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基督的座談紀要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

第一百零一篇 實行神話才能達到性情變化

現在你們的生命經歷處於哪個階段?你們現在的身量處在什麼階段?(我常常流露狂妄性情,就定規自己完了,就會想自己是不是效力的。)一說是效力的就害怕,這是身量幼小、不成熟的表現。身量幼小就是沒有判斷能力,沒有正常思考問題的能力,不是成人的思想,沒有成人的心思,受前途命運轄制。還有呢?(盡本分順利的時候情形就好,出現一點偏差或者遇到難處的時候,裡面就會有一個感覺,「這個本分是不是盡到頭了?神是不是要藉著本分顯明我沒有真理呀?」這個時候就會消極,對神也會猜測、防備。)你們說被顯明是不是好事?(道理上知道是好事,但是實際臨到的時候有時候就通不過。)沒被顯明的時候怕什麼呢?(擔心自己的前途命運。)那擔心的到底是什麼?到底是怕被顯明還是怕被淘汰呀?(主要是害怕被淘汰。)怕被淘汰這個存心到底是什麼東西支配的?怎麼造成的?淘汰能怎樣呢?你們所認為的淘汰到底是怎麼回事?(就是什麼都沒有了。)你認為的淘汰就是不讓你盡這個本分了或者這個事把你顯明了,那跟在神眼中神怎麼處理你、怎麼看你是一碼事嗎?能不能確定?正常情況下,沒有哪一個人對什麼事都是精通的,沒有「萬事通」這樣的人,就是你大腦再發達,你見識再廣,總有你不明白、不知道的地方,不知道的行業或者技術,就是在各行各業當中或者在做各項工作當中總有你不知道的死角,總有你夠不上、達不到的。在神眼中他對人有一個準確的衡量與評價,就是用一個人,讓一個人做什麼,神對這個人肯定有標準,他不是讓你做孫悟空,會三十六變,又能七十二變,又能一百零八變,他不這樣要求你,他把你當一個正常人對待,就你這個人的正常人性,就你具備這些知識,就你的素質,就你生活的環境,就你所有的見識,你這個年齡、你的閱歷能達到什麼程度,在神那兒有一個最準確、最正當的衡量標準。他的衡量標準是什麼?就是看你這個人做事的存心、原則、目標是什麼,是不是合真理的。有可能這件事按這個行業或者業務方面的標準衡量你做的沒達到一百分,剛及格,但是神怎麼衡量?神不用一百分來衡量你,及格是六十分,神衡量的標準頂多是六十五分。六十五分這個標準是什麼呢?就是你能盡心、盡意、盡力,能達到盡上你的全力,盡上你的忠心,這就是神的標準了。但是在你生命長進期間,好比說你使多大勁最終也只能達到六十分,在神那兒看你達沒達到標準呢?在這個期間你已經達到標準了。神對人要求不高,是吧?

有時候藉著一個事神顯明你了,管教你了,這意味著淘汰嗎?意味著你的末日就來到了嗎?不是,就像小孩總懷疑「我是不是我媽要來的?我是不是不是親生的?」他測不透大人的心理,不知道大人為什麼因為這個事痛打他,為什麼因為那個事把他教育一頓,劈頭蓋臉地數落他。好比說,大人告訴你:「不許去水庫游泳!」去水庫游泳的後果是什麼大人也可能沒告訴你,但是你可能也聽到一些,比如有的小孩趁大人不注意去游泳淹死了,常常發生這樣的事。你不聽,你當耳旁風,偷偷摸摸地去玩了。玩了之後沒淹死,回家了,還覺得挺美,「看我玩得絕吧!我爸媽不知道,沒罵我,也沒打我。」雖然父母沒罵你沒打你,但跟你說:「晚飯別吃了,晚上別睡覺,面壁思過!」你就面朝牆站著,一晚上又餓又冷又渴,心裡又委屈,覺得「不就是游泳、玩水嘛,也沒出人命,至於這樣嗎?」你不理解,琢磨:「我是不是抱來的?他們都呼呼睡大覺,又吃飯,又有暖被窩,就讓我一個人面壁思過,這到底是因為什麼?」你琢磨不透,然後就想「我媽肯定不要我了」,一個勁琢磨這事。其實父母是什麼心哪?就是讓你長記性。他對你做這事,最後要達到的果效是什麼啊?光讓你長記性就完事了?光長記性那不是最終要達到的果效,長記性的目的就是讓你聽他的話,按他的話行,按他的話活著,別做悖逆他的事,別做讓他操心、操勞的事,這就達到果效了。你要是聽了父母的話,你是不是就長進了?父母是不是就省心了?父母一省心,他們對你是不是就滿意了?還用那麼罰你嗎?所以很多時候,人的擔心是出於自己的利益,大的方面是怕以後沒有結局了,「萬一不小心神顯明我就把我淘汰了,神要顯明我不要我了那我也沒辦法,說不要就不要啊」,這是你對神的誤解,是你單方面的想法,你得弄明白神的意思。神的意思顯明人不是為了淘汰,顯明是為了讓人長大。另外,有時候你認為是顯明,其實不是顯明,很多時候是因為人素質差,不明白真理,再加上人有狂妄性情,好顯露,有悖逆性情,沒用心,大大咧咧,不當回事,結果工作沒作好,本分沒盡好。再一方面,有時候交代的原則你沒記清楚,當耳旁風了,自己任意妄為,做事的時候沒跟多人交通,就自己獨斷專行做了,做完之後效果不怎麼樣,違背原則了,這就該受管教,那怎麼能說是被淘汰呢?這事就得正確對待。正確對待的路途是什麼呢?就是在你不明白真理的事上你得尋求,尋求包括什麼呢?不是光尋求明白道理就完事了,得明白神的心意,明白神家作這項工作的原則。原則是什麼呢?原則不是道理,它有幾個標準,你得尋求做這類事工作安排是怎麼規定的,作這類工作上面是怎麼交代、怎麼吩咐的,盡這類本分神話是怎麼說的,來達到滿足神心意。達到滿足神心意以什麼為標準呢?按著真理原則辦事,大的方向就是以神家利益、神家工作為重,小的方向就是方方面面得看著沒有大問題,不能羞辱神。這些原則都掌握了,那人的這些擔心是不是慢慢就放下了?誤解是不是就放下了?你這些誤解放下了,你對神沒有不合情理的想法,那些消極的東西慢慢在你裡面就不佔主導位置了,你就能正確對待了。所以說尋求真理、尋求明白神的心意很重要。

人常常處在一種消極、被動或者抵觸、誤解的情形裡,這是不是身量幼小的表現?有的人總說怕本分盡不好,要是不細分析,一聽這話,「這人還有忠心呢,總怕本分盡不好。」其實他心裡擔心的是什麼呢?「我要是盡不好本分,就把我淘汰了,我就沒歸宿了。」還有的人說「我總怕當效力者」,人一聽這話,「不想當效力者,那就是想當子民,想當子民就得好好盡本分,這人好啊!」其實不是,他心想「我要是當效力者那最後還得滅亡,歸宿就沒有了,不是天國的子民了」,言外之意是這個,還是為歸宿命運擔憂,是吧?誰一說「你是效力的」,他盡本分的勁就減三分,一說「你是子民,你是神稱許的,你的本分盡得好啊」,他盡本分的勁就加三分,這是什麼問題啊?他在神家盡本分,他裡面的情形、心情總受歸宿左右,他不根據真理,不根據神話,所以就產生了很多負面的東西、負面的想法。那些負面的想法自己總也解不開,就把他捆在一個網裡,他就總被絆住腳出不來,還總覺得自己想的對。有時候因為挨一次對付就覺得「對付的話挺嚴厲啊,我這人沒希望了,就這樣了,能做到什麼程度就做到什麼程度」,帶著一種消極的、負面的、墮落的思想,抵觸著、對抗著盡本分,這能盡好本分嗎?神家一個勁交通「盡心、盡意、盡力盡好你的本分,愛主你的神」,他總想什麼?「就這樣了,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怎麼樣不都行嘛!」抵觸著,對抗著,消極著,埋怨著,不情願著,心裡有著隔閡,就這麼勉勉強強的,前面有人拽著,後邊有人趕著,自己就像陷在泥坑裡一樣,每邁一步都那麼艱難,活得痛苦啊。這是怎麼造成的?就是人對神作工拯救人總有誤解,不管神怎麼對待,人就總懷疑,「神是不是不要我了?神到底拯不拯救我啊?像我這樣的再追求還管不管用了?還能不能進國度了?」總有這些消極的、反面的、不好的想法,這是不是會影響你盡好本分?是不是也會影響你追求真理啊?

人活著每一個人都有這些思想,臉面、虛榮、地位、名利、名譽還有一些更多的,信神期間就是不斷地在這些東西裡掙扎,摸爬滾打。在這個期間,人通過吃喝神話,明白神的心意,明白真理,然後用神的這些話,用這些真理來解決這些東西、這些問題——虛榮臉面,人的慾望,人的存心,人對神的誤解,個人的選擇,人的自是、狂妄、詭詐,就是用你所明白的真理,你所聽到的神的話,你所掌握的真理實際、真理原則不斷地解決這些問題,這樣人裡面逐漸就變了。這些東西每一個人都有,有的人說:「我這個人生來就心粗,大大咧咧,從來不為臉面、名譽爭奪什麼,我這人寬容、大度,從來就不因為蠅頭小利斤斤計較,但是誰要是擋我的道,那我就得出刀子。」沒有一個人不為利益活著、不為名譽活著的,人都為這些事活著,只不過人的表達方式不一樣,流露出來的方式也不一樣,有的人會說出來,有的人不說出來,有的人流露得明顯,有的人就隱藏,他用各種方式掩蓋,不流露出來,不讓人看透。但是你不讓人看透,你掩蓋,你以為神就不知道了?你以為你就沒有敗壞性情了?每一個人都一樣。不同的是什麼呢?有些人聽完真理之後他能把神的話接受進來,就像苦口良藥一樣,他拿來喝,用來治他裡面的毛病,解決他裡面的問題,他行事、做人、盡本分、待人接物、人生方向目標都在神話裡找答案,來解決自己生活當中遇到的問題,聽到一點就實行一點。比如,神說你們都要做誠實人,他就琢磨「怎麼做誠實人呢?」神話說了做誠實人得說誠實的話,敞開心交通,接受神的鑒察,有這幾條原則,他就開始實行。當然在實行期間有時候偏左點兒,有時候偏右點兒,有時候實行得有點過,有時候有點偏謬,但是不斷地往這個方向走,歪歪扭扭,慢慢地越來越好,他越活越有人樣,越活越覺著有神同在、有神祝福。這是一類人。

還有一類人,別人說「我這人狂妄、自是,有慾望,有存心,做事好顯露自己,有地位心,好爭名奪利」,他也有這些,但是他聽完道之後不把這些問題當回事,自己該怎麼行怎麼行。他也能敞開交通,對付修理也能接受,神管教也能接受,但是接受之後他當道理,怎麼說是當道理呢?他待人接物,盡本分,處事,做人,對號自己的敗壞情形、敗壞實質,全不根據神話,全根據自己總結出來的處事原則、方式方法,然後跟神話的字句再一調和,自己還覺得挺美,「我也是盡好本分的人,我也是信神的人,我也是追求真理的人。」他自己在外面付些代價或者出些力,或者自己再有點才幹,有點特長,他就覺得自己是追求真理的人了,是愛神的人了,你們說這類人是不是實行真理的人?(不是。)神的話他也認真地聽,認真地寫,認真地記,認真地背,甚至還花時間揣摩,但是他把神的話拿來做什麼呢?他聽神話的目的是什麼?(拿來給別人講道,也是為了顯露自己。)這是一方面。還有呢?這裡有多種情形。有的人拿神話當規條來守,守個字皮就完事了。大夥一交通做誠實人,他說「你做誠實人,我也會交通」,他一交通,人說:「你的實際在哪兒呢?」「那我看看筆記本吧。」他還得現讀,他沒有實際經歷,他要是有的話不是張口就來嗎?是自己的經歷怎麼還得照本讀呢?照本讀這就不對勁。還有哪種情形?(裝備了一些屬靈的道理就覺得自己有真理實際了。)聽完這些道,他就認為自己有實際了,他認為聽懂了就是有了,這是不是錯誤的想法?他說:「我能領受真理,我通靈,我能明白神所說的話,明白我所聽的道,那我就是有真理實際了。」他不認為這些話是用來實行的,是用來解決他裡面的難處、問題的。當他悖逆神的時候,這類人通常怎麼解決自己的難處,知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這樣的經歷?不以神話為真理原則的人,他聽完神的話,自己一有悖逆了,琢磨琢磨,「我這是悖逆嗎?情有可原吧,誰都這麼想,就是個想法,不算是悖逆,下次不這麼想就行了,順服唄」,再琢磨琢磨,「我能順服那我還是愛神的人,我是神所喜悅的」,就這樣過了這一關。他就不解剖:「我為什麼悖逆?通過這次的悖逆,我看清我這人是個什麼樣的人。通過這次的悖逆、這個表現,我看透我裡面的實質是什麼,我為什麼能悖逆神。當然順服是我應該做的,但是我得解剖解剖,我得認識認識這事,不能讓這事過去,得認識認識自己的本性實質,認識認識人為什麼要悖逆神,為什麼能悖逆神,神為什麼藉著這事審判人、對付人、修理人。」這是不是功課?這就跟真理掛鉤了吧?如果不作這些省察,沒有這些實行呢,「順服唄,讓怎麼做就怎麼做唄」,這是不是實際?(不是。)這是什麼呀?這叫規條,這就不是實行真理。

有很多人聽道十來年、二十來年,甚至有的人聽的時間更長,字句道理能說一大堆,甚至講得也挺實際,但為什麼他裡面就不變化呢?最後出現問題了,他說「別跟我講,我什麼都明白,我什麼道理都懂」,這話的根源在哪兒?毛病出在哪兒?為什麼什麼道理都懂,什麼道都聽了,自己說什麼都明白,不需要別人講,就是問題解決不了?這是怎麼回事?他不接受真理。就像一個醫生,他常給別人看病,給別人開藥方或者動手術,他什麼道理都懂,但是當他自己得癌症的時候他說什麼?「誰也治不了我的病。」有的人說:「你得化療啊。」「我懂。」說:「你得開刀啊。」「那我也知道。這不用你說,我什麼都知道。」什麼都知道,就是不實行。別人讓他開刀他也不去,讓他化療他也不去,這病能好嗎?你是大夫也沒用。這是第幾種人?(第二種人。)這種人外表看也接受對付修理,也熱心聽道,熱心作工,熱心盡本分,甚至可以說熱心出力、受苦、花費,但是就有一點最不好,而且是最關鍵的一點,就是從來不把聽來的道、不把神的話當成真理來實行,這就是不接受真理。不接受真理的人實質問題是什麼?(不喜愛真理。)那不喜愛真理的人他對神是什麼觀點?什麼態度?不喜愛真理的人他為什麼不喜愛真理?(他本性裡就不喜愛正面事物。)不喜愛正面事物這肯定是一個原因,他不把真理當真理對待,在他的觀點當中認為真理就是好的道理,就像佛教徒說的「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佛教徒就總說這句話。來了一個乞丐,他給人家兩個饅頭,「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看誰家窮,他又給扔倆小錢,或者送一袋麵、兩袋米,「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在總傳講這句話的過程當中他就認為「我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是一個標準的佛教徒,我按照佛祖所說的去做了」。但是有一天,他做了一筆大買賣,對方給他進了很多貨,他琢磨琢磨,「這些貨在我手裡,我要是不給他錢,我這一輩子就什麼都不用做了,不愁吃不愁穿了」,他就設一個套兒把人家騙了。騙完之後他掙了很多錢,那一家破產了,這時他就不說那句話了。扔倆小錢、一袋米、倆饅頭他能實行那句話,「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做一個好的佛教徒,涉及到大的利益了,他就不這麼做了,這是一個真的佛教徒嗎?是真善人嗎?這叫什麼人哪?(假冒為善的人。)不是真善人,那是假冒,騙人的。更可氣的還有什麼呢?他把這筆貨賣掉之後,掙到了錢,用這些錢做福利,救助失學兒童,救助孤寡老人,這是什麼人哪?他為什麼要做這些事啊?周圍的人都說:「這是大善人哪!」為什麼叫他大善人呢?他做太多善事了,救助這個又救助那個,名望就傳出去了。周圍村子裡的人凡是知道他的都說他是大善人,其實誰都不知道他的錢是怎麼來的。他為什麼這麼做?他就是為了留個名,有了錢,再有個名,買個「大善人」的稱號,他的目的達到了。這人壞不壞?人的壞隱藏在哪兒啊?外表能不能看出來?看不出來。所以說,有時候人外表做點小的好事,或者有一點付出,或者獻上點什麼,或者偶爾聽一句話外表有順服,這不代表人實行真理了。

實行真理的標準到底是什麼?怎麼衡量、定義你是實行真理了?神怎麼衡量你這個人到底是實行真理了還是沒實行真理?你到底是不是聽神話而接受神話的人,神怎麼看?神就看你在信神、聽道、實行神話期間,你裡面的情形、對神的悖逆還有各方面敗壞性情的實質有沒有改變,是不是用真理代替了,你的變化是外表的行為、作法有變化了,還是你內心深處敗壞性情的實質有變化了,神衡量這個。你聽了這麼多年的道,你吃喝了這麼多年神的話,你的改變是外表的還是實質性的?有沒有性情上的變化?你對神的誤解,對神的悖逆,對待神所交給你的託付、你的本分這些方面有沒有變化?對神的悖逆有沒有減少?臨到事有悖逆你能不能反省自己,能不能有順服?對神給你的託付、本分你的忠心有沒有增多,純不純潔?個人的存心、野心、慾望、打算這些東西在你聽道期間有沒有得到潔淨?還有你對神的誤解,你是不是還持守原來那些觀念、渺茫的想像、定規,是不是還有埋怨或者更多的消極情緒?這些東西有沒有變化?這些是不是衡量標準?如果這些東西都沒有任何的變化,那你是什麼人啊?這就證實一個事實,你不是實行真理的人。一粒種子撒在地裡,又澆水又施肥,多少天不發芽,這粒種子有沒有生命?沒有生命,這就證實了。人裡面的各種情形得有變化,好比說,你一開始是因為什麼信神的呢?有的人說,「我這人以前在世上就挺可憐的,受人欺負,受人排擠,人都看不起,我信神就想揚眉吐氣」,就帶著這樣的存心來信神了。信了一段時間這個存心還在裡面,然後就帶著這個存心盡本分,在神家花費,越花費越有勁,越花費越覺得「我當上教會帶領了,好了,揚眉吐氣了,第一口氣終於出了。」信著信著,又當上小區帶領了,「這不是揚眉吐氣了嗎?」他裡面的存心沒解決。當上小區帶領之後就琢磨,「我再當個更大的帶領,信神還是好,不錯!」他在神家開始爭地位了,就是為揚眉吐氣,他這個存心始終沒解決。他作這些年工,聽這些年道,吃喝這些年神的話,就這點問題都沒解決,這些話吃到誰肚子裡了?人的情形都有變化呀!人的生命發生變化了,這才叫真實地把神的話吃進來了。你裡面這些東西都沒有變化,始終持守著一種情形、一種態度、一種觀點,一直沒變,這就是沒身量。如果這些問題都不同程度地在不同的階段逐步得到解決,這就證實了神的話在你身上起作用了,達到果效了,開始成為你的生命了。

咱們說了兩種人,第一種人有什麼表現?簡單地一聽到神的話就能實行。第二種人呢?聽再多神的話,他也不是完全不實行,在他的觀點當中認為他也實行了,因為他又撇家捨業,又能獻出自己所有的,甚至有的人一輩子獻給神了,不娶不嫁,也不發財了,都獻上了,但就是他裡面的情形總不變,對神的埋怨、誤解、觀念、想像,狂妄性情,做事武斷、獨斷專行這些總不變,總是一個方式,就是外邦人常說的不改頭換面,總不換活法。這種人把神話當成什麼了?當成好的道理。他認為神的話也是真理,但是他認為的那個真理其實就是道理,是道理性的、好的、比較不錯的東西。他也實行了一部分,但是生命情形、靈裡的情形絲毫沒有改觀,沒有變化。這是第二種人。

第三種人是什麼人,知不知道?這一種人聽完神的話覺得:「這個道對,神道成肉身了,是個好人,也不錯,神家的帶領也不錯,神家的這些人也都不錯,這是個好地方,在這裡沒有欺壓,沒有眼淚,沒有困苦,簡直就是個安樂窩、避難所。這些人都挺和善的,誰也不欺負誰,誰跟誰有點過節都能敞開心交通,這些人都是好人。上面講的道也都是好道,都是正能量,這裡面充滿正氣,充滿正能量,神說的話都是正面事物,聽了這些道心靈裡挺得滋潤,心裡也得安慰了,能感覺在神家活著特別安靜、祥和,有享受,有安慰,有一種活在人間樂園的感覺,在這些人中間活著有樂趣,有希望,要是在神家能成人才做成大事那就更好了。」他把這些道、這些神的話當成名人、偉人的一些正面的理論、學說、好的道理,那他實不實行啊?(不實行。)他為什麼不實行啊?一方面他實行這些真理有難度,那得受苦付代價呀,他認為這些話說說就行了,就像在宗教裡一樣,信神就是業餘的事,出點力或者當個教友就可以了,不能把神的話完全、真實地接受過來。神的話說誠實人就是一是一、二是二,絕對不能撒謊,在他那兒就認為「不撒謊還叫人嗎?」他就通不過這一關,「跟誰都敞開不留心眼,完全順服神,那不是傻嗎?」他認為那麼做傻,不能那麼做人。他承認這話都對,但是完全那麼做在他那兒就通不過,所以這一類人就是敷衍一下,只承認話都對,是真理,但就是不接受、不實行。當神家需要人出力的時候他很積極地舉手,舉手表示願意出力的目的是為了什麼?「這麼做興許能撈點好處,得點什麼,不是總說信神能享受祝福得恩典嘛」,他有這樣一個期盼,有這麼點信念。但是神的話在他那兒就是他研究的對象,就是他打發業餘時間的對象,根本就不當真理,不當生命。這是什麼人哪?這就是不信派。不信派不承認神能拯救人,人能蒙拯救,也不承認人有罪、罪得赦免這些事,他說:「這個世界上的人都不是活在真空裡,都這樣,人跟動物沒什麼區別,人就是高等動物,動物就是低級動物,神的話就是好的教義,談不上是真理,也不敢說是不是真理,神經營計劃作三步工作拯救人這事不好說,到底能不能拯救人也不好說,到底神能把人拯救到哪兒,以後人的結局歸宿到底是什麼,這都不太清楚。」他對這些事不感興趣,對神拯救人的事不感興趣,對人接受審判刑罰蒙拯救不感興趣,對人如何進入真理實際不感興趣,更細節的關於怎麼做誠實人哪,怎麼盡本分哪,都不感興趣。尤其講到人得順服,絕對地順服,他更反感了,「人要是順服神,人長腦袋幹什麼呢?」他就是這觀點,「人總順服神都成奴隸了」,不信派的觀點來了吧?他認為人順服神那是不好的事,那是屈尊的事,那是有失尊嚴的事,不應該那麼講,也不應該那麼接受。對有些道,比如讓人得恩典,讓人做好事、有好行為,他勉強能接受,對於彼得被成全接受數百次試煉他就想不通了,「神不是玩弄人嘛!」他不把真理當真理接受,他認為是神玩弄人,他把神這麼作人、這麼拯救人的方式看成是一個人在玩弄一個人,一個有權有勢的人玩弄一個弱勢群體,像奴隸主對待奴隸一樣,他這麼對號,這樣的人能接受真理嗎?這樣的人在教會裡有沒有?(有。)你們說這樣的人會不會自己離開教會?(他不離開。)他為什麼不離開呢?他抱著僥倖心理,「外邊世界挺黑暗,據說還挺邪惡,再說我這麼大歲數了在外面混也不容易,在哪兒混不是混啊,在這兒混著吧,要是這裡實在不行,我又沒吃什麼虧。這裡有吃有喝,這裡的人也不錯,也沒人欺負我,再說據說人花費盡本分、付出、付代價還蒙祝福呢,這有交易啊,這買賣不虧本啊!」思來想去覺得值。要是哪天覺得不值了,沒有耐心了,看這裡不好玩了,沒什麼利了,他就想拔腿走,「反正我也沒吃什麼虧,我也不是全心全意地付出。我有技術,我懂業務,我有文憑,我到世界上照樣混,混個萬貫家產,混個總統當當,那多美啊」,他是這個觀點。神所說的話、神發表的真理在這類人的眼中甚至連一個總統演講的價值都不如,他們就這樣藐視神的話,這樣的人帶著這樣的觀點來信神,他們也心甘情願地帶著這樣的觀點來效力,棲身在神家,哪怕暫時在神家混著也不願離開。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就是觀望,如果能成事了那我就得福了,進國度了,如果不成我也不吃虧。他們帶著這種觀望的觀點能不能實行出真理啊?能不能接受真理啊?能不能把神當造物主敬拜啊?他們有這樣的觀點,他們裡面能產生哪些情形?常常對神埋怨、誤解,神作一個事他得評價評價,探討一番,研究一番,然後下個結論,「這不太像神作的,但願不是」,他裡面帶著抵觸、研究、評判、觀望,還有什麼?能說是悖逆嗎?這就不是正常人性的敗壞、悖逆了,這是與神敵對呀!信神的人流露敗壞性情,有時候對神不順服,神說這是悖逆性情,有悖逆神的實質,那對於不信的人呢?對撒但,神能說撒但悖逆嗎?(不能。)那神怎麼說?是仇敵,對立面,完全對抗。這樣的人在神面前都帶著哪些東西、哪些情形?研究、抵觸、對抗、埋怨,還有什麼?(觀望,仇恨。)你越講真理他越煩,你越交通真理他越煩,越交通順服他越煩,你越交通接受對付修理、接受刑罰審判人能蒙拯救被成全他越煩,不願意聽,一聽交通這些他就坐不住了。外邦人有句話叫「如坐針氈」「熱鍋上的螞蟻」,就像誰要烤他一樣,他裡面煩躁啊!要是讓他上舞廳、酒吧他不煩躁,他高興。現在讓你們上舞廳、酒吧那一類地方你們去不去?(不去。)酒吧、舞廳那些地方你能不能呆了?(呆不了。)到那種地方就不如死了,是吧?人家就想到那裡呆著,他覺得「在這裡逍遙、快活,人生如果能這樣活著那就太值了,總聽真理那就煩死了,不願意聽」,他聽都不願意聽,他能接受嗎?他裡面那些東西,帶著的那些情形,都是哪些東西來著?(消極,抵觸,仇恨,觀望,研究。)他總研究,總觀望,研究什麼呢?(他研究這是不是神的話。)他總研究神的話,這就不是身量小的事了,他是這類人哪!他這類人跟接受真理的那類人說「神是不是不要我了?」裡面有點情緒或者有點誤解是兩碼事。那類人總怕沒有前途命運了,總否認自己、定規自己,這類人就始終站在神的對立面研究、觀望、抵觸,絲毫不接受真理,靜觀其變,「看你們這些傻瓜,家也不要了,父母也不孝順了,一個一個窮得什麼都沒有,看外邦人穿得多時尚,你們穿的是什麼呀!哼,我就不像你們那麼傻。」

神家工作剛開始起步的時候人數少,出來盡本分的人也少,後來神家工作擴展了,工作有成果了,盡本分的人就逐漸多了,有些人看見能出頭露面了,能展現個人才華了,也跟著來盡本分了。我說:「怪了,工作一搞起來,出來盡本分的人怎麼多這麼多呢?這些人那些年在哪兒藏著了?」有人說:「人家早就準備好了,『神家工作要是搞大了我就來,要是搞不成我才不來呢,我才不給你出力呢!』」這是什麼人哪?這是投機派,投機派都是不信派,他是湊熱鬧來了。神家工作外表看是人在作,但實際上一切都是神在帶領、神在引導,是聖靈在作,這是確定無疑的。神自己作自己的工作,神的旨意得以暢通,不是哪個人能作這麼大的工作,人作不到,這都是神話語的權柄、神的權柄達到的果效。人就看不透這一點,人認為「神家的勢力壯大了也有我一份啊,到時候功勞簿上別忘了寫我啊!」說著說著底牌就露出來了。外邦人有句話是怎麼說的?「用心何其毒也」,這些人用心險惡啊!當然,人要是能接受真理,一開始有這些存心、觀點或者人的信心太小,神不記念。揭露人這些觀點、態度無非就是想讓人走正確的人生道路,走上正軌,別觀望,別研究,神不是你研究出來的,不是你用望遠鏡望出來的,神的存在、神作拯救工作這個事實不是你用任何的根據研究出來的結果,這是事實。不管有沒有人承認,有沒有人相信,有沒有人跟隨,神作這工作的事實擺在那兒了,神要作成的事是沒有一個人能攔阻、沒有一個人能改變的,人得相信、承認這個事實。

剛才說到第三類人,這類人觀望,投機,研究,最後要是看見事情不好趕緊逃跑,甚至有的人做好了隨時拔腿就跑的準備。這樣的人要是發現自己裡面有這個情形,現在改其實來得及,神不記念人這些毛病、問題,但問題是人始終這樣觀望、剛硬,一直跟神對抗下去。按人的實質,人原本就是一把塵土,神給你一口氣息,把你變成一個人,活靈活現的一個人,有靈氣、有血有肉的活人,讓你活著。神在沒用你盡本分的時候供應你的吃穿,供應你的一切,你的生命是從神來的,當神用你的時候你逃之夭夭了,你總跟神唱反調,總對抗,神還能用你嗎?神就該把你放一邊了。不管是在起初創世的時候,還是律法時代、恩典時代到現在末世,神對人說了這麼多的話,無論是默示人的,還是直接面對面跟人說的話,可以說是不計其數,神說這麼多話的目的是為了什麼?是讓人明白神的意思,理解神的意思,知道神的心意,最終能知道人得著這些話之後能得著性情變化,能蒙拯救,能得生命,然後人能接受這些話,神的目的無非就是這樣。人接受了這些話,接受了神的各種作工方式,最終神要達到的果效就是人能跟隨神走到底,不被神半路淘汰、撇棄。無論神管教你也好,修理你也好,或者神顯明你也好,或者神有時候離棄你也好,給你試煉也好,甚至給你臉色也好,不管怎麼樣,神說那些話的心意、神的良苦用心這個事實人不能否認吧?所以說,人不應該斤斤計較,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總誤解神。無論你原來持守什麼樣不對的觀點,無論你裡面的情形是什麼,只要你能接受神的話作你的生命,作你實行的原則,作你行路的方向目標,你總會一步一步達到滿足神的要求的。怕的就是人只把神的話當成道理、規條、字句、口號來聽,來對待,甚至把神的話當成研究的對象,把神當成研究、對立的對象,這就麻煩了,這樣的人就不是神拯救的對象了,神沒法拯救你。不是神不拯救你,是你不接受神的拯救,只能這麼說,這也是事實。

人能走到最終,人能達到性情變化最重要的是什麼?接受、實行神的話這是最重要的,什麼時候都別忘了這話,這話總得在你耳邊飄著,你得想,得琢磨、揣摩,一臨到事,「接受、實行神的話,這事用神話來對號,用神話來解決」,這樣你就走上正軌了,走上正確的人生道路了,有方向了。什麼事總靠頭腦分析、研究,總靠自己的辦法來解決,這條路不通,不對。你要是用這種方法來實行,想達到與神相合,達到性情變化,那是不可能的,永遠達不到,那個路途不對。你想通過那種方式,通過你自己人為的辦法去達到,即便你這個辦法誰也沒發現,你還覺著挺美,神也從來沒對你有過任何的指責,最終你也不能達到滿足神的心意。現在看清楚什麼最重要了嗎?接受、實行神的話,別研究,千萬千萬別研究。別有抵觸、對抗這樣的情緒,一旦有這樣的情形,自己趕緊省察、解決,一有病就解決。你身上這些小毛病不斷地出現,不斷地被解決,一點一點癒合,小毛病越來越少,最終會有一個成果,會讓你看到「我因為不斷地解決這些小問題,我與神的關係越來越正常,我越來越有敬畏神的心了,我的心離神越來越近了,我盡本分的純潔度越來越高了,我越來越能盡上我的心了,不糊弄了,不應付了,對待神給的本分我的態度越來越端正了,我的心越來越真了,不敷衍了」。你不像外邦人一樣應付了事,態度好了,情形變了,變得真心了,這路途就對了,這就證實神的話你吃到裡面去了,在你裡面起作用了,生效了,最終你會看到一個結果:通過不斷地解決這些小毛病,沒有釀成大的、不可收拾的後果。「我不打岔神的經營計劃,我不做打岔神工作的事了,我不能充當撒但的差役了,我在神家不是惡人了,不是被開除、被清除、被淘汰的對象了,我現在有把握,確定我是蒙神拯救的對象,我走的路對,我信的神是獨一無二的,是真神,我沒有任何的疑惑」,這時候你還用擔心嗎?你就真的進避難所了,你就不用擔心「我是不是被淘汰了?我是不是效力的?我是不是完了?是不是因為這個事神顯明我,不要我了?」人有這些擔心是怎麼造成的?對神太不認識了,對神的誤解太多了,明白的真理太少了。因為你沒有在神的話中明白神的心意,沒讀懂神的心意,所以你就總誤解,總誤解你就總擔心,總不踏實,總不踏實你就誤解,一誤解,有時候就有抵觸情緒,一有抵觸情緒,慢慢地,小錯不斷,哪天出一個大錯,真的被淘汰了,一犯大錯就不是小事了。有些人被淘汰了,或者被清除了,或者被開除了,或者一丁點兒聖靈作工都沒有了,那是不是有根源的?絕對有根源,這裡有一個路途的問題,他始終不走追求真理、實行真理的道路,他始終背離這條道路,就做自己要做的事,按著自己的慾望、野心,維護自己的地位、名譽,維護自己的臉面,維護自己的慾望,滿足自己的慾望,一切都是圍繞這些做的,他雖然也付代價了,也花費,也起早貪黑,但最終造成的結果是什麼?因為他所做的這些事他在神眼中被定為惡,被淘汰了,還有機會嗎?(沒有。)太嚴重了!人靈裡的毛病就是這麼來的。

有一些人被淘汰是本性實質有問題,好比說這人天生就是敵基督,就像保羅那一類人,有一些人純屬就是走什麼道路的問題,選擇道路的問題。神苦口婆心,用心良苦,安慰,勸勉,提示,警告,多方面的話、多個角度的話都說了,人就是不當回事,當耳旁風,就不實行,照樣按著自己的存心、慾望,維護自己的地位、臉面、虛榮,處處為自己的利益著想,處處為自己的臉面、前途打算,做事,嘔心瀝血,不惜一切代價,心裡還覺得「我為神花費,有榮耀的冠冕為我存留」,保羅的話都出來了!其實他不知道自己所走的是什麼道路,被神定罪了還不知道,到最終有一天釀成大禍了,他感慨嗎?能知道悔改嗎?到那時候他還對抗呢!怎麼對抗啊?「我勞苦功高啊,我沒有功勞還有苦勞呢,我沒有苦勞還有疲勞呢!」你做的那些事一文錢都不值,因為什麼?那是善行嗎?是盡本分嗎?是實行真理嗎?那是在做什麼呢?搞自己的經營,經營自己的什麼呢?發財?過日子掙錢?長高個兒?(經營自己的名利、地位。)在這期間他裝備了很多的字句道理,高深莫測的字句道理,全套的,能說,能講,能跑,能做,不作任何實際工作,把自己周圍的人籠絡得挺好,玩弄得挺好,像獨立山頭的王似的位子佔上了,就是心裡沒有神的地位,這是不是作惡?一點真理也不實行,最後的結論是什麼?那就不言而喻了。這種情況他還想要冠冕,臉皮得有多厚,這叫厚顏無恥!就這樣還講理呢,為什麼這類人到最後被淘汰了還能講理?打岔神經營,打岔神工作,攪擾神工作,在神家作惡多端,為什麼還能跟神講理,還振振有詞?根源是什麼?他這麼做有沒有理性呢?(沒有。)那他為什麼沒有這個理性呢?正常的人聽了這麼多神的話,不管神怎麼對待他,所作的合不合他的觀念,他最起碼會持守什麼樣的真理,什麼樣的信條?(神作的都對。)因為這一句話人是不是就受約束了?人為什麼能受這個約束?人能接受神的話,他是不是把神當神待了?(是。)所以他受神這句話的約束,就能聽神的話,不管心裡多難受,還有沒有悖逆,問題有沒有解決,他不站在神的對立面了。那類人為什麼還能跟神對立呢?(沒有把神當神待。)根源在這兒呢!不管他蹦得多高,他跑得多歡,他獻出什麼,他付多大代價,他從始至終沒拿神的話當神的話,那他能明白真理嗎?(不能明白。)所以說,當神這麼處理他的時候他也有想法,那麼處理他的時候他也不服,他有理智嗎?沒有任何受造之物的理智,這就證實了一個事實:他從來沒有接受過神的話,也從來沒有聽從過神的話。如果這些年他能夠把神的話當真理接受,能夠實行神的話,能夠聽神的話,他不至於這麼囂張,對抗神的安排,對抗神對他的處理,不會有這樣的情緒,頂多心情有點不太舒服,不太暢快。敗壞人類都有正常的軟弱,但是有幾個指標得達到:一個是本分不能放棄,「無論什麼時候,神交代給我的任務不管我做得好不好,我有多大能耐我使多大能耐,即使神不喜歡我了,或者看不上我了,但交代給我的任務最起碼我得接過來,把它做好」,這是理智,本分不放棄。另外,不否認神,「不管神怎麼處理我,他就是踢我,打我,罵我,對我說髒話,往我身上吐唾沫,或者要我的命,神的地位不變,我人的地位不變,神永遠是我的神,神的實質、神的身分不變,我永遠承認他是我的神」,這個理智得有。還有呢?(不管神怎樣對待我、處罰我,我也要順服。)這是最起碼的,這個底線也得有,最基本的這個也得有,說「我不理解神的心思,也不明白神為什麼要這麼作,也覺得有點委屈,我自己也有點理由,但是我不講。為什麼不講呢?我是一個受造之物,我理當順服神,這是我受造之物的本分。現在神沒讓我明白,我可能還糊塗著,我不知道到底該怎麼實行,或者該怎麼尋求真理,但是我不明白我也應該順服」,這是不是理智?

那些不明白真理、不接受真理的人呢,他們有哪些表現?第一,「你不要我是吧?我沒命運了,我享不著福了,我得不著福了,我還不跟著你了呢!你現在讓我盡本分,現在找到我了,以前幹什麼去了?現在你看見我了?你踢我,打我,對我這個態度,還讓我給你盡本分,哼,你想好事吧!」這是什麼態度?站在什麼地位上了?和神對立了,對立的背後他心裡是怎麼想的?他還承認神是他的神嗎?「哼!神?我看你就是人,這個世界哪有神哪?你們都是傻子,人家都說了,信就有,不信就沒有,神在哪兒呢?在人心裡,心裡信他就存在,我要是不信你你就不存在,你就不是神。」觀點暴露出來了吧?這些年聽了那麼多神話,他要是吃進去接受進去了,能產生這樣的觀點嗎?再有更嚴重的,會怎麼做呢?該煽動了,該做事了,「你還信哪?你怎麼那麼傻呢?不是早就說災難要來嗎?什麼時候來了?神不是說要滅世界嗎?哪兒滅了?不是說火山要爆發嗎?爆發了嗎?你等著吧!你是個小傻瓜,你吃大虧了!你別信了,信什麼信!你看我多聰明,我一個月掙兩三千塊錢,你一個月掙幾個錢哪?你吃什麼喝什麼呀?你看看現在世界流行什麼,你穿的是什麼呀!土老帽一個,你看我,這一身全是名牌」,該勾引人了,該迷惑人了。說這樣的人是神的對頭過不過分?(不過分。)這樣的人盡本分的態度是什麼呀?「能做就做,不能做就不做,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能做什麼就做什麼,盡什麼力,盡什麼心呢?人有多少心哪?這也不是給自己辦事,給自己家辦事盡心、盡力、盡意那是真格的,那是真理,給神家辦事,給一個看不見的神辦事還盡心、盡力、盡意,盡那麼多做什麼呀?盡個腿、盡個嘴就不錯了。」他是這個觀點,他覺得盡本分盡力、盡心、盡意傻,不值,這些都顯明了吧?

你們現在要是遇到這樣的人能不能受迷惑,能不能受點影響啊?他不可能拔動你的腿,因為你的兩條腿扎在磐石上了,他拔不動,但你的心能不能有活思想啊?也能,是吧?比如說你丈夫領著一個漂亮女人回來了,你琢磨琢磨,「你又找了一個,你把我放哪兒了?怎麼說我也是大老婆呀!哼!長得漂亮怎麼了?邪不壓正,怎麼說你也是邪,是小三,我是正!」陷入試探了吧?勝不過去了。那什麼時候能勝過去呢?你得具備身量,具備身量就是雖然你有點活思想,有一時的軟弱,但是你的本分不能放下,不能影響本分,不能讓你的心活動,說「我要離開神,我想走,我想選擇不同的道路」。更好的是什麼呢?就是臨到這些事能有神的話引導你從這裡出來,你不但不受這個影響,而且能從這裡很快地走出來,不受任何的轄制,腦袋裡連一個片段都不過,你心裡怎麼想?「他終於找對象了,他要是不找,我還覺得虧欠他呢!他還找了一個比我漂亮的,那我就徹底死心了,我就死心塌地地在神面前好好盡本分,這是神擺佈的環境,我太感謝神了!」這是不是有身量了?這就叫身量,這不叫心寬。尤其涉及到情感這方面,人最難過這一關,你撇棄他行,他找一個給你看的時候,你就不幹了,「怎麼能讓他佔上風呢?這不等於他拋棄我了嗎?」就這點小事基本上就能攪擾你十天八天,「我非得把他倆拆散,我不跟他過,我也不讓他找別人」,這人多壞啊!你不還是勝不過這事嗎?你就把他當外人,「願意找誰找誰,就是找十個八個跟我沒關係,反正我是不跟他走那條路了,我死心塌地地盡我受造之物的本分」,你不受他影響,你一見他找了別人之後盡本分更積極了,更有忠心了,這就叫身量。這身量是一時的情緒嗎?絕對不是,你肯定得明白一些真理。你明白一些真理,對神有真實的信了,那你的腳跟就不是扎在沙土裡了,是扎在磐石裡了。這意味著什麼呢?誰拽你都拽不走,什麼事臨到都不能動搖你的信心了,那可不是信念的事,就是這些事你都考慮過了,怎麼考慮的呢?不是頭腦分析,前思後想,就是通過吃喝神的話,這些事你逐步地放下了,你已經經歷過了,根本就不算什麼了,都交託給神了,任神擺佈,你有一顆順服的心,對神有真實的信心,有接受真理的心,有喜愛真理的心,有走人生正道的心,這就行了,一般的事動搖不了你了。

婚姻的事你考慮透了,再臨到這類事你頂多掉兩滴眼淚,睡一覺醒來,這一頁翻過去了,不受這事影響,眼前的本分該怎麼盡還怎麼盡,還在心裡放著。這是婚姻方面,那工作、前途方面呢?人這一輩子前途命運如何,日子過得好孬,怎麼過不是一輩子啊?有的人一輩子打、砸、搶,盡幹壞事,那樣的一輩子怎麼樣?他們面臨的處境是什麼?總得逃,今天逃到這兒,明天逃到那兒,今天被抓了,明天又放出來了,放出來以後接著偷接著搶,後天又被判刑了,一輩子就這些事。搞政治的那些人呢,日子好過嗎?(不好過。)怎麼不好過呀?整天活在陰謀詭計裡,累得都禿頂了,那日子不好過。搞商業、搞生意那一行的人呢?為了一分兩分的利整天在腦袋裡算計,跟數字打交道,跟利益打交道,也挺累,賺了一輩子錢,最後自己享受的其實就是家常便飯,頂多別人高看點兒,多數人都是正常過日子。正常過日子都有哪些事呢?有沒有幸福?夫妻倆婚後三五年恩恩愛愛,幸福美滿,海誓山盟的,三年以後男的出軌了,女的有外心了,五年以後分崩離析了。孩子不是跟爹就是跟媽,要不就是跟爺爺奶奶,也就這些事,沒什麼幸福可言。再比如兩口子日子過得挺好,女的是賢妻良母,男的是模範丈夫,兒女成群,這一輩子怎麼樣?看著好像挺和睦,細想想,有幸福可言嗎?(沒有。)怎麼就說沒幸福可言呢?二十來歲的人對人這一輩子朝九晚五還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還沒太覺得是一種慣性的生活,還沒厭煩呢,等活到四十來歲的時候人就有感覺了,就覺得這樣的日子太煩了。尤其上班的,每天早上都是聽到鬧鈴響才起床,然後很不甘心、很不情願地上班,就盼著週末快點來到。上了五天班,終於到週末了,能睡個懶覺,一覺睡到十點,日頭高照,然後這一天什麼都不用做,就躺在沙發上當大懶蟲,那就算是最好的日子了。過了十年八年就逐步地覺得這樣的日子太煩了,「難道人一輩子就這樣了嗎?」想著想著,五十來歲了,人再想務點正業沒精力了。細琢磨琢磨,自己這一輩子做什麼事了?就是掙錢機器、過日子機器,女的在家裡圍著鍋台轉,圍著孩子、丈夫轉,男的在外面就圍著這些外面的事轉,目的就是為了多往家裡掙錢。這一輩子眨眼之間到六十來歲的時候,已經沒什麼盼頭了,說務點正業吧,會什麼呀?洗洗涮涮、縫縫補補這算事嗎?出點力蹬三輪車拉客人,能出得了那個力嗎?覺得那也不是什麼正道。跟老年人一起下棋,這算正事?再不就跟老幹部、離職退休人員在一起敘敘舊呢,時間長了也覺得沒意思,講講現在國家政治、形勢,世界形勢,再講講歷史,說著說著就打盹睡著了。一幫老年人一點生機都沒有,你看看他,他看看你,你看他也沒什麼生機,他看你也沒什麼意思,說人一輩子就這樣了,就剩嘆氣了。這是普通老百姓的日子,就是這麼回事。

這一輩子不管你是輝煌過還是坎坷多一些,不管你過的是什麼日子,你的日子是窮是富,都是那麼回事,都是圍繞吃喝玩樂、家庭瑣事。你細想想,你一輩子的心血代價還有你的精力如果為這些事活著,活到死有沒有意義?(沒有意義。)為什麼沒意義?跟什麼比較說沒意義呢?有的人搞音樂一輩子做出一些成就,當樂團指揮,每次指揮完之後他就覺得自己指揮的樂章是世界上最美的,給人類留下了最好的作品,自己的價值就在這指揮台上。有的人喜歡畫畫,畫人生的各個片段、各種人生,他就覺得自己這一生的價值就在畫筆上,然後他這一生給後人留下了不少繪畫作品,他帶來的是什麼?就是那些畫。這些畫畫的人一死畫就增值了,畫廊那些炒作的老闆得好處了,他們發大財了。當年他在街頭賣畫的時候沒有人看中他的畫,他一死,那畫的價格一下就漲上去了,有的人花幾十萬買一幅真跡,買回來之後放哪兒了?「啪唧」往儲藏室裡一放,關上門了,那畫就在不見日光的儲藏室呆著,價值在哪兒?沒有價值,不管你這一輩子搞什麼事業,你有多大成果,最終都歸於烏有,就說明這事,是吧?政治偉人,經濟偉人,各行各業的名人,做出巨大貢獻的,包括聖經當中那些預言家,以賽亞、但以理等,那些人怎麼樣了?他們那些事蹟,包括他們這個人本身,有沒有主耶穌的一句話有用、有價值?(沒有。)為什麼?(因為他們的話不是真理。)對了。那人得著什麼最有價值?(真理。)所以說,你這一輩子搞什麼事業,比如說你操作電腦,電腦在你手裡的價值是什麼?(盡本分的工具。)如果你用這個工具盡上你的本分,在使用這個工具期間你讓它在神家能起到見證神、傳揚神話的作用,這東西就有價值了,但是也不值得紀念,是吧?如果你的電腦技術高,會使用現在最新的軟件程式,但是在盡本分上沒用上,那你的技術還有價值嗎?這就沒用了,是虛空的。所以神話說了,萬物都要廢去,唯獨什麼不廢去?唯有神的話不廢去。萬物包括什麼?(有生命的和沒生命的。)有可能這個地球到最後都沒有了。有些人說,那地球沒了,我們在哪兒呆著?你有神的話,你還怕嗎?那不是你操心的事。你不用操心,你相信只要神存在,神的話說了算,神讓你在哪兒就在哪兒,肯定比在地球上呆著強,有的是好地方,你還愁什麼呀!萬物都要廢去,唯獨神的話不廢去,就是說這個人類所作出的任何的貢獻,或者所造出來的任何東西,高樓大廈、城市或者各種物質的東西,值錢的、不值錢的,人眼睛看得見的、看不見的,這些東西都要廢去。有些人不明白了,「萬物都要廢去,為什麼要廢去呀?白造了?不為人類效力了?不讓人類管理了?」(因為萬物都要更新。)對,都要更新,那為什麼要廢去這個時代,要廢去這些萬物呢?這些東西給這個人類帶來的沒有任何的價值,就是這些東西給這個人類帶來的沒有一樣能代替神的話。這些東西再好,在人眼中它再持久,給你帶來的感覺是什麼?是空虛,給你帶不來真理所給你帶來的東西和價值。那最重要的是什麼?(真理,神的話。)人要是沒有神的話,人活著是什麼呀?活著是個軀殼,不值錢,是吧?人要是具備一定的才幹,但是不明白神的話,也不接受神的話,人是什麼呀?人就跟電腦一樣,就是個工具。但是電腦不能明白神的話,它行不出神話來,你要是能明白神的話,行出神的話,那你就不是機器了,就比機器強了,你就有存在的價值了。

神的話重不重要?(重要。)「萬物都要廢去,唯獨神的話不廢去」這話給人一個提示,神的話不廢去指的是什麼呢?真理、神的話到什麼時候都是真理,這是不變的,無論他對人類的價值與意義,還是這話的內涵、實情,到什麼時候都是不會變的,都還是這句話的原話,不會變成其他的,他的實質不會改變。好比說神讓人做誠實人,這話是不是真理?(是。)那這話不管到什麼時候能不能廢去?(不能。)為什麼不能廢去?從神讓人做誠實人這話看到神的實質是誠實的,神有誠實、信實這一面,神的這個實質是從亙古到永遠一直有的,不會改變,不會因著時代、地理、空間的改變而改變,這個實質是永遠存在的。那這個實質永遠存在的原因是什麼?因為這是正面事物,是造物的主具備的實質,永遠不會廢去,造物的主具備這樣的實質永遠不會廢去,永遠是真理。你如果把造物主所賜給你的這些真理實化到你裡面,你把這些話吃喝到你裡面,你把他實行出來,活出來,你是不是也能活得有人樣?你是不是活著就有價值了?那你是不是也就不被廢去了?這是不是你的活路?找著活路了,是吧?但是你要是像機器人似的不接受這些真理呢?早晚都要廢去。「唯獨神的話不廢去」,這句話對人的作用是什麼呢?就是你吃喝了神的話,你行出神的話,你這個人就不被廢去,價值在這兒呢!那神的話是不是能作你的生命?這個生命指什麼?明不明白?你能活著了,你被救活了,你接受了這些話,你明白這些話,按這些話實行,你就成為神眼中的活人了。人如果不是誠實人,是詭詐人,在神眼中是什麼人哪?是行屍走肉,是死人。死人是不是得被廢去呀?就跟萬物一樣都要被廢去。與神的話無關的、與真理無關的都得被廢去,物質的、非物質的都得被廢去,在神更替時代的時候、更新世界的時候都得廢去,唯獨神的話不廢去,只有與神的話有關的一切事物都不被廢去。

實行神話重不重要?就這麼重要,你們原來沒有認識到,是吧?知道實行神話重要進入還得有路途,你得把它當回事。如果你裡面總擔心,一擔心就有問題,這就是敗壞性情指使的。怎麼辦哪?任由它在裡面氾濫?讓它流露出來?讓它活出來?你得尋求真理,「我怎麼總有這想法呢?我怎麼總有擔心?這個情形不對呀,我得解決。」你知道解決這是不是進步啊?知道解決這就是好事,不知道解決這是什麼人?麻木痴呆、悖逆、剛硬的人。有的人知道這是問題他也不解決,「我才不解決呢,我這麼活著不挺好嗎?我為什麼要解決?我這麼解決吃虧。」這是不是剛硬?有些人麻木,不知道自己這樣的情形是問題,他就覺著「人不就得這麼思考問題嗎?人的心思不就得這麼活動嗎?想著想著就想到這兒了,這不是很正常嗎?這是自然的,水到渠成的」,他不覺得是自己裡面出問題、出毛病了。好比說,有的人不舒服,他知道自己要感冒了,趕緊找感冒藥吃,有的人就麻木,裡面都發炎、都潰瘍了他都不知道,總跟人說「我這兩天不舒服」,他就不知道這是感冒的前兆,他就不解決。有的人說:「感冒了就感冒吧,那能怎麼樣?」該喝水他也不喝,他就耗著。人對待自己的各種不同情形的態度就跟人對待病的態度是一樣的,有的人及時解決,有的人不解決。不解決、剛硬的人就相當於什麼人呢?跟不懂事的嬰兒一樣。兩三個月、三五個月甚至一歲大的小孩,有時候自己拉屎了都不知道,就坐在屎堆裡,黏乎乎、熱乎乎的玩得挺好,他覺得比坐哪兒都舒服,大人一給小孩扒褲子清洗,小孩不願意了,又哭又鬧的,這是什麼表現?這就是身量幼小的表現。長大點就不會那樣了。人說:「你消極不對勁啊。」他說:「我就消極,我就消極。」這是怎麼回事?這就是坐屎堆裡自己還不知道呢,還覺得熱乎呢!

實行真理最起始的一步人得知道省察自己裡面的情形,心思、存心、敵對情形、悖逆情形,各種性情的流露人自己都得掌握,掌握之後人得產生一種恨惡自己的心,然後能嚮往正義,想追求真理,有渴慕真理的心,產生這樣的心人對神的信心就越來越大了。不具備這樣的實行路途那不叫實行真理。人活在敗壞性情裡還自我陶醉、享受、滿足,這就跟小孩坐在屎堆裡是一樣的,不知道香臭。很多人都是上過大學、有文憑的人,你以為這些人都精啊?人在真理面前個個都是傻子,不明白,就跟小孩坐屎堆裡是一模一樣的,你說他他也不聽。非得長到一定身量,人有心志了,還得有合適的環境,逐步地實行,人的信心一點一點地就培養起來了,人對神的疑惑就越來越少,對神的誤解越來越少。對神的疑惑、誤解越來越少,越來越小,人的信心就大了,臨到事就不會疑惑了,消極、反面的東西少了,積極、正面的東西就多了,這是不是就剛強了?剛強指什麼呢?就是人有了勝罪的能力,戰勝敗壞性情、戰勝周圍不對的人事物、看透周圍人事物的能力強了,順服神的心大了,實行真理付代價受苦的心志大了,還有對神的忠心,自己能達到蒙拯救被成全的決心、心志大了,這是不是越來越好了?這樣,那些消極情緒、消極情形、有時候有點難處就難不住你了。

你們現在處在什麼情形?(有時候遇到難處有點消極,很想去滿足神,雖然裡面有點難受,但是能往上夠,努力勝過去。)知道自己有難處的時候能主動去攻克它,這就是身量。知道自己有難處還不去攻克,不去搭理,帶著一種消極情形被動地往前趕著、應付著盡本分,這是一般的、常見的情形。還有最差的,自己是什麼人都不知道,是什麼情形不知道,情形好不好、對不對不知道,是消極還是積極都不知道,這是最麻煩的。這些都不知道他朝哪個方向實行啊?更不知道了,這是身量最小的表現。光有個熱心,什麼也不知道,什麼分辨沒有,自己能不能做神的見證人不知道,這就是身量小的表現。人問他盡本分有沒有忠心,「有忠心哪」,有沒有應付,「沒有啊」,他覺得自己什麼都很好,什麼都比別人強,別人軟弱了,他還勸別人「你怎麼軟弱呢?愛神唄,這都什麼時候了,還想這些事呢!」一看就沒什麼實際,不懂人生命性情變化的正常情形、過程,就用那幾句話套,「都什麼時候了還軟弱,都什麼時候了還顧家」,總用這一套話來鞭策別人,總用這套道理來教育別人,什麼實際問題解決不了,這就是身量幼小的表現。你們現在處於哪個階段?中間的,還是比較好一點的,還是身量幼小的?(還是消極的時候多一些。)等你積極的時候多就好了,就有身量能擔擔子了,什麼事在你那兒是難處,但是你不怕,你尋求真理,知道尋求真理你就長大了。

上一篇:第一百篇 順服神是得著真理的基本功課

下一篇:第一百零二篇 怎樣認識神的主宰

你可能喜歡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