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基督的座談紀要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第六十二篇 人有真理作生命才活得有價值

人盡本分或做什麽事别盲目,别總攀高,别好高騖遠,得學會務實,穩扎穩打,目標明確,一步一個脚窩的,這樣,你每做一個活,每學一樣東西,它能用到實處。也可能你的理論基礎并不高,專業知識不够豐富,但是你能做出實際的活,做出實際的果效。你們説,盡本分或做什麽事跟追求真理有没有關係?對于每一個人的生命、每一個人的生活來説,真理到底是什麽?你們有没有感覺到真理就是人生活、做人必不可少的行事原則與方向呢?首先肯定真理不是學問,不是知識、理論,不是任何一樣技術,也不是什麽規條、規章制度或者法律。那真理跟做人有什麽關係呢?(真理是做人的行事原則與方向。)神對人做人的要求標準是什麽?是做偉人,做名人,做超人,做外星人?還是做高尚的人,做有道德水準的人?或是做有文化的人,懂得什麽「五講四美」?這些是不是正常人性活着的標準呢?(不是。)那這些跟真理、跟做人有没有關係?很顯然没有關係,是吧!那神所要求的做人的標準是什麽?(做誠實人。)(有人格,有尊嚴。)有人格,有尊嚴,有良心,有理智,有愛神、順服神的心,還有最終神是要人敬畏神的心,這是最重要的。所有這些人能達到的都與真理有關,如果人能達到這些了,那這個人是一個什麽樣的人呢?(真正的人。)在神那兒怎麽定義「真正的人」呢?有真理實際的人在神眼中就是真正的人。神對「真正的人」定義的標準除了能遵行神的道——敬畏神遠離惡之外,就是做一個有正常人性的人,這個正常人性就是具備真理,進入真理實際。你們説,神對人的要求高不高?(不高。)這些都是正常人能達到的,都是正常人必須具備的。神既然要求人裝備這些,實行、進入這些,説明人現在肯定不具備這些。所以説,在你不具備這些之前,你做事肯定就是馬馬虎虎、糊裏糊塗,做很多事很盲目,没有理性,没有目標,而且没有標準。没有標準是怎麽造成的?是不是因為人不明白真理、没進入真理實際、没得着真理造成的?(是。)就是這個原因。

既然人光具備知識、學問,光具備懂禮貌、有家教,或者是懂得很多規矩,這些跟神所要求人的標準没有關係,那神對人要求的標準跟什麽有關係?(能不能具備正常人性,有没有真理實際。)那人的行事、做人、盡本分和活出都有哪些表現是具備真理實際了?(能够做誠實人。)(盡本分對神有忠心,不應付糊弄,辦事有原則,存心是為滿足神。)(臨到事有順服神、敬畏神、愛神的心。)那你們説説其中一樣,比如説盡本分不應付糊弄,對神有忠心,你心裏怎麽想能達到對神有忠心,怎麽想能解决應付糊弄?得具備哪些心理、哪些情形才能達到具備這樣的真理實際,活出這樣的真理實際?(做事不憑自己的喜好、自己的想象,尋求神的要求。)怎麽尋求?以什麽為動力來尋求呢?你們心裏一般是怎麽想的,怎麽克服自己的敗壞性情,克服自己一時的私欲或者存心呢?看來你們平時對這些事做得都不够具體,本分一忙就忘了,光顧着做事,光顧着忙活,把生命進入的事給忽略了,結果本分盡了,力出了,把真理落下了,這是不是損失啊?最根本、最大的事一忽略,容易造成什麽後果呢?(没得着真理。)這是最重要的。人没得着真理能活出真理嗎?這是不是人信神多年最大的遺憾、最大的損失啊?人没得着真理就等于白信,白信是不是就是没蒙拯救啊?没蒙拯救這是不是人信神最大的遺憾哪?蒙拯救是不是你們信神最大的目標?是不是你心裏最想實現的最大的盼望啊?那這個最大的盼望跟得着真理有没有關係?(有。)有多大關係?是最大的關係,是吧!現在你們琢磨琢磨,怎麽能得着真理?你明白真理了,進入真理實際了,就得着真理了,就能蒙拯救了。蒙拯救的人才是真正的受造之物,才是神所稱許的人。神要得着的是人的心,但是人如果不明白真理,没得着真理,人的心能不能給神?容不容易給神哪?(不容易。)那這樣的人能跟神相合嗎?這樣的人處處流露觀念,處處流露敗壞,處處流露悖逆、抵擋。當你與神在一起的時候,當你做事的時候,你没有得着真理,没有進入真理實際,你不掌握原則,那你所做的、所思所想的就算外表没流露出來,但是你内心深處所存在的東西都是跟神敵對的,没法跟神相合。所以説,能够達到蒙拯救與神相合唯一的途徑就是追求真理,得着真理,還有第二條路可選嗎?有些人説「我多出點力,多撇弃點,多施捨、奉獻點」,這些能不能代替人明白真理、得着真理呢?(不能。)這個在道理上都明白,是吧。

人都願意蒙拯救,但為什麽追求真理却那麽費勁呢?有的人説是因為人太狂妄,有的人説是因為人稀裏糊塗,總忽略生命進入,有的人説太忙,没時間,哪個原因對呀?(都不是主要原因,就是人不喜愛真理。)要是説不喜愛真理,對于那些撇家捨業、受了很多苦、現在一心盡本分花費的人來説,他們就覺得有點委屈,「如果我們不喜愛真理,不喜愛正面事物,我們現在怎麽能這麽付出花費呢?」「不喜愛真理」這已經成為每個人的官話了,但是真正的原因是什麽?這裏有兩方面客觀原因:一方面,在人心裏不明白什麽是真理,對真理的概念很模糊;另一方面,多數人也想追求真理,但是不知道怎麽追求,没有路途,没有方向。這樣時間一長,盡本分出力、一個勁兒地做就成了人追求真理的目標,成了人追求真理的替代品了。一方面從主觀上來説,多數人的心没太在真理上下功夫,另一方面,就是你們對各項真理之間的關係都弄不明白,問你們一些問題你們乾脆就是無言以對。這就證實了一個事:多數人在追求真理這事上根本就没有路途,他想追求,也想掌握各項原則,也想明白什麽是真理實際,也想進入真理實際,就是不知道怎麽進入,没有途徑。他把追求真理看得很神秘,難度很高,比學一樣技術難度高多了。

追求真理其實不是什麽神秘的事,要得着真理其實也不是什麽趕牛上樹的事,不費勁,没有難處,最簡單的一條途徑就是:無論你從神話的字面意思上領受到了什麽,你就先從你所領受到的開始做起。比如,神讓人做誠實人,你如果是一個追求真理的人,你喜愛真理,願意實行真理,也願意得着真理進入真理實際,當你看到神話説神的要求是讓人做誠實人時,你的理解是誠實人就是説實話,不説假話,那你就先從你理解到的這一點做起。那跟哪類人不説假話呢?凡事都不説假話,不管跟什麽人都不説假話,對大人小孩都不欺騙,尤其不能欺騙神。這是人所認為的也是人最起碼能領受到的、能達到的做誠實人的一條標準,那你就從這一條做起。當你一開始這樣實行時是不是有難度?有哪些難度你們應該有體驗,是吧?(有些事難以啓齒,拿不到大面上,因着放不下自己的臉面、虚榮,覺得説出來别人能看穿自己,能掌握自己,有這些背景的事就都不願意説。)那當你發現自己有這個問題的時候,你怎麽實行呢?當發現有這些難處的時候,你心裏是不是在思想「做誠實人我還認為挺容易呢,其實做起來真不容易,真費勁」?經過幾次失敗之後,琢磨琢磨,「不能這樣下去。做誠實人是有點難度,但不就是説句誠實話嗎?説!」説完之後覺得自己做誠實人了,實行做誠實人也不費勁哪。其實是這麽簡單嗎?

做誠實人的難度主要在哪兒?哪些東西攔阻你做誠實人呢?(心裏有詭詐,還有自己的存心、想象、意願,不願捨弃自己的利益,喜愛正面事物的心還不大。)那有的人喜愛正面事物的心大,他能不能一下就實行出來?不那麽容易。所以説,就進入做誠實人這樣一個真理實際,就得操練相當一段時間。不喜愛真理的人看完神話之後,只滿足于知道就完事了,根本就没打算實行,他從來不亮相,從來不打算做誠實人、説誠實話。他心裏剛硬,始終以自己的利益、臉面、存心為最重,把做誠實人的真理説給别人聽,自己却從來不打算實行。真正喜愛真理打算實行的人就開始操練,一開始覺得有難度,「這次説的時候顧臉面了,没説出實話來,不行,下次我還得繼續努力」,下次好一點,再下次又好一點,一次比一次好,到有一天,終于把自己心裏真正想要説的一點没有隱瞞地説出來了,做了一回真真正正的誠實人,他心裏覺得終于做上誠實人了。但這才是開始,以後還要做得更好,做一個心裏、外表都誠實的人。那在達到這個目標期間,人的各種情形,人心裏的各種思想、存心是不是都在變化着?在操練進入做誠實人的真理實際這個期間,人是不是在不斷地發現人有敗壞?「人有敗壞,有詭詐,有存心,人總有活思想,有私心,總為自己的臉面、虚榮、利益着想,説句誠實話有時就兩個字就那麽費勁,憋半天説不出來。人被這些東西控制着,活在敗壞中,確實不是神所喜愛、神所要的人。人裏面有敗壞,與神的聖潔相比,差距太大了!」你是不是在實行的過程當中就承認人有敗壞了?當你承認人有敗壞的時候,你是不是就希望自己做神所要的誠實人,能够達到滿足神呢?但一段時間人總也達不到自己能領受到的誠實人,人心裏會怎麽想?人的情形會有哪些波動?會有哪些表現?對人類的敗壞性情,對神所揭示的那些實情,人是不是有一個真正的、正確的認識了?當你有了一個正確認識的時候,你是不是就從心底裏感覺應該對神的話説阿們,説神的話太對了?當你感覺到神的話太對了,是人所需要的,這個時候你是不是能感覺到神的話真是真理,真能作人的生命?能不能有這點體驗?(能。)到這個程度,當你承認神口中所説的話是真理、是人所需的時候,你是不是就感覺到神能拯救你?當你感覺到神能拯救你的時候,你心裏是不是就覺得神值得人信靠,人得靠神,不能離開神?這樣的感覺是不是真真切切的?是不是從人心靈裏發出來的一種真正的渴慕,真正的仰望?就一個小小的做誠實人這樣的真理實際,如果人真要進入,真用心去實行的話,不知不覺在人實行的過程當中,在人長進、變化的過程當中人就能得着這些東西,讓你不知不覺地就感覺到,神給人一條在人看這麽不起眼的要求標準就能讓人得着這些東西,神太實際了!

在人的觀念當中認為:「做誠實人,這算什麽呀!這就是人講的一點小道理,多淺哪!比那些名人偉人説出來的那些高深莫測的道差多了,這哪是真理呀!」人有狂妄性情,當看到神要求人做誠實人時,人的第一感覺、第一反應就是這樣,但是當人真正地經歷、體驗這句話的時候,給人帶來的效果那是生命的轉變哪!這個轉變大不大?(大。)大到什麽程度?讓人感覺到自己太卑鄙了,人類太渺小、太狂妄無知了!神給人一個這麽簡單的要求,在人眼中根本就不起眼,人用鄙視的目光來看待神對人的這一條要求,但是當人實行的時候,一個個形象高大的、滿有知識、滿有文化的現代人却那麽費勁,這説明人什麽也不是,人什麽也没有。就這一個事就能讓你的認識、觀念徹底地轉變,讓你認識到人有敗壞,人是敗壞的人類,是撒但的種類。你越實行真理越覺得神太可愛了,太實際了,神作的工作、發表的話語在人看都通俗易懂,不那麽高深莫測,但是給人帶來的却是生命,却是讓人能够蒙拯救的路。這是不是真實的?你們有没有這些體驗?實行真理就這麽簡單,你把神的這些話按字面意思拿來就實行,在實行期間不知不覺你靈裏的情形就在轉變,你的生命也在長,你對神的認識、你與神的關係也都在往前發展,不會原地不動。但是,你如果把這話就當成信神的一個華麗的外表的裝備,那你永遠也感覺不到這些,永遠没有這些收穫,就這麽現實!

當人吃包子的時候,有没有人光吃皮?光吃皮那不叫吃包子,吃包子主要是吃餡,吃着餡的那才叫包子,始終没吃着餡的那叫饅頭。吃包子主要為吃餡,那實行真理的目的是什麽呢?主要就是為得着真理。我得跟你們細説説,越細説你們越明白,要是籠統地説,你們可能還不明白。比如,做誠實人這是真理,大家都承認,没有否認的,當你實行的時候,你才覺得做誠實人不容易。活了這麽多年你覺得自己待人處事都挺老實,也没做過奸猾之事,也不像外邦人那樣花説柳説,結果一實行真理碰壁了,「我就那麽不老實嗎?以前我挺老實啊,連父母、老師都説我是個誠實的孩子,怎麽來到神面前一做誠實人,我就不是了呢?我到底是不是啊?」這是不是進入真理實際的開始?再實行實行,你就覺得:「做誠實人不容易呀!我覺得『誠實人』這三個字在我生命裏有,我天天就活在誠實人裏,我就是個誠實人,但為什麽我一具體地做誠實人就這麽費勁,覺得這麽累呢?怎麽就行不出來呢?看來我不是誠實人哪!」這是不是有變化了?(是,對自己有認識了。)這是不是長進?是不是收穫?如果不實行這方面真理,你對自己會有這樣的認識、這樣的收穫嗎?(不會。)怎麽就没有呢?有些人説:「一看神話説讓人做誠實人,説人都詭詐,我就阿們,承認自己是詭詐人,這不就承認了嗎?」這個承認跟對自己有真實的認識有什麽區别呀?(這個承認不實際,没有體驗到自己真正實行做誠實人時的那個心思、反應。)首先,在他没實行經歷這方面真理之前,他不知道什麽是詭詐人,跟自己還没對上號,光是口頭上承認了。比如,有的人個子小,他也承認自己個子小,但是什麽時候能從心靈深處認識到自己確實是個子小呢?(看多數人都比自己高,然後别人够得着的東西自己够不着的時候。)這個過程來得容易嗎?如果没有這個環境,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個子也不小啊?(是。)這就是體會。實行真理也是這樣,當你真發現自己是詭詐人了,實行做誠實人不容易,你需要神的拯救,需要神的帶領、供應,也需要神的管教責打、審判刑罰來讓你進入這方面的真理實際,當你有這樣的渴慕與願望的時候,你就該琢磨了,「怎麽做誠實人呢?説哪些話是在做誠實人呢?做哪些事是誠實人的表現呢?」這是不是有理性的人該琢磨的事啊?在你琢磨這些事期間,你不是生活在真空裏,你就是不盡本分也是在人群裏活着,每天説話、辦事、接觸人。你接觸人的時候,人問你:「去哪兒啊?」其實你是想上游戲廳,結果你説:「溜達溜達。」冒出一句假話,你覺得:「不對,這不是假話嗎?不是騙人的話嗎?這哪是誠實人哪!」不知不覺你意識到做誠實人不容易,説假話太自然、太流暢了,就在嘴邊挂着,不需要思考,出來的全是假話,太容易了!這時候,有心有靈的人會有什麽感覺?他的心靈裏、他的生命情形會有哪些反應?他想做誠實人,但天天説假話,心裏就有控告了,良心受責備。這個責備從哪兒來的?從人的人性裏、良心裏不知不覺有感覺了。他之前那麽做詭詐人有知覺嗎?覺得自己壞嗎?從什麽知覺没有到現在開始受責備了,覺得説假話不行了,説完之後就覺得心裏不舒服,難受,不安,受控告,達到這個程度是不是變化?是不是長進?(是。)當受控告的時候,一般正常的人、有理性的人會怎麽選擇以後的道路、以後的做人原則?一般從人性的本能上,他想先從這個控告、責備裏解脱出來,是吧?因為他的主觀意願是想做誠實人,但是實行起來費勁,他做不到,裏面有控告,在積極方面實行不出來的時候,他在消極方面就想擺脱這樣的控告,怎麽做呢?就是少説話,但願别再説出假話來,但是他很難積極主動地説誠實話,做誠實事。當擺脱了這樣的控告的時候,他心裏又有了新的責備:「總不説話這也不對呀,裏面存心不對,這不還是想欺騙嗎?總想欺騙這還是詭詐人,這也不是誠實人哪!」又有這樣的控告了,生命是不是又長了?長到現在,他是不是在一步一步地邁進積極主動地做誠實人,背叛肉體的存心與觀念,是不是走到這一步了?變化到這個程度離做誠實人遠不遠了?(方向對了。)那好不好實行啊?這個時候,有理性的人、有正常人性的人會選擇怎麽做、做哪些事來達到扭轉自己的消極情形,讓自己心裏有平安,有喜樂,能活在神面前?(遠離惡,不做拿不到大面上的事。)不去做,這是迴避實行真理,在積極主動方面,人該有哪些配合?怎麽去迎合,去主動地實行,知不知道?(敞開亮相。)這是第一步,該敞開亮相了,一般跟哪些人敞開亮相,多數人是不是有選擇呀?「這個人比較對我的心思,我跟他説完之後他不會泄露我的秘密,不能讓我太丢人」,先選擇這樣的人敞開亮相。亮完相之後心裏釋然了,感覺踏實了。在感覺踏實的同時,人心裏高興,覺得這麽做挺好,雖然自己是有意選擇了一個人,不是和多數人敞開,但是邁出了進入真理實際的第一步,感覺有享受,嘗到實行真理的好處了,這是不是開始進入真理實際了?進入這樣的情形是好現象,是吧!能進入到這一步已經很不容易了,那得衝破重重難關、層層阻攔,心裏一天不知翻騰了多少次,「這話説不説呢?跟誰説呢?怎麽説呢?裏面難受死了,怎麽做能够達到心裏快樂、痛快,能舒服點,能享受點呢?」最後選擇這麽一條路,有選擇性地找個人敞開聊一聊,説説自己的心裏話,説完痛快了,心裏平安,良心不受控告了,人邁出這一步不容易。從邁出這一步開始就越來越好,生命進入基本上是朝着良性方向發展的。

雖然人在實行敞開亮相期間有挣扎,有攔阻,也有消極軟弱,也有很多的失敗,但是總的來説,邁出這一步就衝破敗壞性情捆綁的枷鎖了。那接下來一般人會怎麽做呢?在多數人面前亮相,説實話,也揭露自己曾經撒過的謊、做過的壞事,自己的存心,自己的觀念,這就是長進。再接下來,每一次撒謊、搞欺騙、玩手段、玩陰謀詭計的時候,自己都會感覺不平安,每次都不會輕易放過,然後主動去省察自己還有哪些事是搞欺騙、玩手段,不是誠實人的表現。這是不是在往正確的道路上發展?這樣的情形是不是進入真理實際的情形呢?這個過程是不是在體驗做誠實人的過程呢?是不是在體驗神話、接受真理的過程呢?是不是脱去敗壞性情,接受神的拯救的過程呢?都是。接下來,人積極主動的成分就會更多,他會省察自己的每一個細節,每次説過的話,每一個存心,自己裏面的敗壞性情,自己的觀念。這樣一來,人就越來越多地發現自己内心深處隱藏的東西,自己從來意識不到的東西,當發現這些東西的時候,在人的心裏就渴望神能幫助人,人能依靠神的引導來解决這些難處,這就越來越好了。當人感覺到人的敗壞性情,人的詭詐、存心方方面面抵擋神的東西根深蒂固的時候,人就感覺人需要的不再是神的恩典、神的祝福,不再是神對人的安慰、勸勉、提醒,而是需要神的管教責打、審判刑罰,這樣才能解决人裏面根深蒂固的抵擋神的東西,才能解决人的悖逆、敗壞性情。走到這個程度,你才能心甘情願地接受神的管教責打,接受神的審判刑罰,没有任何怨言。生命進入到這個程度,人才能知道神的管教責打是什麽,神的刑罰審判是什麽,才能知道神的刑罰審判對人來説多麽重要。當人接受了神的刑罰審判、管教責打的時候,人不知不覺地就長大了,能擔重擔了,越來越覺得做誠實人不那麽費勁了,難度不那麽大了,攔阻不那麽大了,越來越容易了。當人做一個誠實人,能够把心交給神,體貼神的心,不需要神在跟前看着或者管教責打,人就能主動地按着真理原則去實行,這個時候神就得着人了。人走到這個程度,真理在人身上是不是就成為人的生命了?真理成為人的生命了,能不能説人就得着真理了?你活出了真理實際,真理成為你的生命了,你就得着真理了,就是這樣的一個過程。你們覺得複雜不複雜?其實得真理并不複雜,比學技術簡單多了,没什麽難度,只不過人把它想象得複雜化了。敗壞性情對一個願意實行真理的人來説不是問題,因為真理本身就是人應該達到的,也是人能達到的,否則神就不這麽説話了。真理不是天方夜譚,也不是什麽高深的天文理論,是人能達到、能够得上的。你們説實行真理這個過程難嗎?複雜嗎?我看跟吃包子差不多,越往裏吃越香,真理也一樣,你越往裏進入越有享受。人總覺得實行真理没意思,那是你没進入到裏面去,就等于你吃個饅頭拿它當包子了,所以説你没覺得香,人總是浮在表面道理上,不往裏實行,不注重裏面的各種情形,所以你總也進入不了真理實際。你進入不了真理實際,你就得不着真理,得不着真理,你就不覺得真理對你來説多麽重要、多麽寶貴,這是事實。

你們回顧回顧剛才説的做誠實人的過程,一步一步的都有什麽?有没有跌倒?有没有軟弱?有没有攔阻?有没有人的觀念想象夾雜着?(有。)那人的敗壞本性在裏面起多大作用啊?是不是起主要作用?但是人如果一直往前進入的話,它還是問題嗎?這都不是問題,不是難處。實行真理第一步最難的是什麽?當人實行真理的時候,一看實行真理不容易,然後認識到自己怎麽這麽多敗壞性情,而且根深蒂固,這是不是難處?這不是難處。你如果真明白、真認識到自己敗壞這麽深,這還是好事呢,就怕人傻乎乎的,還覺得自己不錯,老實巴交,從來不會説假話,自己本來就是個誠實人。當人對自己有認識的時候,這是不是生命進入的一個大的收穫呀?你得看清這一點,人認識自己不容易。認識自己不是認識自己的性格好壞、特長多少、人緣好不好,主要是認識人的敗壞性情,認識人裏面抵擋神、抵擋真理的東西,屬撒但的東西。這些東西有的來自知識、教育,有的來自社會環境、社會文化,有的來自家庭環境,還有些來自人的觀念,來自不同的地方,主要就是來自撒但的敗壞。你們回顧回顧實行做誠實人的這些過程,其實,實行每一項真理基本的過程都是這樣的。當你接觸真理的時候,真理是正面事物,在人裏面肯定要與人的敗壞性情起争戰,起反應。如果你總覺得自己明白真理了,但裏面的情形從來不變,那你離明白真理還早着呢!人明白真理,進入真理實際,有什麽表現呢?就是人生命裏面的情形開始發生變化了,心思、觀念、行事原則、為人處事的方式、盡本分的存心動機開始在裏面發生變化,你心裏有感覺了,你感覺到人有敗壞,有狂妄,有自私,有貪婪,有詭詐,有野心,有抵擋,有各種各樣的欲望,甚至人能為了名、利不擇手段,你能發現這些了。就是説,真理一進到人裏面的時候,人心思裏、心靈裏會有變化,讓人的心靈能够感受到一些正面的東西,這就是真理的作用。如果你説「真理我讀了很多,聽了很多,但是從來没在心靈裏發生過任何變化,没産生任何的感覺」,這説明什麽?這就證實了你没進入真理實際,連真理的邊兒都不沾。

有些人説:「我剛信神的時候,一説神的事我總流泪,總激動,晚上總也睡不着,整夜整夜地受感動啊!」這是不是明白真理達到的果效?(不是。)人剛信神的時候,聖靈作工給人一些感動,讓人感覺喜樂、平安,忘記憂愁,但是這些感動永遠代替不了真理給人帶來的變化。如果這些感動能取代真理給人帶來的變化,那神就不用跟人面對面説這些話,發表這些真理了。如果一個人信神多年,還沉浸在接受聖靈的感動、接受聖靈給的平安喜樂的感覺中,還一直停留在那個地步,這是不是麻煩?哪類人容易停留在那個地步呢?一般初信一兩年的容易這樣,但是人聽了很多真理以後,還以那個為資本、為標準,這是不是就要麻煩?這就意味着這樣的人太無知,可憐,幼小,不容易得着真理。就像三五歲的小孩手裏拿着玩具玩可高興了,這個正常,如果三十歲的人還拿個玩具滿大街跑,這就不正常了。那如果一個人信神多年,還總説聖靈當年多麽多麽感動他,那時候神給他多少多少恩典,怎麽聽真理他也不説實行真理的事,也聽不懂實行真理的事,聚多少會也聽不懂,這是什麽人哪?這樣的人要得着真理那就困難了。那你們中間有没有信神多年手裏還拿着玩具滿大街跑的?聽了這麽多道,你們覺不覺得真理對你們來説很重要?你們有没有意識到實行真理的重要性呢?(意識到了。)其實實行真理不是費勁的事,不是什麽深奥的事,不抽象,没什麽難度,只要有理智、人性正常的人應該都能達到,都能實行。按照這個標準來説,多數人是不是應該能得着真理啊?没事你們就揣摩、交通,説:「我這個情形對不對呢?我總那麽想對不對呢?這是觀念、想象,還是實行真理的必然情形、必然過程啊?」「我想做誠實人,你們幫着看看,我這種敞開方式對不對?這麽敞開對人有没有造就,有没有弊病啊?能不能把人絆倒啊?」大家在一起就探討這些事,這樣,不知不覺你與你周圍的人就都有長進了。

上一篇:第六十一篇 進入信神正軌具備的五方面情形

下一篇:第六十三篇 具備真實的順服才是真正的信

相關內容

  • 你知道嗎?神在人中間作了很大的事

    舊的時代過去,新的時代到來,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神作了許多工作,他來到人間轉而又離開人間,這樣周而復始地經歷了多少個世代。今天神仍舊作着他該作的工作,作着他並未完成的工作,因為他至今仍未進入安息之中。從創世到今天神作了許多工作,但你可知道神今天作的工作比以往作的工作都多,而且作工的規模更宏大,所以我說…

  • 基督的實質是順服天父的旨意

    道成肉身的神稱為基督,基督就是神的靈所穿的肉身,這個肉身不同於任何一個屬肉體的人。所謂的不同就是因為基督不屬血氣而是靈的化身,他有正常的人性與完全的神性,他的神性是任何一個人都沒有的,他的正常人性是為了維護在肉身中的一切正常活動的,神性是來作神自己的工作的。不論是人性還是神性都是順服天父的旨意的,基…

  • 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

    人的作工中到底聖靈作工的部分有多少,人經歷的部分又有多少,可以説,到現在人對這些問題仍然不明白,這都是人對聖靈作工的原則不明白的緣故。我所説的人的作工當然是指那些有聖靈作工或是被聖靈使用的人的作工,并不是所謂出于人意的人的作工,而是在聖靈作工範圍的使徒、工人或是普通弟兄姊妹的作工。這裏「人的作工」并…

  • 認識神的人才能為神作見證

    信神認識神這是天經地義的事,尤其在今天道成肉身的神親自作工的時代,更是人認識神的好機會。達到滿足神是在明白神心意的基礎上而達到的,要明白神的心意必須得達到對神有認識,這些認識就是人信神所必須有的異象,是人信神的根基。人若失去了這些認識,那人信神就是在渺茫之中了,就是在空洞的道理其間了,這樣的人即使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