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各类书籍 基督的座談紀要 第一百篇 順服神是得著真理的基本功課

第一百篇 順服神是得著真理的基本功課

信神認識自己很重要,生命進入是從認識自己開始的。如果你流露了一些敗壞,做了一些沒有見識的事,或者做了一些讓神厭憎、傷心的事,這些事發生之後,你得反省啊!怎麼反省是實行真理?實行真理的人就琢磨:「這些事臨到把我顯明了,我還是有敗壞,我得順服神的顯明,神顯明得太好了,太及時了!表面上看,他們的確誰也沒跟我交通,看到我的毛病也不給我指點,他們也可能是老好人,也可能怕得罪我,我不管那些,那是別人的事,我應該怎麼做能在神面前交賬?我應該怎麼做是神對我的要求?我應該怎麼做是實行真理的人?」這叫什麼態度?這叫實行真理的態度、順服神的態度、喜愛真理的態度,這叫走正路的態度。那不走正路的人呢,臨到事在外面找原因,「他不對,他不好,他信神時間短,他對我有成見,他不關心我,他沒照顧到我,我這人天生就大大乎乎的,我這人天生就沒心眼,我這人天生就容易被人欺負」,各方面的原因都來了。你找這些原因有什麼用啊?能代替實行真理啊?能代替你順服神嗎?代替不了。所以說,不管你有什麼原因,你就是有天大的冤屈,最終歸結到涉及實行真理了神要看你的態度,你埋怨有用嗎?你埋怨神一百年,你滿肚子都是委屈,你的理由到哪個法官那兒都能百分之百打贏,那又怎麼樣?你得著真理了嗎?在神面前蒙神稱許了嗎?神說「你去一邊吧,你可不是實行真理的人,你趕緊一邊去,我煩你」,這不就完了嗎?就神說一句話「我煩你」,把你這個人顯明定規了吧?神定規你因為什麼?因為你不接受真理,不接受神的擺佈、主宰,你總想在外面找原因,總想在別人身上找原因,神一看,你這人不可理喻,血氣、天然太大,性情太狂妄,不可訓化。聽了那麼多真理是做什麼用的?真理是讓你喊的嗎?那是口號嗎?真理可不是光規範你的行為的,或者讓你喊口號的,或者給你一個精神支柱,不是這些,就是讓你臨到事憑著這些真理活,讓你有路行,讓你臨到事知道怎麼做是走正道,怎麼做是滿足神的心意。當你明白了之後,你就不再按著天然,按著敗壞,按著撒但教育給你的、教給你的那些東西實行了,不按著撒但邏輯、處世哲學活著了,而是按著你所明白的真理去活,這個「活」就叫實行真理,這樣才能滿足神的心意。(得有順服真理、實行真理的態度。)哎,首先得有這個態度。你說:「我可不明白了,我可愚昧了,我身量可小了,我信的時間可短了。」神說:「你說的是,這些是客觀理由,但是你聽沒聽真理呀?」「聽了。」「那你懂不懂什麼叫順服?」「知道。」「既然你知道,那就能定你的罪了。」「你知不知道什麼叫順服真理的態度啊?什麼叫順服真理?怎樣順服真理?怎樣順服神的擺佈?什麼是你該有的態度?」「都明白。」明白就完事了?你明白就該實行,臨到事就得用,你不用那還是真理嗎?你不用那就是道理,就是口號,你用那才是真理,才能變成你的生命。一臨到事,你就暴露天然了,「這個不對,那個有錯」,別人都有錯,難道你就沒有錯、沒有敗壞嗎?是敗壞嚴重還是錯嚴重啊?敗壞更嚴重。

那怎麼解決敗壞?解決敗壞第一關,看你能不能順服神的擺佈安排,能不能順服神所給你擺設的各樣環境。有些時候是合你觀念的,你覺得自己是沒理了,應該順服,有些時候你意想不到,那怎麼辦哪?你跑得正歡呢,正高興呢,做得正得意,「看我做得多好,我多愛神哪,起早貪黑,受很多苦」,突然給你兩個大嘴巴,你挨對付了,你能接受嗎?(不好接受。)好接受還不用你實行真理了呢,不好接受怎麼辦?有幾條實行原則,第一條,「我有我自己的理,也有我自己的一套想法,我先不說,我聽,我先接受過來,放下我自己的東西」,這叫摀口。在還不完全明白的情況下先聽,聽完了之後覺得好像有點不合自己的觀念,很難接受,但是琢磨琢磨,「受造之物的理智是什麼呀?」就是順服真理,順服神的擺佈安排,順服從神來的,順服上面的安排、神家的安排。神家讓怎麼做呀?好比說,「我喜歡藍的,神家偏讓我做綠的,那我按哪個來呢?」(按神家的來。)為什麼呢?這叫實行的原則。實行的原則是什麼?先順服下來,這是受造之物該做的。那不想這麼做的人呢,「你說做綠的,我做的是藍的,你那個也不合理呀,你先聽我說說我做那個藍的是什麼原則、道理」,這怎麼樣?(這是不順服,不實行真理。)順服不下來有很多時候是因為人自己有一套理由,有一套藉口,有託辭,他有這些理由他就很難順服。有理由的時候怎麼辦?(否認自己。)否認不了怎麼辦哪?你得先放下,「我先把我那個放一邊,我那個放第二,緩一緩,把你這個放第一,我先按你這個來,按你這個實行一段時間,要是你這個確實比我那個強,我就完全按你的來」,這樣順服就越來越純潔了。但是你一開始就頂牛呢,這叫什麼?這是悖逆,這純屬就是血氣、天然、敗壞性情。

順服的功課最難但是又最容易,說難難在哪兒了呢?(人有自己的想法。)人有自己的想法,人自是、狂妄。有想法這不是難處,人誰沒想法?都長個腦袋,都有一顆心,都學過文化,都有想法。難處在哪兒呢?難處是敗壞性情,你要是沒有敗壞性情,你再有想法你也能順服,那就不是難處了。所以說,人要是具備這個理智了,「凡事我都能順服,我不講理,不說我自己的想法,或者不把我自己那個想法定規了,我不定規這事,我不講理由」,這就好順服。不定規,這是人不自是的表現,不堅持,這是人有理智的表現,如果再能順服,這就達到實行真理了。順服神第一條原則是什麼?(不定規,不堅持。)不定規、不堅持就是你能順服的前提,這樣你就容易順服,這就達到實行真理了。所以在你順服之前,你得有兩條預備,得想好了,琢磨:「我該怎麼做、我該做什麼才是有實行真理的態度?」說難也不難,說不難還挺不容易,難處在哪兒?就是在敗壞性情上。所以說,不管你順服的時候是什麼心理,是什麼情形,問題都出在敗壞性情上,如果把自是、狂妄、悖逆、謬妄、偏執或者剛硬這幾樣敗壞性情解決了,順服就容易了。那這幾樣敗壞性情怎麼解決呢?你有這些想法的時候你得禱告,琢磨,「我該做的是什麼?我該做的是順服神的安排,實行真理,按著真理原則去實行,並不是我出頭,並不是我自己做我自己的主,並不是我來拿主意、我來定規」,你守住這兩條,到做事的時候就按這兩條一衡量,你的理性就正常了。或者一挨對付的時候,你就琢磨:「我該做的不是定規,不是我來做主,不是我來下斷案,我不堅持,我一要講理,這就叫堅持。」堅持是什麼意思?就是頂牛,「你說一,我就二」,這是順服的表現嗎?不定規是什麼意思?還沒等別人說你就定規了,這是什麼性情啊?這是狂妄性情。你如果說「我定規,我就那麼有把握嗎?我看準了嗎?我看準的事我也不定規,我還得尋求尋求」,在沒定規之前你一尋求,發現自己定規的是錯的,同時也挨了點對付,你一看,幸虧沒定規呀,這個時候你的態度就緩和得特別多了,柔和多了,就不會頂牛了,那方面的敗壞性情就不會流露了,就解決了,你在裡面就把它消滅了,自己就消化了,所以你順服起來很容易,不吃力,沒有什麼難度,就是有點難度自己也已經在裡面消化了,解決了。人一看見你,說:「你挨對付修理怎麼不哭、不鬧、不消極,該做什麼做什麼呢?」你說:「我解決了。」他問你:「怎麼解決的?」「有路途。」什麼路途?就這幾條,你是針對某方面敗壞性情去解決的。什麼事你總要自己作決定,什麼事總要講理,什麼事總要堅持,這就要麻煩。你一持守這幾樣東西,一樣東西使你流露一方面敗壞性情,一方面敗壞性情一流露出來,你還能尋求真理嗎?你就是尋求真理也是走過程。如果你尋求到的真理跟你所定規的打架,你怎麼選擇?你容易順服真理嗎?那時候你順服就很吃力,讓你順服你順服不下來,那你就該悖逆了,又該講理了,「明明我的對,還讓我順服。」你除了順服不下來,你還會對抗,這不是麻煩大了嗎?這就嚴重了。

順服,就這麼簡單的一個功課,人就把順服當成什麼呢?「給我倒杯水去」,你沒倒成茶,「給我倒杯茶去」,你沒倒成酒,「給我倒杯酒去」,你沒倒成醋,你說「這就順服了,就這麼簡單」。是這麼回事嗎?這裡有很多細節情形的問題。因為人裡面有很多難處,觀念,想像,再加上自己有點資本——大學畢業,高材生,在社會上有地位,有錢,各種優越性都擺出來了,這就麻煩大了,就成一個刺蝟了,一炸刺還挺大,其實裡面什麼也沒有,什麼事也辦不成。這就導致他每臨到一個事就有很多難處,觀念,想像,狂妄自是,講理,誤解,甚至挨完對付或者自己碰了壁之後又消極,旁邊的人再說點不三不四的話,他再受蠱惑,再受迷惑,受一些不信派說的話影響,這些都是難處。這些難處人如果都解決了,順服神很容易。人一能順服神,人在神面前得著真理就順理成章了。所以說,你要想實行真理,順服神的擺佈安排這是第一關。那神的擺佈安排包括什麼?神興起周圍的人事物。周圍人事物有時是對付你的,有時是試探你的,有時是試煉你的,有時是攪擾你的,有時是給你釋放消極的,你把這些都解決了,你就有些抵抗力了。人來到神面前得著真理的第一步是什麼?先學順服的功課,順服神是人來到神面前得各項真理的一個最基本的功課,人得順服神的擺佈安排。神的擺佈安排包括什麼?剛才我說了一樣——神興起周圍的環境、人事物。臨到環境你怎麼對待?最基本的是什麼?從神領受。從神領受是什麼意思呢?埋怨、抵觸這是不是從神領受?講理、找茬是不是從神領受?(不是。)那從神領受按真理怎麼說?(先學會順服。)說來說去不還是順服嘛!你先順服下來,別講這個道理那個原因,推測是誰的錯,總分析「誰對呢?誰錯呢?誰的過大點呢?誰的過小點呢?」這是不是從神領受的態度啊?這是不是順服的態度?都不是順服神的態度,都不是從神領受的態度,不是接受神主宰安排的態度。這是順服神的第一方面實行原則。第一方面是什麼?我一般講一個問題,講的內容一多有些人就跟不上了。要明白真理,頭腦裡得有線條,得有一顆清明的心,如果沒有這個,各方面真理的關係你弄不清,你不懂什麼叫實行真理,你明白不了真理。各項真理不是邏輯,各個方面都有關係。

剛才說到哪兒了?就是對神興起的周圍人事物你怎麼看,用什麼觀點來看,用什麼態度來對待。剛才說用什麼態度?(順服,尋求。)還說了一個,是什麼呢?這會兒工夫就忘了,這就是真理在人心裡不扎根。為什麼不扎根?(人裡面本來就沒有真理。)對,就是這麼回事,你裡面沒有真理,真理還沒成為你的生命,還沒在你裡面扎根。你光記那些說法、術語記不住,什麼時候變成你的實際了,你說今天臨到這個事我從神領受,我這麼實行,一實行有收穫,這事對你印象就深了,你會永遠記住「從神領受」這四個字,那就不是術語了,變成實際了,因為你就是這麼實行的,你就是這麼運用的。順服神第一條是什麼?(對神興起的周圍人事物該怎麼去對待。)怎麼對待?(從神領受,不分析對錯。)「從神領受」我說了幾個細節?(先順服,不管對錯別講理由。)不分析對錯,不講理,不找別人的茬,不鑽人鑽事,不分析客觀原因,也不用人的頭腦分析、研究這個事,這些都是。這就叫從神領受,先順服下來。順服下來土話講叫什麼?外邦人講「臨到這事你先別上火,別炸鍋」,他們有一個術語叫什麼?外邦人叫「冷處理」。冷處理是一種處世原則,信神的人應該怎麼做呢?(從神領受。)從神領受這是一個說法,怎麼實行呢?你得先來到神面前禱告、尋求,這就開始進入實行了。怎麼禱告呢?「神哪,你給我擺佈這個環境」,這一句話是什麼意思?在心裡有這樣一個接受的態度,說這環境是神給我擺佈的,是針對我的敗壞性情擺佈的,「神哪,我今天臨到這個環境,我不知道你的意思是什麼,求你開啟引導我,讓我明白你的心意,能行在你的心意上,不悖逆,不抵擋,能實行真理,按原則辦事,不流露敗壞性情,按照真理實行。」禱告完了該怎麼做呢?坐下來就琢磨:「張三那天說什麼來著?李四的眼光也不太好,王五的口氣也挺生硬啊……」這態度怎麼樣?又鑽人鑽事了,這就不是從神領受的態度。有了從神領受的態度,第二步該怎麼做呀?看看神話,聽聽交通,「臨到這事神的心意是什麼呢?不對,張三的眼神不太好」,在這個事上就打轉了,又返回去了,總反覆,這是因為什麼呢?人裡面有敗壞性情。你不用理它,不理它就行了?(不是,找根源的問題,找自己身上的問題。)找自己身上的問題,「我這人是有點毛病,但是現在還不知是什麼毛病,我得看看神話,聽聽交通」,在三天五天、十天八天之內就找關於這方面的講道、交通、神話、詩歌、視頻,圍繞這個問題找在這類環境裡神都是怎麼作的。就這麼找,下了一番功夫,心思裡每天為這事苦惱、琢磨,心思裡充滿了這事。有一天遇到一個弟兄姊妹,對方說了很多話,他抓住一個關鍵,一聽,「臨到這個事這不是神試煉我嗎?我就有這個致命傷啊!」找到根源了。「那既然是神試煉我,根源是找到了,神的意思是知道了,該怎麼行呢?」不知道了。確定是從神來的不假,這個異象已經是根基了,是堅定的、不可動搖的了,也知道神的心意了,神是在試煉我,但是又一琢磨,「神試煉我?不對呀,張三的說話口氣是不對啊」,敗壞性情又出來了,又想鑽人鑽事了,還不想順服呢!明知道是神的試煉,但還想在人身上找點毛病、找點茬,自己好得到解脫、安慰。敗壞性情就像一種菌似的,你不把它徹底殺乾淨,它總往外冒,總往外發,這事怎麼辦哪?還得禱告,「神哪,你管教我吧,我太任性了,我太狂妄了,我這個人肉體太大呀,我悖逆呀。」一求神管教,自己心裡還有點擔心,「萬一神真管教怎麼辦?」「不行,我得禱告,立下心志,讓神管教我,管教我也不怕,哪怕讓我病,讓我死,我也得順服。」就這樣一禱告完,人裡面剛強起來了,不一樣了,有什麼感覺呢?「信神這麼多年,第一次感受到神的試煉,感覺到神手臨到我了,感覺神離我太近了」,裡面受感動了,「神離我這麼近,神親手帶領我,親自給我安排這樣的試煉來訓練我,來純潔我,讓我從中學功課得真理,神太愛我了!」這是不是神開啟光照的?這個時候是不是有身量了?有了這個認識太踏實了,「既然是神試煉我,我的態度應該是什麼?我應該怎麼做能滿足神哪?」很快就順服下來,不講理了,「我要是不順服,總講理,總在人身上或者客觀環境上找原因、找茬、分析對錯,我不是人,我是畜生,我豬狗不如」,心裡有責備了,感覺不平安了。「得趕緊順服神哪,神就在我身邊哪,神就是這麼帶領我的,以前常講神的美意本是如此,今天我體嘗到了,神太愛我了。神不是讓我鑽人鑽事,神是讓我從中學功課,讓我變化,這是神對我的愛,神對我的審判刑罰,也是神對我的供應、引導,神太愛我了,這愛太實在了」,受感動了。為什麼受感動了?(明白神的心意了。)明白神的心意了,體會到了,何止是頭腦一熱明白了,那是這些日子不斷地尋求感受到了。人感受到了的時候還能悖逆神嗎?還會悖逆,人有活思想啊,人有敗壞性情,它有根啊!琢磨琢磨,「神試煉我?能不能讓我死啊?神要是真管教我,能不能讓我得重病啊?我害怕呀!」害怕是從哪兒來的?不相信神的主宰安排,不想讓神這麼擺佈,「萬一我死了怎麼辦?心裡沒底呀!」對神的相信、對神的信心是不是還沒達到百分之百呢?那這時候人對神的信是多少啊?零!他只要想從神的手中掙脫,那他對神的背叛是百分之百。就到這個程度了人還想逃脫,不甘心哪!這個時候怎麼辦哪?這個時候就不能說「我能順服了,我有點感動了,感覺到神的恩典了,感覺到神對我的眷顧了,這就可以了,我就知足了」,這不行,還得往前走,得繼續尋求。「約伯的信心是怎麼來的?他能順服到什麼程度啊?我這個怕是怎麼來的?我怎麼那麼怕呢?我怕的是什麼呀?我這怕是出於什麼呀?我對神不相信,我不相信我在神的手中是最幸福的,我在神的手中是最安全的,神是我的避難所,我這人詭詐、邪惡呀!我都認識到這個程度了,神的話擺明了說是試煉我,試煉不是要奪去我的性命,不是要糟蹋我,不是要敗壞我,僅僅是試煉,要純潔我的敗壞性情,我都不能對神有真實的信,不能完全相信神把自己交託在神的手中,我這人邪惡,罪大惡極呀!我不配神這麼牽掛,不配神這麼眷顧。」怎麼辦哪?還得禱告對付自己的怕,對付自己對神的悖逆。真理都明白到這個程度了還不相信神,還不敢把自己交在神手中,這叫什麼?這叫背叛。因為詭詐,因為狂妄,因為猜忌,因為邪惡,不相信神,害怕就是這麼來的。害怕是什麼意思?就是信不過,「神要是真這麼作,能把我帶到哪兒去呢?神能不能把我帶到地獄去呀?我活得好好的能不能讓我夭折呀?」就這麼怕,怕就是從這兒來的,就是對神信不過了。這是不是還需要人裝備真理啊?別看你感覺到神的眷顧,感覺到神的恩典,已經享受到神給的平安喜樂的感覺了,已經很踏實了,但是你還是不甘心把自己交在神手中,還是害怕,這是不是悖逆?這個悖逆裡摻雜著什麼?這個悖逆是什麼指使的呀?(詭詐,狂妄。)詭詐,狂妄,這是不是帶點鬼性啊?

這個問題怎麼解決?還得裝備真理,得繼續往前走,繼續尋求。尋求真理得到什麼程度算是合格了?知不知道?要檢驗你對神的順服,這個順服得到什麼程度才能說你這個人可靠,你的工程經過檢驗了,經得住檢驗了,合格了?現在說的問題是,明知道臨到的環境是神的試煉但是不甘心把自己交在神手中,還覺得神靠不住,對神信不過,不敢依靠神反倒怕了,到這個程度還需要裝備哪些真理?還需要怎麼走,走到什麼程度能達到純潔、完全的順服,走敬畏神遠離惡的道?知不知道?這涉及到順服的真理了,這個時候你對神其實沒什麼認識,但是你得具備一定身量,具備一定的態度。你裡面有哪些真理、有哪些異象能使你順服到最終那個程度?這就是剛才說的人信不過神得裝備哪些真理,才能達到對神百分之百地沒有疑惑,沒有猜測,沒有誤解,沒有抵觸,能夠絕對順服,裝備哪些真理能解決這些問題,達到絕對沒有摻雜,沒有個人的要求與選擇,能達到絕對。今天心情不錯,這一段時間講道聽得多,臨到事能順服,這個順服是相對的。這一段時間沒人澆灌你,那你得裝備哪些真理,你具備什麼身量,達到什麼程度能絕對順服?這些你們心裡還沒數呢,是吧?再揣摩揣摩,接下來的實行應該具備哪些能夠達到越來越純潔、越來越絕對地順服?你得具備一些真理,這個真理才是你的身量,這個真理是你能達到順服的根據、依據,你靠著、憑著這些真理就能達到絕對順服。(追求認識神。)認識神是一方面,另外自己還得有一些配合、實行。彼得說過一句話你們記不記得?(無論神怎麼擺佈都……)原話你們記不住,看來你們很少有經歷到這兒的。你就經歷這句話吧,慢慢就達到絕對順服了。剛剛我說了,你們經歷到這一步再往前走,背叛不好解決,對神信不過不好解決,這得裝備哪些真理?剛才說了一條,彼得的原話是怎麼說的?(「即使神把人當作玩具一樣玩弄,人又有什麼怨言可發呢?」)這涉及到順服了。首先你得追求什麼呢?別看神對你是什麼態度,你得追求自己應該有順服神的態度、順服真理的態度,自己應該具備這樣的態度,先別管神對你是什麼眼色、什麼態度、什麼口氣,對你是不是厭煩,神是不是要把你顯明,你先解決自己的難處、問題。就彼得說的那句話,一般人好不好達到?(不好達到。)他達到什麼程度、具備了哪些真理、經歷了哪些才能說出這句話來?(他相信無論神怎麼對待他都是愛。)這句話裡他沒這麼說呀,他說即使神把我們當玩物,他說的是玩物,你現在說的「神無論怎麼對待」那是你把自己當成人,當成受造之物,當成跟隨神的一個人,神家的一分子,有沒有區別?這有差距啊!玩物和人的差距在哪兒?玩物是個什麼東西?玩物就是什麼也不是,不值錢,說畜生也行,說玩具也行,就是這麼個東西。人呢,人有思想,有頭腦,會說話,有語言,有四肢,能做事,還能從事正常人的一些活動。人跟玩物相比價值、地位是不是有區別?如果你把自己看成人,不是玩物,那你在神面前對神怎麼對待你是不是有要求?你對神的要求標準是什麼?(把我當人待。)你要求得著哪些待遇是把你當人待?(讓神高看。)「高看」這有點渺茫、空洞,最起碼是什麼?你一進屋,我踢你一腳,你覺著「你也沒把我當人待啊!」如果我沒踢你一腳,一見面你對我有什麼要求?最起碼問個好,「來啦?」跟你說說話。我要是不跟你說話呢?我拿你當狗呢?你是不是就不舒服了?你就覺著「你沒拿我當人待呀,怎麼拿我當狗呢?」這是不是區別?拿你當人待和拿你當玩物對待,這兩種在態度上、待遇上是有區別的。拿你當人待,你要求有哪些待遇?尊重你,說話跟你商量著來,照顧你的情緒,給你足夠的空間、自由,維護你的尊嚴、臉面,讓你顯得像個人,在人面前、在人中間處處都給你一定的權利、一定的主動性,是不是這些待遇?這才叫人,這是人的待遇。玩物是什麼待遇呢?(沒有這些,不當回事。)(踢來踢去。)(要用就用一下,不用就丟掉了。)這就對比出來了,這兩種待遇是不是有區別?那對待玩物在一般人的想像當中,或者你能感覺到、你理解到的都有哪些對待法?沒有任何的尊重,也不用維護它的權利,不給它任何的權利,不給它任何的主動性,做事用不用跟它商量?不用商量。做什麼事用不用考慮它的面子之類的?都不用考慮,這就涉及到權利了,這是正面方面。還有消極方面的,高興了對它好點,不高興就踢它,這就是對待玩物的態度。

如果神要把人當玩物對待,人會有什麼樣的感覺?人還會覺得神可愛嗎?(不會。)但彼得就能因為這個讚美神,那他得具備哪些真理能達到這個?神其實沒那麼對待人,但是當他領受到這一層的時候,他覺得:神如果那麼對待我,我就應該順服,如果神把我們當成玩物,我何嘗不是甘心樂意。彼得能達到心甘情願,這個心甘情願指什麼呀?(任神擺佈。)任神擺佈是什麼呀?(絕對順服。)這是順服的真理。交給撒但,這是不是對待玩物的作法?說不要就不要,把你交給撒但,讓撒但試探你,讓撒但捉弄你。彼得是什麼態度?有沒有怨言?有沒有埋怨神?有沒有罵神?有沒有投靠撒但哪?(沒有。)這就叫順服,沒有怨言,沒有這些表現,這不就解決敗壞了嗎?跟神完全相合了。不是背不背叛的問題了,「不管神把我放在哪兒,我心裡都有神,不管神把我放在哪兒,我也是神的人,就是把我滅成灰,我也是神的人,我不會投靠撒但的」,到這個程度了。這話是不是挺好說?做起來可難了,做起來得需要裝備很多真理實際,你一個勁地裝備,裝備到你具備真理了,不需要你對神絕對地有認識,或者神向你顯明什麼,你就有這樣的順服就足夠了。你不要求神「你應該怎麼對待我,得給我一個標準,給我一個合理的說法,你這個說法得是絕對合真理的,是造物主該有的」,你說:「我不要求這些了,你喜歡怎麼對待我就怎麼對待我,你薅我頭髮也行,你跺我腳也行,你怎麼對待我都行,你把我交給撒但,你不要我了,那你還是我的神,我還是你的受造之物,我不會棄絕你的。」所以彼得能說出這句話來,「即使神把人當作玩具一樣玩弄,人又有什麼怨言可發呢?」這句話對你們多重要啊,太重要了!你若常常揣摩這句話,對這句話有真實的認識與體會,那你順服神就容易多了。人現在沒理智的地方就在這兒呢,好比說,人還沒做什麼,沒效什麼力的時候,覺著「我還沒資本呢,我沒資格跟神講理、抗衡,要求恩典、祝福,要求歸宿」,一做點什麼、出點力,就覺得「我有資本了」,這就麻煩了。不裝備真理能行嗎?你不裝備真理,整天說「我順服神,我是受造之物,這是我該有的理智」,口號喊得高,喊得順,結果臨到事了,明知道是神擺佈的也接受不了,順服不了,這是怎麼回事啊?人有悖逆,人的敗壞性情沒解決,百分之百還能背叛,這是實情。沒有足夠的真理裝備,人活著就這麼可憐。悖逆神的人、不能順服神的人、不能接受神擺佈安排的人難道就是不相信神的人嗎?相信神他也接受不了,這是不是實情?有些人說:「他鑽人鑽事,他自是、狂妄,臨到事總頂牛,總找理由,不相信神的存在,不相信神的擺佈安排。」那反過來說,他相信這是神的擺佈安排,相信這是神給他擺設的環境,神要潔淨他,神要讓他從中得著真理,難道他就能順服嗎?難道他就能不背叛嗎?難道他就不悖逆神了嗎?難道他就能從神領受嗎?不能,是吧?為什麼不能啊?人沒有這方面的真理,不具備這些真理。(對這方面真理好像都沒領受到。)這證明你們身量太小了,所以神都不敢試煉你們。一試煉你們,你們的頭髮都得豎起來。你們喊口號行,看別人的問題看得挺清楚,自己裡面是什麼樣還不知道、不清楚。

順服神的擺佈安排,這是每一個跟隨神的人面臨的最大的功課,也是最基本的功課,你在這方面真理上進入多少,你就具備多大身量。你對神順服到什麼程度,你的身量、你裝備真理的程度就有多少,這是相對應的。要達到絕對的順服得裝備哪些真理?剛才說什麼了?你明白的是字句你就總得回想,要是自己的實際經歷就不用想了,張口就來。回想回想,達到絕對順服得具備什麼真理?對神不能有任何要求,這是一條真理。但是這個真理你怎麼用啊?就是當你對神有要求的時候,你就用這條真理來衡量,自己有哪些要求?你這些要求合不合真理,有沒有理智?這些東西是怎麼來的?是想像來的還是撒但送的意念?其實這些都不是,是從人的敗壞性情裡產生的。你就得解剖,讓神顯明,顯明你這些無理的要求,就得追求像彼得一樣,「彼得說神把人類當成玩物,交給撒但,這話怎麼來的呢?神什麼時候把人當成玩物了?神對我挺好的,神挺恩待我的,神不是那樣的神,神愛人還愛不過來呢,怎麼能把人當玩物呢?這話不是真理,這是胡話,是誤解神,不是對神的認識,但是彼得這話是怎麼來的呢?」彼得經歷的太多了,把個人的要求、打算、慾望全部都放下了,他不要求神這麼作那麼作,沒有自己的想法了,把自己完全交出來了,「神你願意怎麼作就怎麼作吧,你試煉我也行,你責打我也行,你審判刑罰我也行,你興起環境修理對付我也行,你磨煉我也行,你把我放在獅子洞裡也行,把我放在狼窩裡也行,你怎麼作都對,怎麼作我都順服,我都能順服,你作的都是真理,我沒有怨言,我也沒有選擇了」,這是不是就絕對了?那有時候人是不是那麼想,「都說神所作的都是真理,神這次作這事我怎麼沒發現真理呢?看來也有不合真理的時候啊,神也有不對的地方,但不管怎麼說也是神,順服吧!」這裡有沒有絕對?這叫什麼順服?這不是順服,這話跟彼得說的神把人當玩物也能順服差多了。把你當玩物就不需要跟你講理由,不需要合情合理,當玩物還講什麼理呀?非得跟你說個一二三,這事為什麼這麼作,跟你講明事實,擺道理,你通過了之後才能這麼作,這叫當玩物嗎?這是給了人充分的人權自由,充分的尊重,還拿你當人對待,這就不是玩物。那什麼叫玩物?(就是沒有主動權,也沒有一定的權利。)那光是沒權利嗎?你得把這話落實在哪兒呢?說這件事你尋求半天也沒有明白神的心意,或者你信了二十多年也沒明白這是怎麼回事,這種情況你順不順服?該不該順服?這也得順服。這個順服的根據是什麼?就是彼得那句話。你要是總追求「神所作的一切都對,神所作的一切都合真理,神所作的一切對人都有益處」,這話是不是定規神哪?這話是真理,但有時候神所作的跟這話對不上號你怎麼辦哪?你就不順服了?這時候該實行哪一條呢?人該站住受造之物的地位,無論什麼時候,無論神是向你顯現還是不顯現,神隱藏也好,顯現也好,你能感覺到神也好,感覺不到神也好,你的責任、義務是什麼?你的本分是什麼?是不是涉及到這個了?你說「如果我看清楚了這事合真理,我順服;如果我看不清,神在哪兒我不知道,那我先等會兒,等看見神來了我再順服」,這是不是順服?這就不是。這是不是涉及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了?受造之物的本分是什麼?(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順服神。)這就找到根源了,問題不就解決了嗎?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順服造物的主你的神,這是每一個受造之物最應該持守的。很多真理你都不明白,不知道,你摸不到神的心意,比如有些預言你不知道,那你就不承認那是神的話了嗎?「我不能否認,那些話永遠是神的話,這裡有真理,我不明白但他也是神的話。」神的話沒應驗,這就不是神的話了嗎?不是真理了嗎?「沒應驗那可能不是神的話,可能有摻雜了」,這態度怎麼樣?又悖逆了,這就得有理性。理性是什麼?有理性的根據是什麼呀?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順服造物的主你的神,這是真理,永遠不會改變的真理。

再說到順服,順服神用不用根據你是不是明白神的心意、是不是理解神的心意,神是不是向你顯明他的心意?(不用。)那根據什麼?根據順服的真理。順服的真理是什麼?(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順服造物的主。)這就是順服的真理。那還用你分析對錯嗎?比如說,買一條狗對不對?買兩條狗對不對?一條狗也沒買,買一群羊,對不對?都是神作的,都對。你的責任、義務是什麼?你得去看羊,把羊看好,你說:「要是買了狗,狗看羊,我就餵羊,餵狗,這是我的本分。沒買狗,買了一群羊,那誰看羊啊?神沒告訴,那這就是我的本分,我得去看羊。」你不能埋怨說「買了一群羊,怎麼不買牧羊犬呢?神這麼作不對,神沒想到,失算了」,這是不是實行真理啊?(不是。)那實行真理的態度是什麼呀?盡好自己的本分。神買了一群羊,沒買牧羊犬,沒說什麼,你的本分是什麼呀?(看羊,放羊。)放羊去,找到自己的位置了。講不講理啊?放羊風吹雨打的,還有狼,你害怕怎麼辦哪?有被狼吃的危險怎麼辦哪?「變成狼食我也得盡好本分」,這是不是守住本分了?守住本分怎麼能達到?得有順服,這才能盡好本分,才能守住本分。要守住本分,達到絕對順服,用不用考慮神作得對錯呀?用不用非得神把這個真理跟你講清楚、講明白、講透徹你才能順服啊?不用,你就實行順服的真理就可以了。

有些人矯情,毛病多,「神不是真理嗎?神不是造物的主嗎?他作的有些事我怎麼看不透呢?神怎麼不跟我說明白呢?沒說明白我怎麼實行啊?我順服不下來不就是因為我裡面通不過嘛,我通不過,我順服得沒勁啊!」這是不是悖逆?悖逆又來了。你怎麼沒勁呢?順服需要勁嗎?不需要,就是簡單地有一個理性,「只要是從神來的我就順服。神的話應驗了,我順服,我高興,我讚美神;神的話沒應驗,別人說什麼我不聽,是神的話就是神的話,不會因為沒有應驗變成人的話,我順服,我什麼也不說,他永遠是我的神」,這就站住受造之物的本位了。你有這個理性,具備了這些真理,當你感覺到人在神眼中就是個玩物、螞蟻,你還難過嗎?你還自卑嗎?(不自卑。)那現在自卑不自卑?(不自卑。)現在不自卑是因為什麼呀?「神拿我當人待,我在神面前還有地位呢,我榮耀,神高抬我」,所以不自卑。如果神不高抬你,總貶低你,怎麼辦哪?你就覺得不是滋味。這個不是滋味就是問題,就得解決。很多時候人感覺不是滋味都是因為人裡面的難處太大了,人總對神有要求,「得把我當人對待,得尊重我,得高看我,得替我著想,得體諒我的軟弱,得寬容我,我身量小,我沒見識,我沒作過這項工作」,一大堆理由。今天一交通順服的真理,這些理由是不是理由了?什麼理由都不是理由,你的責任,你的義務、本分就是順服。有很多時候臨到難處順服不下來,怎麼辦哪?就得禱告。有時禱告也順服不下來,怎麼辦哪?(吃喝神話。)得用真理解決這個難處。從人覺得自己在神面前被神高抬是一個很高尚的人,到變成一個低賤的、在神眼中一無是處的玩物,覺得無所謂,自己沒什麼感覺,還能順服,還挺高興,得經歷多長時間?這不是經歷多少年頭的事,那就是看你能不能用真理解決問題,看你追求什麼。好比說,大夥都在那兒聽道,他進屋了,往顯眼的位置一坐,覺得美,燈光一照,「有我一份」,坐在外屋聽就覺得不是滋味,「這不是小瞧人嗎?這不是旁聽生嗎?這不是拿人不當人待嗎?我怎麼就是二類公民呢?」心裡就總不是滋味。坐哪兒不是一樣得真理嗎?總不是滋味,總勝不過這一關,這就得磨煉哪!

彼得能經歷數百次試煉,你們是不是也得經歷數百次試煉哪?那現在都經歷多少次了?不說數百次,一百次有沒有?(沒有。)那還早著呢!光看人家經歷數百次試煉被成全了,那你們要是一次還沒經歷,或者是一百次還沒經歷,那你們離被成全還早著呢!這事是不是得預備預備、下下功夫啊?怎麼下功夫啊?就得在真理實際上下功夫,別稀裡糊塗、嘻嘻哈哈的,一天光在事上忙。忙事也不怕,事情多就得忙,不忙不行,總得有人忙,但是忙事的期間你得往真理上悟,悟的同時你得跟神要。怎麼跟神要啊?就是每天心裡為這事祈求,默默地祈求,安靜在神面前讓神作。你說神會不會一棒子打死你?你得有這個信心,神不會一棒子打死你,不會讓三歲小孩擔二十歲人的擔子,絕對不會,這個你心裡得有底兒,但是你得向神求,你得有這個願望,有這個心志,有這個心,神才會作。你總怕,總躲,總也不提這事,神就總也不作。就像你的孩子跟你說「爸媽,你們去上班吧,我自己在家」,你心裡琢磨琢磨,「五歲的孩子能看家嗎?我捨不得啊,萬一被壞人拐走了呢?」你擔心,但是孩子有這份心,你很受感動,心裡很舒服,就覺得「我這孩子是個好孩子,是務正業的孩子」,你心裡得一份安慰。孩子十三四歲的時候,說:「爸媽,你們上班吧,家裡的雞我餵,狗我看著。」你心裡得安慰的同時就願意讓他擔點擔子,你會不會讓他到地裡幹點活兒呀?你覺著他擔不了,弄不好把好莊稼苗鏟了。到十六七歲的時候,孩子說「爸媽,中午你們想吃什麼我給你們做」,你是什麼心情?「我這孩子長大了,懂事了,知道體諒父母了」,你心裡挺美。那孩子能給你做飯了,你會不會說「出去打工,一天給媽掙二三百塊錢」,你捨不捨得?(捨不得。)他達不到,你絕對不會這樣做。這是父母對兒女的心。那神對人呢?也是一樣的,他會根據你的身量作工在你身上,所以你只管放心大膽地求告神,神絕對不會折騰死你,不會累死你,不會讓你擔超過你身量的擔子,你得有信心。

追求被成全,達到讓神滿意,做合格的受造之物,人得有心志。有什麼心志呢?有追求被成全的心志、追求做一個有真理的人這個心志。你沒有這個心志,光滿足於「我忙著呢,這項工作我擔著,我效著力,我聽著道,到哪兒挺體面」,那你就完了,沒出息。你明白多少真理?一講真理,一交通、講道,你就打盹,一講外面事,一講出力的事,眼睛就亮了,這就是效力的。有的人是一講真理他眼睛就亮了,「趕緊記啊,這個我缺少,那個我也缺少,我離順服神還早著呢!我裡面太污穢了,我身量太小啊,我太軟弱,我悖逆神的東西太多,怪不得神對我不滿意,我差得太遠了,沒有任何與神相合的東西,對神的誤解還太多,我什麼時候能滿足神的心意呢?」他盡著本分也不耽誤琢磨這些事,常常來到神面前默禱:「神啊,求你給我試煉,求你顯明我,讓我明白真理,讓我能得著真理實際,能認識你,求你管教我、刑罰審判我。」他對這事有負擔,心裡總掛記著,這一掛記,神就開始作工了,神一作,他不就偏得了嗎?為什麼彼得能有數百次試煉哪?因為彼得追求,他就不怕神試煉,就相信神試煉人是潔淨人,相信這個路途能把人成全,這才是正道。他為此求,也為此實行,也為此花費,為此獻身,所以神才作。難道神就抓住他不放了,就相中他了?神相中哪一個人是不是有目標的?是不是有原則的?(是,得是追求真理的人。)這是絕對的,他也得追求啊。別人為什麼得不著數百次試煉呢?他不追求這個,他不求告這個,也不為這事禱告、祈求。人不為這事祈求,神不作,這就叫神不勉強人。神要成全你,這是好事,你也覺著是好事,但是你總躲著,神能強加給你嗎?有些人說了,「見基督那還了得,我要是總見基督的面,基督看出來我的毛病了,總對付修理我怎麼辦哪?我得躲著點兒。我總跟他在一起,他看透我了,我不就完了嗎,我再也藏不住了。審判刑罰一臨到,我的歸宿不就沒了嗎?我可得躲著點兒。」外邦人常說「距離產生美」,他認為:「我要是總躲著,我離基督遠點兒,我在他心裡就總是那麼完美,信心大,有熱心,追求真理;我要是總在他眼前,哪天他看我厭煩了,恨惡了,我不就完了嗎?」是這麼回事嗎?有些人就藏這個心眼。你說神對這樣的人強求不強求?(不強求。)所以說,你追求什麼,你的心志到哪兒,神就成全到哪兒。你不追求,你躲避,你遠離,你跟神藏心眼,神話說神是怎麼對待這些人的?(「不要把聖物給狗,也不要把你們的珍珠丟在豬前……」(太7:6))你不喜愛真理,你躲著神,你以為神還黏著你呀?對這類人神不強求,神不作。但是對這些追求真理的人神的要求就是,但願人能像彼得一樣,像約伯一樣,像亞伯拉罕一樣,能走上神對人要求的人生正道,走敬畏神遠離惡之道,最終得著真理,達到被成全。神希望得著這樣的人。但是如果你不追求,神會不會勉強?神從來不勉強,聖靈不會一個勁感動你,抓住你不放,就要成全你,不成全你不算完,你跑不了。告訴你實話,神絕對不會那麼作,這是神的態度。神只是希望,但願,就是有這樣的願望,希望能有更多像約伯、彼得、亞伯拉罕這樣的人,在最後神工作結束的時候得著更多這樣的人,但是到底有多少順其自然,這就是神作工實際的一面。他不強求,不定規是十個、二十個、一百個、兩千個、一萬個,他就是實實際際地作,實實際際地在人中間行走,就這麼說話,就這麼作工,作方方面面的涉及真理的工作,對人有益處的工作,這麼一直作,作在對的人裡面。最終哪些人有心志,追求真理,達到被成全了,那這些人就有福了,得著了,這是不是神不偏待人哪?神是公義的。揀選預定了末世跟隨神的所有這些人,這是神作的,給人預定家庭,預定什麼時候降生,預定成長環境,預定恩賜、才能、素質、生存環境,這些都預定好了,但最終讓人看見神最公義的一面是什麼呢?所有這一切都是神預定的,但到最終得著歸宿、剩存下來的是人自己追求的,就根據人所走的路。這是不是神的公義?

神道成肉身實際的那一面每一個人都看到了,神是公平合理地對待每一個人,你也看到了,他也看到了,就是這樣一個普通的人。有的人看到這樣一個「人」有觀念,「外表太渺小了,不起眼,我不信了,我沒法信」,或者疑疑惑惑跟著信。有的人見到基督,「道成肉身的神實際,他再實際、再渺小他也是神,我把他當神對待,所以我把他口中的話當真理、當造物主的話去實行,去接受,我要跟隨他」,最終他被成全得著真理了。最終得著真理的人是什麼樣的人?(追求真理的人。)神在任何一個人身上就是這麼平均地澆灌、供應、牧養、作工,聖靈也感動人,我也說話、交通、供應,常給你們聚會,是不是都一樣?沒有額外對哪個人一個勁督促,給他特別的環境,讓他額外得一些聖靈光照開啟或者向他顯一些神蹟奇事,絲毫不作這些。恩典時代就為了赦免人的罪,讓人走悔改的道路,神顯了很多神蹟奇事,這一步全是供應真理。不管你受了多少苦,你最終得著真理了,你是被成全的人,剩存下來的人;最終你得不著真理,你找什麼原因也沒有用。如果你說「神沒顯神蹟奇事,我沒法信」,「神給人的讓人能信的基礎太少,我沒法信」,「神太實際,太渺小,我沒法信」,真理都同樣供應給你了,為什麼人家就被成全了,你怎麼就被淘汰了?你怎麼沒得著呢?這對你就是審判,是你不追求真理,是吧?所以在最後這一步,神只作話語的工作,就是實實際際用話語來作人,並不顯神蹟奇事,你想看神蹟奇事那你就回到兩千年前去看主耶穌那個時代顯的神蹟奇事,你別信這一步了,信這一步你就別想了,神不那麼作。這是不是合理?公平合理。你追求真理,神不偏待你,你不追求真理,只追求效力,你能效力到最終,神也讓你剩存下來,你也能得恩典,但是你效力如果效不到最終,那就被淘汰了。淘汰是什麼呀?滅亡!合情合理,沒有什麼偏不偏待人的說法,全是根據神的話,根據真理。

那現在來看,人所走的道路是不是就很關鍵了?你追求走什麼道路,你追求做什麼人,你怎麼追求,你的願望是什麼,你跟神求的是什麼,在神面前你對神的態度、對待神話的態度是什麼,這些就很重要了。顯神蹟奇事能不能成全人?好比說,你遭遇一次車禍,神把你救了,這能不能使你被成全哪?(不能。)你死過一次又復活了,能不能把你成全?甚至你睡了二十多個小時,去過天國,能不能把你成全哪?(不能。)這個代替不了真理。所以說最後這一步,在神經營工作結束的時候,神就用話語來成全人,就用話語來顯明人,這是神的公義。你在神話上得著成全了,你剩存下來誰也沒話說,神就要這樣的人。神的話語供應這麼多,最終你沒得著,那怨誰呀?怨人所走的路,是吧!現在明白了吧?人走的道路重不重要?(重要。)重要在哪兒?決定人的歸宿。所以你別總研究「預言應不應驗哪?神顯沒顯過神蹟奇事啊?神到底什麼時候離地啊?神離地的時候我能不能看見啊?」你研究這些沒用,跟你的歸宿、跟你被成全沒有關係。那什麼跟你有關係?你所走的道路跟你是否被成全有關係。是否被成全最基本的真理是什麼?就是順服神,你這一生都要追求順服神。追求順服神方方面面的真理剛才不是講了嗎,為什麼這一生都要追求順服神呢?追求順服神的過程是解決什麼的過程?就是解決敗壞性情的根源。為什麼要解決敗壞性情呢?敗壞性情跟神是敵對的,是撒但的敗壞性情、撒但的實質,實質是撒但,是魔鬼,追求順服神就解決這個問題,這太有必要了!你的敗壞性情一天不除,有一點不解決,你就是站在神的對立面,就是神的仇敵,你就沒法順服神。你的敗壞性情解決到什麼程度,你順服神就到什麼程度,敗壞性情解決幾成,你順服神就能達到幾成。

咱們這次沒有講認識神,認識神是在你解決敗壞性情、追求被成全達到順服神的過程當中逐步能得到的,你單追求認識神,這個功課很深,所以咱們沒講。現在講的就是跟人的實行、跟人的生活、跟人的追求息息相關的,跟人的道路緊密相關的話題。在你追求解決敗壞性情的過程當中,你就逐步理解神了,逐步明白神的心意了;你能夠明白神的心意,你是不是就對神有一些認識了?你就認識神一部分了。在你順服神的過程當中,為什麼你能順服了?你理解神的心了,你明白神的心意了,明白神對你要求的標準、原則是什麼,目的是為了什麼。這個理解裡是不是就有一些認識了?這是捎帶著的,逐步的,隨之而來的。你如果單追求認識神,這很難,說「我什麼也不做,我整天就追求認識神。花兒是怎麼來的?是神造的。那花的基因是什麼呢?有什麼維他命啊?有什麼氨基酸哪?」通過這個認識神能不能達到?沒用,空洞。你說「羊羔吃奶為什麼跪著呀?牛吃奶為什麼不跪著呀?我研究這個,通過這個認識神」,能不能達到?明白這些沒用,這些是很粗淺的認識。知道萬物都是神造的,挺奇妙,這就行了,根本的問題是什麼?根本的問題是人得追求真理解決敗壞性情達到順服神,在追求的過程當中,很多枝節問題其實一點一點就都明白了。

  • 話在肉身顯現

    話在肉身顯現(續編)

    末世基督的發表(選編)

    基督的座談紀要

    末世基督經典話語

    神的羊聽神的聲音(初信必讀)

    國度福音全能神經典話語(選編)

    末世基督的見證人

    國度福音經典答題(選編)

    聽神聲音看見神顯現

    跟隨羔羊唱新歌

    辦事有原則的實行操練

    事奉之路

    全能神教會歷年工作安排精要選編

    神三步作工的紀實精選

    考察真道一百題問答

    得勝者的見證

    基督台前的審判——生命經歷的見證

    講道供應文選

    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神隱祕降臨作工的見證彙編

    生命進入的經歷見證

    如何識破撒但的詭計

    我是怎麼被神話語征服的

    聖靈引導人歸向全能神的見證

    抵擋全能神遭懲罰的典型事例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