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六十八篇 只有追求生命進入才能達到性情變化

在家庭那個環境裡你就是想不牽掛,家裡那些大事小事、家庭瑣事還有柴米油鹽那些事也讓你煩心,你的心裡不清靜,牽這個掛那個,那個環境不許可你簡簡單單把心安靜下來,心安靜不下來。在家庭環境還有外面的大環境中,人安靜下來不容易,工作呀,過日子呀那些事,孩子呀,親人朋友啊,亂七八糟的那些關係,那不好處理呀,你不能全身心地投入到本分中。現在這個環境好,你走出來了,你想牽掛,你想管也管不了,是吧?眼不見心不煩,他們該怎麼生活怎麼生活,你就安靜下來盡本分,這樣你盡本分還能達到果效,慢慢心就靜了,慢慢從那裡走出來就更好了。心裡徹底放下了,走出來了,這就好了,本分就越盡越好了。你先得從那裡走出來,心裡先放下,交給神,人做不了什麼,別牽掛,別為他們擔心,要順其自然。把自己的本分盡好要緊,自己的本分這是第一位。在家裡,你就是想不被纏累,想把那些事放下,你能達到徹底放下嗎?在那個環境裡你就沒法徹底放下,你想放也不容易。你說我徹底放下了,我不看,我不想,能達到嗎?這事那事的,你達不到。你一走出來,心就清靜多了,慢慢地,你禱告,尋求,在這個環境裡盡本分,有生命進入,能進入真理實際,自己在盡本分上再多下功夫,與神有正常的關係,時時活在神面前,這樣你靈裡的情形越來越好,越來越好,你就把他們徹底交給神了,你就不牽掛了,心裡就乾淨了。光有點兒念想那個正常,光有時候想想這正常,不能一點不想,想正常,但是不受這事轄制了,這事不是你的纏累了,它不能影響你的心了,不能影響你盡本分了,你徹底從那裡走出來就超脫那個事了,這都是一步一步達到的。你得有生命進入,你得常常禱告。心一走神,一想孩子了,一想家人了,就得來到神面前禱告,自己的心得給神,然後全身心地投入到本分當中,再有生命進入,這樣靈裡一點一點地剛強起來了,就不脆弱了,以前能纏累你的家庭啊,親人哪,過日子的事啊,工作呀,自己以後的前途啊,打算哪,亂七八糟的身外之物這些事慢慢就放下了,不能影響你了。你看你現在如果突然想起家裡的小日子,想起老婆孩子,心裡還能難受一陣,等半年以後,你靈裡剛強了,生命進入正常了,靈裡光景正常了,有時候想一想,你的心不動了,這些事不能打動你的心了,你的心不覺得彆扭,不覺得難受。現在你一想起來心裡還痛,難受,還不舒服,是吧?到有生命進入,靈裡光景一切都正常了,你就剛強了,這樣一想起他們就不會偷著掉淚了,不會難受了,不會覺得自己委屈了,也不覺得他們可憐,也不覺得自己可憐,這就剛強了。人總軟弱,為什麼總軟弱?不就是受各種人事物纏累、轄制嗎?自己擺脫不了,是吧?你擺脫不了你就剛強不起來。為什麼剛強不起來啊?人沒有生命進入。

生命進入是什麼?就是明白真理能實行真理,能進入真理,進入真理實際。真理實際能成為人的生命,人就不受人事物的轄制了。你原有的個人的性格呀,性情啊,敗壞性情啊,學的那些知識啊,在你裡面作生命,那你永遠剛強不起來。你剛強不起來,你說你陷在什麼情形裡?是不是始終陷在消極情形裡?被動地順服著環境的擺佈,沒辦法,得盡本分,不得已盡本分,怕被淘汰,怕神不喜歡,怕這怕那,被動地、不得已地盡點本分,也預備點善行,基本上就是被拉著,被牽著,被趕著走的,積極成分很少,主動的成分很少,所以在盡本分的途中盡本分的效果也不如意。人的心總不能給神,所以就受很多人事物的轄制與纏累,總陷在消極情形裡,這樣的人就活得很累,很不自由,很不釋放,外表看很不舒服,時間長了呢,人靠自己的毅力支撐不住。有些人說,我有心志我不怕,我年輕我不怕,我有精力。管用嗎?那都不管用。年輕的說有精力,年老的說有精力,你有多大精力都沒有用,人那點勁兒能支撐多長時間呢?你就是有老牛的勁兒也沒用,你有鱷魚的勁兒也沒用,你有獅子、老虎的勁兒也沒用,那勁兒不管用,那不是正常人該有的生命,那是人一時的熱心與興趣。你看共產黨員入黨,那些黨員他一有熱心,一有勁兒,說「為了祖國,為了人民,為了無產階級革命奮鬥終身!」他也有一股勁兒,那是什麼勁兒?那是不是邪勁兒啊?那勁兒能支撐長遠嗎?那是一時的。人有敗壞性情,正常人他都有股一猛之勁,那就是血氣,不管是男性、女性,年老的、年少的,這股血氣都有。一猛勁,一衝勁,一時熱心,一時熱血沸騰,腦袋一熱,一時的衝動人都有,這叫血氣。不是真理實際的流露,不是有真理實際的生命的自然流露,這是血氣。人憑血氣活著能不能盡好本分?不能,是吧?能不能達到滿足神哪?不能。所以說,人得有生命進入,人得進入真理實際。有人說:「我進入真理實際怎麼這麼費勁呢?我心裡的纏累怎麼總這麼多呢?」怎麼辦哪?靠著人自己行不行啊?不行,是吧?有的人給自己起名叫「毅力」,這個毅力長遠不長遠哪?是不是生命的表現哪?說:「我有毅力,我有心志,我下定決心,我排除萬難,我不怕困難,沒有困難我製造困難,我迎著困難上,我什麼都不怕,我剛強,我壯膽!」有沒有用?這倒是能支撐一陣兒,但是人的實際難處、人的敗壞性情在裡面根深蒂固,不變,不能變,人不能進入真理實際,不能用真理代替,不能把真理變成自己的生命,人這些屬血氣的東西能不能長遠?不能長遠,是吧!一方面得常常來到神面前,與神交心,把自己的難處跟神禱告,實話實說,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在實際盡本分當中,在生活當中,你得尋求怎麼做是有真理,不活在這樣的消極情形裡,得擺脫這樣的情形。你得尋求,向明白真理的人、對真理有領受能力的人尋求,跟這樣的人交通,你說:「我心裡總有一個想法,總受這個想法的轄制,好像這不對勁,總受轄制這不對勁,你看我這樣的實行法對不對呀?這個實行法是這麼實行的,但是我實行了一段時間,好像沒有大的果效,這個轄制還擺脫不了。」尋求尋求,一尋求,你一敞開心說,明白的人、對這方面有經歷的人一聽,「你這樣的情形我經歷過,我是這麼走出來的……」他一交通,你從中得點亮光,得點造就,有實行路了,你也照著他那個方式去實行實行;剛一實行就覺得有甜頭,得到印證了,你裡面的情形在逐漸改善,這就妥了,這路是對的,是純正的,是正確的,方向、目標是不錯的。這就是尋求達到的果效。

你們現在會不會尋求真理呢?學沒學會尋求真理呢?除了在業務方面掌握一些原則之外,在自己的生命進入方面,在改善各種情形、變化自己的敗壞性情方面會不會尋求真理呢?如果現在因為一個事對付你,你還能不能因為對付受轄制,「對付得這麼厲害,這是不是要淘汰我呀」?你看人進入真理慢,但是負面的、消極的東西出來得可快了。臨到一個環境,看到一個人的眼色,聽見一句話,打聽著一個意思,隨時隨地就出現一些不該有的東西。這叫什麼?這是不是敗壞性情的自然流露?這都是自然流露。這證明什麼?人的生命是什麼呀?人的生命裡有沒有真理的成分哪?沒有真理的成分。人自然流露出來的,不是刻意流露出來的,自然流露、不經加工出來的東西,無論是你的腦袋想的,或者是你的嘴說出來的,或者是你的存心、你打算要做的,不管是刻意的還是有意無意的,出來的東西都跟敗壞性情有關係。從人所流露的來看,敗壞性情是人生命的源頭,是敗壞人類的生命自然流露的源頭,沒有一點真理的實際,沒有一點正常人性,也沒有一點正常理智。現在看來,你們也會解剖,自己有的存心哪,想法啊,或者有些認識啊,思想啊,自己要是留意的話都能知道自己所想的、自己的存心到底對不對、合不合乎真理,基本都能看出來,都能明白吧?那明白之後,你們能不能解決呀?還是就任其發展,「我就願意這麼想,我愛怎麼想怎麼想,這麼想對我有利,我就這麼想,別人管不著,我就想想還不行嗎?我不說出來,我也不那麼做,我想想還不行嗎?」有些人是不是這麼做的?這是什麼表現?這類人就是不喜愛真理,怎麼想就怎麼做,明知道不對,他自己也不對付,也不放下,也不背叛,還去那麼做,也去那麼想,任其放縱,自由發揮,這叫不喜愛真理。

你看人不盡本分沒人跟他求真的時候,他覺得信神就那麼回事,讀讀神話,過過教會生活,平時別像外邦人那樣幹壞事,別放蕩就行了,最後說不定能得點福氣,也能剩存下來,抱著這樣的僥倖心理信神。外表上大錯不犯,但是生命進入一點沒有,也沒得著真理實際,一有人求真,處處都是毛病,處處都是問題,然後他就消極了,就覺得「這不完了嘛,我信神這麼多年,啥也沒得著啊!沒啥意思,不信了,沒意思」,他就冷淡了。一盡本分,人一求真,他一看,「哎呀,這沒真理不行啊!不小心就挨對付啊!處處都得小心翼翼的,別亂說話,別亂做事,手別伸那麼長,腦袋別伸那麼長,然後脖子縮點兒,當烏龜。」一做事,一有事,就趕緊把頭縮回去,「別當出頭鳥,別當出頭烏龜。沒真理不小心就得挨對付啊!說話說錯了也挨對付,做事做錯了也挨對付,做什麼事不明白原則亂做也挨對付,可得小心翼翼的。」但是他就忽略了一點,不追求真理,不追求個人的生命進入,沒有生命進入。只是滿足於把本分盡好,把活兒做好,把工作完成,晚上晚睡,早上早起,有時候一忙,不吃飯也行,能熬能靠,就是沒有生命進入,然後就處處小心。這個情形對不對?這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呢?你們說這樣的人靠到最後是不是也能明白不少真理,也能進入真理實際呢?就這樣追求下去最後是不是也能得著啊?(不能。)那你們中間這樣的人是不是多呀?你們是不是常常處於這樣的情形中?(是。)常常處於這樣的情形,那自己心裡也沒有警覺,說:「這不好啊,這是消極情形!」自己總折中,總當老好人,總當縮頭烏龜,手也不伸那麼長,看外表好像也沒越權,也站住自己的本位了,也守住自己的本職工作了,工作完成得也不錯,讓幹什麼就幹什麼了,好像大毛病都沒有,沒做什麼壞事,要論定罪的話也拿不出哪條能定罪。那你們說,這樣時間長了能不能盡好本分哪?那你們意沒意識到,有沒有一天發覺,「哎呀,這種情形也挺危險哪,隨時隨地能觸犯神哪」?這樣的想法,這樣的情形,人常常流露的這些東西,人的老好人思想,這裡面沒有敬畏神的心哪!只是無緣無故的驚悚與害怕,這是不是敬畏神的心哪?雖然全人都投入到本分當中了,工作辭了,家庭不要了,人在這兒,心給沒給神哪?人的心是不是在防備神哪?那這個情形好不好啊?這是不是進入真理實際的正常情形啊?(不是。)那這是什麼情形?是好的還是壞的?(壞的。)這樣的情形發展下去可不可怕呀?這樣的情形如果持續下去,人能不能得著真理呀?能不能得著生命啊?能不能進入真理實際啊?(不能。)那怎麼辦呢?那你們有沒有時候意識到,心裡就「咯噔」一下,「哎呀,我怎麼總這麼想呢?總這麼想這挺可怕呀!這是在抵觸神哪!這是在拒絕真理,在防備神哪」?防備神這個情形是不是有點像防備壞人似的那個情形呢,說「神可不好惹呀!隨時隨地都能把人審判一頓,刑罰一頓,你如果惹怒他,他懲罰你呀!輕則對付修理,重則懲罰,讓你得病,讓你心裡難受」?人裡面是不是有這些誤會呀?這是不是敬畏神的心呢?(不是。)那這到底是什麼呀?那這樣的情形是不是可怕呀?人有這樣的情形,對神有這樣的心,有這樣的想法,人對待神有這樣的態度,是不是把神當神了呢?(不是。)那把神當什麼了?這是個問題,是吧?最起碼人不接受神的公義性情,不接受這個事實,「神有憐憫慈愛這不假呀,但神還有烈怒呢!神的烈怒一臨到人,那可不得了啊,隨時就擊殺人,說毀滅誰就毀滅誰,眼睛都不眨巴!可別惹神惱怒啊,神的烈怒不容人觸犯,離遠點吧!」人有這樣的態度、有這樣的想法,你說人能不能來到神面前哪?能不能全人真心地來到神面前呢?(不能。)不能了。那人與神之間有沒有距離呀?是不是中間有很多東西隔著呢?(是。)那哪些東西攔阻人到神面前呢?(前途命運。)(名利地位。)還有呢?哪些東西讓人拒絕神對人的拯救,讓人有拒絕的態度,讓人拒絕真理,拒絕神對人的生命供應、神對人的拯救?哪些東西攔阻你來到神面前實行真理?你們琢磨琢磨,人自身的毛病,哪些東西攔阻人真實地來到神面前,攔阻人把自己的身心都交給神讓神掌管,讓神主宰?哪些東西讓人產生了對神的怕,對神的誤解?(對神的防備、猜疑還有不信任。)那你們現在說說,人有敗壞性情,人有撒但哲學,人有撒但的思想,人心裡詭詐,處處防備神、猜疑神、誤解神,有這些東西在裡面摻雜著,人能不能對神有真實的信靠呢?能不能接受神的話語作人的生命呢?有些人說了:「我天天都在吃喝神的話,唱詩歌,神的話都能感動我,感動我之後我就禱告,我就接受神的話,我就阿們神的話,我就承認神的話,把神的話當成真理那麼寶愛。我天天讀,常常讀,也常常背誦,也常常在心裡默禱,但是臨到事這話就沒用上,就是在外面寶愛了。唱的時候也覺得挺受感動的,唸的時候也覺得挺受感動,就是沒變成自己的生命,一臨到事,這話就不起作用。」這是怎麼回事啊?人不喜愛真理,進入真理很難,是吧?就把真理當成口頭歌、兒歌那麼叨咕叨咕、唸一唸就完事了,就不跟自己對號,就不用來實行,這就很麻煩,很難進入真理實際。人總也進入不了真理實際,人對神就總有誤解,人與神之間就總有東西隔著。哪些東西隔著,你們是不是都有體驗?哪些東西隔著,讓你跟神總有距離?你說:「我不想防備神,我也想真實地信靠神,但是一臨到事我就想防備,我就想把自己包起來,裹起來,這怎麼辦哪?一臨到事就這樣。」這個事要是不解決,人很難進入真理實際,很難把心交給神。這事你們有沒有經歷呀?這事怎麼解決呀?

你們說追求真理是不是枯燥的事呢?是不是像追求一門學問那麼複雜,那麼難呢?(不是。)說說你們的感覺,追求真理要達到明白一個真理、尋求一方面真理是什麼樣的過程?說說你們的體驗。有沒有學專業難哪?其實不管你喜愛真理還是不喜愛真理,追求真理這個事本身不是個難事,比研究原子彈,比研究核武器省勁多了,比你搞一門科學、研究一種細菌省勁多了,比你過日子還容易。因為什麼?真理的實際那就是人正常人性該活出來的,該有的,跟人的正常人性有關係,所以說跟人的心思意念、所思所想、日常生活的所作所為,跟人的思想不是脫節的,不是空洞的。真理不是理論,不是一種學術,不是什麼專業,他不空洞。好比說,你冷不丁接觸一個陌生的專業,你覺得難,有點矇,找不著方向,不知道怎麼做,剛開始接觸的時候上火,特別陌生的時候感覺特別上火,進入一個新的領域你就覺得失去了方向,好像失去自我了。真理跟人的正常人性有關係,跟正常人性的生命有關係,他能矯正你各方面的壞毛病、壞習慣、壞思想、消極思想、撒但的性情,能改變你各種屬撒但的東西,然後作你的生命,讓你變得正常,變得有人性,變得思想正常,心地正常,有理性,各方面讓你都正常。有真理作你的生命,那你的活出、人性各方面,各方面的流露就都正常了。所以說,追求真理、實行真理不是什麼深奧的事,不是什麼高難度的事。看來現在你們還沒摸著路途呢!你們要是摸著路途的話,你們就會覺得追求真理是輕省的事。所以說,人沒有真理作生命表現在哪兒?人以撒但敗壞性情作生命,人的活出、流露都有哪些啊?狂妄自大,自私卑鄙,任意妄為,獨斷專行,好吹牛,詭詐,陰險,對人好猜疑,好攻擊人,好論斷人,對人評價總不準,總帶私心,總帶存心。還有總消極,要麼狂妄得能頂天,要麼消極得能往地縫裡鑽,兩個極端,總也不正常,不是張牙舞爪就是裝可憐。

那人有真理呢?有真理實際作人的生命是什麼表現哪?你們說說生命的自然流露。看來你們現在就停留在這兒,願意受苦付代價,心志是滿滿的,決心是滿滿的,就是沒有真理實際。人有真理實際的表現,我告訴你們幾個大的方向:人有真理實際,一方面自己明白一些真理,另一方面主要是什麼呢?性情上的變化有一個特徵,就是能順服對的、合乎真理的東西。不管誰提意見,他是年老年少,他跟你合得來合不來,你倆之間有沒有仇,不管你倆關係好不好,是近還是遠,你倆認不認識,熟不熟悉,他說的對,合乎真理,對神家工作有利,你就能聽,能採納,能接受,不受任何因素的影響。這是不是一方面表現?首先能接受真理,能接受對的東西、合乎真理的東西;另外一方面就是遇事能尋求真理。一方面接受,另一方面還得能尋求。說這事大夥都不知道,以前沒聽說過,這是個新事,你能尋求,看這事怎麼做、怎麼實行合乎真理,合乎真理的原則,能滿足、達到神的要求。另外一個是能體貼神的心。體貼神的什麼心哪?這就分什麼本分了。一個分盡什麼本分、做什麼事,得掌握這方面的原則,得明白神的心意、要達到什麼果效,守住這方面的原則;另外一個呢,自己還得盡到責任,有忠心。一方面有體貼、尋求,另外一方面還得盡到責任,有忠心。好比說,這事你還不知道怎麼體貼神的心呢,但是為了達到能體貼神的心,為了達到滿足神的心,這事得尋求。你們把這三條跟實行、實際生活對對號,找找都有哪些實行原則,每一條都包括哪些,該怎麼實行,到實行的時候你就對對號,在每一條上都加點細節。在實行的時候還有不少情形、細節。你看人不涉及實行真理的時候,人覺得自己可好了,一涉及到實行真理,人的敗壞性情就出來攔阻了,處處都有難處啊,不管你多大歲數。說「我說句實話」,說實話是不是在實行真理呀?當你說實話的時候,你有哪些難處?你有哪些攔阻?哪些東西能控制你、捆綁你,不讓你說實話?臉面,地位,還有虛榮,還要看看對方是誰,「他如果攻擊我呢,我不跟他敞開,我找一個不能攻擊我的、老實巴交對我沒什麼害的人我再說。」有選擇的,這就挺麻煩!你看人裡面簡單嗎?腦袋雖然不大,但是「產量」可不小,出來的東西有時候有道理,有時候沒什麼道理,這就是敗壞性情,處處捆綁你,處處轄制你,擺佈你,控制你,讓你實行真理特別費勁,處處攔阻,不容易,所以說人活得就特別累。看著手腳都是自由的,其實人是被撒但敗壞性情捆綁得結結實實,一點都動彈不了,寸步難行,活著也費勁,喘氣也費勁,想東西也費勁,說句話也費勁,盡本分有點好心、有點忠心也費勁,說句實話也費勁,揭露個實事也費勁,分辨個人也費勁,跟誰相處想交交心也費勁,想跟誰嘮嘮嗑、嘮嘮實情也費勁,反正都麻煩,都難。人是不是活在撒但敗壞性情的牢籠之下呀?人這樣活著是不是活在撒但權下呀?是不是活在黑暗權勢之下呀?(是。)那怎麼擺脫呢?除了實行真理有生命進入,還有沒有第二條路途?(沒有。)有沒有人說,多學點《三字經》,多學點《道德經》是不是就能改變,有好行為就能改變,多學點兒童心理學就能改變?有沒有人說,做好人其實也容易,就是少說話多辦事,多有熱心腸,別有壞心眼,這就妥了,保證到哪兒都亨通,誰都不嫌,誰也不煩,到哪兒都能討人喜歡,做這樣的人就行了,沒必要追求那麼多真理,這事那事的,那個太複雜,有沒有這麼想的?不少人這麼想,他覺得追求真理太費勁,自己找了這麼個道兒。這出路怎麼樣啊?不怎麼樣。這是什麼招兒啊?損招,是吧?那就是偽裝著做好人,做個爛好人、假好人,其實一肚子壞水,誰也看不漏,是個笑面虎。外表看總是熱心腸,見誰都幫忙,挺熱心的,好像總也沒有敗壞性情流露,其實實情都裹在裡面,誰也不知道,誰也測不透。他那招兒是不是損招啊?(是。)然後背後自己罵人,對這個有想法,對那個有想法,想擠對這個,想擠對那個,活在背後的時候盡是陰險的想法,盡是見不得人的想法,從來不跟人說實話,笑面虎,笑裡藏刀,這樣的人最陰險!就那個中庸之道的人是最陰險的人,誰都不得罪,八面見光,八面玲瓏,逢場作戲,誰都看不漏,那就是個活撒但!你們中間有沒有這樣的人哪?(有。)誰呀?(自己。)都是這樣的人不麻煩了嗎?這是一方面情形。

你們說人難不難辦?那你們覺得這麼活著累不累呀?(累。)那你們有沒有想辦法改變呢?怎麼改啊?先從哪兒突破?別說「實行真理」「明白真理」「進入真理實際」,這是空話、大道理,你別說大框,別說輪廓,你先從一個小細節說起。(做誠實人。)哎,這是一樣,這是一個具體的實行。做誠實人再具體點:做敞開的人,不做掖著藏著的人,不做撒謊的人,不做說話委婉的人,做一個直接的人、有正義感的人。實話實說,首先得先做到這個,做個誠實人,做一個能說實話的人。有人問了:「這個事誰做的呀?」你知道是誰做的,但你倆關係不錯,你不想得罪他,你說:「好像是……哎呀,不太清楚,說不定還是別人呢!」「那到底誰做的呀?」「不是我做的。」「那你知不知道誰做的呀?」「我知不知道呢?我知道呢,還是不知道呢?我不太知道,應該不知道吧!你說知不知道呢?你說是誰呀?」這是不是詭詐呀?你就總不把心裡的實情交代出來,說出來,總藏在心裡。藏在心裡是什麼意思?不想得罪人,人際關係是第一位的,不能把別人得罪了,這是第一位的,實行真理說實話往後放,那是最後。實在不行逼得沒辦法了,「你到底知不知道啊?你今天要是知道,你不說實話,就把你撤了,不讓你在這兒盡本分!」琢磨琢磨,「不讓我盡本分,這也涉及到我個人的利益,和跟他的關係比哪個更好呢?哪個更應該留著呢?哪個對我來說更重要呢?哎呀,我個人的本分重要,那這次不行就出賣他一回吧!」琢磨琢磨,「好像不是我做的,應該不是我做的。」「那到底是誰做的呀?」「好像跟穩重他們家有關係。」「穩重他們家?那是穩重他母親做的?他母親也沒來呀!」「不是。」「那是不是穩重做的啊?」「那你問問穩重去,我也不太清楚這個事。」你看,又拐彎了。多詭詐呀!這是不是詭詐?(是。)就說一句實話多難哪,多費勁哪!繞幾個彎啊?不知道了,無數個了,是吧?話到嘴邊就不說,到嘴邊就嚥回去,到嘴邊就嚥回去,那嘴就不聽自己使喚。那嘴不是你的啊?受什麼控制了?這就是受撒但控制著呢,撒但封你的嘴呢,不讓你說。

什麼叫敗壞性情?敗壞性情就是撒但,就是活撒但!是不是這麼回事?說話總拐彎,就不直說,你們都犯這毛病。你們多數人都是寧可得罪神,寧可欺騙神也要維護與人之間的關係,維護自己在人中間的地位、名譽。這是喜愛真理嗎?這是愛神的表現嗎?說話繞彎這就不對,這是什麼表現哪?瞪著眼睛欺騙,膽子不小啊!平時還覺得「我可怕神了,我可愛神了,我可敬畏神了!每逢想到神,我就覺得神高大呀,神偉大呀,神深不可測呀,神愛人哪!愛得人就感覺心裡一塊冰都被焐化了呀」,臨到實事就不實話實說,就讓你說兩個字實話都那麼費勁。你為了逃避這兩個字你多說多少廢話呀?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譽,維護自己的臉面,多繞多少彎?你累不累呀!傷多少腦細胞啊,自己也不心疼?人活得特別累,是吧!人要想活得不累,就得先從做誠實人開始,說實話。人問他:「今天早上幾點起床的?」今早他有點偷懶,八點才起來,他琢磨琢磨,「八點有點說不過去,有點起晚了」,他說七點五十六,讓你聽著感覺好,就是七點多鐘起來的。你看在這個小事上還繞個彎,還兜圈子,耍個小心眼呢!迷惑你讓你感覺七點來鐘起來不算晚,沒到八點。其實是八點起來的,一般八點起床有點說不過去,有點起晚了,他就說七點五十六。這是不是詭詐呀?這是不是欺騙?然後自己琢磨琢磨,「我欺騙人家了,這事不太好啊!怎麼辦哪?沒事,七點五十六不就是八點嘛,讓他自己會意去吧!基本上就是八點了,不算說假話。」你看,騙上加騙,錯上加錯,這人多麻煩,這叫撒但的騙術!

你看那些在世上賣東西的人,兩塊錢的東西,他說「一塊九毛九」,差一分錢兩塊,這叫商家的騙術。這是不是撒但的詭計呀?他說這是心理學。什麼心理學?這就是騙術、攻心術,這叫詭計。一百塊錢的東西他怎麼標價?九十九塊九。人家還來個「九」,就差一毛一百塊錢。人說:「多少錢哪?」「九十來塊錢。」一聽,「沒到一百,便宜呀!」他要是說一百呢,人家覺得太貴,一說九十來塊錢,人就覺得不到一百塊錢,便宜,其實就差一毛錢,人就願意上那個當。你看,做買賣的人把你騙了,把你騙得還挺樂呵,你還挺願意,你甘願上當,是吧?現在是騙人的願意,被騙的人還高興,願意被騙。活在撒但權下,活在撒但的世界當中處處都是陷阱,都是欺騙,都是假象。那你如果活在神家,你信神了,你來在神面前,你還按照原來那個方式活著,你信神還有意義嗎?還有價值嗎?你還照原來那麼活著,目標沒變,原則、方式沒變,就是比外邦人多了個承認有神,外表也跟隨神走了,但是生命性情一點沒有變化,最終還不能蒙拯救,這不是空信一場,空歡喜一場嗎?

這三條你們自己再總結總結,再解剖解剖,跟自己對對號。不管怎麼交通,喜愛真理的人、願意實行真理的人、有人性的人、有良心的人他就能變化,能得著;沒良心、沒人性的人,不喜愛真理的人得不著!行了,今天嘮到這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