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基督的座談紀要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

第一百零九篇 尋求真理才能認識神的作為

紀錄片《主宰一切的那一位》,多數人看完之後覺得長點見識,另外,對信神這個事人都有一些新的認識,原來在理論上的一些想法、看見或者認識,這次通過畫面的形式得到證實了,多數人的感覺就是兩個字——震撼,是吧?(是。)為什麼震撼呢?就因為這些事實嗎?還是通過這些畫面人所看到的神的作為呢?(神的作為。)看到神的作為了。那通過人看到的、人所了解到的神的這些作為,你們有沒有領受到這部片子當中在文字上或者畫面上沒有提到的東西?你們領受的多數都是在畫面當中人能感受到的,就是最基本的、最明顯的那一層內容,在字面上就能看出的那一層意思,你們都感受到了,那做這部片子僅僅是為了你們能感受到的這個震撼嗎?是為了震撼人嗎?(不是。)那是為了什麼?(見證神的末世作工。)這裡面提到的所有的事實是神主宰全人類的過程,還有神的作為,不僅僅提到神的末世作工,所以這句話是不成立的。這部片子從頭到尾把神經營整個人類從開始到現在的過程整個敘述了一遍,用畫面與旁白的形式,還有伴唱的形式呈現出來,呈現這些內容的目的就是為了讓人感覺神作這一切都是事實,是任何人否認不了的嗎?呈現所有這些事實的目的僅僅是為了讓人對神的作為、對神的主宰有一個認可,然後對神給人所擺佈的命運、神所給人的使命有一個順服嗎?(不僅僅是這些。)不僅僅是如此,這個你們也感覺到了。如果只達到這兩個作用,一個是認可,一個是人能順服,這遠遠夠不上做這部片子要達到的果效,這就太膚淺了。人能承認這些事實,這是應該的,如果這個果效都達不到,做這部片子就沒用了,沒有任何意義與價值了。那除了這個之外,還要達到什麼果效呢?這裡面有真理可尋求,有神的心意可尋求,是吧?沒有這些畫面之前,神用話語的形式對人說神主宰萬物這一事實,讓人心裡有概念,認識、承認這一事實,那通過這些事實、畫面還有旁白來解讀神的所有這些話語,之後要達到的果效應該是神對人類所說的這些話語要達到的最真實的果效,最應該達到的果效,就是人最應該明白的那一層意思,這就是真理的那一層意思。從這部片子所敘述的所有這些內容與事實中,看到所有這些事實圍繞的是一個主題,什麼主題呢?(神主宰著一切。)神主宰全人類的命運,神主宰整個宇宙萬物,是吧?那在神的主宰當中,人看到的一個事實是什麼呢?神主宰的所有的這些,從宏觀到微觀都在神的擺佈之中,不管人的意願是什麼,不管萬物的意志是什麼,它的傾向是什麼,在神那兒,神的主宰、擺佈受不受這些影響?(不受。)那神主宰、擺佈萬物的原則是什麼?理由是什麼?根據是什麼?就是神作這一切的目的是什麼,是圍繞哪個中心作的?你們揣摩揣摩。(圍繞神的經營計劃。)神作這一切是圍繞神的經營計劃,這話是對的。圍繞神的經營計劃,這話聽起來有點不可思議,是吧?這是什麼意思呢?這話裡有內涵,就是說,神作這一切工作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他的主宰,他的擺佈,擺佈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任何一個族群或者是在任何一個時代發生什麼事,不是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他不受空間、地理、人物、時間的限制,他所作的都是按著他的計劃按部就班地進行著,沒有人能打破,也沒有人能攪擾。就是不管你願不願意,不管人類或者是哪個族群他的主觀意願是什麼,神定意要作的事沒有一人一物能夠攪擾,能夠破壞,能夠左右得了。從這兒你們認識到什麼?(神的權柄、主宰。)認識到這是神的權柄。我這麼一說,你們在文字與畫面以外又明白點,是吧?(是。)

從神開始創造人類到人類一步一步的發展,整個人類當中有神的選民,有外邦人,有與神敵對的,這幾種人在神眼中都被看為人類,那神對這幾種人有沒有區別對待?(有。)有區別對待。神對於他的選民有特別的帶領嗎?(有。)神對於他的選民與其他的人類有區別對待,但是對於這些選民對他的悖逆、對他的抵擋或者是對他的跟隨,神是怎麼對待的?對他們對待神的態度神是怎麼看的?(順服神的人神會有憐憫和慈愛,但人悖逆、抵擋神的時候神的公義性情也會臨到。)對了,不管你自己認為自己是神的選民也好,是神的跟隨者也好,或者是曾經在神的經營工作當中立下什麼功勞也好,在神那兒不看這些,神有神的公義性情,該懲罰就懲罰,該審判就審判,該毀滅就毀滅。另外,從猶太人被逐出猶太地,主耶穌基督的福音,就是天國的福音擴展到外邦這一事實當中,你們又看到了什麼?如果按著人的觀念想像,「他們可是神的選民哪,是神的小寶寶,神最牽掛的人類啊,是神眼中的瞳人」,按著人的話來講「這是我最愛的孩子」,那最愛的孩子應該怎麼對待啊?應該得溺愛,保護起來,不讓他受到一點傷害,不讓他受一點委屈,而且無論遇到什麼事,他不祈求也賜給他。神這麼作了嗎?(沒有。)神怎麼作的?猶太人被逐出猶太地的時候,那個場面是怎麼樣的?有沒有傷亡?有沒有死人的事?(有。)有殺戮,有傷亡,有流血,有衝突,死了很多的人,然後有一部分人走出猶太地,活了下來,流亡到世界各國。通過這一個事實,你看神的性情裡具備一個什麼樣的實質?咱們先不說神的性情,先用人來打比方,在人的現實生活當中,人如果有一個愛子,是要繼承他財產,繼承他以後一切的,人會怎麼做?(嚴格要求,培養成才。)一方面嚴格地對待他,讓他能夠成才,讓他能夠繼承他的衣缽,最主要的是什麼呢?保護他,不讓他受到一點傷害,別讓他有傷亡,別讓他出現任何的危險,目的是為了他能活下來,然後繼承他的一切,是吧?那人對待自己不愛的孩子或者是兩旁外人有沒有這個表現?有沒有這個作法?(沒有。)那很顯而易見的,人對待自己最愛的孩子所做的這一切是出於私心,出於情感,出於私慾。人的本性實質裡具備這些東西吧?那人的這些情感、私心裡面有沒有真理?有沒有公平?(沒有。)沒有,這就是人類的表現。你看神作的事,神要讓猶太人擴展福音,讓福音從猶太地擴展到猶太地以外的外邦各族——亞洲、歐洲、非洲、美洲各地,他怎麼擴展哪?他不憑空作,說這地方沒有一個人出來傳播這個福音,憑空聖靈就在亞洲、歐洲或者其他的各洲興起一個人來,說夢話,說異象,說神作新的工作了,神是不是這麼作的?(不是。)神沒有憑空作,這裡表現了一個事實,證明一個事實,什麼事實?(神作工實際。)說到點上了,神作工實際,他的實際表現在哪兒?不憑空作這是一方面,還有一方面呢?是不是讓猶太人走出猶太地擴展天國的福音?(是。)那猶太人是怎麼走出來的?神用了一種方式,用外來的侵略者侵略、佔領這塊土地,把這裡的猶太人——知道天國福音的人趕出去,讓他們失去自己的家園,再也回不去,然後他們就在世界各地寄居了,生存下來了,扎根了,這樣這個人種就在各個種族中散播了,一散播,福音在各地也就扎根了,這就等於是神擊打他們,讓這些人出去傳播天國的福音。那為了天國的福音,神就付出這樣的代價,在他的選民中產生殺戮、戰爭,還有驅趕,他們被迫流離失所,流亡到世界各國傳播天國的福音,這在人來看太不近人意了,但是「不近人意」這個詞能不能用來形容神的實質呢?(不能。)很顯然不能,這不是不近人意。在神的性情、神的實質裡面沒有私心,沒有情感,他作這一切都是為了全人類的發展,他這麼一作,全人類下一步的發展就完全按著他經營計劃的步驟成就了,實現了,所以神只能這麼作。這個作工步驟到這兒,神只能這麼作,沒有選擇,但是,從神的實質上來看,只有神才能這麼作,任何一個人類、種族都不會這麼做的,是吧?神的性情是公義的。

從神對待猶太人的態度上來看,今天神的選民應該有點啟發,人類是神造的,神對人類有愛,有牽掛,有憐憫,有慈愛,但是當神給人使命的時候,人在神眼中是什麼?你能不能感受到這層意思?有些人說:「這麼看來,人在神眼中也不值錢哪,人就是一個棋子,神讓你到哪兒你就到哪兒,讓你幹什麼你就幹什麼。」這話對不對?看外表的現象似乎是與這個相仿,似乎是這麼回事,但事實上不是這麼回事,是吧?(是。)你們說「是」,但心裡還是有點劃問號,有點失落,是吧?用人的語言來說,就是神作事不顧及那麼多,沒有人的傳統思想、觀念,沒有束縛,他作一切事都是那麼釋放、自由、公開、光明、正義,一方面是按著他經營計劃的步驟,這一切正常地進行著,一方面也為了將來的人類的發展、前行,也為了將來的人類在神的手中能正常地按著神的經營計劃這麼前行著。人類的發展與神的經營計劃是息息相關的,神如果不這麼作,不這麼忍痛割愛地邁出這一步,那人類的發展是寸步難行的。所以說,在神的經營工作當中,神作的每一個抉擇、每一個步驟,每作的一件事,神都有考慮,這都有神的大能、權柄、智慧在其中。人往往對神作的有些事不能理解,人為什麼不能理解呢?因為人有觀念,人的觀念有些是想像,有些是受人的傳統文化、思想的影響,還有些是人的私心、人的判斷,這些東西影響了人對神的認識,也影響了人對神的看法。

那通過猶太人被逐出猶太地這個事是不是也能得出個結論?(是。)得出什麼結論?(神不像人一樣有私心,神作的一切都是正義的,就是為了整個人類的發展。)這事如果現在作在你們身上,有殺戮,有流血,還有家破人亡、妻離子散,你們會怎麼認識呢?你們說,在這個事實當中,人有沒有得選擇?(沒有。)神定意要作的事,人是沒有權利選擇的。聽完這句話之後,人還感覺神是愛嗎?心裡有點涼快了,是吧?心裡涼了半截,說:「在這些事實當中人沒法選擇,那在所有這些神的作工、神的經營計劃當中,人扮演的角色到底是什麼呀?」你們說到底是什麼?(受造之物。)人是受造之物,那這個受造之物都有哪些功能呢?好比說,你們跟前的板凳,你們坐的時候它是板凳,你要把它往垃圾堆裡一扔,它是什麼?(垃圾。)它就是垃圾。但是現在如果有人端了一鍋水或者一鍋湯,把這個鍋放到凳子上,那這個凳子成什麼了?成了鍋的底座,是吧?那如果人個子矮夠不著架子頂部的東西,踩著這個凳子拿,一下就夠著了,這個凳子成什麼了?(梯子。)又成梯子了。這個凳子它的原型是一個凳子,但是隨著事情的發展或者它的用途的變化,這個凳子本身的功能在逐漸發生著變化,那你能說這凳子它不是凳子了嗎?(不能。)它的原型是個凳子,隨著環境的變化,或者隨著你需要它的時候不同,它不同的用途就產生了,但最終它還是個凳子。那這個凳子的用途都有什麼?(配合人的需要。)隨著環境,隨著事情的變遷,它能配合人的需要,你坐它的時候它是凳子,你踩它的時候它是個梯子,你在它上面放東西的時候它是一個架子,你把它扔到垃圾堆的時候它是一個垃圾,這就是它的功能。那受造之物在神眼中都有什麼功能呢?這就涉及到人現實生活當中的實行了。你是一個受造之物,當神用你唱歌的時候,給你唱歌的恩賜,那你應該做什麼?(把歌唱好。)接受神的這個託付,把歌唱好。那神用你傳福音的時候,你這個受造之物成什麼了?福音人員,傳道的人,是吧?那需要你做帶領的時候,你這個受造之物應該做什麼?(澆灌弟兄姊妹。)再把這個託付擔起來,在這個託付、這個本分上能夠按照真理、按照原則把本分盡好,這時候又是這個功能了。那當神讓你效個力,做一個事,這事也不涉及到生命進入,這時候你的功能是什麼?(就是一個辦事的。)還有些時候人也不明白真理,也不追求真理,他能出點力就讓他出力,那這個受造之物它的功能是什麼?(效力的。)那你們總結總結,在神眼中的受造之物到底是什麼?這就涉及到你們日常生活當中的實行了。人觀念當中想像的,神眼中的受造之物,神牽掛,神管教,神對付,神修理,神愛護,神看顧,神開啟,還有神的保守,神賜給恩典、祝福,神愛在心裡,捧在手上,神一心就要成全他,還保護他的安全,不讓他出事,人的命都是神給的,這才是神眼中的受造之物。人感受到這些的時候,人就感覺:「神是無比的可愛呀!神太偉大了,神太值得人愛了,神是憐憫慈愛啊,神太好了!」那如果與事實對號呢,神對待任何的受造之物是僅僅只有這些內容嗎?(不是。)那神是怎麼對待的?還有哪些人接受不了的、人觀念當中想像當中沒有的神對待人的對待法,神對待人的態度?對於有些人,咱們暫先不說他是什麼人,神就給他擺設一個環境顯明他,這個顯明裡面人能不能看到神的祝福、神的恩待、神的看顧保守?(看不到。)表面上看不到,這是肯定的,不用質疑。那這個人被顯明之後,咱們先不說對他個人有什麼益處,對其他人來說這是什麼?反面教材,是吧?比如說保羅,人在保羅身上看到什麼了?通過保羅的這個事例,人看到了走保羅的路是滅亡的路,保羅不追求真理,追求冠冕,追求肉體前途歸宿,最後一直是抵擋神、悖逆神,走向滅亡,這是個反面教材,很多人從中得著了益處,也走上了正道。那對保羅以外的人,在保羅身上得著益處的人,神是什麼?(神是拯救,是愛。)那對於保羅這個人本身呢,神是什麼?(神是公義。)那在神眼中,保羅這個人成了什麼?這個受造之物他成了什麼?(效力的。)成了效力品了,他是個效力品。同樣都是受造之物,受益的與被顯明的,對這兩種人神的對待法是完全不同的。其實,在神眼中這兩種人都是猶如螞蟻一樣、猶如蛆蟲一樣不值錢的人類,但是在神眼中有不同的對待法,這就是神的公義性情。

那神對待這兩種不同的人的態度是根據什麼?(根據人所走的道路。)根據人的表現,根據人的實質,根據人所走的道路。所以在外表來看,神似乎不近人意,神似乎沒有情感,神作的這事太絕情了。按著人的觀念想像說,「神不應該那麼對待保羅,保羅受了那麼多苦,作了那麼多的工作,而且他對神也是忠心耿耿,為什麼神對待他那樣?」這是人的情感之說,這不是真理。按著人的想像,按著人的情理來說,神不應該那麼對待保羅,但是,神所作的正好與人的情理相反,這就是真理,這就是公義性情。按著人的情理,人會說:「保羅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沒有苦勞也有疲勞,就看他受那麼多年苦的份上,應該讓他剩存下來,哪怕做個效力者,不應該讓他受懲罰,不應該讓他落入陰間地獄。」這是人的情理,這是人的情感,這不是真理。而神最可愛的地方是什麼呢?沒有人的情理,他所作的一切都按著真理,按著他的實質,他流露的是公義性情,他不管你主觀意願是什麼,也不管客觀事實你做了什麼,他根據你所做的、你所流露的、你所走的道路來定性你這個人,來定規你這個人,來對你這個人採取一種最合適的態度。就這樣,保羅的結局就產生了。從保羅這個事實上來看,神似乎沒有愛,因為同樣都是受造之物,神對待保羅的態度,定規保羅的結局,這裡面就看不到神的愛,那從保羅這個事上你就能說神沒有愛嗎?(不能。)不能這麼說。外表上看,神對待一個人,或者說神給一個人什麼使命,讓一個人作什麼工作,盡什麼本分,好像不由得人選擇,這話外表上聽著似乎是「神作事不由人選擇,那神的權柄是濫用,沒原則呀」,事實上是不是這麼回事?(不是。)那是怎麼回事?神作這一切事是有原則的,人不了解事實真相,人不明白真理,好產生誤解,好論斷神。當你明白了事實真相,明白了真理,你的誤解就成什麼了?你自己一琢磨,一看,一文不值,太卑鄙,太見不得光,這時候你會認識到什麼?(神所作的一切都合適。)神作的都對,人不能理解是因為人太自私,人太愚昧,人看不透事,不明白真理,憑自己的觀念想像來定規神。當你理解的時候,你就不會說這話了,你會說:「神作的太對了,是人有敗壞,人心胸太狹隘,人太愚昧,人看不透事。無論從這事上看到的是神的公義性情也好,還是神的愛也好,總之神都是對的,都是神真性情的流露,都是神的實質,都合乎真理,沒有錯啊!」那反過來,如果說這些事實臨到你們身上,你們會怎麼對待呢?這就該用到這些真理了。明白這些理論是做什麼用的?就是當你臨到解決不了的問題,當你臨到人事物的時候,這些真理在你身上就要起作用了。那這些事對你的實行,對你個人的進入,對你走信神的道路有什麼幫助?(促使人來到神面前反省自己。)(知道應該在神面前做個對的人。)(能夠消除人跟神之間的隔閡與誤解。)都說到一點兒。

咱們剛剛提到《主宰一切的那一位》這部片子中的什麼內容?(猶太人被驅逐,流亡到世界各國。)從這個事實上,人看到了什麼?明白一個什麼真理?從這個事上人應該有點反思,一方面反思人該怎麼實行,另一方面認識神的性情。先說說在這個事實當中人應該怎麼實行。神作一切事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神有神的計劃,神作事有神自己的原則,人的態度應該是什麼呢?無論臨到什麼事,不管是合自己觀念的還是不合自己觀念的,人千萬不要與神對抗。有些人說:「我思想裡對抗,我盡本分手不閒著還不行嗎?」這招怎麼樣?(不行。)很顯然不行,這不是真實的順服。千萬不要與神對抗,那這個「不要與神對抗」具體該怎麼實行,怎麼落實到實處呢?有兩條實行原則:一條是主動地尋求神的心意是什麼,真理是什麼,積極地配合神所給的託付,這是從積極方面;另外一條,省察、認識自己深處或者自己裡面對神有誤解的東西,不能順服的東西,想像的東西,抵觸的東西,與神不相合的東西。這樣,就能保障你在盡本分的過程當中,你所接受過來的神的託付你能準確地完成,按著真理完成,蒙神紀念。這個實行原則簡不簡單?(簡單。)這個「簡單」怎麼解釋?就是線條比較清晰,一聽就知道怎麼實行了,就相當於告訴小孩一加一等於二這麼簡單,是吧?一是一,二是二,說法清晰,實行起來呢,是不是這麼簡單?不那麼簡單,因為人有敗壞性情,人總講理,人還有很多想像、觀念,還有對神的誤解,「都說神是愛,那這事神也沒愛啊,也沒看到神的愛啊」,那你就得解剖,就得認識什麼呢?「這事沒看到神的愛,但是我看到神的不容人觸犯了,如果在整個人類的發展過程當中,神處處都流露愛,人類能活到現在嗎?」在對待神的仇敵的事上,在對待人敗壞性情的事上,在與神相抵觸的事上,神表現的不是愛,流露的不是愛,是什麼?(公義性情。)是公義性情,是恨惡,是厭憎,是審判,是刑罰,是懲罰,是毀滅。

人得常常省察自己深處與神不相合的東西,還有些時候人對神有誤解,這也得省察。這個誤解是怎麼產生的?人為什麼會對神產生誤解呢?從猶太人被逐出猶太地這個事實上來看,人看完之後覺得情感受傷害了,「神一開始那麼愛護猶太人,愛護以色列人,又帶領他們出埃及,又領他們過紅海,又給他們降嗎哪,給他們泉水喝,然後又親自帶領他們學習律法,教導他們如何生活,神對人的愛真是滿滿的,那個時代的人太幸福了。眨眼功夫,神對待他們的態度怎麼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了呢?神的愛哪兒去了?」人的情感通不過了,這時候人疑惑了,「那神到底是不是愛呀?當初神對待以色列人的態度怎麼一點也看不到了呢?神的愛在此時此刻消失得無影無蹤了,神的愛到底有沒有了?哪兒去了?」人的誤解產生了。那這個背景是怎麼回事?(外表上看,神作的這個事不符合人的肉體,讓人臨到一些災難、苦難。)神作的不合人的心思,對人不利了,是吧?對人不利了,這是一個事實造成一個假象,給人一個誤導,讓人對神有誤解,那這個誤解的產生是不是有背景啊?(是。)是什麼背景?人產生了這樣的誤解,是不是因為人把神的愛給定規了?(是。)你把神的愛定規了,你就認為:「神就是愛,神就應該這麼對待人,這才是神,這才是神的愛呢!神就這麼愛人,我就喜歡神這麼愛人,尤其是神帶領人過紅海那一段,神太愛人了,那時候的人真幸福啊!我要是其中一員就好了。」當你陶醉在其中的時候,你把此時此刻神所流露的神的愛當成了最高真理,當成了神實質的唯一標誌,你就把它定規了,放在心裡了,你就把此時此刻神所作的這一切定規成這是最高最高的真理,這是神最可愛的地方,也是神最讓人尊敬、最讓人敬畏的地方,這就是神的愛。事實上,這個事實在神那兒是一個正面事物,但是在你心裡它變成了一個反面事物,變成了你的觀念,這樣就誤導你認識神除了愛沒有別的實質,除了憐憫、看顧、保守、帶領、賜恩典、賜祝福這些之外,神沒有別的實質,這才是神的愛。那你為什麼能這麼寶愛這些方面呢?是不是跟你自己的利益有關哪?(是。)跟你的哪些利益有關?(肉體的享受,生活的安逸。)因為人信神從神就想得這些東西,其他的不想得,什麼審判刑罰,為神受苦,撇棄花費,甚至為神捨命,人不願想這些,人就想享受神的愛、神的看顧、神的保守、神的帶領,所以人把神的愛定規成神實質的唯一標誌,神唯一的實質。那在這個片段當中,神所作的這些是不是成了人產生觀念的一個源頭了?這就是人產生這個觀念的背景。一產生了這樣的觀念,那人對神是真實的認識還是誤解?(誤解。)很顯然這是誤解,太片面了,不是真實的認識,因為這不是真理。為什麼說這不是真理呢?這是人憑自己的觀念想像、自己的私慾分析解讀出來的一種愛,一種神的實質,跟神的實質不相符。那神對人的愛除了施憐憫、拯救、看顧、保守、垂聽人的祈求之外,還有什麼?太多了,擊打、管教、責備、審判、刑罰、試煉、熬煉……這些都有,這才是全面的,這才是合真理的。如果認識到這些,當你省察自己對神的誤解的時候,是不是就能認識到自己的偏謬了?就能很好地反思自己錯誤的地方了?這是不是就能幫助你從對神的誤解當中走出來?這就得尋求真理。人一尋求真理,就能解除對神的誤解;解除了對神的誤解,人就能順服神所給的一切安排。

如果你對神的誤解能夠解除的話,當你看到猶太人被逐出猶太地這一幕的時候,你會說:「神對待人類、對待受造之物的態度不僅僅是愛,還有擊打,還有驅趕,還有用這種方式的帶領,人對待神的態度不應該有任何的選擇,只應該順服,不應該對抗。而且在人的觀念想像當中,神對待猶太人的這種態度似乎是不近人意的,但現在來看,神作得太好了,神所流露的全部是公義性情。神能賜給你恩典,賜給你祝福,賜給你日用的飲食,同時神也能剝奪你這一切,這是神的權柄,這也是神的實質,是神的性情。」那這個事對人的實行應該有怎樣的啟發呢?就是說,人曾經享受過神的恩典,曾經接受過神的祝福,或者曾經接受神的帶領,接受神的託付,作過一些工作,為神家或者是在神面前有過一些奉獻,有過一些撇棄,甚至在外人來看你有一些貢獻,但是你千萬別把這些當成資本,也千萬別把這些當成自己要挾神如何如何對待你的一種籌碼,更千萬不要當神對你的態度不合你觀念的時候、不合你肉體利益的時候、不近人情的時候你對神產生對抗。這三條你們能不能做到?這都涉及到實際啊!這幾方面情形人裡面是不是好產生啊?(是。)那人為什麼會產生這些情形?為什麼人會有這些表現?(人有狂妄自大。)(跟神搞交易。)沒說到點上,再琢磨琢磨。(因為人本性悖逆。)這個快沾邊了,還有什麼?你們說,神經營整個人類,主宰萬物,神有沒有拿這些當資本?神邀不邀功啊?神有沒有這些流露,說「你看我作多大事,你們怎麼不感謝感謝我呢?」(沒有。)那神為什麼沒有這些東西?(神的實質是美善的,神是聖潔的。)又說空話,盡說空話,別說空話,說點實在的。先回答第一個問題,人為什麼會產生這些情形,為什麼會有這些表現、流露?這個問題其實很簡單,就是因為人有敗壞性情,就這麼簡單。那神為什麼沒有這些流露、這些表現?神的實質是真理,這就是答案。你們禱讀禱讀這兩句話。人有這些表現、流露是因為人有敗壞性情,那這個問題能不能解決呀?(能。)怎麼解決?剛才說的那三條是不是能解決這個問題?(能。)這三條實行起來容不容易?(不容易。)哪一條都不容易,但是有解決的辦法。聽了這三條之後,人可能會想:「不讓這樣,不讓那樣,這麼說就讓人做一個腦袋放空的人,做一個木偶唄。」是不是這樣?(不是。)那是什麼?你們肯定說不透這方面,我告訴你們:不讓你做這些事是為了保護你,這是一方面。另外,你那個追求法不合真理,不是正道,已經有前車之鑑了,你拿這些當資本,當籌碼,或者是神對待你的態度不近人意的時候你能對抗,你的這些態度不合乎真理,不是正道,縱然你有千條理由、萬條理由,你的這種態度、你的這種活法不是正道,不合真理,這是第二條。第三條,你如果持守這些態度,你永遠明白不了真理,永遠得不著真理,不但得不著真理,還讓你自己受虧損,失去一個受造之物該有的尊嚴、本分。第四條最重要了,如果你一味地持守你自己的態度,你認為「我就這麼持守我自己的態度,看誰能把我怎麼樣?我就認為我的對,我就這樣了,我就堅持我自己的態度,堅持我自己的想法,我這個就是合理的,合情合理,我就應該這麼要求,我就應該持守、堅持我這樣的態度」,你一味地這樣堅持,不會給你自己帶來任何的益處,神不會因為你的堅持或者你一味地這樣持守而改變自己的態度,就是說,神絕對不會因為你這樣堅決的態度而改變神的態度,反之,神會因為你這樣的悖逆、你一味地對抗而採取相應的態度來對待你。一共幾條?(四條。)這四條當中有沒有你們理解不到的?有沒有哪一條空洞,不切合人的實際情形,對人生活當中實際的那一面沒什麼幫助?有沒有哪一條是空洞的,就是理論,不是實行的路?(沒有。)那這四條對人日常生活當中臨到的事有沒有幫助?(有。)這四條是給人什麼的?(實行的路。)你們把這四條認識好了,按著這四條去實行,去經歷,你與神之間的關係就會保持正常,這四條能達到讓你在很多的試探當中,或者在很多人事物臨到的時候蒙保守。當你流露這些情形的時候,你就想想這幾方面的真理,來對號入座,按著這個實行。如果一開始行不出來怎麼辦?那你就得禱告,禱告的同時認識神為什麼這麼作,也認識自己有哪些敗壞情形、有哪些敗壞流露導致你實行不出來,導致你不能順服,這樣你的情形就會保持正常。

無論在哪方面的事上,只要你不明白真理,你所行出來的不是觀念想像就是悖逆抵擋,這是百分之百的。有些時候外表看似你沒有抵擋神,你也沒有做壞事,沒有攪擾打岔,但是不見得你做的是合真理的;有些時候你憑著觀念想像做出一件事來,雖然說沒構成什麼攪擾,沒構成什麼破壞,但是只要不合真理,你所做的這事就不合神的心意;還有些時候,雖然你嘴沒有說出來,你一直憑觀念想像那麼認為著,保持自己的觀念想像,心裡憑著這個觀念想像那麼對待神,在觀念想像當中認為神會這麼作,認為神應該這樣作、應該那樣作,外表似乎你沒做什麼壞事,但是你裡面的情形一直在與神對抗,一直在抵擋神。比如咱們剛剛講的,你對神的愛有一個觀念,有一個定規,當任何事情沒有發生的時候,你的定規、你的觀念想像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肯定是錯誤的。雖然你沒有因著你的觀念想像做出任何攪擾打岔神工作的事,但是你的情形證明了你一直在心裡面定規神、誤解神,這個結論是什麼?這個結論就是你一直在抵擋神。我說的是不是事實?(是。)當有一天發生一件事,發生了類似猶太人被逐出猶太地這樣的事的時候,你的觀念讓你不能對神所作的這個事阿們,不能對神所作的這個事產生對神的讚美,產生對神的敬畏,產生對神的順服,反而你心裡會產生對神的誤解、埋怨,甚至心裡有小小的抵觸,在內心深處,你會對神說:「神你不應該這麼作,你這麼作太傷人的心了,太不近人意了。你怎麼能這樣對待受造之物呢?你怎麼能這樣對待你的選民呢?看到你這樣的作為,我不能讚美,我不能發出頌揚的聲音,我內心特別痛苦,感覺到淒涼,感覺我心中無限崇尚的神不是我的依靠,我的神不是這樣的,我的神對他的受造之物不應該是這樣的,我的神不是這麼冷血的,不是這麼殘酷的,我的神對待人類像對待一個嬰兒一樣溫柔、體貼,讓人感覺到的是滿滿的幸福、滿滿的溫暖,而不是這麼的冰冷、這麼的冷漠。」在你內心深處產生這些哀怨的時候,此時此刻,發生在你眼前的這個事實在你來看不是神所作的,你不承認,不阿們,更不能頌讚,那你這樣的情緒、這樣的情形是對神的順服,還是對神的對抗?很顯然這不是真實的順服,這裡沒有順服,只有埋怨、對抗,還有不服,甚至有憤怒。這難道就是一個受造之物對待造物的主應該有的態度嗎?不是。在你心裡很矛盾:既然這是神作的,為什麼我心裡不能認可?既然是神作的,為什麼不能被大眾所接受?既然是神作的,為什麼這麼不近人意?既然是神作的,為什麼這裡充滿了殺戮,充滿了流血事件?此時此刻,你內心深處的那位神與現實當中真實存在的造物主是不是產生了矛盾?是不是產生了抵觸?那你應該相信哪一位神?你此時此刻應該選擇相信你內心深處的觀念當中的神,還是相信眼前作成事實的這一位神?從主觀意願上,人很願意相信作成事實的這一位神,但是,因著人的觀念,因著人的私慾,因著人的情感,人選擇讓自己內心深處的那位神隱蔽起來,勉強接受眼前作成事實的這一位神,而在人的內心最深處,人最隱祕看不到的地方,人依然不能接受造物的主所作的這一切事實,依然將自己隱蔽起來,活在自己的小天地裡,樂此不疲地與自己內心深處想像的那一位神在交流,在相處,而真實的神對他來說一直是很渺茫的,更甚至有一些人心裡想著:但願那一位神不存在,我心裡這個充滿愛、讓人感覺到溫暖的神才是我的神,才是真實的神,事實上存在的那個神不是真實的神,他不存在,因為他作的事讓我太失望了,讓我感覺不到溫暖。這是人不能認識神作為的時候,人內心深處的觀念與神產生矛盾的時候,人所產生出來的、人所生發出來的各種情形。那這個情形是怎麼產生的?一方面,因為人有敗壞,另外一方面,一個不合人觀念想像的事實出現的時候,打破了人的夢,打破了人的幻想,讓人感覺自己的私慾、願望不能得到滿足的時候,人最終選擇的是什麼呢?逃避也好,妥協也好,保留也好,甚至有的人採取中庸之道,說:「我兩面都接受,我心裡的那個神也是神,神有愛,這個眼目前作大事的有權柄的神也是神,都接受著。」人常常活在這樣的情形當中,最終導致人常常因為自己想像的神的存在而自我陶醉,為那一位神奔跑,花費,奉獻,作工,甚至付任何的代價盡本分,甚至獻上自己的生命、獻上自己的一生都可以。無論他有怎麼樣的表現,無論產生怎樣的情形,人心裡存在著這樣一位神的同時,對於真正的造物主,人所做的這一切是善行還是惡行?是順服還是抵擋?很顯然,不是善行,不值得紀念,也很顯然這裡沒有真正的順服,沒有真正的奉獻,而是充滿了抵擋,充滿了悖逆,充滿了對抗。所以說,就因為人有這些情形,人常常活在這些情形裡面,導致人從夢中醒來的時候,活在現實生活當中的時候,發現現實生活當中的這一位神所作的根本就不能滿足你的心理需要,也不能滿足你的精神需求,而是讓你處處受傷害,處處感到冷漠,處處感到不近人意,甚至有些人懷疑了,「神到底是不是愛啊?神還愛不愛人了?說神牽掛人,說神愛人如己,在哪兒啊?我怎麼沒看著呢?」這就麻煩了!人常常活在這些情形裡面,導致人與神之間的矛盾越來越加深,人與神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遙遠。當看到字面上、理論上或者一些畫面符合人觀念的時候,人覺得「我的這位神作了驚天動地的事情,這位神才是我真實要信的神,這位神才是我的神,我願意做他的受造之物,他才是我的造物主」,但是當回到現實生活當中的時候,當你產生一些難處、消極、軟弱的時候,你想像當中的那位神不能成為你隨時的幫助,不能隨時滿足你的需求的時候,你對神的信心會因此而減淡甚至消失。人所有的這些情形,所有的這些流露、表現,是怎麼導致的?一個原因,因為人根本就不了解這一位造物的主,你不了解他,這是唯一的原因,這就是人與神之間產生的各種矛盾、距離、誤解背後的根源。那這個問題的根源怎麼解決?首先得解決人的觀念,其次就是人在現實生活當中體驗、經歷、尋求、揣摩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樣工作,能夠達到完全順服神在你身上的一切安排,神所給你擺佈的一切人事物。順服的目的是為了什麼?為了認識、明白這一切的真理。

我說的這些事對你們來說深不深?你們能不能聽得懂?能不能夠得上?(能。)理論上應該是能聽懂,那理論上聽懂了是不是就算是明白了呢?理論上聽懂了是不是就算是接受真理了呢?(不是。)那怎麼才算是明白了,才算是接受了?這得在日常生活當中常常省察,省察什麼呀?(省察自己身上有沒有神說的這些性情、表現,還有人到底對神有哪些觀念、誤解。)對了,得省察這些事,省察你有哪些流露,腦子裡有哪些想像,有哪些觀念。有些人說「我從自己身上省察不出來」,那好辦,你從別人身上看看,別人就是你的一面鏡子,當看到別人流露這方面性情、情形的時候,你反過來省察一下自己,對號入座,看看自己是不是也有這些觀念想像,也有這些情形。如果有的話,那該怎麼辦?是持守,還是拿出來敞開解剖?還是留著等它開花結果啊?(解剖,敞開。)得拿出來解剖,讓大家得益處,讓大家都從中準確地認識情形,認識敗壞,明白真理,從這裡面走出來,共同解決這樣的問題。解剖觀念,解剖不對的情形、消極反面情形的目的是為了什麼?(能夠從這樣的觀念、情形裡走出來。)走出來是為了什麼?走出來的目的是為了得著真理。這方面的觀念沒有了,就完事了?觀念沒有了,你沒得著真理,這個觀念解決得也沒價值,這是最粗淺的解決、最笨的辦法。解決觀念的目的是為了讓你放下這個觀念,不要持守,認識到它的錯誤性,認識到它不是你該有的東西,你放下它,然後主動地尋求什麼才是正確的,什麼才是正面事物,什麼才是真理,把正面事物、真理接受過來,當成你該有的實行原則、你該有的思想觀點,這就變化了,這就得著真理了。這方面真理就是這些,那對於這方面真理怎麼結合猶太人被逐出猶太地這個事呢?在這個事上,人共性的觀念是什麼?臨到這個事,人一看,心裡有點不是滋味,「神怎麼這麼愛人呢?這個愛的方式人也沒法接受啊,太不近人意了!這看著也不是愛啊,神這麼對待猶太人,那神就沒有愛。」把神的愛否了,這是人的觀念,是吧?那這個觀念怎麼解決?怎麼解剖?從哪方面入手?在猶太人被逐出猶太地這個事上,人的觀念是什麼?(人定規了神的愛。)對了,人定規一個事這是觀念,它不合真理,不是屬真理的東西,那在這裡人定規了什麼?(神愛人的方式。)對了,人定規了神作事的方式,說神作事必須應該怎麼作,那才是神的作為,才是神應該作的,對神作事的方式人有一個定規,這個定規就是人的觀念。那在這裡人對神作事的方式有一個怎麼樣的定規?人定規什麼了才讓人心裡對神在這個事上的作為產生了不舒服,對神產生了誤解,產生了抵觸?(人覺得神應該賜給猶太人一切恩典、祝福,但是在這裡神卻出乎人的想像觀念,出乎人的意料,把他們驅趕出去,讓他們流亡,對這個事人不理解,人就產生很大的觀念。)基本上就這個意思。對神在猶太人身上這個作法,達到擴展福音的目的,人產生了歧義,對神有了誤解,換句話說,就是人對神的這個作法感覺不爽,心裡不舒服,覺得神不應該這麼作,這是不是觀念?人認為的「不應該」這是不是定規?你怎麼就知道神不應該這麼作呢?你憑什麼說神就不應該這麼作呢?你認為不應該,那神這麼作了,難道神就不是神了?你認為不應該,神這麼作了,難道神作的就錯了?不合真理了?這是不是人愚昧的地方?人因著愚昧,因著狂妄,因著無知,人的觀念就這樣產生了,人對神的定規就這樣產生了。一說觀念肯定就是不對的,那人錯在哪兒了呢?(人狂妄,憑自己的想像觀念去定規神,按自己的要求去要求神,所以當神作的不合自己要求的時候,人就感覺心裡不痛快。)是不是這麼回事?你看你們一臨到事實拿出來解剖的時候,你們就覺得力不從心了,要是把自己平時明白的那點道理都拿出來吧,還覺著好像對不上號,有點沒有說服力,要是亂說吧,也覺著不合適,想說得實在點吧,還覺著沒有,說不上來,這是什麼問題?(沒有實際。)這話說對了,沒實際,沒實際一臨到事就發矇。說道理的時候人都誇誇其談,滔滔不絕,盡說些不通靈的廢話,一臨到實際的事,自己也覺著這些廢話沒有什麼說服力,不大敢說,覺著談哪方面真理也不合適,有些人把明白的這些道理都說一遍,就像押寶似的,有些人覺著不能亂說,萬一說完不合適丟人哪。這就不是真明白真理。

在猶太人被逐出猶太地這個事上,咱們剛剛解剖了一下,說人對神的這個作法有觀念,有看法,不能阿們,這個問題怎麼解決?我告訴你一個最簡單的辦法,你們聽著,這是高招,你們聽完之後看看能不能解決平時你們臨到的這些難處。最簡單的一招,你得明白這個事:造物的主對待受造之物有一個最高原則,也就是最基本的原則,他怎麼對待受造之物完全是根據他的經營計劃,根據他的需要,他不用咨詢任何一個人,也不用徵得任何一個人的同意,他該怎麼作、該怎麼對待他就怎麼作,就怎麼對待,不管怎麼作、怎麼對待都合乎原則,都合乎造物主作事的原則,作為受造之物只應該順服,不應該有任何的選擇。這裡面表明了什麼?造物的主永遠是造物主,他有權力,他也有資格任意地擺佈、主宰任何一個受造之物,不需要理由,這是他的權柄;那作為受造之物呢,沒有一個受造之物有權力、有資格來評判造物的主應該怎麼作,作得對與錯,也沒有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有資格選擇自己是否被造物主主宰、擺佈、安排,也沒有一個受造之物有資格選擇自己應該怎樣被造物主主宰、安排,這是最高真理。造物主無論在受造之物身上作了什麼,怎麼作,受造人類唯一應該做的就是尋求、順服、認識、接受造物主所作的這一事實。最終的結果就是:造物的主成就了他的經營計劃,成就了他的工作,使他的經營計劃毫無阻攔地向前進行著;而受造之物因著接受了造物主的主宰、安排,因著順服了造物主的主宰、安排,而從中得著了真理,明白了造物主的心意,認識了造物主的性情。這裡面有沒有真理?(有。)還有一條我得告訴你們:造物主無論作什麼,無論有怎樣的表現,無論是大的作為還是小的行為,他都是造物主;而受造的人類,受造之物呢,無論做了什麼,有多高的才能、恩賜,他都是受造之物。受造的人類,無論接受過造物主多少的恩典、祝福,多少的憐憫、慈愛,多少的恩待,都不要認為自己與眾不同,都不要認為自己能與神平起平坐了,自己變成高級受造之物了。無論神給你多少恩賜,給你多少恩典,曾經給你多少恩待,或者給你一些特殊的才能,這都不是你的資本,你是受造之物,那你永遠就是受造之物,你永遠不要認為「我是神手中的小寶寶,神不會對我動一巴掌,神對待我的態度永遠都會是愛、呵護和輕輕的撫摸,還有輕聲細語柔和的安慰、勸勉」,反之,你與任何一個受造之物一樣,在造物主的眼中,你與其他受造之物一樣,神可以任意地使用你,也可以任意地擺佈你,任意地安排你在各種人事物當中扮演每一個角色。這就是人應該有的認識,也是人應該具備的理智。聽明白了吧?你們琢磨琢磨,看看哪句話你們聽不懂,哪句話從來沒有意識到。這些話聽完了,人如果能理解,能接受,人與神之間的關係就會變得更正常,人就會建立一種與神最正當的關係;這些話人如果能理解,能接受,人就會擺正自己的位置,站好自己的位置,守好自己的本分。

這些話人聽完了之後會不會產生對神的誤解呢?會不會有人說「既然神這麼對待人,以前總說人猶如螞蟻一樣,在神眼中蛆蟲不如,看來這話不是理論,是真事啊,神對人沒有人想像得那麼親密,那麼知近」?人心裡涼快了。那是讓人心裡涼快好,還是讓人一直對神有一種誤解好呢?(涼快好。)涼快好嗎?就等於給人一顆火熱的心潑了一瓢涼水,讓人降溫了。(這樣能讓人有一些理智,正確地建立與神的正常關係。)受造之物應該有的理智就是一切以真理為原則,看待一切的事情應該以真理為根據,做一切的事情應該以真理為原則,為基礎,這就對了。反之,人總在心裡面覺著自己與神有一種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有一種與眾不同的關係,這個現象怎麼樣?好不好?(不好。)人有這種想像,對人來說不好,不好在哪兒呢?人對神誤解太多,神不會因為人的誤解或者人的執著而改變態度的;反之,神不但不會改變態度,神會一如既往地在人身上按著原則作事,主宰、安排人類的一切生活。而人呢,就受大苦了,走彎路了。人又要跟神套近乎,又要跟神拉肉體關係,講情感,講資本,講自己的才幹、能耐,講自己的付出、自己曾經的輝煌,講各種理由,這一來二去,人還能得著真理嗎?你總擺不正觀點,總擺不對你自己的地位,神給你的位置你總不站,你總往上夠,最後導致你總是不能正確對待、不能正確領受神對你的態度,你總受熬煉,總受苦,還放不下,還覺著自己是神心中最喜愛的,是神心中最牽掛的那一個,結果臨到事實一看不是,人就受挫、受打擊了,臨到事實一看神不那麼作,那是人一廂情願,人又受打擊了,又一陣子埋怨、委屈,又一陣子的情感受挫,你們說這些苦受得值不值?(不值。)因為人的一廂情願,因為人的想像觀念,把自己坑苦了,這是人最大的麻煩,人得扭轉啊!人現實生活當中的哪些表現跟咱們剛才說的這些情形能對上號呢?好比說,有的人挺機靈、精明,表達清晰,有點頭腦,有點素質,嘴還挺巧,他能跟上面對點話,上面提拔提拔,有時候誇獎誇獎、鼓勵鼓勵,他心裡就美了,「我跟神的關係最好!神最愛我了,神可喜歡我了!」這個想法怎麼樣?太幼稚了!旁觀者一看,「你看人家那嘴多會說,一說神就喜歡,一說就說到點上,還活潑,嘴還巧,腦瓜還靈,比猴還精呢,神就喜歡。你看我拙嘴笨舌的,文化也不高,恩賜也不高,還沒什麼才幹,還挺笨,神肯定不喜歡。」這是不是對神的誤解?對神有這樣的誤解,他會怎麼實行?看誰嘴巧會說,能言善辯,會做面子活,就該往那個道上走了,往那個道上追求了,這是不是迷失方向了?(是。)他往那個方向追求那是正道嗎?是神所喜悅的嗎?(不是。)這些事在人中間是不是常常有?人是不是都容易被這些事轄制、控制住啊?(是。)這都是不明白真理呀!

今天交通的這些話,這些內容,對你們平時的追求、個人的進入有沒有幫助?(有。)有什麼幫助?(減少對神的誤解,擺對自己的位置,能正確對待神擺佈的這些環境,對神所作的一切有一個正確的認識。)(不活在想像當中,不活在誤解、埋怨當中。)得解決這些誤解、埋怨,解決那些世俗的處事方式、原則,用真理來代替。在神家,人活出的、流露的處處都應該以真理為原則,為基礎,如果你活在這樣的生活環境當中,人與人之間就平等了,每一個人與神之間的關係都是受造之物與造物主的關係,那人與人之間相處起來就簡單、容易得多了,這樣人活著才有真正的釋放自由,才有真正的幸福。你們現在達沒達到這個?(沒有。)那憑什麼活著呢?(撒但哲學,敗壞性情,想像觀念。)還沒擺脫處世哲學,沒擺脫爭風吃醋、嫉妒紛爭這個生活環境,全是撒但敗壞性情在掌權,全是撒但敗壞性情在控制著你們,所以你們就活得很累,常常覺得:怎麼活在神家跟在世上區別不大啊,也挺累,也得處處小心,處處看人的臉色啊!這是怎麼造成的?行事原則、看事觀點、處事方式都不對,都不是按照真理的原則,是吧?(是。)萬事都有個開頭,都有個基礎,那最基本的東西應該先解決哪些?(人對神的誤解,觀念想像。)先解決這些,先從思想上、心思意念上、認識上、觀點上解剖,認識,然後呢?(尋求對待周圍這些事該有什麼樣的看事觀點,怎麼去處理,行事該有哪些原則。)對,這就涉及到實行了。現實生活當中人與人之間相處就得有個最基本的原則,人人都站好受造之物的位置、地位,守住自己的本分,沒有誰高誰低,都按真理原則辦事,擺脫處世哲學,擺脫撒但的處事原則、處事方式,按真理原則對待人,也按真理原則要求別人對待自己。先在你們中間形成一種這樣的風氣,在整個教會當中,在弟兄姊妹中間產生一種神家該有的、弟兄姊妹中間該有的風氣,使自己也使別人不受限制,也不轄制別人用處事方式來對待你、對待別人。這是實行方面的,這是最基本的。其餘再深一點的,就是個人與神之間的關係了。有時候臨到一個難處,神就開啟他了,沒開啟你,你就嫉妒了,就不願意了,「憑什麼開啟他,憑什麼我沒亮光呢?憑什麼這次讓他露臉、出面了,讓他得著這個恩典了,我怎麼沒有得著呢?」這是不是又較上勁了?那神怎麼就不能開啟他呢?憑啥就什麼都讓你處處露臉呢?憑啥什麼事都讓你處處出頭呢?這是不是你的無理要求?(是。)這事你怎麼解決?你就得寬容,就得從神領受,「神開啟他了,那我也從神領受,不管開啟誰,這事是誰做的,都好,都是神作的,都是為了神家,都是神的工作,我極力配合、贊成、推廣。」這是不是你該做的?(是。)你得到開啟了,就讓別人都聽,都推廣,說「這是從神來的,神開啟我的」,讓大夥都知道,發揚光大,別人得開啟了,你就不吱聲了,這是不是卑鄙啊?(是。)卑鄙是敗壞性情還是真理?(敗壞性情。)是敗壞性情這就得解決。如果是真理咱們就得持守、堅持,是敗壞性情就得解決,就得背叛。

這些事在現實生活當中你們肯定都面臨不少,體驗到不少,但是你們能不能憑真理實行,憑真理解決這個問題?有沒有些時候人總較勁,「為什麼別人就總出頭,我怎麼總也不行呢?」有沒有較這個勁的?(有。)這些事常常臨到,那你們臨到這些事的時候,心裡的想法或者所流露表現出來的自己是不是也能意識到是問題,不合真理?(是。)能認識到這是狂妄性情,這樣不好,自私卑鄙,是吧?如果有些人意識到了,「我意識到了我也不管,反正我就是嫉妒,我心裡就是不舒服,你願怎麼做怎麼做,我不攔阻你,但是我也不幫著推廣,我也不阿們。還不一定是誰做的,或許是你的個人小恩賜,不關神的事,不是聖靈開啟」,然後也不配合,這個作法怎麼樣?(不好。)這就不是實行真理。有些人說:「那什麼叫實行真理呢?我意識到了這不就實行真理了嗎?」人意識到了,一看人都挺自私卑鄙的,就見不得別人好,別人一好了,就覺得不是神作的;另外,就是意識到是神作的也覺得「神怎麼不公義呢,怎麼就讓他露臉了,我怎麼沒露臉呢?要處處都是我露臉那才好呢」,對神有要求了,對神所作的不滿了,心裡不舒服,不能順服了,這都是悖逆性情。這些事現在人一般都能認識到了,說人有悖逆,有狂妄性情,這不算重點,重點是什麼呢?是你怎麼對待這個事,你怎麼對待你所流露出來的,你自己能意識到、能清楚地認識到的敗壞性情,重點是這個,是你怎麼實行你面臨的這個事,你選擇什麼樣的道路對待你所臨到的這個環境,這是關鍵,這個時候是你向神交答卷的時候。那神要看到的是什麼?是你對這事不冷不熱?或者是默認?你怎麼做在神那兒是認可的,神認可你,說你這人是實行真理的人?(首先,這個東西出來的時候得拿到神面前解剖,這個東西屬於哪方面的敗壞性情,求神管教、對付,然後能夠去背叛這些東西。)首先,你能對自己的這些流露,還有心裡的這些心思、反應有一個否認、定罪,其次,不管你心裡怎麼想,是嫉妒也好,不是滋味也好,或者是有點埋怨也好,總之神看你怎麼做,你不受這個轄制,「心裡有點不是滋味,但我還得好好認真對待這個事,這是我的本分」,不用解剖起來沒完,「為什麼嫉妒啊?嫉妒怎麼這麼嚴重呢?我敞開交通交通,到神面前讓神管理管理吧,我這情緒怎麼亂套了呢?讓神給我梳理梳理,讓神管教管教我吧,再不行讓我嘴上長泡,腦袋生瘡」,這沒必要,小題大作,你背叛它、不受它轄制就完事了。

在外邦人中間的時候,人產生了嫉妒,產生了恨,人會在這個嫉妒、恨惡的基礎上做一些事,為了滿足自己的嫉妒、恨惡做一些事,他做事的原則、方式是什麼呢?就是圍繞自己的利益,為自己說話,打擊對方,而且還巧言善辯,蒙蔽對方,說對方做出來的東西不好,甚至採取一些更卑鄙的手段,把對方做的東西毀壞,或者是用迷惑的方式讓對方也否認自己做的東西,或者是背後偷著用對方的東西。不管他怎麼做,他做事的原則、方式是什麼?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爭取自己的利益最大化。這個原則是出於什麼?是不是真理?(不是。)出於什麼?(敗壞性情。)他這個源頭、動機完全是從撒但敗壞性情來的,沒有一丁點兒真理,沒什麼人性,一切根據自己的利益。那在神家呢,人信神了有什麼不同呢?人這些流露、表現、情緒都一樣,不同的是什麼呢?信神的人因著明白真理,因著聽神的話,他的行為受約束了,被規範了;受約束了,他裡面也不是空的,他得有一個做事的原則,他做事的原則、方向、源頭、動機完全變了,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爭,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耍各種手段,而是為了盡好自己的本分,為了滿足神,為了讓神滿意而背叛這些想法,背叛這些作法。這是不是不一樣?(是。)原來用的手段他不用了,原來用的處事方式他不用了,反之,他是尋求真理,尋求滿足神的心意,尋求良心平安,做事有理性,合乎人性,合乎理智,合乎真理。這樣結出的果實是什麼?達到的果效是什麼?達到的果效是不是滿足自己的肉體利益了?是不是滿足私慾了?(不是。)是什麼?(維護了神家的利益,滿足神的心意。)滿足神的心意了,盡到一個受造之物該盡到的責任與本分了,是一個受造之物該表現、流露的,這不一樣了吧?那你們說,這兩種活法,哪種像人,是標準的人的樣式?哪種是受造之物該做的,該活出的?(第二種。)哪種是人做的,哪種是鬼做的?(後一個是人做的,前一個是鬼做的。)這就明白了,是吧?按著這樣的方式、原則實行,人活著就越來越有人樣了。

這些說起來挺容易,還挺輕鬆,但做起來並不是那麼容易,人常常會碰到一些難處、困難,還有一些不同的環境,讓人產生了一些不同的情緒,這樣,人就得依靠神去解決這些難處。你看,無論講認識神還是講哪方面真理,最後的落腳點在什麼地方?(實行真理,達到性情有變化。)最後的落腳點都是為了人的實行。無論講的這些事、這些真理是涉及到認識神的異象方面的,還是涉及到揭露人的敗壞性情方面的,還是涉及到人的觀念想像方面的,最終的落腳點、目的都是為了讓人在現實生活當中有實行的路,在現實生活當中實行的時候有真理原則可尋求,都是為了這個。我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呢?就是告訴你們別講空話,什麼話你說完之後覺得這話在現實生活當中是廢話,起不到作用,當你臨到難處的時候這話根本用不上,是空話,解決不了你的難處,這話就沒用,別說!

你們很多人信到現在都不明白什麼是真理實際,這是怎麼回事?到現在還不通靈呢,到現在還不知道哪些話是實際的話,哪些話是空話、口號、道理。你們自己知不知道這個事?(有時候道理上知道得順服神的心意,但在現實生活中,像最近臨到家裡人有病痛的事,一開始在這個事上也禱告神,依靠神,想到凡事都在神手中,但到醫院檢查之後,醫生說情況不太好,不一定能治好時,心就怦怦跳,就沒有真實依靠神的心了。)你這個問題好解決。人有病看外表現象這個事好像有點難處,因為隨時面臨著生命的危險,其實人心裡對神如果真有信的話,首先得知道人的壽命在神的手中,神給人一個病,對人來說感覺到的是病,但事實上人所得的是恩典不是病,首先你得認識、認可這個事,定準,認真地對待這個事。有這個病,人就能常常來到神面前,小心謹慎地做好自己該做的,就比別人更加小心、更加認真對待自己的本分,這對人來說是保守,這不是枷鎖。這是在消極方面對待病的事。另外,每一個人的壽命都是神定好的,這個病如果在外表看已經是到什麼時間該死的病,但在神那兒看你的壽命沒到,你的使命沒完成,神不會挪去你的。你就是不禱告,不保養或者隨便對待,不拿這病當回事,不去醫治它,你不該死你也死不了。神如果在你身上有託付,你的使命沒完成,神不會讓你死,神會讓你活著直到最後一刻,這個信心你有沒有?你可能沒有。你沒有信心,你就時時小心禱告:「神哪!我得完成我的託付啊,我想忠心哪,我想在最後的光陰當中為你盡上忠心,不留任何遺憾哪!」你常常用這種藉口、這種方式跟神討價還價。其實,無論你討價還價,還是你根本不拿這個病當回事,都沒有用,在神那兒看,你只要能盡上你的本分,你只要還有用,神只要還要用你,神定意要用你,在創世之前神就命定好了你的壽命,你不該死你就死不了。這個信心你有沒有?你要是光道理上承認,那你的作法就是一個作法,你如果從內心深處認知這個事,認可這個事,確認神就會這麼做,你的作法、你的實行法有很多會改變。當然,人無論得病還是不得病,人生活當中得具備一些保健的常識,這是不得病的人也應該有的,這是神給人的本能,人的自由意志裡應該有這些東西。好比說,天冷的時候不要吃太冰的東西,牙口不好或者胃不好不要吃太涼、太生冷的東西,天熱的時候吃點消暑的東西,這是神給人的自由意志裡人應該具備的理智與常識。現在你得病了,當然對待這個病你也應該有一些常識,這是作為人自己應該做的,但是你對待病的這個方式並不是為了挑戰神給你命定的壽數,並不是為了保障你能活到神給你命定的壽數,這個懂不懂?這話是什麼意思呢?可以這麼說,在消極方面,你就是破罐子破摔,不拿這個病當回事,該怎麼盡本分還怎麼盡本分,稍微比別人多休息一點,本分沒耽誤,這個病會不會惡化?不會惡化,也不會導致你沒命。這裡有什麼真理呢?這就是看神怎麼作。就是說,你這個人在神那兒命定的壽數還沒到,你有病神也不讓你死,如果病還沒有到死的程度,你的壽數到了,神隨時就挪走了,那不就在乎神的一個意念嗎?這在乎神的命定啊!這事你得這麼看。雖然說你也配合看病,配合吃藥,配合保健、鍛煉,但這麼做的同時你內心得知道,人的命在神手裡,人的壽數是神命定好的,沒有一個人能超越神的命定。如果連這點認識都沒有,那你不是什麼真信的,你對神沒有真實的信心。

有些人得了個小病,想方設法這麼治那麼治,怎麼治都治不好,越治越嚴重,他就不來到神面前問問神這個病到底是怎麼回事,找找根源的答案,他就不問,他就自己人為地這麼想那麼想,這麼琢磨那麼琢磨,找這個方子那個方子,結果用了很多方子病也沒好,等不治了呢,不知不覺病沒了。有的人得了一個不起眼的病,他說「沒事,不用治,我依靠神」,有一天突然就死了,這是怎麼回事?這就是在神那兒這個人在世上的使命完成了,神就把他收走了。沒病就死的人也有的是,得大病還不死,活十來年、二十年、三十年的也有的是,這就在乎神的命定。你有這個認識,這是對神真實的信心,至於解剖自己對病是怎麼看的那些沒用,你就放寬心,坦然地對待這個事。如果說這段時間病嚴重了,得需要喝點藥控制控制它,該吃什麼藥就吃什麼藥,該怎麼鍛煉就怎麼鍛煉,心放寬,放坦然,這個態度是什麼?是對神有真實信心的一種態度。你不吃藥,也不打針,也不鍛煉,也不保健,然後還擔心得要死,一個勁地禱告:「神哪,我得好好盡本分哪,我的使命沒完成,我有心願、有心志啊,你能讓我活到最後啊,你能讓我完成我的心願,你能成就我的心願哪,我可不能死,我死了就盡不上受造之物的本分了,我可是願意盡受造之物的本分啊,我願意榮耀你,我願意讚美你到最後,我願意看到你得榮之日啊。」外表看,你又不吃藥又不打針,似乎你很堅強,對神充滿信心,其實你那個信心比芥菜籽還小,你怕得要死,你對神沒有信。這是怎麼回事啊?對神沒有真實的信是怎麼造成的?對於造物主對待受造之物的態度、原則、方式,人根本就不了解,就是用自己那點小心眼、觀念、想像去猜度神會怎麼作。神讓你活,你得多大的病都沒事,神不讓你活,你沒病該嚥氣還是得嚥氣,這就是真實的認識、信心。那神讓人得病是偶然的嗎?(不是。)不是偶然的,是熬煉人的信心,人就該受苦,讓你得病你也別逃,不讓你得病你也別求,都在造物主的手中,人得學會順其自然。什麼叫自然?一切的自然都不是偶然,都是從神來的,這是真實的。不是碰巧他家裡遺傳了一種病,兒子也得了,女兒也得了,然後一個死了,一個還活著,活著是神命定,死了也是神命定。你能活著就證明神給你的使命沒有完成,你應該好好完成,好好做,珍惜這一段光陰,不要浪費了,就這麼回事。有病別逃,沒病別求,什麼事不是你求就有的,什麼事不是你躲就能躲得掉的,神定意要作的事,哪個人也改變不了。

主耶穌在釘十字架之前有那麼一段禱告,你們記不記得原話是怎麼說的?(「倘若可行,求你叫這杯離開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26:39)「這杯若不能離開我,必要我喝,就願你的意旨成全。」(太26:42))作為受造人類中的一員,人都有這樣的尋求的過程,因為不明白神的心意,這是正常過程,但是無論你怎麼尋求,無論你尋求的過程是多麼漫長,多麼艱苦,多麼艱難,神的意思其實從一開始定意要作的就沒有要改變過,沒有決定要改變。人可以尋求,可以等待,神允許人有一個了解、知道、清楚事實真相的過程,但是神從來不會改變任何一個決定。所以,你別覺得自己今天臨到這個事是僥倖,是偶然,或者今天大難不死這是僥倖,是偶然,不是的。神對每一個受造之物,從大到小,大到宏觀的,小到受造人類,還有微生物,神都有命定,都有安排,這才是造物主作的。有些人得了病,就說這個病是因為做什麼事累的,因為吃什麼東西不小心。不要找這些原因,這些都是消極對抗的態度,應該積極地面對神所給你擺設的這些環境、人事物。不用從客觀上找原因,翻舊賬,而要從積極方面認識造物主讓你臨到這個事他的心意、他的態度到底是什麼,你應該怎麼對待這個事,這是造物主讓你有的一個態度,是你作為一個受造之物該有的一個態度,你得尋求這個路。哪個人活下來也不是偶然的,也不是必然的,都有造物主的安排,都有造物主的意思、主宰在裡面,哪個事都不空洞。你以為神的話、神的心意、真理都是空洞的?不空洞!人沒摸著神心意的時候,人有些觀念想像,人就覺得這些觀念想像很對,就是神的意思,覺得「我這麼想可對了,我信心可大了,我對神可敬畏了,可順服了,我可愛神了」,其實在神那兒看哪是這麼回事呀,在神那兒根本就不搭理你這些想法、這些作法。你覺得自己很對的時候,其實你根本就沒明白真理,沒得著真理。當你把這一切都看透了,認為歸根結底都是造物主的主宰、安排、命定的時候,你所臨到的這一切要達到的果效才真達到了,才真的合神心意了,你才是真的明白神的心意了。在這些事上人一定得認識到,別覺得「神命定我盡這個本分,那我在神心中肯定是舉足輕重的,神離不開我」,這就錯了,神作任何事情都有章法。什麼叫章法呢?就是說,他命定一個人到什麼時間生,在什麼時間死去,這一生的使命有多少,他命定好你的壽命,他不會因為你這一生表現不好就提早結束你的壽命,或者你這一生表現得好就給你多延幾年壽,這就叫章法。明白了吧?那些在世界上作惡多端的壞人,對人間危害挺大,在一個時期做了很多危害人的壞事,有些人說:「老天不長眼哪,為什麼不滅掉這樣的人呢?」你知道這裡有什麼緣由?背後的根源是什麼?根源是:正面的人物起正面的作用,反面的人物要起反面的作用,每一個人都有使命,每一個人都有角色,每一個人的生與死神早就命定好了,神絕對不會打亂的。生的時候如期按時地生下來,一分一秒不差,死的時候,接你的靈魂走的時候,也是一分一秒都不差。神不會因為一個人對人類的貢獻特別大,就多賞他幾年壽命,把他原來命定好的壽命改了,讓他多活二十年、三十年,神從來不會這麼作,以後也不會這麼作。或者說一個人的壽命應該是到3月21日,如果他對人類的危害特別大,就讓他提前一個月死,神也絕對不會這麼作。這就叫章法,這叫天規,神從來都不會打破的。

從這個事你們看到什麼了?(神命定的計劃什麼也改變不了。)對了,神命定計劃好的事神自己從來都不打亂,從來都不會改變,這是一個事實;另外,從這個事上看見神的能力、神的智慧。所有受造之物的產生、出現、壽命、結局、這一生的使命與在整個人類當中所扮演的角色,神全部都計劃好了,人還想改變呢,改變什麼呀!每一個受造之物的出現,還有他的壽命到什麼時候終結,他一生的使命,一切一切的這些規律,這些命定好的內容,就跟神命定好各個星體運轉的軌跡一樣,讓它在哪個軌道上轉,轉多少年,怎麼轉,遵循什麼規律,神一命定好,它幾千年、幾萬年都不變。這就是神的命定,這是神的權柄,這就叫造物主。對於小小的受造人類呢?咱們就不說人了,就說一條狗,命定牠活十二年零三個月,活到十二年零三個月的時候牠就得死,死了之後又投胎去了,你們說這個時間能變嗎?(不能。)不能變,到那日子牠就得死。有的小狗還知道牠快要死了,到死之前就枕在主人的胳膊上蹭來蹭去,不讓主人離開,然後第二天就死了。這萬物中不會語言、沒有語言的東西有些都有靈性,都知道死的時候。一個小動物的壽命人都改變不了,都是神命定好的,何況人類呢?所以說,人無論求什麼,人千萬千萬最不應該求的就是人的壽命,人一生的福禍,還有人到什麼時候死,這個是求不來的。你可以求神開啟你這些事那些事,開啟你在一個環境當中經歷什麼,認識什麼,得著什麼,你可以為著真理、為著生命進入、為著生命性情變化求任何的事,但是你千萬、絕對不要求你到什麼時候死,你活多大壽命,你這一生受多少苦、享多少福,千萬不要求這個。為什麼不要求?(神都命定好了,求也改變不了神的計劃。)神命定好了,神不作這事,你求也沒用,拒絕也沒用,就是求來了也沒用,別求。如果你承認他是造物主,如果你承認他是你的主宰,他是你的神、你的主,你千萬別求這些事。那神告訴人求什麼?主禱文是怎麼說的?「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是吧?還求什麼?人能夠在神的經營工作當中獻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完成自己的託付,好好完成自己的使命,不辱使命,對得起神給咱們這條命,對得起神給咱們的此生,讓這一生不虛度,不白活,在此生能夠認識造物的主,能夠活出一個受造之物該有的樣式,滿足造物主的心願,應該為這些事求。為了什麼求,不為什麼求,求哪些事是合神心意的,不求哪些事是合神心意的,你想求的你能不能得著,你求的事是不是合神心意的,你首先心裡得清楚,別做愚昧事。如果你求那些事都是神命定好的,你求不求都是那麼回事,你求它有什麼用啊?你這不是愚昧嗎?你這不是跟神對著幹嗎?神讓你活八十歲,你非得要活一百歲,神讓你活三十歲,你非得要活六十歲,這是不是悖逆啊?這是不是對抗啊?別做愚昧事,是吧?

認識神的事,生命進入的事,性情變化的事,人的各種情形,人的各種愚昧與各種想像觀念,這些事要說起來沒完,總之,得告訴你們一個事,所說的所有的這些事都是為了實行,不是為了你們學習、裝備神學理論、神學知識,不是裝備你頭腦的,都是為了實行。你說出的那些話與你的實行無關,是空話,你千萬別說。如果不說那些話就沒別的話,那你儘量越說越少,越說越實際。現在聽你們說話有些人明白點了,剛開始跟你們一說話,對話特別費勁,彆扭,你們不但不通靈,還瞎講道理,空談,空喊口號,太彆扭了!現在再聽你們有些人說話,聽著有點享受了。為什麼聽著有點享受了呢?就是有些人說話實在點了,心裡明白點什麼叫實際了,務實了,不喊口號、不唱高調了,說話聽著舒服了,能說點人話了,但有些人還不行。這裡有訣竅,什麼訣竅你們知不知道?就是你聽著神說這話好啊,美啊,你別學這話,你得在這話裡琢磨:「這話這麼好,那神讓我做什麼呢?達到什麼呢?神的心意是什麼呢?」這就涉及到實際了,一涉及到你怎麼用這話,你怎麼實行這話,你怎麼在這話裡找到實行的方向、原則、路途,這就快靠近實際了,這就快有實際了,明白了吧?(明白了。)就這點訣竅,訣竅就在這兒。你如果總覺得這話好、優美,你拿來當成道理傳頌,人云亦云地傳話、學話,這話永遠變不成你的實際,你活得就永遠那麼空洞,那麼可憐,別人看你也難受,你看別人也彆扭,是吧?首先你得會用實際的話,自己從神話當中得著的實際的話跟別人交談,敞開心說心裡話,說實在的話,說小話、家常話,這樣逐漸你跟人之間的關係或者相處的方式就越來越讓人得益處、得造就。你總喊口號,人越聽越彆扭,慢慢跟你就沒話了,一見你就躲。你問:「躲什麼呀?」「你說這話我聽不懂,太高,夠不上啊!」人家給你一句這樣的評論,不願跟你接觸,這不就麻煩了嗎?我說話你們願不願意聽?(願意。)那你們願意聽什麼呀?是聽我說那些奧祕、高調嗎?(不是。)那你們願意聽哪一部分?哪一類話你們聽著最貼心,最願意聽?(針對我們的敗壞性情,給我們一些實行的路途。)這些話聽著高嗎?(不高。)聽著不高那你為什麼願意聽啊?就是人一聽這話雖然不是什麼高談闊論,但是聽完之後能解決點難處,這一段時間裡面不對的情形或者敗壞的情形能對上點號,解決點,裡面寬綽一些,有點路,有點方向,是吧?在現實生活當中臨到事的時候想想這些話,能用上點兒,這就叫實用。你們就得往這個方向努力。你跟人一說話,交通,人一聽,實用,雖然話聽著簡單,不起眼,但人聽完拿來就能用,是給人解決難處的,是個好辦法,這多好啊。如果臨到事,人家找你交通,你說「這算什麼難處啊?臨到事禱告唄,愛神唄」,要不就說「這都什麼時候了你怎麼還這麼想呢?這問題多簡單哪,實行真理唄,尋求真理唄」,人一聽,全是廢話,不吱聲走了,再也不找你了,然後你心裡還納悶:「我一片火熱的心對待人,怎麼總遭人潑涼水呢?人怎麼就不理解我呢?」你說因為什麼?因為你講那些話也對,但就是對的道理,空洞,跟人臨到的難處根本就八桿子打不著,人就不願意聽。人說:「你說的這些跟我臨到的這個難處根本就是兩碼事,你說那些話都對,臨到這個事的時候你那些話就是道理,不解決問題,所以你別說了,你說的我也知道。」你看看,臨到這事麻煩了吧,多尷尬啊!你們現在是不是也能意識到,臨到事如果光講道理解決不了問題,人都看不上,都不願搭理?(是。)自己也臨到這樣的難處,也會遇到這樣的人,那這個矛盾點在哪兒啊?(沒有實際。)就是沒實際,自己覺著自己可屬靈了,就是解決不了自己的問題,也解決不了別人的問題,這叫假屬靈。

這些事也不是一朝一夕能解決的,每一個人都得過這一關,通過明白道理、口號,通過一些理論,逐漸地再臨到一些事,逐漸地把道理、口號變成實際,結合實際,對號實際,然後解決現實臨到的難處。越是現實臨到難處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口號、理論解決不了現實難處的時候,發現了自己沒有實際,自己所明白的是道理,不是真理,這時候就有了明白進入真理實際的一個動機、源頭了,就有這樣一種渴慕的心了。有這種渴慕心的時候,你就意識到了,原來明白的道理解決不了難處,只有實際才能解決。這個實際是什麼呢?都在真理裡面。

上一篇:第一百零八篇 信神最重要的是實行真理

下一篇:第一百一十篇 凡事尋求真理才能進入真理實際

你可能喜歡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