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七十五篇 達到敬畏神起碼得具備良知與人性

中國人做什麼事不嚴謹,粗糙,不求真,做什麼事總想使巧勁,總想糊弄,這是中國人的特性。這點特性是不是帶點痞性啊?做什麼事不認真,一閉眼睛,「沒事,就這樣差不多,可以了!」結果整來整去把自己坑了,什麼真東西也學不著。你看中國人做菜,你問那個廚師:「鹽放多少啊?」「少許,適量。」說:「煲湯的時候煲多長時間哪?有沒有時間要求啊?」「看著煲,到時候聞,聞著味兒差不多出來了就行了,就能喝了。」「一頓喝多少合適啊?」「兩碗。」人家南方的碗很小,北方吃飯的碗很大,不一樣。它沒有量,沒有說多少升、多少毫升、多少兩,沒有這個嚴格的單位制,就說個大概,什麼都是「少許」「適量」「差不多」,最後把自己坑了。那我跟你們說這個事什麼意思啊?做什麼事都得嚴謹哪,得一步一步的,腳踏實地地做事,踏踏實實地做人,總想使巧勁,幹大活兒,幹面子活兒,這噁心呀,讓人噁心!學什麼專業這麼個學法都學不到位,都學不精,這麼學成不了才。其實你們盡本分,做一些比較生手的東西,對你們來說不是很熟手、不是很過硬的東西,但是有一丁點兒的技術含量或者是有一丁點兒難度的,你們也不下功夫做,不在一起多交通交通到底怎麼做能做到最好,就總想做個大概、含糊就完事了,最後做一遍不行,做一遍不行,這不是白搭工嗎?做什麼都是個籠統活兒,都是個大概,「說不定,八成,也許,或許,就這樣吧」,這就麻煩了,什麼活兒也做不精,到最後什麼活兒也做不好。

中國這麼大個國家,十幾億人口,歷史這麼悠久,人才也不少,為什麼中國人的產品在世界上就沒有領先呢?沒有能拿到國際市場上炙手可熱的東西呢?從輕工業到重工業,從日常生活用品到重工業,那些重工業產品——汽車、飛機、武器,怎麼就沒有一樣能拿到國際市場上呢?就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國外的產品,這個牌子創牌兩百年,做工還有這個產品質量、款式兩百年經久不衰,價格一再地漲,經典的產品就是一直能夠維持那個價格,維持它在市場上的價值。而中國人就仿冒出一個東西,好比說人家賣兩百塊錢,中國人賣二十塊錢都沒人要,一模一樣的東西,你說丟不丟人吧?中國人自己都不買,為什麼呀?(不值得信賴,質量不好。)這怨誰呀?(怨中國人自己。)哎,怨自己。外邦人常說,「腳上的泡自己走的」,怨誰呀?你那東西不行,不過硬。中國人自己的東西自己不捧場,還總吹牛,什麼什麼東西領先國際,在國際市場上獨佔鰲頭,總這樣吹牛,你說那不是糊弄三歲小孩嗎?到國外一看哪是那回事啊!後來我就發現一個問題:中國人做事、搞工作或者搞企業,或者是做手工什麼的,有一個特徵,有一個特性,幹什麼都沒長性,幹什麼也不鑽研,就想混日子過。學點東西,知道點知識道理就吃老本,就不想往裡鑽了,最後做出那個產品或者是製造出那個東西就是個糊弄局,他就不想往好了做,沒有長遠打算,就是糊弄日子,就想混日子過。你看人家一個企業或者一個品牌、一個家族企業,一做就是兩百年三百年,東西做得有特徵,質量也好,能站得住。人家就琢磨往好了做,定下神來往好了做,中國人的心總像長草了一樣,總想賺大錢,就是不在業務上下功夫,不在產品質量上下功夫,總想掙巧錢。中國人有這麼一個性情在裡面,在各項業務上都不是精益求精,總想混日子,結果怎麼樣?把自己坑苦了。

中國人在西方製造了很多東西,質量沒有保證,名聲臭了,結果怎麼樣?弄得中國人在這地方呆也不好呆了。你說中國人壞到什麼程度,就給小孩做那個兒童玩具,那布娃娃、洋娃娃的肚囊裡塞的那個棉花,都是中國手術室裡給人動完手術止血的那些棉花,結果被人告上法庭了。那些東西有沒有傳染病都不知道,就辦這事,你說這名聲還能好了嗎?人家是在信任你的基礎上給你生意做,給你飯吃,結果你呢,自己不往好道趕,把自己的信用砸了,最後人家不讓你做了,你就只能乾閒著了。最後有的人說:「是老外欺負咱們,看不起咱們,種族歧視。」事實上是那回事嗎?(不是。)

你看中國給美國生產狗糧,狗糧就是按比例下料,人家這邊要什麼標準你就給人做什麼標準,狗糧的標準應該比人的糧食標準低多了,是吧?但是也不知道放的什麼,人家的狗吃完狗糧死了不少,怎麼回事?(原材料就不是好東西。)哎,就只能這麼說,原材料不是好東西,中國製造的那些火腿給人吃他都不怕藥死人,何況給狗啊,是吧?中國人對待生命、對待自己的信用就這麼個態度,你說這是不是痞性啊?(是。)好不好變哪?(不好變。)你說給他上上課,教育教育行不行?(不行,已經根深蒂固了。)法律制裁行不行?這就是中國人辦的事,連狗都不放過啊!中國人黑心哪,他認為什麼?「這沒事,就這麼下點東西還能吃死?吃死還能怎麼樣?因為一條狗還能打官司嗎?」對待人他都沒那麼認真,沒那麼較真,對待狗更不當回事了,是吧!你說這是什麼問題?(人心的問題。)(自己把自己名聲砸了,辦事不負責任。)這光是不負責任的事嗎?是一種態度的事嗎?(沒有人性。)(人已經沒有良心,沒有良知了。)為了掙錢,辦事不擇手段,不考慮後果,不計後果,什麼名聲啊,信用啊,無所謂,只要掙錢就行。別說藥死狗了,藥死人都不惜,眼睛都不眨巴,心都不動,不顫一下,都不難受,沒人性了,是吧?(是。)哎,沒人性了,不是做事負不負責任這麼簡單了,也不是沒有道德的事了。

你看跟中國人相處,跟中國人在一起一打交道,那個感覺就不一樣,你打交道的時候你總是心裡覺得沒有安全感,就覺得:你交給他辦這個事,他背後能不能給你搗鼓點壞事啊?能不能毀你呀,能不能害你、坑你?你心裡就總嘀咕。中國人普遍都有這麼個性情,一丁點兒信用都沒有,不講信用,大面上都過不去,是吧?你看西方它有法律制度,還有一些傳統的東西,人還顧及信用,顧及回頭客,怕以後信用砸了,以後沒人找了,中國人都不怕這個,毀什麼都行啊,只要賺錢就行,不在乎。做生意他不琢磨把這個生意怎麼做能夠吸引顧客,能夠做得更好,讓人回頭,讓人信得過,讓人對你的東西更感興趣,在品質和信用上多下功夫,他不在這上面下功夫,他就琢磨怎麼能偷奸取巧,能夠少下本多掙錢,多坑人少出力,你說這是什麼道啊?這是不是人該走的道呢?(不是。)

你們要是做買賣的話,你們能不能走這個道呢?(一樣的。)(為了利益可能會不擇手段。)哎呀,那這不麻煩了嘛!也能走這道啊?現在信神了還能走這道嗎?(不信神之前肯定敢這樣。)那信神了,你們能受多大約束呢?你們的底線是什麼?(憑良心。)在什麼情況下能突破良心,能沒有底線呢?沒有底線就是:「這事我不用底線了,我就掙它一把,坑一把,沒事,這事誰也不知道啊!再說現在這個生意掙錢都不好掙,好不容易來個買賣了,掙一把,沒人知道。」什麼時候能突破底線呢?什麼情況下沒有底線,能無所謂?(敗壞性情膨脹到一個程度,不能自控的情況下就沒有底線。)那這是個什麼情況呢?說一個具體的情況。大夥說這話說得對不對?(比較籠統。)籠統指什麼呀?(大框。)(道理。)籠統就是道理。那你們別說道理,你說實情、具體所指,舉個例子,說出一方面情形來,說出一方面實際情況。(走投無路了,無法生存下去了。)哎,這是一種情況,走投無路了,逼得沒辦法了,手裡真的沒錢,再不騙一把,這一把錢要是不到手的話,這資金就沒法流通了,然後這買賣就完了,就關門了。這是一種情況,就能突破道德底線,是吧?不顧及什麼良心啊,信用啊,也不懼怕神,不怕受懲罰,就能突破道德底線。還有什麼情況?(有那麼一個機會,以最小的付出得到的回報比平時憑良心幹活兒掙錢能高出好多倍,或許還會突破良心。)這也是一種情況。(還有一種,比如說,有人做了壞事,面臨被開除,這個事只有兩個人知道,除了這兩個人誰也不知道,有的人敢承擔,是誰幹的就是誰幹的,有的人就嫁禍給別人,硬不承認,因為這個結果對他自己很重要,所以在這個時候他可能會突破良心底線。)嗯,涉及到自己的利益了,還有嗎?(我想到一種情況,就是別人都用這種方式去掙錢,而且掙了很多錢,人憑著自己的良心去掙錢的時候只能掙到一點點,開始的時候人會一直憑良心,但是隨著周圍的人條件、生活越過越好,自己還是那點錢的時候,人心裡面的底線漸漸地就有點守不住了。)這也是一種情況。(過年沒有路費回家,就得去偷;欠別人的錢,別人來催債,實在拿不出來,也去偷;跟人家定好日期娶媳婦、什麼時候結婚,但實在拿不出錢,也去偷。)這是什麼情況啊?都是手裡沒錢了,逼得沒辦法了,走投無路了,不偷點不行了,是吧?你說的情況是能偷或者能搶,突破這個底線了,還有嗎?(大家都是信神的,有的人不追求真理就去世界上撈錢,有一些人看到他去撈錢,反正神也沒有怎麼作,沒有懲罰他,然後也跟著去撈錢,最後就被「撈」進去出不來了。)這是什麼情況啊?(就是當人利益薰心的時候已經把神給忘了,好像看到眼前沒有受到什麼懲罰,然後人就大膽了。)這是什麼情況我還說不好,誰說說這跟那個沒有道德底線、突破底線、放棄底線有沒有關係啊?這是什麼情況?(屬於一種背叛吧。)(這就是人心中沒有神,就像一個外邦人一樣,他的良心理智完全喪失了。)說不清楚,誰再說說。剛才那個姊妹說,有的人信神感覺沒什麼意思,也不追求性情變化,不追求真理,總想往世界跑,過正常人的日子,正常過日子,看人家掙錢過得挺好,自己苦哈哈地還在這兒乾守著,乾乾巴巴的,信神也沒大勁兒,軟弱了,回世界了。這跟突破道德底線、放棄道德底線是兩碼事,是吧?(是。)這是信神軟弱了,不願受這個苦了,然後回世界了,也不想盡本分了。

剛才說到哪兒了?(在什麼情況下能突破良心底線。)哎,有的人的底線是別違背良心,有的人說別缺德,有的人說是別坑人害人,有的人說別掙昧良心錢——各種各樣的底線。那人什麼時候能放下這個底線呢?一個是逼得沒辦法了,自己認為可以這麼做了,情有可原。就是這麼做,旁觀者也好,或者是自己的良心也好,或者是客觀條件也好,這麼做都是順理成章的、理所應當的、無可指責的,自己就這麼做了,放棄道德底線,這是一方面。意思是「你看我都這樣了,我不那麼做能行嗎?不這麼做就沒活路了」,心裡對神沒有真實的依靠,就是寧可放棄底線、放棄良心道德標準也要這麼做,而且認為這麼做是什麼呢,理所應當的,無可指責的。另外一個,就是還有很多時候利益誘惑太大,說:「這個事啊,你要是騙一把掙十塊錢,你幹不幹?」「那不幹!坑人那良心多不安,這十塊錢掙得燙手啊,不能幹。」說:「一百塊錢你幹不幹?」琢磨琢磨,「一百塊錢……」有點動心了,「一百塊錢,哎呀,一百塊錢……好像不好吧?」琢磨琢磨,「為了一百塊錢這麼幹好不好呢?好像不太好」,心裡「咯噔」一下,「為了一百塊錢騙人這不是缺德嗎?坑人哪,也不能那麼做,但是這一百塊錢這樣掙得太快了!」動心了。動心了還能受約束,因為一百塊錢在現在來說不算多,是吧?一百塊錢能吃幾頓飯哪?能吃幾頓肉啊?就是能買個七八斤豬肉,是吧?「不過也沒什麼意思,為了七八斤豬肉以後讓人知道、發現了也不好,再說信神萬一因為一百塊錢受懲罰覺得還有點不太值,這一百塊吃六七斤、七八斤豬肉,這一輩子要是不幹這壞事能吃多少豬肉?不能那麼幹!」一百塊錢沒引誘動你,你不動搖,你還有良心、知覺。一千塊錢呢?(心裡開始有波動了。)(動心了。)倒吸涼氣了,「哎呀,一千,這個機會太好了!這一千塊錢要是溜走的話,從指縫溜走,那不就等於溜金嗎,是吧?一千塊錢這就不是光吃豬肉的事了,那一千塊錢一家人吃香的喝辣的,能吃多長時間呢?這一千塊能買多少好東西呢?」你看他衡量這個價值就不一樣了,動心了,這個時候就差不多要放棄良心了,良心知覺就不起作用了,道德底線也不起作用了,快突破了。一萬塊錢呢?(徹底墮落了。)一萬塊錢那就動心了,琢磨琢磨,「你說咋幹?你說咋幹?啥時候幹?跟誰幹?跟誰交易?」你看,琢磨琢磨,一撓下巴,一摳臉,道就來了,「啥底線不底線的,這一萬塊錢不容易掙啊,多長時間能掙到一萬塊錢!要正常做買賣掙一萬塊錢那得起早貪黑多少天哪!」動心了,就決定要放棄了,沒有底線了。這時候良心還起作用嗎?(沒作用了。)哎,沒作用了。人性裡面的良心還有你的底線,你的道德底線、做人的底線如果不起作用了,人還有敬畏神的心了嗎?(沒了。)哎,就沒了。所以說利益引誘大的時候,就是有大的利益能引誘你的時候,那就不是十塊八塊、一百二百的事了,一說大的利益放在你眼前,人就動心了。良心跟道德底線很重要,如果這兩樣能約束住你,緊接著你就會琢磨:「哎呀,這錢是挺誘人,但是這錢是不是我該得的呢?是不是我勞碌得來的?如果不是勞碌得來,不是我該得的,這錢我不能得,我不能那麼做。即使那麼做誰也不知道,但是只有神知道,在神面前交不了賬,我絕對不能那麼做,如果那麼做了遭懲罰呀!不是良心受不受譴責的事了,那遭懲罰呀!」你看,人在良心、人性裡一琢磨,有些事就能夠約束住,能夠不做,是吧?約束住手腳,約束住你的心,就是良心和道德給你的心上了一把鎖,然後你琢磨琢磨,「不能那麼做,不在乎人怎麼看,最主要的是在神那兒交不了賬,即便是沒有任何人知道,但是神也知道,神不會不知道。」

利益,大的利益引誘人的時候,多數人都不能自拔,不能自控,是吧?人只有在什麼情況下能控制住呢?首先這人得是一個有良心、有人性的人。良心是什麼?(就是做人的尊嚴、人格底線。)哎,尊嚴,良知。良知,尊嚴,就是你知道你自己辦這個事到底是什麼性質的,另外一個呢,剛才說什麼來著?(人性。)哎,人性,人性裡面它得有人品、人格,人格得夠高,不能見利忘義,一見便宜就上,一見大利就動心。人格就是,這個東西不該是你得的,不是正常渠道來的,「我不眼氣,我也不貪,我也不想佔,我也不想沾」,這就是人格。該你得的,就是神賜給你那一份你從神領受,感謝神的恩待、賜予;不該你得的,不是正常渠道來的,你能得你也不去得。能不能達到這個?這就叫人格。多數人具不具備這個人格與這個良知呢?(不具備。)有些人說:「哎呀,那得有敬畏神的心哪!」這話對不對?人達到敬畏神,人首先得具備什麼呀?最起碼得具備什麼?有些人說:「他得具備素質啊,具備智慧呀!」對不對?「得具備信心哪,具備懼怕神的心哪!」對不對?(不對。)那人達不到敬畏神是因為什麼呢?有些人說:「他對神沒有愛呀!」對不對?(不對。)這些都是什麼呀?都是道理。有些人說:「敗壞性情太深了,敗壞太深了!」這話對不對?(空洞。)這些說法在道理上都對,但是跟這個事相符不相符?(不相符。)為什麼不符?(沒有說到實質。)就是你這個結論、定論跟這個事的實質不相符,是吧?(是。)

有很多時候你看你們說的話對,你們是在講道理,或者是在神話裡聽到的、看到的你們記住了,拿來學。為什麼說你們說那話是道理呢?(因為沒經歷。)(沒有說細節,就是大框。)你說那話單獨拿出來對不對?有沒有錯誤?(沒錯。)沒錯為什麼說是道理呢?(好像我們說的都是一些理論的東西,感性的,但是事實上跟這個事情的實質沒有多大關係。)這話說到點上了,就是跟這個事的實質不相符。你說那個事、你說那個道理跟這個事的實質不是能對上號的,不切合這個事的實際,就是你說的那個道理解決不了這個問題的實質,揭露不出這個問題的實在情形與實質,這就是道理。是不是這回事?(是。)那平時你們說話嘮嗑、解決問題的時候,多數時候說的話是道理還是實際呢?(多數都是道理。)多數是道理,是吧?道理能不能解決問題呢?(不能解決問題,好一點只能對人起到一點勸勉的作用,但實際上解決不了問題的根源。)哎,就是這麼回事。

剛才說到哪兒了?最前面說到良知和什麼來著?(剛才神說人要有敬畏神的心跟什麼有關係。)跟什麼有關係?就說這個吧。(我們覺得跟一個人的人性品質,跟他的良心、人格有關係。)你們說有多大關係,這個關係點在哪兒?揣摩揣摩。一個沒有良知的人,一個沒有人性品質的人,就是人性品質很惡劣的人,一個根本就沒有人格的人,能不能產生敬畏神的心?(不能產生。)這個答案肯定是否定的,是吧?為什麼啊?(有良心的人好像良心裡能知道什麼叫善、什麼叫惡,沒有良心、沒有人性的人就好像沒有善惡之分,所以他心裡不向善,也不會從主觀上產生要去敬畏神的意願。)(他心裡不受責備。)(還有就是沒有良心和人性的人他對正面事物不喜愛,他不知道哪個是正面的、哪個是反面的,所以他會一直做一些反面的事,因為他對正面事物不喜愛,所以他沒有敬畏神的心。)你們說說,大夥分辨分辨,看誰說的最貼切,看誰說的最切合實際。(有良心的人他就通靈,要是沒有良心就不通靈,他什麼也不明白。通靈的人他做事的時候才能有敬畏神的心,要是不通靈就是畜生,他根本就不懂這些,他就什麼事都能做出來。)再說說,還有沒有了?(沒有良心理智的人他就意識不到他自己做的到底合不合適,就覺得理所當然,就像有些人他殺人放火他覺得很正常,「你欺負我了我就報復你」;但是有的人他就不會,他心裡就會琢磨,「哎呀,他欺負我了,但是最低標準我不能殺人,不能放火」,就是他心裡還是有一些底線的。我是這麼理解的。)嗯。(我覺得一個人如果沒有人性,他連自己都不尊重,他也不會產生對神的一種敬畏。)這是一種推理,是吧?還是感性的認識,還是體驗出來的,還是見識出來的?說說。(是自己感受到的。)再說說,剛才說什麼問題來著?(沒有良心的人他做事沒有原則,沒有標準。)「沒有原則,沒有標準」,沒下文了?說完了?你們把這個問題再唸唸,再提提。(一個沒有良知、沒有人性品質的人,根本就沒有人格的人,能不能產生敬畏神的心?)這個問題大夥都記下了?(記下了。)留下來吧,留下來你們自己揣摩吧,揣摩一段時間,你們經歷經歷,我什麼也不跟你們說,你們自己交通交通,把這個問題拿到實踐中經歷經歷,你們自己體驗體驗,看看敬畏神的心是怎麼產生的。

平時你們揣摩這些問題嗎?(不揣摩。)(有時候會閃現一些想法,但是不深入琢磨就放棄了,只是想一想。)平時你們經歷不到這些問題,想也就是表面,看到個現象,然後也想不透,也不再去想,不能拿到經歷當中去經歷、去兌現這個問題,是吧?(是。)以後這個問題好好揣摩揣摩啊,這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