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八十五篇 有真理作生命才能抵制邪惡潮流

年輕人隨潮流快一些,是吧?(是。)年輕人就比成年人接受潮流快一些,因為接受潮流快,所以他適應邪惡潮流也快,然後陷入試探的機率也多,能不能這麼說?(是。)深有體會?說說吧,有什麼體會?哪方面體會?比如說,一個女人長得有點姿色,如果是上一輩的人認為什麼呢?有點姿色也不能亂來,得講究名節,做人得有骨氣,得有底線。這是傳統的思想,得有底線,一個人失去了貞潔,失去了名節,這一輩子就毀了,就完了,就不是好人,不應該做這樣的人。現代的人呢,在現代社會、現代文化的薰陶、傳染下,加上社會這個氣氛、潮流,人就認為什麼呢?長得好,再有好的文憑,再有姿色,能美能浪,具有一定特長,這叫什麼?(資本。)這叫資本,變成資本了。這一認為是資本,這是什麼思想?認為這是資本,這是不是隨從邪惡潮流的一種思想傾向啊?(是。)一有這種傾向,它會給人帶來什麼呢?(狂妄自大,目空一切。)這是一方面,這是性情方面。給你的行為,還有你對待婚姻,對待名節,對待名聲、做人底線會不會帶來一個攪擾、破壞,甚至你會打破這個?那接著而來人會做什麼,做哪些事?(隨從這些世界潮流,違背道德,違背良心。)違背道德,違背良心,這就是墮落的開始了。過去的潮流或者做人的底線是「好女不嫁二夫」,現在呢,現在什麼潮流?(多找幾個認為有能力。)有能耐的女人不嫁一個,絕對不能找一個,得多找幾個,而且呢,多找幾個如果都是球球蛋蛋的那不叫本事。找什麼樣的算能耐呢?(有錢有勢的。)哎,找有錢有勢的。你找省長,是吧?我找中央的。你找個小處長,「笨蛋,窩囊廢!口味太低!我直接找市長。」拼上了吧?這一拼怎麼樣?「好女不嫁二夫」這個觀點還有沒有了?(沒有了。)人的名節啊,注重名節啊,做人的底線啊,做人的這個原則有沒有了?(沒有了。)市長哪天被處理掉了,撤職了,「踹!趁我還年輕,還有這個資本,再找一個比市長更厲害的。」尋摸來尋摸去又找一個,結婚吧,「我還年輕,不能結婚,不著急。」為什麼啊?(結婚就受約束了。)結婚就捆著了,不能胡來了。還得接著胡來,還得混哪!「現在這個世界誰結婚哪,啥年代了,誰結婚啊?誰當賢妻良母?誰相夫教子?那得學會浪啊,學會美,不能把大好青春年華浪費在柴米油鹽上,浪費在過日子上。」你看,那不結婚找人幹什麼呢?是不是混呢?混一天算一天,正經人、正常人的思想觀念沒有了,做人原則沒有了,這就墮落了,是吧?(是。)

墮落是怎麼開始的?(接受了邪惡的潮流。)怎麼接受的?為什麼能接受邪惡的思想潮流呢?根源在哪兒?怎麼能接受呢?一個人到外面呆了幾天,回來得個傳染病,同樣,另外一個人出去了,出去之後也跟他到同樣一個地方,也呆了那幾天,回來什麼事沒有,沒得那樣的病,怎麼回事?(有抵抗力。)哎,有一個抵抗力。你看在流感期間,每一個人都能得流感嗎?(不是。)那什麼樣的人得啊?(抵抗力差的。)抵抗力差的人得流感,能傳染到流感,抵抗力強的人呢,他有免疫力,他不容易被傳染到,是吧?抵抗力強的那個人身體裡具備什麼?(免疫能力。)具備一個免疫力。思想上的免疫力是什麼?是明白真理。所以說,無論是年輕人、年老人,成年人還是未成年人,他接受了傳統思想,接受了道德倫理教育,能不能抵禦邪惡潮流?(不能。)中國的傳統教育,儒家、道教的傳統教育,甚至有的家法特別嚴,這些東西在人思想裡根深蒂固,但根深蒂固的這些東西能不能左右人的行為、人的人生方向、走什麼樣的道路?(不能。)人有了這些東西,照樣經不起世界邪惡潮流的引誘、試探、控制、捆綁甚至毒害、侵蝕,照樣受這些東西的影響,是吧?(是。)事實證明了。那是一種傳統文化就不能達到讓人抵禦這些邪惡潮流這個果效嗎?有的人說了:「中國的傳統文化太落後了,中國人因為沒見過世面,所以說是在井底之下的蛙,跳到井上面一看,『哎呀,這花花世界太好了』,就把傳統文化扔了,是因為這個才墮落的。」是不是這麼回事?那如果生在西方,沒有傳統文化教育,但是呢,西方的人比較自由,接受的知識文化面廣一些,教育也比較開放,也有人權,人可以各個國家到處去周遊,長見識。長了見識之後,有的人說了:「妥了,什麼樣的事都見識過了,什麼樣的人都見識過了,就容易經受住這些邪惡潮流的試探、引誘了,所以說一般事、一般人不會打動他。」這話成不成立?(不成立。)

那邪惡潮流到底是什麼?與人的傳統文化還有與各個國家的教育之間的關係是什麼?它們之間有沒有連帶關係?邪惡潮流到底是什麼?邪惡潮流包不包括傳統文化?(包括。)包不包括文化知識教育?(包括。)包不包括科學引導、教育?包不包括家教、家族的教育、民族傳統的教育?(包括。)包括這些,是吧?那這些東西到底從哪兒來的呢?(撒但。)從撒但來的。那從撒但來的,你看見了嗎?你看見撒但了嗎?(沒看見。)沒看見你怎麼說從撒但來的呢?這話怎麼說的?(這些撒但的東西給人帶來的後果是讓人敗壞、墮落。)琢磨琢磨,不對勁兒,沒說到點兒上,沒說到根源上。(一代一代地傳下來的。)傳下來的,越傳越邪,成立嗎?(不成立。)很顯然不成立。一代代傳下來應該傳好的東西,傳統文化啊,道德倫理觀哪,羞恥感哪,良心哪,這些好的東西,那怎麼越傳越邪呢?傳歪了,沒傳好?什麼原因?找找什麼原因。(跟人的本性也有關係。)(人的本性隨著這個潮流的變化也會崇尚這些邪惡的東西,就是人這個本性本來就是屬撒但的。)人崇尚邪惡為什麼會把邪惡發展呢?為什麼會把邪惡升級呢?電腦有沒有升級版?(有。)升級怎麼來的?是人崇拜來的嗎?(不是。)怎麼來的?(人研究出來的。)這裡有個根源問題,琢磨琢磨,誰控制邪惡潮流?撒但控制邪惡潮流,是吧?(是。)那這邪惡潮流怎麼來的?1+1=2能不能敗壞人?(不能。)1+1=2不能敗壞人,數學不能敗壞人,是吧?牛頓理論能不能敗壞人?它是科學,能不能敗壞人?地球引力存不存在?(存在。)那人知道地球引力是長了知識了,還是被敗壞了?(長了知識了。)這個知識能不能敗壞人?(不能。)那到底什麼敗壞人呢?(思想觀點。)哪些觀點能敗壞人?(就想去探索,去研究,人就想掌握,自己就想掌控這些。他不相信神的主宰,不相信這些都是神的安排,他就越想去研究,越想去分析,越想去達到出人頭地,所以他就費盡心思讓人崇拜。)(無神論、唯物論這樣的思想觀點種到人裡面,人就不知道有神的存在,也不知道正面事物,就全按照撒但給人的那一套,按照科學理論去做,這些思想觀點就會敗壞人。就像從我們一生下來就接觸的,包括父母教育的,然後上學之後學校教育的,接觸的從來就是撒但的這些觀點,裡面從來就沒有正面事物。)這是大方面的。

一個人從學校走向社會,在一個公司任職,從學校出來的人一般他的生活習慣或者做事方式、工作方式是什麼樣的方式呢?就是說做人是什麼原則吧?(老老實實,腳踏實地。)多數有點這個幻想,對社會抱有這樣的幻想,說:「我只要好好幹,我保證能得到提拔,我有真本事我怕什麼!我是名牌大學畢業,我又有一技之長,我怕什麼,我不怕。我不用溜鬚領導,我也不用採取任何特殊手段,踩著別人台階上,踩著別人的肩膀上,我就這麼勤勤懇懇的,好好幹,領導讓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領導問我什麼我就說什麼。」這原則對不對?在社會上能不能行得通?(行不通。)當你知道行不通的時候,你會不會採取別的方式?此路不通,你會不會另找出路?(會。)會的目的是什麼?為達到什麼目的?(出人頭地。)要生存,這現實。出人頭地幹什麼呀?出人頭地那是後來的,下一步,首先自己得能在夾縫中生存下來。夾縫中生存下來的時候,他得有什麼作法?(適應這個社會。)(適應邪惡的這些規律。)適應邪惡的生活規律,有哪些規律、哪些遊戲規則?(溜鬚拍馬。)(見機行事。)察言觀色。領導喜歡喝什麼酒,打聽好了,喜歡抽哪個牌子的煙,觀察好了,不能問,得觀察好了,領導喜歡去什麼地方玩,背後都得打聽好,做好功課,領導喜歡什麼樣的方式說話,是不是幾年之內都摸得差不多了?(是。)摸差不多了是有意摸啊,還是無意摸啊?(有意的。)哎,有意摸。這才叫適應,適應邪惡潮流。這樣一來二去幾年過去了,你是不是變了?(是。)你是長大了,還是又縮回去了?你變成什麼了?變得勢利,不知羞恥,沒有良心知覺,是吧?還有什麼?會溜鬚拍馬、八面見光、逢場作戲,還有呢?心越來越狠。在這個過程當中,人得著這些東西是怎麼得來的?幾年之後這些東西是不是收穫?工資也提高了,領導也喜歡了,職位也提高了,職稱也高了,收穫大大的,是吧?那有這收穫是怎麼來的?是正當手段?真的如你當時剛出來工作的時候,勤勤懇懇幹,老老實實做人,按照這個原則得到的嗎?(不是。)那是用哪些手段、方式得到的?非常手段,是吧?用這些非常手段。那這些非常手段你運用自如的時候,這些東西是不是就變成你自己的東西了?那你做人的原則呀,方向啊,是不是就都變了?(是。)那你的目標是什麼?下一步的目標是什麼?「無毒不丈夫」,是不是啊?還有呢?「無毒不丈夫」,下一步是什麼?「人不為己……」(天誅地滅。)該這個了。(還有不擇手段,變得更可怕了,不是人了。)外邦人還有哪些?(「和尚打傘——無法無天。」)還有哪些?(「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還有哪些?(「今朝有酒今朝醉。」)麻木了,是吧?不但墮落了,而且麻木了。

人有這些思想,心越來越狠了,良心、人性、知覺越來越沒有了,越來越麻木了,越來越麻木做人的原則也變得不一樣了。那這些思想,這些做人的原則、底線、目標是怎麼來的?怎麼得來的?這個時候已經變成人的生命了,到這種程度是不是人就已經墮落了?(是。)是墮落差不多了,就到這兒,還是還會更墮落?(會越來越墮落。)哎,越來越墮落。墮落到這個程度了是怎麼來的?什麼原因呢?怎麼造成的呢?是某一個人造成的?還是工作環境太黑暗造成的?(邪惡的潮流敗壞的。)邪惡潮流怎麼來的?誰控制著?(撒但。)這就看清楚了,撒但控制這一切。你看一個環境,在一個環境裡面的這些人是好人還是壞人決定於什麼?就是什麼決定的?什麼東西決定這些人是走正道的還是走邪惡的道的?(誰掌權,誰掌控。)對了,是看誰掌控、誰掌權,這話你們贊不贊同?(贊同。)那這話你們說說吧,既然贊同,大夥分享分享,這話對在哪兒?(人不信神人在這個社會當中生存就會越來越墮落、邪惡。今天我們信神了,來到神面前吃喝神的話語,我們就有了人活著的一個目標、方向和原則,就會活出一個正常人性。)(這個世界就是撒但掌權了,所以人接受的都是從撒但來的各種毒素,然後漸漸地人也就變得跟撒但一樣了。如果人今天是生活在有真理的一個環境下,那人接受的都是正面事物,從神來的正面事物的實際,人活出來的都是越來越有人樣。)誰再說說。(我再補充一點,就是人沒有信神的時候,在這個環境當中確實也感覺到會變得越來越敗壞,但是信神以後藉著吃喝神話對這些事物有一個分辨,有分辨以後就能知道什麼是正面的、什麼是反面的。如果人不信神的話對這些沒分辨,因為本性也是邪惡的,他就喜歡這些東西,只能變得越來越壞。但因為信了神以後,接受真理,有了分辨,就能一點點藉著經歷神的作工去棄絕這些東西。)差不多。人不明白真理,人裡面人的生命在不明白真理之前,只能接受、只能容納這些東西。所以說,在一個環境裡,這個環境給你灌輸什麼你就變成什麼,灌輸什麼你就得什麼,它怎麼控制你,怎麼引導你,最終你就變成怎麼樣的一個人。人能變成一個墮落的、邪惡的、壞到極處的一個人,這個環境給你帶來的就是這些東西,那擺佈這個環境的那個操縱者是誰?他的本性是什麼?就是這些東西,這就看透了。所以說,有時候人認為什麼呢?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他讓我那麼做我偏不那麼做。或者是有些人說了,我這個人就不信那個邪,我就偏要跟這個環境拗著來,我就想改造改造它,把它改變了。一年行,兩年可以,三年你就有點站不住了,四年的時候呢?(隨從了。)到第五年的時候呢?你就適應了,是吧?到第六年的時候呢?(成為其中的一員了。)成為其中一員,離不開了。人拽你出來,「拽我幹什麼呀,這裡挺好的」,就徹底成為其中的一員了。人成為其中一員的時候,人變成什麼了?(跟撒但一樣了。)(與撒但同流合污。)成撒但了,成魔鬼了,跟活鬼、撒但一樣,一碼事。人變成這樣了,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的,你也不知道,你也不清楚,怎麼變的你也不清楚,總之就變成今天的你了。你到底怎麼過來的你也不知道,當初為什麼走這條路你也不清楚,自己為什麼現在變成這個樣你也不清楚,總之稀裡糊塗就這樣過來了。這就是撒但敗壞人的過程、撒但敗壞人的方式,就這麼敗壞的,人就這麼墮落的。那如果人從起初明白真理,人有真理實際作生命,在這樣的環境當中人會怎麼生存呢?(會憑神話活著。)憑神話活著,容易做到嗎?(有爭戰。)爭戰到什麼程度了?(有時候死去活來,靠神、禱告神才有力量。)有沒有一開始堅持,但是最終還是沒達到堅持不懈,而是最終妥協了呢?有沒有這種情況?(有。)這種情況是怎麼回事?妥協了,一開始還挺剛強,而且也許願、發誓,但是年頭一多,也沒管事啊。(人裡面不喜愛真理,不嚮往正面事物,人沒有心志、毅力。)那真理在你裡面作沒作生命啊?(沒有。)是這麼回事,你說的不是那回事。人堅持一個事,或者是半途而廢,那不是外表一個毅力的事,不是外表一個心志的事,它有個生命的問題。(真理沒成為生命。)哎,真理沒成為你的生命,就是沒變成你自己的實際,沒變成你生命的一部分。

你看撒但敗壞人就在人不知不覺當中,每一天,每一年,不知不覺人學了一些生存的技能,不知不覺人接受一些思想,不知不覺人因著看到一些事物,因著經歷了一些事情之後,人這個思想就有轉變了,有不同的轉變了。咱不說你信神得著真理之後變得什麼樣,那在外邦世界當中吃了一回虧之後,你一看此路不通,你是不是得想辦法下次再不吃虧,還能再佔點便宜呢?(是。)這事是不是常有?是不是在每一個人身上都發生過?(是。)這是隨時隨地的,所以說撒但敗壞人哪,你防不勝防。你說我不接觸他們,但是你總得生活吧!你生存在這個敗壞的世界當中,你生活在這個敗壞的人中間,你要與他打交道,要與他辦事,要與他共存,呼吸一樣的空氣,接受一樣的陽光普照,喝一樣的水,你避免不了這些事情的發生。有時候雖然你沒吃虧,但是你從他身上看到一個事,或者從他跟你辦事、打交道的期間發生的一件事當中,讓你的思想有活動,讓你的思想進入一個不同的境地裡。你看昨天你禱告神,說:「神哪,我得為你花費一生啊,我這餘下的光陰都給你了,如果我不能為你花費後半生,求你咒詛我。」心志對不對?(對。)心志是對的,心志真不真哪?(真。)那這個誓言真不真哪?(真。)都是真心的,但是呢,經不起一件事的考驗。這事深有體會,是吧?(是。)讓人覺得特別痛苦,難堪。臨到一個事,使你的切身利益或者是切身體驗受到虧損了,利益受到虧損了,或者是涉及到你以後的歸宿、人生或者生活,涉及到這個了,活思想來了,琢磨琢磨,「我現在三十來歲,要是活六十歲,我還有三十來年,要是活八十歲的話,我還有五十來年,這一輩子就這麼過了?你看人家活得多滋潤哪,我這活得苦哈哈的,這是為啥呀?」動搖了,是吧?活思想來了,堅不堅定了?(不堅定了。)心志不堅定了,毅力是不是受到考驗了?受到挑戰了?越想越惱躁,越想越難受。琢磨琢磨,「要是後半輩子就這樣活的話,那人這一輩子也沒體驗什麼呀,見識少太多了,就這樣了?不能就這樣吧?我這麼花費,這麼付代價,神看沒看見哪?神悅不悅納呀?這到最後還不知能不能蒙拯救呢!你看人家活得多滋潤,你看人家那小日子過得,人家又上德國,又上法國,我哪兒也沒去過,哪怕就在國內各個省溜達溜達也行啊,這日子過得也太苦了吧!」憋屈了吧?心裡就不舒服了,越想越不舒服,越想越不舒服,信神的勁兒還有沒有了?(沒有了。)那誓言哪兒去了?誓言變成什麼了?(謊言。)變成空話了,是吧?(是。)說大炮裡放了一個炮彈,「砰」,放出去了,「聽著聲挺大,一響,但怎麼沒見炮彈發出去呢?」這是空炮。人發完誓之後,臨到事活思想來了,經不住考驗,經不過試煉了,那個誓言成什麼了?(成謊話、空話了。)成空炮了,是吧?所以說得有教訓,下次再有心志的時候不能亂起誓了,要是萬一神按著這個成就怎麼辦哪?得小心點,留個後手,神如果真按著你的誓言成就,你這不就虧了嗎?要是不起誓呢,不用受這個轄制了,後路就寬綽多了。這招兒怎麼樣?(不行。)有些人挺認同,「這招兒不錯呀,沒有後顧之憂,以後少起誓,多立志可以。」

有些時候,人的身量沒到那個程度,隨著環境,或者是隨著人的情形或者人身邊碰到的事,人多多少少會受點影響,有個活思想,心裡稍微有點動搖,心志稍微有一點摻雜,有點搖晃,這算不算事呢?分兩種情況,一種情況危險,一種情況算正常情況。哪種情況算人正常軟弱?(人臨到事有些消極,有些被動,但是能夠去尋求真理、禱告,再找神話吃喝,能扭轉過來,能正常地去進入,正常地實行真理。)這算正常軟弱,是吧?軟弱每一個人都有,這是正常軟弱,但是你如果軟弱到撂挑子,不幹了,把本分放下了,你的生存方式、方向要改變了,這事就不是軟弱的問題了。你不是思想要背叛神,而是你的心要棄絕神,要背叛神了,這就危險了,這哪是軟弱呀!軟弱他不做事,他光是心有點難受,不管他難受到什麼程度,他對神、對自己的本分不變,他的忠心程度不變,他不撂挑子,這是正常軟弱。那個不正常的呢,比這程度就深了,那就不是軟弱了,心要變了,是吧?性質不一樣了,要變了。什麼叫要變了?(要背叛神,離神而去。)想要背叛神了,離神而去了,有哪些具體作法?(不盡本分,跑世界了。)那麼嚴重哪?都到那個程度了?(應付糊弄。)對了,開始應付糊弄了。(消極趴窩了。)趴窩了,有作法了,不是光想了,作法都出來了。光跑世界那就是徹底不信了,那不是一種情形了,是吧?該糊弄了,說:「這事你這麼做不行啊!」「行,可以,這差不多,我知道。」背後一扭臉,「哼,什麼這麼做不行啊,我就這麼做了怎麼的!」你看,對抗了,沒有良心標準了。說本分盡沒盡哪?(盡著。)盡著怎麼盡哪?(走過程,應付糊弄,不憑良心做事。)沒忠心了,不拿本分當本分待了。雖然沒有完全甩手不幹,但是掛著名在那兒應付著呢,說:「幹沒幹著?」「幹著呢。」「幹得怎麼樣啊?」「你們自己隨便看吧。」「幹到什麼時候能完哪?」「那誰知道啊,什麼時候完什麼時候算唄!」什麼態度啊?(應付的態度。)應付了,一丁點兒敬畏神的心都沒了,這情形可怕了,是吧?(是。)人沒得著真理之前隨時隨地都能軟弱,隨時隨地都能消極,那這個軟弱消極會給人帶來怎麼樣的更嚴重的後果呢?知不知道?(遠離神。)(背叛神。)遠離神,背叛神,棄絕神,還有呢?(否認神。)(也會誤解神。)(破罐子破摔。)還有破罐子破摔呢!還有嗎?(重新回到撒但陣營裡,又完全活在撒但的愚弄裡了。)

有時候你看外表是壞事不見得是壞事,其實是好事。好比說,人哪天要出門,吃點東西壞肚子了,沒出去,結果呢,外面發生瘟疫了。你說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好事。)吃壞肚子,食物中毒,一般輕者幾天?(兩三天。)得三天鬧肚子,晚上也睡不好覺,肚子一個勁疼,又拉又吐的,吃什麼不得有個恢復的過程嗎?重的呢,得幾天?(一個星期。)一個星期,體格弱的可能得半個月慢慢恢復,是吧?吃得又少,然後吸收又不好,可能得十天半個月的。這十天半個月把你攔在家裡了,外面發生多大事你可能不知道。等你病好了一出門,一看,「哎呀,外面怎麼死這麼多人呢?怎麼回事啊?」怎麼回事?神作事了,神要用這種方式來保守你。那這種方式人通常能不能想到?(想不到。)人想不到。所以說,你想不到的好多事神作在你身上的時候,你不能順服,人的第一反應是什麼?因為你想不到,所以你理解不了,你接受不了,你的第一反應就會反抗、拒絕,然後就誤解,說:「這是怎麼了?我盡本分盡得好好的,在我身上發生這麼個事。神不知道我盡本分哪,這活兒多忙啊,怎麼讓我發生這種事呢?」神不理解你,你有忠心,是吧?這是不是人與神之間的隔閡?(是。)誤解就這麼產生的。那人如果換一種態度呢,「神這麼作了我不理解,怎麼給安排這麼個事,肯定有神美意。這麼難受會有神什麼樣的美意呢?我不知道,我不理解,神不會作錯事的,我順服,等候。」這一等候,半個月過去了,一出門一看,「哎呀,怎麼死這麼多人呢?我怎麼活下來了呢?」思前想後,這半個月怎麼過來的,「哎呀,神保守啊,神用這種方式保住我的命,不讓我受這樣的災,給了我一個小小的攔阻。」這個攔阻是不是神的美意?(是。)是神的美意,是不是神的愛?(是。)神用這種方式在保護你呢!所以說你不理解神,你總誤解,在不明白的情況下亂說話,犯什麼錯了?(論斷神。)論斷神,抵擋神了,太傷神心了。你把神的美意當成惡意,你把神的愛當成了仇恨,而且人在心裡還埋怨,不理解,你說是不是傷神心?(是。)這樣的時候多不多?(多。)這種情況太多了。這是一方面。

另外一方面呢,神在人身上為什麼常常給人一些管教?人說人不純潔,人這裡面摻雜太多,野心慾望太大,所以神就得作事攔阻。那神作事攔阻,或者是給你一點小小的警戒,神要達到的果效是什麼?(讓人脫去這些敗壞、這些摻雜。)哎,神讓你省察,讓你脫去這些東西,讓你認識這些東西,讓你依靠神,來到神面前,不能靠自己瞎做。為什麼神讓你靠神呢?靠人辦事不一樣嗎?只要把事辦成就行了,這有什麼區別呢?(靠神之後可以認識神,感受到神的信實。)靠人呢?(什麼也辦不成。)靠人有時候也能辦成,你看你走走後門,送點禮,事不也辦成了嗎?這話對不對?那有沒有送禮辦不成的事?(也有。)這個決定權在哪兒?(在神那兒。)關鍵點在這兒,這是真理,無論你靠人還是靠神,最終神要讓你看到神主宰一切。對這個事無論你的慾望有多大,你的存心是什麼,你要打算怎麼做,不重要。重要的是什麼?重要的是神什麼意思。你的意思重要嗎?你的意思算個啥呀?神決定這一切,神的意思是什麼,神要怎麼計劃、怎麼安排這事,這是最重要的。神要是計劃讓你來海外,你說你拒簽三次能攔阻住嗎?(攔阻不了。)說現在大環境不好,多數人都出不來,移民移不了,簽證都拒簽,這是大環境,從這事上你看,「哎呀,不好了,完了,我沒希望了,我去不了,我簽不上證了」,你犯什麼錯誤了?(不相信神的主宰。)不相信神主宰?你知道神怎麼主宰呀?神給你定規了讓你非得簽上嗎?(沒有。)那你犯什麼錯誤了?你瞎定規,是吧?或者讓簽,或者讓簽不上,神說了嗎?你沒摸到神的意思,你說:「哎呀,壞事了,簽不上了,我這下就完了,再也去不了了!」說明天去簽吧,你抱什麼心情?「反正去簽也簽不上,那我就去試試吧,反正去了也是走走過程,肯定簽不上。那麼多人都拒簽了,能輪得上我嗎?」你定規了吧?你封門了。你為什麼封門?你沒有真實的信,你對神沒有真實的認識。那你的認識、真實的信停留在哪兒?你做事不考慮神的意思,你考慮誰的意思?你考慮外面撒但的意思。你看清大環境了,但是你沒看著神的手,你定意不成的事,你就認為成不了了,完了,但是在神那兒定意能成的事能不能成?(能。)你怎麼知道的?(在神沒有難成的事。)人往往都有這個馬後嗑,就是事後才知道,那話怎麼說的?(馬後炮。)哎,馬後炮。其實你簽的時候是硬著頭皮去的,走個過程,簽完之後琢磨琢磨,「看那個移民官也不像要給我簽上,肯定成不了,成什麼成!別人沒簽上,咱也不是三頭六臂,咱也沒有後台,也沒給人送錢,看他也不像能給我簽上。」結果過幾天來通知了,「簽上了。」「啊?簽上了!我就覺著神能讓我簽上。」這是什麼東西?虛偽,是吧?其實你心裡早就說「我就知道簽不上」,然後等簽上了又說「我就知道能簽上」,怎麼什麼話都讓你說了呢?噁不噁心?(噁心。)這麼做人讓人噁心。別這麼說話,別這麼做人。怎麼做人呢?(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在神沒有難成的事,但是神要是攔阻,這事就成不了,它就不該成,不該成的事神就攔阻,神就不讓它成,這是不是對神真實的信的一方面表現?(是。)這是真實的信。真實的信是不是就是真實的信心?(是。)你得相信神能作成這個事,說:「大環境不好,怎麼辦哪?但是我裡面覺得還挺平安,沒有什麼攔阻,我不知道神是什麼意思,我摸不到,我也體會不出來。既然安排到這兒了,事情發展到這兒了,我就去,簽上了感謝神,沒簽上有神的美意,我同樣感謝神。總之兩個字——順服。」這是真實的信的表現。你對神有真實的信了,就能有真實的順服,這樣的信怎麼樣?(好。)你看同樣都是去,這裡面情形不一樣,一個是抱著真實的信去,一個是抱著拒絕、抵觸的情形去的,心態完全不一樣。你看,看外表都一樣,沒什麼問題吧!哪個有毛病?哪個有問題?哪個問題大?抵觸、懷疑,用外面的事來衡量神的主宰,用外面的環境、外面的人的勢力來決定神的主宰,是不是犯了這個毛病?(是。)犯這個毛病了,這就是人的悖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