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基督的座談紀要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第六十六篇 時時活在神面前才能走上蒙拯救的路

人認識自己不容易,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敗壞實質,認識自己在神面前到底是什麼位置更不容易。人認識不了自己的敗壞性情,不知道人的敗壞實質是什麼,那人知不知道人與神之間的關係怎麼樣,人在神面前的分量是什麼,神到底喜不喜歡人?(不知道。)那人信神這些年都得著什麼了呢?得沒得著真理?走沒走上蒙拯救的路啊?信神以後吃喝神的話,過上教會生活,盡上本分,這就算與神有關了嗎?人做到什麼,人走上怎樣的道路,人追求什麼,人站什麼位置,才能與造物主有關呢?你們知不知道?又難住了,是吧?看來你們平時從來不知道揣摩這些細節,不知道在一起尋求、禱讀、交通這些細節。信神常講的這些屬靈術語、說法你們常掛在嘴上,但是並不求真,不回到靈裡靜下來揣摩:神說的這些話是什麼意思?落到實處的時候怎麼對號、怎麼兌現呢?怎麼把他變成現實,變成自己的實際呢?怎麼做能不讓他停留在道理上、理論上,而是讓他變成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變成自己行路的方向呢?變成生活中的一部分得有哪些表現呢?要是能這麼琢磨,有很多細節就出來了,但你們平時總也不琢磨這些細節,所以對多數口頭上常講的真理就停留在字面理解上了。一停留在字面理解上,接下來在人身上能看到什麼?就是人常常傳講這些理論、說法、術語,但是在人的生活當中看不到人對這些術語、說法的實際流露、活出那一面,這是不是問題?

現在你們信神面臨一個很大的問題,什麼問題呢?如果沒有人指引你們,沒有人扶持你們,沒有人給你們引路,時間長了你們就覺得信神也就這樣了,把這些常講的屬靈術語、說法、論調掌握了、記住了就行了,信神就得著了,就明白真理了,大概也就滿足神了。人一陷入這樣的情形,一走到這個程度,會做出哪些事呢?人的敗壞性情方面會有哪些流露呢?會不會有擺老資格、倚老賣老這樣的情形?會不會攀比誰信神年頭多,誰地位高,誰曾盡過什麼本分,誰跟上面接觸過?會不會就比這些外面的事了?比如說,你們盡一項本分時間長了,做出了一些成果,但是在生命進入上沒有長進,沒有任何的突破,所明白的道理就那些,多長時間也沒有一點真理實際的認識,那在這種情況下你們會做出哪些事,會有哪些敗壞性情的流露?(狂妄自大。)狂妄自大是變本加厲了還是原封未動啊?(變本加厲。)為什麼能變本加厲呢?覺得自己有資格了,是吧?這個資格的大小根據什麼呀?是不是就根據自己盡這個本分的年頭多少還有盡這個本分總結的經驗多少?慢慢地,你們會不會論資排輩啊?說張三弟兄信神年頭多,盡這個本分最早,他應該最有資格說話;李四姊妹盡這個本分時間最短,她雖然有點素質,但是經驗不足,信神年頭也短,她是最沒有資格發言的。然後,最有資格發言的人感覺他既然有這個資格了,那他盡本分就合格了,也沒什麼要往上追求的了,也沒什麼該進入的了,工作作得也差不多了,應該神也滿意了。這是進入真理實際的表現嗎?人沒有資本的時候還知道小心謹慎,總提醒自己別做錯事,一有點資本就端起來了,一端起來就面臨一個問題,什麼問題呢?人一端著,一論資排輩,一覺著自己有資本了,這個時候人與神之間就沒有關係了,這很危險。人把神擺一邊了,人自己私下成立了獨立的團體,把盡本分、事奉神、敬拜神的場所變成了人搞獨立王國的場地,那這裡還有沒有真實的敬拜?有沒有真理生命的進入?這些人是在盡本分嗎?是不是在搞人的事業、搞人的經營呢?那你搞得再好,心裡都沒有神了,做事、盡本分不憑著真理了,是不是就與神無關了?這是不是很可怕的事?在一個人群裡,人是不是最容易走這樣的路?

好比說,讓你們選舉一個帶領,選舉出來之後,你們要是對這個帶領不服,你們就不配合,一個勁兒地抵觸、對抗,一個勁兒地攪擾,甚至可以把本分放下。但是,你們要是完全服他的話,最終能不能就跟著這個人走了,完全聽他的了?(能。)那是不是就被這個人拉走了?是不是就等於這些人就是以這個人為首的一個團夥了?成了以這個人為首的一個團夥,那這些人是不是在盡本分?是不是在事奉神?這些人與神還有關係嗎?(沒關了。)與神沒關的一夥人是在信神嗎?不是在信神的一夥人能不能蒙神拯救呢?(不能。)人無論在哪兒盡本分,是兩個人也好,二十個人也好,這一群人如果一旦成了一夥外表看似在盡本分,但事實上是與神無關的一個團體,那這夥人是不是就很危險了?他們臨到任何事都不尋求真理,也不按著真理原則行事,而是受人的擺佈,受人的操縱,甚至有很多人盡本分從來不禱告,從來不尋求真理原則,只問人,只聽人的,只看人的臉色行事,聽人的指揮棒往哪兒指,指哪兒他就打哪兒。他信神尋求真理覺得渺茫,覺得很難,感覺聽人的、依靠人最現實又容易,他就來個簡單易行的,事事都問人,事事都聽人的。結果他信了這麼多年,從來沒有一件事臨到的時候他來到神的面前禱告尋求神的意思,尋求真理,然後達到明白真理,按著神的心意去行,從來沒有過這樣的經歷,這樣的人是不是在信神呢?我就納悶,為什麼有些人一旦把他投入到一個人群中,他就很容易在形式上從信神變成了信人,從跟隨神一下子就變成了跟隨人?為什麼變得這麼快?信神這麼多年為什麼還能這麼做?信神這麼多年,居然在他心裡從來沒有神的地位,從來就與神無關,做事、說話、生活、為人處事,甚至盡本分事奉神,他的所做所行,他所流露出來的一切行為、表現,甚至他的每一個心思意念都與信神無關,那這個人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呢?信神的年頭能不能說明一個人信神有無身量,與神之間的關係是否正常?(不能。)

我說這些話是什麼意思呢?人信神在形式上做事,在外表上追求屬靈,這是不是真實的信神?真實的信神到底是什麼?就你們現在跟隨神這麼多年,聽了這麼多真理,在道理上明白了很多,當然也不能說完全都是道理,有一部分也算是有點真理實際了,但是到完全蒙拯救之前,你們能不能確保自己永遠不會跟隨撒但,不會跟隨人了?能不能確保自己不會走回頭路,不會像信基督教的人一樣,信神成了一種信仰,而不是真實的信神?你們能不能確保自己不走上那樣的道路?(不能。)那這個問題出在哪兒?你們琢磨琢磨,你們現在的信法、觀點、情形有哪些是與基督教的人類似的,是在同樣的一種情形裡?人信神如果把真理當成規條來守,容不容易走入宗教儀式?守這種宗教儀式跟基督教的信法有什麼區別?也可能教義新舊有區別,在說法上有所進深,有所超前,但如果教義只是一種理論,在人身上只是變成一種儀式、一種規條,人同樣都沒有從中得著真理,沒有進入真理實際,這是不是基督教的信法?是不是基督教的實質?那你們行事、盡本分有哪些是與信基督教的人一樣或者類似的觀點?追求外表有好的行為,然後極力地用一種屬靈的外表來包裝自己,假冒屬靈人,說法、作法、流露出來的都是屬靈的外表,做一些人觀念想像當中比較贊成的事,這就是追求假屬靈,假冒為善。站在高堂上講字句道理,教導人行善、做好人、注重追求真理,但是自己行事、盡本分從來不尋求真理,從來不按真理原則辦事,也從來不知道真理裡面講的是什麼,神的心意是什麼,神要求人的標準是什麼,對這些事從來不求真,一臨到事就全是人意,把神就放一邊了。所有這些外表的作法與內裡的情形,是不是在敬畏神遠離惡?人信神與追求真理無關,不管信多少年都不能達到真實的敬畏神遠離惡。那這些人能走什麼樣的道路?他們整天都在裝備什麼?是不是在裝備字句道理?是不是整天用字句道理來武裝自己,來包裝自己,使自己變得更像法利賽人,更像所謂的事奉神的人?所有這些作法是什麼?是在走過程,是在打著信神的幌子搞宗教儀式來欺騙神達到自己得福的目的,並不是在敬拜神。這樣的一幫人走到最終,與教堂裡那些所謂的事奉神的人,所謂的信神跟隨神的人,是不是就沒什麼區別了?

你們看律法時代信神的那些人,文士、法利賽人,與現在基督教教堂裡那些事奉神、跟隨神的人有什麼區別?雖然他們所處的時代不同,信的名與所實行的各方面不一樣了,但是最終他們在神眼中得了一樣的定論,這是怎麼回事?信耶和華的人在神那兒是怎麼給他們命名的?猶太教,變成一種教派了。那現在信耶穌的這些人呢,神怎麼定規他們的?是不是基督教?猶太教,基督教,在神眼中已經把他們看成宗教團體了。為什麼神會有這樣的定規呢?凡是神定規的這些教派當中的人,有沒有敬畏神遠離惡,遵行神旨意、遵行神道的人?(沒有。)在神眼中,名義上跟隨神的人能不能就都是神所承認的信神的人?能不能都是與神有關的人?能不能就是神拯救的對象呢?(不是。)現在你們雖然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但有一天能不能淪為神眼中的教派呢?淪為教派,這是很不可思議的事,要是在神眼中淪為教派了,那你們就不是神拯救的對象,不是神家中的人了。那現在總結總結,這些名義上信真神而被神認為是教派的一夥人,他們走的是什麼樣的道路?能不能說這些人走的是打著信神的旗號卻從來不遵行神的道、從來不敬拜神而是棄絕神這樣的道路?就是說,他們走的是信神卻敬拜撒但、搞人的經營、搞獨立王國這樣的道路,這是不是實質?這樣的一類人與神拯救人的經營計劃有沒有關係?(沒有。)信神的人不管有多少,人的信法一旦被神定規為教派、團體,那在神那兒就定規這些人已經不能蒙拯救了。為什麼這樣說呢?一個沒有神作工、沒有神引導根本就不是敬拜神的團夥、群體,這些人敬拜的是誰?跟隨的是誰?他們心裡也承認神,但是事實上他們是在人的操縱、掌控之下,名義上可能跟隨了一個人,實質上他們跟隨的是撒但,是魔鬼,跟隨的是神的敵勢力,是神的仇敵,這樣的一幫人神能不能拯救?他們能不能悔改呢?他們打著信神的旗號搞人的事業,搞人的經營,與神拯救人類的經營計劃背道而馳,最後的結局就是遭神厭棄,神不可能拯救這些人,這些人也不可能悔改,他們已經被撒但擄去了,完全交給撒但了。你們看人信神能不能蒙神稱許在乎人信神多少年頭嗎?在乎人守什麼樣的儀式、守哪些規條嗎?神看不看人的作法?看不看人數的多少啊?神揀選了一部分人,這一部分人能不能蒙拯救,神要不要拯救這些人,神是根據什麼?根據這些人走什麼樣的道路。恩典時代神所告訴人的真理雖然沒有現在多,沒有現在這麼具體,但是那個時候神照樣能成全人,照樣有人能蒙拯救,那現在這個時代的人聽了這麼多真理,也明白了神的心意,人如果不能遵行神的道,不能走上蒙拯救的道路,最終的結局會是什麼?最終的結局與基督教、猶太教的人是一樣的,沒有什麼區別,這是神的公義性情!你無論聽多少道,明白了多少真理,你最終還能跟人走,跟撒但走,最終也不能達到遵行神的道,不能達到敬畏神遠離惡,這樣的人類是要被神厭棄的。被神厭棄的這些人在外表來看會講很多字句道理,但就是不能敬拜神,就是不能敬畏神遠離惡,就是不能完全順服神,這樣的一幫人在神眼中被定為教派、人的團體、撒但的寄居地,統稱撒但團夥,這就被神徹底厭憎了。

現在你們當務之急該做的是什麼?除了盡本分不能耽誤之外,得爭取儘快在短時間內走上蒙拯救的道路,別被神撇棄了,這可不得了啊!一旦神要定規一個人,說這個人從來不遵行神的道,絕對不會敬畏神遠離惡,當神定意要棄絕你的時候,神就不再責備你,不再管教你,不再對付修理你,不再審判刑罰你,就把你徹底放棄了。那時候你的感覺特別好,很輕鬆,沒有人管你了,你自由了,你敬拜撒但沒有責備;盡本分不忠心,攪擾打岔,盡是個人慾望,也沒有責備,沒有管教;甚至你心裡對神有觀念,你對修理對付有反抗,有抵觸,背後論斷、拆台、拉攏人,這些都沒有責備、管教,更沒有不踏實、不平安的感覺。沒人管你了,也沒人對付修理你了,神也不責備你了,你的一切都挺如意的,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這是不是一個好的信號啊?這很顯然不是一個好的信號。人離開了神的責備、管教,接下來人會走上怎樣的道路?人就開始墮落,放蕩,放縱,該幹壞事了。這樣的人外表看著活得挺滋潤,但有真理實際的人、敬畏神的人一看,這人危險了,神離棄他了,他自己還不知道呢!你們看宗教界做了多少抵擋神的事,那些人除了大的懲罰以外,平時他們有管教、有責備嗎?(沒有。)從這事上看沒看見神的心意?看沒看見神的態度?你們如果走到那個份上,那你們是不是就跟他們一樣了?(是。)這是肯定的。那現在的當務之急,人應該怎樣做才不會淪落到那個地步?除了盡好自己的本分之外,人得常常來到神的面前,吃喝揣摩神的話,接受神對你的管教、對你的引導,能夠順服神所給你擺設的一切環境、人事物,看不透的事得常常禱告尋求真理,明白神的心意才有路可行。你得有敬畏神的心,小心謹慎地做自己該做的事,常常安靜在神面前別放蕩,最起碼臨到事先安靜下來趕緊禱告,通過禱告、等候、尋求達到明白神的心意。這是不是敬畏神的態度?你對神有敬畏、順服的心,能安靜在神面前摸神心意,你有這樣的配合,有這樣的實行,你就能蒙保守,不遇見試探,不做打岔神經營工作的事,也不至於遭神厭憎。你有敬畏神的心,就會害怕得罪神,一臨到帶有試探的事,你就會恐懼戰兢地活在神面前,盼望在一切事上都能順服神、滿足神。你有了這樣的實行,常常活在這樣的情形裡,常常安靜在神面前,你才能不知不覺地遠離試探,遠離惡事。

你要是沒有敬畏神的心,或者你的心不在神面前,有些惡你就能作出來,因為你有敗壞性情,你掌控不了自己的敗壞性情。你一旦作出惡來,形成打岔攪擾,那後果是不是很嚴重啊?輕了是臨到對付修理,嚴重了就被神厭棄了,在形式上有可能就被開除了。但是如果你有順服神的心,你的心能常常安靜在神面前,讓你的心對神有敬畏,有懼怕,你是不是就能遠離很多惡事了?你對神有敬畏,心裡懼怕神,怕得罪神,怕打岔神的工作讓神厭憎,這是不是一種態度?你這個懼怕是因為什麼產生的?是因為敬畏神的心而產生了懼怕。你有了懼怕神的心,你是不是看見惡事就遠離了?這樣你是不是就蒙保守了?人如果沒有懼怕神的心,人能不能敬畏神?人不能敬畏神,人不怕神,是不是就膽大了?人膽大了還能受約束嗎?人不能受約束,那就是腦袋一熱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人想做的那些事有沒有好事啊?人憑著己意、天然,憑著熱心,憑著敗壞性情做出的事都是什麼事啊?在神眼中看都是惡事。所以說,人有一顆懼怕神的心就能達到敬畏神,人能敬畏神,也就是人心裡有神,人就能遠離惡事了。那遠離惡容不容易?好比說,有一個人說:「信神可真不容易,還得盡本分,還得受苦付代價。」你一聽這話什麼感覺?這是好話還是壞話呀?(壞話。)你要是沒有敬畏神的心,你會怎麼說?你就會說:「可不是嘛,我那孩子五六年沒見了,這要是真沒得著神還真冤哪!」大家分析分析,說這話的人有沒有敬畏神的心?這話裡有沒有敬畏神的成分?(沒有。)這是在抵觸神、埋怨神呢!他不相信神的公義。人沒有懼怕神的心,不能達到敬畏神,就達不到遠離惡,是吧?就一秒鐘到五秒鐘的工夫,別人說幾句話,你馬上接過來了,「可不是嘛」,就這幾個字就讓你做出惡事來了,不但不能遠離惡,還行惡了,這是最小的惡。人的敗壞性情就這麼可怕,你們看清楚了嗎?人沒有敬畏神的心,敗壞性情裡自然流露出來的東西,人所說的那些話就全是惡。你沒有敬畏神的心,一點小事都能把你的敗壞性情暴露得徹徹底底的,都能暴露出你這個人的人格、追求、存心,甚至把你對神的不滿也給暴露出來了。沒有敬畏神之心的人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心裡這麼想就這麼說出去了,說出去之後就形成一個事實了,在神眼中看,這人不敬畏神,也不遠離惡事,而是看見惡事就前往,看見惡事就與其同流合污。但你要是有敬畏神的心,你懼怕神,你活在神面前,你應該怎麼回答那個人說的話?他說那話是什麼意思?不甘心放棄這個福分,還想得福,還不願意受苦,不願意付代價,就說「信神真不容易」,他這話裡有抱怨的情緒,他對神不滿,有怨言,他認為神對人要求太高了,給點福氣還得讓人付這麼大代價,神不應該這麼作,神對人沒有愛,不是真實地憐憫人,神盡折騰人,人換點兒福可真不容易,言外之意是不是這個意思?(是。)那你應該怎麼答對他呀?你說:「咱們受這點苦算什麼呀?神從天上來到地上為咱們人類受了多少苦,連生命都獻上了,神受的苦比咱們受的這點苦大多了,咱們受這點苦都不算什麼苦。再說咱們該受苦,咱們不是為得福嗎?神為咱們付代價,卑微隱藏來在人中間那受多少苦啊,人都不配為神受苦!」這麼說怎麼樣?外表看是對,從道理上來說沒錯,但是沒有見證,這是浮皮潦草地在道理上勸解,解決不了什麼大問題。要想解決問題,你應該怎麼跟他交通?你一聽他那話,感覺他信神盡本分受點苦好像不大甘心,但是琢磨琢磨,「不甘心就不甘心吧,他埋怨神又不是埋怨我,又不涉及我個人的利益,這是他個人跟神之間的關係,他自己處理去吧,跟我有什麼關係!」這麼對待好像是人之常情,也沒有什麼錯。但是作為一個有敬畏神之心的人,你臨到這事首先得想:「這人信神還在埋怨神哪!人蒙拯救這是大事啊,人不受點苦能行嗎?再說人受苦還不是因為人有敗壞性情嗎?神讓人受苦對人有益處啊,對人是成全,是造就,人不受苦不能達到蒙拯救,受點苦這是神的憐憫、神的恩待,這是神對人類的愛,這是拯救啊!他怎麼這麼說話?這麼說話我可不願意了,我得跟他交通交通,不能讓他誤解神、埋怨神,在我這兒就給他解決了,不能讓他到處散佈影響別人。他這麼誤解神,那神不冤枉嗎?神對人多大的愛、多大的拯救啊,他怎麼能這麼認為!在這事上我得為神說話,我得讓他把對神的誤解解除了,讓他對信神有正確的領受。」你一這麼想,這是不是有敬畏神的實際了?你對神的敬畏不是僅僅停留在口頭上了,而是升級到有實際的表現,有實際的流露,有實際的實行了,在敬畏神這個事上你得著真理了,不是光喊口號了,你能為神作見證了,你能為神站住見證了。你有這樣的認識,那你應該怎麼跟他說呢?你說:「神拯救人用心良苦,人有敗壞性情,常常抵擋神,人的本性就是與神為敵的,人盡本分付點代價,撇棄點,花費點,那是為了人自己蒙拯救,不是為神。你受苦是因為你有敗壞性情,你要得真理,這苦是你該受的,那不是神加給人的,不是神讓你受苦的。你有悖逆性情你不受苦能行嗎?你不受苦你就得死,就得滅亡,就得受懲罰。你說你選哪個?神也不想讓你受苦,但是你不受苦你能順服神嗎?不受苦你能按真理原則辦事嗎?不受苦你能聽神的話嗎?」你說這些話,對方是不是對受苦的意義能明白一些了?首先,這一番話是不是合神心意?是不是合乎真理?(是。)這是不是一個有敬畏神之心的人該做的?能說出這些話的人是不是就遠離惡了?所以說,有敬畏神的心才能讓人遠離惡;有敬畏神的心,人才能為神站住見證,才能讓人為神作見證。

你們說,那些沒有敬畏神之心的人常常活在什麼情形裡?他們與神之間有關係嗎?(沒有。)他們每天也禱告,也讀神話,按時聚會,按量盡本分,怎麼能說與神沒關呢?他們如果不是為了信神能達到這些嗎?(人沒有敬畏神的心,做事不尋求真理,所做的就與神沒有關係。)人信神不是常常活在神面前,人就不能對神心存敬畏,然後就不能遠離惡,這是連帶的。你的心常常活在神面前你就有約束,你就能達到在很多事上敬畏神,不做越格的事,不做放蕩的事,不做神所厭憎的事,不說沒理智的話。你接受神鑒察,接受神的管教,就能避免你做很多的惡事,這樣是不是就遠離惡了?你信神心裡常常處在一種迷迷糊糊的狀態,到底心裡有沒有神不知道,心裡想做什麼不知道,你不能安靜在神面前,臨到事不禱告神也不尋求真理,常常憑己意做,憑撒但性情活著,暴露自己的狂妄性情,不接受神的鑒察,也不接受神的管教,沒有順服神的心,這樣的人常常是活在撒但面前,被撒但性情控制。所以說,這樣的人對神沒有絲毫的敬畏,根本達不到遠離惡,他就是沒做惡事,心裡想的也都是惡,都是與真理無關的,也是違背真理的。那這樣的人是不是根本就與神無關呢?他們雖然是在神的主宰之下,但是他們從來沒有到神面前去報過到,從來沒有把神當神待,從來沒有把神當成主宰他的造物主待,從來沒有承認神是他的神、他的主,他也從來不打算用心去敬拜神。這樣的人不懂得什麼是敬畏神,他們把做惡事當成自己的權利,說:「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我的事歸我自己管,誰也別想說了算。」把做惡事當成自己的權利,把信神就當作一種口頭禪、一種儀式,這是不是不信派呀?這就是不信派!這些人終日所思想的全都是惡,是神家中的敗類,神不承認這樣的人是神家的人。神家的人是什麼人?(敬畏神遠離惡的人。)那不承認神是他的主、是他的主宰的人是不是神家裡的人?不接受神是造物的主,不接受神是真理這一事實,這是不是神家裡的人呢?這樣的人不是神家的人。你們說,人能接受神是真理,接受神是他的主,接受神是萬物的主宰,這樣的人有什麼樣的表現?就是有哪些實行,有哪些情形,有哪些活出?(凡事尋求真理。)這是一方面,還有呢?(做事不敢抵擋神,不敢得罪神。)最主要的就是臨到事他不管明不明白真理,首先他有懼怕神的心,他不亂做,他不得罪神,人看著這人不亂說話,做事冷靜,不浮躁,不放蕩,特別安靜,會等候,在他心裡與神有故事,有交往,不活在表面,有一顆敬畏神的心。是不是得有這樣的活出?有這些活出的人,他與神之間是不是就掛鉤了?那常常沒有這些活出的人,性情張狂,放蕩不受約束,整天嘻嘻哈哈,盡本分不用心,說話隨心所欲,做什麼事都特別魯莽、躁動,一點都不安靜,說話做事都張牙舞爪,一看就像個外邦人,這些是不是一個活在神面前的人該有的表現與流露呢?有這些表現的人是不是活在神面前的人?他裡面的情形是什麼?他心裡有沒有神?肯定沒有。這樣的人是被神定罪、被神厭憎的。

今天咱們交通了一個最大的話題,也是信神最重要的話題,這個話題與什麼有關?信神要想蒙拯救,關鍵看人有沒有敬畏神的心,看人心裡有沒有神的地位,如果你的心不能活在神面前,你與神之間沒有任何的關聯,沒有任何的聯繫,你永遠不會蒙拯救的,你的蒙拯救的路就被堵死了,你就是死路一條。你掛個名沒用,你會講多少字句道理也沒用,你受多少苦也沒用,神說「你這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被定成作惡的人了。你與神無關,神不是你的主宰,神不是你的造物主,神不是你的神,神不是你敬拜的對象,神也不是你跟隨的對象;你跟隨的是撒但,跟隨的是魔鬼,你自己就是你自己的主,這樣的人是最終被淘汰、被厭棄、被神懲罰的對象,神不拯救這樣的人。人接受神作人的主,作人的主宰,接受神是真理,是人道路、生命的來源,人所做所行、所走的道路都與真理有關,與神有關,與順服神有關,與遵行神的道有關,人才能蒙拯救,否則的話都是被定罪的對象。人存僥倖的心理能行嗎?人總抱著自己的觀念能行嗎?總抱著一個渺茫的想像能行嗎?別存僥倖心理,信神要達到蒙拯救沒有第二條路可走。交通這些話題對人來說重不重要?(重要。)給你們敲個警鐘,是吧?

你們聽了這些道,你無論熱衷什麼都不重要,歸根結底能讓你達到敬畏神遠離惡,這才是正道。你信神信得與神無關了,神不是你的主了,神不是你的造物主了,你不接受神主宰你的命運,不順服神為你所擺佈的一切了,你不承認神是真理這一事實了,你蒙拯救的夢也就破滅了,你要是走上這樣一條道路,那就是一條滅亡的路。要是你所注重的,你所追求的,你每天所禱告、祈求的,讓你越來越覺得應該順服造物的主,神就是你的主,你願意接受、順服神對你的主宰擺佈、神給你安排的一切,讓你越來越能甘心順服,情形越來越正常,與神的關係越來越近,對神的愛越來越純潔,對神的奢侈慾望、對神的埋怨誤解越來越少了,越來越能遠離惡了,敬畏神的心越來越真實了,這就意味著你走上蒙拯救的道路了。如果你覺得你追求得挺正當,追求的路途很好,但是追求追求沒有神的管教了,神的審判刑罰你感覺不到,你也不願意接受神的鑒察了,你想自己做主了,這就不是正道。如果你越走越覺得自己得時時活在神面前,你生怕有一天自己做錯了什麼,一不小心得罪了神就糟糕了,肯定被神離棄,這是最可怕的事,你感覺人信神不能離開神,人如果離開了神,離開了神的管教、神的修理、神的審判刑罰,那就等於失去了神的保守看顧,你意識到這個了,你就會向神祈求:「神哪!求你審判刑罰我,求你責備、管教我,求你時時鑒察我,讓我有敬畏你的心,讓我遠離惡事。」這個道路就對了。根據這個標準你們自己衡量衡量,你們現在走上蒙拯救的道路了嗎?(沒有。)那走上蒙拯救的道路容不容易呀?(得靠神帶領。)得靠神,也得靠人自己。如果你聽完這道,知道自己現在還沒有走上蒙拯救的道路但也不著急,覺得沒走上就沒走上吧,早晚有一天能走上,一有這觀點那就不容易走上去了。那得有什麼心志才能走上這個道路呢?「我現在還沒走上蒙拯救的道路,那我挺危險哪!神說人要時時活在神面前,那怎麼時時活在神面前哪?神說臨到事得多禱告,心要安靜,別浮躁,從下一秒我就開始實行。」這是不是就走上蒙拯救的路了?就這麼簡單!聽了神話就去實行的人這就是好人,就是喜愛真理的人。要是聽完之後,還頑固不化,麻木不仁,遲鈍,愛搭不理,用輕慢的態度對待,這是不是好人哪?(不是。)是不是渾人、廢物?人總想求「信神蒙拯救有沒有速成法啊?」我說沒有,然後告訴你們這麼簡單的一條路,你們聽完了不實行,這是什麼東西呀?這就是不識好歹,是吧?這樣的人能不能蒙拯救?(不能。)也不能絕對說不能,反正很難。或許哪天醒悟了,琢磨琢磨,「我這也老大不小的了,還整天不務正業,神說要人時時活在神面前,我這也沒活在神面前哪,趕緊禱告禱告吧!」覺警了,長大了,知道務正業了,這也不晚哪!不過也別太晚,要是等你們七八十歲了,老得都走不動路了,精力也沒了,才開始追求,把最好的時光都耽誤在不務正業的事上,這就划不來了,歸宿沒了,結局沒了,錯過了最佳蒙拯救時期追悔莫及呀!

你們現在當務之急該實行的是什麼?信神得趕緊來到神面前,與神掛上鉤,聯繫上。你信神都跟神無關,神還承認你是信他的嗎?神不承認你不就麻煩了嗎?你得好好表現,讓神承認你是神家中的人,你是跟隨神的人,你別剛硬,別悖逆,你得來到神面前,接受神是你的主。人信神關鍵是心裡得有神,然後做事得能憑著神話,能尊神為大,所做的一切事得擺在神面前,得與神有關,土話說你信神得有個信神的樣,就是你得有信神的實際。明白了吧?那接下來怎麼辦哪?馬上實行,落到實處,這不就行了嗎?交通這些話如果你們覺得重要,能把這些話運用到生活當中去,把他變成你們生活中的全部,那你們就得著了,今天就沒有白交通。你們聽完道之後明白神的心意是什麼了,一個階段以後我一看,人有變化了,這話對人有益處,改變了人的情形,也改變了人的行路方向,人確實有扭轉,我就覺得這話沒白說,人往心裡去了,沒當耳旁風,那我看著你們就有享受。要是說多少話你們也不聽,也沒當回事,還是自己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想怎麼做就怎麼做,那我看你們就不是滋味啊!你說得再好聽也沒用,你外表表現得再好也沒用,我一看你就不順眼。所以說,人實行真理很重要,進入真理實際更重要,明白了吧!

上一篇:第六十五篇 生命有長進的六個指標

下一篇:第六十七篇 解決敗壞性情得有具體的實行路途

相關內容

  • 道成肉身的奧祕 一

    在恩典時代,約翰為耶穌作了鋪路的工作,他不能作神自己的工作,只是盡了人當盡的本分。約翰雖然為主的先鋒官,但他卻代表不了神,他僅僅是一個被聖靈使用的人。耶穌受完浸之後,聖靈彷彿鴿子一樣降在他身上,他便開始作工,也就是盡基督的職分,所以他有了神的身分,因為他就是從神來的。不管在這以前他怎麼信,或有軟弱,…

  • 關 乎 各 盡 功 用

    今天在這道流中凡是真實愛神的人都有機會被神成全,不管是年輕的還是年老的,只要存著順服神的心、敬畏神的心就能被神成全。神按人不同的功用來成全人,只要你盡上所有的力量,順服神的作工,就能被神成全。你們現在都不完全,有時能盡一方面的功用,有時能盡兩方面的功用,只要盡全力為神花費,到最終都會被神成全的。 年…

  • 基督用真理來作審判的工作

    末世的工作是各從其類的工作,是神經營計劃結束的工作,因為時候已經近了,神的日子已經來到了。神將所有進入他國中的人,也就是對他忠心到最終的人都帶入了神自己的時代。但在神自己的時代並未來到之時,神要作的工作不是視察人的行為,不是打聽人的生活,而是審判人的悖逆,因為神要潔淨所有來到他寶座前的人。凡是跟隨神…

  • 告 誡 三 則

    作為一個信神的人應該凡事都對神忠心無二,凡事都能合神心意,不過,每個人都明白這樣的道理,只是因著人的種種難處,比如人的無知、謬妄或是敗壞,這些在人來說最淺顯而且是最基本的真理在人身上都不能完全看見,所以,在未定規你們的結局以先我應當先告訴你們一些事情,這些事情對你們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在說出這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