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基督的座談紀要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第六十四篇 信神應首先看透世界邪惡潮流

許多年輕人信神,都很難脫掉玩電子遊戲、上網吧的惡習,遊戲裡多數都是什麼呀?暴力的東西特別多,遊戲那是魔鬼的世界。多數人玩遊戲時間長了,都沒正事了,也不想上學了,也不想讀書了,也不想以後的前途了,更不想人生的事。現在,世界上多數年輕人思想靈魂裡都是什麼東西?吃,喝,然後就是打遊戲。他們嘴裡說的那些話、那些事,心裡想的那些事,都是非人類的事,思想裡的那些東西已經不能用「骯髒」「邪惡」這兩個詞來形容,太多的東西是非人類的東西。你跟他說正常人性的事,講正常人性的話題,他聽不進去,不感興趣,不願意聽,一聽就撓頭,一聽就反感,與正常的人類沒有共同語言,沒有共同的話題,反倒是他們那些人在一起有話題。他們的話題都是什麼?(就是遊戲、吃喝玩樂,沒有別的。)多數都是這些。你們說,總講這些話題的人,心裡被這些東西充滿了,他們的前景是什麼?他們有沒有前景啊?他們的未來是什麼?(這些人就廢了!)「廢了」這詞挺恰當。再往細說,「廢了」實際指什麼?他們能不能從事正常人性該有的活動呢?這些人學不好學業,讓他出力幹活,他願不願意幹?一讓他幹活的時候,他會怎麼想?他琢磨琢磨:「幹活多累,打遊戲多痛快,一槍崩一個,幹活幹到什麼時候是個頭兒啊?還是打遊戲好玩,這多輕鬆。幹活有什麼意思?能得什麼呀?什麼也得不著。你幹活不也是一日三餐嗎?沒見你好到哪兒去呀!打遊戲多好,往那兒一坐,什麼都有了,有個虛擬的世界,活在那裡就行了!」要是讓他早九晚五、按時守點地上班,他是什麼感覺?他願意守那個時間嗎?我跟你們說,人打遊戲時間長了,人的意志就沒有了。外邦人有一個詞叫什麼?「頹廢」,總打遊戲,總玩電腦,人就頹廢了。「頹廢」這是外邦人的詞,用咱們的話說,這人就沒有正常人性了,被遊戲裡打打殺殺還有虛擬世界那些東西灌滿了,正常人性的東西就被它剝奪了,被它充滿、侵佔了,人思想裡的東西被它侵佔了,思想的空間被它侵佔了,這樣人就頹廢了。外邦人對這樣的人也不喜歡,但是現在在外邦世界這些年輕人沒路可走,學校老師也拿他們沒辦法,任何一個國家的教育制度都拿這個潮流沒有辦法,只能順應,只能是家長管理,但是家長也管理不了。

魔鬼撒但做那些事就是勾引人的,就是使人墮落的。人活在那個虛擬的世界裡,對正常人性的一切生活都不感興趣,幹工作也沒心思,學習也沒心思,人就總惦記往那兒去,像有一個東西勾著似的。科學家研究發現:人一玩遊戲,進入遊戲裡的時候,大腦就分泌一種東西,這個東西就讓人有一些幻覺,這個東西一分泌出來,他玩遊戲就有癮,總想玩。一到無聊的時候,呆著的時候,或者做正事的時候,上班啦,學習啦,他就想用玩遊戲來代替,玩遊戲慢慢就成他生活的全部了。玩遊戲這個事就像一種毒品一樣,人一旦玩上了,一旦進去了,就不容易出來,不好戒。所以說,無論是年輕人還是年老的人,一旦染上這個惡習就不好改掉。有些家長就看著小孩,看也看不住,白天他不玩了,到晚上家長一睡覺,小孩偷摸就把電腦打開,一玩玩一宿。前幾年有個新聞報導,有一個小孩在電腦上玩了十二個小時,這中間肯定沒有睡覺,一直在玩,玩到什麼程度了呢?到家長發現的時候,他已經死在電腦前了,他那個手的動作,還有整個身體的動作,都還是正在玩遊戲的動作。他是怎麼死的呢?科學證實了,說是腦壞死——玩死了!你說這是正常人性該做的嗎?如果遊戲是正常人性的需要,是正道的話,人怎麼就戒不了它呢?人怎麼能被它迷惑到這個程度呢?這就證實了一個事:那不是個好道。上網瀏覽這個瀏覽那個,看一些不健康的東西,還有玩遊戲,這不是好道,不是正道。

遊戲那些東西都是怎麼來的?是不是來自撒但呢?有些謬種會說:遊戲是現代科學發達的一個象徵,那是科學成果。這個解釋怎麼樣?這個解釋不怎麼樣,噁心!那不是好道啊!你們有沒有感覺無聊也想玩玩遊戲打發時間的時候呢?(有。)那有這種情況怎麼辦呢?這個問題能不能解決?玩遊戲這不是僅僅隨從社會潮流的事,你連這點事都戒不了,都控制不住,你這人就危險。現在年輕人、歲數大的玩遊戲,吸毒,這是常事、常見的,整個世界都比較普遍。不管你信神幾年,如果你連玩遊戲這個事都管制不住自己,控制不住,那有一天你覺得信神沒意思,覺得無聊,覺得挺無趣,呆著沒意思,你能不能跟著吸毒,嘗試嘗試各種能使你興奮、能使你感覺悠哉悠哉的辦法呢?這樣的人能不能走上歧途?這是危險的信號啊!別看你信神了,說「我跟隨神,不隨從外邦,不隨從世俗,我已經跟外邦人不一樣了」,這話好說,事難辦,你不容易做到。這個邪惡的世界用各種方式來吸引那些對這個世界、對這個人類的邪惡潮流還看不透的人,專門勾引這些人。你不能常常來到神面前,心裡常常空白,大腦常常空白,你這個人就危險。你們空白的時間多不多啊?年輕人空白的時候多呀!

年輕人十六七歲、二十來歲正是什麼年齡呢?是花季的年齡嗎?有的人搖頭了。不是花季年齡那是什麼年齡?我有八個字送給你們,你們聽聽,看看我說得準不準,這話我常說。像二十來歲的人,還不知道正事,不知道確立人生目標,沒有志向,不懂得什麼叫人生,這個年齡段的人都是什麼呢?年少輕狂,四六不分。為什麼這樣說呢?先說說「年少輕狂」。你們解釋解釋什麼叫「年少輕狂」,說說表現。年少輕狂這是年輕人的一種什麼情形,一種什麼性情?(聽不進別人說什麼,總覺得自己的就是最好的。)(不想聽別人的。)這是一方面表現,再說細點,你往實際的人身上對號,往你自己身上對號,或者往你看見的人身上對號。用一個詞來形容這樣的人是什麼性情呢?狂,這是任何一個年輕人在那個年齡段的一種性情、表現,每個人都一樣。不管生活環境、背景什麼樣,不管哪個年代,這是處在那個年齡段的人的一種代表性情。一看你的年齡,就差不多知道你有這樣的性情。年少輕狂這個表現是哪方面性情?為什麼說處在這個年齡段的人年少輕狂呢?為什麼用這個詞來形容這個年齡段的年輕人呢?不是對這個年齡段的人有偏見或者看不上,而是這個年齡段的人有一種性情在裡面。因為處在這個年齡段的人涉世不深,明白人生的事太少,所以當他剛剛接觸到世界的一些事,接觸人生的事的時候,他就覺著「我明白了,我看透了,什麼都知道了!大人說的我能聽懂,社會上流行的我也能夠得上。現在手機發展多快呀,功能多複雜呀,我什麼都會!你們這些老太婆什麼都不懂,電視都不會開,開了就關不了。」有的年輕人,老人跟他說「孩子,給奶奶弄弄這個」,「哼,這都不會,真是老了不中用了!」這叫什麼話?你別忘了,你也有老的一天,會點兒這個算能耐嗎?算本事嗎?嘴上說不算,但是臨到事的時候,人就能有這種性情的表現,這就叫「年少輕狂」,這就是表現。那他是自己琢磨好非得這麼表現的,還是身不由己?(身不由己。)身不由己,這就叫性情。這樣的性情算不算正常人性裡好的性情呢?是不是有人性的性情呢?算不算正常人性的表現呢?不算,所以叫「年少輕狂」。就是說年齡不大,好像什麼事都知道,什麼事都懂,「宇宙飛船曾經上過太空幾次,我知道,你知道嗎?飛碟在哪個地方出現過幾次,雖然我沒親眼看見,但是停留多少秒、下來幾個人我都知道,你們懂嗎?不懂吧!你們歲數太大了,跟不上形勢了,你們不行了!」這叫什麼?這叫輕狂。為什麼叫「輕狂」,不叫「狂妄」呢?這就是年輕人特有的一種性情,懂點小事就飄起來了,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就拿這個當資本了。活到六七十歲的老人琢磨琢磨,「小孩,正常,年輕的時候我也那樣,現在我明白的事多了,人生經歷風風雨雨太多了,不那樣了,那樣讓人笑話。」到這個年齡,他不可能有那種性情了,老人就穩當多了,會點什麼也不張揚,不會什麼也不難過。年輕人呢,會點什麼就張揚,就飄起來了,全世界都不在話下,有時候一激動,恨不得都能飛離地球上月球待一會兒,這叫輕狂。主要特點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哪兒危險不知道,什麼事現實不知道,人活著需要什麼、該做什麼不知道,不懂,這就是人常說的「還不懂人事呢」。在這個年齡段,人有這樣的性情,就容易有這些流露。

有些年輕人說話,眼睛一個勁地轉,什麼人都不在他眼裡,一說話「哼」「哈」,你說兩句沒說到他心裡,他就不搭理你。現在做父母的相當難,很難摸透年輕人的心理,一句話說不對,孩子就摔盆打碗,氣呼呼地走了,跟成年人很難溝通。這就是說,現在很多年輕人思想都有問題。這是不是這個邪惡潮流、邪惡社會造成的?就是人正常人性的東西越來越少了。所以說,你們這些年輕人現在能穩坐在這裡,真誠渴慕地聽我說話,聽我這樣跟你們交通,不是哪個人好,願意選擇這條路,這是神的恩待,神沒把你們交給世界,沒把你們交給撒但。現在世界上那些年輕人,別說你們勸他們「信神吧,信神挺好」,就是我跟他們說都沒用。那些人光是年少輕狂的事嗎?那都是什麼人哪?如果沒有良心理智,那就是畜生、魔鬼呀!你跟他說人話,他能聽懂嗎?他不聽啊,現在不是難溝通的問題。為什麼現在父母管理、教育子女難呢?是因為現在的父母知識文化低,沒學心理學,不懂年輕人心理嗎?這是什麼問題啊?現在的年輕人思想都怪異了,所以做父母的相當難,不容易,有些父母還得特意去學學青少年心理學。現在的青少年得自閉症、抑鬱症那些怪病的特別多,難管理,還造出「叛逆心理」「青春期」「叛逆期」這些詞來,過去那個年代怎麼沒這些詞呢?是現在科學發達了?怎麼造出這些怪詞?人墮落得越來越深了。所以,你們得珍惜你們盡本分的時間,爭取在這一個時間段裡把你們信神的根基牢牢地扎下,這樣,你們就安全了,你們就不容易被這個邪惡的潮流捲走。人一旦被邪惡潮流盯上,就容易被邪惡潮流捲走。你一旦被邪惡潮流再次捲走,神還要你嗎?不要了!給你一次機會了,不可能再要你了,這就危險了,什麼事你都能做出來。

另外一個詞「四六不分」,你們解釋解釋這個詞的字面意思。(就是不分好壞,自己認為好的就永遠都是好的,自己認為壞的永遠都是壞的,不管怎麼跟他解釋,他就是不聽。)字面意思大約就是這個,就是不分好歹,什麼是正面的、什麼是反面的不知道。因為他年少輕狂,誰說什麼他都聽不進去,「別人說的都錯,我說的就對,誰也別跟我說,我是油鹽不進,我就死犟,我錯了我也犟到底,明知道錯也要堅持」,就帶著一種這樣的性情,四六不分。外表看,這個孩子怎麼精不精、傻不傻呢,說道理也一套一套的,說得比誰都清楚,比誰都明白,一做事怎麼總犯渾呢?明知道這樣是對的就不聽,就任著自己的性子來,自己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任性,渾。你們做沒做過這些犯渾的事啊?

現在很多人都跑酷,你們有沒有跑過酷啊?喜不喜歡呢?(特別喜歡那種感覺。)怎麼能喜歡那個感覺呢?那個感覺到底是什麼呀?(就是那種飛簷走壁的感覺,很刺激。)那個正常嗎?(不正常。)不正常,你怎麼還喜歡呢?那個感覺給人帶來一種眼目上的刺激,還有心情上的刺激,人就都嚮往跑酷。這個思想是由什麼支配的?人為什麼喜歡這個東西?是不是由「蜘蛛俠」引起的?在人的骨子裡是不是有一種想拯救世界、想當超人的感覺呢?很多影視作品裡演的一些飛俠,飛來飛去,飛簷走壁,人看著可羨慕了,然後這一代年輕人腦海裡就被種下這些東西了,中毒了。為什麼能中這樣的毒呢?這跟人裡面有一種需要有關係。你為什麼那麼喜歡跑酷呢?你不知道那個危險嗎?不知道那個能要命嗎?人不是蜘蛛,也不是壁虎,沒有那個功能,趴到牆上肯定就得掉下來。你站到一米高的地方往下跳,你都得琢磨琢磨,哪兒先著地磕不著,碰不壞。牆上什麼東西都沒有,在不借助東西的情況下扒到高處往下跳,還那麼興奮,看的人還那麼讚賞,這是什麼思想支配的呢?(人都活得無聊了,他要尋找刺激。)這是一種,年輕人好尋找刺激,太空虛、無聊了,不知道做什麼好了。還有一種思想支配,就是人心裡有一種慾望,想做一種人,嚮往一種勢力,嚮往一種東西,人心裡嚮往的這個東西有超然的力量、超然的能力,不是正常人性具備的。人想當英雄,想當超人,想當能人,想當有異能的人,就是在心裡崇拜撒但。你們說,正常人能這樣做嗎?除了那些有野心、瞎胡鬧的人之外,哪種人能有這種功能?是不是被邪靈附的人有這種功能?神造的人類有這種功能嗎?神讓人沒事就跑酷嗎?亞當、夏娃那個時候有沒有跑酷的事?為什麼他倆不跑酷呢?聖經裡有記載跑酷的事嗎?為什麼那個年代的人不跑酷,現在的人怎麼這麼多跑酷的呢?這不得不說是受一定的思潮影響,受一些影視作品的影響,這些東西不是人心靈裡的,是引導人走向邪惡潮流的東西。人傻乎乎的沒分辨,正好心裡喜歡這些東西,喜歡詭異的、刺激的、撒但的那些異能,人追求這些東西,然後把它定義為「我喜歡英雄,蜘蛛俠、蝙蝠俠不都是英雄嗎?」這個人真有那兩下子嗎?沒那兩下子。撒但是用這種方式來演繹、編造、虛構一些故事,就迷惑這些傻乎乎、沒有頭腦的青少年。你們有沒有受點影響呢?(受影響了。)那這個毒容不容易往外清啊?你一旦受了影響,這些東西進到你的思想裡就成一種毒素了,這種毒素只要你不識破它,你就不能完全放棄它。你一天受它的影響,你就一天受它攪擾,受它控制,你們相不相信?(相信。)這事怎麼解決?好不好解決?你們想不想放下這些東西?(想。)有多想呢?有時候琢磨琢磨,「放下這些東西有點捨不得,為什麼要放下呀?有這些挺好的,好不容易裝到裡面了,這不算什麼毒吧!」你有這思想,你就放不下。實際上是你自己願意抓著,不是你放不下,不是你難放下。這個事難住了吧!不容易。所以說,在你身量幼小的時候,就得儘量遠離那些能腐蝕你心靈、能讓你中毒的東西;因為現在你沒有分辨,傻乎乎的,還挺輕狂,你心裡裝備的正面東西太少,沒有任何真理實際,用信神的術語來說,你沒有生命,沒有身量。你就是有那麼點願望,說「我願意信神,信神好,走正路,做好人」,但是琢磨琢磨,「在外邦人中間,我也不是壞人哪,我喜歡跑酷也不算什麼壞事呀,我還是個好孩子,還是個好人」,這就麻煩。

你們說環境對人的影響大不大?現在你們在神家盡本分,有這樣的環境,弟兄姊妹總在一起,周圍都是信神的人,你也踏踏實實地在這兒信神,如果把你一個人放在外邦人中間,跟外邦人在一起,你心裡還能有神嗎?那你心裡都裝什麼了?你要是跟他們在一起,你是不是就很容易變得跟他們一模一樣了?即使那時候你心裡說「沒事,有神保守我,神看顧我」,但還是任性,隨潮流,不知不覺做錯一點小事,只在心裡隨意地說句「神哪,你饒恕我,這事我做錯了」,這樣時間長了,裡面沒有責備,就沒有感覺了,琢磨琢磨,「神?哪有神哪?我怎麼沒看見神在哪兒?」變了吧?這就一點一點地變了,你就會琢磨:「那時候我怎麼那麼傻呢?我一個堂堂男子漢怎麼能跟那些無知的老頭老太太在一起,跟一些無知的小姑娘,還有一些在這個社會上吃不開的人在一起?我怎麼那麼無知?」為什麼這麼容易變呢?其實你不是那時候才變,就是你現在沒有真理實際,你裡面屬世界的撒但的那些思想、性情、認識、觀點還沒有清除掉,你裡面裝的還都是那些東西,你還憑那些東西活著,只不過現在你人在神家。外表看你是在信神盡本分,其實人裡面的敗壞性情還沒有解決,撒但的那些觀點思想都還沒清除掉,所以說你的身量很小,你現在還在危險階段,你還不把握,不安全。首先,你得認識到邪惡的東西有哪些,它的危害是什麼,撒但為什麼這麼做,人接受了這些東西裡面會有哪些改變,會中哪些毒,人會變成什麼,神要求人做什麼樣的人,哪些是正常人性,哪些是正面的,哪些是反面的,在消極方面應該認識這些。在積極方面,你得主動地、積極地配合你的本分,獻上你的真心,獻上你的忠心,別偷奸,別耍滑,別用外邦人的方式盡本分,別用外邦人的方式與哲學來對待你的本分,對待交給你的任務,然後再進入各方面真理,在認識神方面,在認識神的性情方面都逐步達到。這樣,你裡面不知不覺就變了,正面的東西多了,反面的東西少了,積極的東西多了,消極的東西少了,你的分辨能力也比以前強了。所以當你的身量長到這個程度的時候,你看待外界的事情、世界上的事情你的分辨能力就長了。假如看一部動畫片,你就能看出外邦世界演這樣的動畫片人看完之後能中哪些毒,撒但借用這樣的方式、這樣的潮流要給人種什麼東西,要侵蝕人什麼,你逐步能看透這些。當你看了這些也不中毒,而是在此長分辨,到那個時候,你才真有身量了。現在你們具備這個身量嗎?

當你們看完一些超級英雄電影、魔幻電影後,你們是不是也想像電影裡的主人公一樣擁有超凡的能力?有沒有這樣的願望啊?(有。)那有這樣的願望算不算中毒呢?這個毒好不好清出去呀?你要是不看這些電影,能不能中那個毒呢?就不能了。你們看了,就中毒了。我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呢?就是你在那樣的環境裡,在你身量還幼小的時候,你沒分辨的時候,你就能先入為主把那些邪惡潮流的東西當成正面的,當成很正常、很正當的一個事情,「為什麼我不能模仿模仿?為什麼我不能有那樣的願望?這是很正常的」。這是撒但毒害人的一種方式,你說撒但邪惡不邪惡?撒但敗壞人真是多種方式啊。可以說,凡是看過這類電影的人都有這樣的願望。有一個小孩,看完魔幻電影後,沒事就在自己家後院騎著一個苕帚飛,一開始怎麼飛也飛不起來,終於有一天真的飛起來了。他不是自己飛起來的,是一種外界的力量使他飛起來了,飛起來之後,身不由己地發出跟電影裡一樣怪異的叫聲,這是一種靈進到他裡面去了。騎苕帚這個事是人類正常生活的一部分嗎?騎馬、騎牛都行,非得騎個苕帚,還要飛起來,這是可能的事嗎?這一看就不是正常人該做的事。苕帚就是個物質的東西,它不長翅膀飛不起來,只有借助邪靈的力量才能飛起來,這是撒但做的。撒但盡做那些人意想不到的、詭異的、彆扭的事,正常人不做的事。看這類電影的時候,人只是當電影看,豈不知有的人還真去模仿,真去這麼做,還真飛起來了,這事一成真,你就感覺噁心了。這個時候,你感覺中這樣的毒可不可怕呢?當你意識到它的可怕、意識到它的噁心的時候,你對撒但作的有沒有點分辨呢?你的態度應該是什麼?是不是應該棄絕這些東西?沒事你就整理整理自己的思想,看看自己思想裡還有哪些怪異的事。你們的思想裡怪異東西多,為什麼呢?因為你們這個年代中毒太多了,飛簷走壁,當蜘蛛俠,當蝙蝠俠,這些事太多了!凡是正常人性不該有的,正常人性不具備的,不是正常人性需要的,你硬追求,硬下功夫去品,去體驗,就有可能招來另外一種靈來作事。人一旦被邪靈擄去一次就麻煩了,神就不要了,那就不是危險不危險的事了。你被撒但擄去了,神還能要你嗎?神不要你,你就危險了。這事怎麼解決?人應該常常求告神,不要陷入試探,不要被撒但迷惑。在這個邪惡的時代,在這個污鬼、魔鬼群居的時代,能夠祈求神的恩待、神的保守常常與你同在,讓神看顧你,保守你,使你的心不遠離神,爭取能達到用心靈和誠實敬拜神。這個道對不對?那你們願不願走這條路啊?你們是願意常常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常常活在神的管教之下,還是願意活在自己的自由世界之中呢?如果管教你們,讓你們有時候肉體受點痛苦,你們願不願意呢?(願意。)到時候看看你們的表現。你們誰不聽話或者誰太悖逆,生了大病,看看你們埋怨不埋怨。別看你們現在說願意,「願意」這兩個字不好做到,就怕年輕人不定性,不務正業,心裡沒正事。

我常常問一些年輕人:「你們知不知道什麼是最大智慧?」他們說:「不知道。」我說:「好好想想。」那你們說,什麼是最大智慧?就現在你們的身量,你們信神的時間,怎麼實行是最大智慧?沒想過這事,是吧!比如,這個人外表看沒什麼能耐,不會說不會道的,沉默寡言的,但是他心裡有一個最大的智慧是誰都沒有的,一般人都不這麼做,一般人看他這麼做覺得他傻,覺得他這麼做多餘,「你怎麼總這麼做呢?你太規條了吧,信神信得也太傻了,有必要那麼做嗎?」你們想想,什麼是最大智慧?(心總安靜在神面前,多向神禱告,凡事多與神親近。)貼點邊。你親近神的目的是為了什麼?(尋求神的心意。)尋求神的心意目的是為了什麼?是不是為了依靠神呢?依靠神你自己是不是就省事了呢?神都作了,不用你做了,不用你費心了,這是不是智慧?我告訴你們:凡事仰望神,依靠神,這是最大智慧。這個一般人不知道,他認為「我多學、多聽、多讀神的話,多聚會,多學本事,我多學詩歌,然後我就多多禱告,多多跟弟兄姊妹交通,多盡本分,多受苦,多付代價,多撇棄,這可能是最大智慧吧!」但是做這一切的最終目的你們忽略了。

人無論明白多少真理,無論盡多少本分,在盡本分期間經歷到多少事,無論身量大小,身處什麼樣的環境,人離不開的一個事就是在凡事上仰望神、依靠神,這是最大智慧。為什麼說這是最大智慧呢?人明白了很多真理,不依靠神行不行?有些人說「我歲數大,我信神時間長,真理我明白的多了,一條一條我都能說出來,我也有點實際經歷,我也能幫助別人」,但是他不依靠神,這樣的人是有智慧嗎?(不是。)沒有智慧這是什麼?智慧的反義詞是什麼?愚蠢。就是說,你明白真理了,信神年頭多一點,對神有點忠心,也經歷過幾次試煉,有點經驗,有點經歷,在真理上有一些實際的認識,但是你就不知道依靠神,就不懂得怎麼仰望神、依靠神,那你是大傻瓜!為什麼這麼說?那有些人說了:「我明白了很多真理,也具備了真理實際,我辦事有原則就行了。我對神也有忠心了,我也知道怎麼親近神了,我依靠真理不就行了嘛!」「依靠真理」道理上是通得過,但是有很多時候,在很多情況下,人不知道真理是什麼,真理原則是什麼,有實際經歷的人都有這個體驗。你臨到一件事,你不知道這方面真理該怎麼實行,該怎麼運用,這個時候你該怎麼辦?你再有實際經歷,你不可能在所有的事上都有真理。你信神的年頭再多,你經歷的事再多,經歷的修理對付再多,經歷的管教再多,你是真理的源頭嗎?有些人說了:「《話在肉身顯現》那本書我能倒背如流,那些名章名句我都能背下來,我不用依靠神,我不用仰望神,到時候我就依靠神這些話就行了。」那些字句是死的,人臨到的環境、人的情形是活的,你掌握了字句,不等於你掌握了真理,你掌握了字句,也不等於你在每件事上都完全明白神的心意。所以說,這裡有一個很重要的功課,這個功課就是需要人凡事仰望神,凡事藉著仰望神而達到依靠神。依靠神人才有路可行,否則就是這件事做對了,合乎真理原則,你沒依靠神,那也是人為的一些行為,不見得是神滿意的。因為人領受真理淺,所以人常常臨到一些不同的環境用同樣的真理去套規條,去死守字句道理,很多事情是辦成了,大體也合乎真理的原則,但是這裡看不到神的引導,看不到聖靈的作工。這裡就有一個嚴重的問題,就是人做很多事是憑著人所掌握的經驗、規條,還有人為的一些想像,很難達到說這件事是人仰望神、禱告神,確切地明白了神的心意之後,藉著神的作工、神的引導而達到了最佳果效。所以我說,凡事仰望神、依靠神這是最大智慧。這話成不成立?(成立。)那你們是不是以後打算實行呢?

有些人說了:「我年輕,我歲數小,身量也小,信神時間也短,也不知道怎麼仰望神,所以仰望神這個功課對我來說是件難事,我也不會依靠神。」這是不是問題?仰望神是一句空的道理嗎?是一個形式嗎?不是。有些人說:「仰望神多數都是在盡本分的事上,個人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不用仰望神,神不管。」這種說法對不對?(不對。)那在什麼事上仰望神呢?(凡事。)「凡事」指什麼?(不管大事小事都仰望神、依靠神。)那頭髮長了想剪一剪,仰不仰望神?難住了吧?不到吃飯時間,肚子就餓了,飯還沒做好,這怎麼辦哪?仰不仰望神呢?依靠神,不讓它餓,肚子別響!這事怎麼辦哪?電腦鍵盤不太好用,不能打字了,你還不想用筆記錄,就想打字,這可怎麼辦呢?這事仰不仰望神?難住了吧?這是不是問題?不大不小都是問題。有些涉及正常人性的事,像刷牙、洗臉、洗澡、洗衣服、吃飯這些事,自己處理就行了,遇到一些特殊情況要禱告。假如今天胃不舒服,影響盡本分了,這事得省察省察,禱告禱告,「神哪,今天我胃不舒服,還吃不下飯,影響盡本分了,我是吃東西吃錯了,受涼了,還是盡本分沒有忠心神管教我了呢?求神開啟引導我。」你得有這樣的呼求,這就叫仰望神。但是你不能因為仰望神而影響正常人性的一切活動,你仰望神禱告之後該吃飯還吃飯,如果吃不下,找點合適的東西吃,如果胃疼得不行,那就吃點藥,同時還得禱告、尋求。正常人性該配合的得配合,別尋找感覺,但是這事你該尋求還得尋求,該仰望還得仰望,過後有可能神藉著一個事開啟你,「你這個人在盡本分中有些表現不太好」,無意當中讓你認識到這個。認識到這個之後,你就趕緊反省,趕緊悔改,來到神面前認罪:「神哪,我盡本分有摻雜,有個人的意思,憑己意,太任性,耍小孩子脾氣,耽誤了你的工作,影響了本分的進展。感謝你的管教,感謝你的責備,下次我不會這樣了,求神引導我,饒恕我這一次。」禱告之後心裡平安了,你那個病雖然影響了吃飯,但是不知不覺一點一點好了。人該做的得做,但是做的同時人不要忘了依靠神,這就是實行。當你仰望神的時候,也可能神不給你感覺,也不給你明確的意思,更不給你明確的指點,但是讓你明白一個事,或者這次你沒明白什麼,但是你仰望神這事對不對呢?有沒有錯啊?沒錯。人這樣實行不是守規條,而是心靈的需要,是人該有的實行。不是說每次仰望神、每次呼求神都能得著開啟引導,人生命靈裡的情形是正常的、自然的,仰望神這就是人心靈裡與神的一種正常的交往。

有些時候,仰望神不是說有明確的語言求神作什麼,求神帶領什麼,或者求神保守,而是臨到一件事人就有一種真心的呼求。那神在那兒作什麼呢?當人的心一動,人一有這個意念,「神哪,這個事我不會做,我不知道怎麼做,我軟弱,我消極」,神是不是就知道了?當人動這樣的心思的時候,人的心是不是真誠的呢?人有這樣真誠的呼求的時候,神應不應允呢?別看人有時候沒動嘴,但是人動真心了,神就應允了。當人臨到一個難處特別棘手的時候,人無依無靠的時候,人覺得特別無助的時候,人把唯一的希望寄託在神的身上,人那個禱告是什麼樣的?人那個心態是什麼樣的?是不是真心的?那時候有沒有摻雜呀?當你把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寄託在神身上的時候,希望神幫助你的時候,你的心才是真誠的,雖然你嘴裡沒說幾句話,但是你的心已經動了,就是你把真心,把真誠的心交給神了,神就垂聽。當神垂聽的時候,神看到了你的難處,神會引導你,會開啟你,會幫助你。人的心什麼時候最誠懇?走投無路的時候。當人在沙漠裡看不到一滴水的時候,人需要水的那個心情是不是真誠的呢?當你看到一缸水,你不渴的時候,你說「我想喝點水」,或者你說「我喜歡水,這水好呀,人離不開水,水是人生命的源頭呀」,這話是從哪兒來的?是不是從心裡來的呢?這是從嘴上來的,不過腦。這就是浮皮潦草,不動心,你不是真需要。所以說,你仰望神最應該具備一個心、一個情形,一個什麼樣的情形呢?人的心最起碼得是誠懇的,不要敷衍,不要只動嘴不動心。嘴上是這麼說了,應付著,心都沒動,意思是我早有打算,我就是通知神一聲,你同不同意我也這麼做,我就是走走過程,這就麻煩了!

人大部分的時間都活在一種自己無意識的狀態下,就是不知道依靠神對還是依靠自己對,然後大多數的時間選擇依靠自己,依靠有利的周圍條件、周圍環境與人事物,這是人最擅長做的。人最不擅長做的就是依靠神、仰望神,因為人覺得仰望神太麻煩,人看不著,人也摸不著,人覺得渺茫不現實,所以人在這方面的功課是最差的,進入最淺。你不學會仰望神、依靠神,那你總也看不到神在你身上的作工、引導、開啟,你看不到這些,在你心靈深處,神是否存在、神是否引導人一切的生活是問號,而不是句號,也不是嘆號,「神引導人一切的生活嗎?」「神鑒察人心肺腑嗎?」這就麻煩了。因為什麼你能加上這個「嗎」和問號呢?你對神沒有真實的依靠與仰望,你就產生不了對神真實的信;你產生不了對神真實的信,那你對神所作的一切就永遠是問號,劃不上句號。你們沒事就問問自己:「我相信神,『神是萬物的主宰』後面有沒有『嗎』和問號?『神是萬物的主宰嗎?』還是『神是萬物的主宰』呢?神是不是萬物的主宰?」你們心裡琢磨琢磨,自己到底是哪個情形。還是經歷了一些事以後,自己肯定地說:「神就是萬物的主宰!!!」肯定的,嘆號,而且是三個嘆號,不容任何人置疑,不容任何人否認。你們是哪種情形呢?看你們現在這個身量與情形,問號居多,而且不是一個問號,而是無數個問號,這就很危險!人的身量大小根據什麼來定?為什麼說你身量小?就是看你對神真實的信具備多少。你們具備多少呢?自己有沒有察驗過?多數年輕人都是從父母那兒、親人那兒得點傳說,覺得信神是好的、正面的,但是還沒有驗證,沒有經過證實,所以說問號太多。從你嘴裡說出來的話多數不是肯定,不是感嘆,而是問號,這就麻煩了!現在你們當中二十來歲不到三十歲的人佔多數,在這個年齡段,你們這樣的問號多這正常,但是當你們盡一段時間本分以後,這個問號能去除多少呢?能不能把這個問號改成嘆號呢?這就看你們的經歷了。這個重不重要啊?這個太重要了!

剛才我說人的最大智慧是什麼?(仰望神。)那你們怕不怕麻煩呢?有些人說:「這也太俗氣了,沒事就仰望神,神不怕麻煩嗎?我們總仰望神,這不成老太太了嘛,磨磨叨叨的。」這話怎麼樣?仰望神,雖然聽起來是個挺淺顯的實行法,但這是每一個跟隨神的人一生之久應該學的功課,應該進入的功課。約伯七十來歲了,他仰不仰望神?他怎麼仰望神呢?他仰望神的具體表現在哪兒?當他臨到財產、兒女被剝奪的時候,他是怎麼仰望神的?他心裡有禱告,外表也有一些舉動,聖經是怎麼記載的?(「撕裂外袍,剃了頭,伏在地上下拜……」(伯1:20))俯身下拜,那是仰望神的一種表現哪!你們能不能達到啊?(現在還沒有達到。)那你們追不追求達到啊?達到那個,人就完美了!但是在這期間,你得有受苦的心志,你們記住這個就行了。

上一篇:第六十三篇 認識自己要認識自己裡面根深蒂固的思想觀點

下一篇:第六十五篇 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

你可能喜歡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