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基督的座談紀要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

第一百一十六篇 對待神話該有的態度

人沒有真理對神就沒有真實的認識,也不可能有真實的信心,這樣的人對神所說的話就不容易完全接受,尤其對神所說的不合人觀念的話,還容易產生觀念,最後導致人總憑觀念想像做事,做了許多蠢事、愚昧事、無用功,還自以為是。你看律法時代以色列人出埃及之後,神帶領他們來到西乃山,那時候神給他們降嗎哪、鵪鶉,磐石裡又出來活水,他們生活得不錯,可惜人還不明白真理,也不明白神的心意,總不知足。神給他們降了嗎哪之後,神不讓留著,讓當天吃完,告訴他們明天還給降,今天吃完剩下的就不要了,不用儲藏,但人總有小心眼,對神沒有信心,就總儲藏,結果第二天嗎哪就發霉成毒了,不能吃了,不是食物了。就這樣,人也不吸取教訓,神按著神所說的按時賜給人吃的、用的、喝的,人還是照常按著自己的想法吃不完的都儲存起來,第二天壞了第三天照樣儲存。你們說人這個東西有沒有理性啊?沒有理性。不明白真理就是麻煩,神怎麼說人也不相信。從這個事上看,那時候的人類跟現在的人類有什麼區別?沒什麼區別,就是一副可憐相。神伸手相救的時候,人接受,「神真好啊!神把我們救了,把紅海都打開了,水分為兩半,然後人從中間過去,神的作為太奇妙了!神對人真好!」那時候人都相信神的存在、神的全能,都願意跟隨神走,結果生活上臨到難處還埋怨神,吃不到肉也埋怨神,有惡人出來迷惑人的時候該受迷惑還受迷惑,到棄絕神的時候還棄絕。你看以色列人後期吃飽喝足了,沒有埃及人對他們的苦待了,他們倒埋怨起耶和華神來了,這是怎麼回事啊?人為什麼能這樣呢?就是受造之物還不認造物主。為什麼不認呢?就是人裡面還沒裝進去真理,人就不知道誰是自己的主,誰是自己的神。人被撒但糟蹋、苦害,或者被撒但蹂躪、迷惑的時候,人好像挺可憐,但是沒有這些事呢,人還不認神,也不跟隨神走,也不聽神的話,還敢反抗,還敢對神有觀念,還敢對神有無理要求,還有自私卑鄙的小心眼,還有自己的慾望、打算。從頭到尾,神對人怎麼樣,神在人身上作了哪些事,人看不見,感受不到,人不知道神到底是誰,到底誰對人好。人吃著神賜給的食物,喝著神賜給的水,享受著神所賜給的一切一切,最後臨到事的時候,人又不呼求神,不依靠神了,到安逸的時候,人就搞自己的經營了,拜撒但,拜偶像,不跟神走了。你們說人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啊?又可憐,又可恨,又可氣,沒有理性啊!那這些問題怎麼解決啊?就得追求真理,跟神走,神怎麼說,用耳朵聽,用心去揣摩、尋求、接受、順服,別用頭腦去研究,別總有自己的打算。人認得造物主,能夠接受造物主在人身上所作的一切,接受造物主的主宰、擺佈、安排,能夠順服造物主口中所說的話,順服造物主給人安排的一切,這才是真正的受造之物,這樣人就不受撒但迷惑了,人就沒什麼苦可受了,人就不用受苦了。人所有的一切痛苦都來自於什麼呢?人不明白真理,處處與神對抗,與造物主對抗,人的苦難就不斷。

在舊約時代,神在人類身上顯的神蹟奇事還小嗎?神的作為顯在人面前還少嗎?那人為什麼就不認識神呢?人為什麼就不能跟隨神呢?就是人的本性被撒但敗壞,人沒得著真理,就這麼個醜相。所以說,神從頒布誡命、律法開始,就開始了他的經營,在人類身上開始作救贖、拯救人類的工作。一開始頒布誡命就是先規範人的行為,曉諭、教導人應該怎樣活著,要不人就是有一個簡單的小私心,有一些本能能做到的,這些本能就是為了從事正常人的吃喝拉撒睡這些事,其餘的,思想裡基本上是空的。哪些是正面事物,哪些是反面事物,人應該怎樣做是守住人的本分,是人該做的,是正常理性該具備的,人都不知道,人沒有標準,做什麼事都沒有原則,沒有依據。做這個事有沒有道德,是不是抵擋神,是不是人該做的,是好事還是壞事,這些人都不知道,反正想做就做。你看這是個啥東西啊?跟動物有沒有區別?動物在一起打架,想打就打,搶吃的時候自己搶到就行,自己吃上就行,自己佔上風就行,就以這個為原則,沒有什麼道理可講,沒有什麼理性可言。那時候的人做事一切就是根據自己的利益,根據自己的喜好、意願,沒什麼依據,這樣一個人類活著,能敬拜神嗎?(不能。)能不能達到榮耀神呢?就更不能了。這樣的人類沒有什麼理性,沒有是非判斷的能力、良心的底線與做人的標準,怎麼做人是好人,哪些事是壞人做的,壞人有哪些表現,好人有哪些表現,人該遵守哪些規定、原則、誡條,那時候的人不知道。所以,這些規矩、規條、誡律,包括法令之類的,比如鄰里之間怎麼相處,人與人之間怎麼相處,兒女該怎麼對待父母,父母應該怎麼對待兒女,做哪些事是壞事,應該受到誡命的懲處,人都不知道。這樣的一個人類來到神面前,能不能俯伏敬拜神?能不能把神當成造物的主來順服啊?(不能。)因著這個起初的人類最起初的表現,所以說,神要開始他的經營計劃,開始他救贖、拯救人類的工作,就是先從規範人類的行為開始。怎麼規範哪?那就是神在律法時期頒布的這些誡命、法令、規定,這裡面細節特別多。包括怎麼吃東西,生病的時候吃哪些食物,避免吃哪些食物,什麼節氣吃什麼東西,不要吃什麼東西,這就是現在人的養生學,那時候人不懂。還有,得什麼病了抹什麼藥,什麼時節採什麼藥,哪些植物對哪些病是有益的,人知不知道?(不知道。)那誡命裡有沒有告訴?(有。)還有一些細節,比如一戶人家在一個地方住,做哪些防範措施來防賊,誡命裡連這些都有,規定得多細吧。神連這些都顧到,都交代給人,這就證實了一個事,在神眼中,初造的這個人類就是什麼都不懂。現在人知道一些了,那不是從那時候過渡過來的嗎?

這些誡命你們有機會都細看看,這些能讓人對神起初帶領人類都作了哪些事,對這些事實有一個初步的了解。光了解這些事就完事了嗎?不是,了解這些是為了更清楚地認識神是怎樣帶領這個人類的,在神的心中,在神的眼中怎麼看待這個初造的人類,初造的人類在神眼中都缺乏哪些東西,神又是怎樣一步一步把這些東西灌輸給人,教導給人,曉諭給人,讓人一點一點明白應該怎麼做人,怎麼活著。從所有的神頒布的這些誡命當中就看到,起初那個人類就連怎麼在地上生存、生活都不知道,怎麼保養身體,日常生活當中有哪些常識,一律都不懂,都得神告訴。就是少說一句話,人自己幾百年、幾千年也總結不出來,摸索不出來,得神直接告訴。就包括不可殺人,殺人是犯罪的事,姦淫不是好事,那時候人都不知道。拿到現在一看,這不是很明顯就不是好事嗎?偷、搶、姦淫、殺人都不是好事,那時候人就不知道,那現在的人怎麼就知道了呢?(神頒布的誡命告訴人的。)對了,神要是不告訴人,現在這個人類就更亂套了,就沒有現在這些法律。現在人受教育,無論家庭教育還是社會教育都有一個道德準則,這個道德準則是從那時候延續下來的,所以現在的人就很清楚地意識到殺人是犯罪,觸犯法律了,得負法律責任。如果沒有法律的制裁,沒有法律規定告訴給人,讓人知道這個事不能做,那殺人的事是不是就常見了?就像是殺雞、殺狗、殺豬一樣,就那麼司空見慣。你看哪個朝代法律嚴明,刑事犯罪這些事就少,哪個朝代不以法治國,哪個朝代就亂,刑事案件就多。通過神頒布的律法,神一點一點地告訴、曉諭、教導,明文地通知、告誡所有的人類,人類從那時候就開始對各種反面的事物、犯罪的事或者不道德的事、不合法的事有了最起初的概念與意識。從那以後,人有這樣的意識了,對什麼是犯罪、不要犯罪、做了什麼事是犯罪,在人心裡就有一個標準,有一個界限了,「不要做這類事,做了這類事要負法律責任,做這類事有後果,千萬千萬不要碰觸這個底線,一旦做了,那就要被石頭砸死,有被什麼什麼處死的危險」,一定得承擔這樣的後果,比如,犯姦淫罪的、安息日不守安息的就被石頭砸死了,偷人東西的也有相應的懲罰。因為這樣,人類的行為越來越規範了,什麼叫規範了?就是做事比較有理性了,有界限、有範圍了,能按照原則做事。他要做哪個事的時候,思想裡已經想做那個事的時候,他馬上想到「這個事此處不能越界,不能碰觸,否則要被石頭砸死,要受到懲處」,他就不敢了,這是不是有約束了?這樣一約束,人的行為是不是就規範了?通過人所表現出來的規範的行為,或者人對誡命、律例、誡條的戒備或者膽怯、懼怕,是不是就看到人規矩了?什麼叫規矩了?就是人懂事了,知道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該做,不胡亂做事了,不為所欲為想什麼就做什麼了,他心裡有界限了,這就是理性的一種表現。這樣,神的誡命在人的心裡是不是扎下根了?不論神是用什麼形式曉諭人,讓人明白這樣的道理、具備這樣的理性的,總之,神要作的這個果效已經達到了,神的誡命已經深深地刻在人的心裡了,也深深地影響著最起初的人類。這就是神作的。

神所作的都是正面事物的實際,他給人類帶來的是讓人能分辨善惡,是非,對錯,正面事物、反面事物,正義的、邪惡的,什麼是黑暗的、什麼是光明的,什麼是正確的、什麼是錯誤的,讓人心裡明白、懂得這些道理。事實上,在最起初的人類身上,這些果效已經達到了。因為人知道了:安息日不守安息這是錯誤的,人應該安息日的時候守安息,來到神面前獻祭,這是正面事物;不貪圖別人的東西,不偷不搶,這是正面事物,偷、搶、佔有別人的東西,這是反面事物,這是錯誤的,不是正確的;殺人這是犯罪,想殺人能克制不去殺,這是正確的;姦淫這是錯誤的行為,不是正確的;等等。在人不斷地遵守誡命、律法的同時,神所教導人的是非、對錯、正義邪惡等等這些觀念也好,理念也好,意識也好,就不斷地灌輸給人了,人裡面就有根基了,這些根基一直延續到現在。如果神那時候不作,延續到現在的人類會是怎樣?不言而喻,只能比那時候更壞,更糟糕,不能比那時候的人類好。你們看看,從起初神造了人類以後,神的作為、神的能力還有神對人類的拯救,就已經開始在流露,在人身上施行了,是吧?那整個人類是神在一直帶領著,神主宰著整個人類的命運,神的作為、智慧無處不在,這話是不是空話?(不是。)從神頒布誡命這事看到,沒有那時候耶和華神頒布的律法教導、曉諭當初的人類,就沒有現在這個人類,也沒有現在所謂的文明社會。現在的文明社會指什麼?人懂點規矩,知道是非對錯,能守法,這樣整個社會有秩序,不混亂,好管理,人人都有法律意識,人人都知道遵守公共秩序、遵守法律,受法律的約束。這是不是都是神作的?現在的人類能這樣,跟起初神所頒布給以色列人的律法是分不開的。你別以為「律法那是早先的事了,跟我沒關係,神那時候頒布律法與我何干哪?讓我看,我才不看呢,那又不是給我頒布的,那是給以色列人頒布的」,這話錯了,頒布給以色列人只不過是代表,其實是頒布給整個人類的。而且,雖然這些誡命是頒布給以色列人了,當時聽到的只有一小撮的以色列人,但是這些誡命對後世人類的影響是持續著的。現在的人類社會有這樣的秩序,有這樣的法律體系的完善,對人類能達到這樣的約束,能給社會帶來這些正面的影響,或者是能讓整個社會安定、和睦、有秩序,這與那時候誡命的頒布是分不開的,那個基礎打得太好了!人類要是沒有起初的行為的規範,整個人類社會不會像現在這樣有秩序地、按部就班地發展到現在。這是神的作為的體現,也是神所作工作的結果,也可以說是成果。

(神,我們想在視頻中展現613條律法,採用宗教人總結的經文,不知合不合適?)總結後內容上和原文有沒有出入?(總結之後內容有些缺少,比如:申命記22章8節原文說「你若建造房屋,要在房上的四圍安欄杆,免得有人從房上掉下來,流血的罪就歸於你家」,總結成了「房頂要四圍安欄杆,免得發生不必要的意外」;還有申命記22章1節,「你若看見弟兄的牛或羊失迷了路,不可佯為不見,總要把牠牽回來交給你的弟兄」,總結後是「失物需歸還失主」。)這個出入太大了,第一句原文是說有人從房上掉下來,流血的罪就歸於你家,那你就得負法律責任哪,原來叫罪,現在就叫違法,總結後這個定罪的原則、根據在程度上就太淺了,輕描淡寫的,只說免得發生不必要的意外,但沒說要承擔任何法律責任。宗教人總結的話存在什麼問題呀?這完全是瞎解神話,謬解神話,這不是篡改神話嗎?再看下一句,「你若看見弟兄的牛或羊失迷了路,不可佯為不見,總要把牠牽回來交給你的弟兄」,這一句現在人做不到,人一看,「神給人的誡命嚴哪!」人一開始不懂這是犯法的事,不懂這是人應該做的事,神告訴人應該這麼做,這是不是規範人行為的其中一條?人不懂這麼做,在人裡面沒這些概念,誰看到、誰抓到了就是誰的,在人裡面是這樣一種概念。宗派人總結說「失物需歸還失主」,意思就是你撿到了就還給人家,就這麼簡單。原話裡面還有細節呢,不一定是你撿到了,就是你看到了,或者你碰到了,或者是你知道它在哪兒,你別假裝沒看見,你把它的下落告訴失主,或者是你應該把丟失的東西還給失主,這是神所規定的。所以,一定得按照原文,你們別像宗教人似的把神話原文給篡改了。你們引用律法、誡命不用神話原文,用宗派人總結的,這是什麼問題?宗教的人對神的話、對神沒有一丁點兒敬畏的心,他就拿神的話當普通人的話那麼隨意亂改,他也不知道神說那些話的緣由、根源、根據是什麼,目的是為了什麼,他就憑人的意願、憑人的想像瞎改一氣,改完之後的話還是神的話嗎?說程度重了那是撒但的話,其實那不就是人的話嗎?跟神的話、跟神頒布的誡命有什麼關係啊?有沒有一丁點兒關係啊?人總結出這些謬話讓人去遵守,你配嗎?是從神來的嗎?那這事怎麼做好啊?(用原文。)按照神話原文,這是你們要守的原則。

讀聖經、讀神的話必須得注重神的原話是怎麼說的,看看神的話都有哪些內容,神對這些事最原始的說法是什麼。現在的人要看神的原話,要見識見識造物主的語言風格是什麼,你們就非得要用宗派人總結出來的,非得讓人看篡改過的人的話,不讓人看到神的原話,這是什麼意思啊?你們是不是也跟宗派人一樣的觀點,覺得神的話說得囉嗦,沒有宗教人總結出來的那個精練?「人家那個多精練,一語道破天機,神說那話多囉嗦呀」,是不是這個意思?你不知道現在是要做什麼啊?(見證神。)那見證神包括什麼?(見證神的話。)神的話就包括在其中啊,你把人的話放上去,這不是魚目混珠、偷梁換柱嗎?篡改神話這本身就是大罪,你們怎麼能做這事呢?本身把神的話改了這就已經問題很嚴重了,那些宗派人都是不信派,他們不信神的話,也不相信神,你們怎麼能跟他們站在一個角度、一條戰線上呢?明明現在要見證神,包括見證神的話,神的作為,神的性情,神的所有所是,神的能力,神的權柄,神所作的一切一切,那什麼是神的話?神的原話,神的原意,神的初衷。神作這一切、說這一切話的原意、目的、意義在哪兒,為什麼這麼細說,人不明白呀。人不明白還用頭腦分析、總結,最後把神的原話篡改沒了,人現在讀的是人的話,不是神的話,這不是冒充嗎?拿總結出來的人的話冒充神的話,讓人去守,去聽,讓人誤認為這些話就是從神來的,神原來就這麼說的,來個冒名頂替,這是什麼問題?這就是沒有敬畏神的心,這是不信派的作法,一伸手做事,這個性情就流露出來了。他對神作的、神所說的總有點意見,總有點想法,總想給處理處理、加工加工,總想伸出魔鬼的黑爪變成他的說法,這是撒但的本性——狂妄。神說點實在話,家常話,貼近人性的話,人就瞧不起,就藐視,用輕慢的態度對待,就總想篡改,用人學的知識、才能,用人的頭腦改改,變變方式,這噁不噁心?你們可別做這事,做什麼事本本分分的,神的就是神的,神怎麼說就是怎麼說,在不改變原意的情況下,現場講道語法上可以稍微動一動,只要意思沒有問題,別亂動。你動你能動好啊?你明白真理啊?你能不能改好呢?(不能。)你不能改好你就應該老老實實的,別有什麼意見,神話原文怎麼說你就怎麼引用,原文是多一個字,你就給放多一個字,別亂動,這裡有意思。學點聖經知識,念兩天神學,多讀點書,就覺得自己有兩下子,有本事了,你那本事是真理啊?神在人性裡說點讓人能聽得懂的話,讓人類能更好明白的話,人就總不服氣,就總想改改,改成合人觀念的,合人口味的,合人意願的,讓人聽著舒坦的,讓人看著順眼的、順心的,這是什麼性情啊?這就是狂妄性情。一做事總是按著撒但的方式做,這就很麻煩,很危險哪!

你們做事得本著什麼原則呢?老老實實的態度,本本分分的態度,別起高調,別做讓人噁心的事。也可能你們有想法,有想法可以拿出來交通,別背後偷偷摸摸地亂做,有什麼想法、有什麼意見可以拿出來交通,交通明白了,大家分辨分辨,看看到底你說的有真理,還是神說的有真理。有很多事按外表看人說的好像很有理,但是這個理到底是真理,還是理由,還是道理,還是理論哪?這就得分辨分辨。如果一看誡命原文,「這些話說得太瑣碎了,一句能說清楚的非得說兩句,非得說四句,應該精練一下,讓它簡潔一點,合文法,一目了然,讓人聽一句就明白,讓人聽著不囉嗦多好啊,這不是更見證神、榮耀神嗎?」這說法聽著很對,似乎是為神著想,為神的面子,為神的榮耀,為了不羞辱神,為了見證神而做的,但是這個作法是不是合真理的?(不是。)這個問題出在哪兒了?錯在哪兒了?(沒有原則,憑自己的意思做。)你怎麼知道人說的精練就好,就能達到果效,就對人有益處呢?你會衡量還是神會衡量?(神。)這事是確定的吧?那你把這話當真理了嗎?你嘴說「神說的對,神說的話對人有益處,人更好明白,神能掌握這個原則,人掌握不好,人不了解人」,但做的時候一看神的話就想給精練精練,就想給變變,是照這話實行的嗎?那剛才的話成什麼了?在你那兒就成道理了,不是真理了。既然你這麼認為,說「神能掌握人,神知道人的需要,神知道怎麼說人明白,神按神的方式告誡給人的話、告訴給人的話人更好接受,神知道人裡面的結構,知道人需要什麼,人不知道」,如果在你心裡這話成為真理了,你明白了,接受過來了,再看神話,「神的話是這個方式說的,一個事多說好幾句,神說的話有道理,這話不白說,多說一句對人有益處,少說一句有的人就鑽空子,有的人就不明白。這話是好,咱不能亂動。」人都是麻木痴呆相,少說一句都不行,哪方面不說人哪方面就不明白,你明白了,但是他不明白啊,你們明白了,他們不明白啊,總有不明白的人。神不是針對你一個人說話,他是針對所有人類說話,凡有耳的,能聽懂神的話的人,都是神說話的對象。你的目光狹隘了吧?人就看到眼目前,說:「這句話我聽明白了,神為什麼還說得那麼細呢?」你是聽懂了,但還有聽不懂的,如果光說一句還有聽不懂的,所以神針對那一類人又多說了好幾句,在你這兒就有意見,你是不是接受真理的人?你這個意見是怎麼來的?這不是撒但狂妄性情嗎?神稍作一點不合你觀念的事,稍微流露一點神的所是所有,愛護人,理解人,關心人,牽掛人,全面地照顧人,你就覺得神說話囉嗦、多餘、瑣碎,不應該這麼作,在你觀念裡就這麼認為。你對神是這樣的印象,這樣的認識,這樣的看法,那你認為的「神一切都對,神最理解人」這話是不是道理啊?在你那兒又成道理了,你的認識沒跟神所流露的對上號,沒結合,而且你也不是這麼對待神的,你還用你的觀念想像,用你的狂妄性情來對待神的所說所作,你是不是實行真理的人?你不是實行真理的人,你也不是有敬畏神之心的人。面對神說的話,面對神作的事,你還能論斷,你還能抱怨,還能猜測,還能質疑,還能否認,還能反抗,還能有選擇,你說你這個人問題得多大吧!以這種態度對待神的說話,對待神的所有所是,對待從神來的一切,這樣的人得不著真理。

對待神的事不要分析、研究,不要耍小聰明,也不要質疑,別動腦筋,得用真理的方式來對待,這是最聰明的作法。千萬別覺得:我有知識,我是現代人,我有文化,我懂文法,我學過某項專業,我擅長某項技術、業務,我懂,我明白,神不知道,神雖然了解全人類,但是神除了真理什麼也沒有,不懂業務,什麼也不擅長,就知道真理。這話你說對了,神就能發表真理,神能看透萬事,就因為神是真理,神能主宰人的命運,也能掌管你的命運,誰也逃不脫神的主宰安排。人對待神該有的態度是什麼?就是老老實實聽話,順服,接受,遵行,這是人應該有的態度,千萬別研究。我說完的話在你們那兒有很多時候就不管用,你們找出各種理由、藉口總想變,你們如果能變好,在不失掉原文意思的基礎上可以變,但是你如果把原文的意思變了,把神的話篡改了,那我不能同意。你們就總不守這個原則,你們總想有個人的作法。你們有想法,如果對工作有益處、有幫助,那給你們空間,也給你們機會,讓你們發揮,把你們所學的、所掌握的技能、才能都運用上;但是,如果你們做的這些事超出了原則,你說我應不應該妥協?我不應該妥協,我就得跟你們講清楚、講明白,告訴你們應該怎麼做。如果你們達不到,或者你們不願意聽我所說的,照著我這個做,那我就得換人了。我這個原則怎麼樣?(好。)在你們不明白之前,我把所有的各項注意事項,你們該做的各項事宜,都一條一條告訴你們,讓你們做記錄,也讓你們提問題,然後你們就根據你們理解的、你們聽到的、你們能做到的儘量地做。你們最好不要做哪類事呢?明知道這個事觸犯原則,如果問也不可能照著你那個做,然後你還要問,你問的意思是什麼呢?不想按照我說的做,要按照你的意思做。你們千萬別做這樣的事,明白了吧!給你們最大的機會、最大的空間讓你們做你們該做的,做你們能做的,這就是你們的本分,是你們的職責範圍。有時候我沒說到的,你們做出來的各方面看著都好,我贊成,我豎大拇指,我說這是用心做到的,按著原則做的,沒超出你們的職責範圍,那有一丁點兒小毛病,我是不是吹毛求疵啊?我一看毛病是有一點兒,但是你們所學的、所掌握的也就能達到這樣了,在不久的將來也可能你們各方面的業務水平會提高,但是在短期之內也只能達到這個程度了,我就不為難你們了,這就已經很好了。還有一些你們做得比我要求的還高,我心裡就高興,我說這些人有進步,背後沒少下功夫,這個進步裡有付出,付代價了,這些人為神花費有真心,我給你們鼓勵。我清楚你們哪些地方能做到,哪些地方做得還不行,從你們所作的這些工作當中大約能看出來。

年輕人現在正是學東西的時候,要是不給你們加點力量,不給你們加點擔子,你們自由散漫慣了,這幾年就耽誤了,什麼也學不著,業務方面、生命進入各方面長進都慢。交給你們這些任務,就是在各方面都讓你們往正面方向發展,都讓你們長進,讓你們得益處,得造就。你們好了,我心裡會難過,會嫉妒,會生恨嗎?我就巴不得你們好,能更好,我盼著你們越來越好,盼著你們在各方面都有長進,特別是在生命進入方面,在真理上都有所長進,這是最關鍵、最重要的。別總是原地踏步,幾年不見長進,幾年沒什麼變化,得有點出息啊!我的原則你們清楚了吧?(清楚了。)那你們該守的原則,你們該盡的責任,你們的本分範圍,你們自己清不清楚?(清楚了。)清楚了就好。咱們時常也得溝通啊!時常溝通,心裡沒有隔閡,彼此了解,彼此知心,最後能共同配合作好每一樣工作。你們得爭取在每一個時間段,在作每一項工作的時候都逐步地有長進,特別是在生命進入方面逐步有長進。每次盡完本分、作完一樣工作之後總結總結,能悟到一些東西,是吧?(是。)在這個期間自己有哪些失誤,有哪些過犯,哪些方面有長進,哪些方面還不行,自己都總結總結,靈修的時候都得反省反省,尋求尋求,大家在一起再交通交通,都能取長補短,這樣人就越走越好,越變越好。越變越好這就是人走上正軌、進入正軌的一個標誌。但是人得走正道,要是不走正道不可能越變越好,不越變越壞就不錯了,是吧?

上一篇:第一百一十五篇 實行真理的人才有敬畏神的心

下一篇:第一百一十七篇 憑想像觀念信神永遠不能明白真理

你可能喜歡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