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各類書籍 基督的座談紀要 第七十二篇 只有真理作人的生命,人活得才有價值

第七十二篇 只有真理作人的生命,人活得才有價值

真理就是人生活、做人必不可少的行事原則與方向

人做什麼事別盲目,別總攀高,別好高騖遠,得務實,穩扎穩打,目標明確,一步一個腳窩的,這樣,你每做一樣活兒,每學一樣東西它能用到實處。也可能你的理論基礎並不高,專業知識不夠豐富,但是你能做出實際的活兒,做出實際的果效,這就妥了,需要那個名嗎?得一步一步來,先把目標明確了。你們說,盡本分、做事跟追求真理有沒有關係?(有。)有什麼關係?既然你們認為跟追求真理有關係,那大夥就討論討論,這事跟追求真理有什麼關係?追求真理是不是就跟做每一樣實事是一樣的?真理是什麼?他是一門技術嗎?(不是。)那是一門學問嗎?(不是。)真理到底是什麼?(正面事物的實際。)正面事物的實際,這話挺對。那對於每一個人來說,對於每一個人活著,每一個人的生命、每一個人的生活來說,真理是什麼?(就是人做事的原則和追求的目標。)這話也對一半,再說,越說越接近了。(真理是一個正常的人所該追求的,也是衡量人做事的原則。)人離不開真理,是吧!你們信神這麼長時間,盡本分也這麼長時間了,有沒有感覺到真理就是人生活、做人必不可少的行事原則與方向呢?聽明白這句話了嗎?真理到底是什麼?(真理是人生活、做人必不可少的行事原則與方向。)這句話記住了,是吧?那揣摩揣摩吧,倒嚼倒嚼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首先肯定,真理不是學問,他不是知識,也不是什麼規條,更不是什麼規章制度,也不是什麼法律,不是任何一樣技術、學問,他不是理論。

剛才說真理是什麼來著?(真理是人生活、做人必不可少的行事原則與方向。)真理跟做人有什麼關係呢?那神對人做人的要求標準是什麼?是做偉人,做名人,做超人,做外星人,還是做高尚的人,做有道德、有水準的人?或者做有文化的人,懂得什麼「五講四美三熱愛」?五講是什麼?(講文明、講禮貌、講衛生等。)講文明,講禮貌,講衛生,這是不是正常人性活著的標準呢?你看在共產黨那兒它就給你定這麼個標準——講講文明,別說髒話,說話文雅不粗俗,講禮貌,見了老師問老師好,見了老人問老人好……這些亂七八糟的,所謂的這些跟真理有沒有關係?很顯然沒有關係,是吧!跟做人有沒有關係?(沒有。)那神所要求的做人的標準是什麼?(誠實人。)誠實人,還有什麼?(追求真理。)還有什麼?(有見識,有理智。)(有人性,有人格,有尊嚴。)有人格,有尊嚴,有良心,有理智,有順服神的心,有愛神的心,還有什麼?(敬畏神的心。)哎,最終神是要敬畏神的心,這是最重要的。統統這些人能達到的跟什麼有關係呢?(真理。)都與真理有關,那落實在人身上,人如果能達到這些了,這個人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真正的人。)真正的人指什麼?在神那兒怎麼定義這個「真正的人」呢?你們不太清楚這些事,都是稀裡糊塗,一細摳你們就矇。如果不細摳,你們都知道什麼「追求真理」「進入真理實際」「盡本分」「忠心花費」「為神撇棄一切」,猛勁喊口號;一求真,你們這些話都不夠系統、具體,都是糊裡糊塗、一知半解。

有真理實際的人在神眼中就是真正的人,神對「真正的人」定義的標準就是:除了能遵行神的道——敬畏神遠離惡之外,就是做一個有正常人性的人,這個正常人性就是具備真理、進入真理實際。這話有沒有?以前講道聽沒聽過?(聽過。)那你們說神對人的要求高不高?(不高。)為什麼說不高呢?(是正常人能夠達到的。)哎,都是正常人能達到的,都是正常人必須具備的。既然神要求人達到這些,進入這些,那現在人有這些正常人性嗎?(沒有。)肯定沒有,是吧!神既然要求人裝備這些,去實行進入這些,那人肯定就不具備這些。所以說,在你不具備之前,你做事肯定就是馬馬虎虎、糊裡糊塗,東一頭西一頭亂撞,做很多事沒有理性,做很多事沒有目標,很盲目,而且沒有標準。沒有標準是怎麼造成的?是不是因為人不明白真理、沒進入真理實際、沒得著真理造成的?(是。)是這個原因,是吧?肯定了?(肯定。)那你們再揣摩揣摩,看看這話指什麼說的?你看我說這話對不對?你得能聽明白這話是什麼意思,得能跟自己對上號。現在聽完這話你們琢磨琢磨,你說人光具備知識、學問,光具備懂禮貌,有家教,或者是懂得很多規矩,這些跟神所要求人的標準有沒有關係?沒有關係。那神對人要求的標準跟什麼有關係?(能不能具備正常人性,有沒有真理實際。)這是兩大項:具備真理實際,具備正常人性。真理實際跟正常人性是什麼關係?(具備真理實際就能活出正常人性。)對了!明白這個關係了。你看,你們聽聽,引導引導你們,你們就明白不少,是不是?今天如果不這麼交通,你們自己會不會這麼揣摩?(不會。)那會不會學呀?學也不會那就麻煩了,那剛才學沒學到點東西?(學到了。)

人的行事、做人都有哪些表現是具備真理實際了?人的盡本分、活出具備哪些是具備真理實際了?有哪些表現?(盡本分不應付糊弄,辦事有原則,存心是為滿足神。)跟活出、做人有什麼關係?(人的活出就是像神要求的,有誠實的心、順服神的心、敬畏神的心、愛神的心。)有這幾樣了。其他人說說,領受得對不對,偏不偏謬,片不片面?(神,我也是這樣領受的。在盡本分當中能夠對神有忠心,不應付糊弄;在活出上能夠做誠實人;臨到事能夠有一個順服神的心、敬畏神的心、愛神的心。)這幾樣活出真理實際的表現你們說說其中一樣,比如說盡本分不應付糊弄,對神有忠心,你心裡怎麼想能達到對神有忠心?怎麼想能解決應付糊弄?得具備哪些心理、哪些情形才能達到具備這樣的真理實際,活出這樣的真理實際,這個知不知道?(當涉及到原則上的一些事情的時候,或者弟兄姊妹有不同意見,自己裡面有狂妄自大的東西,非得讓別人聽自己的時候,能夠放下自己接受對的,能夠與神配合,能夠禱告,接受正面的東西,放下自己裡面那些野心與慾望、那些摻雜。)(做什麼事都有對的動機、合乎真理的動機。)合乎真理的動機是什麼?(就是做什麼事能夠去尋求合乎真理的標準,所做的都能夠滿足神,能夠有利於弟兄姊妹。)誰補充補充?根據你們理解的,你們平時行事的時候、盡本分的時候大腦不可能是空白的,是不是?(不憑自己喜好,不憑自己想像。)這是一小方面,還有呢?(不憑撒但所高舉的、欣賞的,尋求神的要求。)怎麼尋求啊?以什麼為動力來尋求啊?(就是讓神的旨意能夠得到通行,能夠達到神所要的。)平時人有這麼大的心志嗎?有沒有這麼大的志向、目標?(沒有。)那平時你們心裡一般是怎麼想的,來克服自己的敗壞性情,克服自己一時的私慾或者是自己的存心呢?怎麼背叛哪?(不打岔攪擾神的作工。)就這個標準?(憑良心。)看來你們平時對這些事做得都不夠具體,一忙就忘了,結果本分盡了,力出了,把真理落下了,這是不是損失啊?那這事怎麼解決呢?好不好解決?(還是沒付代價,沒用心,沒有在細節當中總去對照真理,沒有細節地去配合。)是這麼回事,光顧做了,光顧忙活了,把生命進入的事給忽略了。最根本、最大的事一忽略,容易造成什麼後果呢?知不知道?(走保羅的路。)還有呢?(虛度光陰。)(最終對神不認識,活在自己的觀念當中。)這都是,還有呢?(斷送自己。)最大的一個事你們沒弄明白。(沒得著真理。)這是不是最重要的?(是。)人沒得著真理能活出真理嗎?沒得著真理這是怎麼造成的?(就是在生活當中或者做事當中不與真理去對照。)這是不是人信神多年最大的遺憾哪?是不是最大的損失啊?人沒得著真理就等於什麼?(白信。)沒得著真理等於白信。白信指什麼?沒得著福?(沒得著神,沒得著生命。)「沒得著生命」這都是道理,沒得著真理是不是就沒蒙拯救啊?(是。)那蒙拯救指什麼?沒蒙拯救這是不是最大的遺憾哪?那蒙拯救是不是你信神最大的目標,是不是你心裡最想實現的最大的盼望啊?那這個最大的盼望跟得著真理有沒有關係?(有。)有多大關係?是最大的關係,是吧!

那現在大夥就琢磨琢磨,怎麼能得著真理?你明白真理了,進入真理實際了,就得著真理了;進入真理實際,得著真理了,你就能蒙拯救了。蒙拯救的人才是真正的受造之物,才是神所稱許的人。你說神要人的心,但是人如果不明白真理,沒得著真理,人的心能不能給神?容不容易給神哪?(不容易。)為什麼?(他的心不被神所吸引,還是自己撒但的東西、自己個人的東西在裡面佔主導。)那這樣的人能跟神相合嗎?(不能。)這樣的人是什麼人?(還是屬撒但的。)這樣的人處處流露觀念,處處流露敗壞,處處流露悖逆、抵擋。當你與神在一起的時候,當你做事的時候,你沒有真理實際,沒進入真理實際,你不掌握原則,你沒得著真理,那你所做的、所思所想的就算外表沒流露出來,但是你內心深處所存在的東西跟神都是敵對的,沒法相合。所以說,能夠達到蒙拯救與神相合唯一的途徑是什麼?(追求真理。)追求真理,得著真理。還有第二條路可選嗎?(沒有。)肯定嗎?(肯定。)那有些人說「我多出力,我多賣點力氣,我多撇點兒,多捨點兒,我多捐獻點兒」,能不能起到這個作用,能不能代替得著真理、明白真理呢?不能代替,這個在道理上都明白,是吧!

人願意蒙拯救,為什麼人追求真理卻那麼費勁呢?有的人說太狂妄,有的人說稀裡糊塗,有的人說是總忽略,有的人說太忙沒時間,哪個原因對呀?(都不是主要原因,就是不喜愛真理。)你要是說不喜愛真理,對於那些撇家捨業的,對於那些受了很多苦的、現在一心盡本分花費的人來說,他們就覺得有點委屈,「如果我們不喜愛真理,不喜愛正面事物,我們現在怎麼能坐在這兒呢?」「不喜愛真理」這已經成為每個人的官話了,但是真正的原因是什麼?這背後有一個什麼客觀原因呢?有沒有一個客觀的原因存在著?這裡面有一個這樣的客觀原因:一方面,在人心裡不明白什麼是真理,對真理的概念很模糊;另外一方面,多數人也想追求真理,但是不知道怎麼追求,沒有路途,沒有途徑,沒有方向。這樣一來二去,時間一長,盡本分出力、一個勁地做就成了人追求真理的目標了,成了人追求真理的替代品了。這是不是客觀原因?一方面從主觀上來說,多數人的心沒太在這方面下功夫,另一方面,你看剛才我問你們一些問題,就是各項真理之間的關係你們都弄不明白,乾脆就是無言以對。這就讓我看明白一個事:多數人在追求真理這事上根本就沒有路途,他想追求,也想掌握各項原則,也想明白什麼是真理實際,也想進入真理實際,就是不知道怎麼進入,沒路,沒途徑。他把追求真理這事看得可神祕了,難度可高了,比學一樣技術難度高多了,是不是這樣?

追求真理其實不是什麼神祕的事,要得著真理其實也不是什麼趕牛上樹的事,不費勁,沒有難處,最簡單的一條途徑就是:無論你從神話的字面意思上領受到了什麼,你就從這個做起。比如,神讓人做誠實人,你是一個追求真理的人,你喜愛真理,你願意實行真理,也願意得著真理,願意進入真理實際,當你看到神話說神的要求是讓人做誠實人,你的理解是誠實人就是說實話,不說假話,「那妥了,我先從我理解到的這一點做起,做誠實人,不說假話。」那跟哪類人不說假話呢?凡事都不說假話,不管跟什麼人都不說假話,這是人能理解到的,是吧!不撒謊,對大人小孩都不欺騙,尤其不能欺騙神。這是人所認為的做誠實人第一條最起碼能達到的、能領受到的標準,那你就從這個做起。從這個做起一開始是不是有難度?有哪些難度你們說說,這個你們應該有體驗,是吧?(有些事難以啟齒,拿不到大面上,放不下自己的臉面、虛榮,自己本來就喜歡讓別人看為好,覺得說出來別人能看穿自己,能掌握自己,有這些背景的都不願意說。)不願說,避開這些,是吧!那當你發現自己有這個問題的時候,你怎麼實行呢?這是難處。當發現有這些難處的時候,你心裡是不是在思想「做誠實人我還認為挺容易呢,其實做起來真不容易,真費勁」?第一次失敗了,沒說實話;第二次又失敗了,琢磨琢磨,「不能這樣下去。」是不是會這麼做?(是。)有人琢磨:「說實話?做誠實人?是有點難度,但不就是說句誠實話嗎?說!」說完了之後琢磨琢磨,「也不費勁哪,沒什麼,這不就實行真理了嗎?」他覺得妥了,做誠實人了。其實是這麼簡單嗎?(不是。)裡面還有哪些東西?(心裡還有詭詐,還有自己的存心。)

做誠實人的難度主要在哪兒?什麼攔阻你做誠實人呢?(還有自己的想像、意願在裡面,不願捨棄自己的利益,不能完全地把自己交出來,沒有看清什麼是正面的、什麼是反面的,對正面事物喜好的心還不大。)那你說有的人喜好正面事物的心大,他能不能一下就實行出來,一刀切?(實行不出來。)不那麼容易吧?所以說,就進入做誠實人這樣一個真理實際那就得操練相當一段時間。不喜愛真理的人他壓根就沒打算實行,就是看完神話之後知道就完事了,從來不亮相,從來不打算做誠實人、說誠實話,他沒那個打算。他心裡剛硬,就一個勁地以自己的利益、臉面、存心為最重,把做誠實人說給別人聽,說說完事,從來不打算實行。真正喜愛真理打算實行的人他就開始操練。一開始覺得有難度,「這次說的時候顧臉面了,沒說出實話來,還差點兒,不行!下次我還得繼續努力」,下次又好點兒,再下次又好點兒,一次比一次好,到有一天,終於把自己心裡真正想要說的一點沒有隱瞞地說出來了,終於做了一回真真正正的誠實人,他心裡覺得終於做上誠實人了。但這才是開始,以後要做得更好,做一個心裡、外表都誠實的人。那在達到這個的期間,在實行的過程期間,人的各種情形,人心裡的各種思想、存心是不是都在變化著?(是。)有哪些變化?你們說說。(有時候覺得說誠實話有損自己的利益,但是如果實行一次之後看見果效不是像自己想像的那樣,就開始對說誠實話有了點感覺上的轉變,就試著再去實行,這樣一點一點變化。)在做誠實人這個期間,在操練進入做誠實人的真理實際期間,人是不是在不斷地發現人有敗壞?人有敗壞,人有詭詐,人有存心,人總有活思想,人有私心,總為自己的臉面、虛榮、利益著想,說句誠實話有時就兩個字就那麼費勁,就憋半天說不出來。人被這些東西控制著,人活在敗壞中,人確實不是神所喜愛的、神所要的人。人裡面有敗壞,與神的聖潔相比,那就差距太大了,是吧?你是不是在實行的過程當中就承認人有敗壞了?當你承認人有敗壞的時候,你是不是就希望自己做神所要的誠實人,能夠達到滿足神呢?但是這樣過了一段時間,人總也達不到自己能領受到的誠實人的標準,人心裡會怎麼想?人的情形會有哪些波動?會有哪些表現?(覺得實行真理難。)當然肯定會說實行真理難。(該恨自己了。)恨自己了。對人類的敗壞性情、神所揭示的那些實情,人是不是有一個真正的、正確的認識了?當你有一個正確認識的時候,你是不是就從心底裡感覺應該對神的話說阿們,神的話太對了?當你感覺到神的話太對了,是人所需要的,這個時候你是不是能感覺到神的話真是真理,真能作人的生命啊?能不能有這點體驗?(能。)到這個程度,當你承認從神口中所說的話是真理、是人所需的時候,你是不是就感覺到神能拯救你?能不能意識到這一點?(能。)當你感覺到神能拯救你的時候,你心裡是不是就覺得神值得人信靠,人得靠神,不能離開神?這樣的感覺是不是真真切切的?是不是從人心靈裡發出來的一種渴慕——真正的渴慕,真正的仰望?

你看就一個小小的做誠實人這樣的真理實際,如果人真要進入的話,真用心去實行的話,不知不覺在人實行的過程當中,在人長進、變化的過程當中人就能得著這些東西,讓你不知不覺地就感覺到,神給人一條在人看這麼不起眼的要求標準就讓人得著這些東西,神太實際了!在人的觀念當中認為:做誠實人,這算什麼呀!這哪是真理呀!人狂妄的性情使得人第一感覺就是這個,第一個反應就是這個,「這不對!這不是真理,這就是人講的一點小道理,多淺哪!比那些名人偉作說出來的那些高深莫測的道差多了!這哪是真理呀!」但是當你真正地經歷這句話、去體驗這句話的時候,給人帶來的效果那是生命的轉變哪!那這個轉變大不大?(大。)大到什麼程度?(讓人自願地去追求實行這個真理,以往不注重,但從心裡感覺到有需要。)能不能讓人感覺到自己的渺小啊?(能。)感覺到自己太卑鄙了,人類太渺小了,人類太狂妄無知了!神給人這麼簡單的一個要求,在人眼中根本就不起眼,人用鄙視的目光來看待神對人的這樣一條要求,但是當人實行起來的時候,一個個形象高大的人,滿有知識、滿有文化的現代人卻那麼費勁,這說明什麼?(人太狂妄,太無能。)人什麼也不是,人什麼也沒有。就這一個事就能讓你的認識、觀念徹底地轉變,讓你認識到人有敗壞,人是敗壞的人類,人是撒但的種類。你越實行越覺得神太可愛了,太實際了,神作的工作、發表的話語在人看都通俗易懂,不那麼高深莫測,但是給人帶來的卻是生命,卻是讓人能夠蒙拯救的。這是不是真實的?(是。)那你們有沒有這些體驗哪?實行真理就這麼簡單,你把這些話按字面意思拿來就實行,在實行期間不知不覺你靈裡的情形就在轉變,你的生命也在長,你對神的認識、你與神的關係也都在往前發展,不會原地不動;但是你如果把這話就當成信神的一個美麗或者華麗的外表的裝備,那你永遠也感覺不到這些,永遠沒有這些收穫,就這麼現實!

你看當人吃包子的時候,有沒有人說我吃包子就吃皮?那不叫吃包子。吃包子主要是吃餡,吃著餡的那才叫包子,始終沒吃著餡的那叫饅頭,那叫饃。吃包子主要為吃餡,那實行真理呢?實行真理的目的是什麼?我告訴你,主要是為得著真理。我得跟你們細說說,越細說你們越明白,要是籠統地說你們可能還不明白。你看做誠實人這是真理,大夥都承認,沒有否認的,當你實行的時候,你覺得這不容易呀!活了這麼多年覺得自己挺老實的,待人處事都挺老實,也沒做過奸猾之事,也沒做過奸商,也不像外邦人那樣花說柳說,結果一實行真理碰壁了,「我就那麼不老實嗎?我挺老實啊!待人接物都是老實態度,連父母都說我是個老實孩子,學校老師也說我是個誠實的孩子,怎麼來到神面前一做誠實人我就不是了呢?到底是不是啊?」這是不是進入真理實際的開始?再實行實行,你就覺得:「哎呀,做誠實人不容易呀!看來我不是誠實人哪!『誠實人』這三個字我覺得我生命裡有啊,我天天就活在誠實人裡,我就是個誠實人,但為什麼我一說具體地做一個誠實人就這麼費勁,覺得這麼累呢?怎麼就行不出來呢?」琢磨琢磨,「如果行不出來,那咱就不是誠實人哪!」這是不是有變化了?(是。)什麼變化?(對自己有認識了。)對自己有認識了,這是不是長進?這是不是收穫?(是。)那如果不實行這方面真理,你對自己會有這樣的認識嗎?你會有這樣的收穫嗎?(不會。)怎麼就沒有呢?(覺得自己就是誠實人。)那不對呀!有些人說:「一看神話說讓做誠實人,『你們都詭詐』,我就承認,阿們,對,是,我是詭詐人,這不就承認了嗎?」這個承認跟認識自己有什麼區別呀?(不實際。沒有體驗到面對真正做誠實人的時候自己裡面的心思、反應。)沒明白什麼是詭詐人,首先他不知道什麼是詭詐人,還沒對上號,光口頭上承認了,就這麼回事。比如,有人對你說:「你這人個兒怎麼這麼小呢?」你琢磨琢磨,「是,我個兒小。」「因為什麼你知道自己個兒小啊?」「穿衣服不大嘛,都是小號。」真認識自己個兒小了嗎?(沒有。)那什麼時候人能認識到自己個兒小呢?你們中間有沒有個兒小的?個兒小的人現在有沒有意識到自己個兒小,從心裡深處認識到自己確實是個兒小,個兒不高?一脫衣服往那兒一看,「這衣服是不大呀,看來我個兒真的是挺小的」,承認個兒小了。這算不算真的承認了?(不算。)這還不算。那你們說說,我看看你們有沒有生活,對這方面有沒有體驗。(和弟兄姊妹在一起的時候,發現弟兄姊妹都比自己高,體會很深的就是夠不到燈繩,開一個燈都很費勁。)發現自己個兒小了,那在抓這個燈繩之前,從心靈深處有沒有感覺到自己個兒不高啊?從什麼時候開始意識到自己個兒小的?(看多數人都比自己高,還有抓不到燈繩的時候。)你看,這個過程來得容易嗎?如果沒有這個環境,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個兒也不小啊?(是。)這就是體會。

實行真理也是這樣,當你真發現自己是詭詐人了,實行做誠實人不容易,你需要神的拯救,你需要神的帶領,需要神的供應,也需要神的管教責打、審判刑罰來讓你進入這樣的真理實際,當你有這樣的渴慕、渴望的時候,有這樣的願望的時候,你自己就該琢磨了:怎麼能做誠實人呢?說哪些話是在做誠實人呢?做哪些事是在做誠實人的表現呢?這是不是有理性的人該琢磨的事啊?在你琢磨這些事的期間,你不是生活在真空裡,你就是不盡本分,你在人群裡也是活著的,每天說話,每天接觸人,每天辦事。你接觸人的時候,人問你:「去哪兒啊?」「溜達溜達。」其實你是想上遊戲廳。冒出一句假話,你覺得:「不對,本來是想去遊戲廳,結果就說溜達溜達,這不是假話嗎?這不是騙人的話嗎?這哪是誠實人哪!」不知不覺意識到做誠實人不容易,說假話那太自然了,太流暢了,無心無肺的,就在嘴邊掛著,不需要思考,出來的全是假話,太容易了!這時候有心有靈的人他會有什麼感覺?有心有靈的人他的心靈裡、他的生命情形會有哪些反應?(良心不平安,有控告。)這就對了。他想做誠實人,但天天說假話,這就有控告了。有心有靈的人有控告,良心在受責備。這個責備從哪兒來的?從人性裡、良心裡不知不覺有感覺了。有這個感覺是不是變化?是不是長進?(是。)那之前那麼做詭詐人他有知覺嗎?覺得自己壞嗎?(沒覺得。)從什麼知覺沒有到現在開始受責備了,說假話不行了,一說出來之後就覺得自己心裡不舒服了,難受,不安,受控告,達到這個程度這是不是變化?當受控告的時候,一般正常的人、有理性的人他會怎麼選擇以後的道路、以後的做人原則?一般從人性的主觀上,就是本能上他先從這個控告、責備裡解脫出來,因為他的主觀意願是想做誠實人,但是做不到,費勁,這是在消極方面。在積極方面沒有出路的時候,他在消極方面就想擺脫這樣的控告,怎麼做呢?就是少說話,但願別再說出假話來。但是他很難積極主動地就說誠實話,做誠實事。當擺脫了這樣的控告的時候,他心裡又有了新的責備:「總不說話這也不對呀,這裡面有欺騙哪,存心不對,這不還是想欺騙嗎?總想欺騙這還是詭詐人,這不是好東西呀!我怎麼這樣呢?我也不是誠實人哪!」又有這樣的控告了,生命是不是又長了?這個「長」到現在是不是在一步一步地邁進積極主動地做誠實人,背叛肉體的存心與觀念,是不是走到這一步了?這是不是變化?(是。)那變化到這個程度離做誠實人遠不遠了?有多少距離?(方向對了。)方向對了,那好不好實行啊?這個時候有理性的人、有正常人性的人他會選擇怎麼做、做哪些事來達到扭轉自己的消極情形,讓自己心裡有平安,有喜樂,活在神面前?(遠離惡,不做拿不到大面上的事。)不去做,這是迴避,迴避實行真理。在積極主動方面人有哪些配合,去迎合,去主動地實行,知不知道?(敞開亮相。)這是第一步。該敞開亮相了,琢磨琢磨,「我憋著難受啊,敞開說說,採取這個辦法看看,試試怎麼樣。」一般跟哪些人敞開亮相?多數人是不是得選擇選擇呀?「這個人比較對我的心思,我跟他說完之後他不會洩露我的祕密,不能讓我太丟人。」亮完相之後什麼感覺?(心裡踏實。)心裡釋然了。外邦人有那麼個詞,「釋懷」了,感覺踏實了。在感覺踏實的同時,人心裡一樂呵,琢磨琢磨,「這麼做挺好,雖然是我有意選擇了一個人,不是說亂跟人敞開,但是這進入真理的第一步感覺是不一樣,美!有享受!」嘗到實行真理的滋味了,嘗到實行真理的好處了。這是不是開始進入真理實際了?進入這樣的情形是好現象還是一般現象啊?(好現象。)不錯,是吧!能進入這一步已經很不容易了,那得衝破重重難關、層層阻攔,心裡一天不知翻了多少個個兒,「這話說不說呢?跟誰說呢?怎麼說呢?哎呀,裡面難受死了,憋屈死我了,快要窒息了!怎麼做能夠達到心裡快樂、痛快,能舒服點,能享受點呢?」最後選擇這麼一條路,有選擇性地找幾個人敞開聊一聊,說說自己的心裡話,痛快了,心裡平安了,良心不受控告了,人邁出這一步不容易。

從邁出這一步開始就越來越好,越來越好,基本上生命進入是朝著良性方向發展的。雖然這期間有掙扎,也有攔阻,也有消極,也有軟弱,也有很多的失敗,但是總的來說,邁出這一步這就衝破敗壞性情捆綁的枷鎖了。能不能這麼說?(能。)那接下來一般人會怎麼做呢?在多數人面前亮相,說實話,也揭露自己——自己曾經撒過的謊、做過的壞事,自己的存心,自己的觀念,這就是長進。再接下來呢?再接下來,自己每一次的撒謊,每一次的欺騙,每一次玩弄手段,玩弄陰謀詭計,自己都會感覺不平安,然後每一次這樣做的時候都不會輕易放過,主動去省察自己還有哪些事是搞欺騙、玩手段,不是誠實人的表現。這是不是在往正確的道路上發展?這樣的情形是不是進入了真理實際的情形呢?(是。)確不確定?(確定。)為什麼這麼說?這個過程是不是在體驗做誠實人的一個過程呢?(是。)那體驗這個的過程是不是在體驗神話的過程呢?(是。)那這個過程是不是在體驗、接受真理的過程呢?是不是脫去敗壞性情的過程?是不是接受神的拯救的過程呢?(是。)都是。再接下來人會怎麼做呢?接下來再做是不是積極主動的成分多了?那你們說說吧,積極主動的成分都具備哪些表現?(做事之前就省察,凡事糾正自己的存心。)看來你們還沒經歷到這個程度,沒經歷到這個程度說明什麼?是不是離做誠實人還很遠?接下來,人積極主動的成分會更多,省察自己每一個細節,每次說過的話,每一個存心,自己裡面的敗壞性情,自己的觀念。這樣一來,你越來越多地發現深處的東西,隱藏的東西,自己從來意識不到的東西;當發現這些東西的時候,在人的心裡就渴望神能幫助人,人能倚靠神,倚靠神的引導來解決這些難處,這就越來越好了。在這個時候,當人感覺到人的敗壞性情,人的詭詐、存心方方面面抵擋神的東西根深蒂固的時候,人就感覺人需要神的審判刑罰,需要的不再是神的恩典、神的祝福還有神對人的安慰、勸勉、提醒,而是需要神的管教責打、審判刑罰,這樣才能解決人根深蒂固抵擋神的東西、敗壞性情,才能解決人的悖逆。你走到這個程度,你才能心甘情願地接受神的管教,接受神的責打,接受神的審判,接受神的刑罰,沒有任何怨言;生命進入長到這個份兒,進入到這個程度,人才能知道神的管教是什麼,神的責打是什麼,神的刑罰審判是什麼,才能知道神的刑罰審判對人來說多麼重要。當人接受了神的刑罰審判、管教責打的時候,人不知不覺地就長大了,能擔重擔了,越來越覺得做誠實人不那麼費勁了,不那麼吃力了,難度不那麼大了,攔阻不那麼大了,越來越容易了。當人做一個誠實人,能夠把心交給神,體貼神的心,不需要神在跟前看著,管教你,責打你,人就能主動地按著真理的原則去實行,這個時候神是不是就得著人了呢?(是。)那人走到這個程度,真理在人身上是不是就成為人的生命了呢?那真理成為人的生命了,能不能說人就得著真理了?你活出了真理實際,真理成為你的生命了,你就得著真理了,明白了吧?(明白了。)就是這麼個過程,複不複雜?(聽著也不複雜。)聽著不複雜,是吧!事實上比學技術簡單多了,我就看著學電腦這東西就挺複雜的,不斷地看呀,學呀,記啊,這個複雜。其實真理還真不複雜,只不過人把他複雜化了,把他想像得複雜化了。得真理這個過程你們說複不複雜?難度在哪兒?(看人願不願實行。)其實沒什麼難度,敗壞性情對一個願意實行真理的人來說它不是問題,因為真理本身就是人應該達到、人能達到的,否則神就不這麼說話了。真理不是天方夜譚,也不是什麼高深的天文理論,就是人能達到、人能夠得上的。你們說實行真理這個過程難嗎?複雜嗎?比蒸饅頭簡不簡單?(不簡單。)但是我看跟吃包子差不多,就是你越往裡吃越香,越往裡進越有享受。人總覺得實行真理沒意思,那是你沒進入到裡面去,就等於你吃個饅頭拿它當包子了,所以說你沒覺得它香。包子你越往裡吃才越有享受,越覺得香。人總是浮在表面、道理上,不往裡實行,不注重裡面的各種情形,所以你總也進入不了真理實際;你進入不了真理實際,你就得不著真理;得不著真理,你沒覺得真理對你來說多麼重要,多麼寶貴。這是事實。

你們回顧回顧剛才咱們說的做誠實人這個過程,一步一步地都有什麼?有沒有跌倒?有沒有軟弱?有沒有攔阻?有沒有人的觀念想像夾雜著?(有。)那人的敗壞本性在裡面起多大作用啊?(主導作用。)起主要作用,是不是?但是人如果一直往前進的話,它是問題嗎?不是問題,不是難處。最難的那部分在哪個階段?實行真理第一步最難的是什麼?(背叛自己,揭露自己。)能不能說最難的是當人實行真理的時候,一看實行真理不容易,然後認識到自己怎麼這麼多敗壞性情,根深蒂固啊?這是不是難處?(是。)這不是難處。你如果真明白、真認識到自己敗壞這麼深,這還是好事呢!就怕什麼呀?就怕人一開始傻乎乎的,還覺得自己不錯,「我是誠實人」,「我老實巴交」,「我腳踏實地」,「我是個簡單的人」,「我是個追求完美的人」,「我是一個脫離低級趣味的人」,「我是一個大公無私的人」,「我是一個乖乖女」,「我是一個聽話的孩子」,「我是一個人見人愛的人」,「我是一個人見人喜歡的人」,「我是一個熱愛生活的人」,「我是一個熱心腸的人」,「我是一個樂善好施的人,樂於助人的人」,「我這個人從來不會說假話,一說假話心跳,臉紅,鼻子歪」。能認識自己的敗壞是不是比這些強啊?(是。)強在哪兒?(能對自己有點認識。)你說當人對自己有認識的時候,這是不是生命進入的一個大的收穫呀?你得看清這一點,人認識自己不容易。認識自己不是說照鏡子看自己的五官正不正、頭髮多少、個頭高矮、鼻子大小,不是這個,那是認識什麼呀?是認識自己的性格好孬嗎?是認識自己的特長多少嗎?是認識自己人緣好孬嗎?(不是。)那主要認識什麼?(認識自己的敗壞本性。)都明白這事,是吧?認識人的敗壞性情,抵擋神、抵擋真理的東西,屬撒但的東西。這些東西有的來自知識,有的來自教育,有的來自家庭環境,還有些來自人的觀念,來自一個社會環境、一個社會文化,來自不同的地方,主要就是來自撒但的敗壞。這些過程你們回顧回顧,實行每一個真理基本的過程都是這樣的。

當你接觸真理的時候,真理是正面事物,肯定在人裡面要與人的敗壞性情起爭戰,起反應。如果你總覺得自己明白真理了,但裡面的情形從來不變,不疼不癢,那你就離明白真理早著呢!如果一個人說「我好像明白點真理了,好像進入真理實際了」,那有什麼表現呢?就是生命裡面的情形開始發生變化了,心思、觀念、行事原則、為人處事的方式、盡本分的存心動機開始在裡面發生變化,在心思裡,在心靈裡開始發生變化,它有感覺了,讓你感覺到人有敗壞,人有私慾,人有狂妄,人有自私,人有貪婪,人有抵擋,人有各種各樣的慾望,人能為了利、為了名不擇手段,人有詭詐,有野心,讓你自己發現這些。真理一進到人裡面的時候,在人心思裡、心靈裡會有變化,他讓人的心靈能夠感受到一些正面的東西,這就是真理的作用。你說真理我讀了很多,聽了很多,但是從來沒在心靈裡起過任何的變化,發生過任何變化,沒產生任何的感覺,這說明什麼?這就證實了你沒進入真理實際,連邊兒都不沾。

有些人說:「我剛信神的時候,一說神的事我總流淚,總激動,晚上總也睡不著,總是成宿成宿地受感動啊!」這是不是明白真理達到的果效啊?(不是。)那是什麼呀?人剛信神的時候,雖然人帶著敗壞,但是聖靈作工給人一些感動,讓人喜樂,讓人平安,讓人高興,忘記憂愁,能給人這些感動。但是這些感動永遠代替不了真理給人帶來的變化,明白了吧?那個取代不了,如果能取代的話,神不用跟人面對面說這些話,發表這些真理。如果一個人信神多年,還沉浸在接受聖靈的感動、接受聖靈給的平安喜樂的感覺中,還一直停留在那個地步,這事是不是麻煩?哪類人容易停留在那個地步呢?論信神年頭來說,一般初信一兩年的容易這樣。但是聽了很多真理以後,還以那個為資本,還以那個為標準,這是不是就要麻煩?這意味著什麼?這樣的人就太無知了,可憐,幼小,不容易得著真理,能不能這麼說?(能。)三五歲小孩手裡拿著玩具可高興了,這個正常。你見過幾個三十歲的人手裡拿個玩具滿大街跑的?是不是不正常?有沒有三十歲的人拿個小汽車坐在上面,還滿大街跑當真汽車開的?這就不正常了。通常那是什麼人哪?(傻子,弱智。)弱智能不能擺脫手裡總拿著玩具的年代呢?(擺脫不了。)為什麼?傻子、白痴他那個智商就長到那兒了,不管多大歲數,六十歲他也是那樣,這跟年齡有關嗎?(沒有。)跟年齡沒關。所以說你們注意觀察觀察,哪些人三十歲了還拿個小汽車,拿個道具、玩具滿大街跑,走到哪兒拿到哪兒,趕緊遠離那人,弄不好那就是傻子,再不就是瘋癲的人。一種是精神病,一種就是弱智,是吧?那如果一個人信神多年,還總說聖靈當年多麼多麼感動他,那時候神給他多少多少恩典,怎麼聽真理他也不說實行真理的事,也聽不懂實行真理的事,聚多少會也聽不懂,這是什麼人哪?這就費勁了,這就困難了,這類人要麻煩了!那你們中間有沒有信神多年還手裡拿玩具的?聽了這麼多道,你們覺不覺得真理對你們來說很重要?你們有沒有意識到實行真理的重要性呢?(意識到了。)那你們就不是白痴,不是弱智,也不是精神病,看來還是正常人。實行真理不是費勁的事,不是什麼深奧的事,不抽象,沒什麼難度,只要有理智、人性正常應該都能達到,都能實行。按照這個標準來說,多數人是不是應該能得著真理呀?(能。)能得著,是吧?有沒有覺得照這個方式做也得不著的,說「我覺著我這人費勁,我就覺著自己是三四十歲還拿著小汽車滿大街跑的那種人,夠嗆,得不著」?舉舉手。沒人舉手,看來都有希望,都有希望這是好事。

以後希望你們提點兒這一類生命進入細節的問題,在哪個關鍵的一環、重要的地方,說這個情形不知對不對,我得問問,問問這類問題。你們一問這類問題,我就知道你們在真理上下功夫了。你們總問那些外面作法、外面的事,我一看你們都夠嗆,早著呢!沒事大夥就交通,都揣摩,說:「我這個情形對不對呢?我總那麼想對不對呢?這是觀念還是想像,還是實行真理的必然情形、必然過程啊?」探討這些事。你說:「我想做誠實人,我這麼敞開方式對不對?你們幫著看看我這麼敞開對大夥有沒有造就,有沒有弊病啊?能不能把哪些人絆倒啊?」就探討這些事,這樣不知不覺你周圍的人與你都長進了。說話做事都得對自己、對別人有造就。

          ※         ※        ※

得著神、得著真理是最幸福的事

人說獻這個獻那個,光一句話不行,那真得捨呀!到捨的時候真能捨,這才叫真實的實際。真到關鍵的時候讓你捨,讓你放下這個放下那個,你捨不得這個捨不得那個,這就不行,對神還不是真心。越到關鍵的時候人越能順服,越到關鍵的時候越能放下自己的利益、虛榮臉面,這蒙神紀念,這都是善行啊!人無論是做什麼,人的虛榮臉面與神的榮耀相比哪樣是最重要的?(神的榮耀。)自己的責任與自己的利益相比哪個最重要?(責任。)哎,自己的責任最重要,這是義不容辭的責任。這不是口號,你心裡是這麼想的,你也去這麼實行了,這是不是就進入點兒實際了?最起碼有這方面的實際了,自己一時的主觀意願、自己的虛榮臉面在臨到這些事的時候都不成問題了,都不是攔阻了,你以自己的本分、以神的心意、以見證神、以自己的責任為第一位,都放在第一位了,這是多好的見證,這是羞辱撒但的事啊!這個事在撒但那兒怎麼看?撒但看到這一切的時候它會怎麼想啊?你實際地這麼一做,就是你真實地為見證神、背叛撒但用實際行動來表達了,不是口號了,這是最好的羞辱撒但、見證神的方式。用各種方式來見證神,用各種方式來讓撒但看見你背叛撒但的決心、棄絕撒但的決心,那挺好!

這段時間雖然說你們離開家,離開父母,離開親人,受了一些苦,但是心靈裡得安慰,心靈裡充實、飽足,而且生命方面也越來越有長進。不管怎麼說,這段時間沒虛度,沒有白過,太充實了!這一年勝過你活十年二十年的價值。現在琢磨琢磨,你在世界上做生意,結婚生子,成家立業,成為什麼名人,做什麼事業,哪一樣能比這個更有價值?沒有一樣比這個更有價值,更有意義。你在世上走的道路,不管你覺得多麼正面,是人類當中多正義的事業,你不管做得多好,你不管做得多讓人贊成,成就多大,你所走的道路是離神越來越遠,是背離神的。你看現在你盡的本分,不管這本分大小,值不值得一提,你是走在正道上,是離神越來越近。你們出來盡本分,這一段時間這個環境也好,教會生活都正常,盡本分特別忙,心靈裡也充實,不知不覺就長了。這一長進怎麼樣?是不是覺得自己比以前成熟了?能擔點重擔,各項業務方面雖然還不能獨當一面,但是在生命進入方面讓你覺得在信神的道路上自己的責任與義務越來越大了,越來越有責任心了,也越來越想體貼神的心意了,離神越來越近了,是不是啊?(是。)那這感覺是憑空得來的嗎?你們兩年前有這樣的心志嗎?也可能有,但是可能僅僅是一種願望,是一種口號,沒有現在來得實在。現在就更實際了,最起碼掌握了一些盡本分的原則,明白了一些真理的實際,也知道自己有哪些缺欠、毛病,長進不小啊!你看人一盡本分,神虧待人嗎?不虧待人。不是說讓你吃點好的、讓你穿點暖的就是不虧待你,神給人的最重要的東西就是神把他的生命、把真理賜給你,讓你從神那兒得著真理,得著生命的供應,然後你心靈裡那個生命在長,在變化,在一點一點地長大,在一步一步走向神所要的、合神心意的那個人。走上這樣的道路,這是不是幸福的事?(是。)

你們這一代人多數都是獨生子女,很多獨生子女都有優越感,什麼東西都是自己的,沒有人跟我搶,沒有人跟我爭,獨一份!生在現在這個時代,也覺得生活各方面物資都挺豐富,那是一種什麼感覺?僅僅是肉體上有那麼一點幸福感,跟心靈裡那種幸福有什麼區別呢?看看你們的體驗,能不能體驗得真實一些,實際一些,你們自己琢磨琢磨。(物質這些東西它是暫時的,一旦它消失,人的生命還是空虛。)都摸著點感覺,是吧!人這個肉體享受著各種物質的東西能給人帶來心靈的安慰嗎?你說生活的優越感、豐富的物資生活能給人帶來什麼?(墮落。)讓人墮落,迷失方向,說白了就是不知道好歹,讓人越來越不知道天高地厚,讓人越來越貪享安逸,甚至有的人失去生活的自理能力,不知道怎麼自己照顧自己,不會獨立生活,也讓人的貪心越來越大,得了這樣還想得那樣,無止無休。總的來說,那些優越的生活條件、豐富的物資生活給人帶來的除了墮落沒有別的,沒有一樣是好的。肉體這個東西你對它越好,它的貪慾越大,它就適合受點苦。受點苦人就走正道,務正業;不受苦,人貪享安逸,在福窩裡長大,人就只能一事無成,不可能得著真理,最後也不明事理了,時間長了給人帶來的結果只能是人越來越墮落。這些例子多不多?(多。)有很多歌星、影星一開始沒成名的時候還挺能吃苦,勵精圖志,挺敬業的,一旦出了名,掙大錢發大財了,結局是什麼?吸毒自殺的、短壽的可多了。那是什麼造成的?就是物質享受得太嚴重了,太安逸了,不知道怎麼享受、怎麼刺激好了,就吸毒,尋求更高的刺激和樂趣。一吸毒吸時間長了戒不了了,有的吸過量了,死了,有的自己不知道怎麼能解脫,最後就乾脆找一種方式解脫——自殺。這樣的例子多,是只限於西方嗎?東方是不是也不少啊?(是。)這樣的例子太多了,你看這些不都是典型嘛!不管你吃多好,住多好,穿多好,享受多安逸的生活,你的慾望得到多大程度的滿足,都是虛空,然後就是找死,最終的結果就是個死。你說外邦人追求的那個幸福是真正的幸福嗎?其實那不是幸福,那就是人想像的,那是一種墮落的方式,是一條讓人墮落的道路,人追求那個本身就不是正常人性該有的目標,不是人活著的價值所在。撒但給人種下的就是讓人以那個為目標,用這種方式來麻痺人,來敗壞人、吸引人、勾引人、引誘人,讓人感覺那就是幸福,讓人奔著那個目標去,人覺得那是幸福的,得到那個的時候才是幸福的,所以人不管使多大勁,都要衝著那個目標去,結果得著了,人感覺還是沒有得到真正的幸福,是吧?(是。)這就證實了那不是一條正路,那是一條走向死亡的路。

那信神的人為什麼就不會走那樣的道路呢?信神的人感覺到的幸福是什麼樣的呢?有什麼不同啊?你看大多數人信神以後不追求發大財,不追求在世界上亨通、搞什麼事業、成為名人,而是默默無聞的,不掙大錢,生活很簡樸,對生活質量也不是要求很高,甚至有一些呢,就是溫飽。在這樣的人世間,他居然還能選擇這樣的道路,他不會掙大錢嗎?你能說凡是神家的弟兄姊妹,信神的弟兄姊妹都沒能耐掙大錢嗎?(不是。)不是,那人看到什麼了?就說這些人他們信神之後,或多或少在心靈深處已經感覺到跟隨神走這是最幸福的事,這個幸福不是任何的物質世界當中的東西能代替的。甚至有些人也試過,在外面跌打滾爬的那幾年挺累,很苦,掙了點錢,也享受了,怎麼樣了?活得沒有尊嚴,活得越來越累,「與其這樣活著還不如死了呢!」對那個事已經看透了。不是說走投無路了信神了,而是他已經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跟隨神走,走追求真理的道路,為神花費奉獻一生,這是心靈最得安慰的事,是一生中最大的事;得著神,得著真理,這是最幸福的事,是讓人的心靈最踏實的一件事。這一份幸福人已經感覺到了,那可不是想像來的。

現在可以說絕大多數信神的人,不管他明白真理多還是少,深還是淺,是不是已經進入真理實際了,不管什麼情況,有一條是明確的,你不讓他信神,讓他回到世界,他說什麼也不幹,打死他都不幹。說世界給你一座金山,不幹。他當時也可能琢磨琢磨,「給金山也可能不錯」,又琢磨琢磨,「不對,給金山也沒有在神跟前呆著、為神花費、在神家盡本分幸福,那個不幸福,當時挺高興,後面的痛苦大著呢,說什麼也不能走那條路。好不容易找著神了,如果再回頭,那以後上哪兒找去?這機會難得呀!」看到了神,抓住了神,這就等於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你說一個溺水的人,當他抓住一個救生圈的時候,他是什麼感覺?(死死拽住,決不放手。)就是這麼個感覺。當他抓住救生圈的時候,他心裡怎麼想的?「這下不用死了,能活下來了,終於能活下來了!看來這死亡臨近的時候還是有一線希望活著的,這一線希望就是使盡渾身的力量也不能放手,無論受多大傷害,無論多難多苦也不能讓它溜走,哪怕剩下最後一口氣也要把這個救生圈抓住。」當人感覺到有生還希望的時候,你說人是不是感覺幸福呢?(是。)這就對了。

現在你們是不是有時候坐那兒琢磨琢磨、禱告禱告或者靈修的時候常常有這個感動,有這個幸福的感覺呀?(是。)這就對了,這是人盡本分神給人帶來的。人信神之後得了一些真理,這些真理給人帶來的幸福就足可以取代那些物質、那些安逸享受給人帶來的幸福。那些東西你得的越多越不知足,不知道好歹;真理呢,人明白得越透亮,得的越多,人越知道感謝神,越知道感恩,心裡越有飽足感。物質那些東西給人帶來的是什麼?(虛空。)虛空,墮落,人不知道好歹,慾望越來越大。為什麼說人做生意年頭越多越奸猾呢?不是說掙的錢少,一開始掙一塊錢他覺得就知足了,「行了!」過兩年,「掙一塊錢那哪行?一下子掙十塊錢才行!」再過些年,掙十塊錢也覺得不知足了,「得掙二十塊錢!」掙二十塊錢慢慢也不知足了,「一樣東西一下子掙他一百上千!」越來越貪。慢慢地,什麼東西對他來說都不算什麼,他就要錢,家人、親戚、朋友誰都騙,越來越黑。一般做生意的人是不是都是這麼個規律?(是。)你說錢能不能救人?錢能不能滿足人的貪慾?(不能。)滿足不了,解決不了人的這些問題。那信神的這些人為什麼能放下呢?怎麼就能放下了呢?每天禱告、克制達到的,是不是這麼回事?(不是。)(看透了。)怎麼看透的?(一方面自己也經歷到一些,一方面神話也揭示,慢慢地就明白了。)就是這麼回事。你明白了,你能放下了,證明你已經接受真理了,神的話,神對人所說的、對人的要求從你內心深處已經阿們了,接受了,成為你的實際了。那這個實際現在是不是你的生命啊?(是。)已經就是你的生命了。你看你在盡本分當中不知不覺有生命了,你還什麼感覺沒有呢,你覺著我的身量好像還挺小,很多事還不明白呢,但其實神的生命已經作在你裡面了,你自己覺著還差挺遠,「我有真理了嗎?不敢說,那麼說是不是有點狂妄、張揚啊?」還不敢說,其實不知不覺地已經有了。生命的東西這是很自然的,用不著你感覺,但事實上你在長,你已經有變化了。所以說,人在接受神生命真理的同時,人的心也在不知不覺地靠近神,你靠近神的同時這是不是神在得著你的同時?你現在細想想這樣一個過程,這是不是挺幸福的?(是。)太幸福了,生在末世太幸福了!接受神的話語直接作在你裡面,讓你裡面有神的生命,有神話作實際的生命,有真理作實際的生命,人活得是不是有價值?(是。)是不是不知不覺就尊貴起來了呢?是不是慢慢活得就有尊嚴了呢?昨天還不知道這事呢,今天發現一個大祕密,原來自己裡面已經有神所要的以真理作實際的生命了,那靈裡的小生命已經萌芽了,開始長了。那可不是說一口仙氣吹到裡面了,說不定什麼時候一吹又沒了,那是生命,是生命結出來的果實,這是什麼也取代不了的。等以後你們再不知不覺地經歷一些管教、責打、審判、刑罰,你們再能接受,再能順服,不知不覺在認識神的這些事上,在這些真理上也越來越有長進,這不就一點點長大了嗎?你們是不是也盼著那一天哪?

神發表真理,藉著真理讓人得著從神來的生命,現在根據事實來看,這事是不是已經作到了,已經實現了,已經成就了?(是。)以前人認為「哎呀,這麼難,不容易」,現在看是不是容易啊?你只要有信心,你只要積極主動地能配合,神的話、神的生命不知不覺就變成你的生命了,這樣,不知不覺你這個生命裡就有了神所發表的真理的成分,有這樣的實際,有這樣的活出了。在這個過程中,你是不是不知不覺地與神融合在一起了呢?你從神那兒得著了生命,你不知不覺地與神有了相合的成分;人與神有了相合的成分,那人達到完全讓神滿意、成為神所喜愛的人是不是就有指望了?(是。)不是難題了,沒什麼難度了。那神所說的要作成一班見證他的人、作成一班得勝者這個事是不是能成就啊?你們對這事原來是不是不太透亮,覺得有點渺茫,也有點糊塗?還覺得能作成嗎?這事可能嗎?就這幾句話就把人變化了?有一部分人對這事就總劃問號。現在一看,這事對神來說是難事嗎?在神那兒沒有難成的事,神所說的話都要一一應驗,都能成就;尤其是神說要把真理賜給人成為人的生命,把人作成讓人蒙拯救,這在不久的將來肯定能成就。現在在這些人身上已經見到成果了,這是不是事實?(是。)這是什麼事啊?是不是好事?這是可喜可賀的事,這是大事啊!沒事你琢磨琢磨,尋求尋求,揣摩揣摩,想想這些年、這些日子從神得的、自己所收穫的,神在人身上的救恩真是浩大。當你感覺到這個的時候,你心裡就感覺到真正的快樂,沒有憂愁煩惱,能積極進取了,不消極倒退了,不退縮了。有時候自己有點軟弱、小脾氣,或者有點缺欠、難處就都不是難事了,不是攔路虎了,都攔阻不了你正常的生命進入,對你來說就沒什麼難度了,你禱告禱告或者交通交通就把它解決了。你看看,你的身量是不是就逐漸長大了?所以說,沒事的時候、靈修的時候得常常琢磨琢磨神的救恩、自己從神得的,倒嚼倒嚼:這些年信神自己都做了哪些事?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自己是怎麼走過來的?在神的引導之下自己的身量是怎麼長起來的?這些沒事就得回顧回顧,然後心裡知道感恩,知道感謝神。

聖經裡有那麼三句話:「常常喜樂,不住地禱告,凡事謝恩。」(帖前5:16-18)常常喜樂,這個容不容易達到?這個就得付諸實行,讓它變成實際。不住地禱告,這是常常喜樂的一個來源、途徑,這樣你就能達到凡事謝恩。你有了喜樂,知道感恩,知道神所作的一切都好,知道你從神那兒得了多少恩典,得到多少祝福,你就知道感謝神了,「神所作的一切都好」;你有了這樣的心,有了這樣的認識,你才能真正地順服神,才能心裡對神有愛,你才知足,才知道順服神所擺佈的一切環境。這幾句話記住了吧!有些話是小話,但是在人生命長進的過程當中這都是必不可少的。不是說高深的道理、大的道能拯救人,能讓人得飽足,這些小話人如果能實行出來,能常常這麼做,就能讓你改變,就能讓你有變化,讓你的情形扭轉過來,讓你變得剛強,不膽怯,不後退,變得有信心。哪幾句話來著?(「常常喜樂,不住地禱告,凡事謝恩。」)

臨到事總哭的人好不好?總哭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情形?首先他心裡沒有喜樂。常常有喜樂的人愛哭嗎?沒有喜樂反之他的心裡是什麼?愁苦,憂傷,痛苦,委屈,埋怨,不理解,反正這些消極的成分都在裡面憋著,所以說臨到事他一哭哭幾天,想起來就哭。這樣的人怎麼辦?沒事就得唸叨這幾句話:「常常喜樂,不住地禱告,凡事謝恩。」你知道凡事謝恩了,你就長大了,你不是小孩了。常哭的人什麼事都痛苦,什麼事都解不開,都放不下,沒招兒,不知道怎麼辦,不知道來到神面前,這是大人還是小孩?(小孩。)那你們現在是小孩還是大人哪?(小孩。)小孩的時候多還是大人的時候多?(小孩的時候多。)所以說這幾句話挺適合你們。你們記下了嗎?(記下了。)這話好不好?(好。)咱別管這是從聖經哪一部分出來的,這話實用,是人生命長進的過程當中必不可少的最實際的一些實行,是人該具備的情形,該具備的實行的路,這是人順服神的一種態度。首先這是一種態度,你有這樣的態度蒙神祝福,有這樣的態度蒙神悅納,同時你裡面的情形,消極情形、墮落情形、悖逆情形那些反面的東西會越來越少,這些情形會跟著越來越往好的方向扭轉。明白了吧!

生命進入的事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得需要人心裡時時刻刻地掛著,因為它是你的生命,它涉及到你的生命,應該是在你心裡裝著,與你形影不離的。所以說不是非得講大道、講高深的道、喊口號能讓人有生命進入,能讓人有變化,有時一些小話你覺得不起眼,但是它確實能讓你變得聰明,有智慧,得到神的悅納、認可。所以我告訴你們一句話:你們要想進入真理實際,要想有好的生命進入的開端,別注重道理,別注重做喊口號的人。看誰講道講得高,羨慕;看誰能說,羨慕;看誰講道的時候氣派,羨慕。這觀點對不對?這個追求目標對不對?(不對。)那什麼是對的呢?你應該追求做什麼人哪?(默默無聞,腳踏實地,實實在在地做人、做事。)對了。實實在在地做人、做事,凡事不離開禱告,常常來到神面前,別遠離神,這是根本的根本哪!不管咱的生命多大,咱的身量多大,咱進入多少真理實際,心裡不能離開神,不能遠離神哪!你說:「我有時候離開神不太遠,行不行?」這話怎麼樣?你說:「我不走太遠,我不離開神太遠,行不行?讓我溜達一會兒,行不行?」這是什麼話?什麼遠近哪?這事沒有遠近,你心裡沒神就已經遠離神了,這個沒有真實的距離。人一離神遠了有什麼後果?(活在撒但的網羅之中。)還有什麼後果?(失去了平安喜樂,落入黑暗之中。)(失去了今天的幸福。)這些都是表面上的。人一遠離神,人就隨時被撒但擄去了,然後你做事、說話流露的都是什麼?(撒但的敗壞性情。)這時候人就該做錯事了,就該流露悖逆了,就該打岔了,隨時都有被撒但利用、擄去的危險,這是可怕的事啊!所以說,你的心不遠離神,時時都能在神面前,這是敬畏神的一種態度,你具備了這個態度神才能保守你不走錯路。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基督的座談紀要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國度福音全能神經典話語(選編)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聽神聲音看見神顯現

    跟隨羔羊唱新歌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事奉之路

    全能神教會歷年工作安排精要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得勝者的見證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講道供應文選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