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基督的座談紀要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第九十二篇 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活得才有價值

唱完了《主宰一切的那一位》這首歌以後,你們心裡有什麼感想?悟出點什麼東西沒有?哪個人活著都受了許多苦,但人卻都不知道是為什麼,也沒有人細琢磨人受這些苦的根源是什麼、到底值不值,也沒人琢磨人的這種活法到底對不對。小時候,人就想著能有好衣服穿,能吃到好的,這就活得很快樂;再大一點,人就琢磨好好上學讀書,能出人頭地,自己以後有好日子過,有名有利;再大一點就想掙到財產,在這個世界當中混到一席之地,有名有利,有權有勢,沒人敢欺負,做人上人,不做人下人,不做賤人,不想做平民,想當官,想統治、控制別人,不被別人欺負;這些都有了的時候就指望自己的家庭以後不衰敗,能續上香火,家族的這些後代能不斷地延續下去,而且一直興旺、發達。人這一步一步的都是為了什麼?為什麼人這樣想?為什麼人是這樣活著的?人沒路,是吧?什麼叫沒路呢?就是不知道人這一輩子活著是來做什麼的,這個話聽著有點遠,是吧?就是不知道人這一輩子該怎麼活著,人是怎麼來的,又是怎麼走的,又要去哪兒,人不知道這些事。不知道這些事為什麼還活著呢?為什麼還一個勁往前奔,人人都能活到死呢?就是哪一個人都憑著念想活著,十來歲有十來歲的念想,二十來歲有二十來歲的念想,到三十來歲又有三十來歲的念想,一步一步往前趕,往前推,這樣人就一步一步地活到老,活到死。是一個人這麼活著的嗎?不是,每一個人都這麼活著。他為什麼要這麼活著呢?他如果不憑著這些念想活著,他在這個世界上沒路可走,就是沒法生存下去,就覺得活著沒意思,是吧?沒錢的時候人想掙錢,掙錢少的時候還想掙多點,掙錢多的時候還想掙更多,掙夠了,已經揚名立萬了,還想守住這些財產,想讓兒女繼承下去,死之前還惦記著「這些財產能不能保住啊?兒女能不能守住啊?家產能不能毀於一旦哪?以後會怎麼樣啊?」他都是帶著遺憾、帶著不解、帶著不捨走的。當人細讀這些神話的時候就琢磨:人這一輩子有長有短,有窮有富,有平民有達官貴人,各個階層的人都有,人活著其實都是一樣的,都是一種方式,都是憑著念想到處爭,硬著頭皮支撐著活下去。一看到這樣一個現狀,人就琢磨了:「人為什麼都這麼活著呢?有沒有第二條路可以走啊?有沒有選擇呀?人為什麼要活著?活著難道就是為了死嗎?死了以後又去哪兒呢?一代一代怎麼這麼多人呢?這麼多的人也沒有不同的活法啊!」細看看身邊的人,再看看歷史劇,也沒有不同的活法。根源在哪兒啊?人類不知道自己是從哪兒來的,這一輩子的使命是什麼,不知道誰掌管著這一切,誰主宰著這一切,人一代又一代地來了,又一代又一代地走了,一代一代的人都這麼活著,又都那麼死了,一樣的方式來,一樣的方式走,人沒找到路途。從古到今人都是一樣的活法,都在探索這一個問題,都在等待著,都想看看以後的人類是什麼樣,但誰也不知道,沒有一個人看到。歸根結底就是人不知道主宰這一切、掌管這一切的那一位是誰,到底有沒有主宰這一切的那一位,存不存在,人不知道這個答案,人只能這麼活著,無奈地活著。一年十二個月,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這麼活著,都這麼一天一天地盼著,一天一天地熬著,活到現在。人如果知道這一切是為了什麼,人又應該怎麼活著,那人是不是就有點路途了?是不是就能擺脫這個痛苦了,就不用憑著念想活著了,不用憑著一種盼望或者一種好奇感活著了,不用憑著這些東西支撐著了?當人明白了人為什麼活著,又為什麼要死去,是誰掌管著這個世界,宇宙萬物當中到底有沒有那一位主宰者在主宰著這一切,當人得到這個答案的時候人是不是就有路可行了?人就知道了該怎麼活著,不用憑著盼望,不用憑著念想活著了,人活得就不那麼累,不那麼痛苦了,人就找到了為什麼活著又為什麼死去的答案,這樣人是不是得到解脫了?得到解脫了,人就自由釋放了。

聽完了這首歌,你們在心裡該思索什麼?「古代的人一家一家都是這麼活著,跟現代人也沒有什麼區別,古代的人沒有現代化的生活環境,也沒有現代化的這些條件,他活著那麼累,現代的人有這些了,他活著一樣累,看來人類活著幸福與不幸福是人走的道路的問題。人類如果明白了人類生為何、死為何,知道這個世界萬物的主宰者也就是掌管這一切的那一位到底是誰,到底在哪兒,他對人類有什麼要求,這些事如果都看明白了,就知道該怎麼對待造物的主了,就知道該怎麼敬拜、順服造物的主了,人類就不用這麼煎熬、這麼痛苦地活著了。」人活著選擇道路很關鍵,歸根結底人得明白這樣一個道理。人怎麼活著也很重要,人怎麼活著、人走的道路是什麼決定人這一生是幸福還是悲哀。最終人琢磨琢磨,「人類都在這樣的規律中活著,古代的人也不例外,現在的人照常、依舊,沒有改變這些方式,那在這個人類中間是不是有一位主宰者,有一位傳說中的神在掌管著這一切呢?那如果找到了神,找到了掌管這一切的那一位,人類的心裡是不是就能感覺到幸福?現在關鍵是要找到人類的根,根在哪兒啊?根找到了人活著可能就是另外一種境地了。如果找不到這個根,人類還依舊持續這樣的活法,那人類的幸福還是看不到、感覺不到。」人聽完這一段話心裡得有這樣的感慨。你認識到這個人類壞,那又怎麼樣?讓你活在那個人群裡,你說他壞你不想壞,行不行?你達不到,你沒有第二條路可走。他為了兒女那麼活著,你說「我不想為兒女那麼活著」,你能不能達到?他為了金錢、為了名利那麼奔波,你說「我不用」,你能不能達到?你不知不覺就走上那個道了,你達不到,是吧?你在這個世界當中怎麼活那是身不由己呀!根源是什麼?土話講就是人心裡沒有信仰。人的精神寄託是什麼?人把精神寄託在什麼地方?家庭的團聚,婚姻的幸福,還有物質的享受、金錢、名利、地位、情感、事業,還有下一代,下一代的幸福,都寄託在這些事上。每一個人不同程度精神寄託的地方其實都是這些,有兒女的就寄託在兒女身上,下一代身上,沒有兒女的就寄託在自己的事業、婚姻,自己在社會上的地位、名利上,所以產生出來的活法都是一樣的,都是在撒但的權下,在撒但的掌控之下身不由己地為著名,為著利,為著自己的前途,為著自己的事業、婚姻、家庭、下一代、肉體享受,為著這一切奔波、忙碌。這個道是不是正道啊?人無論在這個世界上忙碌得多歡,事業多麼有成,家庭多麼幸福,家族多麼龐大,地位多麼顯赫,能不能走上正道啊?能不能通過追逐名利、追逐世界、追求事業來達到明白「這個世界有神,神主宰著這一切,神主宰人類的命運」這個道理呢?不可能,是吧?人無論追求什麼,無論走什麼樣的道路,如果不能明白這個,那這個道路怎麼樣?就不是正路,不是正道。那是什麼道路呢?歪道,邪道,下道,是吧?無論你的精神寄託是得到滿足了也好,還是沒得到滿足也好,你精神寄託在什麼地方,那不是真正的信仰,不是人生的正道。真正的信仰是什麼?真正的信仰是人走上人生正道。什麼叫人生正道呢?就是讓人能夠人性越來越正常,人能明白什麼是善,什麼是惡,什麼是正面事物,什麼是反面事物,人類的命運是什麼,命運由誰來掌握,當人明白人的命運是怎麼來的時候,人能順應這一切命運的安排,然後在造物主的擺佈之下活著,這是不是正道?這就是正道。

人走這樣的正道,能不能明白人為什麼活著?(為完成神給人的使命和託付。)你們現在明白點兒,那你們為什麼活著?(為了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我想盡好受造之物本分,我就為這個活著,我想完成神的託付」,這是主觀意願,就是從你自身出發,「我想這麼活著」,客觀上人為什麼活著那是神安排的。主觀上都知道了,那客觀上,就是這個事情的實際那一面應該怎麼看?我這樣說你們看明白不明白,這裡有一個事實,哪一個人來到人世間都有一個使命,不是隨隨便便就來的,也不是打發錯的。每一個人來了,他無論學什麼,無論做什麼,都是為了在這個世界當中扮演一個角色。這個角色是什麼呢?就是他在這個世界當中要完成一個任務,要做一些事。好比說一個人在一個家庭出生了,他的角色是什麼?他首先扮演這家的孩子,他就為這個角色活著,這是首先的。夫妻倆成立一個家庭,生了一個孩子,這樣這三個人就組成了一個完整的家庭,在這個家庭中,母親是為了什麼活著?為了完成母親這個使命、這個角色活著,她在這個家庭中是母親,照顧好孩子,照顧好丈夫,照顧好這個家庭,她是這個角色,她為這一切活著。如果她不在這個家庭中,這個家庭中的角色跟她有關嗎?就無關了。這個孩子在這個家庭當中是為什麼活著的?這個家有了一個孩子以後變成一個完整的家,這個孩子扮演一個什麼角色?他作為一個家庭的後代,延續了這個家庭的香火,扮演了這個家庭當中下一代的角色,因為有了下一代,所以這個家庭成立了,完善了,這是他首先扮演的角色。緊接著這個孩子,在這個家庭當中他或者是兒子或者是女兒,他有他的使命,他以後的命運怎麼樣,在社會上學什麼,到哪兒工作,做什麼,進入神家中盡什麼本分,有什麼特長,做哪些事,這一步一步命運的安排神是不是都給計劃好了?你說他自己有選擇嗎?從他生在這個家庭的那一刻開始,其實他的命運每一步都不是自己選擇的,都是神給安排好的。都是神給安排好的這裡面就有真理,這就涉及到人為什麼活著。好比說你們現在學音樂,你有這個條件,有這個家庭環境,那學這個是你自己選擇的啊?(不是。)你身不由己地學了這個,你完成了這樣一個使命,完成了這樣一個動作,那你是為著誰完成的?是因著神的命定完成的,不是你自己選擇的。那你完成這個事是不是造物主擺佈的結果?到現在你盡上本分了,你所學的、你所知道的在本分當中用上了,這是誰決定的?神決定的,不由你自己,是吧!那從客觀上來看,現在你是為誰活著的?每一個人其實都是一樣的,為了神的主宰,為了神的安排,人像一顆棋子一樣,神把你擺在哪兒,讓你做什麼,讓你在哪兒呆多長時間,讓你去哪兒,都是神在擺佈著。那從神的擺佈這方面來看,人為誰活著?人其實都是為著神的主宰安排活著,為著神的經營活著,人是身不由己的。那現在這個事有沒有答案了?就是你這個人能耐再大,你再有恩賜,你超不出神給你命定好的命運,從這一層來看,誰活著都不能超出這個範圍,不能超出造物的主為人設定好的、安排好的命運與一生,人都不由自主地、自己其實根本不知道地在神的擺佈、主宰之下走到現在,這是從客觀上來看。從客觀上看這個事,人認識到什麼?人應該得哪方面真理呢?應該明白什麼呢?(認識神的主宰,別去掙命,別想逃離或者自己改變。)(不要自己主觀地想主宰自己的命運,而要順服在神的主宰安排之下。)認識到這兒了,也挺好。就是說你無論生在什麼樣的家庭,無論在社會上、在人群中你的素質、頭腦、思想各方面是怎麼樣的,總之你的命運、你的一切都是在神的擺佈之中,由不得你自己,人應該選擇的道路就是明白自己的這一切神是怎麼安排的,神是如何帶領的,以後神要怎樣帶領。你應該尋求明白神的意思、神的心意,然後按照造物主給你擺佈的、主宰的命運的軌跡去生活,去活著,這樣人活著就名正言順了,而不是去爭、去搶、去奪,去對抗、去研究造物主的意思,或者研究、對抗神給你安排的這一切,不是讓你研究,不是讓你對抗。這樣人活著是不是就名正言順了?這就擺脫了人為什麼活著、又為什麼要死去這樣的疑慮,也擺脫了活著的人又在重複著死去之人的歷史悲劇這樣的痛苦,他就覺得人這一輩子這樣活著沒什麼難處了,找到正根了,知道人的命運是怎麼回事了,也知道人應該怎麼順服上天的安排,怎麼順服造物主的安排,不反抗了,這樣活著就有意義了,不再憑著自己的力量、恩賜或者自己的頭腦想像沒有目標地去奮鬥、掙扎、爭奪,他知道那些都是愚昧、頑固的作法。

你們現在是不是這樣活著呢?有沒有覺得自己現在活得挺委屈、挺屈才的?雖然也覺得自己這一身的抱負是神給的,神安排的,神給了這樣的特長,但還是覺得自己挺委屈的,盡這點本分也施展不了自己的抱負,其實自己的目標挺遠大,現在盡本分的場地有點施展不開,有沒有這樣的想法了?(沒有了。)負面的東西沒有了,攔路虎就去了一多半了,剩下就差解決敗壞性情、明白真理了,這樣人活著的道路、前行的方向就越來越明確了,再也不用問「我為什麼活著呀?人又為什麼死啊?掌管這一切的到底有沒有?到底是誰呀?」還會不會問這樣的問題了?(不會了。)那有人如果提出這樣的問題,你怎麼給他解答?(我們是在按著神給我們主宰命定好的角色,在神的主宰安排之下活著,是為了神的命定而活著。)人類無論追求的是什麼,願望是什麼,只有歸到造物主的面前本本分分地把自己該做的、把自己接受過來的託付做好,完成,這樣活著就心安理得、名正言順了,就沒什麼痛苦,這就是活著的意義、活著的價值。到有一天,你來到造物主的面前,造物主問你:「你這一輩子活得怎麼樣啊?你憑什麼活著了?」你說:「我學過音樂,我就憑著音樂這個才能盡了點本分。」「本分盡得怎麼樣啊?」「音樂方面的造詣是有提高了。」「那還不錯,明不明白真理呀?」「真理也明白了。」「你現在會不會用你所學的音樂讚美、見證造物的主啊?」「那還不會。」「那你明白的真理有用嗎?」「有用啊,我會講道理啊!」神說:「那你繼續深造你的音樂吧!」什麼意思?神不接受你,麻煩了。你為音樂而活著,為你的事業而活著,不是盡受造之物的本分,而且在盡受造之物本分期間你沒有明白真理,沒有明白真理結果是什麼?你不能用你在盡本分期間所明白的來見證造物主的主宰安排,見證造物主擺佈這個人類的方式,所以說你的本分盡得怎麼樣就顯而易見了。

現在你們每個人所盡的本分,無論是拍電影還是唱詩歌見證神,對這個人類來說有沒有價值啊?價值在哪兒啊?就是讓人看完神的這些話走正道,都明白自己是受造之物中的一員,都來到造物主的面前。他不是有很多問題不明白嗎?還很無奈嗎?他不是感覺空虛嗎?他不是感覺活著精神上沒有寄託嗎?不是感覺活著很累嗎?那這一切的根源在哪兒啊?答案就在神話裡。你們盡這些本分就是要起這個作用,要疏導他的思想,引導他尋求神,尋求正道,找到造物主,接受、順服、明白、認識造物主的主宰、安排,然後才能明白人為什麼活著,人這一生活著的價值、意義是什麼,人該怎樣活著。所以說,你們盡本分就得多禱告,得下點功夫,別懶,得殷勤,別偷懶,大夥在一起得多交通。神造這個人類之後有了經營計劃,在過去的幾千年當中這個人類沒有擔負任何重大的見證造物主的責任與託付,在人類中間神作的工作就比較隱祕,比較簡單,但是到末世不一樣了,你們這些人的責任重大呀!重大在哪兒呢?除了要把神的這些話傳揚出去之外,更重要的是要把造物主見證給每一個受造人類,同時也要把所有聽到神福音的受造人類帶到造物主的面前,讓他明白造物主造人類是為何,也讓他明白作為一個受造的人類應該歸回到造物主的面前,來到造物主的面前接受造物主的主宰、安排、擺佈。要達到這些光跳個舞、唱首歌行不行?光作一方面工作不行,就得通過各種方式、各種不同的形式來見證造物主的作為,來傳揚造物主的主宰、安排,這樣就能把更多的人帶到造物主的面前,讓他接受、順服造物主的主宰安排。這個責任大不大?(大。)那你們應該用什麼樣的態度對待呀?稀裡糊塗行不行?睜一眼閉一眼行不行?使一半的勁做行不行?三心二意行不行?拖拖拉拉、隨隨便便地做行不行?(不行。)那應該怎麼做呀?(全身心投入。)應該全身心地投入,把人的這點精力、經驗、見識都用上。人這一輩子活著做什麼來了,外邦人不明白,你們是不是明白一些了?現在你們盡的這些本分有價值啊,也可能暫時你看不到效果,暫時沒有收到很好的效應,但是長遠來看,這些如果做好了,對這個人類的貢獻是不能用金錢來衡量的,這比任何東西都寶貴,都值錢,都有價值,它要存到永遠,這就是每一個人的善行,是值得紀念的東西。人這一輩子除了信神走正道,為什麼活著都是虛空,都不值得紀念。你就是做了驚天動地的大事,上過天,登過月球,沒用,你就是搞一項科研成果,對人類有點好處、幫助,沒用,這一切一切都要廢去,唯獨什麼不廢去呀?唯獨神的話,唯獨對神的見證,見證造物主的所有所有的這些產品、見證,人的善行,都不會廢去,這些東西要存到永遠,這些東西太有價值了。所以你們就放開手腳做吧,把自己這點精力、心血都用上,這個值啊!

現在你跟著神走,跟著造物主走,接受造物主的託付,有時候難點、累點,有時候受點屈辱,受點熬煉,這是不是好事?這不是什麼壞事,你最後得來的是什麼?得來的是真理,得來的是對人生存的目標,人生存的價值、道路的一個認定、經歷、得著,最後得來的是造物主對你的認可與肯定,神說:「你跟隨我,你是我所看中的、我所喜悅的。」神不說別的,就說你是神眼中的受造之物,那你這個人就不白活,有用了。神口中承認那還了得,這就不是小事了。那人要是跟著撒但走呢,得著的是什麼?(滅亡。)滅亡之前人成什麼了?人就成鬼了。無論人學了多少本事,掙來多少福氣,享受多好,爭得多少名利,在世界上有多高地位,人裡面是越來越壞,越來越邪惡,越來越骯髒,越來越悖逆,越來越虛偽,最後變成什麼了?變成活鬼了,不是人了。不是人,在造物主的眼中怎麼看?光說不是人就完事了?造物主對這樣的人是什麼觀點啊?什麼態度啊?噁心,厭憎,反感,放棄,最後咒詛,懲罰,然後毀滅。你看看,人走不同的道路最終就有不同的結局。你們選擇哪條路?(跟神走。)選擇跟神走,這路是對了,就看人怎麼走。要想這一輩子活得有價值,有意義,問心無愧,真正地歸到造物主的面前,歸回到造物主的身邊,就得全身心地投入,不能三心二意,「我這一輩子也不指望在世界上發財致富,出人頭地,光宗耀祖,孝順父母,合家團圓,爭得什麼名利,讓人看得起,在眾人中間出類拔萃,我不爭這些了,不走那條路,我就走什麼路呢?簡簡單單地跟隨神走,把我這一輩子、我的精力、我這點能耐、我這點頭腦、我這點心血都為盡本分獻上,奉獻給神。奉獻給神這當中遭人唾棄了,享受得差點了,肉體受苦了,甚至有時候遭受對付了,遭受弟兄姊妹誤解了,或者神熬煉我了,這一輩子沒什麼享受了,孤苦伶仃了,這我都認了,我就把我的全人獻給神了」,得有這個心志啊!人有這個心志,有很多事、很多苦他就能受,如果沒有這個心志,光有那麼個心願,光一猛勁有那麼個熱心,這不行,沒動力。好比說,本分忙的時候少吃兩頓飯,少睡點覺,一看,「臉色不好看了,這不行,我得歇歇,再忙我也得歇歇,我不能未老先衰呀,我不能受這麼大苦,把身體保養好要緊」,這思想怎麼樣?(不好。)這就是不體貼神的心意,寶愛肉體勝過寶愛自己的本分、寶愛神的託付,太寶愛肉體了,受點苦就不願意了,受點苦就當縮頭烏龜了,受點苦就發怨言,不急神所急、想神所想,不體貼神的心意。說現在活兒這麼急,「我管那些事呢,我現在正喝著藥呢,我得養身子!」這樣的人有沒有?這樣的人好不好啊?(不好。)不好在哪兒啊?(自私卑鄙,就為自己考慮。)自私卑鄙,奸詐,玩心眼,不實在,是吧?那他也說把自己獻給神了,這事怎麼看?(他把嘴獻給神了,心沒有給神,詭詐。)他嘴就這麼一說,卻不辦一點實事,一點苦也不受,一點代價也不付,這樣的人神喜不喜悅?這樣的人有沒有神祝福啊?

有些人盡本分一點苦都不受,尤其年輕人愛美,一看臉憔悴了不幹了,一看掉頭髮了不幹了,一看皮膚不光滑了不幹了,盡本分就不甘心了,擔心這個,擔心那個,總有擔心,這不是真實付代價。真實付代價在神那兒原則上是要人的心,有時候人就認為「我把心獻上就行,有那個心就行了」,但是平時該怎麼做還怎麼做,這事神怎麼看?神不看你心裡是什麼願望,或者說神一方面看你的願望,同時另一方面看你的實際行動,神鑒察這些事。說你這個人有願望,有心志,同時也有實際的付出、實際的付代價,雖然有時有軟弱,但神看到你的心並不是真正的放棄,還在往上夠,你是喜愛真理、喜愛公平公義、喜愛正面事物的,神不會放棄你。有些人嘴說得很好,但是他的心沒動,打心眼裡根本就不想這麼做,嘴不得已這麼說說,應付應付旁邊的人,這樣體面點,但是他的心不情願這麼做,甚至在做的時候根本就不這麼做,自己怎麼想、怎麼對自己有利、怎麼能保護自己就怎麼做,這是不是有差距了?這個差距神能不能看出來?神鑒察。人詭詐,玩小心眼,人就認為神不知道,神不管,神不看。玩小心眼的人和誠實人,神怎麼對待?神對待這兩類人的區別你們能不能看出來?(神祝福誠實人,不祝福詭詐人。)神怎麼祝福?在現實生活當中你們看到了,神祝福誠實人有一個實際的表現。(誠實人盡本分有果效。)(神開啟誠實人,誠實人更能進入真理實際,詭詐人不但沒有真理實際方面的進入,反而變成神揭示的活鬼,被神顯明淘汰了。)這就看到了神對待不同的人、走不同道路的人的區別和神的態度。

誠實人也做愚昧事,也有軟弱,但是他有神引導,有神保守,有神開啟,處處能看到神的祝福,神管教他、修理對付他或者給他熬煉,他有變化,有長進。耍小心眼的人呢,你處處能看到神顯明他,他沒有開啟,沒有光照,他就像活在泥潭當中似的,像活在黑暗中似的,怎麼摸索、怎麼用勁也看不到光亮,找不到方向,盡本分沒有靈感,沒有引導,做很多事碰壁,甚至做有些事不知不覺就被顯明了。顯明他的目的是什麼?讓弟兄姊妹分辨他、看透他是個什麼人。弟兄姊妹對這類人有分辨了,長分辨了,他成什麼了?成效力品了,有的人就被淘汰了,更有些人就被交給撒但了,他就該顯形了,說僭妄的話,該出鬼相了。一出鬼相,大夥一分辨,把他棄絕了,有的人被清除了,有的人被趕回家了,有的人被開除了。神對待不同的人是不是方式不同?神在人身上作工作就是在人的心裡給人一些感動、開啟、引導,變化人裡面的情形,好人在心裡越來越覺得「人得往好道上走,不能悖逆神,這事得順服神」,他裡面有一種很順暢的情形,跟神所要的是相符的。對壞人、惡人、反面人物呢,神怎麼作?神就打發小鬼在他心裡攪擾他,攪擾他他就該作妖了,一作妖他自己都不由自己,說反面的話,說消極話,挑撥離間,就像跳梁小丑似的該到處做事了,做事時間長了,在教會裡形成攪擾就該被開除了。那由他自己嗎?人不走正道,神要把人交給撒但,交給小鬼,那人就徹底結束了。等他被顯明以後,他琢磨琢磨,「怎麼回事?我作妖了?我攪擾了?我打岔了?我怎麼不知道呢?」他說不知道,其實按他的本性他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神要加速讓他滅亡,神要作事,那他被淘汰、被顯明得就快。有些事神親自作,有些事神就利用效力的小鬼、撒但、邪靈去做,一方面是成全、造就神的選民,另一方面是顯明、淘汰惡人。你要是用觀念衡量,「這不是神作的事,神不作這些事,這些事不是神擺佈的」,這是不是就錯了?凡事都在神的手中,這句話你們經歷經歷就知道了。

有些人不好好盡本分,心總不安定,總不甘心,還不願意離開神家,還怕有一天別人真得著福氣把他落下了,他就在這兒應付著,散佈消極,雖然沒形成攪擾,但是神知不知道?(知道。)人知不知道?有很多時候人看不出來,人說:「那人可好了!盡本分跟大夥一起早起晚睡,受苦付代價,就是有時候有點軟弱,不愛跟人交流。」神知道,神掌握好時間,到一定程度神按照時間就給那人降個病,他一得病,盡不了本分了,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他從盡本分的行列中要被除去了,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啊?(壞事。)你們願意盡本分,對你們來說是壞事,那對他來說呢?他不願意盡本分,他認為是好事,「這下逮著機會了,不用盡本分了」,其實都是壞事。突然得個病,從盡本分的行列中被清出去了,人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這人盡本分挺好啊,沒發生什麼事,也沒攪擾,沒打岔,還能盡本分呢!」在神那兒就不想要他了,他不算數了,神用這種方式把他清理出去。一清理出去,他的病還好了,沒病了。從這事你發現什麼了?神主宰這事。他不盡本分病還好了,病好了之後他幹什麼去了?上班掙錢,過日子、發大財去了,「終於不用盡本分了,不用跟這些人一起吃一起住,吃大鍋飯了」。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壞事。)怎麼說是壞事呢?神不要了,這可是塌天大禍呀!神不要了意味著什麼?意味著這個人沒有結局了,這個人從造物主的眼中從此就消失了,再也沒有蒙拯救機會了。神是預定了他,是揀選了他,但是從此刻開始神已經厭棄他了,決定不再拯救這樣的人,要把他從神的家中剷除。這一類人神永遠不會拯救了,他從這一刻開始就已經失去蒙拯救機會了,就是無論他怎麼做,無論他怎麼表現,神不要了。神不要了就完事了?這個人的故事有沒有結束啊?(沒有。)怎麼沒結束呢?(他的肉體還活著,靈魂卻死了。)這是理論,肉體活著,靈魂死了,你看到了嗎?這事怎麼解釋?神不要了,那神揀選人之前他在哪兒呆著?神揀選人之前人在撒但的權下活著,當神揀選之後,人回到了神家,當神再次把這個人剪除的時候,這個人回到哪兒了?又重新回到撒但的權下了,這就意味著什麼?(神不要了。)神不要了這是在神這兒,神把他甩給誰了?又把他甩給撒但了,說:「給你吧,這個人我不要了,這是個壞種,交給你了。」撒但就接過去了,就這麼回事。他回到撒但那兒了,就是神把他從神的家中剪除之後又重新把他交給撒但,重新交給撒但之後人得著的是什麼,人失去的是什麼,知不知道?

當一個人被神揀選的時候,人從神那兒得著了哪些東西?(蒙拯救的機會。)這是一個,還有呢?(得著了真理。)得著這些。神揀選一個人來到神家中的時候,神把這個人從撒但權下帶到神家,撒但敢不敢有什麼說法啊?它不敢有任何條件。神說「這個人我要了,你不許再動他了,你再動他我治你」,撒但就乖乖的,不敢動這個人,然後這個人的吃穿住行、一切的活動都在神的看顧之下,都在神的眼目之下,沒有神的允許撒但不敢動這個人。言外之意就是這個人就徹底活在了神的看顧保守之下,沒有任何外界勢力的干擾、侵蝕,這個人每一天的快樂、悲哀、痛苦、喜樂都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了。遇到什麼災難了,神說讓他避開,沒事了,遇到車禍了,「今天不讓他去」,就避開難了,那些外邦人,神沒揀選的人,該是什麼命運是什麼命運,該死就死,該遭難就遭難,他這人沒事。比如說臨到水災了,神怎麼處理?今天這兒要發大水,我得派這個人去一個地方,「今天南邊發大水,你到北邊送東西」,或者北邊正好有個人叫你過去,你就去了。第二天你聽說南邊發大水了,「幸虧我當天沒在家,要是在家可能也淹死了。」避開難了吧?那個地方要發生什麼事,你正好在場,你在場那個事就不發生,避免了,這是不是神的保守?你吃一種東西,別人也吃一種東西,別人吃了腹瀉甚至中毒死亡,你吃了就只是腹瀉兩天,沒事,沒死。有些人說:「你這是大難不死呀,你怎麼沒死呢?那些人怎麼死了呢?」這是怎麼回事?神保守著,神不讓你死。比如說,有一個地方發生瘟疫了,瘟疫是不是誰傳染上誰完哪?那時你不知道,到疫區盡本分就困在裡面了,多少天出不來,身邊很多不信神的人傳染上了,瘟疫擴散的面積越來越大,你也害怕被傳染,你禱告神,最終沒傳染上,蒙保守了。這些禍事怎麼沒臨到你呢?這就是神保守。撒但、小鬼、邪靈不敢動你,它一到你跟前,就像是有一個禁區在它面前攔著,就像看見「此人勿動」這幾個字似的,像看到天條在它前面封著似的,它就不敢動,你就蒙保守了。這些年你活得挺好,一切還挺順利,挺暢通,這就是人在神的手中蒙保守了。但是這個人接受了神的保守之後人不知道,感覺不到,認識不到,就說「我這些年活得挺好,我自己運氣好,我命好,命硬,那些撒但、小鬼就不敢碰我」,他就不說是神保守,也不知道還報神愛,不知道還報神的恩,不好好盡本分,攪擾,幹壞事。神看到了,觀察他多長時間,說這人不可拯救,最後神決定把他交還給撒但,這個人是個不值錢的賤貨,神不要了。神一不要這個人,誰最樂呀?撒但樂了,「又多一個小鬼啊!又多一個糟蹋人的,又多一個壞種,來吧!」撒但樂了,人知不知道?人傻乎乎的不知道,糊裡糊塗的就被交給撒但了,又回到撒但的懷抱中了。撒但一抱著這樣的人,它怎麼做?它做哪些事?(踐踏,殘害。)怎麼害呀?讓你死?讓你傻?是這麼害嗎?撒但做事正常的人一般看不透,不是一說撒但做事就是讓你發神經病,讓你變成鬼,它做事是憑著詭計、憑著邪惡用各種手段來引誘你就範,不是光像人說的殘害、糟蹋、蹂躪,表面上這些詞聽著都是一種狠毒的手段,但是其實撒但都是這麼做的嗎?它在人身上做的事的性質都是敗壞、殘害、引誘,但是它的手段是這些嗎?肯定不是這些。

當人被交給撒但以後,有些人就變得一路亨通,有些當官的也給他開綠燈,他突然變得特別聰明,特別會運用手段,做生意跟當官的勾結,他也會送禮,仕途一下子變得特別暢通,升官發財了。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壞事。)在人看這可是好事,怎麼就是壞事呢?一路亨通,升官發財,沒幾年成大亨了,有錢了,有地位了,有名望了,成名人了,過上好日子了,徹底回到世界中去了。他能不能想起神來?還想不想信神了?心裡還有神嗎?他覺得信神是聰明還是傻啊?(傻。)他的觀點不一樣了,就徹底地遠離神了,背離真道了,完全被撒但俘虜了,擄去了,這時候他是不是神家中的人了?(不是。)那成什麼人了?成了標準的神家以外的人,外邦人。他被撒但領走了,不走正道了,心裡沒有神了,心裡沒有神的一丁點兒地位,對信神沒有一丁點兒興趣,沒有絲毫的概念,徹底完了,他走進世界以後逐步地變成這樣了。那在這樣的人身上還能不能有神的保守了?他們活在這樣的世界當中,活在撒但權下,是一個什麼狀態?每天是生是死不知道,出門能不能撞上什麼禍事不知道,沒有平安,沒有喜樂,心裡充滿恐懼,充滿不安,也充滿害怕,對這個邪惡潮流沒有任何一丁點兒免疫力,不隨從也不行,感覺不到任何的神的保守看顧、神的祝福。這樣的人活著,雖然過上了好日子,成了自由人,但是每天心裡都是惶惶不可終日,沒有真正的快樂,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被小鬼攪擾一下,不知什麼時候就落在什麼壞人手裡,落在什麼惡人手裡,這些狀態是怎麼來的呢?這些感覺怎麼來的?為什麼神不要之後他就沒有平安、喜樂了?從根源上看,神保守、神引導、神看顧人人感覺不到,一天一天很自然就這麼度過了,很平安地就這麼度過了,但是當失去神的這些看顧保守的時候,他的心靈馬上就落入黑暗裡了,那個感覺跟之前完全是兩個境地,很快平安、喜樂沒了,感覺不到了,因為什麼感覺不到了?神離棄了。神離棄一個人,人心裡的感覺就是這樣的,活在黑暗裡伸手不見五指,摸索著走,試探著走,每走一步都那麼艱難,都那麼恐懼,都那麼痛苦,他活得太痛苦了。你以為他活得痛苦是因為他追逐名利,追求世界,過安逸的日子,走外邦人的道路?不是,神這兒一離棄,神的手一撤,他沒有神的保守、看顧,他馬上就落入黑暗裡。人落入黑暗裡第一個感覺就是沒有平安了,就覺得這個世界到處都充滿恐懼,到處都充滿陷阱,到處都充滿欺詐,處處都是危險,日子不好過了吧?那在乎他在世人當中有什麼地位嗎?在乎他有多大能耐嗎?在不在乎他有多大的勢力啊?不在乎。

神保守的時候,人覺著心裡踏實、平安、喜樂,人活得像個人,他有正常人性從事的一切活動,他什麼都是正常的,按部就班的,規律的,人的心裡是自由的、放鬆的。當人失去神的看顧保守的時候,這個感覺就沒有了,這些都沒有了,人就憑著人自己的能耐、本事、思想、處世哲學,自己的血氣,來應對所有的周圍一切的人事物。那周圍一切的人事物都有什麼呀?壞人,惡人,大鬼,小鬼,邪靈,是吧?你說人沒有神的保守,就活在這樣的污鬼群居之地,人的日子好過嗎?(不好過。)所以說人要是離開神沒有一天好日子過,活得就這麼艱難。活在神的保守看顧之下的時候人不知道珍惜,不當回事,一旦神離棄,人後悔也來不及了,那可真是塌天大禍呀!人只有活在神的擺佈之中,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才有真正的幸福,有真正的平安喜樂,那是內心深處的平安喜樂,根源在神那兒呢!一旦失去神的看顧保守,人的痛苦、擔憂、憂慮、恐懼、不安那也是內心深處的,人無依無靠,人那點能耐、力量有多大呀?你一個人面對的是什麼?面對的是各種污鬼、邪靈啊!外表看是各種人事物,有形有象,有血有肉,但背後是什麼呀?這些人事物的背後是誰操縱著?撒但,各種邪靈、污鬼。一個人有多大能耐面對這些?他能不恐懼嗎?能有平安喜樂嗎?無論是多大人物,無論人的本事有多大,無論這個人多惡,他活在撒但權下,活在這個世界當中,他心裡什麼感受?當他一個人靜下來的時候,靜靜躺在那兒的時候,他想想周圍的人事物,每一樣事情對他來說都是很艱難地面對,他需要絞盡腦汁地處理這一切的事情,需要絞盡腦汁地去擺平這一切,用人的力量、人的手段,他活得就這麼艱難,就這麼痛苦。有些人說大人物沒有那些痛苦,其實大人物痛苦更大,小人物面對的是小的生活範圍、生活圈子,大人物面對的是更大的生活圈子,面臨的是更大的人事物的考驗、人事物的折磨,他們有沒有快樂?(沒有。)所以說,一個人一旦離開了神的看顧保守,被神離棄了,面臨的是什麼樣的日子?(惶惶不可終日。)哎,面臨的是單槍匹馬孤獨地面對所有的污鬼邪靈,最終不是魚死就是網破,那日子難熬啊!不一定什麼時候就死在對手的槍下了,死在對手的詭計之中了,他活得累,活得苦,活得煎熬。有些人傻乎乎的,還認為信神總追求真理、總講順服神、總講聽神的話乏味,「你看人家世人多自由自在呀!我不想信了,信神沒意思」,他就總打這主意,到有一天他就知道這個結果是什麼了。

人在造物主的手中享受的是無窮無盡的平安、喜樂、祝福、保守、看顧,人要是沒人性,沒良心,他體會不到這些。但是當神一離棄了,人就徹底明白了到底什麼是幸福,到底什麼是快樂,到底什麼是神的祝福,到那時候就晚了。你說「我後悔了,我重來行不行?」神給不給機會?你不要神了,神還能要你嗎?你不是喜歡撒但嗎?你喜歡撒但你還想跟神走,神能同意嗎?所以說,人得細琢磨,常常來到神面前揣摩這些事,把這些事想透,什麼是真正的幸福,人怎樣活著才是有真幸福、真喜樂、真平安,什麼東西、哪些東西對人來說是這一生當中最有價值、最值得人珍惜的東西,得琢磨這些事。你越往正事上琢磨,越往正面事物上琢磨,神就越開啟、引導你,讓你明白,讓你知道,讓你看見,在正面事物上你就越有開啟光照,這樣你的信心不就越來越大了嗎?你總懶惰,總抵觸,總反感真理,總不喜愛真理,總不想來到神面前,總想放蕩,總想遠離神,不接受神的引導,不接受神的看顧保守,神還能強迫你嗎?你是這樣的態度,神肯定也不開啟你,神不開啟你你就沒什麼信心,信著信著你就沒勁了,總是沒勁就該發怨言了,就該埋怨了,一來二去就作出禍來了,作出禍來就被開除了,路走到頭了。這怨誰呀?(怨自己。)他選擇世人的道路,選擇跟隨撒但,不選擇跟隨神,神就要離棄他,神就要放棄他,神不強求人。神的救恩、神的話、神的真理生命是白白賜給人的,不跟你要錢,不跟你搞交易,你還不願意,那神應該怎麼作?神就應該放棄你,神肯定放棄。這麼大的好事你都不願意,你還覺著那麼難過,那麼受委屈,那何苦呢?你還回到淤泥坑裡吧,愛怎麼混怎麼混去吧!神不管了,人的結局就定了。

有些人心狠,說:「人都不要神了,神為什麼不讓他死啊?他要不跟神走,神就應該滅了他!咒詛他,懲罰他,然後滅了他!」這是不是神的性情啊?不是,神不那麼作,神不強求人。一個人的一生是怎樣的在神那兒已經定好了,神不亂作,他的命運、歸宿、結局在神那兒已經定好了,他要是不跟神走,神還按著他原來的命運讓他自然地這麼活著,把他交給撒但就完事了,最終他這一輩子結束了該定他結局的時候再定,神不打亂這一切的規律。用人的一句話說,在神那兒作很多事特別理性,不像人一衝動,「你不跟我了,我整死你!」這是什麼性情?這是匪性。什麼叫匪性?就是土匪、流氓的性情,「你不跟著我,哼,不跟著我你沒好,我這兒好進不好出,進來你就別想出去,你想出去我就讓你付點代價,我要你命!」神那麼作嗎?神才不那麼作呢,神說:「你不跟隨我,那你還回撒但那裡去吧,隨便你怎麼樣吧,總之從此以後咱們一刀兩斷,我的保守、看顧你就享受不著了,這福氣就沒你的份了,你喜歡怎麼活怎麼活吧!」神對人寬容,不強求人,不像撒但沒完沒了的總想控制你,總想抓住你,你不願意也不行,神不那麼作,神作事有神自己作事的原則,這就是神的性情、神的所有所是。

上一篇:第九十一篇 怎樣認識神的主宰

下一篇:第九十三篇 達到真實的信得具備什麼

你可能喜歡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