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九十四篇 不能常常活在神面前就是不信派

對你們要求高點,你們能長進一點。對你們要求高不是壞事,給你們出難題也不是壞事,目的就是讓你們掌握業務方面的知識、常識更多一些。也可能你們心裡還埋怨,說:「我們學了很多好東西,神總也不提,也不讓用,我們也不敢提,也不敢用,萬一用了被拿掉呢?挨批怎麼辦哪?」這次我主動告訴你們,你們就大膽地用。大膽地用,得通過弟兄姊妹大夥看,你們別自是,別說:「這次神都說了,讓我們大膽地用,我們就大膽地用。」大膽不等於囂張,不等於張狂,大膽得有個範圍,得合原則,弟兄姊妹看著得有享受。如果有人說「這個不行」,你是不是就得變變啊?死犟的人是不是好人哪?(不是。)這就不可取了。你就得聽,一聽,「可不是咋的,那我就得改改了。」改後一看,有些人說:「嗯,這差不多,看著感覺不錯,沒有太大出入,可以,通過。」這多好啊!這樣一方面你們在業務方面能逐步地進深,成熟老練;另外一方面,你們還能學到更多的東西;再一個,這就是學功課。臨到事不能自是,你覺著「我說了算,你們沒資格說,我懂原則,你們懂什麼啊,你們不懂,我懂!」這叫自是。自是這是撒但敗壞性情,這不是正常人性裡的東西。那什麼叫不自是呢?(聽取大家的建議,大家一起衡量。)大夥看著都通過,大夥贊成,這做得多好。只要有一些人或者一部分人提出異議,咱就得在業務方面較較真,不能睜一眼閉一眼地說:「誰?提出什麼來了?怎麼的?你懂還是我懂啊?我不比你懂啊?你懂什麼呀?你不懂!」這性情不好,是吧?雖然也可能提出異議的那個人是不太懂,是外行,你也有理,你做得是對,但是你這性情就是問題。那怎麼表現、怎麼做是對的,是合原則、合真理的呢?說:「什麼?誰提出來的?哪兒有問題?那咱看看。也別我一個人看,大夥都看看,對這方面有點意見的,或者對這方面有點看見的或者有點經驗的人,咱都一起看看,大夥說說。」大夥如果真的認為這麼做是不好,這個地方是有點問題,看一遍還沒看出問題,兩遍也沒看出問題,三遍四遍越看越覺著有問題,這就真是問題了。真是問題,那咱在這個事上就得糾正、改進,徵求大夥的意見。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啊?(好事。)這就把毛病改了。一徵求大夥意見,大夥這麼一說那麼一說,交通交通,聖靈又開啟了,過後那麼一做,大夥一看,「可不是嘛,比原來的好多了!」你看這不是神引導嗎?這多好的事啊!你這麼一做,一不自是,你一能放下自己的想像,放下自己的想法,實行真理,放下自己的身段,聽了別人的意見,這一做怎麼樣?得著聖靈作工的機會了,聖靈開啟了。聖靈一開啟怎麼樣?你在業務上又多學了一樣東西,這是不是好事?

通過這事你一看,「臨到事不能自是啊,自是大夥討厭哪!」大夥都討厭的,神厭不厭憎啊?(厭憎。)學著功課了吧!你總這麼實行,一方面在你盡本分的業務方面有長進,神會給你開啟,神會祝福你;另一方面,你在真理方面,真理的實行方面也有路途了,你知道怎麼實行真理了,你慢慢地摸著原則了,找著路途了,你知道怎麼做神開啟,怎麼做神能帶領,怎麼做神不搭理、神厭憎,怎麼做神能祝福。人得著神祝福、神開啟了,人心裡是享受還是難受啊?是享受的。你在神面前一交賬,自己都覺得享受,「這事我做得好」,裡面有平安,有喜樂,這平安喜樂就是神給你的感覺、聖靈給你的感動。你要是不實行這個,總堅持自己的,「誰說我也不聽,我聽也是表面聽,我就不改,我就這樣做,我覺得我沒錯,我覺得我滿有理。」你看,也可能你是有理,你做的是沒什麼毛病,這個地方沒出錯,業務方面你是比別人懂,但是你這麼一表現,這麼一實行,人看見了,說:「哎呀,這人性情不好啊!這傢伙臨到事不管別人說得對錯一點兒不接受啊,全頂牛,一丁點兒都不接受。」人看見了吧?人說這人不接受真理。人都說你不接受真理了,那神會怎麼看哪?神能不能看見你這些表現哪?神太能看見了。神不但鑒察人心肺腑,神還隨時隨地地觀看你的一言一行,神也看見了。神看見了神會怎麼作啊?神說:「你這個人剛硬啊,你在沒錯的情況下這樣,在有錯的情況下你還這樣,不管什麼情況下你所流露的、表現的全部就是頂撞、抵抗,絲毫不接受任何人的意見、建議,絲毫不接受,心裡完全就是抵觸、封閉、拒絕,你這人可難辦哪!」難辦在哪兒了呢?難辦在你的表現不是一種作法的錯誤,不是一種行為的錯誤,而是一種性情的流露。什麼性情的流露呢?你這人厭憎真理,仇視真理。一定義為「仇視」,好不好辦哪?在神那兒就麻煩了。大夥頂多說「這人性情不好啊,死犟啊,狂妄啊!這人不好相處,不實行真理,也不喜愛真理,從來也不接受真理」,大夥頂多給你這麼個評價,但是這個評價能不能決定你的命運哪?人看見了給你一個評價決定不了你的命運,但是有一點你別忘了,神鑒察人心,神也同時觀看人的一言一行。神如果給人一個這樣的定義,說「你仇視真理」這樣的定義,不是光說「這人有點敗壞性情啊,這人有點不聽話」,不是僅僅這樣的一個定義,而是說「你這個人仇視真理」,這事是大事還是小事啊?(大事。)這有沒有麻煩呀?(有。)帶來什麼樣的麻煩呢?這個麻煩不在於人怎麼看你,人怎麼評價你,而在乎神怎麼看你仇視真理這個敗壞性情。那神怎麼看你仇視真理的事呢?在神那兒怎麼看的呢?知不知道?神就說「他仇視真理,他不喜愛真理」,神就這麼看嗎?真理從哪兒來的?真理代表誰呀?(代表神。)所以說,你琢磨琢磨,在神那兒應該怎麼看,神會怎麼看。仇視真理這事在神那兒怎麼看?(與神敵對,與神為敵。)這事是不是嚴重?一個仇視真理的人,他是仇視神哪!怎麼說是仇視神呢?人罵神了嗎?沒罵。當面反抗了嗎?沒有。背後說什麼了嗎?沒有。那流露這樣的性情就是仇視神了?這是不是有點小題大作啊?這裡有事,是吧?這是什麼事知不知道?就說人有這個性情,人隨時隨地都能流露這樣的性情,而且人憑它活著,從來也不會放棄這樣的活法、作法,從來不背叛,那人憑著這樣的東西活著,憑著這樣的性情活著,沒事的時候人往那兒一坐,說你仇視神,你能不能同意?(不能。)你不能同意。但是有事的時候,你有這樣的性情,你是不是隨時隨地就流露出來這樣的性情了?(是。)那這個性情是什麼?是仇視神的性情,仇視真理。就是神說什麼你聽完之後,到你那兒就得劃劃問號,就得解剖解剖,就得分析分析,就得打打折扣,這些指什麼呢?就是神說的話你一聽,「這是神說的話?我看也不是真理呀,我看也不見得都對呀!」性情出來了吧?你有這樣的想法的時候,你能順服嗎?肯定不能。那你不能順服,神還是你的神嗎?不是了。你把神當什麼了?當成研究的對象,當成疑惑的對象,甚至當成一個普通的人,當成一個與人一樣的有敗壞性情的人。這是不是人的敗壞性情帶來的?(是。)

人走到這個程度,與神有這樣的關係的時候,人與神之間的關係是什麼?(敵對。)敵對了,成對立面了,是吧?你看人信神,如果不能得著真理,如果不能接受真理,神不是你的神,神沒把你當仇敵,但是你把神當成對立面,你接受不了他是你的真理、他是你的道路。這事怎麼辦哪?臨到事的時候得先琢磨,「這事是怎麼回事呢?不太明白,不清楚」,不管這個事是什麼事,咱先不弄清楚這個事,咱先看看神話是怎麼說的。找神話沒太找明白,也不知道這事涉及什麼真理,但是我找一個原則,找到什麼原則呢?就是先順服。先順服下來,靜心等候,沒有個人的意見,先沒有個人的想法,等候一下,看看神打算怎麼作,神要怎麼作。這是不太明白的時候。明白了呢,好比說,別人提個意見,這事好辦吧?這事怎麼做合真理是不是容易啊?這是一目了然的事。那這事怎麼辦哪?怎麼辦是做得合真理啊?先接受過來,一聽,「怎麼回事?哦,是有點問題?有點問題那咱就看看吧!」別帶搭不理的,這涉及到你的本分範圍之內的事了,你就得認真對待。這個態度是對的,情形是對的。情形一對,你流沒流露厭煩真理的性情啊?(沒流露。)沒流露仇視真理的性情,這樣一實行就代替人的敗壞性情了,你就實行真理了。這樣一實行真理,達到的果效是什麼?(有聖靈引導。)有聖靈引導這是一方面,就是你這個人實行真理了。有時候有聖靈引導,有時候這個事你聽完之後一看,很容易就明白了,很簡單的事,就是人頭腦能達到的,改過來就完事了,這是個小事。大事是什麼呢?就是你這麼一實行,在神那兒看,你這個人是實行真理的,你是喜愛真理的,你不是厭憎真理,不是仇視真理,神看到你的心的同時也看到了你的性情,這是大事,是吧?就是人在神面前做事、活出、流露,做每一個事的態度、心思、情形,你的這些表現在神面前都是最重要的。

人做事常常鑽人鑽事,鑽人鑽事這就是大毛病。他總認為什麼呢?是人跟他過不去,或者人有意刁難他,或者是這個人怎麼怎麼不好。這個看法對不對?(不對。)為什麼說不對呢?總鑽事、總鑽人這肯定不對,他不在真理上下功夫,總在人面前或者人中間要找回面子、討回說法,總想用人的辦法擺平這些事,這是生命進入當中最大的攔阻。你這樣做,你這麼實行、這麼信神你永遠得不著真理,因為你總也不來到神面前。你總也不來到神面前接受神給你擺設的這一切,總不用真理來解決這一切,而總想用人的辦法去解決這一切,這樣在神看,說你這個人離神太遠,不但你的心離神遠,你整個的心思、你的意念,你整個的情形從來就不在神面前,鑽事鑽人的人在神看就是這樣。所以,有的人伶牙俐齒,思維敏捷,他覺著「我能說會道,我在人中間大夥都挺羨慕、佩服我的,也都挺高抬我的,一般人都服我」,這有用嗎?你在人中間的威信是樹立起來了,但是你在神面前神從來就不搭理你,說你這個人是個不信派,你是仇視真理的。你在人中間處得八面見光,什麼人都能擺平,你很會處事,跟什麼人都能處得來,最後在神那兒神給你一句評價你就完了,你沒結局了,就把你定型了。神說:「這是不信派,打著信神的旗號得福來了,這個人仇視真理,從來不在真理上下功夫,也從來不接受真理。」這樣的評價怎麼樣?是不是你們要的?(不是。)肯定不是你們要的。也可能有的人不在乎,「那無所謂,反正神我們也看不著,我們最現實的問題就是要跟身邊這些人一起相處,這關係要是處不好的話,那在人群中怎麼活呀?那就不好混了。最起碼得把這些人都混熟了,擺平了,以後的事再說。」這是什麼人哪?這還是不是信神的人了?(不是。)得時時常常活在神面前,時時事事都來到神面前尋求真理,最終得讓神說:「你這人是喜愛真理的人,是神所喜悅的,是神所悅納的,神看到了你的心,也看到了你的行為。」這評價怎麼樣?是不是就進了保險箱了?

你們平時有沒有注重過這些事啊?我跟你說,人信神無論是盡外面本分的,還是盡與神家各方面工作或者各方面業務有關的、比較接近的本分的,無論是盡什麼本分,你要是不能常常來到神面前,不能活在神面前,那你就是個不信的,你跟不信的人沒什麼區別。你說我說這話準不準?你們能不能體會到這一點?也可能現在有的人盡不上本分,因為環境不合適,他活在外邦人中間,但是他常常能得到神的開啟、引導,這是怎麼回事啊?知不知道?(因為他常常來到神面前。)哎,這就決定了一個人靈裡的情形怎麼樣。你如果裡面常常摸不到神,常常軟弱,常常消極,或者是常常放蕩,或者是心裡沒有任何的負擔,盡本分沒有任何的負擔,心裡總渾渾噩噩的,這是好的情形還是不好的情形?是活在神面前的情形還是根本就沒有活在神面前的情形?(沒有活在神面前。)那你們自己衡量衡量,你們多數情況下是活在神面前的,還是沒活在神面前的,這個心裡有沒有底?是多數時候活在神面前,還是極個別的情況下活在神面前?(極個別的情況。)那這就麻煩了。你說人不管是跳舞的、唱歌的、寫作的、拍攝的,心裡常常沒正事,放蕩,不受約束,臨到事還總發矇,不知道什麼事涉及哪方面真理,做事有沒有果效也不知道,這一天下來哪些事做得是得罪神的,哪些事神能夠悅納,哪些事神厭憎,不知道,稀裡糊塗地過了一天又一天,過了一天又一天,這情形怎麼樣?活在這些情形裡的人,你說心裡有沒有敬畏神的心?做事能不能有原則?能不能做有理智的事啊?(不能。)能不能在盡本分的時候說「我得受點約束,我得好好做,盡心,盡力,有忠心」,能不能達到有忠心?(不能。)不能那你們在這兒盡本分是做什麼呢?(出力。)真是在這兒出力呢!這話說對了,就在這兒出力呢!勞力,是吧?管吃管住,然後在這兒幹活兒,雖然不掙錢,但是有吃有喝有住的也行。但是掙沒掙來真理啊?(沒有。)那你們可虧太大了,你們這幫傻瓜!東北人有一句土話,說:「一幫傻狍子!」什麼叫傻狍子呢?誰給解釋解釋。(感覺就是一根筋,沒思想。)就是有點缺心眼,智商不高,頭腦、思維、智商都不夠,是吧?你們是不是那樣的?信神年頭都不短了,都不是幾天了,聽了這麼多真理不知道信神為什麼,要做什麼,要得什麼,得什麼最重要,不知道。現在是不是知道點兒了?(知道點兒了。)知道什麼了?說說。(信神得真理最重要。)得真理最重要啊?真的假的啊?(真的。)真的肯定是真的,但是你們可能現在心裡還沒有真正的這個認識,沒認識到這一層。

你們讀沒讀過《約伯記》啊?(讀過。)讀《約伯記》的時候,你們心裡有沒有感動?(有。)有感動,那你們有沒有一種渴慕的心理,說也想做約伯一樣的人?(有。)有的那個情形、那個心情能持續多長時間?半天、兩天還是一個禮拜,還是一兩個月,還是一兩年?(兩三天吧。)三天啊?三天過了就沒事了,就沒了。沒了那得接著看啊,接著一看又持續三天,不是那回事,是吧?就是你看這書有感動的時候你就得禱告,自己也暗暗立心志,禱告求神在你身上也這樣作,你想做他這樣的人,能達到認識神,得著真理,成為敬畏神遠離惡的人,讓神引導你,讓神給你擺設環境,加給你力量,在你所臨到的環境中保守你能夠站立住,不抵擋神,能夠做出敬畏神、遠離惡的事來,達到滿足神的心意。你總得為這一個目標,為了你心裡所盼望達到的、但願達到的而求告,你得祈求,得禱告,神看到了你真實的心神就會作。神作你也不要害怕,神不可能像對約伯那樣又讓你滿身生瘡,又剝奪你的一切,神不會那樣,神會按著你的身量逐步地加給你。你得真心求告,別今天看完受感動求告兩天沒事了,一扭臉沒事了。人說:「約伯是誰啊?」「誰?約伯?約伯是誰啊?我怎麼不知道呢?好像聽說過。」這不就麻煩了嘛!三天不看就忘腦後了,心裡沒有。你羨慕這樣的人,你喜歡做這樣的人,你心裡得對怎麼做這樣的人有路途,你得把心擺在神面前,然後為這個事你得禱告,常常為這事禱告,常常把這事從心裡拿出來自己揣摩揣摩,再看看書,再讀讀神的話,再讀讀關於約伯的這些文章、這些神話,不斷地、反覆地揣摩,再與有這樣認識或者經歷的人,或者有這樣心志的人一起交通,你得奔著那個目標努力。怎麼努力啊?光看那不叫真努力,你得為這事下功夫,獻上禱告,能付出實行,同時有受苦的心志,有渴慕、渴望的心,然後為這事獻上祈求,獻上禱告,讓神作。神不作,人有多大勁兒都沒用,你那是個空勁兒。神怎麼作啊?神就根據你的身量開始給你擺設了,神安排了。好比說,你要考學了,你說「我要考清華」,你為這事就開始下功夫,複習功課,各方面找資料,又找老師,然後你跟你父母一說,你父母一聽,「我這孩子有心勁,務正業,你看有志向,不是孬種。」那你父母就該怎麼辦了?就該給你籌錢了,一方面籌學費,一方面給你找老師,再給你安排環境,上學時接你送你,這些日子不讓你累著,不讓你餓著,不讓你缺乏營養,不讓你分心,就讓你放鬆,給你安排生活方面啊,學習方面啊,作息啊,或者外界的一些事他都幫你應對、處理,就都給你辦好了。這一辦就給你開闢出路了,這樣你就有充分的時間去複習,去學習,然後圓你的夢。那在信神上,你要達到什麼樣的目標,你有什麼樣的心志,你也得跟神說,你為這事禱告、祈求,得多長時間哪!心不誠不行。你偶爾禱告兩次,一看神沒作什麼,「算了,就這樣吧,愛怎麼樣怎麼樣吧,順其自然吧,反正臨到什麼算什麼」,這不行,你心不誠。你兩分鐘熱度神就給你作事?神就幫你擺設環境?那能行嗎?神才不那麼作呢!神要看見你的誠心,看你這個誠心、這份心的毅力能支多長時間,你的心是真的還是假的。神也會等待,他聽到你的禱告、祈求,聽到你的心志、願望了,但是還沒看著你的受苦心志,他不會作事。你把話撂這兒了,然後人沒影兒了,神會作事嗎?絕對不會。你得多多地祈求、禱告,為這事下功夫,為這事揣摩,然後你就細品神給你擺設的環境,一點一點就臨到你了,神就開始作了,你沒有真實的心白搭。你說「約伯,我可羨慕了,彼得,我可羨慕了」,羨慕管什麼用啊?再羨慕你也不是他,你再羨慕神也不會在你身上作同樣的工作的。因為什麼呢?你跟他不是一類人哪,你不具備他的心志,不具備他的人性,也不具備他追求真理、渴慕的心。什麼時候你具備這些了,神才加給你更多,明白了吧?(明白了。)

你們現在多數人有沒有心志明白真理,得著真理,最後被成全哪?(有。)心志有多大啊?能持續多長時間呢?自己知不知道?(情形好的時候有心志,當不符合自己肉體、觀念的事情臨到的時候,自己裡面受到一些熬煉或有難處的時候,信心就沒有了,然後就會陷在一種消極的情形當中,起初那些心志一點點地就減少了。)這不行,這太軟弱了。你得達到無論臨到什麼環境都不能改變你的心志,那才是真心呢,那是真喜愛真理,真想做這樣的人。有點事、有點難度你就退縮了,有點難度你就消極了,就下沉了,就放棄自己的心志了,這不行。你得有豁出命的勁兒,說「無論臨到什麼事,就是讓我死我也不放棄這個心志,不放棄這個目標」,這就沒有能難住你的了,神就會作事了。另外,臨到什麼事,你都得有這樣的看法、認識,你說「無論臨到什麼事,這都是我達到那個目標其中的一個片段,這是神作的。我有軟弱,但是我不消極,我感謝神給我的愛,感謝神給我擺設這樣的環境,我不能放棄,我放棄等於是對撒但妥協,放棄就等於是毀自己,放棄自己的這個願望、心志就等於是背叛神」,得有這樣的心。臨到任何一個小事情都是生命長進過程當中的一個小插曲,不能讓它攔住你的去路、你前進的方向,不能讓它攔阻住。你可以停止,你可以止步,但是方向不能變。你可以作稍稍的休息也好或者停頓也好,但千萬不要停止腳步,你得有這樣的心志,有這樣的決心。無論別人說什麼,無論別人怎麼樣,無論神怎麼對待你,你的心志不能變。神說:「我不要你了。」你說:「神不要我了,那我也就算了吧。」這是不是窩囊廢啊?神說:「你這人敗壞太深,我厭憎你了。」你說:「神都厭憎我了,那我還活什麼呀,我自己找根麻繩勒死得了!」這是不是窩囊廢?這就達不到目標。現在像你們這個身量,還沒有能讓神試煉的,「神,你試煉我吧」,你們沒有這個身量。你們僅僅是什麼呢?得禱告,「神哪,願你引導我,開啟我,讓我有毅力走下去,讓我有毅力能夠按著我的願望走敬畏神遠離惡的道路,無論受什麼樣的苦,你加給我力量,你能保守我。我雖然軟弱,雖然身量幼小,但是求神加給我力量,求神保守我、恩待我,我不願意放棄」,就得這麼禱告,常常來到神面前禱告。別人嘻嘻哈哈的時候,放縱的時候,你為這事禱告,別人玩的時候你為這事禱告,別人消極的時候你也為這事禱告,別人還在熟睡的時候,別人還睡懶覺的時候,你已經起來為這事禱告了,別人走世俗、貪享肉體安逸的時候,或者隨從世界潮流的時候,你為這事禱告。你看,凡事你都能活在神面前,能約束自己,保持你活在神面前,與神有正常的關係,神能看得見。

神看一個人的心的時候,他不是光用眼睛看,他是給你擺設環境,用手去觸摸你的心。為什麼這麼說呢?就說神給你擺設一個環境的時候,他看你的心對這個事是反感、厭憎、喜歡還是順服,還是安靜地等待,還是尋求真理,你的心是怎麼變化的,是朝什麼方向走的。你心裡的變化,對神給你擺設人事物你心裡的一個心思意念、一個想法,你心情的每一個轉變,神都會感覺得到。雖然你沒跟任何人說,雖然你也沒禱告,你只是自己在心裡、在自己的世界裡這麼想著,但是在神那兒已經很清楚了,一目了然了。你看,人是用眼睛看你,神是用神的心去觸摸你的心,就跟你這麼近,你如果能感覺到神的鑒察,那你就活在神面前了。你如果絲毫感覺不到,你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那你就麻煩了,你不是活在神面前,你跟神之間是向遠的,是遠離的,而不是心貼心靠近的、貼近的,不是接受神鑒察的,那神也知道啊!神太能感覺得到了。所以說,人有心志、有目標願意被神成全,成為通行神旨意的人,成為敬畏神遠離惡的人,你有這個心志,你能常常為這個事禱告、祈求,活在神面前,不遠離神,不離開神,這事你自己清楚,神那兒也知道。有的人說:「我自己清楚,我也不知道神知不知道啊。」這事不成立。這是怎麼回事?只有你自己清楚,你不知道神知不知道,那你與神之間就沒有關係,明白了吧?為什麼說沒有關係呢?你沒活在神面前,所以說你就感覺不到神到底有沒有與你同在,神引不引導你,神是不是保守你,你做錯事的時候神是不是責備你,這些感覺你都沒有,那你就沒有活在神面前。你光自己想,自己陶醉,那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不是活在神面前,你與神之間沒有任何的關係。

人跟神之間怎麼保持關係?靠著什麼保持?靠著心裡的祈求、禱告、交流來保持關係,這樣的關係讓你常常活在神面前,所以說這樣的人他是一個很安靜的人。有些人總在外面做,忙外面事務,一天兩天沒有靈生活他心裡也沒有知覺,三天五天也沒有知覺,一個月兩個月沒什麼知覺,這就是沒什麼禱告,沒有祈求,沒有禱告,也沒有靈交。祈求就是臨到事的時候,你想讓神幫助你,引導你,供應你,開啟你,讓你明白,讓你知道神的心意,知道什麼是真理。禱告呢,這個範疇比較廣,有時候是說心裡話,自己有難處了跟神說說,消極、軟弱了跟神說說心裡話,還有自己有悖逆的時候也要跟神禱告,或者每一天臨到的事自己看透的、看不透的都要跟神說一說,這叫禱告。禱告的範疇基本上就是嘮嗑,跟神嘮嗑,有時是定時的,有時是不定時的,隨時隨地的。那靈交呢,這個比較不拘於形式,也可能有事,也可能沒事,有時候就有話,有時候沒話,這就是靈交。有話的時候針對一個事跟神說一說,你就禱告,沒事的時候就想一想神,「神愛人怎麼愛的呢?神牽掛人怎麼牽掛的呢?神責備人怎麼責備的?神哪,我這個事做得感覺有點錯,如果真錯了你就責備我,讓我知道。」這是靈交,隨時隨地的。有時候坐車,在路上想起一個事覺得心裡挺難過的,不用跪下來,也不用閉眼睛,馬上心裡就跟神說:「神哪,求你在這事上引導我,我軟弱,我勝不過去。」你的心動了,就是幾句簡單的話,神知道了。有時候想家,說:「神哪,我可想家了……」想家也沒有說具體想誰,就是心情不好,跟神說一說。不要跟人說,跟人說沒用,你一跟他說他比你還想呢,一傳染你你就更想了,給你帶不來什麼好處。你跟神說,神就會安慰你,讓你快樂起來,讓你渡過這個難關,渡過這個小小的坎兒,這個坎兒、這個小石頭就不會絆倒你,不會讓你受轄制,也不會讓你盡本分受影響,這叫靈交,隨時隨地的。有時候跟大夥嘮嗑的時候,交通的時候,自己心裡突然覺得有點下沉或者不舒服,趕緊禱告禱告神,隨時隨地的。也可以沒什麼祈求,或者也沒有什麼要讓神作的、讓神開啟的,你就隨時隨地跟神說說話、嘮嘮嗑。你自己時刻得有什麼樣的感覺?就是:神不離開我的左右,隨時陪伴在我的左右,從來沒有離開過我,我能感覺得到。無論是在哪兒,我休息睡覺也好,我吃飯也好,或者是聚會也好,或者是在盡本分當中一天沒有說什麼話也好,我心裡知道神在牽引著我的手,沒有離開過我。有時候坐那兒想一想,這些年這麼過來,一個月一個月這麼過來,自己心裡感覺到自己的身量已經長了,是神在引導著,是神的愛在一直保守著。一這麼想,心裡就禱告:「神哪,感謝你!」就得獻上感謝,說:「如果不是你這樣引導我,憑我這個人太軟弱了,太懦弱,敗壞性情太深,沒法走到現在,感謝神!」這是不是靈交?你看要是這樣的話,人是不是有很多話跟神說?不會出現多少日子跟神都沒有一句話可說,跟神沒話說那是你心裡沒有神。你如果心裡有神,你跟你最知心的人能說的話你跟神都能說,神是你最知心的人。你把神變成你最知心的人,最知心的朋友,最能依靠的、最能靠得住最能信得過的、最知心的、最貼心的親人,你跟神不可能沒話說。你跟神總有話說,那你是不是就總能活在神面前?你總能活在神面前,時時刻刻你就能感受得到神在怎麼引導你,神怎麼保守你,神是如何看顧你的,神是如何作你的平安喜樂給你祝福、給你開啟的,神又是如何責備你、管教你、責罰你、審判刑罰你,這樣你在心裡會很清楚、很明顯地都知道,不會渾渾噩噩一天什麼也不知道,就光是口頭上「信神呢,盡本分呢,也聚會了,每天也看書、禱告」,這些過程都走,但不會是這樣的一種外表的行為。

你們現在知道了,信神最重要的是什麼?人信神如果心裡沒有神,與神脫離了關係,沒把神當成最親、最近、最可信得過的,最能讓你信任的親人、知心人,那神就不是你的神。好了,你們就照我說的這個實行一段時間,你看看你們裡面的情形會不會有轉變。照著我說的這個實行,保證能保障你活在神面前,有正常的光景,有正常的情形。人的情形正常了,在每一個階段或者不同的人事物當中,不同的環境當中,人的表現、流露才會正常,這樣人的生命才會長,才能一點點進入真理實際,明白了?(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