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基督的座談紀要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

第一百零九篇 實行真理才有正常人性

盡本分業務不精是怎麼回事?有的人說是素質差。素質差學不到東西,為什麼學不到東西呢?素質差的人往往還有個毛病,目中無人,兩眼無光,學什麼東西都是簡單看看就過去了,人問他學了沒有,他說學了,看了,知道了,別人多說點他還不愛聽,「多說有什麼用,我早知道了。」總是這樣的態度,說什麼他都聽不進去,不接受,自是,狂妄。素質差本身就挺致命了,性情還不好。不管素質差、素質好,能接受事實,接受正面事物,接受別人的意見,這都是學本領、充實自己的好的方式,好的進入的路,這麼做不會低人一等的。人性情不好,無知、狂妄,就總覺得多聽別人的話或者承認自己不能、不行丟臉,不能那麼做人,那麼做人沒尊嚴。其實正好相反,你狂妄,自是,什麼也不學,在各方面你都不精明,都沒什麼見識,沒什麼見地,沒什麼思想,這才丟臉,這才喪失人格,沒有尊嚴。做什麼都做不好,都是一知半解,說他不知道他還能說出點理論來,讓他用這點理論去做點實事,他總做不成,總做不好,掌握不了原則,這是怎麼回事?是不是素質的問題?不是素質的問題,那是性情的問題。有些人說:「我素質差,沒文化,我生在農村沒有什麼見識,所以什麼也做不好。你們生在大城市,是現代人,所以你們什麼都能做好,我要是生在你們這個年代,我要是文化高,那我也跟你們不相上下。」這話對不對?(不對。)不對在哪兒?神對待人不根據人年齡大小,也不根據人出生在什麼環境,學了什麼,也不根據人的才藝高低,而是根據人對待真理的態度,這個態度涉及到人的性情。人有一個正確面對真理的態度、接受真理的態度、謙遜的態度,你素質差神也會開啟你,也會讓你有所得。你素質好,總狂妄,總抵觸,總是什麼都不接受,光認為自己的對,神不作,神說這人性情不好,不配得,連你原有的都奪走,這叫顯明。所以,這樣的人活得很可憐。明明自己什麼也不是,什麼也不行,還覺得自己不錯,自己什麼都能做成,什麼都比別人強,從來不在人面前談論自己的弱點、自己的缺點、自己不行的地方、自己的軟弱、自己的消極,總逞能,總給別人一種錯覺,讓人覺得你什麼都行,沒有軟弱,不需要人幫助,不需要聽取別人的意見,也不需要取長補短,永遠都比別人強,這是什麼性情?(狂妄。)這種人活得可憐。其實他富有嗎?他不接受新的東西,也不學新鮮事物,裡面很枯乾,很狹隘,很貧窮,是吧?不管在什麼事上都悟不到原則,掌握不了原則,不明白神的心意,就知道守規條,就知道在字面上下功夫,結果得著的東西就有限,這樣的人性情不好。

你們平時盡本分與人配搭的時候,能不能聽取不同意見?心裡能不能容下別人說的話?你們說人有沒有完人?就是再強大的人,再能耐的人,再有才能的人,他也不是完全的人。人得認識這個,這是一個事實,也是人正確面對自己各方面長處、優點或者缺點最該有的正確的態度,這是理性。你具備了這個理性,你就能正確對待自己的長處、缺點,也能正確對待別人的長處、缺點,這就能和諧配搭。你具備了這方面的真理,你能進入這方面真理實際,跟弟兄姊妹在一起就能夠達到和睦相處,取長補短,這樣你無論盡什麼本分、做什麼事都能越做越好,有神祝福。如果你總覺得自己不錯,別人都不如你,你總要一個人說了算,這就要麻煩。別人說什麼對的話,你就覺得「他說的雖然對,但是我要是聽了他的,別人怎麼看我?那我不就不如他了嗎?我就不能聽他的。我找一個方式,讓別人不知道是按他那個來的,好像是按我這個來的,還得高看我」,你總用這種方式跟別人相處,這是不是和諧配搭?這會有什麼樣的副作用?這樣時間長了大夥能不能看出來?人說這個人太詭詐了,這人不實行真理,不是誠實人,大夥就反感,大夥一反感這人就容易被棄絕。人都棄絕的人,神會怎麼對待?神也厭憎,是吧?神為什麼厭憎這樣的人呢?雖然他盡本分的心是誠實的,但是這個方式怎麼樣?總用不堪的手段、手法達到自己的目的,讓別人高看,這是神厭憎的,他在神面前所流露的性情、每一個心思意念、存心在神看是厭憎的,是噁心的、邪惡的。

人在神面前盡本分或者作任何一樣工作,心一定得是純潔的,就像一碗水似的,清澈見底,心態是對的。什麼樣的心態是對的呢?就是你無論做什麼事,你想出一個辦法,跟大夥交通,大夥說你的辦法不行,又提出一種想法,你聽完之後,「這個辦法不錯,咱們就按這個來,我那個不行,少見識了,落後了。」大夥能看到你這個人做人的原則清澈見底,心裡沒有陰暗面,做事說話憑著真心,憑著誠實的態度,一是一,二是二,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沒有什麼手段,沒有什麼隱瞞,就是這人很透明。這是一個人對待人事物的一種態度,這種態度就是這個人的性情。反過來說,一個人他裡面怎麼想的總也不跟大夥商量、溝通,不敞開,總裹著,好比說他有一個想法,如果他認為挺高,「我先不說,我要是說了你們用上了,讓你們搶了我的風頭,我才不說呢,我留一手」,如果是他測不透的,「我先不說,說完之後萬一有比我高的,這不出笑話了嗎?大夥知道我的實底了,知道我在這方面還不行,我不能說」,就是不管出於什麼角度、什麼存心,他都是怕大夥看透他,總用這種觀點、態度對待自己的本分,對待人事物,這是什麼性情?彎曲詭詐、邪惡的性情。外表上,自己認為能說的都跟別人說了,但背後有所保留,涉及到自己臉面、利益的絕對不能說,跟誰都不能說,跟爹媽也不能說,這就麻煩了!你以為你不跟人說,神就不知道了嗎?人嘴上都說神知道,但是心裡從來感覺不到神知道,從來不會意識到「神知道這一切,我心裡想什麼,雖然我沒流露出來,但是神在暗中鑒察,神絕對知道,我不能隱瞞神,所以這事我必須得說出來,跟弟兄姊妹赤露敞開地交通,把我的想法、思路拿出來跟大夥分享,無論它是好的還是不好的,我不做卑鄙小人,不做彎曲詭詐的人,我做誠實人」。多數人都會耍小聰明,他把自己的利益、臉面,自己在人心目當中的位置或者分量都看得特別特別重,他唯一寶愛的東西就是這些,把這些東西抓得死死的,當成自己的命,至於神怎麼看、怎麼對待那是其次,先不管,先考慮自己在這個人群當中是不是老大、是不是能佔據被人高看的位置、是不是說話有分量,先把這個位置佔好了。幾乎所有的人到了一個人群當中都尋找一種這樣的位置、這樣的機會。如果自己的能耐大,當然要佔據至高點;如果自己能耐一般,也要在這個一般的人群當中佔據這個位置;如果自己素質一般,才能也一般,在人群當中是下層,那也得讓人高看,不能讓人小瞧。自己的臉面、尊嚴這是最後的陣地,一定得堅守住,哪怕沒了人格,沒了神的許可、神的悅納,但是在人中間要爭取的臉面、地位、人的高看絕對不能丟,這就是撒但的性情。一般人意識不到這個,他認為:最後這點臉面總不能丟在地上吧。他就不知道把這些東西丟在地上才是真正的人,把這些東西當命守住了,人的命就沒了。他就不知道這個利害關係,所以做什麼事都留一手,做什麼事都得維護自己的臉面,把這個放在第一位,為自己說話,為自己詭辯,為自己做任何的事。光彩的事他往前湊,想讓人知道有他一份,其實這事跟他無關,但他總不甘落後,總怕別人小瞧,總怕人說他什麼也不是、什麼也做不了、什麼才幹沒有,這是不是撒但性情支配的?這就是撒但性情。人高看又能怎麼樣?人都崇拜你又能怎麼樣?這都不是實惠東西,都不是真理。什麼時候人能勝過這些了,對這些東西淡薄了,不覺得這些東西重要了,臉面、虛榮、地位,人怎麼看,這些不能左右你的心思、你的行為了,更不能左右你如何盡本分了,你裡面就輕鬆、自由多了,就走上做誠實人的路了,你盡本分的果效就會越來越好,純潔度越來越高。

人為了做成一個事可以起早貪黑、廢寢忘食,可以攻克肉體,背叛肉體難處,也可以帶病工作,但是人不能放下的還是名、利、地位、虛榮這些,所以說,人信神性情變化這是最難的。也可能你能做到一輩子不娶不嫁,一輩子不吃好的、不穿好的,一輩子都孤苦伶仃,就這麼受苦,咬咬牙忍忍就過去了,覺得這不算什麼,肉體這些痛苦都好克服,容易解決,什麼不好克服呢?(性情。)敗壞性情這不是克服的事。為了盡好本分,為了滿足神的心,為了達到以後進國度,肉體上這些苦都能受,但這代不代表性情有變化了呢?不能說這是性情有變化了,得看這個人在受苦以外做事的出發點,他的心思、動機、處事的原則、對待真理的態度是什麼,通過這幾方面來衡量這個人的性情是否有變化。外表看他也不注重打扮了,也能吃苦耐勞,也能背叛肉體的難處了,但是在他處事為人、盡本分的過程當中看見這個人很少說誠實的話,不喜歡做誠實人,而且凡事總想冒進,總想表現自己,做事處處都帶著存心,處心積慮地讓別人看見他的好,收買別人的心,讓別人崇拜他,贊成他,甚至做事還得去找他,向他尋求,這叫性情沒有變化。你們身邊這樣的人多不多?每一個人都是這樣的,外表這些規條都守住了,能受點苦了,有點甘心花費了,也有點心志願意追求真理了,在信神的道路上基本也扎下根了,世俗的事也能放下一些了,但是唯獨性情還原封未動,一丁點兒沒有變化。怎麼看出一丁點兒變化沒有呢?做事有不對的存心的時候他不禱告神,不背叛,不尋求真理原則,也不跟人尋求交通,他怎麼想就怎麼做,隨心所欲,不計後果,這就是沒有喜愛真理的心,沒有敬畏神的心,做事沒有約束。甚至有一些人明白真理是怎麼說的,神話是怎麼說的,就是勝不過自己裡面的慾望、野心,明知道這樣做不對,是打岔,是神所厭憎的,但是仍然一而再再而三地這麼做,心裡還想「反正我信神也不是為得福,信神到現在我也沒少受苦,工作也丟了,世界上的前途也不要了,就憑我受的那些苦神就紀念我,我這苦不能白受,另外,我現在盡本分也沒有其他的野心,就是好好盡本分」,這些話外表聽著挺正當,沒有問題,但你細琢磨琢磨,哪句話是合乎真理的,是進入真理的實際了呢?細細一分析,這些都是人的好行為。如果用道德標準衡量一個人的行為的話,這個人克勤克儉,吃苦耐勞,甚至有時候廢寢忘食,有的人能達到拾金不昧,樂於助人,樂善好施,對待人特別寬厚、寬容,不斤斤計較,很講義氣,為朋友能兩肋插刀,做事講究公允,講究道德,講究人倫,講究公平合理,這是合乎道德標準的行為,在外邦世界這是一個好人,讓人很贊成。那衡量一個人是不是敬畏神遠離惡的人,是不是喜愛真理、實行真理的人,用這些來衡量行不行?如果用這些東西來衡量,那神的話就都作廢了,這個世界上就沒有真理了,神就不用作工作了,人不需要蒙拯救,不需要神作工,不需要審判刑罰,不需要神親自說話來征服拯救人,因為這些好的行為在人間已經普及了,就是傻子都知道這是好的,但是它不是真理,永遠不是真理。你能讓一個能為親人或者至友兩肋插刀、上刀山下火海的人對神有真實的敬畏嗎?能不能讓一個這樣的好人來到神的面前對神所作的沒有任何的觀念、沒有任何的誤解呢?你能不能讓一個這樣的人變成單純敞開小孩子的樣式,從嘴裡察不出謊言來,對神沒有任何的悖逆,只有順服?能不能讓這樣的人無論做什麼事,無論在人中間生活多久,不迷惑人,不高舉自己、顯露自己讓人崇拜?這樣的人能不能不流露狂妄性情?(不能。)

你們得學會分辨什麼是好行為,什麼是實行真理性情有變化。性情有變化涉及到什麼?涉及到實行真理,涉及到聽神的話,按神的話去實行,去活著。那怎麼做才是按神的話去實行、去活著呢?好比說,兩個人是知心朋友,都互相幫助過,都能達到用良心對待對方,甚至對方需要救助的時候能為他捨命。有一次,其中一個人遇到搶劫了,另一個人知道後馬上趕去幫他,最後都安全脫險了,這算不算實行真理?這不是實行真理。那你們說說,就這兩人的這層關係,他們做哪些事是涉及到實行真理?他們怎樣對待對方是實行真理?神要的是不是兩個人互相幫助、彼此寬容,彼此不惜生命代價救對方,為對方捨命?(不是。)那神要的是什麼?就是不管他倆之前有什麼樣的關係基礎,對待彼此的方式必須建立在實行真理、有真理原則的基礎上,如果出了這個原則那就不是實行真理了。好比說,其中一個人做錯一個事,大夥起來揭露、反對,另一個人說:「他雖然做錯了,也沒必要大夥都起來攻擊啊。這點錯不算什麼,就算錯了能怎麼樣?我是他朋友,我首先理解他,我得包容、幫助他,我不能像大夥這麼揭露他,我幫助的方式跟你們不一樣,我就哄著他,不讓他傷心,跟他說這不算什麼事。誰要是再揭露他,讓他受苦,我就跟誰過不去。怎麼說我們倆也是最親最近的,到什麼時候我也得維護他。」這是不是實行真理?(不是。)這是什麼?(憑情感。)在他心裡還有什麼作根基呢?「他以前幫過我,在我最難最痛苦的時候,大夥都棄絕我的時候,只有他搭理我。現在他臨到難處了,該我幫他了,我這叫有良心。人信神連這點良心都沒有那還叫人嗎?那信神實行真理不就是空話嗎?」他還有這個理論基礎呢。這話聽著對,一般人分辨不出來,連他自己都分辨不出來,他就覺得這樣做出發點是合乎真理的,其實對不對?其實不對,細分辨每句話,哪句話錯?哪句話都是出於人倫、道德、良心。就是按著人倫綱常衡量,這人就是有良心、有血性的人,是好人,豈不知這個「好人」背後的性情是什麼?首先,在臨到事的時候這個人尋不尋求神的心意,尋不尋求真理?他不尋求,他把真理放一邊,把自己認為好的、道德倫理、世俗上人認為好的東西當成真理,他藐視真理,他不搭理真理怎麼說,這叫什麼?這叫不喜愛真理。用天然的好、人為的好來代替真理,而且還振振有詞地認為這是在實行真理,這是在滿足神的心意,這樣做才是正義的,這不是打著正義的幌子違背真理嗎?人為人處事這種情況多不多?當你總講真理的字面道理的時候,你覺得真理很正義,這個世界上有了真理人活著才有希望,你感覺你活得很有價值,當發生一個事,你自己有一套理論基礎你認為對的時候,你就覺得真理已經遠遠不能滿足此時此刻你的心理、你的需求了,這個時候真理在你裡面已經不是真理了。你不認為真理是真理的時候,你有敬畏神的心嗎?這時候你把神放在哪兒了?你心裡就沒神了,就尊自己為大了,你自己的人際關係、處世哲學、良心、道德標準、倫理綱常這些成為真理的替代品了。

說人不喜愛真理,人常常覺得委屈,說人不追求真理,人也常常覺得委屈,事實上,人這個委屈有沒有道理啊?沒有道理。別看他聽了多少道,明白了多少真理的字句,到實行的時候他沒有真理,他不以真理為原則來實行,來做事,來處理每一件事,來對待身邊的人事物,他自己總有主張。有些人跟我對話,他總要說:你聽我說,讓我表達我的觀點,我的觀點是什麼,我是什麼意思,我想怎樣怎樣。你的意思你不說我也知道了,你不用總講你的意思,你的意思不是真理,你說明白了也不是真理,如果你說的是真理你就不用信神了。你天生自帶真理,你什麼都懂,你會從書本當中、從世界的處世哲學當中看出真理來,那你還信神做什麼!還有人說:「為什麼每次都是你說的對,為什麼每次你說了算,為什麼就不聽我說?」這是什麼話?聽你說多少年了,一句對的話我都沒聽到,一句合乎真理的話沒聽到,我還聽你的做什麼?我也想聽點不同的意見,聽點從人來的比較正確的意見,但我聽不到。我聽到的就是謬論、悖逆的話,聽到的是埋怨的話、怨氣,聽到的是人的處世哲學、人的中庸之道,那我為什麼要聽?聽你的話人都得悖逆神、抵擋神,都得對抗上天,都得對抗命運。你要是聽我的,你就能來到神面前。人實行真理就這麼不容易!我跟有些人在一起的時候,我也想聽聽弟兄姊妹這一段時間在真理上都有哪些進入,在分辨人事物上都有哪些長進,在實行真理上都有哪些長進,情形怎樣了,敗壞性情自己發現了多少,在這些敗壞性情的各種情形當中人對自己了解多少,對神又減少了哪些誤解,對神的認識又加增了多少,可惜多數人說不出來,他沒有,他說的都是些字句道理、偏謬的話、偏執的話、埋怨的話,要不就是顯露自己、表功邀賞這一類的話。你們說我聽了這些話什麼心情?心情會不會好啊?很少有人說點人話,說點在真理上有實際經歷、實際看見的話,讓人一聽心情能好起來的話,不是表功邀賞就是說點不著邊際的話、空洞的道理。你那些空洞的道理用講給我聽嗎?你講給那些無知的人聽,迷惑那些無知的人還勉強,你來給我講,這是不是沒理智啊?有些人跟我聊天,我說點外面的事,他跟我說:「一切都在神手中,都是神命定的。」他認為:「你說那些外面事不屬靈,我說的多屬靈,全是真理,連水分都沒有,比你的話大吧!」學了兩句字句、道理,還賣弄上了,這叫沒理智,無知,狂妄。

追求性情變化首先得明白哪些與性情變化無關,不是性情變化範圍裡的事,是行為,神所說的性情變化是指什麼,神要變化人的是什麼。你認為的性情變化跟神所說的性情變化是兩碼事、兩個路途,你認為的那個最終達不到滿足神的心意。神所說的性情變化是人藉著實行真理,藉著神的審判刑罰、對付修理、熬煉達到明白神的心意,明白真理原則,按著真理原則去活出,達到有順服,有敬畏神的心,對神沒有誤解,對神有真實的認識,有真實的敬拜,神所說的是人性情方面的變化。而人所說的性情變化是指什麼?行為好了,外表老實了,安靜了,說話文雅了,規矩了,不調皮搗蛋了,人與人之間有良心了,有道德標準了,這是人所說的性情變化,跟神所說的有沒有區別?是有區別的。無論對待人還是對待事,你的出發點,你的行事原則、衡量標準,一切得按真理來,得尋求真理的原則,這才能達到性情變化。如果總用行為的標準來衡量,能不能達到性情變化?這就達不到。有的人說話很文雅,從來不說粗話,像一個書生,甚至說話出口成章,像一個文學家、演講家,從外表這些行為表現上看不出問題來,但你怎麼發現他這個人性情有問題呢?怎麼衡量他這個人性情有沒有變化呢?通過什麼來看?(看他對待真理的態度。)這是一方面衡量的指標。(看他看事的觀點。)對了,抓住關鍵了。看一個人,你別看他說話什麼方式,文雅也好,粗魯也好,或者高階人士說話的方式也好,別看外表。有些人說話有時候擠擠眼睛,有時候咧咧嘴,有時候好撓頭,有些小動作,這涉及不涉及性情?這只不過是外表行為,頂多涉及這個人的性格或者家庭教養,不涉及性情。那你怎麼看、從哪兒看能看到他是怎樣的一個人,他的性情有沒有變化,他是不是實行真理的人?就看他說話的內容是什麼,如果他說的都是實話,都是從內心深處發出來的,沒有什麼慾望、野心,話裡沒有什麼存心,自己的難處、軟弱都跟別人說,自己發現的亮光、得到的開啟也跟別人交通、分享,他想做一個事他就實話實說,他整個人是赤露敞開的,那這個人是不是一個追求真理的人?先不說他的性情是否有變化、變化多少,從他這些流露、表現看,這個人是實行真理的人。再看他對待弟兄姊妹的方式,能夠公平,不打壓人,對軟弱的弟兄姊妹能扶持、幫助,不看別人笑話,而且對本分忠心,不撂挑子,考慮神家利益,這是不是實行真理的人的表現?這樣的人是什麼性情?比較有正義感,比較喜愛真理,是不是這樣?還有的人說話很文雅,沒有什麼怪毛病,外表看著很敬虔,說話的內容都是什麼?「我之前跟一個帶領配搭,他口齒不清,我就得多說,一多說弟兄姊妹就崇拜,崇拜我我也躲不了啊。很多弟兄姊妹都經過我親自澆灌,我們教會多數人都跟我關係比較近,哪個人有難處一般我都能解決。我這人沒別的毛病,最大的毛病就是心軟,看不得別人受苦,誰一受苦我心裡可著急了,恨不得自己替他受苦。」這是什麼意思啊?話聽著沒有問題,說話的出發點有沒有問題?這個人的性情怎麼樣?(詭詐。)性情詭詐,他想通過這種方式產生一種效果,讓別人聽出點意思,這就是他的存心,他是帶著目的說話。沒分辨的渾人一琢磨,「這人真好,真羨慕,怪不得他能當帶領,咱們就是被人帶領的料,他就比咱們高」,這是渾人的思想,看不透事。精明人、有分辨的人聽明白了,說:「他說了半天都是說他怎麼好,如何勞苦功高,如何讓弟兄姊妹得益處、得幫助能高看他,他還說不願意被高看,其實他樂此不疲地在為此事奔波忙碌著,這人狂妄、詭詐呀!他想籠絡人心,想跟神爭奪地位,用這個方式迷惑人,說了半天他沒說自己一點毛病,這不是保羅嗎?這是個魔鬼呀!好像他身上沒有毛病,說自己不好的地方讓人一聽都垂涎三尺,羨慕得不得了,佩服得不得了。他說這些話的目的雖然沒直接讓人崇拜、高舉,但是達到的果效讓人高看、崇拜,把人的心收買了,奪走了,把那些渾人、身量幼小的愚昧人迷惑了,這人性情不好,是個卑鄙小人,用心險惡,太邪惡、太陰險了!」就這兩種人,一種人可能語言不太華麗,說話很平常,但是人實在,怎麼說話人也不會崇拜,他不會改變人的心,不會奪走人的心,不會在人的心裡佔地位,能跟人平等相處,人不會受他轄制,不會受他控制,這是真正的好人。從他的說話、為人處事當中,看不到他有野心或者想控制人的心,想在人的心裡佔有地位,他沒有這樣的慾望、野心,沒有這個性情,這才是有人性的人。那些邪惡的、總有野心想控制人的,就能崇尚權勢地位,就常常做迷惑人、控制人的事,這就是明顯的撒但性情,這就是沒有人性的人。

有些人在人群當中沒什麼特長,也沒什麼能耐,外表看老實巴交,似乎是受人欺負、受人排擠的對象,這一類人默默無聞、勤勤懇懇地做事,就能說他們是追求真理的人嗎?這樣的人就沒有敗壞性情了嗎?就沒有野心了嗎?他是沒有機會。有一天,他養了兩隻貓、三條狗,機會來了,「做不了人的領導,可以做動物的領導啊。」餵了一段時間,小貓小狗跟他相處得不錯,一發號施令,小貓小狗還挺害怕他,他裡面產生成就感了,特別地享受,覺得這是無限的光榮。在一群活物當中有人或者物能聽他的話,聽他的號令,他突然覺得自己是那麼重要,突然發現自己不是廢物,不是無用之人,自己也是有用的,發現自己存在的價值了,找到自己的位置了,「貓狗比人好擺弄多了,人總瞧不起我,說我沒什麼特長,人對待人不公平,還是貓狗對人公平,我餵牠,我對牠好,牠就聽我的,我就能隨便吆喝牠,能隨便踢牠、打牠,牠也不嫌棄我。」這樣的人怎麼樣?他們有沒有野心?(有。)為什麼說這類人也有野心呢?(人都是有敗壞性情的。)對了,他有敗壞性情就有野心,只不過沒有施展的地方,沒人給他機會,他也找不到機會,他的野心就隱藏起來了。一旦得到施展的機會,有合適的時間,野心就暴露出來了,這時候你才發現這些老實巴交的人不是沒有野心,也不是他人性好,也不是他敗壞性情淺、少,也不是他性情比別人好。要是不挑明這事,他還以為:「我是好人,我不需要性情變化,我認為什麼對什麼就是真理,你們需要實行真理,你們需要審判刑罰、對付修理,那是因為你們能耐太大了,你們敗壞性情也深。」他找這樣一個理由,這是不是偏謬啊?這又是一種狂妄。那些窩囊廢、缺心眼的就沒有狂妄性情嗎?這類人更會偽裝,更會迷惑人。衡量人怎麼衡量?用不用根據人外表的行為、特長、教養、受教育的程度?得根據什麼?得根據人行事、為人,在生活當中所流露出來的思想、存心,你才會分辨一個人,才能看透一個人,不能根據外表的行為。有些人不說話,但是他做事就沒有原則、沒有出發點了嗎?都有。

現在你們有沒有學會點分辨?在生活當中注意看,從自身上看,從接觸的人事物上看,慢慢就學會了。不管你學會多少,最終是用到自己身上,能夠達到讓自己有變化,這是最好的效果,不是用在別人身上。你把別人分辨透了,你自己不實行,那你什麼時候變化?這是愚蠢的行為。對性情變化的事是不是又明白點了?現在明白這點能不能足以達到讓你們進入性情變化的路途,走上明白真理、實行真理、進入真理實際的路途呢?只能說有幫助,還不能達到進入,關鍵在實行,你心裡每天得裝著這些事。臨到事了,「我心裡怎麼那麼想?我怎麼那麼噁心呢?我覺得我挺直爽啊,怎麼心裡總繞彎呢?怎麼總想迴避這個事呢?」這就是蛇的本性——多直的路都繞著彎走。這是撒但本性又支配你做事了,你就揣摩怎麼能夠解決這個問題,用什麼來解決。你每天心裡所思所想的如果都是與自己的性情、自己如何實行真理、真理原則是什麼有關的,那你就能達到性情變化;如果你心裡充滿的都是如何做能得到高位,如何能做在人前,如何讓別人高看,這路就錯了,你就是在為撒但做,你是在為神效力。如果你心裡充滿的都是如何把自己變得越來越有人樣,合乎神心意,能夠順服神,能夠有敬畏神的心,做每件事的時候都有約束,都感覺到神的鑒察,都接受神的鑒察,這樣你的情形就會越來越好,這是活在神前的人。兩條路途:一條光注重行為,滿足自己的野心、慾望、存心、打算,這是活在撒但面前,活在撒但的權下;一條路途是注重怎麼能夠滿足神的心意,進入真理實際,順服神,對神沒有誤解、悖逆,達到有敬畏神的心,把自己的本分盡好,這是活在神面前。

上一篇:第一百零八篇 信教永遠不能蒙拯救

下一篇:第一百一十篇 認識性情是性情變化的基礎

你可能喜歡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