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八十九篇 有正常人性起碼該具備什麼

一般人把一個人當小孩,除了看外表長相以外,如果長期相處下來還這麼看都是因為什麼?說特別熟悉了還拿你當小孩,一看你這人做事、說話沒有分量,不成熟,所以他就總拿你當小孩。總拿你當小孩,這是別人要做的事,別人怎麼對待你那沒辦法,這肯定是自身有毛病,這是自身造成的,那不是外界誰硬強加給誰的。這是自身造成的,主要是因為什麼啊?一方面人性不成熟,還有一方面,你會不會操心哪?(不會。)喜不喜歡操心哪?(覺得自己很多時候沒心。)沒心,不會操心,這是實話。你得學著操心,你看人家不管二十幾歲,別人都能器重的,說一句話別人都能聽進去然後琢磨琢磨的,你看人家怎麼做,人家怎麼活。二十五六歲了說話沒人器重,還拿他當小孩,這就是人性有問題呀!一般這麼大歲數的人父母總拿他當小孩,一般有尊嚴的人都不願意呀,「總拿我當小孩,我都多大了,還嘮嘮叨叨說這些事。我又不缺心眼,我長大了,我懂事了,這些事我都懂,不用你說」,你看他心裡都不願意,何況外人哪!

人成熟的表現是什麼?做事、說話、行事、為人有幾個特徵,你得抓住,你得知道,你照著這幾個方向去做,人就會器重你了。不是你外表學著裝大人,裝是裝不來的,你得學著操心,像大人一樣做事,另外一個,心裡得有正事。心裡一有正事,一想做正事,然後他對有些事就有負擔了。一有負擔,他再做事,觀點、他說出的話就正經了。什麼叫正經呢?就是一聽這話,「嗯,在理,心裡有,有譜」,不是冒冒失失像小孩似的冒出一句話來,而是這個事已經扎到他心裡了,然後這個事一出,或者是一臨到這類事,別人一說,一聽他說的話,覺得「這事在他心裡扎根了,有根」,就是說他心裡裝著正事呢,說出的話就有分量,別人聽著,「嗯,在理」,人就器重他。你看一般小孩,真正的小孩,到大人跟前,大人嘮嗑說話,小孩聽到一句話,聽進去了,然後冒出一句話來,大人一聽,「小孩話,不懂大人的事」,一般大人會對小孩說什麼,知不知道?(大人說話小孩別插嘴。)大人說話小孩別插嘴,這是一個。說「去,玩去,大人的事小孩不懂」,是不是這麼回事?(是。)你是成年人了,你總不會操心,也不操心,也不往上悟,也不往上夠,那大人說話嘮嗑你能夠得上嗎?多數時候大人、成人在那兒嘮嗑說話、辦正事的時候,你幹什麼呢?你是不是覺著「我又該歇著了,沒我的事了。人家大人都辦正事呢,我又該歇著了」?又該放空了,不放空就玩會兒什麼的,或者歇會兒,這不就麻煩嘛!這樣你能得著東西嗎?心裡總不裝正事,總不往上夠正事,這能辦成正事嗎?所以說,你要想做人有尊嚴,讓人器重,讓人能拿你當成熟的人對待,你得知道自己怎麼活、怎麼做、做哪些事能達到這個效果,得知道這個。你聽大人、正經人或者辦正事的人都議論哪些事,心裡都想哪些事,你得琢磨,得學。心總閒著,腦袋總放空,或者總覺著自己無所事事,總找不著自己的位置,這就麻煩。你今年26歲了,再過幾年30歲了,人家還拿你當小孩呢,你說這樣活著多難受啊!眨眼工夫就三十歲了。你說人總拿人當小孩這是好事嗎?(壞事。)什麼壞事啊?(活得沒有尊嚴。)關鍵是什麼呢?總拿你當小孩,時間長了你習以為常了,不覺得是回事,你真拿自己當小孩了,把你自己也誤導了。你真拿自己當小孩了,你說你還能務點正業嗎?能成熟嗎?(不能。)

那怎麼能擺脫這個呢?(心裡裝著正事,能夠往真理上去夠,學習大人是怎麼做事的,他們思考什麼,他們做些什麼事。)同樣年齡,別人對你太照顧了,你說這是什麼作法?這是怎麼造成的?小孩五六歲,大人幫著洗衣服,給餵飯,到十來歲了還餵飯,這是怎麼回事啊?這是誰有問題呀?這肯定不是父母缺心眼,這孩子可能有殘障了。被人關心可以,但是到成年了總被人照顧,這是麻煩的事啊!挺大年齡了自己都照顧不了自己,別人一看這孩子不會獨立,要是一個人生活的話不是餓死就是渴死,再不就是撐死,再不就是凍死,再不就能病死,別人總替你上火,父母總替你擔心,你說這不是半個人嗎?半個人怎麼混哪?總也長不大,是吧?這都是缺彩兒啊,這是毛病啊!這個倒是不涉及性情怎麼樣,這就是個人追求、活法有問題,有些觀點有問題。心裡得裝正事,務正業,不一定非得要辦大事,但是你心裡得裝正事,學著操心啦,多為別人考慮啦,多幫助別人啦,或者是有些事得知道吃苦啦,有難處知道克服、知道自己解決啦,然後得學著跟大人、成人交往,說話,交心,嘮嗑,學著跟成人辦事。這是不是慢慢就成熟了?得學東西呀!成天無所事事,三個飽一個倒,自己手中這點活兒幹完就完事了,交代了,完成任務了,這個情形是不是得改變哪?(是。)你們很多時候是不是處於這種狀態啊?(是。)處於這種狀態你說能長進快嗎?什麼事都那麼消極,那麼被動,總得有人趕著,總得有人拽著,這不就麻煩了嘛!幾年也看不著點兒長進,幾年也看不著點兒變化。一看見大人來了,要說話了,「哎呀,害怕呀」,嚇得像老鼠似的,哪兒有洞往哪兒鑽,不敢往上夠。一看見小孩,樂了,「哎呀,小孩來了,好玩,跟小孩玩吧,跟小孩嘮嗑吧」,盡說些小孩話,盡辦小孩事。一見大人,不敢了,都不敢照面了。不敢照面,不敢跟大人說話,跟大人一說話眼睛都不知看哪兒,手也不知放哪兒,這都是幼稚、不成熟的表現。

人成熟長大不容易,有些東西得克服。有些時候是人膽小怯懦,有些時候是因為人放縱自己,不願意學東西,懶惰,覺著這樣活著挺好,自由自在的,總那麼累幹什麼呀?總要務正業,總要成熟,總要長大,長大有什麼好?長大了擔擔子,長大受累呀!什麼也不用學,就眼目前手邊這點活兒幹完挺好。這麼糊弄著過,一天一天過去了,一眨眼,三年五年的,說:「信神得點什麼呀?」「能盡好本分了。」「真的能盡好本分了嗎?那嘮嘮吧,嘮嘮你這幾年盡本分的經歷。」「沒什麼,就是好好盡本分,別偷懶,別耍滑,讓幹什麼就幹什麼,挨對付不消極。」說:「難過、消極的時候怎麼辦哪?」「禱告神哪!」「禱告神有沒有點兒什麼特殊經歷呀?」「就是有事禱告神,禱告完了就好了,心情好了就行了。」你看這是不是都是最浮皮潦草的話?如果總是就這點兒經歷,這是不是就沒長大呀?不成熟啊?你們是不是都處於這種情形裡啊?(是。)總處於這種情形,根源在哪兒知不知道?

你們現在能不能嘮點大人嗑啊?見大人會不會嘮嗑?跟你媽媽會不會嘮嗑?你知不知道什麼叫嘮嗑?(說心裡話。)除了心裡話還有什麼?(就是在現實生活當中臨到一些困難哪,難處啊,事情啊,都互相去交通交通。)那互相交通交通,沒那麼多話怎麼辦哪?(那就不說話了。)那就沒話了,你們就不會嘮。什麼叫嘮呢?我跟你說,有時候大人心裡的話、心裡的嗑其實比小孩多多了,那為什麼小孩跟大人說話的時候,大人這些嗑就不跟小孩說呢?(小孩不懂。)他認為小孩不懂,其實小孩真的不懂嗎?小孩哪些表現讓大人有這樣的錯覺?我跟你說,多數時候大人跟小孩嘮大人嗑的時候,大人不知道小孩能不能聽懂,他看小孩一個表現,一跟他說大人的事小孩就走了,玩去了,大人就認為聽不懂,不跟他說了,他太小。另外一個,大人一說點大人嗑,嘮點正事,一看小孩沒反應,不搭理,不感興趣,再不就玩遊戲去了,再不自己幹自己的活兒去了,再不就躲了,大人是不是就不說了?(是。)這一來二去,大人一看小孩就沒話,再不就跟小孩說「吃吧,喝吧,今天想吃什麼媽給你做」,頂多這些事。再不就嘮叨,「你得聽話呀,你得學好啊,別學壞呀,別打遊戲,少看電腦啊,要不眼睛近視了。晚上早點睡,早上早點起。吃東西別挑,別偏食,吃健康的,別吃不健康的,少吃鹽,少吃油,肉少吃啊,吃多了身體不健康啊!得多鍛煉哪!要玩的時候找那好小孩玩啊,見了壞人別亂說話呀,見大人得有禮貌啊!」這個那個的,就這些,嘴邊的這些口頭禪,嘮叨,這並不是嘮嗑。你說這麼嘮,小孩能願意聽嗎?大人說這些話就是沒正事,小孩也不願意聽。他總把小孩壓著,管著,當手裡的布娃娃一樣,總那麼捧著,抱著,小孩就不願意聽。一方面,大人不會嘮,另一方面,小孩到大人嘮正嗑的時候,小孩表現得特別地不配合,不積極,這樣兩者之間的關係就比較疏遠。小孩說:「我跟我父母總也沒話。」父母就說:「這孩子啊,不像以前了,長大了,心裡想什麼我也不知道,總也不跟我說真心話,跟我一點嗑也沒有,沒話。人家一回來往電腦跟前一杵,咱也不知道人家想什麼,人家就跟咱沒嗑。」孩子是倔頭,父母也是倔頭,都不會說話嘮嗑,這是不是正常人性啊?(不是。)什麼問題呀?誰的毛病啊?(小孩的毛病。)嗯?(大人的毛病。)大人的毛病?大人有問題,把小孩帶壞了,小孩不愛聽;小孩不乖,叛逆,把大人惹急了,煩了,不願意跟他說了。是不是單方面的毛病啊?(不是。)怎麼回事啊?誰的毛病?(雙方都有問題。)哎,雙方都有問題,就是人性都不正常,所以那個「嗑」就產生不了,嘮嗑這事產生不了。

父母把孩子拉扯大,從很小拉扯大,一直嘮叨,一直照顧一直照顧,照顧到孩子長大了,長大了呢,在他眼裡他那個時間觀念就是什麼呢?不管二十年三十年,他對待孩子的態度還是像孩子剛生下來時一樣,態度一直沒變。其實孩子早就長大了,思想啊,心態呀,見識啊,觀點這些東西他早就建立了,早就有了,但是大人總意識不到這個事,總趕不上這個速度,他就總把孩子當當初剛出生那樣跟他對話、交往。然後小孩呢,小孩什麼問題呀?父母一嘮叨就不願意,就不靠近他,躲著他,「不嘮叨才好呢,沒人嘮叨才好呢,自由自在的。」他就不會嘮,不會找機會嘮,嘮嘮、說說心裡話,讓父母對他有了解,知道他需要什麼,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想的東西有沒有問題,有沒有偏謬,這樣想下去做出事來會不會出什麼問題,他就憋著,就不吱聲,不嘮,不會談心,結果兩代人就這麼僵持著。這麼僵持著,你說能產生聊天嗎?(不能。)不能產生聊天。所以說,多數人都是在這樣的環境裡長大的,他心裡憋屈啊,從父母那兒得不到任何的呵護與心靈澆灌、心靈扶持。包括你們信神,父母都說什麼?教育什麼?「好好信哪,再不信都進不了國度,以後媽進國度了就把你撇下了,多可憐哪!我孩子得聽媽的話,媽是為你好,你看聖經裡不是都說了嘛,在床上睡的取走一個撇下一個,在房頂幹活兒的取走一個撇下一個,你可別成為那被撇的,咱得一起都進國度。得好好信,人家說什麼咱得聽什麼」,是不是都這麼嘮啊?(是。)總說:「你不聽我的話,我就為你好,你還總不聽我的。」不會嘮,是吧?

那怎麼嘮才是會嘮呢?你們總沒總結呀?說:「我總也不會跟父母嘮嗑,父母也不會跟我嘮嗑,父母找著別人能嘮嗑,好像嘮得可好了,一到我這兒就變了,跟我一說就沒話,總橫我,總衝我,總喊我,總嘮叨我,我一點也不願意聽。」你們總沒總結啊?怎麼嘮啊?(沒想過。)沒說過這事,是吧?(是,因為我平時說話很少。)話少就不是好事啊,話少證明思想簡單。你得把潛意識裡面的東西變成你的思想,拿出來揣摩,拿出來跟大夥分享,嘮,包括你的父母。你得學會嘮,學會說,學會表達,用語言表達思想,用語言表達心思,表達心聲,然後從別人那兒再獲得一些新的信息、開啟,這樣你不就慢慢豐富了嗎?你得把你的父母當成一個普通的朋友或者是認識的弟兄姊妹來對待、相處,這樣關係就正常了,正常了你跟他就有嗑了。你別總琢磨「哎呀,我跟他太熟了,這些年他就那點兒事,一張嘴就那幾句話,我背都能背下來了」,你別用這個觀點來對待他,別用這種方式來對待他。除了這幾句話他心裡其實還有很多事呢,你不知道,你不跟他嘮你永遠得不著。你要爭取讓你父母對待你像成人,你得學會對待你的父母,你用你的態度來贏得他們對你有好感,爭取讓他們能把你當成人對待,那你的作法得成熟,得老練,得像個大人。你總是擰勁,一見面跟他沒話,他一說話一嘮叨,你臉耷拉了,他一看,「這孩子是沒個變了,就這樣了,這一輩子是沒法跟他溝通了」,就沒話了,沒法說了。你看你的態度不變,他的態度也不變,沒法扭轉這個局勢。你得爭取主動,改變,放下身段,別擰著,別跟他頂。你別總覺得「我是他孩子,我想怎麼做就怎麼做」,這就完了,你站在這個角度做事,本身這個態度就是個錯誤。你得放下這個態度,轉變,態度上得轉變,你把父母當成普通的弟兄姊妹、平常的弟兄姊妹來這麼相處,你看你父母什麼態度?態度肯定就不一樣了。他一看這孩子長大了,說兩句也受說了,讓說,「人家除了讓說之外,人家還給咱交通交通自己在這事上是怎麼經歷的。」你看這多好,這不就長大了嗎?他一看你長大了他就放心了,很多他認為你小的事、你做不到的事、他擔心的事他就不嘮叨你了,不嘮叨你你不就贏了嗎?你們就等這一天呢,勝過父母的嘮叨,是吧?你就沒招兒,我告訴這招兒怎麼樣?(好。)你得改變態度,你改變態度的目的是為了讓父母知道你長大了,你成熟了,你有思想,你不再是小孩了,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得爭取讓父母也對你的態度有所改變,知道你心裡想什麼、你缺什麼、你的難處是什麼、你為什麼難過、為什麼高興,你得讓他知道這些,做什麼事別迴避他們。你得讓他從你身上看到正常人性該有的理智、態度,對人的態度,讓他們從你身上學著東西,一看,哎呀,這孩子長大了,你看人家說話說大人話了,對父母的態度不是頂牛,不是光摔臉子、甩手啊,或者噘嘴呀,拉臉哪,不是光這些表現了。要是父母說兩句,聽著,然後反過來跟父母一嘮嗑,父母聽了得益處,受益匪淺哪!這多好啊!

要是父母對待兒女總站在一個高度上,總說「我是你爹(我是你媽)!你必須得聽我的!」你看這一「必須」兒女就反感了,這肯定不是正常人性的表現。反過來兒女對待父母的態度呢,「哼,你除了嘮叨我你沒別的,我就不愛聽你說話!」這態度怎麼樣?「總管著我,總管著我,我都長大了還總管著我!」這態度怎麼樣?(不好。)再一個,有些兒女還總認為什麼呢?「我是你兒女,你對我做什麼都是應該的,給我花錢,應該,給我做吃的,應該,我生病了照顧我,應該」,這是什麼態度啊?是不是正常人性啊?什麼都總覺著應該,這也不對,父母就難過呀!一看,「我為你做什麼事你總覺著應該,總覺著是應當應分的,這孩子也不懂事啊!」他也難過。父母無論受多大苦,無論在你身上操多少心,在兒女那兒沒知覺,總覺著父母是應該的,父母不知道難過,父母不知道疼,不知道痛,不知道傷心,這就不對了,這都不是正常人性。雙方如果都憑著正常人性活著,再能上升到有真理,都站在正常人性的角度上替對方想,考慮到對方的難處,都站在平等的地位上相處、說話、辦事,這中間是不是就不產生隔閡了?你說,外邦人說的代溝是怎麼產生的?不就是長輩總端著,小輩總不想讓他端著,這隔閡是不是就產生了?這隔閡就產生了,代溝就產生了,不就這麼來的嗎?父母總不端著,兒女跟父母總能交心,拿父母當知心人,這中間還有隔閡嗎?(沒有了。)尤其父母總拿兒女當奴隸,或者當小貓小狗那麼寵著,慣著,溺愛著,同時總掐著、捆著,總管制著,嚴格地管制著,最後的結果呢,兒女就不是兒女了,父母當得還挺累,這不是活該嗎?這樣的父母你就送他兩個字,「為什麼累呀?為什麼傷心哪?為什麼孩子不聽你的呀?為什麼你下那麼大功夫孩子一點兒也不理解你呢?」你就送他兩個字,哪兩個字?(活該。)以後對你們父母說「你活該」,這兩個字怎麼樣?該不該說?(不該說。)

咱們解剖這個事,其實這就是人自作自受。別看有許多人信神了,在外表來看他很屬靈,但是對於對待兒女的事,還有兒女對待父母的事,在觀點、態度上,他並不知道這裡的真理應該怎麼實行,應該運用什麼原則來對待這個事,來處理這個事,他不知道。就因為什麼呢?父母永遠是父母,在父母眼中兒女永遠是兒女,這一層關係,父母與兒女之間的關係就變得很難處理,很難相處。就是因為父母總佔著父母的位子不下來,總佔著地位不下來,兒女就跟他彆扭。很多事其實就是因為父母總佔著父母的位,總把自己當回事,總把自己當成父母、長輩,「無論什麼時候你也逃不出我這個當媽的手心(當爹的手心),你到什麼時候都得聽我的,什麼時候你都是我的兒女,你都是我的孩子,不管到什麼時候這個事實不變」,這個觀點把他害得挺苦,把他害得挺慘,把兒女害得也挺苦,活得也挺累,是不是這麼回事?這是不是人不明白真理的表現?(是。)這事怎麼實行真理呢?(放下自己的身段。)放下什麼呀?有些人說了,「不讓我當父母,那我以後就不掙錢了,你自己養活自己吧,我什麼也不管你了,我沒責任了」,這是不是放下?「以後你有什麼事,你問我我也不管了,我不是父母了,是普通弟兄姊妹了,管你幹什麼呀?」這是不是放下?「以後有什麼事我也不嘮叨你了,我看著我也不說,我知道我也不說,我光操我自己的心,我就不操你的心了」,這是不是放下?(不是。)那什麼是放下呀?「放下」這兩個字怎麼實行?做事什麼原則才是放下了?用什麼樣的觀點、態度對待這事才是真正地放下了?怎麼實行這個「放下」,知不知道?交通交通這事。沒做過父母,不知道父母什麼態度,不知道父母什麼心,是吧?這事其實簡單,別看你們都是做兒女的,你們沒當過父母,其實簡單。就是做一個普通的人,對待兒女、對待自己的家人就跟對待一個普通的弟兄姊妹一樣,雖然有責任,有關係,但是站的地位、角度與朋友或者普通的弟兄姊妹是一樣的,是一樣的就行了。這裡就是不能轄制,不能管束,不能總想掌控、控制他的一切,允許他出錯,允許他說錯話,允許他辦幼稚不成熟的事、辦愚昧的事,但是不管發生什麼事,心平氣和地坐下來嘮,說,交通,尋求。你看這態度不就好了嗎?不就端正了嗎?這裡放下的是什麼?(地位和身段。)就是放下父母的那個地位,放下父母的架子,對父母來說放下父母對兒女的這一切的責任,自己認為自己該擔的責任、自己該盡的該做的,而是盡到一個普通弟兄姊妹的責任就行了。放下父母的架子,放下父母的地位,放下父母的身分,這就妥了。你說這個容不容易做到?(不容易。)為什麼呀?(因為人付出了,覺得這個孩子是我生的,也是我養大的,我就應該管著你,說著你,我有這個資本。)對,他管別人沒資本,人家不讓他管,他管不了,他不敢管,沒法管,他好不容易撈著個父母的地位,他還能不佔著一輩子?好不容易撈著一個能管的,還不一直管到底?再一個,有許多人認為什麼呢?父母做什麼都沒錯,「我這麼做我只要是為他好就沒錯」,他還有這個思想觀點呢!你怎麼就沒錯呢?你也是敗壞的人類,你怎麼就沒錯呢?你怎麼斷定你自己就沒錯呢?你只要承認你自己沒有真理,是敗壞的人類,那你就有錯,你就能出錯。你能出錯,你怎麼還事事處處都管著別人,管著你兒女,讓兒女處處事事都聽你的呢?這是不是狂妄性情?這是狂妄性情,這是凶惡性情。

不管父母是以什麼方式站的這個地位,做了哪些事,嘮叨了哪些事,想怎麼管,以什麼樣的方式管制兒女,總之他就是一個出發點——讓兒女絕對聽他的,按照他所說的去活去做,這樣才能萬無一失,這樣兒女活得才能安全。總之他就是這麼一個目標。這個作法正不正當?從父母、從人情這個角度上看這事是正當的,但是從真理這個角度上來看正不正當?(不正當。)他本身所做的這些事都沒理性,不合真理,沒理性肯定就不合真理。他是憑著人情,憑著人的想像、人的喜好,還有人自己的慾望、人的私心,憑著這些做的,他的動機、源頭本身就是錯誤的,所以他做出這個事的後果是什麼?這後果帶來的是什麼?有沒有正面作用啊?(沒有。)那有些人說了:「怎麼就沒有正面作用?要是沒有我媽看著我,我能長這麼大嗎?我說不定摔哪兒了,磕哪兒了。」他照顧你的肉體長大那是責任,那是父母能做的,最起碼的應該做到的。那哪方面他做得不好呢?(思想上。)思想教育,對正面事物的引導上,他沒起到任何積極的作用。所以說你長這麼大,當你信神的時候,你從父母那兒明白了什麼?你對信神的事,對真理的事,你從父母那兒得著的是什麼?有沒有一丁點兒的收穫?(沒有。)可以說是沒有,零!從你父母領著你信神那一天開始,你對神的認識,對信神真理方面的認識,從父母那兒沒有收穫到任何東西,從父母那兒得的東西是零,不但是零,有可能還是負數呢!什麼叫負數呢?有可能父母還灌輸給你一些觀念的、想像的、人意的東西。比如說,讓你得福,讓你好好盡本分以後能得大福,這是不是父母灌輸的啊?(是。)那從這個角度上論,他給你的東西是什麼?(錯誤的,反面的。)錯誤的,反面的,總之不是正面的、合真理的東西。所以說,父母對人那點影響,除了人心思裡的那些處世哲學呀,小道道啊,不吃虧的哲學呀,除了這些以外他有什麼啊?頂多有的好點的父母有點見識,有點知識文化,他灌輸點知識文化的東西,還有生活常識的問題,頂多是這些,別的沒有。這就是父母在你們長到二十來歲的時候對你們盡的責任,你們身上所收穫的,就這些,是吧?好點的父母養你這麼大,給你個好身體。有的家庭條件也不好,父母照顧子女再不精心,小孩的體格還不好呢,常感冒,體質弱,還有的小時候磕過碰過有殘疾。父母就盡這點兒責任。就盡這點兒責任,人還總想一輩子端著父母這個架子管制兒女,讓兒女為他效忠一生,人還有這個慾望,還有這個想法呢。這是信神了,要是不信神呢,一般的父母就想把兒女在褲腰帶上纏一輩子,拴一輩子。信神了,他說:「我把兒女獻給神了,把我的孩子獻給神了,讓他為神花費吧!」那哪是他獻的?你們說聽這話招不招笑啊?(招笑。)怎麼招笑呢?神把你放他那兒保管二十年,等二十年你長大了,你該盡本分了,他說把你獻給神了。你都不歸他,你都不是從他來的,然後他說他把你獻給神了,你說這話聽著除了招笑還有一種什麼感覺?父母說這話是不是挺無知啊?無知的人說出的話聽著就不合理,聽著讓人臉紅,「怎麼是把我獻給神了?那是你獻的事嗎?本來我就是應該給神的,那是你獻的事嗎?難道你不獻,我就不應該盡本分嗎?難道你不獻,我就不應該來到神面前嗎?我就不應該為神花費嗎?不應該盡受造之物本分嗎?」是不是這麼回事?(是。)你說一般父母說完這話他能不能意識到這事啊?(意識不到。)到今天他們還覺得美滋滋的,「你看看我,多大的信心,多大的愛呀!我把我兒女獻給神了,那就像當時亞伯拉罕獻以撒一樣,這是義行啊!」這兩者之間有沒有關聯哪?一樣不一樣啊?(不一樣。)怎麼不一樣呢?知道不一樣,不知道怎麼不一樣,是吧?亞伯拉罕獻以撒是獻什麼呢?當什麼獻的?(祭物。)當祭物獻的。那今天父母把你們獻給神家是怎麼回事?當什麼獻的?放神家保管了,別到外面學壞了,神家是保溫箱,是保險箱,這兒是避難所,到這兒避難來了。那能一樣嗎?那就不一樣。人家亞伯拉罕獻以撒是把這個人、這條命獻給神了,還給神了,就是孩子的命不要了,給神了,整個人不要了,神要奪去,不能要了,他就獻給神,是當祭物獻的。現在你們的父母把你們獻給神的概念是什麼?(來得福。)把你們送這兒享福來了,得福來了,是不讓你們死,讓你們到這兒保命來了,不是把你們的命獻給神了,把你們獻給神了,而是讓你們在這兒保全性命,不招致滅亡。這是不是兩種不同的獻法啊?(是。)所以說這事準確的說法、準確的真理應該是怎麼說的?人也沒那個信心有這樣的義行,人的私心還挺大;另外一個,這大活人他自己有獨立的思想,有獨立的判斷,他能聽懂神話,當他聽到了神的呼召之後,他自己有主觀意識,有主觀選擇,他還用任何人獻嗎?(不用。)他是個大活人,不用你獻,他自己有選擇,他在神面前同樣也是受造之物,他有神的帶領,有神的引導,有神的託付,也有自己的本分,他可以選擇來盡本分,可以選擇在神家花費,不用經過父母的同意,也不用經過父母這一關,說需要獻或者不需要獻這一道手續來達到盡上這樣的本分。所以父母說「把兒女獻給神了」,這話聽著怎麼樣?(無知。)無知,酸,假,虛偽,是吧?

以後你聽著父母再說這話的時候,你該怎麼跟他嘮啊?首先你這麼嘮,「你說什麼呢?沒理智!這話是你說的嗎?那是你獻的嗎?那是神擺佈、神帶領,這一切都是神主宰的!你不獻我就不盡本分了?說的是什麼話!盡說那個無知的話,都不覺得丟人,我都替你臉紅。」這麼嘮怎麼樣?(不好。)父母一聽,「哎呀,這本分盡得,明白真理了,這話對」,能接受嗎?(不能。)你們說該怎麼嘮這個事?(正常地交通,心平氣和地去說這方面的真理,這樣去闡明。)(把神今天交通的這方面真理交通交通。)你看我剛才跟你們怎麼嘮的?我那麼訓你們了嗎?(沒有。)我是怎麼跟你們嘮的?(心平氣和地交通,引導我們。)我是把這事跟你們說清楚,讓你們明白這裡的真理,人別有任何的誤解,別做沒理智的事,別說沒理智的話,明白了真理人就按真理去實行,再實行就準確了,這樣的話就不再說了,也不再那麼認為了,人的觀點就放下了。你們會不會這麼嘮啊?臨到這事了,一聽有人這麼說,你得琢磨琢磨,「哎呀,在這事上人對神還有誤解呢,人還說沒理智的話,這事我得交通交通,我得琢磨琢磨,組織組織語言,看看怎麼說能讓人明白、聽懂這方面的真理,不再誤解神,不再做沒理智的事,得把這方面真理交通透亮,我有這個負擔。」找個機會嘮嘮吧,沒事的時候,大夥心情都挺好,坐在一起吃喝一段神話,然後開始嘮,「你說理智這個事,咱們平時不做事總覺得自己挺有理智,但一做事就沒理智。什麼叫沒理智啊?就是做那事、說那話不合乎真理,沒站在受造之物的角度上做點事,總站高位,總往自己臉上貼金,總辦虛偽的事,不是那回事還總美化自己,讓別人高看。比如說,兒女盡本分這事,咱們該怎麼對待、認識這事啊?」你看,話題說說說轉到這兒了,「怎麼對待、認識這事啊?怎麼明白這裡的真理才能做到有理智啊?」是不是說到這上面了?(是。)那接下來的話你們是不是就會嘮了?教完你們的話你們再不會嘮那就真缺心眼了,現在還不算缺,現在就是不明白。

你看交通真理,人嘮心裡話,把一個事說清楚了,講明白了,能讓人得造就,明白神的心意,讓人得益處,從誤解、從謬解裡出來,這事需不需要站高位呀?需不需要用教訓的口氣來說呀?不需要教訓,不需要大聲,也不需要喊,更不需要用生硬的詞語、語氣、語調,就學會用正常的聲調,站在正常人的位置上、地位上嘮,說,心平氣和地說,說心裡話,爭取把你所明白的,把他需要明白的你心裡知道的都倒出來,都說清楚,說明白。說明白之後他也明白了,你的負擔也得到解決了,他也不誤解了,你也更透亮了,這是不是都得造就的事?這事需要擰著說嗎?(不需要。)很多時候不需要強行灌輸。如果他不接受怎麼辦哪?(不強說。)有些事是真理,事實上是那回事,但難道你一說人家就能接受嗎?(不是。)那他需要什麼才能接受進去呢?才能變了呢?(需要過程。)需要一個過程,你得給他轉變的過程。說「昨天說完了今天怎麼又說那話呢!怎麼說也不聽啊,怎麼說也不記呀!到底是老了,沒出息了」,這話怎麼樣?(不好。)這兒女怎麼樣?(更沒理智。)你說你父母沒理智,那你做這事怎麼樣啊?人家贊成嗎?說一遍就讓人家變,那你聽了多少遍才變的呢?你也不是聽一遍就變了,而且你也不是聽一遍就聽明白接受進去的,所以你也得允許人家有一個轉變的過程。你告訴他,你說「其實這事簡單,你別總拿你自己當我的父母,我也不拿我自己當你的兒女,咱倆就是普通弟兄姊妹之間的關係,你有什麼也跟我說,你別憋著掖著,我也不笑話你,我有什麼事你看出來你也可以指點我,你明白的你就告訴我,我也好實行,不走偏路」,商量著來。這叫什麼?(嘮嗑。)這叫嘮嗑。嘮嗑的目的是為了什麼?好好嘮嗑的目的是不是為了維護父母與兒女之間正當的關係?(不是。)是為了什麼呀?我跟你說,嘮嗑的目的說小了是人與人之間有正常人性的溝通,彼此會了解心聲,這是小的方面。大的方面呢,它能了解彼此的情形,能取長補短。目的是為了什麼?是為了能彼此互相地扶持、幫助對方,就能達到這個效果。達到這個效果,人與人之間相處的關係是不是正常啊?(是。)

你看人本事再大,再精明,再有才幹,他總有自己夠不著的東西,總有自己悟不到的東西。你看人的後背是不是有自己夠不著的地方?一般撓癢癢,撓後背的時候是自己撓還是找爹媽給撓啊?一到晚上哪兒癢,「媽,趕緊給我撓撓這兒」,這話最實在了,這就是心裡話。自己夠不著的地方總得需要別人來扶持,來協助。所以說,父母是養育你的人,同時,其實也是你的幫手,什麼時候你能把他變成你的朋友、你的知己、你的知心人那就妥了。他能幫助你,你能幫助他,互相扶持,取長補短,這樣你們之間的關係就正常了。你說有這層關係了,你們之間還能沒有嗑嘮,沒有話說嗎?(不會了。)你說這裡主要有一個什麼原則人都突不破,人都活在這裡面,導致人都活得這麼累?其實彼此對方還都離不開,你看父母一見兒女的面,吵吵吵,嘮叨嘮叨嘮叨,一見面就嘮叨,然後有煩心事,覺著:「又煩我,你看,我不見他我還沒嘮叨的,我的心還挺靜,一見他我總得嘮叨,不管不行啊。」兒女一見父母呢,也是煩哪,「他總說總說,這事那事的,說了幾十年了就這點兒話,嘮叨嘮叨的。」一離開呢,彼此之間還互相惦記著,想,父母操兒女的心:吃沒吃好啊?身體怎麼樣了?有難處有沒有人管哪?餓沒餓著啊?天冷了穿沒穿著厚衣服啊?孩子有點什麼毛病也沒人管哪,我得操心哪!父母離開兒女呢,兒女也想,說:我媽也老了,我爸身體又不好,能怎麼樣呢?這個那個的。但是在一起還合不來,是不是這麼回事?(是。)因為什麼造成的?有些人說了,「敗壞性情,沒真理」,是這麼回事嗎?這是空話。那根源是什麼啊?根源肯定不是因為這兩個大的道理造成的,有個最實際的根源是什麼?(不能站在一個平等的地位上去相處,彼此轄制。)彼此轄制,這是實話,這是敗壞性情最突出的一方面。彼此轄制,這話說得實在。父母總覺著孩子小,我得管著你,兒女覺得父母老了,什麼也不明白,外邊事懂得太少,也得管著,看著。其實,歸根結底就是都沒有正常人性,都不會站在正常人的角度上理性地對待對方,把對方看得可傻了,可幼稚了,可需要照顧了,可需要嘮叨了。其實你看兒女離開父母,自己在外面過兩三年照顧得更好,各方面的事處理得更好,比父母想像的好多了,而父母總也信不過,是吧?(是。)這事解決了吧?(解決了。)

以後會不會嘮嗑了?(會一點兒了。)你看父母有時候看兒女總跟別人嘮嗑,總不跟他嘮,他產生一種什麼心理?(嫉妒。)哎,嫉妒。你是他養的,你跟他總沒話,總跟他向遠,他心裡痛啊,他嫉妒,說:「這孩子跟我怎麼沒嗑呢?小時候跟我可親了,就黏著我,走到哪兒領哪兒,走到哪兒跟到哪兒,現在跟我見面怎麼沒話呢?跟別人怎麼那麼多話?一到我跟前嘴就噘起來了,就鎖上了。」他嫉妒其實是有一種心靈裡的需要,所以說你得了解、理解他這個心。你把跟別人嘮的嗑跟他再嘮一遍,你看他還嫉妒嗎?他就不會了,是因為你對待他的方式不對。有時候他嘮叨你,不管他站的角度對不對,他嘮叨的方式對不對,這個方式、作法對不對,總之他是有一種需要。他需要你注意他,需要你關心他,需要你靠近他,這是在他那個角度上他對你的要求,你能關心照顧到他這些情緒,他也就沒什麼可嘮叨的了,他有可能就嘮叨得少一些。他看你跟別人那麼熱乎,嗑那麼多,話那麼多,然後一到他跟前跟他就沒話,他心裡就難過。總之,兒女跟父母之間能彼此互相理解,能達到彼此扶持、幫助、取長補短,這是最正當不過的關係了。你們能實行、能做到這個,這之間的矛盾肯定能解決,就沒什麼難處了。學著嘮,學著嘮嗑。說:「現在父母不在跟前,那我怎麼嘮啊?」怎麼嘮啊?跟弟兄姊妹嘮唄!那非得跟父母嘮,站在這層關係,正常人性的關係裡,跟弟兄姊妹就又不會了?這個原則是一樣的。這樣做慢慢你就成熟了,你的正常人性各方面的表現、各方面該具備的越來越正常,越來越有收穫,你看你正常人性的活出不就越來越有內容了嗎?越來越有內容了,人家還拿你當小孩對待嗎?(不會。)就這麼回事。

你們學沒學點東西?(學到一點了。)學點什麼呀?(得學會與人嘮嗑,學會與人交心,從別人的說話、舉動當中學東西,使自己的思想能夠慢慢地變成熟一些,也能多得一些。)你對收穫積極正面的東西、大人明白的事感不感興趣啊?(不太感興趣。)為什麼不感興趣呢?有什麼原因哪?(很多時候就覺得和自己沒有關係。)那什麼事是你感興趣的?是你願意關心的?(感覺自己好像無心,對待什麼事情就像神以前談到過的,沒有真正的喜歡,沒有真正的厭憎。)得學事啊!學事是不是光學技術、學本事啊?不是。你看人家歲數不大,說話嘮嗑別人一聽都器重,這是本事啊,這是人性該具備的。人腦袋總放空,一天無所事事的,什麼也不關心,什麼興趣也沒有,什麼愛好也沒有,這是人性的缺彩兒,人性的缺陷,土話叫「缺彩兒」,文詞叫「缺陷」。你有這個缺陷你就得克服這個,學會與人交往。你看人的理性、智慧、見識是隨著年齡增長的,如果隨著年齡增長它成正比,這就是你的智商、人性沒有問題,如果年齡長了,智慧、見識都不長,這是不是智商有問題呀?智商就有問題呀!這是毛病、問題,這是素質差啊!素質差,學不來東西。你們願不願做這類人哪?(不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