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八十一篇 為得真理付代價太有意義

年輕人搞點事業不容易,多數人坐不住啊!你的心得靜,能坐住,願意花時間。別人打呀鬧呀,打情罵俏啊,「我顧不上,我沒那些時間,我的業務還忙呢,沒工夫,你們打你們的,你們鬧你們的,我沒工夫,我得把我的業務做好」,專注、執著才能搞成事。其實你們現在不是差精力,不是差業務,提高業務可以查資料,再說你們還有這個基礎,有這個頭腦,有這個特長,就差下功夫,其實就差在這兒。你看年輕人學點業務,懂點技術,做成事有沒有成年人容易一些?你看看各國選總統有沒有選二三十歲的人的?(沒有。)為什麼呀?各方面資歷都不夠,是吧?閱歷淺,頭腦沒成熟,看事不全面,膽識啊,智慧啊,能力啊,各方面都沒長成;另外,還有一個關鍵的原因,就是人年輕,很多事容易衝動;再一個,人年輕,他對世上的很多事還沒有經歷,很多事沒有見識到,所以說很多事對他來說都會成為試探、引誘。就是說年輕人要做成事很不容易!不管你學了什麼,搞什麼專業,要做成一件好事、大事,做成一件事,搞成事業,那很不容易,試探太大。一般五六十歲的、七八十歲的,世事經歷得差不多了,世界觀基本上都定型了,婚姻哪,失敗挫折呀,各種試探哪,引誘啊,外界這些事他都經歷過了,從那裡走出來了。像你們這個歲數,二十來歲,外面很多事對你們來說還是個謎呢,什麼事都想嘗試嘗試,對什麼事都感覺很新鮮,很好奇。你沒經歷過,然後人心裡總惦記是回事,覺得外面花花世界不見得那麼不好吧,不見得那麼差吧!尤其這個年齡在這個社會環境之下,人聽到的、看到的人也沒有準確的分辨,他不知道什麼事對他是試探,不知道什麼事對他是禍,是引誘,不知道這些事。所以說,年輕人相對來說比成年人脆弱得多,危險得多。因為就這個年齡,腦袋裡知道的事,心裡所能看透的事、所裝的事,他對這個世界很多事都是個未知數,都是陌生的,所以說很多事他不經歷總也看不透,不經歷、不見識他總也不知道這裡面到底是怎麼回事。所以說,人盡本分要是在一個一般的環境裡就很難站得住,如果在教會,在這樣好的環境裡影響影響,影響個十年八年的,你到了三十來歲,三十五四十歲,你就穩定了,心就定下來了。但是在這樣一個環境裡你的心都定不下來,那就很麻煩,很危險了。

信神盡本分這是人生正道,選擇的是對的,神恩待,人有這個機會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在你們這個很年輕的年齡,可以說是「妙齡」,能盡上本分了,這是神的恩待,你們也配合。但是一不小心,如果受一件小事左右、轄制,本分不能繼續了,受影響了,或者是有可能攪擾你的本分了,甚至讓你的本分終止了,你說這是不是遺憾的事?這是很可憐、很遺憾的事。所以說,你們平時就得常常在一起禱告,安靜下來,那些與己無關的、現在不應該考慮的問題先別考慮,把那方面的心先關閉,別考慮,自己歲數還小,年紀還輕,別著急考慮。人生大事不是光婚姻,不是光工作、前途,或者是安身立命,不是光這些,也不是說在社會上急於找到你的位置,這都不是最重要的事。最重要的事是什麼?過去說婚喪嫁娶這都是大事,現在看這是不是最大的事?(不是。)什麼是最大的事啊?(先把神給自己的託付做好,先盡好受造之物該盡的本分和功用。)這是該有的心志,是吧?現在你們信神了,盡上本分了,人生方向起點對了,這個沒錯,是正確的,那接下來的事是什麼事,知不知道?(在生命進入的道路上扎下根基。)這事說對了,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扎下根基,確定人生的目標與方向,讓真理在心裡扎下根基,這樣你就是真正神揀選、神預定的人了。根基先得扎下來,你們現在的根基還不穩呢,別說大風了,就小風一颳你們隨時都能晃,這就可以說是還沒根基呢,很危險哪!人生目標確立了,自己的追求方向確立了,這一生要走的路確立了,都得定下來,把這些目標、人生大事都定下來,這幾年就安定下來為這一個事,為這一個目標努力、花費、下功夫、付代價,其餘的事先別考慮。為什麼不考慮呢?你要是再考慮那些事,這個事就不是主要了,是其次了。你又要考慮找工作、掙大錢、發大財,在社會上站穩腳跟,找著自己的位置,又要考慮婚姻、找對象的事,這是幾個大事了?然後還要考慮以後自己能學能耐有本事,做人上人,有能耐,以後還要養家糊口,讓父母過上好日子。你看看,你累不累呀?你的心有多大呀?人一輩子有多少精力?有幾年最好的精力、時光?一共有幾年啊?人這一輩子,精力最旺盛、最單純也是最好的時光就是在二十來歲,頂多到四十歲。你們現在是不是都二十出頭了?(是。)有沒有二十歲以下的?(沒有。)都不小了,頂多到四十歲,最好的時光就在這個期間。在這個期間,你們要是能把信神該明白的真理都掌握了,然後再能進入真理實際,接受神的審判刑罰,接受神的熬煉試煉,達到什麼呢?說無論什麼情況下我都不否認神了,這是最基本的;另外一個,誰拉我,誰拽我,或者是我以後結婚、找對象,我也不能放棄我的本分,放棄作為一個受造之物該做的;再一個,就是以後神不要我了,我還能追求真理,還追求走敬畏神遠離惡的道路。你得往這上面夠,往這上面夠你這幾年就不白活了。

如果這幾年,就這十來年的工夫,你把最好的時光盡用來琢磨找什麼好工作,在社會上扎穩腳跟,再琢磨找一個好對象,看誰跟我比較對心思,誰我比較看得上,誰對我感興趣,物色一個這樣的人處處,一邊處著一邊盡著本分,一邊處著一邊信著神,兩不耽誤,結果幾年下來,信神一點收穫沒有。對象是找成了,結婚了,生子了,成家立業了,結果信神的事呢,什麼也沒得著,最好的時光錯過了。你到四十歲的時候一看,是,有家了,自己是不孤單了,也有子女了,但是你的枷鎖你也脫不去了,枷鎖戴上了。什麼枷鎖?你得養家糊口啊!現在你是一張嘴,有人養活你,神家養活你,你什麼也不用愁,你就只管盡好本分,追求真理。你一拉家帶口,你得養活家吧,你不養活誰幫你養活?你能讓父母養活嗎?不能吧?你自己還得養活自己呢。組建一個家庭那麼簡單哪?就兩個人你好我好,有一張床,有一個寫字檯,有個爐灶,就過上日子了?是那麼簡單嗎?娶個媳婦,一看,「哎呀,人家穿金戴銀,咱也得買,置!」找個丈夫,說:「人家買車咱也買一部車吧,貸款!」貸完款,妥了,成車奴了,這「小套」就拉上了,枷鎖戴上了,「好日子」開始了。是好日子嗎?心裡有時候也愁啊,還想信神,還想把關於什麼是信神這方面的真理好好下下功夫弄明白,多少年也沒弄明白,盡處對象了,盡搞沒用的了,這也沒精力了。有點精力老婆還叨咕:「去掙錢去!你看人家誰誰誰拉個頭髮都花四五百,你看我呢,成天披頭散髮的,連個人樣也沒有,不就成黃臉婆了?嫁給你真倒霉!」當時的甜言蜜語都沒了。你就尋思禱告一會兒,安靜一會兒吧,自己學首詩歌,充實充實靈裡的光景吧,孩子過來了,「爸爸,人家孩子學舞蹈呢,一個月兩千,我也想學。你看我長得多好看哪,我要是不學舞蹈不可惜這長相了嗎?」琢磨琢磨,孩子既然張口了,那就去報名吧。一報名,一個月兩千,一掏兜,兩百塊錢,光夠個押金,剩下那一千八百塊錢怎麼辦哪?掙去。回家跟老婆一商量,「得給孩子報名啊,不報名咱對不起孩子呀,孩子有這特長,別讓孩子受委屈。大人勒緊褲腰帶過日子行,別勒著孩子呀!」「那去掙去吧!」「去掙錢?上哪兒掙去?」又該挨罵了,「看你這個窩囊廢!一千八你都弄不來!搶去!搶銀行去!」有那個膽嗎?搶銀行的心思都動了,你說還有心思信神嗎?就剩下哭了,是吧?這個時候該哭鼻子了,「哎呀,回想當初啊,年輕,一切都是那麼簡單,那時候那麼多年輕人在一起過教會生活、盡本分,一起唱詩,一起聚會,那日子該有多好啊!要是再回到那個時候可就太好了!」可惜呀,世界上沒有賣後悔藥的,可惜,沒有一個人的時間是能倒流的,倒不回去了。你看聽CD、DVD你能往回倒,但是這事倒不了,人生沒有回頭再重過一次的,就一次,所以說這機會過去了它就不再來了。

有些人還在那兒糊塗呢,成天做夢呢!做什麼夢呢?說:「這日子還早著呢,吃喝嫁娶一切都正常,也不差我這一個。」是不差你那一個,那有時候神拯救人,就一個人,其他的人都毀滅,工作該結束的時候就剩這一個人,他就把這一個人接走就完事了,其他人可以不要,這是神的性情,人看不出來,人看不透。挪亞那時候死多少人哪?挪亞造方舟造了上百年,上百年這些人都不知悔改,最後神只把挪亞一家八口救了,這八口人上了方舟,之後剩下的那些人都怎麼辦了?(全部毀滅了。)不能蒙拯救的人類在神眼中那就是臭蟲,是螞蟻啊!你看在神拯救人期間,神的性情有憐憫,有慈愛,有寬容,但神拯救人的工作結束的時候那寬容就沒了,他就收回去了,就只剩烈怒、威嚴了。你看現在這個時間,你們趕的這個時間其實很好,一個是神工作最關鍵的時候,你們正好是這個年齡,趕上了,都能盡上本分,不管學過什麼業務,懂什麼,有什麼特長,總之藉著自己有這個特長來到特殊的地方盡上本分了,這是神恩待,這是人都很難碰得上的機會,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你看外面世界大環境,現在三十歲四十歲不結婚的人多的是,沒人笑話,大齡剩男、大齡剩女多的是,沒人笑話。在西方,光棍啊,寡婦啊,獨身哪,多的是。好比說填表,填你的婚姻狀況,「single(單身)」,人家看著還挺羨慕的,或者你填「離婚」,人家看,「啊,是結婚又離婚了,獨身,單過呢」,沒人笑話,這都是正常的情況。所以說,你在這方面用不著背什麼枷鎖,用不著有什麼壓力,說:「我這麼大歲數了,也沒人娶(也沒人嫁),真沒出息,人該笑話了!」過去那個年代,二十年前,人都有這個擔心,信神你要是不結婚的話,周圍鄰居都把你笑話死,人家唾沫吐你都能把你淹死,現在還用擔心這個嗎?現在基本上不用擔這個心,是吧?有些人擔心那是個人問題,是個人著急的事,其實不是因為有社會壓力,有什麼社會輿論,不是因為這個,這是自由的事。現在的職業女性,你看到四十來歲不結婚的有的是,獨身有的是。男性也是,四十來歲剛處女朋友或者是剛忙完事業、事業剛穩定才找對象,這也有的是。所以說多數人二十來歲的時候說還不考慮這個呢,這算正常,不算變態,不用有心理壓力。所以說在這種大環境背景之下,正好你不用受這些影響,少一方面纏累,不用受這個影響,你就可以踏踏實實地把正事先解決了。

你們現在缺不缺吃的?(不缺。)缺不缺穿的?(不缺。)缺不缺零花錢啊?(也不缺。)那可以說日常生活方面個人沒什麼大的難處,可以說基本上沒什麼纏累。你們中間有沒有結婚的?有沒有談朋友還不知斷不斷的呢?(沒有。)有沒有有孩子的?(沒有。)那就更沒有了,朋友都沒談哪來的孩子,是吧?父母不用說,都有,只不過有的是單親媽媽,不管怎麼說,上面肯定是都有父母。父母用不用你們管哪?(不用。)一般二十來歲的人父母頂多五十來歲,五十來歲的人身體要是稍微差點基本上也能自理,還不用你操心,不用你料理呢。就像你們現在二十來歲的小孩,能照顧父母什麼呀?不是小瞧你們,你們現在照顧不了父母什麼。頂多是父母感冒了給端碗水就完事了,熬鍋粥你都不知道怎麼下米,也可能有的人勤快,早就學會做飯了,但是父母也不見得能沾上你的光。你們基本上沒什麼纏累,一身輕,是吧?(是。)這個年齡在這樣的環境裡,有這樣的家庭環境,這就是一身輕,這是神對你們最大的恩待呀!給你們這麼好的條件,這是最大的恩待。給你開闢這麼好的出路,最基本的條件你們都具備了,沒什麼纏累。婚姻狀況,單身。職業,專職盡本分。長相,都算優。智商,都是中等以上,都不傻不苶的。文化程度,高中以上,是不是都這樣?有沒有小學文化的?有沒有放牛沒讀過書的?(沒有。)這個年代沒了,除非在特別偏僻的農村,像山東沂蒙山區那一帶的,這個年代基本沒有了,都是獨生子女,誰不讓孩子早早讀讀書,讀完書之後有個好工作、好出路?然後身體狀況,有沒有殘疾的?有沒有體弱多病的?更是無,是吧?你們這各種情況都不錯呀!在人群裡你們這個條件就算是特別優等的了。吃什麼有什麼,穿什麼不差什麼。再說現在盡本分,尤其家裡父母都信的,想要什麼好吃的,想要多少錢,一伸手家裡趕緊給,生怕給慢了不要了,父母都樂不得的,「哎呀,我孩子走正道啊,趕緊的呀,支持,全力支持!」一丁點兒都不在你們身上苛刻,也不給你們提難處,也不攔阻你們。不過少數是半家信的,有點難處,是吧?這個倒是好克服,你在這兒一閉眼睛不想他就沒他的事了,他管不著,沒他的事。他來找你,你說:「回去吧,你再找我我就不認你了!」他一聽,「不認了這可麻煩」,趕緊回去。條件都不錯。另外一個,你們領受真理怎麼樣啊?有沒有難處?有沒有人聚會的時候一聽,「怎麼多數都聽不懂呢,怎麼聽也聽不進去呢?」有沒有這種情況?(沒有。)聽講道啊,聚會啊,是不是都能夠得上?(是。)那就可以。咱們在這兒盡本分,就這個環境,就這些本分,你們的身體精力能不能負荷得了?(能,可以。)沒難處,是吧?(是。)基本上沒什麼難處。後面沒有拽的,前面沒有擋的,你說多好的條件哪,什麼好事都讓你們趕上了。信神二十多年現在四五十歲的人一看你們都來氣呀,怎麼來氣呢?你嫉妒就嫉妒吧,來什麼氣呀?說:「你們這幫小孩啊,在家裡吃香的、喝辣的,家裡花錢供你們上了大學,然後又學了技術,有的會唱歌,有的會跳舞,你們也沒在社會上受什麼委屈,然後就來神家盡本分了。在神家你們也都是香餑餑,來了直接聽道,一般對你們還挺寬容,因為你們歲數小啊,年輕啊,脆弱啊,嫩哪,一般沒人敢對付你們,給你們極大的面子,什麼事都開綠燈,多數時候都哄著來,這福都讓你們享了!」所以人就來氣,「你說我們在中國大陸那些年,我們信神二十年才趕上這好時候,你們一信,你們一到歲數就趕上了,就你們享受的這福得多大啊!」那一代人在大陸受多少苦啊?你們受多點兒苦?你看有些人在地下室一住住幾個月呀,上面人給送飯吃,把飯順下來,多少天見不著陽光,一見陽光不敢睜眼睛,在屋裡吃屋裡拉,不敢出去,多少天哪!有的接待家半家信的人總翻白眼,攆哪,攆還沒地方去,就得受著。有一些人受的苦特別大,你們受沒受過那苦?(沒有。)所以人家來氣呢!來氣也正常,讓人家嫉妒嫉妒也行,誰讓咱沒受著人家那苦呢!這些都是小事,關鍵人得看準什麼呢?神作事不偏待人,神恩待你,讓你享受這個福氣,不是為了讓你滿足肉體,不是為了讓你在安逸中不思進取,神無論給你開闢怎樣的出路,無論怎麼恩待你,他最終只有一個心意,讓你明白真理,在這樣的適合你生長的環境下讓你明白他的心意,明白真理。神的話、神的真理作到你裡面,成為你的生命了,你拿神當你的生身父母了,你能達到順服神、敬畏神了,別看小小歲數,歲數不大心志可不小,生命可不小,勁兒可不小,敬畏神的心不小,這妥了,神滿意了。神說:「恩待你沒有白恩待,神得著收穫了,在你身上有成果了,看著結果了,神付的代價沒有白付。」神看著高興,喜悅。這是神的事,那是人選擇的事啊?

你看神在每一個人身上付的代價哪是你從生下來到現在這二十年哪,不是這二十年。你自己不知道,在神那兒看你都不知來這個人世間多少回了,你都不知投胎多少次了。這事誰管著?(神。)神在管著,你知道什麼呀?你不知道,你來一次神就親自安排一次,安排一次你這一生多少年,生在什麼樣的家庭,你什麼時候成家立業,在這個世界上你都幹什麼,你靠什麼生活,神給你個出路讓你這一生順順利利地把你的使命結束了,完成了。等下一次你又來幹什麼,神還按著你該有的、該給你的安排兌現你這一生,又下一次……安排多少次,你在末世這個年代降生了,生在這樣的家庭,神讓你跟上神的步伐,聽見神說話,聽見神的聲音,你才活到現在的。都多少代了,你都不知來多少回了,神的手一直托著你,神一直看顧著你呢,你的長相都不知變多少回了,家庭都不知走多少個了,你都不知經歷多少個時代、多少個朝代了。神在一個人身上得下多少功夫!有些人說「我六十歲,你看神在我身上下了六十年的功夫,神看顧保守我六十年,主宰我的命運六十年」,這不是傻話嗎?不是一生一世的事,如果光是一生一世的事、一輩子的事,那神就不是神了,神就不具備這樣的權柄、能力了,就不能說神主宰萬有、主宰一切了。神在人身上下的功夫、付的代價不僅僅是安排你的這一生做什麼做什麼,他是用心在作事,用他的生命為代價作事,帶領著每一個人,安排著每一個人的一生一世。就看神在人身上下這功夫、付這代價,還有神賜給人的這一切真理、生命,你說人如果不在這最後的光陰裡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歸回到造物主的面前,人不管過多少世、多少代,他是不是虧呀?是不是對不起神所付的代價呀?(是。)就太對不起神所付的代價了。所以說,人這一輩子,就不說前面了,就這一輩子,如果不能為自己的使命捨棄自己喜愛的,或者捨棄自己身外的這些東西的話,物質的享受啊,天倫之樂呀,不為神所為你付的代價、不為還報神的愛捨棄這些,那這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呀!你付什麼代價其實都值,與神在你身上付的代價比起來,人獻出那點兒,人花費那點兒算什麼呀!受那點兒苦算什麼呀!你知道神受多少苦啊?人那點兒苦都不算什麼,是吧?更何況現在你盡本分,你得真理,最終能剩存下來的是你。人在這段時間不管受苦也好,付代價也好,其實就是你跟神配合一下,神讓這麼做咱聽神的話,神讓那麼做咱聽神的話,按著神的話去實行,別悖逆神,別做讓神傷心的事,配合一下。這一配合,人就得受點兒苦,就得撇棄一些東西,放下、放棄一些東西,放棄名利呀,地位呀,錢財呀,還有屬世的享受啊,甚至婚姻哪,工作呀,甚至世上的前途啊,就得放棄這些東西。你放棄這些東西了,你說神知不知道?神能不能看得見?(能。)神看見神會怎麼作呀?不知道神會怎麼作?(神能欣慰。神會高興。)神不是光有一個態度,神要作事啊,要不他要求人就沒有意義了。他作事,他不是光一高興,一摸鬍子,一樂呵、高興,「你看我付的代價見成效了,人願意跟我配合,人有這個心志,我得著人了!」他不是光有一種態度,高興也好,快樂也好,滿足也好,得安慰也好,不光是一種態度,他要作事。神對人的恩待,對人的愛,對人的憐憫,不僅僅是一種態度,它是一種事實。什麼事實呢?神把神的話加在你裡面,讓你裡面得開啟,讓你看見神的可愛之處,讓你看見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回事,讓你心裡亮堂,明白神的話,明白真理。你看,你該得的你是不是得著了?這是不是就不僅僅是神的一種態度了?你得著什麼了?(真理。)你得著最寶貴的東西了。

神看著是好的,看著是好的神就有態度,神有態度的同時神就會作事,就像人說的「你不能光有態度,你得有點實際行動啊!」人說:「我不要,我什麼都不要,我對神沒有任何的要求。」神說:「那不行,我得賜給你,我得賞賜給你,這是你該得的。」你看,你就得著了。你得著什麼了?你得著真理了,你得著生命了,你得著對造物主的認識了,你裡面還空嗎?你裡面是不是得到充實了?(是。)你裡面一得到充實了,那你活得是不是有價值了?(是。)你看約伯他求沒求滿山的牛羊啊,萬貫的家產哪?(沒有。)他求什麼?(敬畏神遠離惡。)敬畏神遠離惡。在神那兒看,神說神看著是好的,最後神怎麼作了?神光說這麼一句話就完事了嗎?神就要作事啊,神作什麼事了?神就打發撒但去試探他,奪走他的滿山牛羊、萬貫家產、兒女、僕人,神試煉他。神試煉他,神要的是什麼?(見證。)神要的是約伯的見證。那神賜給約伯的是什麼?這時候賜給的是什麼?沒揣摩過這事?人琢磨:「賜給約伯什麼了?牛羊都奪走了,沒賜給什麼呀!」這裡有賜給,有賞賜,誰也沒看清楚神賞賜給約伯一個什麼。神要約伯的見證,神賞賜給約伯一個機會,這是個什麼機會呢?就是讓約伯在撒但面前,在所有的人面前為神作一個見證,見證約伯敬畏神遠離惡的實際,見證約伯敬畏神遠離惡的事實,見證約伯這個人是一個完全人、正直人。這是不是神賜給的?(是。)神要是沒賜給約伯這樣的機會,撒但敢動嗎?(不敢。)撒但肯定不敢,這是百分之百確定的!撒但要是不敢,約伯還有這機會嗎?約伯就沒這機會。所以說,神賜給約伯的是一個這樣的機會,是證明給眾人看,約伯所走的路——敬畏神遠離惡的道是對的,是神所悅納的,約伯是正直人、完全人。這一切眾人都看到了,神也看到了,約伯在這個機會當中沒有讓神失望,他為神作了見證,他回擊了撒但,擊敗了撒但,神看著是好的。最終神對約伯有沒有賞賜?(有。)對約伯的第二個賞賜是什麼?又一個賞賜是什麼?神說約伯是為神作見證,是神所悅納的,他敬畏神遠離惡是神所悅納的,在撒但面前作了見證,然後神說神看這一切是好的,神很欣慰,很高興,神又有一種態度。難道這種態度之後神就沒再作什麼事嗎?神作了什麼事?對《約伯記》你們不太熟,約伯說「原來我只是風聞有你」是在什麼情況下說的?(神向他說話之後。)神向他說話了,神的背影顯給他看,這是不是神對約伯的賞賜?(是。)在約伯之前有沒有人見過神哪?(沒有。)沒有人見過神的真體,包括背影。你看,約伯看到了,聽到了,看到了神的背影,聽到了神的聲音,這是不是作為一個受造之物最盼望得到的?(是。)約伯得到了,那你們羨不羨慕啊?(羨慕。)這個不容易得到,是吧?怎麼能夠得到呢?怎麼能夠得到這個機會,得到這樣的恩待與賞賜?那你就得為神作見證,你就得在撒但的試探當中能為神作見證,你就得走敬畏神遠離惡的道路,你就得在神面前讓神說神看著是好的,神感到欣慰、高興,對你所做的、對你的見證神看著是好的,神說你是完全人、你是追求真理的人,你就能得到這一切了。當約伯看完耶和華的背影之後,神的賞賜到這兒就沒有了嗎?是不是到這兒就沒有了?(不是。)那之後神又作什麼了?(賜福。)賜福給他比之前更加倍,是吧!比之前更加倍,那就是比之前更富有了,原來好比說是千萬富翁,那現在有可能就是億萬富翁。你看看,敬畏神遠離惡,做個億萬富翁那就是很容易的事,你不當都不行,全世界億萬富翁排行榜說不定就有你,第一名,你想拿下來都拿不下來,想拿都拿不掉,這叫神恩待呀!人要是不信神,做個百萬富翁都可費勁了,提心吊膽地、剜門盜洞地、坑矇拐騙地、想方設法地掙錢哪!

神給人的超過人的所求所想,但是你要想有超過你所求所想的賞賜,那人必須得遵行神的道。遵行神的道那不簡單哪,人得付代價。這個代價不白付,它是有償的。人總感覺神對人總是一種態度,神不作事,神就在那兒總呆著,總觀察,總看,是這麼回事嗎?不是,神就像人的父母似的。你聽話,你學乖,你務正業,聽父母的話,走正道,那父母是什麼心哪?說我的孩子可聽話了,為了走正道受不少苦,那父母什麼心啊?父母心疼啊,父母就想把命都搭上,然後讓你少受苦,讓你吃得好,穿得好,享受得好,他不願意讓你受一點兒窮,這就是父母的心。神的心只能比這個更好,更美,更善,不會比這個差,是吧?像你們這個年齡,父母對你們的好你們心裡是不是能體會到一些?(是。)那你首先用這個心來體會神的心,你去體會神的心。好比說你感冒了,生病了,躺在炕上了,你父母什麼心情啊?也沒心思去上班,你吃不下他也吃不下。在你不會走、不會爬的時候,他一宿一宿抱著你,你一點吃不下的時候他嘴對嘴餵你,就這麼個心。你長大會走了,他總怕你磕著,磕一下把他心疼得,又揉,又拍地,又哄你,那心疼得。你要是一哭,他的心都碎了,你要是一受委屈,他恨不得跟人拼命去,他就是這個心。一看你受苦,或者是在外面幹工作累呀什麼的,父母什麼心哪?恨不得自己不吃不喝成天陪著你,在你跟前給你做飯哪,洗衣服啊,伺候你,當你的老媽子,讓你少受苦,他恨不得替你去,就這個心。父母對自己的子女何況能這樣,你說神對人類呢?只能比這個更深切,更真實,不會比這個差,因為人照顧人總有照顧不到的地方,神對人那是無微不至啊!你的父母生了你,拿你當親骨肉,能這麼疼你,能這麼愛護你、保護你,那你說神親手造的人,人是他的什麼呀?人是他的親骨肉,雖然不是像人那個概念說生下來是有血肉連接的,他是用手造的,但是吹了他的氣息,在人身上有神的期待,就是在人身上神寄託了希望,對人是有要求、有寄託的。那不是那麼簡單造完人吹口氣,反正神能耐有的是,這個不要再造一個。他作完事之後他心裡掛記著,人類是他的骨肉,也是他的伴侶,同時也是他寄予一切希望、經營計劃一切希望的託付者與承擔者,最終在這些人身上他要看到希望,要得著結果呀!那你們根據這層意思體諒體諒神的意思、神的心意,這是不是就體會深一些了?(是。)你看父母為了讓兒女讀書,出人頭地,兒女在那兒學習,父母在跟前搧扇子,一會兒端上糖水,一會兒端上雞蛋羹,一會兒又給撓癢癢,一會兒又給按摩,不知道怎麼做好了,就是看著孩子這樣他的心就一直跟著,圍著你轉。他圍著你轉,他是不是在你身上有期待,寄託著希望啊?(是。)寄託希望了。你要是不聽他的,你總忤逆他,他是不是傷心哪?他是不是難過啊?(是。)那你就根據這個意思,你琢磨琢磨神的心。神看人類,不管你多大年齡,你在神眼中那就是個孩子,你說我八十歲了,神說你也是孩子,你說我二十歲了,二十歲那更是孩子。在神那兒沒有年齡區分,在神眼中人類都是嬰兒、孩童,神就這麼看待人類,所以說你在他眼中你是他的骨肉,是他的伴侶。那你怎麼能夠有資格成為他的骨肉、他的伴侶,讓他稱心如意,讓他滿意呢?這是不是人類值得考慮的問題,值得琢磨的問題?(是。)

你說把人類當成親骨肉,當成伴侶,當成所付心血代價的承受者,神的心是什麼樣的?他是一個什麼樣的心態?他能對這些人有什麼樣的態度才能有這層關係呢?就說有這層關係那神的心是什麼樣的?人能不能體會到一點兒?你說我也沒見過神,神在我前幾輩子作的事我也感覺不到。神在你前幾輩子作的事你感覺不到,那你現在活著,神在你身上的引導,神所付的代價,你能感覺得到吧?你能領會到吧?(能。)你能領會到那就妥了,證明你不缺心眼,你能領會到這點兒就足夠了,你就值得撇棄一切來跟隨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