快樂一些,給他們一些安慰,你覺得這是你做兒女應該盡的責任,應該盡的義務,當你在履行自己這個義務的時候,神如果對你有要求,或者給你一個意想不到的試煉,神要求你,說不應該這麼做,應該以自己的本分、以信神、以神的要求為原則,假如神直接就要求你,不讓你去孝順你的父母,不讓你用那種方式去孝順你的父母,去對待你的父母,那時候你心裡會怎麼樣?你就會用你思想觀點裡的那個東西去埋怨神,覺得神這麼作不近人意,覺得神這麼作沒滿足你這個孝心,你認為自己這樣做是滿有孝心、滿有人性、滿有良心,但是神沒讓你按著你的良心、按著你的孝心去做,那時候你就會反抗,就會反感神、厭憎真理、棄絕真理。我們說了這麼多,就是讓人認識人的悖逆本性的根源、實質主要是從人的思想觀點裡來的,這個思想觀點就是人接受社會的教育、接受家庭的教育、接受人類的種種文化而來的,這些東西在家庭中傳染,在社會中薰陶,在學校裡接受教育,一點一滴地扎根到人裡面去。這些東西扎根到人裡面之後,人在社會上,在人群當中就憑這些東西活著,不知不覺就覺得這樣做理所當然,就覺得這樣做是應該的,這樣做無可指責、無可非議,必須得這麼做才叫真正的人,你要是不這麼做,你就覺得是泯滅良心,是違背人性,是沒有人性,你自己都通不過。你看人這個思想觀點與真理相差距離是不是特別大?是兩個不同的方向。人思想觀點所要的東西、人的行為,還有人追隨的目標是向著世界去,向著這個人類的東西去,向著肉體的東西去;神要求人的是向著一個有正常人性的標準去的,是向著神的方向去的,是兩個不同的方向,是兩個不同的目標。按著神的目標去做,按著神的要求去做,你的人性會越來越正常;按著你那個思想觀點去做呢,當你覺得你已經做得很好了,覺得你在這個社會當中,在這個世界當中,在每一個人群當中你活得越來越游刃有餘,活得越來越自在,活得越來越覺得自己已經是一個不折不扣的人類當中的一分子的時候,那個時候你已經與真理完全違背了。

每一個生活在這個現實社會當中的人都是從這裡跌打滾爬過來的,不管有沒有文化,假如說有的人沒有念過書,但是你說他那個思想觀點裡的東西少嗎?也不少。你看尤其中國的傳統婦女就認為什麼呢?女人必須得相夫教子,做賢妻良母。這個賢妻良母就是對待自己的丈夫和自己的兒女必須是把自己的一生都為他們花費奉獻出來,而且每一個女性都認為自己就應該這麼做,如果不這麼做就不是一個好女人,如果不這麼做就違背良心,違背道德標準,甚至有的人做得不好,或者沒按著自己的標準去做都覺得良心過不去,覺得對不起自己的兒女,對不起自己的丈夫,丈夫的一日三餐、洗洗涮涮,家庭裡的這一切都要做得很好,特別好,當然這是這個社會的賢妻良母的標準。當你信神之後呢,假如讓你盡本分,你的本分與你做賢妻良母,還有與你做一個模範媽媽或者是做一個標準的女性是不是打架呀?假如說你想做賢妻良母,那你的本分就不能那麼百分之百地花費時間去盡,或者是當你做賢妻良母與盡本分衝突的時候,你說你怎麼選擇?你要是選擇盡好本分對神家負責任,或者是做到自己能做到的,對神絕對忠心,那你就得放下做賢妻良母,這時你心裡會怎麼想?你的思想裡會起什麼樣的波動?你是不是會認為自己很虧欠自己的兒女?你這個虧欠、不安從哪兒來的?當你盡受造之物本分的時候你沒有盡好,你會覺得不安嗎?你沒有不安,因為你思想觀點裡沒有這個東西。所以當你盡本分沒有盡好的時候你沒有責備,因為你良心裡沒有裝備這個正面東西,你裝備的是什麼呢?做賢妻良母,如果不做賢妻良母就不是一個好女人,就不是一個正經女人,是不是這個標準?這個標準束縛著你,致使你在盡本分的時候、在信神的時候也把這個東西帶著,如果做賢妻良母與盡本分這兩個事情發生衝突的時候,或者要同時進行的時候,你能勉勉強強選擇盡本分或者是對神忠心,但是心裡會有一份不安,會有更多的責備,不盡本分的時候自己就會在家好好對自己的兒女或者丈夫,更多地去補償他們,哪怕自己的肉體受更多的苦。你能這樣做是受一種思想支配,但是在神面前,我們的責任與義務、我們的本分盡沒盡到呢?我們有沒有責備呢?是不是沒有責備?或者當我們盡本分應付糊弄的時候,或者是根本不想盡本分的時候,我們有沒有責備,有沒有控告呢?沒有絲毫的控告。這就是人這個敗壞性情裡、人性裡沒有這個東西,所以說,雖然你能盡點本分,其實你離真理的標準還很遠,你離神的標準還很遠。當你認識到這些的時候你會怎麼樣?你還會狂起來嗎?你看在神最後那幾篇說話當中,「全能者是人類生命的源頭」,神說那話的意思是什麼?就是讓我們每一個人都認識到:我們的生命、我們的靈魂都來自於神,不是來自於父母,更不是來自於這個人類,或者是來自於這個社會,來自於大自然,而是神給我們的;我們父母的生命也不是他們的父母給的,而是神給的;我們能信神是神給我們的機會,是神命定的,也是神的恩待,只不過我們的肉體是借用他們的肉體生了一下,我們的兒女是藉著我們的肉體生出來了,但他們自己的命運是什麼樣的?他們的命運誰在掌握著?神在掌握著。所以說,你沒有必要對任何人盡義務、盡責任,只有對神盡上你受造之物該盡的本分,這是人最該做的,這是人一生當中最該完成的頭等大事、終身大事。如果你的本分沒有盡好,你不是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在人來看你是一個賢妻良母,是一個孝順的兒女,是一個社會的良好公民,是一個很好的家庭主婦,是一個好丈夫、好兒女,但是在神面前呢,你是一個悖逆神的人,你是一個根本沒有盡到自己義務的人、沒有盡到自己本分的人,你是一個接受神託付卻沒有完成神託付的人,你說你在神面前還會有分量嗎?這樣的人在神面前一文錢不值。我們在人面前做得再好,我們得著人的稱許、讚揚再多,我們的道德社會標準再高,或者是我們的思想觀念、我們從社會上學來的那些東西再高、再成形,我們遵守得再好,也不代表我們是在實行真理,更不代表我們是在敬拜神,更不代表我們是一個有正常人性的受造之物,只能代表我們是一個心裡根本就沒有神的人,我們是一個不敬拜神的人,你說這樣的人是蒙拯救的對象嗎?這樣的人離神的標準還有多遠呢?太遠了,沒法衡量了。人現在這個身量,人現在心裡所擁有的東西是不是太可憐了?還值得誇耀嗎?值得驕傲嗎?我們心裡所存的每一樣東西都是跟神敵對的,這就包括我們自己認為的好的東西,甚至我們自己已經認為是正面的東西,我們把它列入到真理裡去了,列入到正常人性裡去了,列入到正面事物裡去了,但是在神那兒看是神厭憎的東西。你說我們與神所說的真理相差多遠哪?這個就沒法衡量了。所以說,我們必須得認識自己,從我們的思想觀點到我們的作法,到我們接受的文化教育,每一樣都值得我們去深挖掘、去深解剖。有一些是從社會環境來的,有一些是從家庭裡來的,有一些是從學校裡來的,有一些是從書本上來的,還有一些是從我們的想像觀念裡來的,這些東西是最可怕的東西,因為這些東西束縛著、控制著我們的言行,控制著我們的思想,也控制著我們做事的動機、存心、目標。我們不把這些東西挖掘出來就永遠不會把神的話完完整整地接受進來,也永遠不會把神對我們的要求不折不扣地接受過來去實行。你只要裡面有自己的思想觀點,有自己認為對的東西,你就不會完完整整地、不折不扣地把神的話接受進來原模原樣地去實行,你肯定在自己心裡再加工加工,然後實行出來,自己是這麼做的,也這樣去幫助別人,摻點兒人的東西,摻點兒神的東西,自己就認為:好了,實行真理了,明白了,啥都有了。你說人的情形可不可憐?可不可怕?這些東西不是說一言半語就能講透、就能說清楚的,當然,在生活當中有更多的東西,就像咱們以前總結出來的那些毒素,有一百條,每一個人也都看到了,字句你明白了,但是在你身上怎麼對號呢?你的實行是什麼?在這些方面的毒素上你是不是也有份呢?你是不是也是這麼認為的呢?你在行事的時候是不是也是憑著這些原則去做的呢?這就得從你個人的經歷當中去挖掘、去對號了。如果我們只是把這些毒素拿來讀了讀,或者是過過眼目,或者是過過頭腦,過會兒就把它放下了,就憑空地讀神話,哪段神話怎麼說的,我們裝進來,在實行當中守守神話字句、規條,妥了,實行真理了,就這麼簡單!是這麼容易嗎?是這麼簡單嗎?人是有生命的東西,人是活的東西,思想的東西扎根在裡面,行事的時候這些東西肯定要出來,因為這些東西已經成為人的生命了,所以說,每做一個事情你都有一個觀點、都有一個原則支配你去怎樣怎樣做,往哪個方向去做,當你行事的時候,你就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這個東西。當然,現在你坐在這兒,搜索搜索自己的思想觀點,覺得自己好像沒什麼與神敵對的,每一樣都不錯嘛,也很誠實,也很忠實,也很忠心,盡本分也是心甘情願的,為神花費呀,撇棄呀,都有一套嘛,不錯!哪一樣都不錯!但是真要是求真的話,面對面讓你去做一個事情,或者是神作一個事情臨到你就看看你怎麼對待的時候,你的思想觀點就像開了閘的水一樣,呼呼地往外冒啊,自己控制都控制不住,自己摀都摀不住,都不由自己,自己恨都不行,打都不行,它就往外冒,往外冒的都是抵擋神的東西。你自己說:「我怎麼身不由己呢?我不想抵擋神為什麼我還抵擋神呢?我不想論斷神哪,我不想對神作的這個事有觀念哪,我怎麼還有觀念呢?」在這個時候你就應該認識自己,你有什麼樣的東西是在抵擋神,你有什麼樣的東西與神所作的工作、與神現時所作的工作是敵對的,是唱反調的,你說這種認識怎麼樣?你看咱們在學校的時候都接受一種這樣的教育,說,人是從哪兒來的呢?咱們是不是都知道?猿猴變的。那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發現自己不是猿猴變的呢?從信神開始。你從信神開始就真確認自己不是猿猴變的了嗎?那你是從哪兒來的呢?這個確定不了,也信不下這個事實,就是對聖經上所記載的這個事實有懷疑,採取觀望的態度,是不是這樣?你懷疑這種說法,你認為這是一種理論,這是一種學說,不認為這是事實。人是神造的,但是有些人心裡疑惑:人是神造的,神怎麼造的人呢?神造人用什麼造的?用泥捏的,那怎麼捏的呢?我怎麼沒看著呢?我沒看著那我就信不下來,反正神是這麼說的,那我就先暫時這麼信著吧,其實人心裡也不踏實。當神說人是神造的,人是從神來的,人的生命是神給的時候,你看,一步比一步遞進了,一開始神說人是神造的,人是從神來的,人的罪得赦免,然後到這一步神又揭示更深的奧祕,說人有輪迴轉世,有投胎,人的生命、人的靈魂是神給的,是從神來的,這個是真理。但是每當看到這方面真理的時候,因為你不相信這些話,你就會用你的思想觀點來衡量這些話,「人既然不是猿猴變的,那是從神來的,怎麼從神來的呢?神怎麼給人生命的呢?人類當中這麼多人,神能顧得過來嗎?」你看,這是不是用人的頭腦觀點、用人能力範圍裡的能力來衡量神了?他認為人呢,大不了也就是三頭六臂,那神還有那麼大能耐?還有比那能耐大的?要不怎麼叫「神」呢!你不認識,你就認為神不可能有那個能力,神也不可能有那個智慧、有那個權柄能造人,吹一口氣或者是說一句話,人類就有了,你不相信這個是事實,你不相信這個是真理,當你對這個有疑惑的時候,你對神這話就抵觸,嘴上說不相信,其實心裡呢,是一種抵觸的情形、抵觸的態度,當神一說到這話你就不願意聽,一說到這話你心裡就反感,一說到這話你就不阿們,因為你心裡有東西、有故事,你不相信,你就不會阿們神的這句話。但是從事實上來看呢,我們不用追究神到底怎麼造的人,人什麼時候被神造的,有誰看見了,只有有人看見了我們才相信,沒有任何人看見,沒有任何人作證的話我們就不相信,這個不是根源,根源就是看什麼?神現在說了這麼多話,神從始到終在人類當中作著經營人的工作,作著拯救人的工作,始終是一位神在作工、在說話、在教導人、在帶領人類,這位神是存在的,以至於到現在我們已經面對面看見了他,我們聽到他的說話,我們經歷他的作工,我們吃喝他的話語,把他的話語接受進來作生命,而且現在在改變著我們,這位神確實存在,所以說,我們就有理由、就應該相信神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實的,我們就應該相信神說的「神造了人類」這個事實,相信神起初造了亞當、造了夏娃這個事實。你既然相信這位神是存在的,你既然現在已經來到他面前,那你還用證實一下耶和華作的那些工作就是這一位神作的嗎?如果沒有人能證實,沒有人能看見,你就不相信嗎?或者是恩典時代的工作,你沒看見耶穌你就不相信耶穌是道成肉身嗎?現在這位神,他的說話、他的作工、他道成肉身你沒有親眼看見,那你也不相信嗎?這些事你都沒有看見,或者是沒有一個證人能證實這些事,那你也不相信嗎?這就是人裡面有一個謬妄的觀點,有好多人就是犯這個毛病,什麼事非得自己親眼看見,不看見就不能信,等你看見的時候什麼都晚了。我們現在看見了神的這些說話,聽到了神的聲音,就已經足夠讓我們信下去,讓我們走下去,讓我們相信從神來的一切,從他來的一切話語,從他來的一切作工,我們不用再追究,這是不是人該有的理智啊?你說神造人類的時候,沒有一個人在跟前看見,但是現在神道成肉身說話,道成肉身拯救我們,實實際際地在作工作,行走在眾教會,作工在人類中間,這個是不是有很多人看見了?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看見的,那我們就信下來了,那你為什麼要信呢?你不就是覺得這是真道、是神作的才信的嘛,那你還能說「神作這步工作,我們也聽見他說話了,神的話我們也摸著了,看到了,是從神來的,以前耶穌作釘十字架的工作,我們也沒摸著他的釘痕,那我就不相信他釘十字架的事實,或者耶和華神在律法時代作的那些工作,頒布律法,我也沒聽見,只是摩西聽見了,寫了摩西五經,那怎麼寫的我都不知道」?這類人犯什麼毛病?那就是跟當初的以色列人說「耶和華神跟摩西說話不也跟我們說話嘛」,或者「跟摩西說話我們就不聽,我們非得讓耶和華神跟我們親自說」一樣,或者像恩典時代有的人說沒看見耶穌釘十字架、沒親眼看見他從死裡復活他就不相信。有一個叫多馬的門徒非要摸摸耶穌的釘痕,主耶穌怎麼說他?(「你因看見了我才信,那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約20:29))「有福了」是怎麼回事啊?其實他真的沒看見嗎?人看見的好多事實已經證實了耶穌是神,就能信了,不用再行更多的神蹟奇事,不用再說更多的話,不用再摸著他的釘痕來證實他已經釘了十字架才相信,這樣的人就是犯了多馬的毛病。確實教會當中就是有一部分這樣的人,他相信道成肉身非得看看什麼呢?「等道成肉身離地走了,上三層天了,我看見他的真實面目是什麼樣了,看見他的真體了,我才相信。他說的這些話,他在道成肉身期間,那我就不相信。」等你相信的時候什麼都晚了,那就是被神定罪的時候。你看主耶穌說多馬:「你這小信的人哪,看見才信的人就沒有那不看見而信的人有福。」這句話的言外之意就已經定罪他了,你跟了這麼長時間你都不信,你是什麼信主的?不是說有福沒福的事,這就是說,你不信你就得不著,你只有信你才能得著。什麼事還得讓神給你親自顯一顯,讓你看見,把你折服了你才能信?你說作為一個人,咱們有什麼資格要求神親自向咱們顯現?有什麼資格讓神親自跟咱們這個敗壞的人說話呀?又有什麼資格讓神把所有的事都給咱們說清楚之後咱們才能信呢?沒有。所以說,你要是有理智的話,看見神說的這些話就能信了,你要是真有信的話,不在乎神怎麼作,也不在乎神怎麼說,而是看到這些話是真理,心裡就已經百分之百相信是神說的,是神作的,就已經準備好要跟隨神到底了,不用疑惑。那多疑的人就是太詭詐的人,他就信不下來,他就總想了解那些奧祕,把那些奧祕都了解透了他才能信,他信神的前提就是:神道成肉身是怎麼來的?什麼時間來的?來了之後多長時間要走?走了又上哪兒去了?走的過程是什麼?道成肉身的神的靈怎麼作工,又怎麼走……他要了解一些奧祕,他是探祕來了,不是尋求真理來了,他覺得這些奧祕要是不明白的話就沒法信,好像攔阻他信神似的,他沒法信下去,這樣的人的這個觀點就是個麻煩。他一要研究奧祕,那他就沒有心思去搭理真理,沒有心思去搭理神話,你說這樣的人認識自己嗎?他不容易認識自己。你要跟他說呢,他會反對你的說法,他認為你傻,他精。他認為:「你看你傻乎乎的,人說兩句你就信了?人還沒做什麼事呢,你又沒看見什麼事你就證實他是神了?你怎麼那麼傻呢?你應該像我這樣,你應該像我這麼聰明,你也太傻了,像三歲小孩那麼好哄,給兩個糖塊就騙走了?我是成人,我在社會上有閱歷,一般的小事騙不走我。」他以自己的閱歷、以自己的小聰明自居,這樣的人好不好?不好在哪兒呢?咱們不是說定規他的結局,現在定規不了哪個人以後會怎麼樣,中間會有什麼轉變,最起碼這些思想觀點耽誤他的生命長進,這些思想觀點在攔阻他,會影響他認識真理、進入真理,所以說這種情況很危險。咱們並不是定罪哪類人,就是說這個情形,這類人會怎麼樣,這類人是什麼實質、什麼情形,當然現在也可能人家不明白的時候會有這樣的想法,會摳些字句,摳些奧祕,摳些犄角旮旯的事,會摳一些人注意不到的問題,但是也可能有一天,神開啟他了,或者弟兄姊妹常常幫助他,他也可能會扭轉,等他扭轉的那一天,他就覺得自己以前的觀點太荒唐了,自己以前的觀點太狂妄了,把自己在神面前看得可高大了,他就會蒙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