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 九十 篇 凡事往真理上悟就有長進

什麼事都得學功課,這樣人就有長進。什麼事要是當事來處理,臨到事不知道學功課,不知道省察,不知道反思,也不知道用真理來看待這個問題,最後能用真理來解決這個問題,最終人經歷多少事也明白不了真理,也得不著真理。你看那個精明人、有悟性的人,活三四十年他就能悟出很多人生的哲理,生活方面也有很多保健的或者保養的常識,吃穿住行有很多常識,能避免很多失誤,或者避免走很多偏路,接人待物方面他也總結出不少的經驗哪,教訓哪。那個渾人呢,糊塗人呢,他活五六十年也是稀裡糊塗的。說:「人怎麼活著能健康啊?」「不知道。」稀裡糊塗。「人吃什麼不傷身體啊?」「不知道,反正一天三頓,都餓不著,吃飽就行唄!」說:「人吃哪些東西能保健身體,不讓身體得病啊?」「不知道。」人說:「在這個人類中活這些年,你感覺到這個人類怎麼樣啊?」「都不怎麼樣唄,好人少,壞人多。」人說:「你活這些年經歷一些特殊的事沒有?」「大事小事都不少。」「那總沒總結人應該怎麼活著呀?這個世界上有沒有主宰者啊?」「不知道,反正我就信老天爺,颳風下雨是老天爺的事。」什麼事都那麼糊塗,這是不是渾人?(是。)你們多數人活在什麼情況下?是渾渾噩噩地活著?還是心有所想、心有所思地活著?你們算不算精明人呢?算不算明白人呢?(不算。)你們不算精明人、明白人哪?那你們算不算追求真理的人呢?(不算。)怎麼不算呢?活到這個年齡,活沒活明白點什麼事啊?都沒有啊?生活的事活沒活明白點什麼事啊?還沒有呢,這些事都夠不上,是吧?那你們的素質成問題啊!你們的腦袋一般考慮事能考慮幾方面?能顧到幾方面?

有一個弟兄,我跟他閒聊,嘮嘮外面的事,你猜人家說什麼?人家說「我這些年也不怎麼讀報紙,不聽新聞」,意思是不關心這些事。言外之意呢,「你嘮這些事,看來是你挺關心這些外面的事,你常讀報,常聽新聞哪!」你說要了解這些事,用總讀雜誌、讀報紙,每天的報紙一份不落的,天天地看,或者每一天的新聞都跟蹤,用這樣嗎?(不用。)人家還以為「你嘮點外面的事,看來是你報紙也沒少讀,新聞也沒少看哪」。我說:「我也從來不讀報,偶爾地看一眼頭條新聞的題目,或者接觸人有的人就嘮嘮,嘮了之後就聽那麼一點兒,就知道現在的時事,或者偶爾看點新聞知道現在的時事,不用天天看、天天讀就能嘮嘮。」人家就認為什麼呢,「我們信神,我們不讀外面的報紙,我們也不看時事的新聞,不關心這些事,所以我們也不嘮這些事,我們只管信神。」那我說你信神明白多少真理了?對多少事看透了?能不能看透人哪?看人還看不透,身邊總接觸的人還看不透。這是真「屬靈」,是吧?在你們多數人身上我發現個事,你猜我發現個什麼事?你們肯定不知道。你們多數人信神似乎是與外界隔絕了,也不關心外面的事,外面的事很多也不知道,似乎是與世界的潮流啊,或者是世界現在發生的大事啊,都無關了,這無關呢,外表看似乎是神家的人了,是信神的一分子了,是神的跟隨者。如果根據這一條來推理的話,那你們應該是特別屬靈,但是根據現在你們的情況來看呢,你們信神手頭上各自盡的本分,涉及到專業的,涉及到本分各項真理的,你們也都不通啊!一個是不通,一個是你們也沒悟上去。我就琢磨,我說多數人信神哪,他不往真理上用勁,那他用的勁是往什麼事上用呢?他就往假屬靈那個道上琢磨、用勁。一往假屬靈那個道上用勁,你們說這後果是什麼?你看你們外界世俗的這些事是斷了,斷了聯繫了,但是在神家關於信神的事,關於信神的各方面真理,你們也是稀裡糊塗的,也沒求真,也不通竅,是吧?(是。)不要求你們行行都明白,做每一樣事不管盡哪方面本分的原則你們都清楚,但是最起碼你們作的本職工作,你們範圍內的、本分內的事,分內的事,實行的真理原則你們應該掌握吧?那你們掌握沒有?(沒有。)準確地、客觀地說,你們也沒掌握。所以說,多數人在盡本分期間都追求什麼呢?多數時候追求的東西它的出發點或者追求的方式方法對不對呀?注重的東西對不對呀?(不對。)

關於揭祕聖經的電影你們是不是也都看了?不說看好幾遍吧,是不是也都看過一遍了?(是。)那你們對聖經怎麼還有渺茫的崇拜呢?你們崇拜的同時,你看聖經那個電影的時候你就沒琢磨琢磨:我對聖經有沒有崇拜啊?如果我拿到聖經的話,我對聖經有沒有一個準確的評價啊?我裡面有沒有聖經的地位啊?我裡面要是有聖經的地位,這事是不是不合真理呀?解沒解剖過,對沒對號過?(上次神說完之後對過號了。)上次對完號就完事了,那你們之前臨到這事怎麼不回到裡面去琢磨琢磨呢?說:「為什麼要演這部戲?為什麼要揭露這個?」這是針對宗教嗎?每一部戲其實不是帶有鮮明的針對性,針對的對象不是沒有接受神末世作工的人,不是針對宗教的人。揭露法利賽人是針對法利賽人嗎?你們有沒有法利賽人的流露、表現哪?(有。)那揭露到這兒的時候,你們看到這兒的時候,你們會不會跟自己對號啊?(會。)說揭露法利賽人的這些作法、追求法在我身上好像也有,我也是這樣追求啊。一有這想法就完事了,你有沒有往下追一追呀,再往裡挖一挖啊?對沒對過號?(很多時候都是外表的對對號,真正再往裡去挖挖的時候就停了,就沒了。)所以說,你們就總也不明白真理,你們就差在這兒,能對上號,對上號就完事了,就不往裡挖。往裡挖,涉及到生活當中的細節,你就會發現性情的問題;當你發現性情的問題,你就知道怎麼追求真理,怎麼解決這個性情;當你知道怎麼解決性情的問題的時候,有路途的時候,你就會注意自己的一舉一動、每一個心思、每一個作法,這裡的成分是什麼,到底是不是敗壞性情,你就會在作法上下功夫了,這是裡面的事。一點一點就會涉及到心思呀,意念哪,存心哪,涉及到這些了;當涉及到這些的時候,你就知道自己的敗壞性情是什麼,逐漸地你就會承認自己裡面的敗壞性情,狂妄啊,詭詐呀,剛硬啊,你就會對號了。追求真理就這麼個路途。所以說,你看你們平時說話的時候,包括交通啊,說事啊,多數話都停留在表面的說法上,都停留在字句道理上,就停留在那一層,歸根結底是什麼原因,知不知道?(不往裡面悟。)不往裡深挖,他不承認這是敗壞性情,意識不到,就是沒意識到這一層呢,光是認識到「自己也有那麼個作法,我也是那樣的」,完事了。他意識不到,說「這裡有個性情問題,這得用真理來解決。那這個性情什麼時候流露呢?在哪些外表的作法上能讓人看到是這麼個性情導致的?」你們就沒有研究過這事,從來沒有揣摩過這事,是吧?(是。)所以說,你看你們聽了很多道,不管聽多少道,聽什麼樣的道,最終到你們那兒就變成三言兩語,簡單的、總結性的、規條性的道理了。總講道理,人就認為得著真理了,其實不然。

那我說這話,你們有沒有悟出點什麼事來?(得在真理上多揣摩,臨到事不要在這個事上對對號就完了,得往裡面去細揣摩、細琢磨,揣摩真理的實質,挖自己裡面更深的本性。)挖本性的目的是為什麼?(認識到這個敗壞性情,用相應的真理去解決。)對了,這樣你才能明白真理的實際那一面是什麼,是指什麼,你才知道為什麼神的話是真理。你不揣摩,光在道理上下功夫、做文章,那神的那句話在你那兒永遠就是一句道理。道理是什麼呀?道理是不是生命呢?(不是。)講道理跟唸經有什麼區別?它們有沒有區別啊?(沒有。)其實你們總講道理就像佛教裡那些人,一隻手一伸,然後唸什麼來著?(大悲咒,南無阿彌陀佛之類的。)阿彌陀佛,沒事就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你們講的道理跟那個有什麼區別呀?你看佛教的人總說那麼一句話,「佛主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佛教徒都這麼說吧?到救人的時候他救不救?不見得都救,有的不涉及到自己的性命,或者自己不用出太大力的時候也救救,救完就完事了;有的要是涉及到自己性命、涉及自己利益的時候,他可能就不救。這句話其實在他那兒就是一句經文,是吧?那你們總講的道理跟他們唸的經文有沒有區別?(沒有區別。)你們信神有沒有外邦人說,「幹什麼去?又去唸經去啊?」有沒有人說?(有。)你聚會去,人家嘲笑你,「幹什麼去?又去唸經去?」你生不生氣?(生氣。)氣在哪兒啊?(我信的是神,一說唸經就感覺好像是信佛了,有種被羞辱的感覺。)光是被羞辱的感覺,不舒服,是吧?那你們怎麼沒對對號,琢磨琢磨,「我這是不是唸經啊?什麼叫唸經啊?」你們唸沒唸過經?(沒有。)每天講的字句道理不是唸經啊?(不是唸經。)不是唸經?(是。)其實不嚴格地說就是唸經,沒什麼區別,只不過換一種說法。怎麼能不講字句道理呢?怎麼能把字句道理變成你的實際呢?這個路途找沒找著?(去經歷神的話,在神的話上去揣摩神話裡面的內涵之意,只有真正地跟神話對上號了才能明白加深,這句話到底說的是什麼意思,神話所指的是什麼。)會這麼經歷嗎?(經歷得比較淺,領受得也比較淺,更深的認識不到,臨到事的時候會根據神話對照對照自己,看看自己這方面敗壞性情屬於哪種性質。)這個得靠你們自己慢慢悟,我就幫你們點到為止,你們是不是就能聽明白一些了?(是。)「是」是什麼意思?(能聽明白一些了,知道以後怎麼做了。)「是」應該就是對這事有點眉目了,有點路途了,是吧?(是。)這就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