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各類書籍 基督的座談紀要 第九十九篇 順服神的實行原則

第九十九篇 順服神的實行原則

約伯是怎麼尋求真理的,怎麼經歷得到這樣的見證的,這個細節你們有沒有交通過?他的日常生活是什麼樣的?他是怎麼生活的?生活當中怎麼與神交往的?從他做的每一件事你怎麼看見他是一個尋求真理的人,是一個順服神的人,是一個接受神擺佈安排的人?這是不是涉及到細節了?這涉及到追求真理的細節了,這是現在人缺少的東西。現在人光知道約伯的至理名言,知道約伯這個至理名言得來不易,是經歷一輩子得來的。他經歷這一輩子,看見神的手,看見神的祝福,看見他的一切都是神賜給的,他經歷到這個了,這些東西如果有一天沒有了,他也知道是神奪去的,不管神怎麼作神的名是應當稱頌的,約伯得的是這樣的結論。那這個結論是怎麼得來的?是不是得有過程啊?這就涉及到現在的人追求真理的路途了,就是怎麼得到這個結果,怎麼能有這個收穫。這個收穫不是一天兩天得來的,也不是三年五年得來的,它涉及到人生活當中的點點滴滴、每一個細節。

好比說約伯養了三隻母羊、兩隻公羊,他就這麼過日子,他買了羊之後自己就計劃,「通常一隻母羊一年下三隻小羊羔,那三隻母羊一年能下九隻,再好一點也可能能下十隻」,他是這麼計劃的。結果到第二年一看,不但沒超過十隻,而且少於十隻,他就琢磨:「不行,我得想辦法,想什麼辦法呢?給牠弄點什麼飼料呢?給牠打個什麼針呢?想辦法讓牠超過十隻,超過原來的計劃。」到第三年又沒超過十隻,比前一年還少,心裡鬱悶了,「這是怎麼搞的呢?我買的羊怎麼下崽少呢?人家買的羊兩年就下十隻崽了,我的羊兩年了怎麼還沒超過十隻呢?怎麼反倒少了呢?」他就琢磨用人的辦法,一開始是計劃、打算,這個計劃、打算裡有什麼?人意的摻雜,不尋求,沒有尋求神的意思。他先有人意的打算、計劃,人意的摻雜,然後就按自己的計劃、打算,用人的辦法去解決,去達到自己定的這個計劃標準、這個目標。他如果這麼做,他能不能看見神的手?他如果用人的辦法,想盡辦法,絞盡腦汁,各處找偏方,找辦法解決,不管最終能不能達到他要的目標,他能不能看見神的手?(看不見。)他看不見神的手的負面作用還有什麼?(覺得自己信神還沒有不信神的人得的多。)哎,有可能就會產生抵觸情緒了,「都說神存在,那我信了神,我養了三隻羊,我計劃第一年得十隻,神也沒按我的計劃來呀,神沒祝福我呀!我還信他,天天敬拜他,天天獻祭,神怎麼沒祝福我呢?神如果存在的話,祝福我的應該超過我的所求所想,怎麼現在沒達到這個目標呢?神存不存在、有沒有不好說」,對神的存在劃問號了,這是負面作用。一方面,正面方面看不到神的手,看不見神的主宰安排,另一方面還會埋怨神,產生對神的誤解、反感、悖逆,這是兩方面。如果人信神、尋求真理也走這樣的道路,他最終能不能說出約伯這樣的話,「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伯1:21)?能不能產生這樣的經歷、這樣的認識?肯定不能,因為什麼不能呢?有幾方面問題?這是不是涉及到實行的路,涉及到怎麼實行了?那這個問題出在哪兒?(他是用自己的辦法解決。)他用人的辦法來解決,人有哪些辦法啊?科學的、民間的還有人的頭腦觀念想像的這些辦法。這些辦法是怎麼產生的?人為什麼會絞盡腦汁地想辦法,絞盡腦汁地用人的辦法去達到自己的目標,而不去靠神呢?(他對神信不來,所以就用人的辦法。)他也信神哪,他相信神會祝福他呀,信心滿滿哪!在他計劃的時候,他尋沒尋求神的意思?他有沒有順服的態度?「我不知道神怎麼作,我先這麼計劃、打算著,我買兩隻公羊,買三隻母羊,第二年最少讓牠下九隻到十隻小羊羔,但是能不能達到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這麼計劃。如果能達到,當然這是神的祝福,如果達不到那是我眼瞎,我的計劃不合神心意」,他有沒有這樣的態度?(沒有。)那這是怎麼產生的?這是人的想像觀念,人的慾望,人對神的無理要求,這是一方面,這是敗壞產生的。還有呢?他有沒有順服神的心?(沒有。)他沒有順服神的心是怎麼看出來的?(第一年失敗了也不尋求尋求。)不是,他沒失敗的時候他就有這樣的態度。(他是自己想達到,他就確定自己的計劃是一定要達到的。)那這是什麼?(己意。)憑己意這是什麼性情?是狂妄、悖逆的性情。他相信神祝福他,但是他有自己的慾望、打算的時候他就把神放一邊了,這就是狂妄性情。他把神放一邊的時候,他有沒有順服?就沒了,這就沒有神了。他就不考慮「神是怎麼安排的呢?神怎麼主宰呢?神能給我多少呢?」他考慮這個嗎?絲毫不考慮這些,他不考慮神是如何主宰的,不考慮神是如何安排的,更不考慮這個事神要怎麼作。所以從這些事上看出什麼了?他沒有任何的尋求,沒有任何的順服,也沒有任何敬畏神的心,沒有一丁點兒敬畏神的心。怎麼看出來的?他是先自己計劃,之後就按著這個計劃憑人自己的辦法、想像、觀念去達到,去做,絲毫不考慮神如何作。他不考慮神如何作這是怎麼表現出來的?(失敗了之後他也不停下來,繼續憑己意做。)在這個事上,人心裡首先起碼得知道「我盡人事,聽天意」。盡人事怎麼盡呢?就是:羊我正常餵著,別讓牠得病,別讓牠凍著,別讓牠餓著,一年能下幾隻崽我不計劃,我不知道能下多少,那是神的事,我就盡我的責任,把牠餵好了,給牠餵飽了,餵胖了,不讓牠缺營養,到明年哪隻能下小羊羔,哪隻不能下,哪隻能下多少,一共能下多少,這在神手中,我不知道,我也不要求,我也不計劃,這些都是神的事。他如果這麼做,這是不是就是順服神的態度了?這個作法跟之前那個作法哪個是出於人意,哪個是出於尋求真理的?哪個是出於不信派的,哪個是出於真心信神的?同樣都是信神,你也信神他也信神,都是做同一樣事,但做事的觀點、出發點、源頭、目標都不一樣,原則都不一樣,這就看出來人走的是什麼道路了,這是不是有區別?(是。)這個區別在哪兒?(出發點,源頭,目標。)那出發點、源頭、目標的實質是什麼?不信派那個源頭、目標是什麼?全是己意,他的計劃也是己意。他有什麼己意呢?為什麼說是己意呢?他自己打算好是什麼樣就要成什麼樣,他沒有尋求,沒有說「神打算怎麼作我不知道,我不計劃」,他沒有這個認識,他是自己先計劃,這是人意吧?自己先計劃,計劃完之後他怎麼做?按著自己的慾望去做,為了達到滿足自己的慾望,達到自己計劃的目標,絞盡腦汁、不惜一切代價地去做,做的同時還有個渺茫的想法——我信神神祝福我,這是不是可恥的?你憑什麼讓神祝福呢?你怎麼就知道神會祝福你呢?神作事怎麼能因著你怎麼定規神就怎麼作呢?這是不是沒理智的想法啊?你怎麼就知道神祝福呢?你知道神祝福你,是不是你就順服神的安排了?你知道神肯定祝福你,你相信神祝福你,是不是就等於你順服神的主宰安排了?很多人就把這個混淆了,「我相信神祝福,我相信神會保守我的一切,相信神會滿足我這個願望的」,他認為這就是順服神的態度了,這是不是錯誤的?這不但是錯誤的,也是對神的悖逆,是悖逆、狂妄自大的本性。這兩種實行法是截然不同的。

悖逆神的那個實行法的實質是什麼?解剖解剖這個根源吧。有沒有一點兒是實行真理?有沒有一丁點兒順服?心裡有沒有神的地位?有沒有敬畏神的心?(沒有。)你們都說沒有,沒有是指哪一方面的表現?這就得對號入座,會解剖,你會解剖你就會衡量自己裡面的情形,就會衡量你所實行的合不合原則,所實行的是不是在尋求真理。首先,人計劃這個事本身有沒有順服?沒有順服。這個事既然沒有順服,那順服的實行應該是什麼樣的?(先尋求神的意思。)很多事神不給你明確的意思,有時候沒有明確的意思,你養三隻母羊,養兩隻公羊,誰給你規定一年必須得下幾隻小羊羔,出多少奶呀?沒有人給你規定,那你怎麼做是實行真理?(在人計劃的同時禱告神,願神能帶領,尋求神的意思。)那你還得有一個態度呢。你計劃對不對?計劃這個實行法對不對?三隻母羊,兩隻公羊,你計劃第二年要下九隻到十隻小羊羔,你計劃這個數字對不對?(不對。)怎麼就不對呢?你能達到這個嗎?(達不到。)達不到你還要計劃,這是不是沒理智啊?沒理智你還這麼計劃,心裡是不是還有額外的要求啊?他就琢磨,「我先這麼計劃著,神一祝福興許比這還多呢」,他有個僥倖的心理,然後自己還強出頭。一方面僥倖,一方面還要強出頭,又狂妄又野蠻,慾望又大,野心又大。計劃、定規本身就不是人該實行的。他計劃三隻母羊、兩隻公羊來年下九隻十隻小羊羔,這個計劃對不對呀?(不對。)為什麼不對?這不是人能決定的。哪隻能下,哪隻下多少,你能決定得了嗎?(不能。)為什麼說不能呢?因為這事在神手中,這事你得看見神的手,這是神決定的,人決定不了。這個事你得看清楚什麼呢?人就不應該計劃,計劃本身就是錯誤的。

那不應該計劃,人該怎麼做呢?怎麼實行是對的?正常地餵水,正常地放養,然後哪隻羊生病了該看病看病,該吃藥吃藥,把牠看護好了,別讓狼叼跑了,別讓狗咬了,別讓人偷了,這些都做好了。人問:「明年能下幾隻羊羔啊?」「這不知道。」「你怎麼這麼傻呢,這點事都不知道,三隻羊你也不是算不過來,一隻羊要是下一隻小羊羔,那一年還下三隻呢,你怎麼就不知道呢?傻到這個程度?」你說:「這可不是精傻的事,這事在神手中,神讓下三隻,那我就接受三隻,神讓下五隻,我就接受五隻,興許神還讓一年就下十隻八隻,這都是好事,這得從神領受,一切得看神是什麼意思。」這是不是就是順服的態度了?這就對了,這是人該有的態度。一方面不做任何打算,另外一方面,還得盡上人的責任,盡上人的本分,不能糊弄,再一方面,如果出乎自己的預料,超出自己的想像該怎麼辦哪?(感謝神。)如果兩年一隻也沒下,怎麼辦哪?更得有順服了。說:「別人家養三隻羊,兩年就下十隻八隻,我養三隻母羊怎麼兩年一隻都沒有下呢?還是原來這些,這事怎麼這麼奇怪呢?」不奇怪,是吧?同樣都是一類東西,牠下崽不下崽在神的手中,一切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就看神怎麼安排,看神怎麼主宰,有時候就多,有時候就少,有時候有,有時候沒有,這就看神的主宰。在這期間你學什麼呢?(順服。)光學順服了,還有呢?(對神的主宰有個真實的認識。)對神的主宰有體驗了。你計劃的也可能少,但神給你的多,你計劃的多,但是還沒得著那麼多,在這來來回回反覆的過程當中你就發現了,任何的事不以人的意志、不以人的計劃為轉移,都在神的手中。這樣一來二去人經歷到什麼了?神主宰一切是真實的。有時候你計劃得挺好,裡裡外外打理得挺好,餵得也挺好,養得也挺好,覺得自己已經完全盡到責任了,但是有一年是冷冬,突然下一場大雪,剛出生的小羊羔還沒有兩三個月就凍死了。凍死幾隻?有的該凍死的沒凍死,不該凍死的還死了,大羊還死了,剩下的不多了。在你的計劃中,今年的羊比往年多了,但是怎麼還凍死了呢?這是怎麼回事啊?又出乎人的預料了吧?處處超過你的想像,超出你的計劃,很多事情讓你感覺措手不及,讓你感覺不到、意識不到你的計劃在哪個地方能有失誤、什麼事是你做不到的,不知不覺就讓你感覺到很多事不是人能預料得到的,不是在人的計劃、想像範圍裡的,這時候你得出什麼結論了?(神主宰一切。)神主宰一切這裡有個細節,神要是不給你,你再小心也沒有用,神要是給你呢,你大意點兒,狼就在跟前,牠就瞅著小羊,牠就不過去吃,牠專門叼別人家的,就不叼你家的,你就發現了,這事真是神說了算哪,神給你看著呢,神要是不給你看著,這就不好說了,總之都在神手中。好比說,發生瘟疫的時候,別人家的羊能死十隻八隻,你家的羊呢,眼看著不行了,過兩天又好了,沒事了,牠就躲過這一災了,這事又讓你得出什麼結論?你就發現了,不但人的命在神手裡,羊的命也在神手裡呀,就是萬物生靈都在神手中,這可不是人說了算的。你就覺得「這場瘟疫來得挺猛啊,我的羊又沒打防疫針,又沒有任何的防疫措施,這可怎麼辦哪?不管了,一切在神手中,神要奪就讓神奪走吧,神要是祝福那是神恩待,神要是奪走那也是神的恩待,我應該感謝讚美神」,這樣不知不覺你心裡對神的主宰就有一個準確的看見、認識了。什麼準確的看見、認識呢?就是賜給你的是神,不管你是什麼情況,神如果要奪走,你就是再有順服神的心,你再有認識神的態度,神該奪走也要奪走,一切都在神手中,一切都有神的命定,一切都有神的安排,你不應該有自己的選擇。這個時候你的計劃、你的打算、你個人的目標在你心裡還佔主導嗎?這些不知不覺就沒有了,不知不覺就越來越淡化了,越來越淡薄了。那這些東西是怎麼代替的呢?你經歷到神的主宰了。經歷到神的主宰就等於什麼呢?你看見神的主宰了,雖然神沒跟你說神奪走你這些東西是為什麼,但不知不覺你會體會到,神今天賜福你一樣東西,祝福你很多財產,你明確地感覺到這是神祝福的,神也不告訴你為什麼祝福你,但是你心裡有一個靈感、感覺,意識到這是神祝福的,不是人能掙來的,等有一天有一個東西沒有了,失去了,你心裡就清楚地意識到是神拿走了。當你清楚地意識到這一切的時候,你是不是感覺到你所生活的每一天、所走的每一步、所過的每一年都是神在帶領著?在感覺到都是神在帶領的同時,你不知不覺就感覺到與神面對面了,與神天天在打交道,每天都有新的認識,每一年都有很大的收穫,不知不覺你對神的主宰、安排會體驗得越來越深。這個體驗越來越深的時候,神是不是就住在你心裡了?能不能有任何的言論或者任何迷惑人的話、任何的觀念思想能把神從你心裡拿走?(沒有。)拿不走了。這時候你還能成為不信派嗎?神住在你心裡了,任何東西拿不走。這個「住」是怎麼達到的?(經歷神的主宰,看到神的主宰。)如果人總憑著自己的想像、觀念或者計劃、打算、慾望這些東西作主導來引導自己的生活,能不能達到對神有這些認識?(達不到。)所以說,要達到約伯一樣的對神的順服,你經歷實行的路途得對。實行的路途有偏差,你信心再大也沒有用,你的慾望再大也沒有用,心志再大也沒有用,願望再高也沒有用。在生活當中的很多事上人的實行法都有偏差,外表看人很刻苦,很受苦付代價,心志也挺高,心裡像一盆火似的,但是為什麼人經歷來經歷去最終看不到人對神主宰安排的經歷、認識呢?為什麼就得不著這些經歷、認識呢?就是人的實行法有偏差,就是人的主觀意識、人的觀念想像還有人的計劃總佔主導,這些東西一佔主導,神就向人隱藏了。神話中有一句話是怎麼說的?(「我是向聖潔之國顯現,向污穢之地隱藏。」)就是這麼回事。「污穢之地」是指什麼呀?人的各種慾望、打算、定規,甚至人的好心,人看為好的存心,人認為對的存心,這些東西阻擋人認識神的作工,這些東西在你面前像一堵牆似的,把你堵得嚴嚴實實的,你就始終看不到、經歷不到神的主宰。你經歷不到神的主宰,你看不到神的主宰,你還能認識神的主宰嗎?你就永遠認識不到神的主宰了。

約伯在對待他兒女的事上是什麼態度?(把他們交託給神。)就約伯的情況,他敬拜耶和華,拿到現在來說他是信神的,他的兒女是不信的,在外人來看,約伯是不是很丟臉啊?(是。)按人的觀念,約伯這麼大的家族,他敬畏耶和華神,但是兒女不信,那約伯得覺得多麼沒面子呀!這個面子是不是出於人意的?(是。)出於人的血氣,說「我沒面子,我得想辦法讓他們信,把我的面子掙回來」,這是不是出於人意了?他這麼做了嗎?(沒有。)聖經上怎麼記載的?(為他們獻祭,禱告。)約伯只是獻祭,禱告。獻祭、禱告這是什麼態度啊?(順服。)這又是籠統話。他只是為他們獻祭,聖經上就這麼記載的,從這句話當中你看不到約伯實行的原則。細琢磨琢磨,約伯為兒女獻祭,兒女宴樂他阻不阻攔?(不阻攔。)干不干涉?(不干涉。)他去不去參與?(不參與。)這就是約伯的態度,他光為他們獻祭。你有沒有聽到約伯說過一句「耶和華神哪,你感動他們吧,讓他們也信你,讓他們也得到你的恩典,讓他們也跟我一樣敬畏你遠離惡」,他這麼禱告嗎?聖經裡沒有這樣的記載。約伯的作法就是遠離他們,為他們獻祭,心裡對他們有擔心,唯恐他們得罪耶和華神,他圍繞這幾方面實行,這就是他的實行原則。他的實行原則是什麼呢?不強求他們。那他願不願意他們信神哪?(願意。)作為父親,看見兒女這樣他太傷心了,這不是面子的問題,他肯定願意讓他們都來到耶和華神面前,跟他一樣獻祭,敬畏神遠離惡,接受神的主宰安排,肯定太願意了,十二分、十八分的願意,但是他們不走這樣的道路,約伯強不強求?(不強求。)他不強求這是他的態度,那他怎麼做呢?他會不會生拉硬拽地去勸說他們?肯定不會,頂多只是有時候勸導幾句,勸導幾句不聽就算了,就告訴他們別做出格的事,然後就是跟他們分開,劃清界限,各過各的。為他們獻祭就是唯恐他們得罪耶和華神,是出於他敬畏神的心做的這個事,並不是代替他們獻祭。約伯不強求,不生拉硬拽。他有沒有這樣的好心,憑著情感說「這是我的兒女,我必須得讓他們信神哪,好讓神多得幾個人啊」?他沒有這樣的人意,沒有這樣的好心,也沒有這樣的計劃、打算,這些作法是什麼?這些是出於人意的,神不要這個,你心再好神也不悅納。他們要是信,神感動他們不比你做工作有力度啊?神要是讓他們信,神感動他們或者神作一件事,那不比你做容易嗎?太容易了!所以說約伯就有這個理性,他就不去生拉硬拽,他隨他們去,跟他們分開,劃清界限,各過各的。這是約伯的理性,這是一個實行原則,不憑人意、不憑人的好心去做任何得罪神的事。另外,他們不信,神也不感動他們,從這裡約伯看到一個什麼事?看沒看到神的意思?(看到了。)看到神的什麼意思?「神都不作,所以我也不禱告,不求神,我要是求神我得罪神」,有沒有這個意思?(有。)有這個意思,所以他不禱告,他絕對不會為了他兒女得救、能來到耶和華神面前蒙神的祝福痛哭流淚為他們禱告,為他們禁食幾天不吃飯,他絕對不會這麼做的,他知道這麼做得罪神,神不喜悅。

從這個細節上你看到什麼了?約伯的順服是不是真實的?一般人能不能達到這個?一般人達不到,兒女都是心頭肉啊,兒女這麼宴樂,眼看著就被世界拉走了,隨從邪惡潮流也不來到神面前,眼看著真道,他們就要失去機會了,也可能就滅亡沉淪了,情感上他通不過這一關,一般人在這個事上達不到順服,但約伯就能達到,僅僅是做了一件事——為他們獻燔祭,心裡有擔憂,僅此而已。這是至親哪!是他的兒女啊!為他的兒女他不做任何一件多餘的、得罪神的事,約伯這個實行原則怎麼樣?他有真實的順服。涉及到他兒女前途的事,他不為這事作任何的禱告或者人意的作法,沒有任何的作法,他只是打發僕人去做什麼什麼,他自己不去。他不去的原因一個是不沾染,另外一個是不摻和,還有一個是什麼?一摻和就會得罪神,所以他遠離邪惡之地,有這個原因吧?約伯的實行是不是有細節?有哪些細節?先說對待兒女的事,他的宗旨就是一切順服神的擺佈安排,神不作的事他不強出頭,他也沒有人意的打算、計劃,一切聽從神的擺佈安排,等待神的擺佈安排,這是總的原則。細節的實行法呢,對待兒女他有幾個實行法?(第一個是兒女宴樂他不干涉,不參與,遠離。)遠離,為他們獻燔祭,還有什麼?(不強求他們來信神,也不生拉硬拽,也不為他們禱告,與他們劃清界限。)這就是實行原則,這是不是就是細節的實行了?再對照對照,一般的人臨到這些事是怎麼實行的?(求神作工讓兒女信神。)還有呢?神不作他自己硬拉硬拽,連打帶揍,連踢帶擰,把兒女拽到這兒來充數,好得福啊。如果沒什麼好處他說什麼也不這麼做,他一看有這麼大好處,進天國這麼大的福分,心想「你要是不來信我不就傷心死了嗎?你不來我也信不踏實啊!」他絞盡腦汁地想盡一切辦法得把這事促成,哪怕讓兒女在神家掛個名也行,他不管兒女能不能得著。這樣的事約伯就不做,但是一般人達不到,為什麼達不到?一般人他不考慮得不得罪神的事,他先滿足自己要緊,滿足自己的情感,滿足自己的慾望,他不考慮神是怎麼主宰安排的,不考慮神是怎麼作的,神的心意是什麼,不考慮這些,他考慮自己的慾望、自己的情感、自己的存心、自己的利益,光考慮這些。在對待兒女的事上,兒女活著的時候,約伯的態度就是不生拉硬拽,不強迫他們相信,還有不干涉,因為走不同的道路,他不干涉他們做什麼,不干涉他們走什麼樣的道路。約伯跟他的兒女們能少說信神的事嗎?這些話肯定都說了,但他們不接受,不聽,約伯是什麼態度?他說:「我的責任盡到了,至於他們能走什麼樣的道路那在乎神,在乎神引導,神如果不作,不感動他們,我也不強求。」所以約伯還有一條實行,他也不在神面前為他們禱告,為他們痛哭流淚,為他們禁食或吃任何的苦,不做這些事。統統這些作法,約伯為什麼不這麼做呢?這都不是順服神主宰安排的作法,都是出於人意的、強出頭的作法。這是對待兒女方面,他的兒女跟他不走一樣的道路他是這樣的態度,那兒女死了呢,約伯是什麼態度?他哭沒哭?鬧沒鬧?有沒有傷心?(沒有。)那他說沒說活該呀?這些都沒有記載。那當約伯看到兒女死了的時候他有沒有心酸、難過啊?(難過。)他難過的是什麼?後悔沒勸他們好好信神,結果他們遭懲罰了?從親情上說肯定有那麼一點傷心,但是他還有順服,順服的表現是什麼?「這些兒女是神給我的,不管他們信不信神,人的命都在神手裡,他們信神,神要挪走也能挪走,他們不信神,神說挪走也得挪走,這都在神手中,不然的話誰能奪走人的命啊!」這話歸在哪兒了?「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伯1:21)所以對待兒女他還是這個態度,不管他們是活著還是死了,他一直是這個態度,他的實行法是準確的,他的每一個實行法,他對待每一個事的觀點、他的態度、他的情形,都是在順服、等待然後達到認識的態度、情形裡。這個態度很重要。人如果做什麼事處處都沒有這樣的態度,己意特別強,個人的存心、個人的利益當頭,這是不是真實的順服?這就看不到真實的順服,這也達不到真實的順服。

己意特別強的人一般有什麼表現?先定規,先計劃,先打算,甚至用一些人的辦法精打細算,做前期功課。然後心裡怎麼想,是什麼情形呢?有一個絕對的計劃、目標。那對神呢,在敬畏神、順服神這方面裡面的情形是什麼?一到己意太強的時候,人就把神忘了,把順服神忘了,等事情過去了,碰壁了,或者事沒做成才想起來,「哎呀,沒順服神哪,還沒禱告神呢」,這叫什麼?這叫沒神,一看就是心裡沒有神,盡自己出頭了。所以說,不管你是作神家的工作,你是在盡本分,或者是在辦外面的事,或者處理生活當中個人的私事,你心裡得有做事的原則,需要有一種情形,這個情形是什麼呢?不管什麼事,事情臨到了我尋求神的意思,在沒臨到之前我心裡得想,我得禱告,我應該順服神,順服神的主宰安排,一切都有神的擺佈,我得有這個態度,不能有自己的計劃。人這麼經歷來經歷去,經歷的時間長了,在很多事上人不知不覺就看到神的主宰了。你總有自己的計劃、打算、願望、私心、慾望,不知不覺,神怎麼作你看不到,更多的時候是什麼呢?神向你隱藏。你不是喜歡做嗎?你不是有計劃嗎?你有頭腦,有文化,有知識,你辦事有能力,有手段,你自己去辦吧。你不是能辦嗎?你自己行啊,你不需要神哪,所以神說:「你能辦那你自己去辦吧,辦好辦壞你自己負責任吧,我不用管了。」這樣時間長了,人總也經歷不到神的主宰,總也看不到神的手,總也感覺不到聖靈的開啟、光照,感覺不到神的引導,時間長了人會怎麼樣?各方面的後續效應就來了,什麼效應啊?(懷疑神,否認神。)不光是懷疑、否認的事了,人長期這麼做就形成一種慣性,一臨到事先自己想辦法,先想自己的目標、存心、計劃、對自己有沒有利,他很慣性地就直接奔那個道兒去了,「有利我就去辦,沒利我不辦」,人會這麼想這麼做,時間長了,在神那兒神會怎麼對待這樣的人呢?神不搭理了,擱置了。那在人這兒人能感覺到哪些?神也不管教,也不責備,人就越來越放縱,沒有審判刑罰,沒有管教,也沒有斥責,更沒有開啟、光照、引導,這就叫擱置。神不管了,那人裡面是什麼感覺?下沉,黑暗,摸不著神的意思,異象模糊,做事也沒原則,更沒什麼智慧,這樣經過多少次以後人就覺得「盡本分那就是誰腦瓜靈光誰就盡得好,誰有恩賜誰就盡得好,什麼真理不真理的,信神得真理、得生命就是官話」,這樣的想法出來了吧?「什麼從神來的智慧呀,哪是神開啟光照啊,分明就是人腦瓜靈光、頭腦好使嘛,那不都是人的辦法嘛!有的人歲數大點兒,就圓滑一些,腦瓜就靈活一些,有的人歲數小,沒有閱歷,那他就差點兒、笨點兒唄,不就這回事嘛!」否認真理的存在了吧?否認神話,否認真理的存在,否認神的存在,否認神的引導。所以有些人說:「我怎麼盡著盡著本分就覺得越來越沒意思,越來越沒勁了呢?怎麼就沒動力了呢?動力哪兒去了呢?」還有的人說了:「我怎麼越信越覺得好像不像一開始那麼有信心了呢?一開始信的時候,我跟神面對面,覺得可有享受了,現在怎麼就沒有那個享受的感覺了呢?」那個感覺哪兒去了?神向你隱藏了,你就摸不著神了,人就變得可憐了,枯乾了。枯乾到什麼程度?「神作六千年經營計劃的目標是什麼呀?」異象模糊了吧?「神把榮耀帶到西方?」「帶到西方」這話都說出來了,這還有異象嗎?裡面這不就枯乾了嗎?緊接著又說什麼?「那些人怎麼那麼傻呢?之前在世上有的是高薪,有的是白領,有的是CEO(首席執行官),有的是特殊人才,怎麼就那麼傻,在神家盡本分,個個都撇家捨業的,還受大紅龍迫害,還一分錢不掙地盡本分。」想法出來了吧?「你看我多精,我就提前悟到這事了,醒悟了,我就不犯傻,他們還犯傻呢,陷到泥坑裡出不來了,被騙了。」可憐相出來了吧?那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壞事。)但他自己覺得這是好事啊,「我怎麼這麼精呢,突然覺得自己這麼精,那些年幹什麼去了?怎麼那麼傻呢,別人說什麼我聽什麼,又撇棄工作,又不結婚,放棄那麼好的工作,又放棄那麼好的家庭,那些年怎麼那麼傻呢?那是被騙了」,突然覺得自己變聰明了。其實是變聰明了還是變傻了?(變傻了。)同樣是那個人、那個腦袋,同樣的學歷,同樣的家庭環境、家庭背景,神一離棄,人就變得這麼傻,什麼都沒了。什麼都沒了他就覺得信神不好,信神不是正道,怎麼想都覺得信神不是正道,此路不通,對他來說行不通了,誰勸也不行了,他就活不下去了。怎麼活能活下去呢?他覺得那就得往世界上跑,掙大錢發大財,就走這條路了,這條路對他來說那是無與倫比,沒有第二條路可選擇了,這是最好的,是唯一不虛空的道路。講愛情,講幸福,講美滿,講升官發財,講光宗耀祖,講飛黃騰達,還講什麼?講深造,深造什麼?學歷、文化、文憑等各方面,「趕緊進深吧,呆在神家不進深越混越沒文化了,越混越低級了,越混越沒出息了,跟這些人混在一起那就是社會底層的人了,完了!」這想法出來了,這不是要報廢嗎?人走到這個程度,能不能盡本分了?盡不了了。你如果有這樣的想法,但你還有一點真信的成分,願意繼續追求,神家對這樣的人是什麼態度?你只要能效力,神家就給你機會,因為神對人要求不高,對任何人要求都不高,為什麼呢?哪一個人沒有敗壞?人都不是活在真空裡的,沒有一個人沒有敗壞。哪一個人沒有抵擋神的意念?哪一個人沒有抵擋神的經歷?哪一個人沒有悖逆神的情形與悖逆神的各種表現?都有。再進深一步,哪一個人沒有一些不信、懷疑、誤解或者猜測神的意念與想法或者經歷?都有。那神是怎麼對待人的?神有沒有計較這些事?神從來沒有計較這些事。那神沒有計較這些事的同時神是怎麼作的?(開啟、感動、帶領人。)神一個勁地感動每一個人,是這麼回事嗎?神一個勁挽留每一個人?(也不是。)那神是怎麼作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一個勁拽著不讓人走?(不是。)那神是怎麼挽留人的?神是怎麼對待人的?不管是藉著人作或者是聖靈作,或者是人讀神話,總之神就是一個勁地用真理、用神話來澆灌、牧養你,一個勁地供應,讓你明白真理。明白真理的目的是什麼?(能夠去接受真理。)你接受真理,接受神話,你就有身量能抵禦這些悖逆啊,敗壞性情啊,不信的觀點啊,各種不對的情形啊,你就不受迷惑了。明白了各方面真理之後,人對神不誤解了,人明白神的心意了,一個是人能好好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另外一個,人活得有人樣了,能走上正確的人生道路了。走上正確的人生道路,人有受造之物該有的見證,最終能戰勝撒但,人有性情變化,對神有真實的順服,有真實的敬畏,成為一個合格的受造之物,這樣人就得救了,最終目標是這個。所以在神拯救人期間,人無論有多大的悖逆,有多深的敗壞性情,神給人的底線是什麼?什麼情況下神就放棄你,不要你了?就是說,神給你的最低限度是什麼,你能達到這個最低限度神就要你、留著你。(只要人不否認神、褻瀆神,也不離開神,只要人心裡還想追求真理,神就不放棄。)神給的底線你們沒摸準。一個是你不否認神,這是基本的。不否認神這裡面有實際的內容,不是說「我承認,有老天爺,神道成肉身了,是全能神」,光承認這行嗎?神給人的底線,第一是不否認神的名,能承認神,相信神,跟隨神,第二,你最起碼得不放棄你的本分。有些人說「我就不放棄,我就一直做」,但是他盡的本分已經形成打岔、攪擾,破壞神家的工作了,影響到別人了,那還能不能留了?(不能留了。)這就衝破底線了。所以說,你能盡上本分指的是什麼?(不打岔,不攪擾。)這就是底線,不是你說「我要去盡本分」,但是盡打岔攪擾。那些敵基督也盡本分,但打岔、攪擾、破壞、作惡,這樣的人能不能要啊?這是不是盡本分?在神那兒他這樣做就衝破底線了,盡不上本分了,得不償失了。就像驢似的,只要牠能拉磨,多吃點也行,蒙著眼不認識主人也行,屎尿多也行,拉得慢點也行,偷個懶也行,這都可以,都允許,但是在什麼情況下就得讓這頭驢走了,不讓牠拉磨了呢?就是不能盡到牠該盡的責任與本分了,不是盡本分是攪擾了。那驢拉磨什麼情況是攪擾呢?一到拉磨時牠就拉屎,拉屎不往地上拉,專門往磨盤上拉,那還用牠嗎?不能用了。讓你拉磨,你慢點也行,你拉得不好也行,或者中間有時候偷吃點兒也行,或者踢主人也行,只要把磨拉好把麵磨出來就可以了,麵磨得粗點也行,差點也行,不管怎麼樣人還能吃,這驢就能用。但是你總往磨盤上拉屎,那糧食還能吃嗎?那你盡的這個本分叫本分嗎?不叫盡本分,這叫什麼了?叫搞破壞。那還能用牠嗎?這驢就得趕走了,「快別拉了,你拉不了磨了,你拉磨盡往糧食裡拉屎,我們都吃不了啊」,那就得把牠換了,就得請走了。這個能理解,是吧?神家對待人的原則是不是這樣?(是。)神家對待人的原則就是這樣的。有些人說「我被清除是不是因為我的情形不對,總消極呀?」這樣的人有沒有被清除的?(沒有。)有些人說神家停止他盡本分了,是因為偶爾盡得不好,應付糊弄點兒,他說「我就是偶爾嘛,怎麼就停止我盡本分了?」有沒有這樣的情況?(沒有。)那有沒有人說「我這本分盡得質量不太好,所以被清除了」?還有的人說「我有時候有一點不好的心思意念、邪惡的心思意念,也被清除了」,有沒有這樣的?(沒有。)那有沒有人被清除或者停止盡本分是因為裡面產生不信的觀念呢?偶爾產生點不信的觀念,「到底有沒有神呢?颳風、下雨、打雷、下雪這是老天爺作的事?神道成肉身了?這樣想不對,本分我還得好好盡」,有人發現了,說「這人苗頭不對,總懷疑老天爺,把他清除,不讓他盡本分」,有沒有這樣被清除的?(沒有。)那神家清除人的原則是什麼?清除的、停止盡本分的都是哪些人?(效力得不償失、打岔攪擾的。)土話講就是往磨盤上拉屎的,那樣你就別盡本分了,你盡不了了,不是誰對你有看法或者出於私憤,實在是盡不了,沒辦法,是你不盡了,不是不讓你盡了,是吧?

你們說神家處理人、對待人的原則有沒有公平?(有公平。)不抓人小辮子,也不因為一點小事就小題大作、上綱上線,你得相信這個。或許有極個別人被人整了,被人治了,這事你們怎麼看?臨到這事你們怎麼經歷?一切從神領受,這就對了,別埋怨人。你埋怨人錯在哪兒了?(不相信神的主宰。)道理上是你不相信神的主宰,事實上你認為什麼呢?「他就是跟我過不去,我倆有過節,所以他就總整我、治我,神也不管。」神因為什麼不管呢?「顧不過來呀,忙啊,神主宰萬物,這點小事能看見嗎?看不見,有時候就錯過了這事,所以我就被欺負了。」這是相信神的主宰嗎?在很多細節上人的實行法就顯明人不信派的觀點根深蒂固。沒臨到事的時候道理都會說,「一切都是神主宰安排,一切都在神手中,我相信」,你說相信這是道理,臨到事你是怎麼做的?你是怎麼對待的?你說「對待這個事我從神領受,凡事從神領受」,但一臨到事呢?好比說,兩人在一起配搭,神家安排一個本分,讓這個人知道,沒讓那個人知道,讓這個人做了,沒讓那個人做,那個人心裡就有想法了,「怎麼回事呢?看我不順眼?看我好欺負?看我歲數小?還是看我家窮啊?怎麼瞧不起人呢?憑什麼就不讓我盡這本分哪?」他說「憑什麼」,人做事在他眼中看都得憑點什麼,神主宰一切都得憑點什麼,這是什麼觀點啊?這就是不信派。不信派的觀點就是什麼呢?他講字句道理可以,講大話可以,講空話可以,臨到事他所認為的「神主宰一切」這話就對不上號了,「別的事都是神主宰,颳風、下雨,災難,國家的命運、人類的命運都在神手中,我這事不是神主宰,神不管這樣的小事。」他總是這種觀點,這是不是真實相信神主宰的人?這就不是了。大事相信神主宰,小事就不相信了,不相信他能順服嗎?(不能。)不能順服,那臨到這個事對他來說是好事還是壞事?成壞事了,就把他顯明了。要是好事,他該怎麼領受呢?人首先得有理性,說:「有些事讓咱們知道,證明咱這人還行,比較可靠,咱這人有點人性,比較讓人信得過,人託付我的事我就當成神託付我的,不管是誰告訴我的,只要是我的本分,我從神領受,我把它接過來,接過來之後我就琢磨怎麼做能滿足神的心意,能把這本分盡好,盡上我的責任,盡上我的忠心,盡上我的全力。」這是不是該實行的?這是該實行的,不抵觸,不拒絕,從神領受,還有剛才說的首先得有理性,說:「這個事讓我做我就這麼對待,沒讓我做,他們說什麼事沒讓我知道,好像是背著我的,看來咱這人不行啊,一個是咱這人的人品可能不可靠,另外,可能咱擔不了那個工作,盡不了那方面本分,咱沒那個身量,也沒那個實際。」所以說,這事就得在神面前禱告,得順服,「臨到我、託付我了我就去好好做,沒託付我我也不埋怨,我得省察一下為什麼人家沒告訴我,為什麼這事沒讓我做,是因為我哪方面有問題,是人性有問題,人品有問題,還是追求真理方面有問題,素質有問題,擔不起這方面工作?可能這些方面都有問題,那咱這人就不怎麼樣,不怎麼樣還埋怨什麼?不能埋怨了,人家這麼做是有道理的。」你擔不起來硬讓你擔你能做好嗎?所以說這事對你其實是成全,是益處,你不應該有埋怨,也不應該有選擇,這事就考驗人的信心,考驗人是不是真實順服。這是不是理性?你們一般具不具備這個理性?(不具備。)不具備這個理性,臨到這類事你們都是怎麼想的?這事過去就完事了?得沒得點認識啊?還是過後再臨到這事還這樣,心裡總藏著這些東西,也不解剖,也不認識,也不把它解決掉?這事是不是經常有?這些問題不解決在你裡面就是病,什麼事臨到你都得尋求真理,這才能得著呢。什麼事臨到都憑己意,都憑自己的觀念,都憑自己的喜好,那你在什麼事上都得不著真理。你這哪是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呀,你分明就是活在自己的天然、敗壞性情裡任意妄為,想怎麼活就怎麼活,想怎麼做就怎麼做,自己怎麼想的就怎麼做,絲毫不尋求真理。

有些人盡一方面本分,選他當組長了,他心裡想「當了組長那就是掛銜了,好好幹!對神得忠心,得讓神信得過啊,盡本分不能應付糊弄啊」,起早貪黑地盡本分。過些日子一挨對付消極了,勁兒減三分,再過些日子,人說「你當小組長這工作作得不怎麼樣啊,得另外選人」,把他撤換了,撤換之後他作工作、盡本分勁兒又減三分,剩幾分了?剩下四分都是什麼了?消極,誤解,埋怨,應付,糊弄,不高興,帶著情緒,愛怎麼做就怎麼做,高興就做點兒,不高興我還不做、不伺候你了呢!這是什麼態度啊?(抵觸。)這就麻煩了,這就不好辦了。你們臨到這些事有沒有實行的路?有沒有順服的態度?自己能不能反省、控制或者背叛自己的喜好、慾望?能不能扭轉呢?能扭轉幾分呢?多長時間能扭轉過來呢?(一個晚上。)這算快的,一個晚上不算長。一晚上就扭轉過來了這不太快了嘛,一般人一消極好幾個月,什麼時候見面都愁眉苦臉,人說「半年沒見你了,怎麼老成這樣呢?老了兩三歲」,那是消極得,消極得臉都皺巴了,總也扭轉不過來。得著真理其實不難,難度在哪兒呢?就是人的敗壞性情。人的敗壞性情對人的攔阻太大了,人要是沒點受苦的心志,不克制,不知道悔改,剛硬,執拗,總講理,耍蠻,耍性子,鬧情緒,人走不上來。你不但走不上來,連你盡的本分也可能有很多時候就是在出力,在效力,效力都效不到最後。效力都效不到最後的人是什麼人哪?這還算是好人嗎?

你們有沒有經常總結、反省自己走的是什麼樣的道路啊?能不能省察出錯誤的地方、偏謬的地方或者偏離正道的地方?(能。)那找到偏差的地方你知不知道悔改啊?能不能扭轉過來呀?好不好扭轉啊?好比說,你挨了一次對付,滿臉土灰,面子也沒了,榮譽也沒了,在人面前的威信也沒有了,你心裡就難受了,痛苦了,「這本分盡不盡哪?怎麼盡哪?」消極、怠工、抵觸、誤解這樣的情緒能持續多久?持續多久能恢復正常?把這個事認識透,認識自己,得認識為什麼挨對付修理,自己的偏差在哪兒,該怎麼實行。通常臨到嚴重的對付修理多長時間能扭轉過來?就是沒有這方面情緒了,已經徹底扭轉過來了,能正常盡本分了,情形徹底恢復正常了,那件事可能還在心裡有一點隱隱的痛,但是不受影響了,已經從裡面走出來了,得多長時間?(就看在這個事上到底明不明白,如果不明白就會總在那兒講理,動不動就講理。)你講著講著,自己都懶得講了就不講了,得多長時間哪?講著講著覺得沒勁了,誰都聽不到,也不能跟別人說,再說自己也覺得自己這麼講挺無聊、無趣的,就不講了。不能總講理啊,總講理精神不正常,是吧?

解決人裡面的存心、慾望、個人的意思得需要一段時間,哪個人都這樣,都得有這個過程,尤其涉及到利益、臉面、地位、名譽的時候,這些東西就把人都控制住了,控制得死死的。好比說,有時候你有一個情形不對,或者有一個消極情緒,或者有一個存心不對,自己明知道,如果讓你跟別人說,你能不能敞開心交通啊?你會選對象,通常選什麼樣的對象?(我說完了他能理解我,說一些安慰的話。)一般會選這樣的人。有沒有人說「我得選一個對我沒什麼威脅的,我說完之後不能告密、不能到處亂說的人」,有沒有人會選這樣的人?(會考慮這個。)會考慮,這叫有心眼,會選擇對象。他肯定不是首先考慮「我跟這個人說完之後他能幫助我,能讓我得益處」。一般人訴苦的時候他不需要別人安慰什麼,就需要把這苦傾訴出去,發洩出去,聽的那個人就像垃圾桶一樣接他的垃圾,只要能接過去就好,他不需要那個人能幫助他什麼。一般人首先是有這個需要,心情、情緒上有這個需要。那個人如果再好一點,能安慰他幾句,能理解他,能跟他有同感,或者跟他有一樣的心情,當然就更好了。但是如果沒有這樣的人,他寧可不說,如果對每一個人都防備,都懷疑,都測不透,他就跟誰也不說,這就麻煩了。

你如果想尋求真理,想讓自己的存心、情形、不正當的情緒各方面都有變化,首先得學會敞開交通,敞開交通當然也可以選擇對象。正常的人肯定不會選一個你說完後又笑話你,又貶低你,又挖苦你,又抓你小辮子,又落井下石的人交通,肯定找比較會尋求真理的,人品比較正,人性比較好,比較誠實、正直的人,你跟他交通之後他能幫助你的人,找這樣的人敞開交通,解決自己的難處。敞開亮相,首先這是人在神面前亮明一種態度,這種態度很關鍵。你別包著裹著,說「我有這樣的存心,我有這樣的難處了,我裡面情形不好了,消極了,我跟誰也不說,我就憋著」,總憋著,你禱告禱告你就不想禱告了,慢慢越來越下沉,越來越下沉,這就不好辦了。所以說,你不管有什麼情形,消極也好,有難處也好,或者個人有什麼存心、打算也好,或者認識到、省察到什麼也好,得學會敞開交通,你一交通,在這個過程中聖靈就作工。聖靈怎麼作工呢?就是讓你看清這個問題的嚴重性,讓你知道這個問題的根源、實質是什麼,在你敞開交通的過程當中聖靈讓你知道這些,然後讓你一點點明白真理,進入真理實際,明白神的心意。人能敞開交通,這首先代表人對待真理的一種態度,一種誠實的態度。這就能看出你的心到底誠不誠,你對待真理是什麼態度,你是誠心還是不誠心。誠心的人臨到難處了,消極了,他就總想找人交通交通,尋求解決,解決什麼呢?就是尋求出路,怎麼能夠達到滿足神的心意,解決這個問題,解決這個難處。他也不是因為難受找人訴苦,他是尋求解決的辦法,達到能夠進入真理,進入真理實際,解決這方面難處,從這裡走出來。這些東西在人裡面藏久了都是病啊!不誠心的人呢,不管有沒有事,外表上總是一個勁,其實他裡面都消極得超了負荷你也看不出來,他裡面有埋怨、誤解你也看不出來,他就裝著,裡面有個人的存心了你也看不出來,他就包著、裹著,跟誰也不說。人家說:「那人怎麼樣啊?」「挺好,盡著本分呢!」「本分盡得怎麼樣啊?」「一般,不上不下,也不懶惰,也不消極,也不靠前,也不靠後。」這就有問題了。你們臨到事多數時候以什麼方式尋求啊?(找人交通。)交通完之後問題有沒有得到解決呀?是光交通事還是交通裡面的情形,尋求怎麼省察,怎麼得到解決呀?(有時候自己看不透自己差在哪兒就找人交通,把事情說出來讓別人提點一下我這是哪方面的問題,多數時候點完之後我明白了,知道神為什麼給我擺設這個環境了,心裡不難受了,但是怎麼解決、怎麼實行就沒有了,這方面就很缺少。)這是光停留在認識上,停留在字面文章上,還沒進到深處呢。以不難受為目標,就像人裡面有病,外面貼點膏藥,外皮不疼就行了,管他裡面什麼樣呢,這解決不了根源問題。

有些表面的、人常常能感覺到的敗壞流露,人都能意識到這是問題,在經歷過程當中不知不覺地一點一點地就越來越少。那些東西你意識到它會出來,你不用管,你就琢磨怎麼做是實行真理,怎麼做是神滿意的,那些東西不知不覺就被取代了。比如你有一種優越感,「我有錢,我富貴,我會吃,我會打扮,我會享受」,這些東西在一個環境裡就出來了,到另一個環境又出來了,你說:「我不管它,不受這些東西攪擾,我的本分是什麼,我專注我的本分。」盡本分的時候有這些意念或者受這些東西攪擾,但是只要你在盡著你的本分,你能盡心、盡意、盡力地把本分盡好,沒應付糊弄,這就行了。抓住根本,不受這些東西影響就行了。至於在本分以外有時候享受一下安逸,或者自己陶醉一下優越感,這也可以,不算什麼,陶醉時間長了一看覺得也沒什麼意思,別人不陶醉活得也挺好,自己到哪兒總得陶醉一會兒再盡本分,這不是麻煩嘛!時間長了你就覺得沒意思了,這事就看透了。有些枝節的事、芝麻小事別太注重它,一個小眼色啊,小心思意念哪,或者有時候有點個人的小心眼、小伎倆啊,別太注重這些東西,就注重大方向,對待神的話,對待神的主宰安排,對待教會的工作安排,對待你的本分,你應該有什麼樣的態度。你從大方向上著手,這些枝節小事你不搭理它慢慢就沒有了。(我覺得自己致命的地方是情感,離家後就一直想家裡的人,想到就好像發燒一樣,就好像人在這兒心就跑了,現在慢慢情形好一些了,但是還會擔憂他們。)擔憂到什麼程度了?盡本分的時候都受干擾了?(沒有。)那就不算問題,因為你已經知道這是問題了。(我有種懼怕,我怕大紅龍把家裡人抓起來威脅我的時候我勝不過去。)那是杞人憂天,在你想這個事的時候,你得用一些真理來解決,「如果大紅龍利用他們來威脅我,那是神給我擺設的功課」,你得認識到這個,認識到這是神手的擺佈,「如果這個功課臨到我,我該怎麼對待我的家人?我該怎麼站住我的見證?該怎麼盡到我受造之物的本分?這是神給我擺設的功課,我該怎麼給神滿意的答覆,讓神檢驗我這一段時間的身量、這一段時間的經歷或者神對我這段時間的澆灌、牧養我進入了多少,讓神檢驗我的工程,我應該怎麼做能讓神滿意?怎麼做是滿足神心意?怎麼做是盡到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了?」這些問題得想透啊!你既然都能想到大紅龍威脅的事了,那你為什麼不想想在真理方面怎麼進入呢?為什麼不揣摩呢?(有這個意念的時候我禱告神,如果有一天真的出現這個環境我死都不會背叛神,這只是向神禱告立個心志,因為我怕我的身量小勝不過去。)那你就那麼禱告,你說:「神哪,我就怕我的身量小勝不過去,你可別那麼作呀,我怕得要死,你千萬別那麼作,我身量小,我信心也小,等我什麼時候通知你作的時候你再作。」這樣禱告好不好?(不好。)你得這麼禱告,你說:「神哪,我現在身量小,我的信心也小,我裡面有怕,這就是不相信你的主宰安排,我沒把自己交在你手裡,這是悖逆呀!我願意順服你的安排,我願意順服你的擺佈,無論你怎麼作,我的心願意為你作見證,我願站住見證不羞辱你,求你按著你的意思成全這事。」你得把你要說的話、你的心志擺在神面前,這樣你的信心就有基礎了。你連這樣的禱告都不敢作,你的信得多小吧!你得常常這麼禱告,你常常這麼禱告,神不一定這麼作,神不會強人所難,但是你把你的態度表明了,把你的心志表明了,神會悅納。神悅納的時候你心裡會有什麼樣的改變?你就不怕了,你不受這事控制了,「什麼兒女啊,丈夫啊,家庭啊,財產啊,都在神手中,那不算什麼事。全世界都在神手中,整個宇宙都在神手中,就那幾個人還不是在神手中嗎?我都在神手中呢,我能替他們操什麼心啊?我能控制他們什麼呀?人說了不算,我就是有天大的能耐,我也庇護不了他們,我現在就是總統、主席,我也掌握不了他們的命運,都在神手中呢!」你得有這個心志在神面前禱告,你有這個心志一禱告,橫下一條心來,你裡面的情形就變了,你就沒後顧之憂了,不會擔心了,不會做什麼事都謹小慎微的,「前也不是,後也不是,這可怎麼辦啊?我就在中間夾著吧,前面你去,後面他去,我在中間藏著,這不也盡本分了嗎?」你盡得多窩囊啊!神子民在國度裡盡點本分,受造之物在造物主面前盡點本分怎麼盡得就這麼窩囊呢?怎麼縮頭縮腦的?難道見不得人哪?不應該是這樣的情形,你得扭轉,你別知道這個情形不對還一個勁地擔心,這就把你控制住了,把你的手腳捆住了,你盡不好本分。你想全心、全意、全力地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能達到嗎?全心,達不到,心不在這兒,三分之一的心,沒有,五分之一的心,沒有,有十分之一這算是不錯的了。全力,沒有全心哪來的全力啊?全意呢,你那點意思能達到全意嗎?你的心都不在這兒。所以你只能是一心那麼想,但是你受一種東西控制,它捆住你的手腳,控制住你的思想,控制住你的心,你就夠不上了,你心有餘力不足。所以你得在神面前禱告,一個是明白神的心意,另外得明白受造之物該站的角度,該站的地位,自己該有的心志、該有的態度,你得在神面前擺上,你沒有這個態度不行。為什麼別人沒那個擔憂呢?難道別人就沒有家?別人就沒有這些難處?每一個人其實都有一些牽扯,但是他通過一種方式,通過一段時間,通過一種經歷把這個放下了,他並不是沒有難處,有難處,但是對他來說不是難處,因為這個東西不能控制他,不能轄制他,不能影響他盡本分,這就好了,他解脫了。有的人三十來歲,四十來歲,父母六七十歲面臨養老的問題,他離家盡本分去了,父母沒人管,找他還找不到,他是什麼心情啊?「父母在家有沒有難處啊?有沒有危險哪?」危險都有,哪家沒有啊?大紅龍抓捕信神的人不是光奔著錢去,不是說誰家有錢它奔誰去,沒錢的它也抓啊,它主要是奔著人去的,你們要是都擔心的話,那這些本分都沒法盡了。聖經裡有那麼一句話,你們記沒記住?(「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做我的門徒。」(路14:33))什麼叫撇下一切?這「一切」都指什麼呀?地位,名利,親人,朋友,財產……所有所有的這些東西就是所包括的一切。那「一切」中一般什麼東西在你心裡佔重要地位呢?兒女,父母,家裡有條件有錢的是錢財、財產,在世界上有高位的、有高官厚祿的是地位、名利。這些東西你如果寶愛它,那它就控制你,你不寶愛它,你徹底放下,它就控制不了你,就看你對它是什麼態度,你怎麼處理這個事。

有些人出來盡本分,到過年的時候他說:「我在這兒不能呆時間長了,要是單位發現我不在,以後我這個協會會長就當不成了。我在單位是名人哪,到過年的時候沒有我不行啊!另外,我的兒女也都是名人哪,我要是一出事我們的名譽都沒有了。」這是什麼信呢?他把那些東西看得太重要了,高過一切了,就被控制了,最後就回去了,盡不了本分了。你得看清這事,神不管在哪個期間、哪個階段作工作,都需要一部分人來配合,這一部分人配合神的作工或者配合傳福音這是神命定好的。那神對命定好的每一個人是不是都有託付啊?每一個人都有使命,都有責任,都有託付,神給你託付,你是不是就有這份責任哪?你就應該擔起這份責任,這就是你的本分。本分是什麼?是神給你的使命,什麼叫使命?(就是我的一生就應該為這個而活,不應該為其他而活。)如果你這一輩子盡追求升官發財,過好日子,享受一家人團聚,享受著名利、地位,在社會上也有地位了,家庭也顯赫了,一家人團聚,平平安安的,但是對神給你的使命你不搭理,你這一輩子活得有價值嗎?你死了以後你跟神能交賬嗎?交不了賬這可是最大的罪惡呀!尤其現在你們這些人,哪個人盡現在所盡的本分是偶然發生的?像好幾千個人抓鬮似的碰上了,碰上哪個算哪個,哪個是這麼回事啊?我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不是碰上的,那是神萬世以前就命定好的。什麼叫命定好的?這個細節是什麼,知不知道?在神的整個經營計劃當中,神早就計劃好了,你來多少代,來人間多少次,最後末世你生在誰的家庭,生在哪個家族裡,你是男性還是女性,你有什麼特長,你多大年齡來到神家開始盡本分,神早就給你安排好了。你的家庭是什麼條件,你是什麼文化,你有什麼口才,你是什麼素質,你是什麼長相,到一定時間你開始盡神託付你的那個本分的時候你該做什麼,神怎麼安排,一步一步地,神早就給你定好了,定得死死的。在你還沒有出生的時候,在你前幾代來的時候,神就把最後這一步你要盡的本分都給你安排好了。這可不是玩笑啊!連你現在能坐在這兒神都給你命定好了,這都不是小事啊!你梳什麼髮型,你長多高,你眼睛多大,你是什麼身體狀況,你多大歲數有哪些閱歷,然後神讓你辦什麼事你能承擔起來,你有那個能力,你具備那個才幹,神早就給你定好了。「早就給你定好了」這是什麼意思?神要用你,在給你這個託付、給你這個使命之前神就把你這個人預備好了,所以說你逃跑能行嗎?你三心二意能行嗎?這都對不起神哪,這是最大的悖逆!人背叛自己的本分,這是最大的悖逆,這是罪大惡極的事。神良苦用心,從萬世以前就預定好你走到今天,給你這個使命,那這個使命是不是就是你的責任?是不是你這一生活著的價值?神給你這個使命,如果你沒盡好這個使命,你活著還有什麼用啊?神給你這個條件,給你這個素質,給你這樣的能力,給你這樣的才幹,預備你活到這個年齡能做這個事所有這些該具備的條件,但是你不去做,你逃,你總要過好日子,總要奔世界,用神所給你的去伺候撒但,神能喜悅嗎?神能高興嗎?你不盡你的使命,不完成神的託付,你從神的面前逃走了,在神那兒是怎麼定規這樣的人的?(這是背叛神的人。)背叛神的人神是怎麼定規的?從神的審判台前逃走的人神是怎麼定規的?沉淪了!就算以後再有來生,再有來世,你不可能了,神不可能再託付你辦任何的事了,在你身上沒有使命了,你就沒有機會了,這可就麻煩了!在神眼中,「在所造的受造之物當中,到此為止某某人逃過一次,從我的審判台前,從我的面前逃走了,不盡使命,不完成託付,這個人到此為止了,沒這個人了,這個生命就到此結束了,劃句號了,不用問號了,再也不用問了,句號!」這事可悲吧?

所以說你們今天坐在這兒,能盡上這個本分,不管盡的本分大小,或者是跑腿的,或者是用腦的,或者用嘴的,或者辦外事的,或者辦內務的,哪個人盡本分都不是偶然發生的,哪是你的選擇呀?那是神帶領啊!神託付你了,你才有這個感動,你才有這個使命感,你才有這個責任心,你才能辦這個事。神要是不託付你呢,你有這個機會嗎?大街上長得好看的、有能耐的神看上了嗎?神沒看上,神沒相中,神也不要他,神就相中這班人了,讓這班人在他的經營工作當中擔任各種角色,盡各種各樣的本分,盡各種各樣的責任,最後神經營計劃結束了,成就了,這是多榮耀的事,多榮幸的事!這是好事。所以說人今天盡本分受點苦,有點撇棄,有點花費,有點付出,在世界上失去了地位,失去了名利,這些東西都沒有了,似乎是神都給剝奪了,但是人得著了更大的、更好的東西,在神那兒人得著什麼了?你盡好本分,你完成神的託付,你的一生為你的使命、為你的託付而活著,你這一輩子活得有價值,你才是真正的人呢!為什麼說你是真正的人呢?因為神選擇了你,這是你活著最大的意義、價值!

神對人要求不高,他給你託付,給你責任,你說我這個人信心小,也就能盡這麼大力,我也就能獻出這麼多了,我的心也就能擔這些事,神不強求你。他不是說「我要求你十分,你要是達到九分半我都不願意,我都饒不了你,我絕對得一個勁感動你,催促你,讓你達到我要求的十分」,他不會這麼作的。他會根據你的身量,根據你的精力,根據你自己能夠得上的,循序漸進地、逐步地讓你慢慢地往上夠。神作工合情合理,一丁點兒都不強求人,他會讓你感覺到舒服、自然,感覺到神對你作的這一切事都是能理解你、體諒你的。人得知道神的良苦用心,知道神對人的憐憫慈愛、寬容啊!那人該怎麼做,怎麼配合呢?人應該配合的就是「我得力求達到滿足神的心意,神要求我十分,我能達到六分我就不做三分,我盡我的全力,不偷奸耍滑,不取巧,不抱僥倖心理」,這就行了。神看人的心,不是不根據人的環境對所有的人千篇一律地要求,「他撇棄家庭、兒女了,放棄工作了,你也得這麼做」,神不會一刀切的,他會根據你的身量,根據你能達到的來要求你,所以說,你對這事不用有什麼顧慮或者壓力,你就根據自己能夠得上的逐步地在神面前禱告。不管有什麼難處,受什麼轄制,別退縮,別受這事影響,這就對了。你一受這事影響,總覺得「神對我不滿意吧,我得小心翼翼的,我不能靠前哪,我做得不怎麼樣」,這就不對了,這就是誤解。人一步一步地走走,經歷經歷,人就越來越覺得自己的信心太小,就是人說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相信神卻不敢依靠神,相信神的主宰卻不敢把一切都交給神,信心太小。(我離家盡本分兩年了,現在還受情感轄制,在這方面信心很小。)最起碼現在你有個好處在哪兒呢?你知道這是自己的軟弱,知道自己這方面進入差,夠不上,有些人不承認這是情感,自己受轄制,他不承認這是軟弱,你最起碼知道,知道你就有長進的空間,就怕乾脆不承認,是情感都不承認,這就沒有什麼變化的空間了。要達到對神有信心這就得靠人經歷了,你越經歷,越依靠神,你就越覺得神能靠得住。你就得經歷事,經歷事多了你一看,「那個事看著那麼危險,神就蒙蔽他們的眼睛,我們就沒出事,這是神保守啊!看來神保守這事是真的,是存在的!」不知不覺你對神的依靠就真實了,你覺得神信實,能靠得住,心裡得先有這個信心。人總說「神主宰一切」,「神主宰萬物」,「萬物都在神手中」,但是臨到事的時候,人就覺得「神能不能主宰得了啊?神能不能靠得住啊?要不還是靠人吧,不行的話咱自己想辦法」,然後突然就覺得很可笑,自己很幼稚,身量太小了,然後回過頭來再靠神,一靠還是靠得住的,雖然摸不著、看不見,但是能靠得著。

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命運,都有神的命定,誰也掌管不了別人的命運,你就放開心,學會放手,放下這一切。怎麼放呢?一個是禱告神,另外你就得琢磨:這些不信的家人追求世界,追求物質享受,追求錢財,走的是什麼樣的道路呢?你如果不盡本分的話,跟他們生活在一起你會不會痛苦,會不會煎熬?你跟他們生活在一起能不能合得來,能不能是志同道合的?(不能,有情感作用。)除了情感作用以外,還有別的嗎?沒有別的了,那這層情感關係有多薄啊?多厚啊?你對他們是這樣,那他們對你呢?人家離了你都活得挺好,你掛記什麼?你這屬於單相思,屬於自作多情啊!人家跟你走的不是一條道路,世界觀、人生觀、人生道路、追求都不一樣。你跟兒女不在一起,因著有個血緣關係你總覺得是一家人,親;真在一起,你跟他們呆上一年你心裡就該煩透了,不用一年,一個月就煩透了,他們說的那些觀點,對待人的方式,處世哲學,滿嘴謊言,做事的方式方法,人生觀,價值觀,簡直是不堪入耳,你就煩透了。你就會琢磨什麼呢?「我真是低賤,還總惦記他們,總怕人家活得不好,我跟這些人在一起這不是活遭罪嘛!」到那時候你就反感了。現在說到底你還沒認清他們那些人是什麼人呢,所以你還覺得血緣關係比一切都重要,比什麼都重要,比什麼都來得實在,你還被情感轄制呢。那些事能放儘量放,如果放不下呢,就是以本分為主,自己的使命、託付最重要,把自己的託付、使命、本分盡好了,那些事就先不管它,情感在裡面就讓它在裡面吧。託付、本分盡好了,人裡面真理越來越透亮了,人跟神的關係越來越正常了,順服神的心越來越大,敬畏神的心也越來越長,越來越明顯,裡面的情形就會改變,這一改變,你對世人的那些觀點啊,與他們在一起生活的感覺呀,就會淡薄了,你就不追求那些了,你就追求什麼?你就追求怎麼能滿足神,怎麼能活出讓神滿意的樣式,怎麼能活得有真理。你心往這方面一使勁,那方面慢慢就淡薄了,它就不能捆綁、控制你了。那些纏累跟現在你實行真理就像拔河似的,你這邊使勁越大,那邊勁就越小,你這邊不使勁,讓它那邊使勁拽,你就會被拽走,就這麼回事。(盡本分的時候我不受情感轄制,一閒下來就會想家人。)閒下來的時候你就琢磨琢磨,哪些真理我不透亮呢?該進入哪些真理呀?我這個情形是怎麼導致的?怎麼一閒就想他們呢?這是怎麼回事啊?是怎麼造成的呢?用揣摩這些問題來代替多好啊,這樣實行你看你真理進入快不快?(盡本分一直就是做事,還不太會揣摩。)這下找到問題所在了,還不太會揣摩真理呢。

揣摩真理這也是個功夫啊!人心裡總得有,越揣摩裡面越有一些基礎,越揣摩真理在你裡面越成形,成形了你裡面一有東西你就想說,想找人交通,交通的目的是為了什麼?就是為了達到更明白真理,尋求明白真理更實際。所以說你的心就不會閒著,你就不會想他們了,你的情形就越來越正常了。你得學會揣摩真理,怎麼揣摩真理呢?就從揣摩事開始,說「今天做了一個事,感覺好像不對勁」,意識到感覺不好,但不知怎麼不好,琢磨琢磨,「今天這個事涉及什麼真理呢?涉及哪方面原則呢?咱們交通交通吧,回顧回顧,反省反省」,反省了半天,發現癥結所在了,找到問題了。找到問題是不是就應該尋求真理了?這是一種方式。有時候就是在一句常說的話上不明白是什麼意思,因著常說,成口頭禪了,但是也不明白怎麼實行,今天突然發現了,「那咱們交通交通吧,交通交通細節,這句話這麼說,到底細節是什麼?怎麼實行啊?怎麼把這話變成實際,變成實行的路途呢?交通交通吧」,這又是一個路途。還有些時候你看到一個人有一種情形,「這個人怎麼有這個情形?他這個情形是怎麼導致的?我怎麼沒那個情形呢?他說那個話就代表一種情形,代表一種心理,他這種心理是怎麼產生的?咱們交通交通,問題在哪兒啊?這涉及到哪方面真理了?咱是不是也得尋求真理啊?」交通交通,尋求尋求,琢磨琢磨,「不對,他那個情形我也有」,發現問題了,「在我身上也有」這是不是對上號了?這點功夫是不是不白下?一發現問題,在一起又交通,最後找到答案了,「是這麼回事,這是悖逆呀,這是詭詐啊,這是一種背叛情緒呀」,發現問題了,發現問題就容易解決問題,如果發現不了,麻木,你總也解決不了。這是不是揣摩的結果?有時候靜下心來正是揣摩真理、揣摩神話最好的時機,那不是聯絡感情的時候啊!你們一放空、一閒下來就聯絡感情,總講心靈感應,這就麻煩,所以你總也放不下。你心裡總有它,你總牽扯著,藕斷絲連的,這就放不下,你得抽出刀來砍、斷,這就放下了。怎麼砍怎麼斷哪?不給它留時機,沒事就禱告,讀神話,交通,不交通工作就交通神話,不知不覺那個東西就沒有了,這都是路途,都是辦法。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基督的座談紀要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國度福音全能神經典話語(選編)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聽神聲音看見神顯現

    跟隨羔羊唱新歌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事奉之路

    全能神教會歷年工作安排精要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得勝者的見證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講道供應文選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