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各類書籍 基督的座談紀要 第九十五篇 什麼是實行真理

第九十五篇 什麼是實行真理

人常常聽道,卻不知道什麼是真理,也不知道該在哪方面真理上下功夫,就是聽到哪兒算哪兒,就像無心菜似的,具體自己追求得怎麼樣了,自己缺少的是什麼,自己應該補足的是什麼,自己的本分盡得怎麼樣了,這些都不清楚,這就是心裡對真理還是模糊的。你要想明白真理,想對真理的各方面、各項真理透亮,那就得在臨到事的時候,在聽到的真理神話上先琢磨:「這條真理我有沒有實際呢?進沒進入呢?這條真理到底指的是生活當中的哪一方面、哪個環節裡的事,哪個環境裡的事?指的是什麼背景啊?」沒事坐那兒就得揣摩,心裡就得裝這些事,就得想。自己想不明白就得在裡面禱讀,跟神交心,來到神面前。大多數人信神心不在真理上,心在哪兒呢?(我感覺是在做事上。)哎,心在外面的事務上,在人堆裡,家長裡短哪,是是非非啊,就在這些事上打轉,在真理的事上人好像總鑽不進去。其實不是鑽不進去,是你心裡沒有,你被事纏住了,裹上了,然後你就覺得「我只要是在神家做事了,盡本分、跑路了,忙活了,下功夫受苦了,那我就是在實行真理了」。其實錯了,你那不是在實行真理。這麼說人好像覺得有點冤枉,為什麼不是在實行真理?因為你不明白什麼是真理,所以你即便是那麼做也有點抱矇,你是在一個混沌的狀態之下,不是特別透亮、特別清晰、目標明確地去做這個事,怎麼做是對的,怎麼做是錯的,心裡沒有這樣的概念。所以說,人做多數事都是奔著那個事去做的,這個事這麼做到底合不合神的心意,合不合真理,是不是合乎真理原則,不知道。你自己都不知道,那你就能確定你是在實行真理嗎?你肯定確定不了。所以一求真,說:「你實行真理了嗎?」「實行了。」「那你做什麼了?」「前天我到那兒為神家辦了一件事。」那是事務,也算盡本分,但那是出力的本分,跟真理的關係就是你守住真理的外表了,沒有具體這個事是怎麼做的這個細節,不是心裡明確地知道「這是在實行真理,可不是我憑著自己的毅力或者好心,或者是有別的什麼目的去做的,不是盲目的,是準確地做事」。人做多數事不精確,沒有目標性。

實行真理是怎麼回事呢?你做一個事的時候,同樣完成一個任務,盡一項本分,就這個事而論,怎麼做是在實行真理呢?怎麼做是沒實行真理,跟真理無關,雖然也是在盡本分,但是與真理關係不大,只是一種好的行為,也可以算作是善行,但是離實行真理還有距離?這個有區分,這就得看什麼呢?你在做這個事的時候,就是在守一個範圍、框框:一個是不讓神家利益受虧損,這個你達到了;另外一個,多跑兩趟,沒有按時吃飯,受點苦,你也達到了。如果不嚴格要求的話,在你的本分上你做的也可能合格了,但是還有一個,你做這個事的時候裡面有哪些敗壞性情,就是臨到這個事的時候你有哪些想法,有哪些神不滿意的東西,你有沒有挖掘出來,你發沒發現?就是通過你盡這個本分、你做這個事,你對自己有沒有一個新的認識,在這裡找沒找著真理。這個很少,是吧?(很少,我感覺有時候就是很淺顯的認識,「我狂妄了」,就完事了。)那你多數時候都是公式性的認識,再深的沒有。(是的。有時候本分盡著盡著突然安靜下來的時候感覺裡面是空的。事也做了,但是怎麼就有空的感覺呢?)這就是沒得著。不嚴格要求的話,你做這事也沒有什麼大錯,大的原則沒觸犯,也沒有主動地去做壞事,也沒有主動地坑誰騙誰,外表看沒錯,沒錯就等於合真理了嗎?這個「沒錯」不等於合真理,不等於實行真理,這是有距離、有區別的。那什麼叫沒錯啊?(原則方面沒有大錯,但像剛才神說的,做事的時候我們裡面流露了什麼敗壞,這方面揣摩的很少,也沒有更深地去認識,所以跑跑就空了。)對,跑跑就成賣力氣了,就成出力了。所以說很多人信神,信著信著,「一開始沒打算這麼信,信信怎麼就成出力的了?」「出力的」言外之意是什麼呢?那就成效力的了,成工具了。為什麼這麼說呢?為什麼成效力的了?你願意這麼效力嗎?你信的時候沒打算來效力,你就打算「我得好好信,我得明白真理,最後我得上天堂,最起碼我不能死」,信著信著就說「我得敬畏神遠離惡,我得順服神」,但是信著信著不知不覺怎麼又成了出力的呢?這就是在神所給你擺設的環境中,在你盡本分期間,你總不能進入真理,你總是在用出力來代替盡本分。所以盡著盡著本分,等你冷靜下來一想,「這段時間得什麼了?」想想,「出了兩趟遠門,差點出一次危險,神保守了,感謝神!」看見神保守了,這算認識嗎?細琢磨琢磨,「這算什麼真理呢?對神有點經歷?對神有點信心?這些事很平常啊!」就是不能觸動你讓你對神的信加深,對神的信心加深,然後讓你對自己,對自己的本性、實質、人性品質,對自己的身量有更準確、更深刻的認識與評估,沒有這些。那你回頭再想一想你做的這些事,到今天為止你這段時間有沒有長進,就是在真理方面、真理實際方面有沒有長進。如果一想起來,「這些日子做的事是不少,但是得著的東西很少」,那你這段時間沒有長進。

如果人這個期間是在實行真理了,他會不會有長進?肯定有長進。他如果說「在積極方面,認識神的真理太深,我還沒夠上,這個功課沒學到什麼,但是在消極方面我知道了,神所揭示的人的敗壞性情、人的實質,人與神敵對的實質、對抗的實質,人的邪惡本性,人的詭詐,還有神揭示的人內心深處更深的東西,原來沒有對上號,現在發現了,對上號了,心靈裡有一些深深的感性認識、小小的感覺了」,這就是長進。你一有這些感覺,等你靜下心來細揣摩、細琢磨的時候,就發現:「我還以為我這個人信神根基挺牢的,沒想到那次發生那個事心裡還會那麼想,神揭示人的沒錯,我阿們神的話,神的話真是真理,說得太對了!」人沒發現這些的時候就覺得「誰背叛神我都不能,誰離棄神我都不能」,通過那一個事、一個心思意念突然感覺到「自己這個人太不可靠了,需要神的看顧保守,人真不能離開神的看顧,人能走到今天純屬神的恩待、神的憐憫,人沒什麼可誇的」。你有這樣一個感觸,那是經歷來的。那這個經歷是嘴說出來的,還是別人灌輸給你的?是你自己心思裡能感覺到、品出來的,這是細節的東西。這個細節的東西,這些最深刻的東西,在你這一生的信神生涯當中,只能讓你在這個基礎上越來越進深,不會磨滅掉的。這就是出自你自己內心深處的,是你得來的,這些東西深刻,太深刻了!你得著這個比得「愛神唄」「相信神主宰一切」這些空話、大道理是不是實在?你有這樣的經歷,心裡有這樣的體驗,你就會對神、對神的話、對真理有一個渴慕的心,就激發你去實行真理,去寶愛神的話,會讓你跟神的關係近一步。但你要是總講那些空話,守點規條呢,你跟神的關係就總是保持在一定距離,不會近。跟神之間的關係沒有改進,沒有改善,這就證明生命沒長,裡面的情形沒有改善。

人實行真理是什麼標準呢?說這個人有真理實際了,那有無真理實際是什麼標準呢?就是看你臨到事,你心裡對神是什麼態度,對你自己有沒有一個準確的或者進深一點的認識、衡量。臨到事總是那些字皮、大框,一看這人就沒有真理實際。沒有真理實際的人臨到事能不能實行出真理來?實行不了。他也有可能說:「這事臨到了我順服神唄!」那這個事你為什麼要順服神?原則是對了,你的行為也可能是順服你內心深處對這個事你自己衡量、定規的一個作法,說「怎麼做?順服神」,其他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做,但是你禁不住自己心裡總想,「這是怎麼回事呢?」總誤解,不理解,「神那麼作不對呀,順服,順服」,一個勁「順服」。你是順服了,但是你的性情沒有變,你是在守規條,不是在實行真理。你得把你活在敗壞性情中的那個情形扭轉過來,說:「這事我看明白了,我理解神的心了,我知道神為什麼要這麼作了,我就是受苦,我軟弱,我跌倒,我爬不起來,我難過,我哭,我也要順服神;因為我知道神作的是好的,神作的都是對的,神不會作錯事。」這跟那個有口無心地說「順服神唄」不一樣。那個「順服」外表是沒做什麼,但是心裡翻江倒海的,誤解、埋怨一堆啊!這事在他裡面其實就是一個隱藏的癤子,雖然外皮是好的,但裡面是病,早晚得爆發。這種「順服」你不管順服多少年、多少回,最終你對神還是沒有真實的信,也沒有真實的理解。這是什麼意思呢?就是你守規條地這樣順服,不管順服多少回,那僅僅是個規條,你的敗壞性情沒有變,沒解決。你得通過臨到的事讓你對自己的敗壞性情有認識,對神所作的有理解,有認識,有體諒,然後能達到真實地順服,就是心甘情願地順服。能達到這一層,這才是真實的性情變化呢!

舉個例子,神說:「你去買把刷子。」你說:「要什麼樣的?」神說:「要羊毛的。」你一琢磨,「行,我去買。」心想:「羊毛刷子哪裡有賣的呢?現在羊毛刷子都絕跡了,非得買羊毛刷子嗎?讓買羊毛刷子我就去買羊毛刷子。」不理解為什麼要買羊毛刷子。「讓買就買吧,反正到處找吧,得順服啊!」找了半天,豬鬃刷子看著了,棕櫚刷子也看著了,塑料刷子也看著了,鋼絲刷子都看著了,就沒看著羊毛刷子。琢磨琢磨,「讓買羊毛刷子,這也沒有啊!同樣是毛刷子,買個豬鬃的完事了。」這是不是也順服了?讓買就買了,過程走了,東西也買了,雖然名不一樣,一個是羊毛刷子,一個是豬鬃刷子,沒買到羊毛的,說因為沒有賣的,就買回來豬鬃的。為什麼要羊毛的,你得尋求一下,這事你得過心哪,說:「現在市面上好像是沒有賣羊毛刷子,如果買不到,我買豬鬃的行不行呢?如果豬鬃的也買不到,我能不能買塑料的?要是塑料的也買不到,同樣都是動物毛做的,我買雞毛的行不行?」你得先尋求一下,這叫過心,走心。你沒那個心,只知道要羊毛刷子,你琢磨琢磨,「買羊毛刷子,到哪兒能買到呢?」你心裡嘀咕,這是敗壞性情。外表順服,是聽話了,腳步也沒停止,也沒有任何疑問,但是你心裡有抵觸、有疑問、不理解還不尋求,這就是悖逆性情。你不理解你可以尋求,神說了不讓你尋求嗎?沒有吧?神說在神那兒都是公開,都是顯明,沒有什麼隱藏的,神能隨時隨地供應你,沒什麼你不可以問的,也沒什麼向你隱蔽的,你可以尋求。那你為什麼不尋求呢?你在心裡嘀咕什麼呀?這是不是敗壞性情?這就是敗壞性情,神解決人的敗壞性情就是要解決這個。你首先得想到:這個事我心裡想的跟神要的那個東西怎麼就合不來呢?我心裡怎麼就不理解呢?不理解正常,因為不懂嘛!「神說的事我聽到了,聽到之後也不能完全理解神的意思,那我就得問問。」這一問,是不是有順服的態度了?首先第一步,有順服的態度了,不是「我不懂,我不理解,我也不反抗,我不在自己心裡下定義,但是我用一種別的辦法代替,我糊弄」,而是「我不明白神是什麼意思,那我問問」。這一問,態度就對了,心對了,證明這事你過心了,你走心了,你是用心來對待神給你的託付、交代你辦的事。神知不知道這事?(知道。)神就看你這一點,說你這個人誠實。誠實表現在哪兒呢?不明白你不抵抗,不反對,而且能尋求,你不用自己的主意代替神的意思,也不在背後自己琢磨來代替神的意思,你有尋求的態度,有尋求的心,而且有忠心,有認真的態度來對待神的託付、神交代的事。然後神說了:「羊毛刷子刷一般的東西不起電,羊毛還柔軟,刷比較柔軟的東西,羊毛衣服之類的,它不傷害這些織物;豬鬃的呢,太硬;塑料的呢,起電,會傷害羊毛衣服。」神這麼一說,你一聽,「哦,原來是這麼回事,那我一定得買羊毛的。要是沒有我就不買,等什麼時候有了我再買,這一段時間我就找,在哪兒碰上了我就趕緊買,這樣行不行?」神如果說「行」,你是不是把神的意思摸準了?但神如果說「不行」,你該怎麼辦呢?你就得繼續尋求,「如果現在真的沒有,那我該怎麼辦呢?」神是不是會給你答覆?神會給你一個原則,絕對不會跟你打啞謎,他會告訴你說:「如果現在沒有,那你就慢慢找,什麼時候找到你就什麼時候買,買到為止。從現在開始你就一直找吧!」這話是不是告訴你了?這每句話都是你該實行的路,就是給你路了,你就不用摸索、猜測了。第一步,為什麼要買羊毛刷子?原因清楚了,這是你尋求來的,是你用心尋求、用心問得來的結果,你有答案了,明白神的意思了。第二,如果買不到羊毛刷子,還要不要買?再尋求一下,尋求後神說「現在買不到就可以等,你四處轉轉,各處看看,如果在哪兒碰著了,都可以買」,你又明白了,又有了一條實行的路。首先,神說這話的原意、出發點、目的是什麼你心裡明白了,你知道神的心了。再一個,神要的這個東西得什麼時間買來,如果沒有賣的可以等,神的這個意思你又摸著了。這兩條是不是足可以讓你能夠真實地、準確地順服神的意思?這就可以了。另外,你如果再有心的話你得問問:「神,如果我碰著一個,挺難碰的,但是質量不好,咱要不要啊?」這是不是你該尋求的?神說:「質量不好也行,也比豬鬃的強,也比塑料的強,最起碼它是羊毛的。」你是不是又尋求到神的意思了?你尋求到這兒,你是不是都在用心?這些事是不是都是用心揣摩來的?你要是不用心呢?「去,買個羊毛刷子。」「行!我去買。」起身就走了,沒心沒肺,到那兒一看沒有賣的,「買個豬鬃的給你就完事了。」這是什麼性情啊?(應付糊弄。)應付糊弄,悖逆神,拿神的話不當回事,還用自己的意思來代替神的意思,用自己的心思來揣測神的意思。最後還說什麼呢?「哼,買回來豬鬃的還不願意,非要羊毛的,真難伺候!我都給你買了,你還……怎麼這麼難伺候呢?」最後神說你這人沒順服,你心裡不願意了,「怎麼就沒順服啊?這一趟跑得多累、多辛苦啊,找了多少個地方,你還不理解!」誰不理解誰啊?這就是受造之物該做的。你接受神的託付,接受神交代你的事,每一步你該怎麼做,你心裡如果沒底,你就像傻子似的,像動物沒腦子似的,就那麼抱矇去做,最後你還說:「神交代什麼事我都做完了,都沒有人意摻雜,讓我做什麼就做什麼,我可聽話了,我從來就不誤解神的意思,我也不會糊弄應付神,我可愛神了!」神說:「你的順服在哪兒呢?」你沒有順服神的這些具體表現,是吧?

現在明白什麼叫實行真理了吧?就拿順服神這個事來看,什麼叫實行真理?(神作一個事不合我的觀念的時候,首先我不站在自己這一邊說神為什麼會這樣作,而是摸神的心意,有難處我再尋求一下,多問一些人。)哎,你進入這些實際了,你就有順服神的實際了,不是你聽到一句話就照著這話去做了,沒有這些細節,那是規條,那僅僅是行為。你能聽完就去做,你的行為可以說在信神的人當中比較規範了,就是你的行為在外人看比較規範了,但是在神那兒看,規範不等於實行真理,不等於有真理實際,就這個區別。人是不是就缺少這些具體的細節,就沒有這些具體的東西?多數人實行真理就是停留在術語、字面、理論上,停留在這幾方面,然後一段時間講什麼、時興說什麼說道說道完事了,不往裡鑽。不往裡鑽你怎麼能進入真理實際呢?真理是神話,實際那是人活出來的東西,是活出的真理、活出的神話,那叫神話實際。在你身上有細節了,有活出了,這就是真理實際。你活出真理實際了才叫實行真理,你沒活出這些真理實際不叫實行真理。好比說廚師,戴大高帽、穿廚師褂的都是廚師嗎?上了廚師學校的都是廚師嗎?(不是。)那什麼人叫廚師呢?(真正能做出好菜的人。)做出好菜不見得非得在餐館,在家裡能做一大桌子好菜好飯、名菜名飯的也叫廚師,是吧?一說廚師,那不是你下個定義他就是廚師了,所謂廚師——戴白色的高帽、白色的圍裙,然後會顛大勺,會掌握火候,會案板功,那不是定義出來的,是吧?我們不定義什麼叫廚師,有的人不戴大高帽,也不穿廚師服,但他能用這些材料,肉啊,米呀,麵呀,菜呀,各種水果呀,做出一桌豐盛的飯菜,讓那些願意吃的人、餓的人一看就有胃口,吃完之後誰都說做得好,一般人做不出來,不是家常便飯,這是廚師做的,出自廚師之手,這才叫廚師呢!廚師是定義出來的嗎?(不是。)那你實行真理是你自己定義出來的嗎?(不是。)神就看你在經歷神話的過程當中,你在神話上有沒有個人的進入,然後在你個人進入期間,你對神的這些話有哪些體驗,有哪些經歷,達到哪些認識。如果你覺得你很有認識,很有經歷了,你覺得你有真理實際了,那有一條檢驗標準,就是你信神這個期間,到現在為止,你與神之間的關係正不正常。什麼叫與神的關係正不正常呢?就是當你臨到最大的患難、試煉的時候,你對神的信是真實的還是假的,能不能經得住考驗。就這一條就把你是不是實行真理的人檢驗出來了,還用別的嗎?不用。就檢驗人對神的信、人對神的信心,不用檢驗別的。說:你心裡對誰最掛念?有的人說「我對我媽最掛念」,有的人說「我對我兒子」,有的人說「我對我媳婦」,還有的人說「我對我家那條狗」。你最喜歡、最疼愛、最關心的人或者你至愛的東西,如果神擺設一個環境,你看出神的意思是要剝奪走的時候,你是什麼態度?不是光說「神哪,你作得都好,我感謝讚美你」,這不夠,這是幾句話就能過關的事嗎?他就剩一口氣了,你就這幾句話能過得了關嗎?過不了關,你心裡翻騰啊!「他死了我就不活了。」「那你還信不信神了?」「他死了我也不信神了。」這就完了。「他死了我就不活了,他死我也跟他一起死,我沒有他不行!」完了,你徹底被顯明了。你是什麼信哪?他死了你就不活了,你連神都不要了,那神還是不是你的神了?原來你不要神啊,你要人不要神!這不就試驗出來了嗎?那你平時說的那些話在哪兒呢?那些實際在哪兒呢?沒變成你的身量,它主導不了你臨到事時對神的信。憑這事就檢驗出來了,你這個階段對神的信是口頭上的,心裡沒有,沒扎下根。人信神最怕的就是這個,什麼道理都明白,但是對神沒有絲毫真實的信心。為什麼沒有呢?就是你在信神的這個階段,你聽來的、你得來的、你看到的、你經歷到的沒變成你的實際,沒使你對神的信心更加增,也沒使你對神有真實的認識,也沒使你確認神確確實實是存在的,神主宰人類的一切,主宰人類的命運,這些異象你都沒有。你沒有這些異象,你的根基就不牢,臨到個事,有陣小風就把你吹垮了,有陣小風就把你吹晃了。

實行真理重要不重要?人對神真實的信是怎麼來的呢?(經歷出來的。)怎麼經歷出來的呢?(就是每一次遇到這些小的事情,人有一個尋求的過程,然後慢慢去認識神,經歷多了,慢慢積累起來對神就有一個真正的認識了,就不是口頭上的,而是心裡看見的,一步一步這樣經歷出來的。)就是你心裡相信口裡承認的那位神住在你心裡了,別人拿不去了。就像約伯一樣,他那些朋友說「你犯罪了,你得罪神了,你趕緊求耶和華神赦免你吧」,他怎麼說?他不那麼認為,他為什麼不那麼認為呢?就是他在這幾十年的人生經歷當中,他對神的認識不是「神是祝福人的神,神就是給人憐憫的神,神從來不剝奪人」,他不是這樣的認識。他經歷的是,神也能剝奪你,也能賜給你,賜給你的同時有時還要審判刑罰你,有時還要責備管教你,責打你,懲罰你,就是神在人身上作的不是人用頭腦或者思維想像能定規的。所以他在幾十年的生活當中就總結出來了:「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伯1:21)就是神無論怎麼作,無論好事壞事,好事是神作的,壞事神要是不許可撒但也不敢做,有神的主宰你別怕,你在神的手中,人沒什麼可怕的,就是你落在撒但手中沒有神的許可撒但也不敢動你,說白了你落在撒但手中也是神主宰的。他認識到這個程度了,所以神怎麼作他都沒怨言。就是說,世界上各種妖魔鬼怪,這個靈那個靈或者天使,都不是神,誰主宰萬有呢?誰主宰人類,主宰一切呢?神,土話講就是神最大。就是人的家庭,人的窮富,過得安逸還是痛苦,日子過得怎麼樣,人這一生壽命長短,都在神的手中,這方面約伯體驗得太深了。為什麼他體驗太深了呢?他這一輩子臨到事體驗這方面不是一次兩次了,體驗太深了。就是每一件事他能認識到是神主宰的時候,每一件這樣的事臨到都讓他刻骨銘心,讓他深刻地體會、感覺到不是偶然,不是出於人意,不是出於撒但,是神作的,人別埋怨。

不埋怨怎麼實行啊?(臨到事的時候最起碼先順服下來。就拿約伯來說,雖然這次神給他擺設的環境他不明白神的心意,但是他有一顆順服的心,因為在原來那些經歷當中他看見了神。雖然很痛苦,熬得也挺厲害,但他就有一顆順服的心,他不去論斷,也不去抵擋,先接受過來,同時他也在尋求。)他體驗到的是什麼呢?「神至高無上,神智慧,不管神怎麼作,你就是知道神以前作過這類事,但這次神在你身上作是什麼意思你別論斷,你不知道神的美意是什麼,你就尋求、等待然後順服,這是最好的實行辦法、實行路,否則的話過後讓你蒙羞加慚愧。」約伯對這些事體會得太深了。你如果總誤解神,這些東西你就得不著,你得不著你跟神的關係就向遠,你總誤解那肯定向遠了,不會有理解,沒有理解就沒有真實的順服,沒有真實的順服你永遠達不到真實的認識。神說話,神作工,神在你身上無論付什麼心血代價,無論給你擺設什麼樣的環境,最終是讓你認識他,你認識他,你跟他之間的關係就越來越近,越來越正常。神不是平白無故作一個事,沒事拿誰解解悶。就像彼得說的,無論神拿人當玩物也好,或者怎麼樣也好,神都沒錯,這話怎麼來的?(彼得也是在經歷當中看見的,就是類似於約伯認識的,不管神怎麼作,神的心意都是好的。)有時候人體會不到這層好,那怎麼辦哪?你得等待,認識。約伯、彼得他們雖然是在不同時期、不同背景,經歷的事不一樣,說的話、語言不太一樣,但是他們的實行路都是一樣的,他們的實行方式都是一樣的,他們臨到事裡面對待神的情形是一樣的,只不過是用不同的語言表達出這層意思來。最終讓後人看到的是什麼?就是你實行順服就對了,實行順服同時去尋求、等候神給你的意思,別著急,首先得有這個情形、這個態度,這就對了。你要是一臨到事,火急火燎的,跳腳拍大腿,「這事可是神作錯了,我就不理解呀!這事是神拿人不當人待,我可不能順服啊,這不合情理,說不過去呀!」人的頭腦、觀念、想像都來了,那你還配讓神在你身上引導你嗎?順服不是說說嘴、講講道就完事了,也不是表點心志、克制克制就過去了,不是那麼簡單。你順服神,到最終你的結果、收穫是你對神有認識了,對神給你擺設的環境有理解了,有真實的體會了,就是你理解到神那份心了。神的什麼心?神的良苦用心,神恨鐵不成鋼。神不想讓你活在敗壞性情當中,神想讓你脫離敗壞性情,不得已用這種方式,扒你的皮,抽你的筋,審判刑罰你,對付修理你,責備你,管教你,甚至在人看神作的不近人情,玩弄你,你怎麼辦?你在神這樣作的時候,作這樣的事的時候,你都能理解到神的那份良苦用心就行了,你有真實的順服了。

約伯怎麼理解這事?「耶和華神給我的他要奪走,他是神哪,他想奪就奪吧,反正我的東西都是從他來的,他不想給我了他有權力奪走,因為他是神,他有這個權力。我沒有任何資格說不,我沒有任何資格說拒絕,因為我的一切都是從神來的。」他是這麼認識的,他也是這麼做的,他也是這麼經歷的。他當時是這麼認識的,他的決心是什麼呢?「我得理解神,我得做有理智的事,做有理智的人,這一切都是神賜給的,神什麼時候拿走神隨便,我不能講理,我講理這就是悖逆,我拒絕這就傷神心,這就不是真正的好人,不是真正的受造之物。」結果怎麼樣?他當時是這麼實行的,他這麼實行給他帶來的作用、成果是什麼呀?其實真正的結果不是變得更富有了,牛羊比以前更多了,兒女比以前的更漂亮了,這是神捎帶著給人的恩典,真正神讓人得的就是通過這個事你對神更理解了,你與神之間的關係更近一步了,更貼近神的心了,神再作什麼事你能理解了,你不說悖謬的話了,不說僭妄的話了,不說傷神心的話了。這是不是就擺脫敗壞性情了?這就徹底變了。(本性裡面的東西就控制不了自己了。)控制不了了,你就不歸它管了,你歸神管了,因為神怎麼作都能擺弄得了你這個人了,你就是神的人了。當時約伯就有這樣的情形,有這樣的態度,加上他這麼做了,進入這樣的實際了,最終神向他顯現了。神向他顯現,不管是給他正臉還是背影,他對神的認識是加深了還是變淺了?(加深了。)肯定是加深了,不會倒退的。那你說人能看見神,就是從原來傳說中風聞有神這個隱隱約約的「好像」「是不是呢」這個心理到人看見神,確立、確認神的存在,跟神給人的恩典相比,哪個對人來說更是祝福呢?(看見神更是祝福。)這是肯定的。人信神不明白真理的時候就總覺得什麼呢?「神保守我,神恩待我,神高看我,神在眾人中間提拔我,神還祝福我全家都幸幸福福的、快快樂樂的、平平安安的,然後我這人到哪兒還會講道,別人都羨慕、佩服……」人想得這些,他就不知道什麼是真東西,什麼是神要賜給你、加給你的,就求這些外面的東西,求來求去怎麼樣?離神越來越遠。得不著對神的認識,那你跟神的關係就不會像達到認識神了那麼近,是吧?

實行真理、進入真理實際的過程其實是認識自己的過程,是脫去敗壞性情的過程,也是與神面對面打交道處事的過程,同時也是認識神的過程。你說你實行真理了,但是你怎麼沒認識神呢?你跟神之間的關係怎麼沒拉近呢?你說你每天磨磨叨叨的,總跟神交心哪,禱告啊,那這個階段你有沒有覺得你跟神之間的關係近了?你有沒有覺得你對神的信心加增了?你有沒有覺得你這段時間對神的理解多了,埋怨少了,誤解少了,悖逆少了?如果你覺得好像沒有,還是原來那樣,那你就沒實行真理。(一段時間得這樣反省,衡量一下自己到底這段時間有沒有這樣的變化,心裡對神有沒有認識,如果沒有,那就說明這段時間根本就沒有實行真理,沒有跟神交往。)這是虛度了,盡出力了。(人不追求真理,無論怎麼盡本分都是效力。)那是你的選擇,你走的就是這個路,不是誰讓你去效力,誰讓你賣力氣,誰不讓你實行真理,那是你自己的選擇,你走的道路就是那個道路。有人走的門你不走,你偏走狗洞,你從狗洞裡出來,人說:「你是狗。」「你罵我!」這不是自找的嗎?人不實行真理,不追求真理,不由自主就變成效力者中的成員了,大夥就是攜起手來共同效力,奮發圖強,自力更生!

人實行真理就是這麼費勁,走走就效上力了,好不容易有一點成果、收穫了,人不知道又走到哪兒去了,就偏了,又效上力了,效上力自己還不知道呢!所以一段時間就得反省反省,審察審察,然後在一起交通交通,你這段時間收穫什麼了,我這段時間收穫點什麼。你說:「我裡面對神的誤解還不少,還沒有解決多少。」他說:「我這段時間覺著好像對神的心理解一點了。」「怎麼理解的呢?」「神讓人受苦這是好事,以前我就怕受苦,一說受苦我身上雞皮疙瘩就起來了,就想躲,就想逃,現在就覺得受點苦好像人就安靜一些,人能安靜在神面前,就不容易浮在外面。受苦是好事,所以神就總給人擺一些苦難的環境,神的目的、神這樣的用心我好像理解到一些,感覺到一點了,知道神作得好。」就得這麼交通,交通交通就有收穫了。幾個人在一起沒事交通誰誰誰又不好好信了,誰誰誰這段時間光景不錯,交通這些能不能得著東西?家長裡短、是是非非這些事,容易讓人產生口角的這些事,說完之後大夥覺著這段時間沒白過,這一會兒好像挺充實的,似乎也是講了信神的事,講了神家的事,但是有點不對勁,心裡怎麼不踏實呢?就得學著往真理上交通,往真理上悟,往真理上夠,夠著夠著聖靈就作了,就開啟了。你把自己生命進入方面缺少的,或者自己認為應該做的,變成負擔放在心裡,惦記著這事,走到哪兒,看見張三了,你看他好像能明白點兒,就問問他,跟他交通交通這事,這樣你不就得的多了嗎?你總也不提,沒事就跟人在一起拉家常,拉完家常之後得點什麼沒有?「管他得什麼沒得什麼,反正這會兒沒閒著就行了!」(很多時候我們談工作就是做個事,跟大家討論,討論完就完事了,我們也沒有什麼生命進入。)你們多數時候不會交通,其實談工作的時候也能談生命進入的事,說:「對這事我當時是那麼想的,但是覺得自己做這方面沒經驗,確定不了怎麼做,我就沒說,我就耍小心眼了,這是詭詐,對工作不負責任,我認識到這一點了,以後我得改。」人一聽,「你還會這麼交通呢,那我也學著跟你敞開敞開我自己。」他說:「當時我覺著我那麼做就對,你就得聽我的,你不聽我的聽誰的呀,你不如我,你就應該聽我的。我這是狂妄啊!」這不就交通了嗎?交通工作也不耽誤交通生命進入的事。

你們經歷一些事以後,在這些事當中看見什麼,認識到什麼,自己裡面有什麼經歷、認識,把這些記錄下來,記錄下來以後沒事自己就琢磨,揣摩揣摩,有時候就在這個記錄當中發現有神的開啟,在這個開啟的基礎上再揣摩。你得學會做靈修筆記,按著正規的文章寫,別頭一句腳一句的,想起什麼說什麼,你得讓它成文章,自己學會修改自己的文章,規範自己的語言,使文法、格式都正規。慢慢地,通過小的日記日積月累,你寫的就越來越成文章,慢慢你就能寫大文章了。人不會寫文章,說話是成問題,你不會寫文章你就不會思考,不會揣摩,你不知道怎麼表達。因為寫文章的時候,人有心思、有時間去揣摩一句話在文法上還有在思想表達上應該怎麼表達,他是花時間、用心思、有細節地對待這個事。說話不用這樣,說話就是信口開河,心裡想什麼就說什麼,大腦過濾一下成語言就行了,要求不嚴格。寫文章就要求嚴格,結構、邏輯還有思想、文法都需要嚴格地要求,所以說你在這方面越操練就越有長進。你就從小文章開始寫,慢慢就會寫大文章了,慢慢就會寫劇本了,有文化、有點寫作基礎、學過寫文章的應該都能達到,就看你用不用勁。你沒用勁,在這一方面你沒有收穫,就是空白。就像學做飯,一般的人都是從最簡單的西紅柿炒雞蛋開始的,在鍋裡放點油,油熱了一打雞蛋,「嘩」炸起來了,熟了之後一嘗,沒鹹味,再撒點鹽,下次就記住了,打雞蛋的時候就把鹽放進去。慢慢地,你會做的就不光是西紅柿炒雞蛋了,蔥花炒雞蛋,雞蛋溜豆腐,會的越來越多,慢慢青菜也會炒了,就在乎操練。你下點功夫,一年兩年就有收穫了。

寫文章其實不難,因為什麼呢?你如果把文章寫得像繡花一樣,那就不是文章了,首先你的出發點就不是對的。你得先想到寫文章就是說心裡話,心裡有話想說,不知道對誰說,你就按著自己的意思一層一層地把它寫出來,寫完自己一看,「這句話不對,和那句話顛倒了,那句話應該放前面」,慢慢地次序就越來越順了。文章的語言結構、語言風格那就是實話實說,一開始最簡單的就是寫大白話,這沒什麼難的。人總把寫文章當成好像是什麼高科技,其實不是,這沒什麼奧祕,你寫得多了,你在書面上會表達,慢慢你的口語也會越來越加強,越來越精煉,越來越有邏輯性、有哲理。這樣你心裡想的東西、你頭腦裡想的東西你就會以書面形式的方式用嘴表達出來,變成口頭語,人一聽還清晰、明瞭。紙上的功夫得先過關。哪方面都得下功夫,不下功夫沒有收穫。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基督的座談紀要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國度福音全能神經典話語(選編)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聽神聲音看見神顯現

    跟隨羔羊唱新歌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事奉之路

    全能神教會歷年工作安排精要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得勝者的見證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講道供應文選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