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六十篇 生命進入最關鍵得從盡本分入手

應付糊弄,這是盡本分的大忌,就這一條你就沒法達到合格盡本分。盡本分得用點心,咱們盡本分的機會難得,神給人的機會人要抓不住,那就流失了。流失之後,以後再想找個盡本分的機會,不容易了,也可能就沒有這樣的機會了。神的作工不等人哪,盡本分的機會也不等人,有人說:「以前我盡本分沒盡好,現在還想盡這個本分,這次用點心,下點功夫,我現在有力氣了,我現在下定決心了,能把握好了,能好好盡本分了!」可是,有的時候這機會就沒了。這機會多嗎?(不多。)哎,機會不多,得把握好。在臨到自己本分的時候,需要你出力,花費,奉獻你自己的身心、你自己的時間的時候,你別保留,別藏著,別留餘地;你留餘地,耍心眼,偷奸耍滑,這工作肯定作不好。你說:「人都沒發現哪,這太好了!誰都沒發現我偷奸耍滑,這可太好了!」這叫什麼思想啊?把人糊弄過去了,把神也糊弄了。把神糊弄了,神知不知道?(知道。)確定知道,是吧!你們確不確定人不知道啊?多數時候人和他相處時間長了人也知道,人都不傻,說:「這人做事、盡本分總耍滑呀,不用心,他用心用勁就是五分勁六分勁八分勁,頂多就是八分五勁,不那麼用心。就是稀裡糊塗的,什麼事都是睜一眼閉一眼的,讓幹就幹點兒,有人把關呢,就幹好點兒,沒有人把關呢,就幹差一點。要是挨了對付就用點兒心,要是不挨對付呢,就多打個盹,能糊弄一陣糊弄一陣,反正沒人能看著!」時間長了,有些人就發現了,「這個人不可靠啊,這人不可信賴,要是把重要本分交給他,那得有人把關,看住他。一般事讓他做還行,不涉及什麼原則的事讓他辦辦行,要是把重要本分交給他,弄不好就得砸,你就得上當受騙。」這叫什麼?時間長了,人看透了,他把自己的尊嚴,把自己的人格玩沒了,弄丟了。人都不信任,你說神還能信任你嗎?敢不敢託付你辦大事啊?(不敢。)為什麼?(不值得信任。)不可信賴!你如果碰到不可信賴的人,你讓他辦事的時候,說「你拿兩塊錢給我打一斤燒酒去」,他不可信賴,沒有別人,就得讓他去,你怎麼辦哪?就得找個人跟著他,或者你偷摸在後面跟著。如果這個人可信賴,你就盡交代他辦重要的事,因為什麼呢?他給你辦事他盡替你著想,心地善良,有責任心,他辦別人的事、辦你的事就像辦自己的事一樣,比辦自己的事還用心,替你考慮,替你著想,處處為你著想,以你的心為心。這人怎麼樣?(值得信賴。)值得信賴的人是不是有人性的人呢?(是。)那有人性的人能不能盡好本分哪?有人性的人沒人看著盡好一樣本分應該是容易的事,應該是分內的事;沒有人性的人、不可信賴的人盡好一樣本分那就費勁了,人總得操心哪,總得看著,總得多說話,總得過問。他給你做一樣活兒,還得毀一樣東西。有的不可信賴的人、人性不好的人,你讓他買一瓶醋,買回一瓶醋,他給你打倒一瓶醬油。總之,人盡本分總得省察:「我這本分盡得合不合格?我用沒用上心呢?盡本分的時候是不是有應付糊弄的情形啊?有沒有這些情形?」如果有這些情形那可不好,這可就危險:往小了說,這人沒有信用,人信不過他;往大了說,盡本分總應付糊弄,在神面前總應付糊弄神,這危險可就大了!你瞪著眼睛搞欺騙,這個後果是什麼?短時間內來看呢,你這人有敗壞性情,總有過犯,沒有悔改,不知道實行真理,也不實行真理;長期來看呢,你總這麼做,這個人的結局就沒了,就麻煩了!這叫什麼?大錯不犯,小錯不斷,最後釀成什麼了?釀成的後果一發不可收拾,是不是這樣?這嚴重啊!

辦什麼事不較真,稀裡糊塗,這樣做事是什麼態度?你們是不是辦什麼事都是這個態度?這是人性有問題還是素質有問題,還是頭腦有問題?你們分析分析吧,哪兒有問題?做什麼事多一份心,多一份好心,多一份責任心,多一份體貼,你就能多下點功夫;你能多下功夫,你盡本分的效果就會提高,就會好,就會讓人滿意,讓神滿意。你得會用心哪!別心不在焉,像給外邦人幹活兒似的,反正按時間拿錢,按勞取酬。按勞取酬,你有這樣的態度就完了,肯定盡不好本分。這叫什麼人性?沒心的人還有人性嗎?這樣的人就沒有人性了。你說你有人性,願意實行真理,想盡好本分,那你就應該在本分的事上多下點功夫,多用點心。你說你長心了,但是總也不用心,那你長心是幹什麼的?盡幹沒用的,盡想沒用的,這合不合適?(不合適。)這些事你們自己應該琢磨透了。無論你盡的本分是規律性的也好,或者是不規律性的也好,或者是枯燥也好,或者是熱鬧也好,你都得有生命進入。好比說,你天天把著照相機,總得調焦距,就這一個機器,沒別的活兒,太單調,枯燥,有點沒意思!雖然你擺弄的是相機,是機器,但是你盡本分的情形可不那麼單一。有時人心情好,「好好拍,今天心情不錯,拍清晰點,焦距多對對,多調調」,心情不錯;有時候心情不好,也不知受什麼影響,撒但敗壞性情在裡面作祟,人就觀點不正了,情形不好、心情不好就糊弄。人裡面的情形隨時隨地都在變,不管怎麼變,你隨心情做事這就不對。不管什麼心情,人得知道來到神面前,得調整,得有生命進入。不管你把的是相機,你把的是電腦,還是你在舞台上唱歌、跳舞,你得有生命進入;不管你那個活兒多枯燥,多沒味兒,多無趣,你得有生命進入。你沒有生命進入,你裡面的情形你自己總也掌握不了,是對是錯,做得怎麼樣,神滿不滿意,本分盡得合不合格,有沒有應付糊弄,有沒有偷奸耍滑,這些都不管,這是不是在真實地盡本分呢?這純屬就是走過程。與生命進入無關的做事那就不是在盡本分,純屬就是幹活兒,就像外邦人掙錢似的,幹活兒,耗時間,走過程,這就不是在盡本分,這就叫出苦力,出力,走過程。盡本分,不管是盡什麼本分、把什麼關,你這活兒有沒有意思,都涉及到生命進入。「今天心情不錯,我本分盡得不錯。今天心情不怎麼樣,有人說我一頓,但我本分盡得挺好,合格,人也挑不出毛病,最起碼我在神面前,我面向神做,讓神信得過我,對得起神給我的託付、神給我的責任與本分。」沒受心情影響,這本分盡得好,讓人豎大拇指,說:你看人家,家裡出那麼大的事,那心情沉重啊!或者是自身身體病痛那麼大,難處那麼大,人家沒受影響,人家在裡面調整情形,正常,沒把本分撂下,沒影響本分,沒影響自己盡到責任、盡到忠心。妥了,這個人是一個好人,這是真正的好人,真正的合格的人,能稱得起受造之物的人。你說這樣的人這算不算是在實行真理呀?這就是在實行真理了。他心情好,把本分盡得挺好,合格,沒應付糊弄,沒撂挑子,也沒張狂,很認真、負責地對待自己每天要做的事;心情不怎麼樣,客觀因素對他不利或者對他有點攪擾,但是人家一盡本分,只要一開始做事,心就安靜在神面前,先禱告,說:「我無論臨到多大的事,天塌下來,只要讓我腦袋在脖子上呆著,我就得把本分盡好,對得起神給我的這個本分,對得起神今天給我的這口氣息。神只要讓我活著,往這兒一站,我就得把我手裡的本分盡好,讓我活一天我就幹好一天,無論我自身難處多大,我先放一邊,本分是第一位!」這叫什麼?不受任何人事物、環境的影響,不受任何心情、外界環境的轄制,把本分放在第一位,而且還能做得比平時更好,更用心,這樣的人就有生命進入了,就進入真理實際了。這就是活出真理的一個實際的表現,最真實的表現,最實際的表現。你們說是不是?(是。)你說人這樣活著是不是就踏實了?還用擔心神怎麼看你嗎?這是心裡踏實的訣竅。這個訣竅你們掌握了沒有?

說今天有一個人對我說話態度可不好了,有點擠對我的意思,有點挑毛刺的意思,想欺負我,找我茬兒,我心情不大好。人也不是完人,心情不大好,那怎麼能盡好本分呢?這本分也不能撂,該做的時候還得做呀,那怎麼辦呢?我心裡這個難受啊,像刀絞似的,飯都不想吃,睡覺都受影響,喝水都塞牙,反正心情就是不順,就是不舒服。這事怎麼辦哪?本分遲兩天盡吧,往後推推,或者是本分還盡著,別耽誤,隨便做做就行了,走走過程得了!心情不好嘛,這事誰都得原諒,誰都得有個三不順。我今天心情就是不好,神也不能強求我吧!我心情就是不好啊,本分肯定盡不好。今天本分耽誤就耽誤點吧,沒事,明天好好盡。神的工作都六千年了,還在乎我耽誤這一天嗎?這叫什麼人哪?一點小事影響心情了,影響心情就得影響盡本分,這人怎麼樣?這是不是好人哪?這是什麼人哪?往小了說,你這人是小孩性子,沒出息,一點小事纏上你,你就不盡本分了,撂挑子了。有的人坐在地上就蹬腿了,「哎呀,我不盡本分了,你們誰願意幹誰幹吧,我是不幹了,我現在就是難受啊,你別管我,誰也別管我,讓我一個人呆會兒,靜一靜。」耍小孩脾氣,耍蠻了,本分也不盡了,心志也沒了,起的誓也忘腦後了,除了不敢罵神誰都敢罵,這叫什麼性情啊?也可能有些人平時沒有這些表現,但是呢,心情不好能撂挑子這事太多了,是吧!心情不好受點影響,或者是晚上做夢沒做好,早上起來盡本分就有點提不起勁來。臨到這些事怎麼辦哪?有沒有辦法呀?有沒有出路啊?這些事能不能解決啊?如果不能解決,這些事是不是得解決呀?有些人說:「也沒法解決,再說一時半會兒我也不想解決,我就想難受一會兒,順其自然吧!反正心情就是不好,誰也別理我,讓我難受一會兒。」雖然盡本分,但是有口無心,人在這兒,心還不定跑到哪兒去了。這怎麼樣?對本分不負責任了,也不下功夫了,也沒勁了;等什麼時候調整過來了好了,那開始盡本分吧,不吃飯,不睡覺,怎麼都行,撇下全世界,賣命都行。這是不是有點不正常啊?(是。)那人為什麼能受這些各種情緒與環境的影響呢?你們找沒找過原因?你們是不是常常被這些事困擾啊?(是。)那你們知不知道為什麼能這樣呢?不知道。這是不是你們面臨的問題?(是。)這些問題不解決,人永遠長不大,你永遠是小孩。哪類小孩呢?就是坐在地上蹬腿,又哭又鬧又嚎的那種小孩,給什麼都不要,怎麼哄都不行,非得哭夠了,鬧夠了,就是那種小孩。

那怎麼能夠擺脫這種小孩的這樣的情形呢?你們是不是常常陷在這樣的情形裡?人說一句話不對,沒對你的心思,或者有點針對你的性質,心裡有點不舒服;或者旁敲側擊地說你,有點不舒服;或者人家跟別人說話,你感覺好像是捎帶著你,你不舒服;跟誰說話誰沒搭理,沒給好臉,不舒服;或者今天本分盡得沒太如意,不舒服;晚上做夢沒做好,好像兆頭不好,不舒服;今天聽說家裡有個消息不太好,不舒服,心情不好,提不起勁來;明天看見誰得表揚了,人家本分盡得不錯,被提拔做帶領了,不舒服,心情受影響了。反正是種種的大事小情,凡是能影響到你的,都能讓你陷在消極裡,讓你消沉,影響你盡本分。凡是有這些的都是什麼表現?(性情不穩定。)性情不穩定這是一方面,人性方面不成熟。從生命進入方面說呢?(總是受人事物轄制,看不透事。)受人事物轄制是怎麼造成的呢?什麼原因造成的呢?這些外表的現象統統稱為好受人、事、物轄制。那這個事的性質是什麼呀?琢磨不明白,是吧?好受人、事、物轄制,總好消極,一點小事就能絆倒你,一點小事就能影響你的心情,就能影響你盡本分,這些事是不是統統都是人生命進入太淺顯的原因哪?是不是人身量太幼小的表現哪?(是。)就是這個原因。你看不管人什麼性格,不管人接受過多高的文化,不管你多大年齡,你是什麼性別,只要你生命進入太淺,身量幼小,那你就總受各種事的轄制。一轄制,短了幾個小時,長了那就是幾天,那個事就成你的陰影了,忘不掉,揮不去。你總陷在一個事裡而不能擺脫這種情形,這就是人身量太小了!

現在人盡本分的積極性也有了,盡本分的決心也有了,為神花費、撇棄、奉獻的決心也有了,甚至起過多次的誓,甚至有些人說一輩子都獻給神了,要為神花費,有的人說不娶了,有的人說不嫁了,有的人說一輩子我不幹別的了,就盡本分,這些都具備了,但是沒有生命進入。沒有生命進入,就讓人在各種複雜的人、事、物當中就顯得特別難以支撐,難以應付,找不著方向,也找不著路途,常常感覺到自己不能擺脫消極情形,被各種人、事、物纏累著,轄制著,控制著,捆綁著,不知道怎麼實行最準確。是吧?(是。)現在我就教你們一個訣竅:你不管臨到什麼事,是考驗你的事,還是對付你的事,還是有人給你眼色,給你小鞋穿,或者是有意針對你,你先把這些事放下,把事放下來到神面前,你回到靈裡,在靈裡調和。把事放下,把情形調整好。首先,像你們現在這個實際情況就得怎麼做呢?這個事先放下,我得禱告來到神面前,最先應該解決的,說「這個事無論多大,是天塌下來還是天上下刀子,我都得把本分盡好,只要我有一口氣,我這個本分不能放下」。那本分盡好,怎麼盡好本分啊?不是走過程,說「我今天心情不好,走走過程完事了」。不是走過程,不是人在這兒心在別處,你的心得在這上面。無論多大事臨到,你那個先放一邊,你得學會放。把事放一邊,然後回到神面前,心安靜下來,就琢磨:「這個本分今天怎麼盡哪?以前那麼做,今天還那麼做好像有點不對勁,有點應付糊弄的態度。我得變變方式,把它做得更好,爭取做到最好,讓人無可挑剔,關鍵是我得對得起神哪!讓神放心,讓神看到我盡的本分,神說:『好,你這個人不但聽話,有順服,而且有忠心。』」這就妥了,你得往這方面用勁。你一往這方面用勁,那你的本分就不耽誤了,就能盡好了。這樣,隨著你不斷地這樣調整,禱告,你的情形就越來越正常了,那隨之你的本分就越盡越合格了。心情的事好解決,心情的事那不就是一時的事嘛,興許你盡本分的途中有些事就忘了,心情很快就好起來了。如果是真有實事,你得學會尋求、等候,你得學會順服。事情一出,就考驗人的身量,你自己陷進去,你自己想辦法,沒用!

能把自己的情形調整好,不受各種人、事、物的轄制與影響,這個訣竅就是時時刻刻把本分放在第一位,把自己的本分與責任放在第一位。你總得省察,我有沒有應付糊弄的態度啊?有沒有想應付糊弄的情形啊?或者這事我是不是做到最好了?我做這事是不是讓神信得過我了?我的心是不是擺在神面前的?我這麼做神能不能同意呀?我這麼想是不是合乎原則呀?我這麼做能不能達到最佳效果呀?在這些事上琢磨。在這些事上琢磨琢磨,你的本分就越盡越好;越盡越好你就有生命進入了;你有了生命進入,你就有了生命;你有了生命,你就不再是小孩了;你不再是小孩,你就越來越能看透事,不受一句話的影響,不受一個事的影響,也不受有些外界環境的轄制與攪擾。這樣一來,你是不是就長大點兒了?你長大點兒了,你越長大,你的本分是不是越能盡好了?你越長大,你明白的真理越多,你在盡本分這事上對怎麼能盡好本分、怎麼能進入真理是不是也就明白得越來越多了?你明白得越來越多,你的生命才長大了,是吧!你生命長大了,你裡面情形越來越正常了,那些大事小情,原來能攪擾你、能控制你、能轄制你的那些事、那些人,是不是在你這兒就不成問題了?這樣一來,逐漸地,你與神之間的關係不是越來越近,而是越來越正常了。越來越正常了,你知道怎麼依靠神了,你知道怎麼尋求神的心意了,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兒了,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了,哪些事該你管,哪些事不該你管,這樣你是不是越來越正常了?你說人這樣活著是不是就不累了?你不累了,你是不是心裡就敞亮了,快樂的時候就多了?你快樂的時候一多,那人家看你整個人的精神面貌是不是就有享受了呢?人家一看你有享受,那你無形中是不是就能給別人帶來造就了呢?這個時候你說話做事也有分寸、也有原則了,看誰軟弱消極也能給點實質性的幫助了,不是轄制人、教訓人,而是通過自己的實際經歷來幫助別人,給別人帶來點益處,這是不是有用的人了?這個時候就不是光出力了,在神家不是賣力氣、不是出力的人,而是有用的人了。說誰因為一個事受轄制,你幫助幫助,「這點小事沒問題,我保證能幫助得了他,保證能讓他像我一樣活得輕鬆,快樂!」通過你的幫助,把他的問題解決了,他也長大了。你是大孩帶小孩,把小孩變成跟你一樣的大孩,那你在神面前是不是變得有用了,能在神家做點更有意義的事了?那你說,這樣的人在人中間是不是人應該喜歡的人,人應該歡迎的人啊?(是。)哎,受人歡迎。那在神面前呢,他是什麼位置啊?神喜悅這樣的人了。為什麼喜悅呀?(能夠在神前做點實事。)做哪類實事?(能夠用自己的實際身量、實際的經歷去幫助人,不僅是自己得造就,而且周圍的人也得造就。)造就主要是哪方面的?(人生命進入方面的。)達到的果效是什麼呀?你這麼一帶別人,你自己有生命進入了,你是不是常常活在神面前的人哪?你是不是常常活在真理面前的人哪?你是這樣的人,你再帶領別人也做這樣的人,那你是不是也把別人帶到神面前了?(是。)那如果你不具備這樣的真理,不具備這樣的經歷,你能把別人帶到神面前嗎?(不能。)哎,你自己也不能活在神面前,你也不能把別人帶到神面前,你光是出力。光是出力,多數時候人是不是活在神面前?那就不是了,更多的時候就是為了出力而出力,更多的時候不是活在神面前。那不是活在神面前的人能不能接受神的鑒察呀?能不能經得起神的考驗哪?能不能在試煉中站立住啊?都不能,是吧?那這樣的人能不能為神作見證啊?能不能見證神呢?(不能。)不能見證神的人是什麼人哪?是真實信神的人嗎?最起碼說是信神還沒進到神家的門裡呢,是吧!因為他信神很多年了,沒什麼生命進入,也不會見證神,也不能把神見證給別人,這就不是神的見證人哪!所以說,人身量幼小,沒有生命進入,人永遠見證不了神。永遠見證不了神的人,言外之意,這樣的人就不是活在神面前的人。你不活在神面前,你沒有生命進入,你不是神的見證人,在神那兒承不承認你是他的跟隨者呀?神口頭上承認,說:「行,你信我了,來吧!你到我的家盡本分吧!」你也願意盡本分,但通過你的表現,通過你這段時間走的路,一看,你這個人信神這麼長時間不會見證神,就活在自己面前,活在撒但面前,活在撒但敗壞性情裡,從來沒有來到神面前過。給你個試煉你經不住,給你點對付修理你受不了,給你點審判刑罰你就要撂挑子,你就不幹了,鬧情緒了,這樣的人可不好辦。在神那兒看,說:「這個人不能動啊,我到哪兒作工,我作事,這樣的人不配跟著,不配跟神在一起。」為什麼呢?這樣的人不進入真理,不明白真理,絲毫沒有生命進入,對真理沒有絲毫的領受、絲毫的經歷,他也不明白神的心意。不明白神的心意能不能與神相合呢?不明白神的心意能不能理解神的心意呢?能不能接受真理呢?這個不好說,都是未知數。所以說,這樣的人如果在神面前,與神在一起,就處處能誤解神,處處能論斷神,處處對神有猜疑,不理解,然後產生各種誤解,產生各種想法,最後嚴重了呢,產生背叛。能有這樣後果的人,神敢要他嗎?敢讓他做神的跟隨者嗎?不能,是吧?所以說,人要想讓神認可你是神的跟隨者,人首先得達到什麼?是不是得從生命進入開始啊?就你們現在的現實情況來說,生命進入最關鍵的先從哪兒開始入手啊?(從盡本分開始。)哎,守好自己的本分,這是第一位的,歸根結底還是歸結到盡本分上。從盡本分上開始著手自己的生命進入,從生命進入中一點一滴地得到真理,來明白真理,達到讓自己有身量,逐漸長大,對真理有實際的經歷;然後掌握各種實行原則,能達到不受任何人事物的轄制、攪擾。不受各種人事物轄制、攪擾,你就逐漸活在神面前了,明白了吧?(明白。)不受各種人、事、物的攪擾,你能對真理有經歷,這樣,你經歷越豐富你就越能見證神;你越能見證神,你逐漸地就成為有用的人了;成為有用的人,這在神家是不是就有地位了?有地位了,你就站住腳根了,你這個人就成為好人了,成為真正的人了,有用的人了,這就不白吃飯了,對得起神賜給你的一切了。現在生命進入的關鍵是什麼?(守住自己的本分。)你說總表心志有沒有用啊?總發誓有沒有用啊?總下決心有沒有用啊?那個不現實。

現在最實際的問題就是,在盡本分過程當中通過解決怎麼盡好本分這個途徑,來達到有生命進入。有生命進入另一個說法是什麼呢?對真理有經歷,就是通過這個途徑來達到有生命進入。你們現在有沒有生命進入啊?有點兒,太淺,是吧?你們現在這個生命進入能不能達到見證神哪?(不能。)為什麼呀?多數時候是不是還在道理上打轉,不是真正對真理有認識、有經歷?你達不到對真理有真實的經歷與認識,那你就達不到見證神,多數時候就是感性的認識。感覺好像那樣對,感覺好像這樣對,感覺好像這話是合乎真理的,感覺好像那話是合乎真理的,「覺得神的話都對,我都阿們,都贊成;但是呢,就是跟自己對不上號,就是自己做事的時候還發矇,不知道該用哪條真理來解決自己的問題。」多數時候是不是處在這樣的情形裡呀?(是。)明白了不少,掌握了不少,就是還沒用呢!等你們都用上了,都經歷過了,那你們的生命就長了,這就是標準,也是標誌。等有一天你說「我在這方面真理上有認識了,我能在這方面真理上談出一些認識來見證神的心意,見證神的性情,見證我對神的認識」,你能說出這些話了,有這些方面的認識了,這時候就是神的見證人了。你說「現在我掌握的道理還挺多,明白的也挺多,要是坐那兒講個道理方面的道還能講半天,但是呢,就是一涉及到自己的問題的時候還都解決不了,不知怎麼解決」,這叫什麼?這叫字句道理。有一些也不是字句道理,有一些就是感性的認識,是吧?(是。)哎,更多的是感性的認識,覺得這話也對,自己也阿們這話,「這話真好,真對!」別人說完之後,自己也覺得自己好像也有這樣的同感,就是不知道怎麼經歷,就是不知道怎麼對號。這是不是都是感性的?這事怎麼解決呀?還是回到盡本分當中,回到盡本分這個事上。在盡本分的期間自己流露的各種敗壞、自己的各種情形,自己一點一點地能省察到,能掌握,然後逐漸地一一擊破。你自己流露的敗壞呀,自是啊,詭詐呀,自己總想留一手、留餘地呀,或者是應付糊弄啊,這各種情形自己得掌握,通過各種情形來看到自己的敗壞性情,發現自己的敗壞性情。一發現了自己的敗壞性情,你是不是知道該怎麼做了?好比說,這事流露自私了,太自私,為自己臉面著想,這事應該怎麼辦哪?先得放下自己的臉面,我想那麼說,維護自己的臉面,但馬上意識到了,那麼說維護自己的臉面自私卑鄙,自己那麼說有存心,卑鄙,那是敗壞性情,我不能按照那個說,我得按照這個說,揭露自己,亮自己的相,把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說出來,寧可自己的臉面扔到地上,不維護它,不滿足自己的虛榮心。這樣一說,通過背叛自己,通過把自己內心深處的真實想法說出來,一方面做了誠實人;另外一方面,沒按照自己的想法,沒維護自己的臉面,達到實行真理,達到更好地盡本分,對你的本分負到了責任。損失的是你的臉面,但是維護的是神家的利益,維護的是真理。你說這樣活著是不是光彩呀?光明正大,能拿到人前,也能拿到神前,這多好啊!這樣實行雖然有點難度,但是你如果朝著這個方向去實行,去做,去努力,也可能兩次失敗了,三次失敗了,但是也可能到第五次的時候你就成功了。成功對你來說意味著什麼?意味著你實行真理能邁出掙脫撒但捆綁的那一步了,能邁出你背叛自己的這一步了,能實行真理,放下自己的虛榮臉面,放下自己的利益,不做自私卑鄙的人了,能邁出這一步了。那從這個事上看到什麼了呢?你這麼一做,讓人看到你這個人不是不喜愛真理,你是一個喜愛真理的人,你是一個嚮往真理的人,嚮往活著有正義、有光明的人,達到的果效就是這些。同時呢,撒但也蒙羞了,撒但一看,它敗壞完你,讓你維護自己,讓你自私,讓你考慮自己的臉面,這些東西捆綁不住你了。撒但一看,「在這事上沒招兒了,人家掙脫了,不受這事控制了,不受虛榮臉面控制了,不受個人利益控制了,人家實行真理了。」它是不是就蒙羞了?它蒙羞了,你是不是就得勝了?那你得勝了,你是不是就為神站住見證了?這是不是打了美好的仗了?打了美好的仗,人的心裡是平安、喜樂、踏實,是吧?人活著常常有控告,不踏實,沒有喜樂、平安,常常為凡事憂愁、苦惱,這說明什麼?(不能實行真理,沒有為神站住見證。)哎,只能這麼說。人常常活在撒但敗壞性情中,常常不實行真理,常常背叛真理,常常活在自私卑鄙的撒但敗壞性情裡,流露自己,維護自己的臉面,維護自己的名譽,維護自己的地位,維護自己的利益,沒得著真理,所以你的苦惱太多,你的煩惱太多,你的捆綁太多,這些根據你的情形就看見了。

你們現在活在什麼情形裡的時候多,正面的多還是反面的多?(反面的時候多。)活在反面情形裡的時候多,還盡著本分,你說人是不是累呀?(是。)那你們想沒想過怎麼能夠讓自己有個出路,別活得這麼累呀?有沒有好招兒、絕招兒啊?(就是在本分上下功夫,在本分上去用心,去琢磨,然後用單純的心去依靠神、仰望神。自己現在身量還太小,很多敗壞性情解決不了,但是去依靠神,神那兒有的是辦法,會為人擺上各樣的人事物、環境;只要人肯去接受這一切,願意去與神配合,神那兒確實有很多辦法讓人去變化。)這路途看見了,就是需要時間,是吧!這個看見了,活在敗壞性情裡的苦惱人也感受到了,深有體會。那你們有沒有經歷過,明白真理之後守住了真理的原則,然後自己還能實行出來的快樂呢?那這樣的經歷多不多呢?能不能匯集到一起成為見證呢?是不是零散的東西多呀?偶爾享受點神的開啟,挺高興;偶爾有個小亮光,挺高興;偶爾今天依靠神了,沒依靠人,自己沒出頭,神給了一個亮光,給了一個意想不到的辦法,這事解決了,挺高興。常常有一些這樣的小經歷,是吧?那你們在真理的實際進入方面有多少呢?有沒有涉及到真理實質性的真理的實際方面的東西呢?這個還沒接觸到呢,是吧?這個別著急!等你們身量長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有些事就經歷到了,這個不是急的事,不能一口吃個胖子。但是,現在最關鍵、最首要要解決的就是什麼?把自己的本分盡好,在盡本分期間得有生命進入,這是關鍵。別出力,而是用心。神讓你盡本分是盡到一個人的本分,不是讓你出賣你的勞動力,而是獻上你的真心,這話你們琢磨吧!在這期間你得有生命進入,有了生命進入你才有生命,你有生命你才能長大,有生命的人才有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