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六十四篇 現在是人盡本分得真理的關鍵時刻

你說人的智慧是人怎麼得來的?(神加給的。)神加給的。你們承不承認有時候有的事在人看好像不可能,人就沒心思那麼學,但是不知不覺無意中還學會了?在人看挺難的事,外邦人一般多長時間都學不會,這是個挺難突破的東西,但是不知不覺你沒覺著神怎麼作,也沒覺著自己用力,但是你會了,這樣的經歷是不是不少啊?(是。)這是怎麼回事啊?(神帶領。)哎,這就是神給的。神給人的東西那是無窮無盡的,給你一個祝福,給你一個恩典就夠你享受一輩子的,享用不完哪!你看人常說「在神那兒取之不盡,用之不完」,這話你們現在可能沒有體驗,但是如果你們盡本分多年,你也可能就知道了。說以前在外邦幹工作、學個技術也不是說那麼費勁,但是,不是像現在就好像說是像一種靈感似的,很容易這個事就拿下了,當然也有點難度,但是不知不覺呢,每一樣事不知不覺就都成就了,也不知怎麼回事,是吧?(是。)當你還沒意識到是神給你的時候其實你已經得了很多了,你已經做上好幾樣事了,這些事也可能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事,也可能不值得一誇,不值得一提,但是事實告訴每一個人,神給人的智慧那是在人不知不覺的時候人都得著了,人都享受到了,這些事用不著你感覺,也用不著你記在紙上列個清單,不用這樣。你經歷經歷,你用心去體會,只要你用心去體會,你細心去體會,不知不覺你心靈裡就發現神在你身上所作的不亞於任何一個人,神對人是公平的、公義的。你看有的人說:「人家怎麼常常得著開啟呀?常常有聰明智慧,有靈感,做事有神的帶領,我好像沒那麼多感覺呀。」但是你要是細心去品味、去體會的話,你會感覺到神在你周圍、在你身邊也作了很多事,只不過有時候心粗,人把它忽略了,是吧?(是。)你用心去體會的時候你就發現了,神在不停地作事,每天都作新事,是不是?(是。)你看人身量小的時候,生命經歷淺顯的時候,人感受到的是神給人的一些恩典與祝福,當你在這些恩典祝福中經歷的年頭多了,你的感覺越來越細膩了,你明白的真理越來越多了,到那時候你感覺到的不再是恩典,不再只是感覺到的神的祝福或者是神給你的一個簡單的引導,而是什麼呢,你就覺得你得到的是對認識神這方面的真理越來越深刻,越來越明白神的心,對真理越來越透亮,得到的是這些,是吧?(是。)現在你們覺沒覺著得著這些了呢?(感受到一點。)感受到一點這就好了,你能感受到你的信心就越來越大了;你要是感受不到,那就還得繼續努力,多多禱告,用心去體會,用心去感覺,人對神所作的感受得越深,明白得越多,對神的確實存在、對神的作為就會感受越來越深,這樣人的信心就越來越大。是不是這樣?(是。)那你們的信心現在停留在什麼程度上呢?可以說就你們現在這個年齡,你們現在信神的時間,多數人還停留在什麼程度呢?相信天上有神,相信天地萬物間有神,也確實相信人類是神造的,神主宰萬物、一切,停留在這些大的方面,是吧?但是說真正體會到神就在你身邊,神就在引導你做每一樣事,這個還不太細微,還不太具體,是吧?(是。)所以說還得繼續努力,不是說只相信有神、神的存在是確定無疑的,只相信神能把人作成,只相信神主宰萬有,如果是停留在這樣的程度上,那生命就不長,那你還得往前走,還得繼續追求神對人要求的每一樣東西、每一樣事的原則,體驗神賜給人的真理、生命、道路,這樣你才能真真切切地體會到神不像想像中的是空洞虛無的,是吧?(是。)

那你們說人的信心是怎麼產生的?人對神的真實的「信」字是怎麼產生的?你們有沒有體會?(看到神的作為多了,對神更加有認識,能夠相信每天周圍的環境都是神在自己身邊擺設的。)首先你得學會凡事運用神話、經歷神話,去品味、經歷神所說的每一句話、神對人的每一樣要求,你看神所說的到底是不是那麼回事,你得去印證,在你印證的過程當中你就不知不覺地發現,神所說的每一句話是真真切切的,是真真切切地能供應你的生命,能帶領你的日常生活,是你的道路,是你人生的方向。在你經歷這個過程當中,其實就是你在用你自己的體驗、感受去印證神所說的話是真理,是人類的生命,是吧?你印證的越多,你對神的信就越大,這個你們有沒有體驗到?(體驗到了。)你要是體驗不到這個,那你對神的信就是停留在字面上,那就是一句空話。為什麼有些人信了二十多年,最後什麼也沒得著,沒得著真理呢?怎麼回事啊?對神也沒有真實的信,到頭來落了一身埋怨,陷在消極裡爬都爬不起來,為什麼呀?就是這麼回事,他們信神就停留在在外面做,不知道什麼叫信神,不知道怎麼經歷神的話,不知道怎麼對待神所說的話、神所發表的真理,他不運用。就等於說是你赴筵席去了,人說:「筵席怎麼樣啊?」「挺好,不錯,各種顏色的都有,花紅柳綠的,顏色不錯,紅的、白的、綠的,挺鮮艷的。」人說:「你吃沒吃著啊?」「味道不錯,聞了。」「嘗沒嘗著啊?那個魚不錯啊,還是那個肉不錯啊,還是蔬菜不錯啊?」「嗯,都不錯!看那個菜是挺脆生的,挺綠的。看那魚,看著魚皮都在,挺鮮的,聞著味道都挺鮮的。」人一說「你吃沒吃著啊?」「嗯,不錯。」說「這筵席究竟怎麼樣啊?」「不錯,挺豐盛的。」就得出這麼個結論。對於這些人來說,他們是不是可憐了?(是。)可憐在哪兒啊?(沒吃上。)有一首詩歌怎麼說來著?(「坐在筵席裡鬧著大飢荒」。)哎,就這麼一句話,你們記住了,是吧!就是這個意思,就指這些人說的,就是信神卻絲毫不實行真理,不實行真理的人守著豐盛的筵席卻鬧著大飢荒,就是這麼回事,知道這個情形了吧?就指這類人,最終最可憐的、被撇棄的,無論曾經作過多少貢獻或者跑過多少路,就是這類人。不是神淘汰他們,而是他們淘汰自己。這話對不對?(對。)

那人怎麼能避免被淘汰呢?你們想沒想過這問題?那是神不公義嗎?是神沒情感不近人情嗎?(不是。)你說神看著人這樣消極、墮落,對神滿了埋怨,爬不起來,守著筵席鬧著飢荒,神是什麼心情?(哀愁。)哀愁,還有什麼?(惋惜。)神看著這些人惋惜啊!也痛恨,也惋惜,說想當年這些人撇家捨業的,跑路,花費,甚至有些人獻青春,二十多年青春都過去了,代價沒少付,但到頭來為什麼就沒得著呢?歸根結底是什麼原因?(人不追求。)就是這些人不務正業,就在外面做,追求名利,與世人走一樣追求名利的道路。這話聽起來有點彆扭,是吧?好像是不太合邏輯,怎麼與世人走一樣的道路呢?他們信神、跟隨神,為什麼就走了世人的道路了呢?你們理解理解這話,分析分析這話,「走了世人的道路了」這話什麼意思?(就是人追求的觀點,追求名利、地位,這些觀點都是撒但的觀點。)哎,差不多,這就是說你信神你仍然不追求真理,你還是追求外面做,出頭,出人頭地,為經營自己的利,追求得福,跟世人走的道路、出發點、觀點是沒什麼區別的,不在乎你怎麼跟隨,不在乎你人在哪兒,在神那兒看就是這麼回事。你們說這些人到底是可憐哪,還是可悲呀,還是可恨哪?(都有。)那你們願不願意走他們的道路啊?(不願意。)不願意,那你們有沒有你們的標準與道路方向啊?你們的目標是什麼?但是避免走這樣的道路啊,它不是簡單的一句話兩句話那麼簡單的事,人都不想走那樣的道路,誰都不想看到十年二十年之後自己處於這樣的境地,誰都不願意看到自己會是這樣,是吧?(是。)但是人追求走的道路呢,不知不覺就會走那樣的道路,這是怎麼回事啊?本性是一方面,另外一個,你得琢磨人這個本性最容易走什麼樣的道路,應該採取哪些措施能夠讓他避免走那樣的道路,這是人應該琢磨的,不應該用一句話概括「那是本性問題,什麼人走什麼路」就完事了,這句話能作交代嗎?(不能。)這是不是有點不負責任的說法啊?(是。)既然有前車之鑑,那為什麼現在的人就不琢磨琢磨,「那些人走那樣的道路不對,那我應該走什麼樣的道路呢?不能步他們的後塵啊!」應該避免哪些事,在消極方面應該避免哪些事,更重要的是在積極方面應該主動地做哪些事,在積極方面能夠主動進取,能夠做到哪些事,走什麼樣的道路,這是最主要的。這個問題就留給你們自己,再往下說啊。

總的來說,現在盡本分對你們來說是生命進入與進入真理、能否得著真理的一個很重要的關鍵時候,也是極好的機會。如果這個機會錯過了,那就很難說了,是吧?(是。)你看看時間往前一天一天地趕,從有了人類到現在,時間往後倒沒倒過一天?這個很明顯,沒有一個人說「有」的,是吧?傻子都明白,時間是往前趕的。往前過一天,你在這個人世間的日子就少一天;往前趕一年,你的年齡就大一年,這就等於說你在這世上做人,能作為一個受造之物,能以一個受造之物的身分在這個地球上,在這個人世間活著的時間就少一年,這就意味著什麼呢?時間對每個人來說是特別重要的,是吧!你每一天都怎麼安排,每一天的日程怎麼安排,一個時期自己得著多少東西自己都得總結總結,不能讓它虛度了,十年一眨眼的工夫就沒了,二十年眨巴兩下眼就又沒了。你們現在都多大歲數啊?(二十四,二十五,二十六。)哎,二十四,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三十,差不多都這個年齡,是吧?(對。)活了三十來年、二十來年,覺沒覺得時間長啊?人對時間有沒有任何的感覺呢?(感覺過得挺快。)過得挺快,是吧?一晃就到了,一晃就長這麼大了,自己都不知不覺,「我這麼大了,我成人了嗎?我二十四五了,我該做點什麼啊?我懂事了嗎?我真的就長大了?」人想慢點活都不容易,達不到,是吧?(是。)從這事上看到什麼了呢?時間太寶貴了,時間不等人啊!你別覺著「沒事兒,我小著呢!」「沒事兒,早著呢!」「沒事兒,日子還長著呢!」這就麻煩了。你們現在二十來歲,有沒有點緊迫感啊?可能還不太有,是吧?(是。)你們中間有沒有四十來歲的人?你們問問四十來歲的人活到現在什麼感覺。(神,我今年四十二了,我感覺不知不覺就四十二歲了,有時候想起來就覺得過得太快了,好像自己的心還不是這麼老,但是歲數就到這兒了。)歲數到這兒,有沒有覺得自己這身體、頭腦各方面就有點不如二十來歲那時候了,明顯地感覺到這個了?(是。我每天從地下一樓上五樓就特別累,上來就直喘氣,就不如那幾年。)這才四十二歲,這要到四十六歲呢?再過四年呢?(估計要衰退。)看你乾乾巴巴,身體應該不錯,現在就感覺到有點老了,是吧?(是,現在感覺學東西也慢。)哎,記性還不好,精力呢?(精力也不行,有的時候要是睡得太晚,早晨起來以後心臟也不像年輕的時候緩一緩就過來了,心臟就難受,體力明顯不如那幾年。)你看看,這由自己嗎?(不由。)這事怎麼造成的呢?(就是年齡大了,隨著時間的流逝,體力、精力都不如那幾年。)你說人想這樣嗎?(不想。)你說人活到這個年齡就有這個感覺,是人計劃來的嗎?(不是。)那這個規律怎麼形成的?(神命定的。)哎,這年齡到哪兒,身體的感覺就到哪兒,神命定好的,誰也超越不了。明顯的一個就是身體沒有以前那麼結實了,沒有以前那麼抗折騰了,精力不行了。你們這些二十來歲小孩兒,你們也別著急,到這年齡你們也這樣,別笑,到這年齡你們也這樣。這是自然規律。

我說這話什麼意思呢?就是告訴你們,這日子啊,不經過。人這一輩子,如果神給人命定好能活到八十歲的話,人到四十歲就已經有很多事力不從心了,到五六十歲那就更是力不從心,精力各方面就都力不從心了。所以說儲備能量,要求人扎下根基,最好的年齡就是二十歲到四十歲期間,把該裝備的真理都裝備好,該扎下的根基都打好了,到四十歲以後就是開始倒嚼這些東西的時候了,倒嚼過去那個年齡都做了哪些愚昧的事、無知的事、幼稚的事、傷神的心的事,沒滿足神的心,現在開始一個是性情穩定了,一個是年齡大了,活到這個年齡知道該怎麼體貼神的心了,是吧?人年齡一大,人的思想自然就成熟了,跟年輕的時候蹦蹦躂躂的,不會體諒人那個思想就完全不一樣了,這就開始倒嚼原來你裝備的、原來還沒進深的東西了。再到六十歲的時候,那體力就更不行了,你就出不了大力了。你瞧現在有些年輕人歲數小啊,一看就是虎羔子,渾身有使不完的勁。現在一看他有什麼感覺呢?「哎呀,年輕真好!」但是歲月不饒人,誰都想年輕,沒有能倒回去的,人只是往前走。但是到六十歲的時候,你再回憶自己的表現,你就覺得:「哎呀,那個時候怎麼那樣呢?現在一看,心都直累!」這不就是年齡到那兒了嗎?由你自己嗎?(不由。)所以說,到你六十歲的時候,你就開始倒嚼自己四十歲還沒進深的、還沒有明白的、還沒有達到的,隨著年齡不斷地進深,這是自然規律,這就對了。但是現在你如果根基沒扎下來,你該明白的、該得的沒得,到那個年齡了,你腦袋就放空了,什麼也沒有了,你沒得著,你沒有本錢去揣摩、去思想這些東西,明白了吧!你看看二十多歲的小孩,個個活力充沛,精力飽滿,一唱歌,一喊,恨不得每一根頭髮絲都使勁,有使不完的勁啊!現在這個年齡該蹦躂,到再上點年齡蹦躂不動了,你琢磨琢磨自己還能做什麼,能盡上什麼本分,為神的福音工作、為神的經營計劃還能做什麼,自己得想想,是吧?

現在你們有精力的、年輕的,就應該寶貴現在的時間,珍惜現在的時間,別等到從一樓上到二樓就氣喘,得歇三次,別等到那個時候,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時候那就晚了,是吧?你看年輕的時候讀神話,一讀讀一個小時,揣摩揣摩,聚會,他精力夠,你這個時候就應該儲備,是吧?你沒聽四十歲的人說嗎,睡得晚早上起來心臟有時候不舒服,還得歇幾次呢,這就精力有限了,是吧?你不信再活個十來年,到五十來歲,比現在更差,那放空的時間就多了,是不是?想揣摩揣摩神話,一揣摩多了,累了,得睡一會兒,就得打盹。所以日子、時間就顯得特別寶貴,精力就顯得特別寶貴,是不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