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會App

聆聽神的聲音,喜迎主耶穌重歸!

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基督的座談紀要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

第九十七篇 解決敗壞性情的路途

無論做什麼事都要學會尋求真理、順服真理,只要是按真理做的那就是對的,哪怕是一個小孩說出來的,哪怕是一個最不起眼的小弟兄、小姊妹說出來的,只要合乎真理,那這個事做出來的結果就是好的,就是合神心意的。就看你的出發點是什麼,你處理這個事的原則是什麼。你的原則是出於人為的,出於人的思想、人的觀念、人的想像、人的情感、人的眼光,那這個事你處理得就不對,因為源頭不對。你的觀點是按著真理的原則,你是按著真理原則去處理的,那處理完這個事肯定是對的,有時候人一時接受不了,當時看著有觀念或者心裡不舒坦,但是過一段時間會有印證。合神心意的事越往後看著越好,不合神心意的事,按著人意、人為做的,這個事的後果就越來越不好,會有印證。做什麼事別講按誰的不按誰的,別定規,先尋求,禱告,摸索,大夥在一起交通,交通的目的是為了什麼?就是為了能夠準確地按神的心意去做,行在神的心意上。這話可能有點大,要是說為了能夠準確地按著真理原則去辦事,這是不是就更現實一些了?達到這個就行了。

臨到什麼事別爭執,先放下自己的觀念、想像、定規,這是人該有的理性。好比說有個事我從來沒做過,但是我知道你熟悉這類事,我怎麼辦哪?我認為我是外行,我該咨詢咨詢你,咨詢完我有個基本的概念了,然後這個事該怎麼處理我也不能完全聽你的,但是我也不能完全按我自己想像的,我得尋求怎麼做對神家工作有利,另外怎麼做是合神心意的,這是理性。我這麼尋求,這麼咨詢你,你如果是這個觀點,「你咨詢我,我是內行,應該是我對,我知道實情,我知道該怎麼辦,你肯定不知道,你就得聽我的」,你就該冒進了,說應該那麼做,是這麼回事那麼回事。這種作法怎麼樣?(狂妄。)那你應該怎麼做呀?你如果指使我怎麼做,這是狂妄性情,你如果定意讓我怎麼做,這是狂妄性情,你定規了,你告訴我應該怎麼做,這都是狂妄性情。你說「這事我明白點,我說的這點兒頂多是涉及知識、專業或者業務方面的,不涉及真理,我就了解這些,我都告訴你,聽完我說的你只能作參考,不能完全聽我的,我這個也不準確,具體怎麼做還得看神的心意」,你得有這樣的態度,別人家一問你你就以為自己真懂了,這就叫狂妄性情。狂妄性情是怎麼來的?是人家咨詢你導致的嗎?(不是,是本性。)那這個本性怎麼導致你能有這樣的反應、這樣的表現呢?怎麼流露出來的?就是一有這樣的事,你馬上就失去理性了,失去正常人性了,沒有判斷了,你就認為:「這下問到我了,我懂!我知道!我明白!這事我常接觸,熟套了,不算什麼。」你一有這樣的想法,你的理性正不正常?當敗壞性情流露出來時都是不正常的,所以無論臨到什麼事,別人咨詢你你也不能高姿態,你也得正常。怎麼是正常呢?你就琢磨:「人家向我咨詢,這事我是明白,明白我也不能張狂,我得按正常人性的表現處理、答對這個事。」這時候是不是就經過思想琢磨,經過心思揣摩了?一揣摩,你回到靈裡,回到神面前,你就有正常理性的表現。一有正常理性的表現,流露出來的有時候有點沾沾自喜,但是你心裡有點約束;一受約束,敗壞性情流露就減半了,對別人形成的壞影響就少多了。但是你如果憑著狂妄性情做這事,你說「你聽我的保證沒錯,就是那回事」,如果人糊塗聽了你的,你指的是對的道人不說什麼,你指的是錯誤的道那就坑人了。如果這是個小事,光是吃吃喝喝的事,這是坑一個人,如果是涉及教會工作的大事呢?(神家利益受虧損了。)如果是再大的事呢?是得罪神的事呢?是涉及到神性情的事呢?觸犯神性情,這事嚴不嚴重?(嚴重。)

很多時候做事不是只涉及一方面,一個敗壞性情的流露,一個心思出來,都不見得僅僅是一個小事,你都得在正常理性裡去尋求,去揣摩,揣摩揣摩人做事就不憑著想像定規了,不受這些東西控制做事就準確多了。你越會回到靈裡等候、尋求,越會揣摩,你的理性就越正常,理性越正常人做事就越規範。什麼叫規範呢?就是做這個事符合正常人性的標準,符合良心標準,符合神所要求的標準,符合真理原則。你如果腦袋一熱,不加揣摩,二郎腿一翹,兩手一揮,「就那麼做,沒事!」這有沒有正常人性理智?有沒有正常人性表現?這都不是正常人性該有的表現。所以不管臨到什麼事你先冷靜琢磨,來到神面前,回到靈裡,安靜下來,先問問神這事該怎麼做、該怎麼說。這需要很長時間嗎?不需要。正常人性具備這些東西,具備理性的東西,人自己能約束住,能做到,就看你願不願這麼實行。你如果處處總想顯露自己,總想站高位,總想標榜自己,總想讓自己成為人心中的偶像,樹立自己在人心中的形象,那你就總冒進,你總也來不到神面前,總也不能回到靈裡。你總想憑自己做,做完之後總覺得自己做了大事,搞了大事業,有能耐了,不是一般人了,這就不走正道了。時時刻刻心得安靜下來,臨到事不毛躁,不慌張,不激進,學會安靜,還不做作,不偽裝,達到做事有理性。有理性多數人都達不到,誇你兩句你就美起來了,這個美怎麼來的?從本性裡出來的。一說你兩句不好聽的,你裡面就起反應了,「我多能耐呀,怎麼挨你說呢?要是到別的地方我就不受這個氣!」說你兩句怎麼了?這不算什麼,是吧?這兩天什麼都挺順,誰都給戴高帽,沒有人對付,也沒有人修理,走路一步顛三下,像坐轎似的,神經都不正常。如果這段時間做什麼都不順,總蔫頭耷腦的,心情就總不好。心情一好就不知道姓什麼了,也不知道自己是誰了,心情一不好就蔫得誰跟他說話也提不起勁來,這就是人性太不成熟,太不正常。什麼時候正常了,就是臨到事受了挫折,挨了對付也不消極,也不影響盡本分,不管立多大功,這一段時間受多大苦,沒覺得有什麼可誇的,也沒覺得應該拿什麼賞賜或者人應該怎麼高看,背後有多少人豎大拇指,沒有這個感覺人裡面就穩定了,成熟了。不是忽冷就是忽熱,不是極左就是極右,這就是不成熟的表現。你們現在是不是這種情形多呀?做事順了怎麼都好,走路都顛著走,高興,「我就是做效力品也行,得至死忠心」;過兩天消極了,走路都趟著走,「這下完了,沒出息了,又沒指望了,我的素質怎麼總提不高呢?人性怎麼總好不了呢?什麼時候能變呢?」總不正常。你的良心、你的理性還有你的判斷力、你對自己情形的掌握都不穩定,就是不能準確地平衡自己、看待自己的各種情形到底正不正常,臨到挫折、失敗或者遭遇了什麼事,不尋求「在這事上學什麼功課呢?神的心意是什麼?要讓我明白什麼?」更多的時候不是積極地向前走,而是退縮著,往前邁兩步就得退三步,都是這種情形,所以就長進得慢。軟弱了,消極了,或者這段時間比較順了,都能使你靈裡的情形受攪擾,都能轄制你,不能正常進入。為什麼說積極情形都不能使你正常進入呢?享受地位了,享受別人的誇讚了,等著別人說「你這事做得好,你那事做得好,你就適合做帶領,下次我還選你」,就受這些影響,活在這裡面出不來了。出不來自己還恨自己,「我怎麼脫不掉這些呢?我怎麼總活在這裡,總享受地位之福呢?」然後心裡還覺得美滋滋的,兩種情形在裡面交織著,矛盾著,打架。過一段時間覺得又平常了,人誇他也不覺得怎麼樣了,該做什麼做什麼了,做什麼事沒做好,摔一個跟頭,又覺得「我這是壞得不行了,不可救藥了」,總在極端裡活著。什麼時候你們不管盡什麼本分,不管臨到什麼事,都能在事上學功課,都能在事上找到該實行、該明白的真理,這就長大了,這就不用領著走、不用牽著走了,離開枴杖了。自己通過吃喝、交通,通過經歷事,通過神所擺設的環境,你能看到神的手到底要往哪兒領你,神在這些事當中,在這些環境當中要讓你明白什麼,要讓你長哪方面的分辨,得哪方面的見識,每次這樣的經歷你都能得一些你就長大了。總得需要別人扶著、攙著,再不就打著、踢著往前走,要不就走不了,要不就跑太快,不是太左就是太右,這都是身量幼小的表現。身量幼小的人聽道、自己吃喝神話得不著自己該明白的真理,總得有人在前面引路,規範你前行的方向,要不你自己就偏得沒影兒了。

身量太幼小有沒有辦法解決?有辦法解決,就是臨到什麼事,不管是大事還是小事,涉及到重要的本分還是日常生活與人接觸,有一點要記住:別憑肉體情感,別憑想像,別憑血氣。觀念想像有些是從家庭教育來的,有些是在社會上聽來的,有些是在人群中學來的壞毛病、壞習慣。情感都有哪些?偏見算不算情感?好比說,你跟他關係很好,有人說他背後做了一個壞事,你說「他才不做那事呢,他可追求了」,這話怎麼樣?公不公正?這就是憑情感做事。好比說你倆有點隔閡,之前因著一點事相處不愉快,關係不太融洽,但是有一天他說一個事說得對,在理,合乎原則,你不想聽,這是什麼?(不接受真理。)為什麼你能不接受呢?你心裡知道他說得對,你能分辨出來,但你就是不想聽,為什麼?這就是個人主義色彩,受情感支配,「我就跟他合不來,不管他說得多對我都不聽他的,除非這話從別人嘴裡說出來。他要是把這話傳給別人,別人再說出來,那我百分之百聽」,這是接受真理的態度嗎?(不是。)有什麼阻攔著?就因為你倆的隔閡、你倆交往得不愉快,這方面情感把你阻攔了,影響你實行真理、接受真理,你沒把真理當成第一位,你把個人的關係、個人之間的矛盾當成第一位了,情感成為你接受真理的阻礙了。所以說你別憑情感,你倆關係再好,或者你倆關係再不好,或者你倆根本就沒見過面,是第一次見面,「他說話聲音比較大,不太懂禮貌,但是他說的話都在理、都對,那我就聽」,這才是接受真理的態度。「他交通的話挺合乎真理,他有經歷,就是好像有點張揚,我看著不順眼,心裡不太舒服,他說的話對,我也不接受,我比他有地位,我在教會比他有名望。」這叫什麼?具體說這也是情感。你憑你自己的喜好、慾望對待人,對待事,這都叫情感,都列在情感裡。你以為就跟家人有情感,跟朋友有情感,跟外人就沒有了?有,有的是疏遠的,有的是近距離的,都叫情感。

再說說觀念想像。人問這個地方的電壓是多少伏,你說:「那不都是220伏嗎?」這話怎麼來的?有根據嗎?你怎麼知道是220伏呢?證實了嗎?「哪兒不都是220伏嘛,沒有220伏燈能亮嗎?」這是不是想像?恰恰這個地方不是220伏的,你就說錯了,你說出那麼一句話就是從想像來的。為什麼自己心裡那麼一想,不知道對錯就能說出來呢?這裡有個性情,什麼性情?狂妄,不知道怎麼回事還隨便亂說。憑想像隨便亂說話,有個詞是怎麼說的?(信口雌黃。)這詞用得挺好,信口雌黃這是一種性情。人憑想像處理人事物,對待人事物,這是什麼性情?有狂妄的一面,還有剛硬的一面,還有什麼?不負責任,沒理性。在日常生活當中你所流露的,無論是心思,無論是想像,還是你做出來的,你對待人的原則,這都是從性情裡來的,你得對號。一對號的時候你就矇了,不知道,這就不行,這就是對真理沒有認識。真理是用來做什麼的?(解決人的敗壞性情。)怎麼解決啊?就得跟日常生活當中你的所思所想、所說所做的實情對號,對上號之後解決你的這些問題。剛才說的是想像,涉及到性情了吧?什麼也不知道張嘴就說,你是憑什麼說的?你憑想像,你自己還不知道怎麼回事,沒弄明白人家問的話是什麼,準確答案到底是什麼,你就亂說話,這就是顯你高明呢,「別人都不知道,我就知道,我先說,我嘴快,我頭腦反應快,你們笨,嘴又慢,頭腦反應又慢,你看我伶牙俐齒,張口就來,『220伏』,你就不知道是220伏。」言外之意就是這個,有這些東西在裡面深藏著,是吧?再比如,有人問你辦這個事得花多少錢,你根本就沒打聽實際情況,你都沒問過,沒核實,沒有準確的證據證實到底要花多少錢,憑想像一張嘴就說:「那得十來萬哪!你知道什麼呀,我就知道。」就是這樣的性情。這性情一出來,如果人聽了你的,覺得十來萬太貴,不辦了,這是不是耽誤事了?那你做這個事是什麼性質啊?流露狂妄性情了,是因為有狂妄性情支配才能信口雌黃,因為有狂妄性情支配才能憑著想像張口就來,不加思索也不負任何責任地隨便亂說。你們有沒有發現這方面性情啊?(覺得自己很狂妄,屬於本性實質裡的東西。)本性實質那是根,現在解決根能那麼好解決嗎?好比說,你要想讓一棵大樹倒下,是直接去挖根,還是一點一點削掉樹枝、樹幹,到光剩根了一掘就出來了,哪個容易?(先把樹枝削掉。)先解決小樹枝,解決各種情形。你活在狂妄性情裡這個情形你得先解決,自己先知道,心裡能意識到,「這不對,這麼說話是憑想像,這不是狂妄性情又要爆發了嗎?不能那麼說。那問到我了我怎麼說呢?我要是不知道的話,這不又丟人了嗎?不對,這又是狂妄性情。」這是兩個情形:第一個要亂說話,這是一種情形;第二個,「不亂說話也得有個說法呀,要是不說什麼的話人是不是看不起我,那我就得編一個」,這又是一種情形。不是亂說就是要撒謊,這都麻煩,不是有狂妄性情就是有詭詐,這都得省察。在做這些事的時候,一旦省察到有敗壞性情要流露就得約束。約束不說話對不對?(不對。)那怎麼做合真理原則?這涉及到實行了。(明白多少說多少。)這就對了,你不明白你就說:「這個事還不明白,沒考察過。」如果擔心挨對付,腦袋裡又思索這事了,琢磨琢磨,「要是因為這事挨對付,那我能不能拐彎不說呢?或者再編個別的理由呢?」(不知道就說不知道。)對了,歸根結底,你無論腦袋繞多少彎,最後你說出來的話沒有謊言,沒有狂妄,這個問題就解決了,這就是實行真理了。不管你繞沒繞彎,你說出來的話、做出來的事不合真理,流露狂妄性情,耍詭詐,抵觸,編謊,然後還用自己的手段、作法來掩蓋事實真相,包裹自己,知道自己流露狂妄性情,還怕人瞧不起,還要耍詭詐,想方設法把這些都掩蓋起來,這是不是都是敗壞性情?這些事、這些作法都不做,歸根結底最簡單的一條:我怎麼想、應該怎麼做我就怎麼做,該怎麼說就怎麼說,就像主耶穌所說的「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太5:37),做誠實人。怎麼做誠實人?做誠實人怎麼實行?(不搞欺騙,說話不摻水分。)對,這有細節。不摻水分指什麼?就是話裡沒有謊言,也沒有想欺騙的存心目的。裡面有存心目的,外面謊言就說出來了,裡面沒有想欺騙的心,外面說出來的話也沒有摻雜,沒有一句是謊話,這就達到了「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這些是不是就把狂妄、詭詐都解決了?就一個做誠實人就把這些都解決了,複雜嗎?不複雜,無論你裡面有多少情形、多少敗壞性情,用一條真理就解決了。你不撒謊,一是一,二是二,按真理去實行,光明磊落,做人活在神面前,活在光明中。你要是總繞彎,你就總像賊似的,一進屋,看哪裡最犄角旮旯你就往哪裡呆,看哪些人偷偷摸摸的你就總想往那個人群裡呆,就不敢活在神面前。你裡面鬼太多了,欺騙的東西太多了,見不得人的東西太多了,就總想藏,總想掖,總想包裹,總想包裝,你沒活在光明中。

現在你們有沒有開始實行做誠實人,處處都做誠實人?(我有些時候就忘記了,還得有意識地去實行。)就得有意識地實行,這個意識是心裡的事,你在心裡總把這條真理當作一回事,把自己的形象、外表、在人心中的地位、人對你的看法都放在其次,把做誠實人、讓神喜悅、做有正常人性有正常理智的人這樣一個標準作為高尚的、值得人尊重的、神所喜悅的一個寶貴的形象,你得寶貝這個。你對正面事物與反面事物這兩種形象、兩種標準的傾向不一樣,你心裡對這兩種標準衡量的分量就不一樣,那你的行為、你處事的原則還有心態就不一樣。你如果鄙視誠實人、說老實話的人,鄙視能恭恭敬敬地接受對的話、接受正面事物的人,鄙視忠心的人或者肯付代價的人、殷勤的人、能勞苦的人,那你就不願意做這類人。懶人一看誰勤快就瞧不起,賭徒就看不起正常過日子的人。正常人有正常人性需要,正經過日子,起早貪黑,勤勤懇懇的,這樣的人就鄙視那些又賭博又抽煙又喝酒不正經過日子的人,所以他的生活方式跟賭徒的生活方式完全是兩股道。就看人心裡嚮往什麼、喜好什麼。你總鄙視這些追求真理、肯付代價、真心為神花費的、比較誠實的人,總高看那些能說會道的、會玩手段的、會花言巧語騙人的、會站在高位上講高道的人,那你能走好道嗎?人喜好什麼,人嚮往什麼,人就追求什麼。你們現在心裡嚮往什麼呢?嚮往不嚮往做一個好人,哪怕被這個世界棄絕,或者人瞧不起,人看著是傻子、無知的人?(嚮往做好人。)有這個嚮往就好辦,就怕人連這點嚮往都沒有,那就不好辦了。鄙視好人,鄙視誠實人,鄙視殷勤的人,鄙視肯付代價受苦的人,這樣的人就不好辦。一看見誰在真理上肯下功夫,肯付代價,說話誠實,辦事負責任、求真,盡忠職守,心裡就羨慕,就想靠近,從他那裡多得點,這就能得著。看見這類人不搭理,心裡不嚮往做這樣的人,也不渴慕做這樣的人,沒這個要求,能不能得著真理?得不著。

剛才說到情感、想像,還有什麼?血氣,哪些是血氣知不知道?血氣裡有沒有情感的成分?(有。)哪些表現是血氣?以牙還牙是不是血氣?你對我不仁,我對你不義,是不是血氣?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是不是血氣?還有呢?(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這都是血氣。你們是不是也常常有這樣的表現,做事憑血氣?你罵我一句,我罵你十句,嘴不罵心裡罵,心裡不但罵還咒詛你,做夢都罵你,這是不是血氣?還有什麼是血氣?(站地位說話,教訓人。)藉著地位這個有利條件做自己喜好做的事,或者教訓別人,解氣,這也是血氣。其實很多時候都流露血氣,不按真理做出來的事很多時候都是出於人的仇恨、私心、憤怒、怨氣,為了滿足慾望,這都是出於血氣的。血氣是不是光是為了報復啊?也不是,這個涉及的面也挺廣,不是人罵你了你想罵人那才是血氣。好比說發生一個事,這個事不值得罵,你第一時間就罵了一頓,罵完之後琢磨琢磨,「這不對,信神的人不該罵人」,不罵了,這是不是血氣?為什麼叫血氣呢?(這是天然本性的自然流露。)當然這是天然流露,肯定就是屬肉體的,不合真理,那為什麼叫血氣,不叫別的?以怨報怨是不是血氣?(是。)以怨報德呢?也是。怒髮衝冠呢?就是臨到事血往上沖,沒有理性,「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就先這麼做,先洩一下私憤,不管後果怎麼樣,不管原則是什麼,不管他是誰,我就先罵他一頓解氣再說」,這叫血氣。血氣歸根結底指什麼?有沒有理性?合不合乎正常人性?有沒有約束?合不合真理?不合真理。血氣歸根結底就是人的一種野性,沒有正常人性,沒有理性。沒有理性的表現指什麼?就是神經失常了,變態了,失態了,自己約束不住爆發了,自己都控制不住了。這種情況多不多?

性情變化首先最基礎的就是你能知道自己流露出來的各種性情是哪方面的,流露出這個性情你心裡是怎麼想的,你的情形是哪些。當然,很多時候人的各種情形是出於一種性情,一種性情能產生很多情形,你都得會分辨。分辨完就完事了?分辨完光會認識自己了這不行,你得會解剖,對號入座,知道自己是哪方面問題,然後得知道自己該往哪方面實行,該往哪方面扭轉。明白該怎麼實行了,能不能達到實行出來?不能達到實行出來,得藉著環境,藉著禱告,藉著對付修理,或者藉著一些挫折,藉著審判刑罰,還得藉著自己克制、約束,才能一點一點實行出來。一點一點實行出來性情就變化了嗎?還沒變,這方面性情所產生的各種情形還是不斷地產生,但是你得會分辨,「我這方面情形是這方面性情導致的,這方面情形不對,那不對的情形是怎麼產生的?我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情形?這個情形在神那兒看是怎麼回事?我該怎麼解決?我該怎麼把這方面情形扭轉到對的情形裡?」把錯的情形扭轉進入一個對的情形裡也不算完,你還得能行出來。好比說,你知道你這麼對待人不公平,這個情形知道了,你心裡怎麼想的,你為什麼對他不公平,這裡是不是有細節?「我看不起他,他不如我,我就不想公平對待他,我就想踩著他」,這是怎麼回事?這叫狂妄性情。狂妄性情使你裡面產生了這些情形,不想公平對待他,不想說他的好,不想公正地評價他,有什麼工作也不想選他去作,你就是看不起他。這些情形掌握了,你能容易扭轉對他的看法嗎?不容易。所以說,一方面性情產生了很多情形,這些情形在你裡面控制著你,控制著你的做事、你的說話、你的觀點、你怎麼對待人,就是控制著你整個人。這小小的情形是怎麼產生的?由性情產生的,其實是那個性情控制你,不是一方面情形控制你,這方面性情產生了這個小小的情形,這個小情形就能導致你做那些壞事。所以說,沒有真理來解決你這些情形,來扭轉你這些情形,你永遠活在這些情形裡,你就永遠改變不了你這方面性情。那怎麼扭轉呢?這有路途,很多時候是向神敞開,到神面前禱告,讓神管教、對付,給你印證,讓你明白,然後你自己有配合的心,有背叛自己的心,說「我以後不那麼做了,他是素質差點,但是我該怎麼對待他就怎麼對待他,他適合盡這方面本分我就讓他盡,別人不適合,雖然跟我關係不錯我也不用那個人,我就用他」,這個情形是不是扭轉了?就是你這一個作法扭轉、改變了你的情形能導致的一個後果,這是不是一方面實行?那你能實行出來是怎麼做到的?你如果不配合,你根本就不背叛自己的主觀意願,能不能出現這個結果?絕對達不到,所以人的配合很關鍵,你得絕對地配合,能絕對地順服真理,有順服真理的態度,有順服真理的決心,你才能背叛你個人的主觀意願、個人的情形,這樣你就逐步扭轉了。你看不起他,這是你的情形,但是你不憑你的情形活著,你就用他做他該做的,你就公平對待他,什麼時候提到這個人你良心是平安的,你覺得對得起神,你實行真理了,時間長了你對他的看法就變了。這是誰作的?神作的,真理在你裡面就一點一點地起作用了,就改變你裡面的情形,扭轉你的情形了。你一開始也難受,用他你心裡就彆扭,就覺得自己喪失人格了,雖然用他了,也不想跟他多說話,也不想說他的好,心裡還是看不起他,情形還沒有完全扭轉,這叫什麼?這就叫敗壞性情的根,根在這兒呢!一個小小的情形就能讓你受這麼多苦,這是不是性情的問題?這就是人本性實質的問題。你逐漸扭轉,你就多跟他說話,多跟他交通,多了解他,你看到他的長處,發現他確實適合盡這方面本分,你就逐步認識到自己的卑鄙、可恥,也逐步認識到你那麼做、那麼對待這個人是公正的,是合真理的,你心裡就踏實了。這只不過是開頭,再臨到同樣的事,你未必能用同樣的辦法像對待這個人一樣對待,可能還有別的不同的情形或者不同的環境、人事物來考驗你對真理的喜愛程度,考驗你背叛自己的敗壞性情、背叛自己的意願的決心,這就是神的試煉。什麼時候你無論對待什麼人,跟你關係好的、跟你關係不好的,靠近你的或者遠離你的,會溜鬚你的、不會溜鬚你的,無論對方是什麼素質,你都能公平、正確對待了,你這個情形就徹底改變了。你不憑自己的想像,不憑自己的情感,也不憑血氣對待了,那這方面真理你就得著了。現在還不行,你裡面的各種情形還在控制著你的行為,控制著你的思想,控制著你的心思,這些東西在你的身體裡是你的生命,真理還沒成為你的生命,你只不過有些好的行為,但是好的行為背後你所流露的、你心裡所存有的各種情形、心思全是你的敗壞性情產生的,不合真理。什麼時候你這些情形、你所有的心思都理性了,合原則了,合乎真理了,這些敗壞性情不能控制你的心思,也不能控制你的行為了,那你的性情就真變化了。你不用背叛自己,不用控制了,直接就能按原則辦事,按真理辦事了。人說:「你背叛敗壞性情了嗎?」「沒有,我覺得人就應該這麼做啊!」「你做這事費不費勁?」「不費勁。」這就是你的生命。你們現在還不行,還得先熱熱身,再聽篇講道,聽首詩歌,讓別人給打打氣,還得讓神加力量,讓神作後盾,這就是真理還沒有成為人的生命,所以人活得很累,很可憐,很悲哀,也活得醜態百出。敗壞性情給人帶來的是什麼?痛苦,仇恨,怨氣,消極,下沉,還有撒謊,欺騙,狂妄,自是,有時還自暴自棄,有的時候還講歪理,對抗,有的時候還覺得自己可憐,「看我多可憐哪,無依無靠的。」信著神還說糊塗話,怎麼是無依無靠呢?最大的靠山都讓你靠你不靠。

人得著多少真理就離神多近,你一點真理沒得著,一點真理不明白,那神就離你很遠。你明白真理了,也能實行出真理,真理在你裡面作生命了,那神就在你心裡;你沒明白真理,也沒得著真理,你也行不出真理,神就不是你的神,神沒住在你裡面。真理不能作你的王,掌管你的一切,那就等於神沒掌管你的一切,你沒把自己交給神,你還自己說了算。自己說了算就是敗壞性情說了算,就不是真理掌權。什麼時候你的言行舉止、心思意念,你每天怎麼生活,吃什麼穿什麼,為人處事,盡本分,你怎麼對待人,所有這一切事你都不用絞盡腦汁地想該怎麼做,而是能夠運用自如地按照原則辦事,能夠按著原則去想,能夠按著理性去想,去對待,不那麼艱難地、痛苦地或者忿怒地去實行這一切,去達到這一切,那你就自由了,你就真得著真理了。現在人總是發矇,聽完道之後還沒清明兩天就又矇了,不知道怎麼實行了,又消極了,又沒路了。現在實行真理是頭等大事,誰不實行真理誰愚蠢。不過現在做夢的人少了,說「一信神我就得救了,一信神就得福了」這樣的人估計少了,都知道追求真理、實行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達到蒙拯救。這個道理應該都知道了,就是怎麼實行、怎麼能得著這個路途可能還不太清楚,不太清晰。現在多數人知不知道怎麼才能達到不講字句道理,有沒有路途?解決字句道理你得實行真理,你越實行真理,越在真理上下功夫,越在實行上下功夫,你的字句道理越少。實際是怎麼來的?就是人在實行的過程當中有了各種體驗,產生了各種情形,然後在各種情形當中人怎麼處理、怎麼對待、有哪些心思,人有個轉變、扭轉的過程,這些過程都是實際。如果你沒有這個過程,你光是字面上、道理上明白了,理解了,分析到了,或者感受到了,這些全是道理,因為你在字面上理解到的跟你切身體會到的有區別。道理是怎麼產生的?沒實行,在字面上加以理解、分析、傳說,再加以解釋,就產生道理了。道理能不能變成實際呢?真理如果你不實行對你來說永遠是道理,你要是實行出來,經歷到了,感受到了,體驗到了,然後產生出來的認識或者心思、想法、體驗才是實際。實際是實行出來的,不實行永遠不會有實際。有沒有人說「我不實行,我也會講實際的道」?那還是道理,你講得是實際一點了,也可能別人聽了也有路途,覺得挺實際,但還是道理。你沒實行,別人產生一個你沒想像到的情形你就不知怎麼解決了,你就得琢磨琢磨。人在真理上實行得多了就掌握原則了,你在這一方面也可能沒經歷到,但是你要是知道這方面的真理原則,你也能告訴他怎麼做,照樣實際。實行真理跟讀書不一樣,讀書就總在字句上下功夫,記、背、分析、研究就行了,實行真理正好跟它相反。現在明白點了吧!

(我有一個情形,事情多的時候就想把事都辦好,辦成,能做就趕緊去做,心就不安靜。)做事的時候一心想著這個事怎麼能做好,按原則辦事,這也叫安靜。不是說去辦事了就不安靜,你去辦這個事的時候還想著別的事,那不叫安靜。今天要去辦這個事,那就得琢磨,大夥在一起交通,要是沒有人交通自己就得揣摩,禱告尋求怎麼能辦好,這就叫安靜。什麼叫安靜?什麼也不想就叫安靜嗎?(很多時候這個事辦完那個事緊接著就來了,有時候就缺少尋求真理原則。)那在做的時候就得一邊做一邊揣摩,心裡有一種等候的態度,有一種尋求的態度,尋求這個事怎麼處理。好比說,這個事你一丁點兒概念沒有,你就找人問問,打聽打聽,打聽的期間你是什麼態度?其實你在尋求、等候,看神要怎麼作。神作事不可能在你裡面像點燈一樣一下子就讓你亮堂了,往往藉著一個人或者一個事給你提示你就明白了。尋求有很多方式,不是非得正正經經地跪在那裡,一跪兩個小時,一等等三個小時,那什麼都耽誤了。有時候你在路上就琢磨這個事,有時候這事臨到了大夥在一起趕緊交通,有時候就問上面,有時候自己看看神話,有時候事情緊急就趕緊去,看現場的現實情況是怎麼樣的,一邊按現在能掌握到的原則處理著,一邊在心裡禱告,你得會這樣做事才老練哪!一臨到事就慌神了,那就不行。得學會有幾種方式尋求,忙的時候得按忙的情況尋求,有時間的時候得按有時間的情況去等候,去尋求,方式不一樣。如果時間長,可以拖,可以等,你就等等,大事上不能著急,一著急做完了後果不堪設想。要達到最好的結果、最好的成績、最好的成果那就得等等,看看這兩天能發生什麼事,或者有知情人可以提示提示,這都是方式。神開啟人也不是一種方式,不是都在神話裡開啟你,也不是都讓身邊人給你指導,有些事你是外行,從來沒接觸過,這事神怎麼開啟你?藉著有些人,有些人明白這方面的事,你就趕緊去找他,從他那兒得些線索,然後你根據原則辦,辦的時候神就引導了。但是這方面業務或者這方面專業你得了解一些,有點概念,神會在這個基礎上開啟你怎麼做。

不管做什麼事,人可以想,可以計劃,可以規劃,可以咨詢,可以多方面打聽,但是做的時候怎麼做在於神,這就是「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神作事向來就是這個原則。你心裡得有這個定律,得想到、得知道是神在作這一切事,不是由人做的。很多時候做一個事你如果強出頭的話很快就能辦成,但是效果你自己預測不到,那你就先別辦,如果可以等的話你再拖兩天,別著急。如果你著急,不等候,你做了裡面還慌神,沒有底,不知道這麼做對不對、後果怎麼樣,這不是神引導的。這個時候你就需要等,你心裡總覺得好像神應該不會讓這麼做,那你再等兩天。怎麼等啊?打聽打聽,別坐以待斃。神讓人等候,人配合那方面你得去做,你去打聽,在打聽的過程當中,神可能藉著一個人或者藉著一個事就告訴你一個事實。你要是不打聽,你就在心裡犯疑惑、打鼓,你不知道這個結果,這裡的事實真相到底是什麼你不知道。但是你一打聽,出現轉機了,心裡一下亮堂了,一看這是神引導,「我應該這麼做,這麼做才名正言順」,得著印證了心裡不一樣,這麼一做果然好,效果不錯。神作事是不是實際?他藉著人事物來引導、開啟你,在人事物的規律當中或者在這個過程當中引導你讓你明白一個事,指引你怎麼做,他不是憑空給你一句話,或者憑空給你一個意念,或者憑空給你一個想法,神不是那麼作的。你一咨詢之後真相大白了,你就知道當時你為什麼這麼想,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感覺。神就這麼作工,這麼引導人,又奇妙又實際,一點也不超然。懶惰的人總想要超然的,「告訴我怎麼做得了,一句話明說完事了」,他不想配合,就想走捷徑,讓神作,人一點不配合。敬虔的人、喜愛真理的人就事事活在神面前,把心安靜在神面前,「這事不知道怎麼做,得問問神,向神尋求,看看神是什麼意思」,他有一顆尋求的心,神就在這事上引導他。最後結果一出來,人就看到神手的擺佈了,神主宰一切這不是空話。所以說,在這些事當中你經歷來經歷去,你就知道神不是子虛烏有的,不是傳說,不是空洞的,神就在人的身邊,人能感受到神的存在,能感受到神的引導,也能感受到神手的安排擺佈,這樣你就越來越感覺到神的真實、神的實際了。但是,你要是不會這麼經歷你永遠感受不到,「神有沒有啊?在哪兒啊?信神這麼多年都說有神,我怎麼沒看見?都說神拯救人,有些人說神在他身上怎麼作工,我怎麼沒感受到呢?」你總也感受不到你總也不踏實,只有你自己親身感受到了,才能印證別人所說的、別人所經歷的是神作的。神作事奇妙難測,但是實際,你得掌握這兩條。奇妙難測就是神所作的一切事有智慧,是人夠不上的,這是神的身分、實質決定的。但是還有一方面,神還實際,實際指什麼呢?就是人能夠得上的,人的思維、大腦、心思、智商還有人所具備的本能、能力都能夠得上,不超然,不空洞,這就叫實際。你做對了,神會讓你知道對了,有印證;你做錯了,神會逐步地讓你明白,開啟你讓你知道這方面做錯了,是敗壞性情流露,你覺得虧欠神。這就是實際!

上一篇:第九十六篇 做誠實人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樣式

下一篇:第九十八篇 信教永遠不能蒙拯救

你可能喜歡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