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八十二篇 常常揣摩真理才能有路行

要想盡好本分,就得先明白真理,在真理上多用心尋求,實行尋求真理的關鍵一點就是得學會揣摩神話。揣摩神話的目的是什麼呢?就是達到明白神話的真實含義。明白神話的真實含義指什麼說的?就是要尋求,要知道神說這話什麼意思,神的要求是什麼,在這話當中神的心意是什麼,這就是明白真理的實際。明白真理的實際了,就達到掌握實行的原則了,同時也能達到進入真理實際了,這樣不知不覺,你就會在你之前所不明白的事上得著啟發,讓你有新的看見,在有些你看到、你見識到的東西上得著啟發,慢慢變成你的東西,然後用上。但是你要是不用心呢,稀裡馬虎的,怎麼容易怎麼做,這就不行。怎麼容易怎麼做,這是什麼心態呀?(應付糊弄。)這就是應付糊弄,對待本分沒有忠心,沒有責任感,沒有使命感。這樣的人,人家說:「你這啥人哪?你是不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人呢?」你回頭看看自己盡的本分,琢磨琢磨,「我每次盡本分都是用一半力,用一半心,不太用心,稀裡馬虎就過去了,就當玩一樣那麼輕鬆。」這是不是就麻煩了?最終,人看了說:「這人啊,盡本分就是那回事吧,反正就是走過程。」在神那兒看怎麼說呀?神怎麼說你知不知道?(這個人不值得託付,不值得信任。)不值得信賴。就是把這個工作託付給你了,你不管是負主要責任的還是負一般責任的,你沒盡心,沒盡到你的責任,沒拿這個事當成神給你的使命、給你的託付,沒把它當成自己的本分與義務去做,這就壞事了。說「不值得信賴」,你看幾個字?「不值得信賴」,五個字,給你的盡本分定性了,說你這個人的人品不行。託付你一個事,你就這個態度對待,用這種方式處理,你說以後還能託付你盡本分嗎?還能託付你大事嗎?也可能能託付你,看你表現,但是在神心裡對你總有一份不放心,是吧?總有一份不放心,有一份不滿意,這不就麻煩了嗎?

人盡本分其實是在做自己該做的,但是你如果做在神前,用心,那句話怎麼說的?「用心靈和誠實敬拜神。」現在把這話用在盡本分上,用心靈和誠實的態度盡本分,你看這態度是不是就端正多了?(是。)這態度有了,那怎麼把它運用到現實生活當中去呢?這就得把這句話變成你的實際。每當你想應付糊弄的時候,你想耍滑頭的時候,你想偷懶的時候,你想分心的時候,你想玩的時候,你就琢磨琢磨,「哎呀,我這麼玩,是不是不值得信賴呀?我這是在用心盡本分嗎?這麼做是不是沒忠心哪?這麼做是不是辜負了神對我的託付啊?」就得這麼反思。那這麼做既然不是忠心,傷神心,那我應該怎麼做呢?「哎呀,這一句沒太求真,稀裡糊塗就過去了,沒太較真,心裡覺著有點問題,但是沒當回事。每次覺著有問題的時候,過後還是沒當回事,你看到現在這問題還沒解決,這人是不怎麼樣!」找出毛病來了,對自己有點認識。對自己有認識了怎麼辦哪?有認識就完事了?你認罪就完事了?得悔改呀!悔改,回轉。怎麼回轉哪?說以前盡本分那個態度不對,心也不對,心沒在這上面,總瞎跑,總不務正業,現在得端正了,得在神面前禱告,再有這心、再有這態度讓神管教,讓神責罰。前些日子覺著有應付糊弄的地方現在趕緊拿來,看看應付糊弄那幾個地方到底怎麼改,把它改正過來;改正完之後再尋求尋求,禱告禱告,再問問弟兄姊妹,看看在弟兄姊妹中間還有沒有更好的意見或建議,直到大夥都認同了,說「好」,說「不錯」,這才得到印證,覺著自己這次的盡本分算合格了,算盡上全力了,心都用上了,自己這半斤八兩的東西都用上,都使上了,就這麼大能耐了,問心無愧。拿到神面前交賬的時候,你良心沒有責備,你說:「這活兒雖然說在神那兒給打六十分,但是我是用盡全身的力量做的,我是用了全心做的,我沒偷懶,沒耍滑,也沒保留。」這怎麼樣?這是不是就把盡本分盡心、盡意、盡力這幾樣實際運用到現實生活當中了?這是不是就活出這幾樣東西的實際了?那你活出這幾樣東西的實際的時候,你心裡感覺怎麼樣?(踏實。)哎,踏實。這麼做,人是不是就覺著自己活得還行,有這麼一點人樣了,不像行屍走肉了,是吧?這麼做容不容易?(其實也容易。)其實容易,但是很難,是吧?

其實很多時候啊,人盡本分盡得怎麼樣,自己心裡他也有一桿秤。人總聽道,總讀神話,總在一起交通,心裡自己也能衡量個差不多。很多時候人心裡是清楚自己沒用上全力,常常應付糊弄,尤其對待本分,常常是睜一眼閉一眼的,能糊弄過去就糊弄過去,即使自己看出毛病來了,上面沒說什麼,也就不吱聲,「讓它過吧,幹嘛那麼為難自己呀!」這樣,不知不覺裡面情形就越來越不好。你沒負擔,你沒忠心,結果做事的時候就總也沒什麼新的看見、亮光。再一個,平時人不注重實行真理。那有些人說:「我盡本分不就在實行真理嗎?」你那是在做事,做事跟實行真理是兩碼事。做事就是它只是自己外表能達到的走走過程,看你在忙著呢,但你心在幹什麼跟外表不是一樣的,你心裡所思所想的、你意願要達到的跟外表不是一樣的。所以說,人常常做完事之後,出了很多力,做了很多事,最終怎麼就不明白真理呢?這就是心的事。就是外表做事跟內心想的是兩個境地。外表做事呢,似乎給人一種假象,似乎是在盡本分實行真理,其實內心沒有這些事,沒有實行真理的事啊,對真理求真啊,按照真理原則辦事啊,這事不明白應該怎麼尋求、怎麼揣摩啊,沒有這些事。你看這個人外表好像是在盡著本分,像是活在神面前,其實人的心沒有。你手到了,你人到了,但是你的心沒到,你的心不在盡本分的事上。這事從哪兒看出來呢?就從你們平時,你看你們常聽道,在一起交通,聚會,吃喝神話,然後只要書本一合,一離開聚會場所,心裡什麼也沒有,從來不揣摩真理、神話、個人的生命進入問題,還有個人臨到的,日常生活當中臨到的人事物,從來不揣摩這些。就是你的心常常不是在神面前,就是為了做事而做事。所以,多數人在真理上很難進深,就停留在一個表面的字句道理上,明白個道理、框框就完事了,再進深那就很難;因為人的心沒往裡進,所以他在真理進深方面,在真理實際這方面,進深的程度很有限。你不信我問你們:盡本分都守哪些原則呀?你們可能都能答上來,「得吃苦,能花費,有受苦的心志,多禱告,盡本分別偷懶,別糊弄,按原則辦事,上面怎麼說就怎麼聽,得順服。」外表涉及到盡本分方面的這些真理這些道理性的東西,你們好像都能說出來,但是對於每一項真理的細節實行方面的東西你們懂多少,明白多少?不明白了,是吧?不明白,這就是說什麼呢,多數人只掌握真理的外表,不明白真理的實際,就是不明白真理。不明白真理的人會講點真理的字句、道理,算是得著真理了嗎?(不算。)不算。所以,你們以後得注重什麼呢?一方面有正常的靈生活,就是外表這些:禱告,聚會,吃喝,聽道,唱詩讚美。外表這些都守住了以外,不耽誤自己的本分,把本分盡好,最重要的一點你們還得明白一樣,這是最重要的一點:你想追求真理,你想明白真理,你想得著真理,你必須得學會安靜在神面前,學會揣摩真理,揣摩神話。學會揣摩!你學會揣摩了,揣摩這個事需要形式嗎?有沒有規條啊?有沒有時間限制啊?(沒有。)那有沒有場合限制啊?(都沒有。)那這麼說,揣摩真理隨時隨地都可以,是吧?(是。)這就容易多了,隨時隨地都可以揣摩真理。就是把你們平時沒事腦袋放空的時候都用來揣摩真理,把你們心裡想東想西、想那些沒用的這個時間都節省下來,用來揣摩真理,這樣一天大多數的光陰是不是就不虛度了?你看人虛度光陰那一段時間人都幹什麼呢?閒扯,再不就大腦放空,發傻愣,再不心裡想那沒用的,想想家裡呀,想想以前那些認識的人啊,再想想過去自己的影子啊,想想自己曾經輝煌發達的時候啊,再想想自己的未來呀,想想自己這一生的命運何去何從啊,想想自己到老了什麼樣啊,「頭髮花白了會怎麼樣呢?臉上有沒有皺紋呀?臉大了臉小了?牙掉了幾顆會怎麼樣啊?會不會駝背呀?會不會瘸腿啊?」還有的人想得屬靈點兒,「未來的國度在哪兒啊?地獄到底在哪兒呢?我能不能看見我那個不信的同學呀?」這是不是無聊?把這些閒扯的、無聊的時間都空出來,安靜下來,安靜在神面前。安靜在神面前做什麼呢?(揣摩神話。)揣摩揣摩神話,禱讀禱讀,省察省察自己這一段時間所做所行的,拿到神面前讓神鑒察,然後看看有沒有自己能意識到的、能認識到的大的問題;然後發現大的問題呀,致命處啊,自己悖逆的地方啊,找找相應的神話,看看能不能解決。

揣摩神話的內容是什麼,你們知不知道?內容其實很好確定,就是你們常常說的那些所謂的屬靈術語、屬靈道理,還有自己常常認為對的屬靈實行原則。把這些拿出來,拿出來就禱讀:「我在這些屬靈的詞彙或者說法理論上都很清楚,道理上都很清楚,字面上也很明白,那它的實際那一面是什麼呢?我該怎樣實行呢?」就這麼揣摩,先從這些事上入手。信神,如果人不學會揣摩,很難進入真理,很難明白真理。人不能達到真正的明白真理,能不能進入真理實際呀?人進入不了真理實際,能不能得著真理呀?人得不著真理,不能進入真理實際,能不能達到滿足神的心意?(不能。)很難達到。比如說常講的「敬畏神遠離惡」,「什麼叫敬畏神呢?說錯一句話,這是敬畏神還是不是敬畏神哪?這麼說話是惡行還是善行呢?神記不記念哪?在神那兒定不定罪呀?哪些是惡?」就得揣摩。「自己的心思、意念、存心、想法、觀點,說話做事的動機、源頭,流露出來的各種性情,這些算不算惡?哪些是神稱許的?哪些是神厭惡的?哪些是被神定罪的?」這是不是值得揣摩?「在哪些事上人容易犯大錯?」這些都值得揣摩,是吧?你們平時揣摩不揣摩呀?(揣摩的時候很少,放空的時候多,想別的時候多。)你們現在都多大歲數?二十來歲,不到三十歲,是吧?(是。)不到三十歲,那從你們會思考問題到現在有多少年了?(二十來年了。)就說會思考正事,大人的正事,有成熟的思想,不能有二十來年了吧?你們才二十來歲就有二十來年,四五歲、五六歲就會思考了?(不是的,那時候不會思考正事。)就從十七八歲算吧,那有幾年了?(十年。)(七八年了。)七八年往上到十年,是吧?這十年你們虛度多少光陰哪?想了多少與真理有關的事,與信神有關的事,與生命進入有關的事,與敬畏神遠離惡有關的事?想過幾次?有沒有點印象?(神,我覺得我雖然十年了,但有八年是荒廢的。)有八年是荒廢的,那兩年幹什麼去了?那兩年做了點有意義的事?(那兩年還想點有意義的事。)比如說,哪類事對你來說有意義?(就是跟神禱告,還有就是把自己的情形和敗壞的這些東西拿到神面前用真理去解決或解剖的時間,這樣算下來,十年當中只有兩年是真正的有點進入的時候,大多數的時候就是做事,或者想一些肉體上的事和與神無關的事。)那這兩年有沒有收穫呀?(有。)什麼時候你們揣摩,揣摩神話或者是揣摩與信神、與真理有關的事有成果了,你們的生命進入就開始了,就有生命進入了。你們現在不會揣摩,你們沒有生命進入。一個人有生命進入了,一個人會揣摩神話了,會思考問題了,會揣摩了,在真理的進入上就開始了,就開始要進入真理實際了。這話怎麼說的?(一個人有生命進入了,一個人會揣摩神話,會思考問題了,會揣摩了,在真理的進入上就開始了,就開始要進入真理的實際了。)那你們現在開沒開始呢?一個勁搖頭,那就是沒有,是吧?還不會揣摩呢,不會揣摩沒有進入。

你看人不管多大歲數,他琢磨,怎麼養家糊口呢?怎麼掙錢能過上好日子呢?或者是這家務怎麼做呢?父母會的活兒什麼時候能會呢?開始琢磨這些事的時候,這就意味著什麼?意味著一個人已經成熟了,思想成熟。他開始思想這些問題的時候就是他什麼的開始?是不是他要獨立生活的開始啊?一開始考慮這些問題,說自己看怎麼掙錢,學技術也好,或者是弄個什麼文憑也好,怎麼走上社會,怎麼待人接物,以後自己的前途怎樣,他一開始思考這些問題的時候,這個人就開始成熟了。不考慮這些事的人,沒這些思想的時候呢,他就還是依賴父母,依賴父母吃,依賴父母住,依賴父母生活,這就離不了父母,是吧?花錢跟父母要,吃飯穿衣跟父母要,住房跟父母一起,父母要是不管,他自己就得餓著,也不考慮什麼人生的大事啊,成家立業呀,生活呀,前途啊,不考慮這些。這個人算不算成熟?(不算。)但是說「這個人四十歲了,四十歲了還不考慮這些事呢!」你說他不考慮這些事,他具不具備這樣的身量啊?就這麼大年齡都不考慮這些事,具不具備這樣的身量?(不具備。)父母一死,或者父母一把他推出去,他在外面就得喝西北風,這樣的人有沒有?什麼生活的技能沒有,本領沒有,出去混飯吃,到哪兒都混不了兩天,生存不了。燒開水都不會燒,燒開水還得問人:「水燒到什麼程度算是開了呢?」人說:「你傻呀,開水怎麼燒都不知道!」說:「沒燒過啊!」「那你這些年怎麼過的?」「我媽燒的。」衣服髒了不會洗,泡方便麵都不會泡,你說這叫成人嗎?從年齡上來看已經成人了,但是你不能從年齡上來論一個人是否成熟,這是不是客觀?(是。)這是客觀的。有的人十八九歲,有的人二十來歲就立事,腦子裡就想這些正事,自己務點正業,學本事,以後自己能獨立生活,能養活自己,不能一輩子靠父母,他就開始有這思想了。一有這思想,他心總這麼想,他是不是就琢磨:我得學點啥技術吧?我得到哪兒找工作吧?就琢磨掙錢了,就琢磨怎麼學能自己獨立生活,獨立生活都具備哪些本領、能耐,就開始考慮了。考慮著考慮著就開始入手了,開始上班掙錢,然後自己生活的時候注意哪些、學哪些就學了;這一學,慢慢地,越來越獨立,越來越獨立,慢慢就能養活他父母了。這是不是就完全長成了?(是。)你們現在是哪個階段哪?你們算不算長大成人的階段哪?(不算。)那你們在信神的這事上呢,現在如果沒有人澆灌你們,沒有聚會,沒有講道聽,就是上面不給你們講道,沒有人帶領你們,讓你們幾個人在一起,拿著神話,給你們詩歌,然後按時發給你們講道,你們自己就聽,能不能有正常的進入啊?能不能進入真理實際呀?(不能。)你看,這就是問題,這麻煩就大了,你們現在很危險哪!你看你們現在有這個環境,這環境能保守你們現在盡這本分,能信神,像個信神的樣,但是如果脫離這個環境呢,你的身量到底有多大,是不是就顯出來了?(是。)那顯出你們的身量的時候,你們到底有多大?你具備多少真理實際?你明白了多少真理實際?到那時候自己渾身上下一搜,什麼也沒有,分文沒有,這不就麻煩了嗎?這是很危險的事啊!臨到試煉,你不知怎麼站住見證,不知怎麼滿足神的心意,你心裡沒有,沒有路,沒有方向,也沒有真理在你裡面生根發芽來幫助你渡過這段難關,你沒這個身量,臨到試探你也擺脫不了,你也識不破,就這兩樣就把你淘汰了,明白了吧?

現在一個人到社會上試探多不多?處處都是試探,邪惡的潮流處處都是試探。各種言論,各種觀點,各種思想,各種人的各種引誘,各種人的各種魔鬼嘴臉,對你來說都是試探。你如果沒有點兒真理裝備在裡面,你沒有實際的身量,這些東西你識不破,對你來說個個都是陷阱,都是試探。一個,你識不破各類人的撒但嘴臉,你不能勝過它,你不能戰勝它;另外一個,各種邪惡潮流,各種邪惡觀點,各種謬妄的思想、說法,你沒有真理實際你抵禦不了這些東西。這些東西一來,對你來說那就是一場寒流,輕則感冒,重則人就得中寒哪,中寒就得死啊,弄不好你就不信了。外邦世界撒但那些言論,三言兩語就把你吹傻了,吹矇了,你就不知道到底自己該不該信神,信神對不對,誰對誰錯,矇了,不知道,是吧?也可能今天聚會挺好,明天回家看一場電視劇——韓國感人言情電視連續劇,哭得死去活來的,鼻涕一把淚一把的,它演到哪兒你哭到哪兒,晚上睡覺一閉眼睛,「哎呀,忘記禱告了。」早上醒來一琢磨琢磨,「那個片兒啥時候演呢?再接著看看唄!」你看上兩天你小臉就黑了,沒神了,就鑽到那裡面,琢磨琢磨,「我啥時候也談一場戀愛呢?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人生算是沒有白活呀。我長這麼大還沒享受過愛情的滋味呢!」你看看,兩集電視劇就讓你觀點變了,怎麼樣?你有身量嗎?(沒有。)這些東西是什麼呀?(撒但的試探。)這些東西你很快就接受過來了,你以為你現在有身量能抵制這些邪惡潮流了?現在是神恩待,把你放在一個溫室裡,你別忘了自己什麼身量。你現在是溫室裡的花,你經不住風吹雨打,是吧?這是試探,人經不住,人識不破,人隨時隨地都能被撒但擄去,人的身量就這麼小,就這麼可憐。因為你沒有真理實際,你不明白真理,所有的這些屬撒但的言論,這些東西對你來說都是一劑毒藥啊,進去你就出不來了。你說「我不聽」,你怎麼能不聽啊?你活在真空裡啊?你聽見你就抵制不住,你就抗御不了,你就得陷進去。你說「我禱告,我咒詛」,禱告完、咒詛完之後一起身,琢磨琢磨,「剛才那話怎麼說來著?不行,還得看看呀,那主人公怎麼的來著?主人公最後跟那個女的結沒結婚哪?」怎麼說來著?有情人怎麼的?(有情人終成眷屬。)你看這話你們挺溜,是吧?「還得看看啊!」你抵制不了吧?就這些東西能左右你的生活,左右你的思想,左右你的行為,能控制你的一切,人生的方向,甚至能控制你不讓你來到神面前,你就徹底完了,報廢了。這是試探方面的。

你覺著現在你對神有忠心了,你有心志,你也有決心,更有願望,更有理想,但是當神的一個試煉臨到你的時候,你怎麼對待?你說「我順服」,但神給你擺了一個難題,讓你順服不下來,不合你的觀念,不合你的想像,擺在你面前的那是難題,不是麵包,你怎麼辦?神賞賜給人的時候,那是符合人的心理需要,也符合人的觀念,符合人的口味,人能順服;但是當神剝奪你的時候,你怎麼辦?你怎麼對待?你能不能在神的試煉當中、在神給你擺設的環境當中站住,站住見證?這是不是問題?你知道神要怎麼作?你說「我肯定能站住見證」,這是大話、傻話、無知的話、愚妄的話。你知道神在你身上要怎麼作?神要試煉你什麼?神要考驗你什麼?你說「我有受苦的心志我不怕」,那有時候不是受苦啊。你說「我準備好了,我不怕,神怎麼試煉,我準備好了,我不怕」,有些時候突如其來一個事,你從來沒想過,不是你準備好的那樣。你從來沒想到過的,你準備有什麼用啊?沒用。假如說,你身體一直很好,盡本分多年,盡本分多年神保守,沒得什麼病,這一路走下來挺順利,突然有一天,你一檢查,「咦,怎麼得這麼個病呢?」看看周圍的人,「誰都沒得,我怎麼得這麼個病呢?怎麼就我得呢?就我最積極,就我受苦最多,就我信神年頭最多,怎麼就我得了呢?我得了這病,這不對勁啊,這不是出於神的,這不對,還得查查。」一查,還是這麼回事,你怎麼辦?你琢磨琢磨,「是神試煉我呢!」你禱告,有信心。禱告一段時間,「這病也沒見好啊!哎呀,這是神讓我死啊,神要奪我的命啊!」還能不能順服了?就該哭了,「神哪!我不想死啊,我還沒活夠呢,我還歲數小著呢,我不到死的年齡呢,一根白頭髮還都沒有呢,人生我才體驗了一小半啊,讓我再活兩年吧,我還能出挺多力呢!」禱告沒用,怎麼檢查也是你得死,怎麼辦哪?(面對。)面對那就治去吧。「治也是死,不治也是死,這時候我怎麼辦哪?」有很多時候,神給人的考驗在人剛剛感覺到的時候,人覺得「神作得對,神作得好」,但當人覺得這事坐實的時候,就覺得:「可能神的意思真是讓我死,神不讓我活著,看神這個意思沒有意思讓我活著。」人就等死了,「反正也是死,怎麼死不是死啊,那死吧,神讓死就死吧!」就等死了。等死這個態度對不對?這是個什麼態度啊?(消極的態度。)哎,消極的態度。這裡面是不是也有點順服的成分呢?(不是。)人願不願意死啊?(不願意。)不願意,那現在為什麼等死呢?(沒辦法了。)哎,到死的時候人沒辦法了,不得不死了,沒有選擇,人就只好認了,是吧?這個「認了」是一種消極對抗的態度,這不是見證啊!那有些人說了:「都讓死了,我還見證啥呀?」神讓你死,你就不是神的受造之物了?神讓你死,你就不盡本分了?你的本分盡沒盡完呢?盡沒盡好呢?(沒呢。)那你得存著一顆什麼心,才能站住你一個受造之物該有的見證?得存著什麼心哪?(只要讓我活一口氣,我也把本分盡好。)那怎麼盡哪?(就要比自己健康的時候盡本分還要用心。)健康的時候那心都沒用上,得這麼重的病都要死了,還能用上心了嗎?心有餘力不足了。這話現不現實?(不現實。)那你們說點現實的。

不管臨到什麼事,都得來到神面前,這是對的。一方面反省,一方面不能耽誤盡本分。你別反省反省本分不盡了,說:「我反省呢,沒工夫盡本分。」這對不對?這就不對了。不管臨到什麼試煉,都得把它當成神給你的一副擔子。你看你牙疼你覺得挺痛苦的,那有些人得更重的病,那是不是更痛苦啊?有兩顆牙疼或者一顆牙疼,人都難受得要命,有一些是五臟六腑的病,摸還沒法摸,止疼還止疼不了,這情況怎麼辦呢?甚至有的人還面臨死亡,這怎麼辦呢?有很多時候神給人的試煉那就是加給人的擔子,神加給你多大的擔子,你就應該挑起多重的擔子,因為神了解你,你能承受得了。神不會超過你的身量或者超過你的承受極限,不會給你的擔子超過你的極限,肯定是你能承受得了的。但是不管給你什麼樣的擔子,給你什麼樣的試煉,你們記住這一點:你無論禱告神是否明白神的心意,無論禱告神是否得著明確的開啟光照,這是不是神對你的管教或者是神給你的一個什麼警示,不管是否得著這樣的開啟光照,你手中的活兒、你的本分別停,守住自己的本分,別停,這樣神就滿意了,你就站住見證了。有些人一說得重病了,要死了,琢磨琢磨,「要死了?那我還有好多大事沒辦呢,我得先把我那些事辦辦,盡本分的事先撂下吧。我信神就是為了求得不死,結果現在一看,這不好說了,信神還得死,那我就先把我個人的事辦辦吧,個人未了的心願哪,個人這一輩子還沒享受到的東西啊,都先辦吧,把私事先辦辦再說,本分那就先不做了。我盡這麼些年本分神還是讓我死,我不盡了。」這是什麼態度啊?你看盡那麼多年本分你也沒明白真理,盡那麼多年本分,聽那麼多道,一個試煉就把你打垮了,打趴下了,打癟了,打沒氣兒了,一個試煉就把人打回原形了,這樣的人配不配讓神牽掛呀?這就是一丁點兒忠心都沒有。那這麼多年盡本分稱為什麼了?(效力。)就稱「效力」了,成出力的了,成出力的貨了。你信神追求真理如果能達到這個,說:「神讓病痛臨到我,或者讓任何的不如意臨到我,不管神怎麼作,我得順服,把我受造之物的位置擺好。首先,我得把順服這方面的真理實行出來,落到實處,活出順服神的實際;另外,神給我的託付,神讓我做的,我該盡的本分我不能扔下,哪怕有最後一口氣,我的本分我得守住。」這是不是有見證了?你有這心志,你有這樣的情形,你還能埋怨神嗎?(不能。)你就不能埋怨神了。那時候就得想什麼呢?「神給咱這一口氣,咱這口氣不能讓神白給,咱得還給神。神供應咱們這麼多年,免去了咱們的多少痛苦。神賜給咱們多少恩典,賜給咱們多少真理,咱們明白了多少歷世歷代人不明白的真理、不明白的奧祕,咱們從神得的太多了,咱得還報神哪!以前身量小不懂事,盡做傷神心的事,可能以後沒有還報神的機會了,不管還有多長時間,咱把咱這一把力氣獻上,把咱能做到的都獻上,都給神,讓神看看,你看咱這受造之物,神供應咱們這麼多年沒有白供應,有成果了,讓神在咱身上得著安慰,別讓神再傷心,別讓神再失望。」這麼想怎麼樣?(好。)你別琢磨求生、擺脫,「病痛什麼時候好啊?好了我好好好盡本分哪,我得好好盡忠心哪,我這身體一身病我能盡好忠心嗎?我能盡上受造之物本分嗎?」你只要有一口氣,你是不是就能盡上本分?有一口氣,咱們不羞辱神能不能達到?有一口氣不埋怨神,只要清醒不埋怨神,能不能達到?(能。)你看現在說「能」容易,這事真臨到你的時候呢,容不容易?(不容易。)哎,不容易。所以說,你們得追求真理,常常在真理上下功夫,多多揣摩:怎麼能夠達到滿足神的心意?如何來還報神愛?如何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受造之物」,什麼叫受造之物?受造之物的責任就是光聽神話嗎?那不是啊,還得活出神話來。你的責任與義務就是,神給你這麼多真理、道路、生命,神給你這麼多是讓你活出來,神讓你活出來,神讓你為他作見證,這是一個受造之物該做的。常常就得揣摩這些事,你總揣摩總揣摩,各方面真理就進深了。

人不在真理上下功夫,早晚得跌倒,不好站立,因為事實臨到的時候,試煉臨到的時候,那可不是一句兩句字句道理就能解決的。字句道理解決不了實際難處啊!那你得在各項真理上明白透亮了,平時這些事你都揣摩透了,心裡都明白了,有底了,在臨到事的時候你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但是你要是不揣摩呢,這些真理你能得著嗎?你要是不揣摩,你不管聽多少,你不管會說多少,永遠都是在字面上,停留在字面上。這些字面上的東西往往給你一個錯覺,就覺得你信神已經有成果了,你的身量很大了,因為你有熱心,你有勁兒,給你一個錯覺,但是一旦事實臨到的時候,你就知道了,這些東西不能保障你順利通過每一次試煉,不能保證你順利通過每一次考驗。你看人往往臨到事的時候都是:「哎呀,臨到事了這怎麼辦哪?趕緊找啊,找神話呀,對號啊,找找各項原則呀,這在哪個事上能對號啊?」那時候就知道自己真理裝備太少了,明白的真理實際太少,是吧?到用的時候才知道少,到不用的時候就總覺著多,都滿溢了。那滿溢出來的東西是什麼呀?就是點兒字皮子。這個感覺是不對的,你覺著自己滿溢的時候那你就要危險了;你覺得自己啥也不是,很多事都不明白,你就知道怎麼進入了。你總覺著自己有,自己可滿了,自己行了,也認識自己了,也對神有愛了,也能為神做一切了,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你越這樣想,越證明你什麼也不明白,什麼真理實際都沒有。你們揣摩這話去吧!學會揣摩,這是信神的人很重要的生活當中的一項,明白了吧!

※                                                  ※                                                     ※

你們看了這一篇交通得點什麼造就啊?(明白了揣摩真理的重要性,怎麼揣摩神的話,揣摩哪些內容,神交通得很細。)交通得很細,那還需不需要交通更細了?細到這個程度,你們還能不能進入啊?細到這個程度要是進入不了,那你們說這是什麼人哪?那就是白痴、弱智了,就沒法再教了,是吧?這就差臨到什麼事直接告訴你這事怎麼做,人不用過揣摩、尋求那一關了。那你們現在照這個實行了嗎?(正在實行。)有沒有點兒效果呀?聽完這篇交通幾天了?(一個星期了。)一個星期了。一個星期對這些話實行得是不是有點門道了?開沒開始實行呢?(開始了。)你們說說,如果人信神,把信神這個「信」字光用在走形式、守規條、走過程上,最終能得著什麼?能不能得著實際東西?(得不著。)那把信神這個「信」字怎麼用在實際當中,在實際當中怎麼兌現能得著真理,能夠滿足神的心意?(吃喝神話、聚會或者禱告都得能達到一些實際的果效,不是外表的一個形式。)那達到最終的果效是什麼,知不知道?(明白神的心意,也知道神喜歡什麼,希望人怎麼做,對人的要求都是什麼。)明白的目的是什麼呀?(實行。)宗教的信仰跟現在的人信神有什麼區別?(他不明白神話,也不實行神話。)明白真理的目的是為活出來,實行的目的也是為活出來,把他變成你的生命,把人明白的、能行出來的變成你的生命。什麼叫變成你的生命呢?就是成為你行事、生活、做人、生存的根基、源頭,土話叫「換個活法」。原來活著是憑什麼活著的?不管你是有信仰也好,沒有信仰也好,人是憑什麼活著?是不是憑神話、憑真理活著?(不是。)那人那麼活著是不是一個受造之物該有的樣式?(不是。)那神要的是什麼?(要的是讓人憑神話活著。)憑神話活著,這是不是就是真實的信神應該有的目標?憑神話活著,這就是一個受造之物該有的樣式,這就是在神眼中真正的受造之物。那你們就琢磨琢磨,平時就揣摩,你有多少事,你的說話、行事、行事原則、生存目標、處世方式、生活生存的方式,有哪些是與神相合的,哪些是按著神的要求的,哪些是自己活自己的,跟神的話、跟神的要求無關的,就揣摩這些吧,慢慢就有進入了。不揣摩這些事,光在外表上下功夫、用心沒用,走過程、守規條、搞儀式,最終什麼也得不著。

那說來說去,信神到底是什麼?信神其實就是從一個被撒但敗壞的人變成一個在神眼中的真正的受造之物這樣一個過程。那現在人憑撒但性情活著,憑撒但的本性活著,人在神眼中算不算神滿意的受造之物呢?你看你口頭信了,你承認神了,承認神主宰,承認神給你一切,但是你活出神的話了嗎?按神的要求活了嗎?遵行神的道了嗎?你這樣的受造之物能來到神面前嗎?能與神生活在一起嗎?你有敬畏神的心嗎?你的活出,你所走的道路,你是不是與神相合的?達沒達到啊?(沒有。)沒達到,那現在人信神的意義是什麼?進沒進入正軌呢?(沒有。)只是在形式上,在口頭上你跟隨了神,相信、承認了神的名,承認了神作你的造物主,作你的主宰,但是在實質上你沒有接受神的主宰,沒有接受神的擺佈,你不能完全與神相合,就是信神的意義還沒有完全兌現達到目標呢,沒有進入實質的、信神該有的實際的那一面呢,是吧?這麼一看,信神簡不簡單?(不簡單。)

你們現在心裡是不是也覺得明白神話、實行真理很重要啊?(是。)知道這個重要,那就得克服一切的難處啊!克服一切的難處,自身的軟弱,外界環境的各種難處,得多來到神面前禱告,戰勝這一切的難處,達到實行真理,讓神說你信神是遵行神道的人,這樣你信神就蒙稱許了,你的信就蒙稱許了。別到最終你說你承認神的名,你相信神是萬物的主宰,神是造物的主,但是在你的生活當中沒有一點一滴是與真理有關的,是與神的要求有關的,與一個受造之物該做的有關的,那這結局是不是就要麻煩呀?與這些無關,你說人能來到神面前嗎?你說你可以來到神面前,但是神讓你到他跟前嗎?神稱許這樣的信嗎?神不稱許這意味著什麼?神不稱許,這意味著神不要你這個受造之物,他不承認,他不需要你這樣的。他不承認你的信,不稱許你的信,那你說你這個人神還能稱許嗎?這就完了,結局不就定了嗎?是不是啊?(是。)那你們想要這樣的結局嗎?(不想。)你們想要什麼樣的結局?(能蒙神稱許。)也想讓神稱許,是吧?讓神稱許,人首先得知道什麼呀?首先得進入什麼呀?得知道神喜歡你做哪些事,不喜歡你做哪些事。這是不是最直白的?你得琢磨你這麼做、這麼行、你這麼想是不是神所喜悅的,這是神所喜悅的還是神所厭憎的,這在神眼中是看為義,看為善,還是看為惡,你得會分辨這個,心裡得有這個標準、這個界限。要是沒有這個,你所做的在神眼中都是看為惡,看為惡的東西是神稱許的還是神不稱許的?(是神不稱許的。)那神不稱許,你做的這個事是該做的還是不該做的?(不該做的。)是有效的還是無效的?(無效的。)無效你說你做它有什麼用啊,你還作惡。現在知道無效了,那做事的原則,做每件事的原則,該怎麼做,應該有怎樣的路途,有怎樣的存心,怎麼做才能達到有效呢?(凡事尋求真理,摸神的心意。)這個都知道,是吧?尋求真理,摸神的心意,摸完了,知道了就能行出來嗎?明白了就能實行出來嗎?(不能。)不能那怎麼辦哪?(禱告神,依靠神。)禱告神,依靠神,那人得知道受苦啊,為真理受苦啊!放下自己的慾望、存心、野心、肉體的安逸,這些都得放下呀。你不放下你還想得真理,這是不是異想天開呀?有的人又想明白真理,又想得真理,還想為神花費,但什麼都撇不下,自己的前途撇不下,肉體安逸撇不下,家庭團聚撇不下,兒女撇不下,父母撇不下,自己的存心、目的、慾望都撇不下,無論臨到什麼事,自己的事都當前,把真理放在最後,每臨到事都把自己的私慾的事放前面,「己」字當先,滿足肉體利益、滿足撒但敗壞性情是首位的,實行神話、滿足神是次要的,是放在最後一位的,這能達到神稱許嗎?這樣什麼時候能進入真理的實際呢?什麼時候能滿足神的心意呢?你說外表也盡本分了,都沒閒著,但是這敗壞性情一點也沒解決,這叫遵行神的道嗎?(不叫。)都明白,是吧?就是到實行真理的時候費勁。你把受苦付代價用在實行真理上,別用在守規條、走過程這些事上,用在實行真理上,為真理受多少苦都值,為實行真理、滿足神心意受的苦神悅納,神稱許。

現在擺在你們眼前的問題是什麼?一個是很多真理細節不明白,心裡沒有槓,分不清楚;另外一個呢,在明白的真理上實行的時候費勁。你如果在實行真理這一個期間,一開始費勁,越實行越容易,越實行敗壞性情越不佔主導,真理越來越佔上風,實行真理的心志越來越佔上風,情形越來越正常,肉體的私慾、肉體的意思、人的意思越來越不佔主導,這就正常了,這就有門兒,有希望。如果是實行了很長時間,自己的利益啊,私慾啊,存心哪,敗壞性情啊,還是佔主導,指揮、主導你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點點滴滴,這樣的人實行真理這麼費勁,他是在盡著本分,但是大多數與實行真理無關,你說這是不是要麻煩啊?這就要麻煩呀!你無論現在處在什麼地方,你的環境怎樣,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裡面的情形,實行真理的情形是不是越來越好,你與神的關係是不是越來越正常。你與神的關係越來越正常,你的理智、你的良心、你的人性、受造之物該盡的忠心是不是越來越好,越來越多?就是正面的東西越來越多,越來越佔上風,這樣就有希望。說正面的東西,神所要求的這些正面的東西在你的情形裡始終看不見,沒有什麼長進,沒有什麼增加,那性情就一丁點兒都沒有變化,這類人就是一丁點兒真理實際都沒有,也就是一丁點兒真理實際他都沒有進入。沒進入是不是就沒實行啊?有些人說「我也實行了,也用勁兒了」,那用勁兒怎麼沒看著成果呢?那也只能說,你也用勁兒了,你也下功夫了,但是沒有成效。沒有成效代表什麼?(沒有真正地實行真理。)沒有成效可以說是你沒實行真理,沒成效就是你不管試著實行多少回真理,最終的結果就是你還是讓敗壞性情、讓撒但的本性在你身上戰勝了,站立了,就是說你沒有用真理的實際,沒有用神話戰勝撒但敗壞性情。能不能這麼說?(能。)那你是一個得勝者還是失敗者?(失敗者。)這就是一個失敗者,這不是得勝者呀!在你實行真理的時候,這裡有爭戰,心裡打架,自己的存心放不下,但是還明白真理是那麼說的,還知道神的要求是什麼,在爭戰的過程當中,你把真理放下了,放棄了,你不實行真理,最終還是滿足自己的私慾了,還是流露了敗壞性情,活出的還是撒但的本性,沒有實行出真理來,這最後的成果是什麼?結果是什麼?(失敗了。)失敗了!一爭戰,結果看著了,你行的路你還是按撒但敗壞性情、原來的老舊人那麼活,你沒選擇按神話來,你自己的利益當先了,你的慾望,你的私慾、私心得到滿足了,你沒滿足神,你沒站在真理一邊,這就是徹頭徹尾的失敗者,這是一種爭戰的結果吧?

那另外一種爭戰的結果呢?臨到事了也爭戰,難受,痛苦,軟弱,甚至尊嚴哪,人格呀,都受到挑戰了,人的虛榮心也得不到滿足,就面臨著被修理,被對付,或者是人看不起,或者是丟臉,失掉尊嚴,失掉人格,面臨這樣的現狀。但是人在這裡面爭戰,禱告,這一禱告呢,裡面剛強,尋求真理、實行真理的勁兒大了,特別大,把這些事都看透了,「我不要臉面,不要地位,不要虛榮,我這次就滿足神,哪怕我被別人看不起,哪怕別人誤解我,我這次就實行真理,就滿足神,我就選擇滿足神,就選擇實行真理,在這事上讓神稱許,讓神喜悅,不傷神的心。」最終把臉面、虛榮、私心、自己的存心、自己的野心都放棄了,然後站在神一邊,站在真理一邊了,站在正義一邊了。實行完之後呢,心裡很滿足,很平安,很喜樂,感覺到神的祝福了,感覺到實行真理真好,實行真理心靈裡得著滿足了,得著滋補了,覺得活著像個人了,有人樣了,沒被撒但敗壞性情控制,沒被撒但敗壞性情俘虜,在這事上為神作了見證,站住了一個受造之物該站的見證、該站的立場,心裡踏實、享受、幸福,這是其中的一種結果。你們看這樣的結果怎麼樣?(好。)好吧?但是這個「好」容易嗎?這個「好」得有過程,有爭戰的過程。也可能人這樣一次兩次都失敗了,但是失敗會給人帶來教訓,會讓人心裡覺得不實行真理不能滿足神活著已經沒意義了,痛苦。你雖然一兩次失敗了,但是有這樣的感覺,人覺得虧欠神,覺得不安,以後再臨到這樣的環境,人不知不覺越來越能戰勝撒但敗壞性情,逐漸地,絕對地能選擇實行真理滿足神的心,這就是一個正常過程,得勝的正常過程,實行真理滿足神心意的正常過程。你們現在看實行真理難,容易,還是不實行真理隨從己意難呢?哪個難?(實行真理難。)哎,實行真理難。那隨從己意呢?那個容易,那個就是分分鐘的事,不用想,不用過腦,就爭戰了一會兒,一看太難受,自己損失太大,不幹,不實行真理,按自己的來。就是一個意念的工夫,你看,人就成為一個懦夫,成為一個被撒但敗壞性情俘虜的一個失敗者,就這麼容易,失去了見證,失去了神的稱許。但是成為一個對神有見證的人,實行真理對神有見證的人呢,有這麼容易嗎?得有一個過程,是吧?人這思想裡作的鬥爭啊,琢磨呀,一會兒倒這邊,一會兒又倒那邊,一會兒這邊多點兒,一會兒那邊多點兒,裡面有爭戰,不斷地爭戰,爭戰爭戰最後有結果了:喜愛真理的人實行出真理了,作了見證,做了得勝者了;不喜愛真理、己意太大、人性太差的人,人格低下的人,低賤的人,選擇私慾,選擇滿足自己的慾望,徹底被撒但敗壞性情控制著了。你們選擇哪個?

你們日常生活當中臨到事的時候是得勝了撒但敗壞性情啊,還是被撒但敗壞性情俘虜著,控制著?多數時候是處在什麼樣的情形?根據這個就看你是實行真理還是不實行真理的人,根據這個來衡量你。你大多數的時候是能戰勝撒但敗壞性情,能成為有見證的人,那你就是實行真理的人,你是喜愛真理的人。大多數的時候如果是滿足自己的私慾,不能戰勝撒但敗壞性情而站在真理一邊實行真理滿足神,這樣的人就是不實行真理的人,沒有真理的實際。沒有真理實際的人,是不是信神就沒有生命進入的人呢?這是明擺著的,是吧?那你們自己就衡量衡量吧。好不好衡量?(好衡量。)這個線條清晰,是吧?線條清晰了。那你們衡量衡量,你們大多數是站在哪一方呢?就別說小事,就是大事,你所臨到的大事,需要你選擇的時候你是站在哪一邊?(一開始的時候站在肉體一邊,受一些苦了之後,經過一些爭戰,最後藉著禱告、尋求,才能站在真理一邊,才能背叛肉體。)背叛肉體這不是實行真理的指標,最終你行出的是什麼?不是背叛肉體不按照你自己的意思來了你就實行真理了,還有這麼個區別呢!明白了?(明白。)那你們是什麼情況?(有時能背叛肉體,但也不是真正實行真理,就是克制自己。)大多數看來是這麼個情況,是不是這樣?(是。)那現在你們到底是什麼情形,是不是就還沒進入真理實際呢?就這麼回事,信神還沒有生命進入,沒有生命進入就是還沒有真理實際呢,就處在這樣一個情形裡,所以很多事你們就分不清。分不清是因為什麼?分不清是因為只掌握了真理的外表、字句,還沒有進入真理實際呢!所以說,很多情形你們還沒有體會到,你們沒有經歷,所以你說不清,就是這麼回事。無論什麼事都得自己體驗,你體驗了你就能知道細節是什麼了。你的感覺啊,想法啊,過程啊,都有細節了,這個細節就是實際的東西,沒有這些,光有字皮上的認識,那是鸚鵡學舌。字皮上的認識那就是停留在字面上,字面的理解上,還沒變成你自己的東西呢,這離進入真理實際還早著呢!能不能這麼說?(能。)所以這一篇交通,你們就照這個行。得學會揣摩,實行真理也得揣摩,揣摩著,實行著,實行著,揣摩著,細節越來越多,越來越進深,你才能真正體會到什麼是真理的實際;你體會到了,你有經歷了,你才具備真理實際了。明白了?(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