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六十四篇 年輕人應看透世界邪惡潮流

現在那些年輕人,尤其那些十六七歲的小孩,除了在校園裡上學,剩下的時間都做什麼呢?你們知不知道?(上網吧。)現代人的生活:上網吧,在電腦上玩遊戲。多數都是這樣。遊戲裡的東西多數都是什麼呀?暴力東西挺多,遊戲那是魔鬼的世界,多數人玩遊戲玩長了都沒正事了,也不想上學了,也不想讀書了,也不想以後的前途了,更不想人生的事。你看現在多數的年輕人思想靈魂裡都是什麼東西?吃,喝,然後就是打遊戲。他們嘴裡說的那些話、說的那些事,心裡想的那些事都是非人類的事,思想裡的那些東西已經不能用「骯髒」「邪惡」這兩個詞來形容了,太多的東西是非人類的東西。就是你跟他說正常人性的事,講正常人性的話題,他聽不進去,不感興趣,不願意聽,一聽就撓頭,一聽就反感,與正常的人類沒有共同語言,沒有共同的話題,反倒是跟他們同類的人在一起有話題。他們的話題都是什麼?(他們的話題就是遊戲、吃喝玩樂,沒有別的。)多數都是這些。你說總講這些話題的人,心裡被這些東西充滿的人,他們的前景是什麼?有沒有前景啊?他們的未來是什麼?(這些人就屬於廢了!)哎,「廢了」這詞挺恰當。再往細說,實際指什麼?他們能不能從事正常人性該有的活動呢?(不能。)你說這些人不能學好學業,讓他出力幹活兒,他願不願意幹?(不願意。)一讓他幹活兒的時候他會怎麼想?他琢磨琢磨,「幹活兒?這活兒多累,你看我打遊戲多痛快,一槍崩一個,一槍崩一個。這幹活兒幹到啥時候是個頭啊?這多累!還是打遊戲好玩,那活兒多輕鬆。幹活兒有啥意思?能得啥呀?啥也得不著,你幹活兒不也是一日三餐嗎?沒看你好到哪兒去呀!打遊戲多好啊,往那兒一坐,啥都有了,有個虛擬的世界,活在虛擬世界就完事了!我幹活兒幹啥呀!」你要是讓他上班呢?早九晚五地上班,按時守點地上班,他是什麼感覺?他願意守那個時間嗎?我跟你們說,人打遊戲時間長了,人那個意志就沒有了。外邦人有一個詞叫什麼?「頹廢」,「頹廢」這詞怎麼理解呢?總打遊戲,總玩電腦,這人就頹廢了。「頹廢」這是外邦人的詞,咱們說這人就沒有正常人性了,被遊戲的打打殺殺還有虛擬世界那些東西灌滿了,正常人性的東西就被它剝奪了,被它充滿、侵佔了,思想的空間被它侵佔了,這樣人就頹廢了。外邦人對這樣的人也不喜歡,但是現在這個外邦世界,這些年輕人沒路可走,學校老師也拿他們沒辦法,任何一個國家的教育制度拿這個潮流都沒有辦法,只能順應,家長也管理不了。

魔鬼撒但做那些事就是勾引人的,就是使人墮落的。人活在那個虛擬的世界裡,對正常人性的一切生活都不感興趣,幹工作也沒心思,學習也沒心思,人就總惦記往那兒去,像有一個東西勾著似的。美國的科學家研究玩遊戲的人,一旦上了電腦,一玩遊戲,當他進入遊戲裡面的時候,大腦就分泌一種東西,這個東西就讓人有一些幻覺。這個東西一分泌出來之後,他玩遊戲就有癮,總想玩,一到無聊的時候,或者呆著的時候,或者幹正事的時候,上班啦,該學習啦,他就想用玩遊戲來代替,玩遊戲慢慢就成他生活的全部了。玩遊戲這個事就像一種毒品一樣,人一旦玩上了,一旦進去了,就不容易出來,不好戒,所以說無論是年輕人還是年老的人,一旦染上這個惡習就不好改掉。有些家長就看著小孩,看也看不住,你看白天他不玩了,到晚上家長一睡覺,小孩偷摸就把電腦打開,一玩玩一宿。前幾年新聞報道臺灣有一個小孩,在電腦上玩了十二個小時,這中間肯定沒有睡覺,一直在玩,玩到什麼程度了呢?到家長發現他的時候,他已經死在電腦跟前了,他那個手的動作還有整個身體的動作都還是正在玩遊戲的動作。他是怎麼死的呢?科學證實了,說是腦壞死——玩死了!你說玩遊戲這是正常人性該做的嗎?如果遊戲是正常人性的需要,是正道的話,那人怎麼就戒不了它呢?人怎麼能被它迷惑到這個程度呢?這就證實了一個事:那不是個好道。上網瀏覽這個,瀏覽那個,還有玩遊戲,這個不是好道,不是正道。你們玩不玩遊戲啊?(之前上學的時候也玩。)那時候的感覺怎麼樣?遊戲那些東西都是怎麼來的?是不是來自撒但呢?有些謬種會說什麼呢?「遊戲,是現代科學發達的一個象徵,那是科學成果。」這解釋怎麼樣?這個解釋不怎麼樣,聽著噁心。你們有沒有無聊的時候也想玩玩遊戲,打發打發時間?(有。)那有這種情況怎麼辦呢?能不能解決這問題?玩遊戲這不是僅僅隨從社會潮流的事,你連這點事都戒不了,都控制不住,你這人就危險。在西方,年輕人、歲數大的玩遊戲、吸毒,這是常事、常見的。不管你信神幾年,如果你連玩遊戲這個事都管制不住自己,控制不住,那有一天你覺得信神沒意思,覺得無聊,覺得挺無趣的,你能不能跟著吸毒呢?嘗試嘗試各種能使你興奮、能使你感覺悠哉悠哉的辦法,這樣的人你說他能不能走上歧途?這是危險的信號啊!別看人信神了,說「我跟隨神,不隨從外邦,不隨從世俗,我已經跟外邦人不一樣了」,這話好說,事難辦,你不容易做到。這個邪惡的世界用各種方式來吸引那些對這個世界還看不透,對這個人類的邪惡潮流還看不透的人,專門勾引這些人。你不能常常來到神面前,心裡常常空白,大腦常常空白,你這個人就危險。你們空白的時間多不多啊?年輕人空白的時候多呀!

年輕人十六七歲、二十來歲,正是什麼年齡呢?是花季的年齡嗎?有的人搖頭了,不是花季的年齡那是什麼年齡?我有八個字送給你們,你們聽聽,看看我說得準不準,這話我常說。像這二十來歲的人,還不知道正事的人,不知道確立人生目標,沒有志向,不懂得什麼叫人生的這個年齡段的人都是什麼呢?「年少輕狂,四六不分」。為什麼這樣說呢?

先說說「年少輕狂」。你們解釋解釋這句話,什麼叫「年少輕狂」?說說表現。年少輕狂這是年輕人的一種什麼情形,一種什麼性情?(聽不進別人說什麼,總覺得自己的就是最好的。)嗯,再說說。(不想聽別人的。)不想聽別人的,這是一方面表現,再說得細點,你往實際的人身上對號,往你自己身上對號,或者往你看見的人身上對號。(那個「輕狂」也是一種輕浮吧?輕浮其實是反面的,但是他很狂,還把這些東西看得很重要,還覺得很好。)用一個詞來形容這樣的人是什麼性情呢?狂,這是任何一個年輕人在那個年齡段的一種性情、表現,每一個人都一樣。不管生活環境、背景什麼樣,不管哪個年代,這是處在那個年齡段的人的一種代表性情。一看你那個年齡,就差不多知道你有這樣的性情,差不多知道你這個年齡在哪個階段。「年少輕狂」這個表現這是哪方面性情?處在這個年齡段的人,十六七歲,二十來歲,為什麼說「年少輕狂」呢?為什麼用這個詞來形容這個年齡段的年輕人呢?不是說對這個年齡段的人有偏見或者是看不上,而是在這個年齡段的人有一種性情在裡面。因為處在這個年齡段的人他涉世不深,明白人生的事太少,所以當他剛剛接觸到世界上的一些事的時候,接觸到人生的事的時候,他就覺著「我明白了,我看透了,我什麼都知道了!大人說的我能聽懂,社會上流行的我也能夠得上。你看手機現在發展得多快呀,功能多複雜呀,我啥都會!你們這些老太婆什麼都不懂,電視都不會開,開了就關不了,你看我們,哼!」有的年輕人,老人跟他說:「孩子,給奶奶弄弄這個。」「哼,這都不會,真是老了不中用了!」這叫什麼話?你別忘了,你也有老的一天,會點兒這個那算能耐嗎?算本事嗎?不算!嘴上說「不算」,但是臨到事的時候,人就能有這種性情的表現,這叫什麼?這就叫「年少輕狂」,這就是表現。那他這麼表現的時候是自己琢磨好非得這麼表現的,還是身不由己?(身不由己。)身不由己,這就叫性情。這樣的性情算不算正常人性裡好的性情呢?是不是有人性的性情呢?算不算正常人性的表現呢?不算,所以說叫「年少輕狂」。就是說年齡不大,好像什麼事都知道,什麼事都懂,「宇宙飛船曾經上過太空幾次,我知道,你知道嗎?飛碟在哪兒哪兒出現過幾次,雖然我沒親眼看見,但是停留多少秒、下來幾個人我都知道,你們懂嗎?不懂吧!你們歲數太大了,跟不上形勢了,你們不行了!」這叫什麼?這叫「輕狂」。為什麼叫「輕狂」不叫「狂妄」呢?這就是年輕人特有的一種性情,懂點小事就飄起來了,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就拿這個當資本了。活到六七十歲的老人琢磨琢磨:小孩,正常,年輕的時候我也這樣,但是現在我明白的事多了,人生經歷風風雨雨太多了,不那樣了,那樣讓人笑話。再說這個年齡他不可能有那種性情,老人他就穩當多了,會點兒什麼也不張揚,不會什麼也不難過。年輕人呢,會點兒什麼就張揚,就飄起來了,全世界都不在話下,有時候一激動恨不得都能飛離地球上月球呆一呆,這叫「輕狂」。主要特點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哪兒危險不知道,什麼事現實不知道,人活著需要什麼、該做什麼不知道,不懂,這就是人常說的「你還不懂人事呢!」在這個年齡段,人有這樣的性情就容易有這些流露。你看年輕人說話,眼睛一抹搭一抹搭的,什麼人都不在他眼裡,一說話「哼」「哈」,你說兩句沒說到他心上去,他就不搭理你。現在做父母的相當難,很難摸透年輕人的心理。一句話說不對,孩子就摔盆打碗,蹶躂蹶躂就走了,跟成年人很難溝通,這就是說現在很多年輕人思想都有問題。這是不是這個邪惡潮流、邪惡社會造成的?就是人正常人性的東西越來越少了。所以說,你們這些人現在能人模人樣地坐在這兒,穩穩當當地聽我說話,不是哪個人好,人願意選擇這條路,這是神的恩待。神沒把你交給世界,沒把你交給撒但,這是神的恩待。你看現在世界那些年輕人,別說你們勸他說「信神吧,信神挺好」,就是我跟他們說都沒用。那些人光是年少輕狂的事嗎?那都是什麼人哪?都是小魔鬼、畜生啊!你跟他說人話他能聽懂嗎?他不聽啊,現在不是難溝通的問題。為什麼現在父母管理、教育子女難呢?是因為現在的父母知識文化低,沒學心理學,不懂年輕人心理嗎?這是什麼問題啊?就說現在的年輕人思想都怪異了,所以做父母的相當難,不容易,有些父母還得特意去學學青少年心理學。現在兒童自閉症、抑鬱症那些怪病特別多,還造出「叛逆心理」「青春少年期」「叛逆期」這些詞來,過去那個年代怎麼沒這些詞呢?是現在科學發達了?怎麼造出這些怪詞?這人墮落得越來越深了。所以,你們得珍惜你們盡本分的時間哪,爭取在這一個時間段裡把你們的根基牢牢地扎下,這樣你們就安全了,你們就不容易被這個邪惡的潮流捲走。人一旦被邪惡潮流盯上,就容易被邪惡潮流捲走;你一旦被邪惡潮流再次捲走,神還要你嗎?不要了!給你一次機會了,不可能再要你,你就危險了,什麼事都能幹出來。

還有一個詞「四六不分」。「四六不分」這個詞是土話,聽沒聽過?(聽過。)你們解釋解釋這個詞的字面意思。(就是不分好壞,自己認為好的就永遠都是好的,自己認為壞的永遠都是壞的,不管怎麼跟他解釋,他就是不聽。)(就是不知好歹,沒有分辨,對什麼事情都不明白,糊裡糊塗的。)字面是這個意思,就是不分好歹,什麼是正面的、什麼是反面的不知道,好賴不分,因為他年少輕狂,誰說什麼他都聽不進去,「別人說的都錯,我說的就對,誰也別跟我說,我是油鹽不進。你什麼也別說,我就死犟,我錯了我也犟對,明知道錯也要堅持。」帶著「四六不分」這樣一種性情,外表看就是這個孩子怎麼精不精、傻不傻呢,說道理也一套一套的,一說道理比誰都清楚,比誰都明白,然後一做事怎麼總犯渾呢?明知道這樣是對的就不聽,就任著自己那個性子來,自己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任性,渾。你們做沒做過這些犯渾的事啊?(做過。)

現在很多人都跑酷,你們跑沒跑過酷啊?(那個太危險了!)喜不喜歡呢?(特別喜歡那種感覺。)怎麼能喜歡那個感覺呢?那個感覺到底是什麼呀?(就是那種飛簷走壁的感覺,很刺激。)那個正常嗎?(不正常。)不正常你怎麼還喜歡呢?(那個感覺就是耍酷吧。)那個感覺給人帶來一種眼目上的刺激還有心情上的刺激,人就都嚮往做那個。這個思想是由什麼支配的呢?人為什麼喜歡這個東西呢?是不是由蜘蛛俠引起的呢?在人的骨子裡是不是有一種想拯救世界、想當超人的感覺呢?你看八十年代電影裡演的那個佐羅,他就是飛俠,飛來飛去,飛簷走壁,人可羨慕了,2000年以後就演Spider-Man還有哈利·波特,演這些東西。然後這一代年輕人的腦海裡就被種下這些東西了,中毒了!為什麼能中這樣的毒呢?這跟人裡面有一種需要有關係。你為什麼那麼喜歡跑酷呢?你不知道那個危險嗎?你不知道那個能要命嗎?人不是蜘蛛,也不是壁虎,他沒有那個功能,趴到牆上他肯定就得掉下來。你站到房頂上往下跳你都得琢磨琢磨,哪兒先著地能磕不著、碰不壞?那牆上什麼東西都沒有,在不借助東西的情況下爬上去還能往下跳,還那麼興奮,看的人還那麼讚賞,這是什麼思想支配的呢?(人都活得無聊了,他要尋找刺激。)這是一種,年輕人好尋找刺激,太空虛、無聊了,不知道幹什麼好了,這是吃飽撐的;還有一種思想支配,人心裡有一種慾望,想做一種人,嚮往一種勢力,嚮往一種東西,人心裡嚮往的這個東西有超然的力量、超然的能力,不是正常人性具備的。人想當英雄,想當超人,想當能人,想當有異能的人,就是在人心裡無形中崇拜撒但哪!你說哪種人能有那樣的機能、有膽,能往上爬,爬很高再跳下來?是不是被邪靈附的人有這種功能?神造的人類有這種功能嗎?神讓人沒事就跑酷嗎?亞當、夏娃那個時候有沒有跑酷的事?(沒有。)為什麼他倆不跑酷呢?聖經裡有記載跑酷的事嗎?為什麼那個年代的人不跑酷,現在的人怎麼這麼多跑酷的呢?這不得不說是受一定的思潮影響,受一些影視作品的影響,這些東西不是人心靈裡需要的,是引導人走向邪惡潮流的東西。人傻乎乎的沒分辨,正好心裡喜歡這些東西,喜歡詭異的、刺激的、撒但的那些異能,人追求這些東西,然後人把它定義為什麼呢?「我喜歡英雄,你看蜘蛛俠、蝙蝠俠、哈利·波特那不都是英雄嗎?」真正的這個人有這兩下子嗎?沒那兩下子。撒但是用這種方式來演繹、編造、虛構一些故事,然後就迷惑這些傻乎乎、沒有頭腦的青少年。你們受沒受點影響呢?(受影響了。)那這個毒好不好往外清啊?你一旦受了影響,這些東西進到你的思想裡,這就成一種毒素了。這種毒素只要你不識破它,你就不能完全放棄它,你一天受它的影響,你就一天受它的攪擾,受它的控制。你相不相信?(相信。)這事怎麼解決?好不好解決?你們想不想放下這些東西?(想。)有多想呢?有時候琢磨琢磨,「放下這些東西有點捨不得,為什麼要放下呀?有這些挺好的,好容易裝到裡面了,這不算什麼毒吧!」你看,你有這思想你就放不下。實際上你不放是你自己願意抓著,不是你放不下,不是你難放下。這個事難住了,是吧!不容易。所以說,在你身量幼小的時候,就得儘量遠離那些能腐蝕你心靈、能讓你中毒的東西,因為什麼呢?因為現在你沒有分辨,傻傻的,還挺輕狂,你心裡裝備的正面東西太少,沒有任何真理實際。用信神的術語來說,你沒有生命,沒有身量,你就是有那麼點願望,說「我願意信神,信神好,走正路,做好人」,但是琢磨琢磨,「在外邦人中間我也不是壞人哪,我喜歡跑酷也不算壞事呀,我還是個好孩子,還是個好人!」這就麻煩,是不是啊?

你說一個環境對人的影響大不大?現在你們在神家盡本分,有這樣的環境,弟兄姊妹總在一起,周圍都是信神的人,你也踏踏實實地在這兒信神;如果把你一個人放在外邦人中間,讓你跟外邦那些愣小子在一起呢,你心裡還能有神嗎?(沒有。)那你心裡都裝什麼了?你要是跟他們在一起,你是不是就很容易變得跟他們一模一樣了?那時候你說「神哪,你保守我!」沒事,神保守我呢!「神哪,你看顧我!」神看顧呢!不知不覺做錯一點小事,「神哪,你饒恕我,這事我做錯了。」今天這麼禱告,明天那麼禱告,時間長了,裡面沒有責備,就沒感覺了,琢磨琢磨,「神?哪有神哪?我怎麼沒看見神在哪兒?」變了吧?這就一點一點地變了,你就會琢磨:「我那時候怎麼那麼傻呢?我這堂堂男子漢怎麼能跟那些無知的老頭老太太在一起,跟一些無知的小姑娘還有一些在這個社會上吃不開的人在一起?我怎麼那麼無知?」變了吧?這個容不容易變哪?為什麼這麼容易變呢?其實不是你那時候才變,就是你現在沒有真理實際,你裡面屬世界的、撒但的那些思想啊,性情啊,認識啊,觀點啊,還沒有清除掉,你裡面裝的還都是那些東西,你還憑那些東西活著,只不過現在你人在這兒。外表上看你是在信神盡本分,其實人裡面敗壞性情、人的撒但的那些觀點思想都還沒清除出去,所以說你的身量很小,你現在還在危險階段,你還不把握,不安全。首先你得認識到邪惡的東西有哪些,它的危害是什麼,撒但為什麼這麼做,人接受了這些東西裡面會有哪些改變,會中哪些毒,人會變成什麼,神要求的人是什麼樣的人,哪些是正常人性,哪些是正面的,哪些是反面的,在消極方面應該認識到這些。在積極方面呢,你得主動地、積極地配合你的本分,獻上你的真心,獻上你的忠心,別偷奸,別耍滑,別用外邦人的方式盡本分,別用外邦人的方式與哲學來對待你的本分,對待交給你的任務。然後再進入各方面真理,在認識神方面、認識神的性情方面都逐步達到。這樣,你裡面不知不覺就變了:正面東西多了,反面東西少了;積極的東西多了,消極的東西少了;你的分辨也比以前強了。所以說,當你的身量長到這個程度的時候,你看待外界的事情、世界上的事情,你的分辨能力就長了。假如說看一個動畫片,你就能看出外邦世界演這樣的動畫片,這個動畫片裡面的東西人看完之後能中哪些毒,撒但借用這樣的方式、這樣的潮流要給人種什麼東西,要侵蝕人的什麼,你逐步能看透這些,那你就是看了動畫片也不中毒,而是在此長分辨,到那個時候你才真有身量。現在你們具備這個身量嗎?不具備。

當你們看完《哈利·波特》那個電影之後,你們當中有沒有人也騎著笤帚到處飛呢?有沒有這樣的想像,有沒有這樣的願望,也能騎著笤帚就飛了?(有。)那有這樣的願望算不算中毒呢?(算中毒。)你們中沒中這個毒啊?(中了。)那這個毒好不好拿出去呀?那個年代你如果不看這個電影,你能不能中那個毒呢?就不中那個毒了,是吧?你們看了就中這個毒了,那要不看,這個毒就不容易進去。我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呢?就是你在那樣的環境裡,在你身量還幼小的時候,你沒分辨的時候,它就能先入為主,讓你把那個東西當成正面的,當成很正常的一個事情,「為什麼看完那個我不能模仿模仿?為什麼看完那個我不能有那樣的願望?這是很正常的。」你就把這個看成正當的一個事。這是撒但毒害人的一種方式,你說撒但邪不邪惡?可以說,全球凡是看過這樣電影的人,尤其那些年輕人都有這樣的願望,沒事騎把笤帚到處飛,再不就弄一塊地毯,踩在地毯上,一唸咒語「嗚——」就飛了,那小日子過得多美!比吃幾顆巧克力還美呢!那時候你們有這樣的願望,現在還有沒有這樣的願望了?現在有時候做夢還想,是吧!雖然不敢想了,但琢磨琢磨,「騎笤帚那個感覺到底是什麼呢?飛到高空中那個感覺好不好啊?在笤帚上坐著危不危險?能不能掉下來?通常都是坐飛機,沒騎過笤帚,那騎笤帚這個滋味是什麼呢?」你看,傻乎乎的就琢磨上這個事了,這是正事嗎?這是不是被勾引了?這就是被勾引中毒了!

你們還算中毒輕的,美國有一個小孩更傻,傻到什麼程度呢?你聽聽這個故事,就知道傻到什麼程度了。看完《哈利·波特》那個電影之後,他就特別嚮往騎一把同樣的笤帚,然後沒事就在自己家後院騎著笤帚飛呀飛,終於有一天他飛起來了,麻煩了,他不是自己飛起來的,這是有一種外界的力量使他飛起來了。飛起來之後,他也身不由己地像電影裡那個人那樣發出一種怪異的尖叫,就跟《哈利·波特》那個電影裡發的那個笑聲一模一樣。你看,一種靈進去了!這事你們聽沒聽明白點什麼?得沒得出點結論呢?(邪靈附體了。)他被邪靈附了。他怎麼被邪靈附了呢?騎笤帚這個事是不是人類正常生活的一部分呢?(不是。)那騎什麼是正常人性該幹的?騎馬、騎驢、騎牛都行,他非得騎把笤帚,還要飛起來,這是可能的事嗎?你就是騎個大鵬鳥都比騎笤帚強,是吧!這一看就不是正常人該幹的事。那笤帚它也飛不起來,它就是個物質東西,它沒長翅膀它飛不起來,只有借助邪靈的力量才能飛起來,這就是撒但作的。撒但就作那些人意想不到的、詭異的、彆扭的事,正常人性不幹的事。那個小孩傻乎乎的,還覺著好呢。被邪靈附體了還不知道呢!你說要是正常人,他怎麼飛能飛起來呢?你騎把笤帚上房頂再跳下來,那是「跳」,那不叫「飛」。他那就是飛起來了,一飛飛多高,在他家院子裡轉,他高興地叫,就是那個邪靈附體,邪靈在「嗚——嗷——」地叫,都不是好動靜。這是發生在美國的一個真事。

現在你們聽完這事感覺怎麼樣?(很嚇人。)這事噁不噁心?(噁心。)有多噁心呢?你說人騎自行車如果速度特別快,可以賽過小汽車,這個正常,這是人能達到的。如果人敢於冒險,騎車從這邊到那邊越過一個山澗,飛過去了,這個也正常,人也能達到。但是騎笤帚能飛起來,這個怪異,這個不可思議,這是邪靈作的,撒但作的,聽著就有點噁心,這不是正常人性、思維能達到的,你想都想不到,他怎麼能飛起來呢?《哈利·波特》它是一部電影,豈不知有的人傻乎乎的還真去模仿,真去這麼做,還真飛起來了。這事一成真,你就感覺噁心了,這個時候你感覺你中這樣的毒可不可怕呢?你意識到它的可怕、意識到它的噁心的時候,你對撒但作的有沒有點分辨呢?你的態度應該是什麼?是不是應該棄絕這些東西?沒事你就整理整理自己的思想,看看自己思想裡還有哪些「騎笤帚」的事。是不是應該這樣?你們的思想裡怪異東西多呀,為什麼呢?因為你們這個年代的人中毒太多了!騎笤帚的事,還有飛簷走壁的事,當蜘蛛俠的事,當蝙蝠俠的事,這些事太多了!凡是正常人性不該有的,不是正常人性正常需要的,正常人性不具備的,你硬追求,硬下功夫去品,去體驗,有可能就招來另外一種靈來作事。人一旦被邪靈擄去一次就麻煩了,神就不要了,那就不是危險不危險的事,你被撒但擄去了神還能要你嗎?神不要你,危險了。這事怎麼解決?人應該常常求告神,不要陷入試探,不要被撒但迷惑。在這個邪惡的時代,在這個污鬼、魔鬼群居的時代,能夠祈求神的恩待,祈求神的保守常常與你同在,讓神看顧你、保守你,讓你的心不遠離神,爭取能達到用心靈和誠實敬拜神,這個道對不對?(對。)那你們願不願走這條路啊?你們是願意常常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常常活在神的管教之下,還是願意活在自己的自由世界之中呢?如果你們誰不聽話或者是誰太悖逆,神管教你們,讓你長病,有時候讓你們肉體受點痛苦,看看你們埋不埋怨,你們願不願意呢?(願意。)到時候看看你們的表現啊!別看你們現在說「願意」,「願意」這兩個字不好做到,年輕人就怕不定性,不務正業,心裡沒正事。

我常常跟這邊的年輕人說:「你們知不知道什麼是最大智慧?」他們說「不知道」。那你們說,什麼是最大智慧?就現在你們的身量、你們信神的時間,怎麼實行是最大智慧,不是傻瓜?沒想過這事,是吧!說這個人外表看沒什麼能耐,不會說、不會道的,沉默寡言,但是他心裡有一個最大的智慧是誰都沒有的,一般人都不這麼做,一般人看他那麼做覺得他傻,覺得他這麼做多餘,「你怎麼總這麼做呢?你太規條了吧,信神信得也太傻了,有必要那麼做嗎?」那你們說,到底什麼是最大智慧?(心總安靜在神面前,多與神禱告,凡事多與神親近。)哎,貼點邊兒。你親近神的目的是為了什麼?(尋求神的心意。)尋求神的心意目的是為了什麼?(就是達到實行有路途。)大體意思你們明白了。你尋求神的心意目的是不是為了依靠神呢?(是。)依靠神你自己是不是就省事了呢?神都作了,不用你做了,不用你費心了,這是不是智慧?不敢說了。我告訴你們:凡事仰望神,依靠神,這是最大智慧。這個一般人沒摸著,他認為什麼呢?「我多學,多聽,多讀神的話,多聚會,多學本事,我多學詩歌,這可能是最大智慧吧!然後我就多多地禱告,多多地跟弟兄姊妹交通,多盡本分,多受苦,多付代價,多撇棄,這可能是智慧吧!」但是人做這一切的最終目的你們忽略了。

人無論明白多少真理,人無論盡多少本分,你在盡本分期間經歷到多少事,無論你的身量大小,你身處什麼樣的環境,人離不開的一個事就是在凡事上仰望神、依靠神,這是最大智慧。為什麼說這是最大智慧呢?人明白了很多真理,人不依靠神行不行?有些人說「我歲數大,我信神時間長,真理我明白的多了,一條一條我都能說上,我也有點實際經歷,我也能幫助別人」,但是他不依靠神,這樣的人是有智慧嗎?(不是。)沒有智慧這是什麼?智慧的反義詞是什麼?愚蠢。就說你明白真理了,信神年頭多一點,對神有點忠心,也經歷過幾次試煉,有點經驗,有點經歷,在真理上有一些實際的認識,但是就不知道依靠神,就不懂得怎麼仰望神、依靠神,這個人是大傻瓜!為什麼這麼說?有些人說了:「我明白了很多真理,也具備了真理實際,我辦事有原則就行了。我對神也有忠心了,我也知道怎麼親近神了,我依靠真理不就行了嘛!」「依靠真理」,道理上是通得過,但是有很多時候,在很多情況下,人不知道真理是什麼,真理原則是什麼,有實際經歷的人都有這個體驗。就說你臨到一件事,你不知道這方面真理該怎麼實行,該怎麼運用,這個時候你該怎麼辦?你再有實際經歷,你不可能在所有的事上都有真理。你信神的年頭再多,你經歷的事再多,經歷的修理對付再多,經歷的管教再多,你是真理的源頭嗎?有些人說了:「《話在肉身顯現》那本書我能倒背如流,那些名章名句我都能背下來,我不用依靠神,我不用仰望神,到時候我就依靠那些神話就行了。」那些話是死的,人臨到的環境、人的情形是活的,是不是這樣?你掌握了字句不等於你掌握了真理,你掌握了字句也不等於你完全在每件事上都明白神的心意,所以說,這裡有一個很重要的功課。這個功課是什麼呢?就是需要人凡事仰望神,藉著仰望神而達到依靠神。依靠神人才有路可行,否則的話,人就是這件事做對了,合乎真理原則,他沒依靠神,那也是人為的一些行為,不見得是神滿意的。因為人領受真理淺,所以人常常臨到一些不同的環境用同樣的真理去套規條,去死守字句道理。就是有很多事,事是辦成了,大體也合乎真理的原則,但是這裡看不到神的引導,看不到聖靈的作工。這裡就有一個嚴重的問題,就是人做很多事是憑著人所掌握的經驗、規條還有人為的一些想像,很難達到說這件事情是人仰望神、禱告神,確切地明白了神的心意之後,藉著神的作工、神的引導而達到了最佳果效。所以我說,凡事仰望神、依靠神這是最大智慧。這話成不成立?(成立。)那你們是不是以後打算實行呢?(是。)

有些人說了:「我年輕,我歲數小,身量也小,信神時間也短,也不知道怎麼仰望神,所以說仰望神這個功課對我來說是件難事,我也不會依靠神。」這是不是問題?(是。)那仰望神是一句空的道理嗎?是一個形式嗎?不是。有些人說:「仰望神多數都是盡本分的事,個人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不用仰望神,神不管。」這種說法對不對?(不對。)那人應該在什麼事上仰望神呢?(凡事。)「凡事」指什麼?(不管大小事都仰望神、依靠神。)不管大事小事都依靠神,頭髮長了想剪一剪仰不仰望神?難住了吧?早上起來滿眼眵目糊,臉也緊巴,想洗把臉,這事仰不仰望神呢?中午不到吃飯時間肚子就餓了,飯還沒好,這怎麼辦哪?仰不仰望神呢?依靠神!不讓它餓,肚子別響!這事怎麼辦哪?我這個電腦鍵盤不太好使,不能打字了,我還不想用筆記錄,我就想打字,這可怎麼辦呢?這事仰不仰望神?難住了吧?這是不是問題?不大不小都是些問題。有些涉及正常人性的,像刷牙、洗臉、洗澡、洗衣服、吃飯這些事,自己處理就行了,碰到一些特殊情況要禱告。假如說今天胃不舒服,影響盡本分了,這事得禱告,說:「神哪,今天我胃不舒服,又吃不下飯,影響盡本分了,我得省察省察,我是吃東西吃錯了,受涼了,還是盡本分沒有忠心神管教我了呢?求神開啟引導。」你得有這樣的呼求,這就叫仰望神。但是你不能因為仰望神而影響正常人性的一切活動,你仰望神禱告之後該吃飯還吃飯,如果吃不下,找點合適的吃,如果胃疼得不行,那就吃點藥,同時還得禱告、尋求。就是正常人性該配合的得配合,別尋找感覺。但是這事你該尋求還得尋求,該仰望還得仰望,過後有可能神藉著一個事開啟你,「你這個人哪,在盡本分中有些表現不太好」,讓你無意中認識到這個。認識到這個之後,你就趕緊反省,趕緊悔改。悔改肯定是來到神面前認罪:「神哪,我盡本分有摻雜,有個人的意思,憑己意,太任性,耍小孩子脾氣,耽誤了你的工作,影響了本分的進展。感謝你的管教,感謝你的責備,下次我不會這樣了,求神饒恕我這一次。」禱告之後心裡平安了,你那個病雖然影響了吃飯,但是不知不覺病一點一點好了。就是人該做的得做,但是做的同時人不要忘了依靠神,這就是實行。當你仰望神的時候,也可能神不給你感覺,也不給你明確的意思,更不給你明確的指點,但是讓你明白一個事。或者這次你沒明白什麼,但是你仰望神這事對不對呢?有沒有錯啊?沒錯!人這樣實行不是守規條,而是心靈的需要,是人該有的實行。不是說每次仰望神、每次呼求神都能得著開啟引導,這個生命靈裡的情形它是正常的、自然的,仰望神這就是人心靈裡與神的一種正常的交往。

有些時候仰望神不是說有明確的語言求神作什麼,求神帶領什麼,或者求神保守,而是臨到一件事人就有一種真心的呼求。那你說神在那兒作什麼呢?當人的心一動,人一有這個意念,「神哪,這個事我自己不會做,我不知道怎麼做,我軟弱,我消極」,人一動這樣的心思,你說神是不是就知道了?當人動這樣的心思的時候,人的心是不是真誠的呢?人有這樣真誠的呼求的時候,神應不應允呢?你別看人有時候沒動嘴,但是人動真心了,神就應允了。當人臨到一個難處特別棘手的時候,人無依無靠的時候,人覺得特別無助的時候,人把唯一的希望寄託在神的身上,人那個禱告是什麼樣的?人那個心態是什麼樣的?是不是真心的?(是。)那時候有沒有摻雜呀?當你把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寄託在神身上的時候,希望神幫助你的時候,那時候你的心才是真誠的,雖然你嘴裡沒說幾句話,也沒說什麼,但是你的心已經動了,就是你把真心,把真誠的心交給神了,神垂聽。當神垂聽的時候,神看到了你的難處,神會引導你,會開啟你,會幫助你。你說人的心什麼時候最誠懇?走投無路的時候。當人在沙漠裡看不到一滴水的時候,人需要水的那個心情是不是真誠的呢?(是。)當你看著一缸水的時候,你不渴,你說「我想喝點水」,這句話是從哪兒來的?或者你說「我喜歡水,這水好呀,人離不開水呀」,這話是從哪兒來的?這是從嘴上來的。是不是從心裡來的呢?(不是。)他不過腦,「哎呀,這水好呀,人離不開水呀。水是人生命的源頭啊!」這就是浮皮潦草,不動心,你不是真需要。所以說,你仰望神最應該具備一個心、一個情形,一個什麼樣的情形呢?人的心最起碼是誠懇的,不要敷衍,不要只動嘴不動心。嘴上是這麼說了,應付著,心沒動,意思是我早有打算,我就是通知神一聲,你同不同意我也這麼做,我就是走走過程,這就麻煩了!

人大部分的時間都活在一種無意識的狀態下,就是不知道依靠神對還是依靠自己對,然後人大多數的時間就是選擇依靠自己,依靠自己有利的周圍的條件、周圍的環境與人事物,這是人最擅長做的。人最不擅長做的就是依靠神、仰望神,因為仰望神太麻煩,人看不著,人也摸不著,所以人覺得渺茫,也不現實。人在這方面的功課是最差的,進入最淺。你不學會仰望神、依靠神,那你總也看不到神在你身上的作工、引導、開啟。你看不到這些,在你心靈深處,神是否存在、神是否引導人一切的生活這個事在你那兒是問號,而不是句號,也不是嘆號。「神引導人一切的生活——嗎?」「神鑒察人心肺腑——嗎?」這就麻煩了!因為什麼你能加上這個「嗎」和問號呢?你對神沒有真實的依靠與仰望,你就產生不了對神真實的信;你產生不了對神真實的信,那你對神所作的一切就永遠是問號,劃不上句號。你們沒事就問問自己:「我相信神,『神是萬物的主宰』這後面有沒有『嗎』和問號?『神是萬物的主宰嗎?』還是『神是萬物的主宰。』呢?神是不是萬物的主宰?」你們心裡琢磨琢磨自己到底是哪個情形。還是說自己經歷了一些事,說:「神就是萬物的主宰!」肯定的,嘆號,而且是三個嘆號,不容任何人置疑,不容任何人否認。你們是哪種情形呢?看你們現在這個身量與情形,問號居多,而且不是一個問號,而是無數個問號,這就很危險。

人的身量大小根據什麼來確定?為什麼說你身量小?就是看你對神真實的信具備多少。你們具備多少呢?自己察沒察驗過?多數年輕人都是從父母那兒得點兒,或者從家人長輩那兒得點傳說,覺得這是好的、正面的,但是還沒有驗證,沒有經過證實,所以說問號太多,從你嘴裡說出的多數話不是肯定,不是感嘆,而是問號,這就麻煩了!在你們當中十六七歲、二十來歲不到三十歲的人佔多數,在這個年齡段你們這樣的問號多正常,但是當你們盡了一段時間本分以後,這個問號能去除多少呢?能不能把這個問號改成嘆號呢?這就看你們的經歷了。這個重不重要啊?(重要。)這個太重要了!

剛才我說人的最大智慧是什麼來著?(仰望神。)那你們怕不怕麻煩呢?有些人說:「這也太俗氣了,沒事就仰望神,神不怕麻煩嗎?我們總仰望神,這不成老太太了嘛,磨磨叨叨的!」這話怎麼樣?仰望神雖然聽起來是個挺淺顯的實行法,但這是每一個跟隨神的人一生之久應該學的功課,應該進入的功課。約伯七十來歲了,他仰不仰望神?(仰望。)他怎麼仰望神呢?他仰望神的具體表現在哪兒?當他臨到財產、兒女被剝奪的時候,他是怎麼仰望神的?他心裡有禱告,然後外表有一些舉動,那話是怎麼說的?(撕裂外袍,剃了頭,俯伏下拜。)俯身下拜,那是仰望神的一種表現哪!你們能不能達到啊?(現在還沒有達到。)那你們追不追求達到啊?達到那個,人就完美了!但是在這個期間你得有受苦的心志,你們記住這個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