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的座談紀要

目錄

第九十六篇 談談和諧配搭

在神家盡本分與外邦人做事完全不同,這不同之處在哪兒呢?弟兄姊妹在一起心靈相通,一交通真理,心平氣和的,用誠實的心在一起交通,幫助對方,亮相自己,或者在對方的難處上尋求,爭取在外表上和心靈上都能達到合一,不揣自己的心事。別揣小私心,目標向著一個方向,達到合一,別藏小心眼,別偷奸,別耍滑,這樣聖靈就作工,你做事就有效率。一般人看不透這個事,不用這種方式來經歷,來尋求獲得聖靈作工的路途,人就感受不到聖靈作工的方式、聖靈的開啟。這是不是與在外邦人中間幹工作、與人相處、與人共事的不同之處啊?(是。)外邦人都尋求什麼呢?他們的遊戲規則,他們的做事原則、處事方式是什麼?外邦人的處事原則、方式就是各揣心腹事,一人一個心眼,最要好的朋友也是一人一個心眼,不往一處使勁,倆人是哥們兒也不行,臨到利益呀,臉面哪,地位呀,名望啊,都往各自的方向使勁,各使各的勁,各揣心腹事,誰跟誰也不是一個心眼,這樣他們做事就很難走對、走遠。為什麼一個團體做事,做做做,最後就散了呢?沒有做成事的,沒有長遠的,做著做著就做不下去了,走著走著就走不下去了,這就是人本性的難處。你們如果也那麼做事,那你們也做不長。

要想在一起盡好本分,達到滿足神的心意,首先一條得學會和諧配搭。配搭的時候你就琢磨:什麼是和諧?我說話跟他是不是和諧?我心裡想的事跟他是不是和諧的?我這個作法跟其他弟兄姊妹是不是和諧的?就琢磨怎麼是和諧。和諧,有時候有忍讓,有包容,但是也有堅持立場,堅持原則,不是和稀泥,不是做老好人,不是中庸之道,更不是討好哪個人,這就是原則。你找好這幾個原則,你做事不知不覺就行在神的心意上了,就活出真理的原則了,這就達到合一了。人跟人之間相處如果憑著處世哲學,憑著觀念,憑著己意,憑著慾望,憑著私心,憑著自己的本事、恩賜、特長、能耐、小聰明、頭腦,這樣在神面前就沒法達到合一。因為什麼呢?人是活在撒但的敗壞性情裡做事,沒法達到合一。沒法達到合一最終的後果是什麼?神不作工。神不作工,人憑那點小能耐、小聰明,那點特長,學的那點知識、本領在神家很難施展,很難行在神的心意上。很難施展的原因是什麼呢?就是你總也摸不到實行真理的原則,總也摸不到做這個事的原則,就是你現在所盡本分的原則你總摸不到實質,總摸不到根源,你不知道怎麼做是合神心意的,不知道怎麼做是神要的,是神喜悅的,你摸不到這裡的實質,這樣盡本分就失敗了。

比如兩個人有時候因為一個原則性的問題發生爭執,有不同的看法,產生了不同的意見,這個時候怎麼辦?這個問題是不是常常出現哪?這是正常現象,因為人的頭腦啊,素質啊,見地呀,年齡啊,閱歷呀,都有不同,再說人與人本身腦袋裡的東西就不可能是完全一致的,出現不同意見,出現不同看法,這是很常見的現象,這是太平常不過的事了,不要大驚小怪的,關鍵的問題是什麼呢?臨到這類事你怎麼配搭?怎麼尋求能夠達到在神面前合一,讓意見統一?意見統一的目標是什麼呢?就是都尋求這方面的真理原則,不按你的意思,也不按我的意思,咱尋求神的意思是什麼。這是不是路途?這就是路途,只有尋求神的意思是什麼,神要求的原則是什麼,這樣才能達到合一。否則的話,偏向你,他不願意,能不能達到合一?按他那個意思,你心裡不舒服,你彆扭著,你不能完全看透,心裡放不下,「這麼做怎麼樣呢?合不合適呢?」你心裡不踏實,你覺得要是不爭一下在神面前交不了賬,要是爭,又覺得自己「這是不是替自己出頭啊?是不是爭面子呀?是不是爭地位呀?」總覺得不合適,前也不是,後也不是。這種情況就該尋求真理了,尋求什麼是原則,什麼是神要求的標準。你尋求到神要求的標準了,跟他一交通,他一聽,「是,我這個還欠缺點兒」,你琢磨琢磨,「我自己這個也不怎麼樣,還是他那個好,他那個接近神的要求標準,行了,我也沒別的說法了,我這個意見有點偏,有點淺,那我放下,我放棄,我順服。還是他那個好,他那個再加點東西,再稍微變一變基本上還可以,咱們就按他那個,以後從他身上,從他這個作法上咱學點東西。」你看,你是不是偏得一份啊?他獻出一份,然後你是不是得著了?你還享受個現成的,這叫神恩待,你是偏得。你以為怎麼得呀?非得腦袋一想,「哎,這是聖靈開啟」,這是偏得?別人有一個意見或者有一個亮光交通給你,或者按他那個原則去實行、去做了,然後你看到了,你認為不錯,這就不是得著了嗎?這也是。本來弟兄姊妹在一起配搭就是一個取長補短的過程,你用你的長處彌補他的短處,他用他的長處又彌補你的不足,這就叫取長補短、和諧配搭。只有和諧配搭,人在神面前才蒙祝福,這樣就越走越順,越走越光明,心裡越來越踏實。你總彆扭著,他說的你總不服氣,你說的他總不想聽;你給他留面子,他不給你留面子,你就覺著過不去;他說了一句話,你沒給他台階下,他心裡就記住了,下次臨到一個事他又不給你台階下。這叫什麼?這叫取長補短、和諧配搭嗎?這叫爭鬥,憑血氣、憑敗壞性情活著,不蒙神祝福,神不喜愛。

什麼是和諧配搭呢?你做你的我做我的,你把你的做好了,我把我的做好了,咱倆各做各的,互相之間沒有默契,沒有交流,沒有交通,沒達成任何的共識,僅僅是心裡知道,「我也是盡本分,你也是盡本分,你盡你的,我盡我的,你做什麼不關我的事,我做什麼也不關你的事,咱倆互不干涉,互不打架,誰也別攪擾誰,誰也別影響誰」,這是不是和諧配搭呀?外表看好像兩人之間沒有什麼爭執,沒有什麼意見,似乎是誰也不干涉誰,誰也不轄制誰、不捆綁誰,但是心靈裡沒有和諧配搭,心靈裡沒有任何的默契,沒有互相的關照,僅僅是各為各的事使勁,各使各的勁,沒有任何的配搭,這樣做好不好?(不好。)這樣做不好。似乎是誰也沒管誰,誰也沒聽誰,誰也沒領導誰,誰也沒有做誰的幫手,似乎是有理性,但是人的深處有一個敗壞性情,什麼性情知不知道?這個看不透了吧?都想爭當急先鋒,對別人沒有任何的愛、關照、幫助,這裡有沒有和諧的配搭?(沒有。)沒有了配搭,你孤軍作戰,有很多事做得就不夠那麼完善,不夠那麼全面。人的這種情形不是神所要看到的,不是神喜悅的。

有些時候有些人犯這個毛病,你們琢磨琢磨是怎麼回事。有的人喜歡在心裡做事,跟誰也不商量,跟誰也不說,想好了就做,等他開始做事了大家才知道,「今天有這麼個事啊,我們怎麼不知道呢?」他認為什麼呢?「我是頭兒,我是領導,你們是學手,你就得跟著我做,我讓你怎麼做就怎麼做。」他做什麼事不告訴別人一聲,沒有任何透明度,總在心裡暗暗地使勁,暗暗地做事,就像大紅龍似的,總是一黨獨大,總想一手遮天,控制別人,總把別人看得那麼渺小,那麼一文錢不值,總想什麼事一個人說了算,跟別人沒有溝通,沒有交流,從來不尋求別人的意見,這種作法怎麼樣?這裡有沒有正常人性啊?這個作法有沒有點大紅龍的本性啊?(有。)有大紅龍的什麼本性啊?(獨斷專行。)你看,對上號了吧?你們身上能不能出現這問題?(能。)這麼做的時候你自己有沒有意識啊?如果有意識這還有救,如果沒有意識那就麻煩了。沒意識的時候怎麼辦?你就得打預防針,你說:「我這個人就有這個毛病,我提前跟你們打一聲招呼,告訴你們,我要這麼做的時候你們別有意見,你們都得忍著點,我這人就這毛病,天生就愛領導別人,有領導別人的傾向,這個我也知道不太好,但是我在克服,希望你們能包容我,遇到這類事你們就克服點兒,我也在慢慢改,你們也配合我點兒,爭取咱們能達到和諧配搭。」這麼做怎麼樣呢?(不好。)怎麼不好啊?(這麼說沒有理智。)怎麼沒理智啊?(沒有說讓別人來監督自己,或者說我有這個問題,你們看見了就給我提,讓我能儘快地改掉這個問題,變化這方面。)那他是怎麼做的?(他是讓別人配合他的敗壞性情,「我就有這個問題,你們擔待著點」,放任自己的敗壞性情這樣流露,不想儘快地去扭轉、變化。)這個人有這個作法是不是就不打算實行真理呀?明知道是問題他不改,不尋求真理,然後讓別人配合他,這是什麼作法啊?這是不是有點敵基督的作法啊?要危險哪!你們能不能走這路啊?(不實行真理也能走這條路。)那這個事怎麼解決?他跟別人這麼說是不是敞開亮相自己的作法?(不是。)這個不是,這個說法完全就是給別人下馬威,給人下通牒呢!「告訴你啊,我這人可厲害,一般人我都不放在眼裡,一般事我就願意自己說了算,別人誰也別想跟我商量,你要是跟我商量你滾一邊去,沒有商量餘地,我就這個毛病,讓我做我就一個人說了算,誰也別想跟我配搭,你想跟我配搭你還不配!」這是亮相嗎?這不是亮相,這是代表撒但的作法,不僅僅是敗壞性情的問題了。

真正想要實行真理的人該怎麼做呢?他知道自己有這個問題,但也不是一天兩天能變,他想尋求真理,想實行真理,想找著合適的實行的路,讓自己這個毛病或者敗壞性情逐步地改變,逐步地脫去,他該怎麼做?第一步,首先應該怎麼做?(敞開亮相自己的這方面敗壞。)這是第一步。怎麼亮相啊?態度、情形應該是什麼樣?說「我這人脾氣不好啊,你們可少惹我」,這是不是亮相啊?「一般在家裡我要是說了不算的話,我就鬧起來沒完,直到誰都聽我的,我就這個脾氣,這怎麼辦?你們就得擔待點兒。我也沒辦法,能耐大了怎麼辦啊?能耐大的人脾氣一般都大。」這種態度行不行?(不行。)那怎麼做行啊?說「一般在家裡我要喝粥,我媽就不敢給做米飯,我要吃包子,我媽就不敢給我花捲,從小我就這脾氣,說一不二,我就追求完美,追求自我。現在信神好多了,一般事我能忍,能克服,但是我還是追求完美,如果不完美的話絕對不行,在我這兒絕對通不過」,這是不是亮相呢?這叫什麼呢?這叫顯露自己,告訴別人他多厲害,是吧?你看一般流氓、黑社會一見面先亮什麼?(先放狠話。)放狠話,然後把衣服一脫,亮什麼?(亮肌肉。)亮肌肉,意思是:你看,我這兩塊肌肉梆梆硬,還能動,你上來打打。一打像石頭似的,還把人頂出兩米遠。意思是:你敢惹我嗎?你敢惹我,那咱倆比比拳頭。這是不是撒但的本相啊?(是。)這是撒但相。你看亮相跟亮相還不一樣,他亮相總帶著威脅別人,總帶著給別人下馬威,嚇唬別人,總想鎮住別人,這叫撒但相!這不是正常人性的亮相。

正常人性的亮相應該怎麼亮呢?怎麼亮才是真正的亮相、敞開自己,是實行真理呢?什麼樣的口氣,什麼樣的態度,說哪些話是亮相?(亮相自己之前,其實對自己的這個本性已經有一些認識了,恨惡自己,跟弟兄姊妹亮相也是想藉著亮相實行真理,看見自己裡面這些敗壞性情惹神厭憎,看見自己這個醜陋相,發自內心想交通,讓弟兄姊妹別受迷惑,也是想跟弟兄姊妹道歉,不想再憑這個活著,態度是真想悔改,心裡很蒙羞也很難受的那種狀態。)是從心底裡發出的對自己的恨惡、厭憎,亮相的時候不為自己辯解什麼,不為自己表白什麼。好比說性情不好,他總說「我這人就是脾氣不好」,這是不是一種辯解?性情不好就是性情不好,做了沒理智的事,或者做了傷害大家的事,這是性情、人性的問題。有些人就常常這麼說,「一時脾氣沒控制住,火氣有點大。昨天辣椒吃多了,今天火氣有點大,對不起大家了」,他就總不從實質上認識問題。從實質上認識問題,解剖亮相自己,這是一方面,得從內心深處有一顆誠實的心、誠懇的心,有一個誠懇的態度,說出自己能認識到的自己的性情問題。另外一方面,如果自己覺得這個性情很嚴重,就告訴大家:如果我犯這個毛病了,你們大伙都起來對付我、提醒我,嚴厲點兒也行,如果我受不了你們也別搭理我,你們就共同監督我。如果我犯了這個毛病,你們就用什麼什麼話來提醒我,讓我別走錯路,我誠懇地希望大家監督我、幫助我,如果嚴重的時候,大家都起來攻擊我、對付我。這種態度怎麼樣?(好。)以這樣的態度說完之後,琢磨琢磨,心裡有點不是滋味,「萬一大夥都起來攻擊我一個人怎麼辦哪?這不是欺負人嘛,我能受得了嗎?」你們怕不怕呀?這就不能怕,沒必要有這個後顧之憂。你有這個決心了,有這個願望了,你還怕大夥對付啊?

我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呢?不是讓誰跟誰過不去,而是說人為了性情變化自己首先得有一種態度,有了這種態度之後,得能找出合適的實行的路,然後就別怕受臉面哪,情緒呀,面子呀這些苦。很多時候你一衝破面子那一關了,你就覺著那不算什麼了,大夥都一樣,「這次是我,下次就是你了,咱們幾個輪班。」在教會當中得形成一種什麼樣的局面呢?有什麼事只對事不對人,大夥吵完了,吵得面紅耳赤,但是心裡沒有什麼隔閡,都是為了性情變化,都是為了實行真理,達到滿足神的心意,沒有仇。因為都是在蒙拯救期間,大家都一樣,敗壞性情都一樣,誰也別計較誰,哪句話說得重點兒了,哪句話說得過火一點兒了,有時候態度差了,誰也別計較誰。再想不透,再想不通,那還有最後一樣呢,說:「我們信的是一位神,我們跟隨的是同樣一位神,不管有什麼分歧,不管有什麼不同意見,不管有什麼隔閡,在神面前我們是合一的。」過後你在神面前禱告禱告,琢磨琢磨,他禱告的也是你禱告的神,你禱告的也是他所禱告的神,有什麼過不去的呢?這樣細想想是不是就過去了?說來說去,最終目標是為了什麼?目標就是為了和諧配搭,能夠達到凡事尋求滿足神的心意,能夠達到合一,原則合一,目標合一,做事的存心與源頭合一。你看這事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就不那麼簡單了,因為什麼?(因為人有敗壞性情、撒但本性。)對了,這是根源。不是因為人有脾氣,不是因為人性格不同,不是因為人年齡不同,也不是因為人是從不同家庭出來的,是因為人有敗壞性情,這是根源。所以說,怎麼才能解決敗壞性情呢?(實行真理。)都實行真理,都按真理原則辦事,在神面前就能達到和諧配搭了,就能達到合一了,這就是目標。

希望你們越做越好,越做越能明白真理,越做越有長進。總結那些失敗之人的教訓,然後你們在一起配搭事奉的時候也總結,怎麼做能配搭得更好,怎麼做能夠蒙祝福,怎麼配搭能夠凡事都做得合神心意。臨到一個事不管有爭執也好,或者很容易、很輕鬆地達到和諧了,達到統一了,不管經歷的過程是什麼,最終得有個結果,這個結果是什麼呢?就是每一個人心裡在經歷過這個事之後有收穫,有長進。不管你是在正面的事物當中看到的,或者是在反面的事物當中看到的,都能讓你在經歷這個事過後往前邁一步,讓你長大一步,這多好啊,那這事你就沒有白經歷。

        ※          ※          ※

小肚雞腸的人沒出息,沒出息的人能不能做成事啊?能不能盡好本分呢?一聽誰發揮得好點心裡難受了,一聽誰比自己強不舒服了,受轄制了,消極了,這都是身量太小的表現。外邦人在各行各業都有競爭,咱們這兒不存在這個問題,因為什麼呢?在神家人人都有機會,只要你追求真理,你是真信的,你有這方面特長,咱們都公平對待,不偏待任何人。你得相信神作這一切,在神那兒神會主宰這一切,不是哪個人說了算。假如說你唱歌唱得好,有人排擠你,這算不算個事啊?(不算。)為什麼不算事啊?在外邦這就算事,你就得找個能給你出頭的,找靠山,因為什麼呢?他壓著你你可能永遠起不來,你這一輩子就完了,你有什麼特長你都得不到發揮,你就沒有前途了。在神家存不存在這個問題?(不存在。)為什麼不存在這個問題,你們說說你們自己心裡的想法,真實的想法。(神不偏待人,相信神是公義的。)在異象方面你首先得明白,神是公義的,神不會偏待任何人,神能鑒察人心肺腑,神能看到你的真心。你有這份真心,你是成才的料,你是有這方面才幹的人,外邦人還說「是金子遲早會發光」呢,你說神家能不讓你出頭露面,能不給你擔子擔嗎?現在是不是這樣的實際情況?這是一方面。另外還有一方面你得進入,從大的方面,萬事萬物當中,從小的方面,你周圍的環境、人事物,臨到你的每一件事,每一天發生的事,對你都有益處,你得從神領受。

「從神領受」這話怎麼解釋?你怎麼實行這話呢?(相信這個環境是神擺設的,先順服神。)這就是實行。「從神領受」這話是真理,但是你要是不會實行,這話就變成道理了。那你該怎麼對待,怎麼在「從神領受」這話當中找出實行的路、實行的原則,這是你該做的。你說他磕我了,碰我了,他排擠我,我就想辦法跟他對抗,跟他擰勁,跟他較勁,我跟他打,我跟他鬥,最後我憑著手段,憑著厲害,我憑著我的才能,我把他打敗,讓他蒙羞,這行不行?這是什麼?是不是在實行真理啊?這是血氣,這是流露敗壞性情。咱們信神的人不能這麼做,這麼做傷神的心,沒見證啊,太羞辱神了!外邦人這麼做你也這麼做,那你跟他有什麼區別?他那麼做,他是那麼做人的,他行事做人的方式方法是那樣的,凡事憑血氣,憑手段,憑著敗壞性情,憑手腕,憑狠,憑毒,你如果也這麼做,那你跟他沒什麼兩樣。那咱們應該怎麼做呢?怎麼做能夠站住見證?怎麼做是一個跟隨神的人應該做的?這是不是你們應該琢磨的?說「他打壓我,他對我不公平」,你怎麼辦?(先來到神面前禱告、尋求。)得先來到神面前,別憑血氣,心得靜下來。其實很多時候這種事是明擺著的,你琢磨琢磨,「神說了,萬事萬物都在神手中,這一切都在神的擺佈之中,我相信這個事不是偶然的。雖然他有敗壞性情,他現在欺負我,他整我,他想調理我或者想治我,但是我相信一切都在神手中,這事我從神領受,我正確對待,我禱告神,我不跟他對抗,我不搭理他,不拿他當作一回事,不跟他一般見識,我該怎麼盡本分還怎麼盡本分,我感謝神對我的對付修理,給我擺設這樣的環境對付我的敗壞、血氣。」你這麼一實行,很多時候撒但就蒙羞退去了。你要是憑血氣呢,你要是憑拳頭跟他對著干呢,小事就變成大事,大事變成壞事了。為什麼叫壞事呢?你是一個基督徒,你是一個跟隨神的人,在撒但試探你的時候,挑釁你的血氣的時候,你拿什麼武器來對待這個事呢?你拿真刀真槍、拿你的敗壞性情去跟他對著幹了。撒但正高興呢,正希望你上鉤呢,你傻乎乎的真上鉤了,這一上鉤撒但高興壞了,它把你的心佔去了,把你的時間、把你的心思給奪走了,你不能來到神面前了,你心裡一肚子火,一肚子委屈,一肚子不服,這時候真理起不起作用了?就不起作用了。人的血氣太旺沖頭頂的時候,人常說「怒髮衝冠」,人怒氣太大的時候,頭上戴的帽子都能頂起來,就到這個程度,這就是血氣。血氣給人帶來的後果是什麼?就是讓你陷入撒但的網羅。什麼叫撒但網羅呢?就是你的心被這個是非、這個事纏上了,你就想「我怎麼對付他」,白天吃不下飯,晚上睡不著覺,腦袋裡就被這些事佔滿了,總琢磨他那個眼神怎麼看你了,總研究他心裡會怎麼想你,然後你反過來該怎麼對付他。人一共有多少精力呀,你僅有的為神花費的這點心思、這點心志願望被這些東西佔有了,那你的心還能來在神面前嗎?來在神面前人需要安靜啊,需要一顆安靜的心、虔誠的心、誠實的心、誠懇的心、順服的心、敬畏神的心,沒有這顆心人來不到神面前,這是神對人的要求。你達不到這個,你隨時隨地就能被撒但牽著鼻子走,那你就徹底是一個失敗者了,你就沒見證了,那就可憐了!一陷入這些是是非非的網羅裡,你活著就費勁了,你再來到神面前就費勁了。

你看每天人活著,盡本分,唱歌,跳舞,作曲,寫作,傳福音,你就不知道一天能遇到什麼事,這是未知,但是未知咱們不怕,為什麼呢?咱們有神,咱們心裡有神,有依靠。所以說,不管臨到什麼事咱不怕,咱是有依靠、有動力的,不像外邦人,他無助啊,他一天忙忙碌碌的,他就總害怕發生什麼事,不要出車禍,不要跟人惹上什麼官司、什麼口角,別得罪上司,別得罪同事,別得罪親戚,別得罪有用的人,別遇到什麼災難……他成天心抱得緊緊的,他成天怕這些事。為什麼?他沒有神,沒有神他顯得很可憐,很無助,沒有依靠。咱們就不同了,咱們不需要怕這些,神是至高無上的,神是咱們的主,是咱們的依靠,是咱們的靠山,咱不需要怕這些,臨到事咱們怎麼實行神已經告訴原則了,咱們活著是光明的,是坦然的。但是你得這麼追求,你得這麼進入,你說:「我以前臨到好幾個事都失敗了,這一兩年身量長點了,在盡本分過程當中磕磕碰碰的事是有,但是跟以前的實行法不一樣了。以前總要爭個理,總要爭個面子,總要找個台階下,總要佔個上風,現在呢,自己要的東西不一樣了,不要那些了,覺著那些不重要了,更重要的是什麼呢?臨到事能夠滿足神,心能夠來到神面前,尋求平安,尋求神給的喜樂,更重要的是在經歷的過程當中得著真理。」你看,幸福感越來越明顯了,自己活著的價值、意義就更明顯了。那你們配搭盡本分最重要的是什麼?最重要的是時時刻刻能來到神面前,誰碰一下,或者誰磕一下,或者誰一不小心說話傷到你,都能正確對待,別鬧情緒,別耍小孩子脾氣,別任性,這樣本分就越盡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