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八十六篇 不追求真理的人不可挽救

你看沒看見不明白真理的人的可憐相啊?(現在看到一些了。)看到什麼了?說說。(人不明白真理就活在自我愚弄當中,最起碼自己缺少在哪兒都不知道,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別的方面就更別提了。不明白真理的人也沒有渴慕真理的心,也不知道該往哪方面去進深,做事、說話都沒有原則,天然的東西多,所做的與真理都是無關的。)人不明白真理他也得做事啊,做事靠什麼?就靠人的辦法、人的頭腦、人那點小聰明。一靠這些呢,事做成了,做好了,人就張狂起來,覺得有資本了,其實他就不知道那事做得到底合不合神心意,不知道,不懂,不開竅,所以就好鑽事。不明白真理的人就是這樣,事情做好了就張狂起來了,該誇口了,這叫沒理智。事情做不好就該在外面找原因了,該消極了,就該消停了,琢磨:「得低調點,這是不是神顯明啊?」其實是這回事嗎?他做好做不好流露的都是敗壞性情,都是沒理智,跟真理無關,就這麼可憐。一做點好事,做個對的事,你看他張狂得,擺上老資格了;一做錯了,一挨對付就該頂牛了,就該在外面找原因了,怨這個怨那個,怨環境不好,怨自己當時沒想透這事,盡在外面找原因,他就不說他不明白真理,沒掌握真理原則。這樣的人盡本分沒有順服,也談不到什麼忠心、盡心,也談不到敬畏神,也談不到遠離惡,就是一個勁憑人的辦法做,做,做到最終還是沒明白真理。你看不明白真理亂做事,盡在外面做、出力的這些人,最終生命性情有變化嗎?他與神的關係正不正常?他的理智啊,信心哪,各方面長沒長啊?有沒有變化啊?(沒有變化。)沒有一點變化。對神的順服有沒有長進?也沒有,沒有實際進入。對神的敬畏呢?都沒有。就是生命方面的這些東西不長,不變,光是人變得圓滑、奸詐了,更狂妄了,人的鬼道道多了。「上次那個事那麼做吃虧了,下次這麼做,不吃虧,上次那個事那麼說說壞了,下次再遇到這事絕對不那麼說,得包著點,得裹著點」,他就總結這些處世哲學、人的鬼道道,學點孫子兵法啦,學點處世哲學啦,學點誰的鬼道道啦,就在這些事上下功夫。在這些事上下功夫,你說人的理智能不能越來越正常?人能不能越來越有良心的感覺呢?(不能。)你說這樣的人心裡有沒有神的地位?是不是越來越有神的地位呢?(沒有神的地位。)行事與真理無關,與神無關,這就麻煩了!會分辨了吧?

一個人做事的時候,不管他是在盡本分,還是在辦自己的私事,你看他的心思往哪兒用勁,他如果往人的道上用勁,這人就是不追求真理,不明白真理。有的人是琢磨這合不合神心意呀,神的要求是什麼呀,這樣做能不能得罪神呢,這樣做能不能觸犯神性情啊,這麼做會不會打岔呀,能不能惹神傷心哪,會不會讓神厭憎啊,這麼做有沒有理智啊,能不能傷害神家利益呀,能不能羞辱神的名啊,這麼做算不算好人做的啊,這樣做是不是作惡呀,在神眼中怎麼看呢,他總往這方面想,你說這個道對不對?(對。)這是什麼表現?這是尋求真理、人心裡有神的表現。心裡沒神的人怎麼做?(憑著自己的能力做,光是做事,跟神一點關係都沒有,而且摻雜、己意特別多。)他不是光摻雜己意,他摻雜己意的時候自己裡面一丁點兒都不省察、不反省,他都不打折扣,就是硬憑著己意做,自己怎麼想就怎麼做,與神之間沒有關係,這不危險嘛!你知道哪一下就做錯了觸犯神性情嗎?那個事不把握呀!

不追求真理的人外表性情、外表生活、為人處事有哪些特點?(任意妄為,不受約束。)任意妄為,隨心所欲,獨斷專行,還有嗎?(目中無人。)還有呢?(特別狂妄,放蕩。)主要是放蕩,放縱,張牙舞爪,做事特別沒有理性,想一出是一出,他不安靜,焦躁。沒人修理對付他的時候他張牙舞爪,一有人修理對付的時候他是什麼表現?(消極。)有的人是消極,有的人是不服,反抗,頂牛,就像野生動物似的。見沒見過野生動物斑馬拉車的?沒見過吧?斑馬馱人見沒見過?你說斑馬拉車或者馱人的話會出現什麼情況?牠就該傷人了,是吧?你看牠在野外吃草或者跑啊,玩啊,人在遠處不驚著牠的情況下看看還可以,牠只能觀賞,不能用來勞動,你要是騎牠或者讓牠拉車,牠就該傷人了,該踢人了,那野性就暴露出來了。這些不追求真理的人不做事、不說話看著還像個人,一旦做事暴露出來的敗壞性情一看就是野蠻、獸性。神話當中對這類人是怎麼形容的?(「你們所流露的並不是小孩離開父母一樣的淘氣,而是牛馬離開主人鞭打而爆發的獸性……」)形容這類人暴露的性情是獸性,沒有正常人性。在人群當中有這類人你能不能分辨出來?尋求真理的人跟不尋求真理的人各方面表現、流露都不一樣。不尋求真理的人明顯的表現就是沒有理性,沒有良心,做事沒有真理原則,胡作非為,任意妄為,膽大包天。你說這麻不麻煩?不追求真理的人又可憐又可恨,盡出醜陋相,讓人看著都不得造就。你說人看了都不得造就,神能不能厭憎呢?(能厭憎。)那他自己有沒有意識啊?(要是這種狀態的話應該沒有意識。)為什麼說他可憐呢?就是他都這樣了,他自己都沒有意識,連個人樣都沒有還覺著不錯,還胡作非為呢,這不就可憐嘛!

分辨人主要就是分辨人追不追求真理,你會分辨這個就會看各類人了,一看外表性情就看出來了。你們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哪?(以往沒追求,現在正在往上夠。)那些年不追求真理你有沒有剛才我說的那些表現哪?(就是這樣的表現。)有這些表現的時候,活在那樣的情形裡,心裡痛不痛苦啊?(是痛苦的,但是自己意識不到。)意識不到這就可憐哪,這太可憐了!人不明白真理,沒有真理實際那是最可憐的,最可悲的。守著這些真理,常常聽道,但是自己沒得著,還活在撒但的捆綁之下,你說可憐不可憐?做事、說話沒理性,一看都不是人,太可憐了!

追求真理太重要了!現在意識到了?(意識到了。)意識到這是好事,就怕麻木不仁,遲鈍,意識不到。人意識不到不能追求真理,這還好辦點,就怕意識到了還不追求真理,這就叫什麼?(明知故犯。)明知故犯的人是什麼人哪?明知故犯、絲毫不接受真理的人是剛硬的人,心地剛硬,惡毒,厭煩真理。心地剛硬的人能不能敬畏神?(不能。)不能敬畏神,能不能達到與神相合啊?(不能。)心地剛硬的人與神之間是什麼關係啊?那就是死不悔改,死不承認神是真理、神是他的神,跟神要對抗到底呀!這樣的人是什麼下場呢?神不留這樣的人,就這樣的結局。你看聖經裡記載的那二百五十個首領是不是剛硬的人?他們最終是什麼下場?(被滅到地縫裡了。)就是這結局。說人愚昧,信神年頭短,或者還沒意識到追求真理很重要,還沒意識到不追求真理人的可憐相、人的後果是什麼,就是太小了,還貪玩呢,這只是人的幼小、可憐相,這只能定你不喜愛真理,是在效力呢。你能忠心盡本分,能出好力,別作惡,別做打岔攪擾的事,雖然還沒追求真理,但有個忠心盡本分的心,願意出力,在神那兒還不定罪。人意識到追求真理重要,已經明白這方面的真理,明白這方面的異象了,還不追求真理,這就不好辦了,這是死病啊!不好治,治不了。意識到了還不追求,你說這樣的人能挽救嗎?挽救不了了,挽救不了結局也就定了,這不就被分類了嘛!

※                                                         ※                                                         ※

《話在肉身顯現》這本書發表了什麼?內容是什麼?(真理與生命。)哎,真理與生命。最主要的是什麼呢?真理是什麼人聽著很抽象,生命人也感覺不到,很抽象,對人來說最現實的東西是什麼?這些話是人通向蒙拯救的路途。就是這些話,神所發表的這些話,所說的這些話,收集在這本書裡的這些話是人通向蒙拯救的路途。你讀了這些話你就能蒙拯救了,你得著這些話你就能蒙拯救了,對人來說這是不是很重要的信息啊?神向人顯現,來在肉身了,他成為人了,人得著的是什麼呢?能看見神了,人不用信渺茫的神了,不用摸索了,這是一個大好的信息,喜訊。另外,人不用看天望雲等著神向人啟示,不用摸索神到底要求人做什麼,神到底在哪兒,神到底如何對人類發表他的心意,就是人信神省勁了,把神接來了,等來了,人信神信到家了。信到家到什麼程度了?就是神一說話,神就直接告訴你神的心意是什麼,告訴你往東你直接往東就行了,你不用猜「神到底讓我往東還是往西呀」,說不定你等這一個信息或者等這一句話就等一輩子,你還確定不了到底做得對不對,你心裡還沒底。「神來在肉身向人顯現,與人面對面地說話,結束了人類在渺茫中摸索的時代」,這裡告訴你一個信息,你不用摸索了,神來了,神要讓你做什麼神直接告訴你,不用你摸索,你不用愁了,這是不是好事?(是。)這句話基本上告訴人兩個信息:神道成肉身了,給人類帶來的是什麼。人聽完之後就反省:「神道成肉身對人的好處這麼大,那神要是不來呢?」神不來你就得不著這個好處。神要是不來,神在天上咳嗽一聲告訴你一個意思,你聽著了你能明白神是什麼意思嗎?(不明白。)現在說這些話,也可能沒接受的人或者你們已經接受的人還品不出來這幾句話的意思、這幾句話的用意,但是你看久了,你聽久了,無形中對你心裡有一些影響,會給你一些啟發,在你經歷的過程當中你會不知不覺覺得:「神來就是好啊,要是神不來咱上哪兒明白這些事,神來太好了!神一句話一點,咱這死腦瓜一下變得開竅了,咱都變得有靈氣了。神要是不說呢,人都是死木頭疙瘩!」你看你不知不覺就體會到這句話的真正含義了。「蒙拯救的路」這對人來說是比較有深度的一個詞彙,也得需要人在經歷的過程當中明白什麼是真理,逐漸地進入、體會、經歷這些話,人不知不覺就覺得:「臨到事沒神的話人活不成,沒神的話人無路可走,神的話太重要了!」一開始覺得守個原則就行了,但是有時候就覺得那個原則不適用,原則有時候對不上號,不知不覺地,「不行,還得在真理上多下功夫,得明白真理,那不是光明白一個規條」,不知不覺你就覺著信神這裡面的事不簡單,不是拘於形式,不是一種儀式,這裡有真理可尋求。

你看生活當中你要是不求真,你不追求真理,你覺著自己活得還挺充實,還像個人;一追求真理,琢磨琢磨,自己這也不像人哪,幹什麼事沒有目標,就像無頭蒼蠅一樣,這麼做那麼做,找不著方向,人不知不覺有這樣的感覺的時候就感覺飢渴了,「這麼活著不行,累呀,這麼活著像行屍走肉。」雖然說信神了,掛上名了,但是裡面還是虛空,因為你沒得著真理。這時候不知不覺你就覺得,「哎呀,人要達到蒙拯救不簡單哪,真得多讀神話,在神話裡找路途。」經歷來經歷去,三年五年,十年八年,你得著一個結論:人信神做什麼事如果沒有神話作根據,那人眼前就是一片漆黑,沒路可走,就是個睜眼瞎,一把神話的某一方面真理吃透,在這方面實行起來那就得心應手,保證能做到神心意上,在什麼事上不明白真理,在什麼事上你就糊塗,沒路可行。這時候,你是不是就覺得「神的話是人生存的方向,是人生活的路途」?你看女人、男人到了三四十歲,都知道過日子怎麼掙錢、怎麼節省、怎麼節儉、怎麼算計:女人得洗衣、做飯,把一家老小伺候得乾乾淨淨的,都挺理想,算計得挺好;男的呢,怎麼掙錢,怎麼維護家,怎麼發家,怎麼讓自己的孩子、老婆穿好吃好。這些事過個幾年他總結出點規律來,總結出點經驗來,但是一信神一看,「這些過日子的經驗不管用啊!自己在社會上混這幾年覺著是成熟的男人了(是成熟的女性了),結果一信神一看,自己啥也不是,什麼也不知道,原來這些年是混日子過來的,人生的事一點也不懂,心靈的事、人思想的事一點也不知道,這不是白混嘛!」不知不覺地經歷上幾年,知道神話的重要了;人知道神話的重要,他對神話的看法還有對神話在他心裡的分量、神話對他來說的價值與意義越來越感覺不一樣了;越來越感覺不一樣,這時候人裡面對神話一點一點有需求了,有要求了,不是拿來唸一唸、想一想就完事了,他是要把神話接受到自己裡面,吃到自己裡面,變成自己做事、做人的方向與目標,這樣最終是不是就越來越深刻地體會到神話是人蒙拯救的路了?這些你們現在有沒有點體會呀?有點兒,還不深,不那麼強烈,是吧?(是。)

好比說,要把你放到一個沒有空氣的地方,你心裡有沒有恐懼?(有。)為什麼?(活不了了。)都知道活不了了,這事回答得乾脆利索。你們有這樣的說法是根據什麼呢?馬上就知道活不了了,試過嗎?(自己稍憋會兒氣都不行。)就說你心裡已經知道空氣的重要性了,空氣對人的生存、對人的生命太重要了,人離不了空氣。你看花啊,草啊,動物、植物啊,都離不了空氣,那個也可能你感覺不到,但是你離開空氣一會兒你就覺得渾身不舒服,馬上要窒息了,你心裡就知道了,「人不能離開空氣,要是把我送到一個沒有空氣的地方,我說什麼也不能去。」說:「因為什麼不能去?」「能死人哪!」你看,你就恐懼沒有空氣的感覺。到什麼時候你能意識到神的話是你活下去的根本,是你生存的基礎,是你蒙拯救唯一的最有價值的東西,你對神的話有這樣的認識的時候,你就知道神的話是你蒙拯救的路了,就像你知道空氣對你來說多麼重要了。到那時候如果不給你神話,不讓你讀神話,你馬上就翻臉,「那不行,那我能死」,就像不給你空氣讓你呼吸,你說「那不行,那我能死」,就像說這句話一樣,那時候可能神話已經變成你的實際了,你離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