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各國各方渴慕尋求神顯現之人來尋求考察!

基督的座談紀要

純色背景

主題背景

字體設置

字號調整

行距調整

頁面寬度

0個搜索結果

沒有相關的搜索結果

`

第一百二十篇 凡事尋求真理才能進入真理實際

不管是盡本分還是學專業知識,都得用心學習,都得達到按原則辦事,別馬虎對待,別應付了事!學專業知識是為了盡好本分,在業務方面就得下功夫,這是人該做的,人該配合的。該你配合的時候你總拉倒車,總倒退,總找各種理由、藉口,你這人就太麻煩,太難辦。雖然說學的是業務,但是也得尋求真理,按真理原則來做事,不能出這個範圍,不能稀裡糊塗的,像外邦人對待業務一樣。外邦人對待業務都有哪些態度啊?外邦人做事那就是混日子,混時間,拿一天的錢就混一天,能糊弄就糊弄,他不講究效率,不講究良心、責任,沒有認真、負責的態度,他不說「這事交給我了,我得負責到底,我就得把這事辦好,擔起來」,他沒有這個良心。另外,外邦人還有一個敗壞性情是什麼呢?「要是我把我會的教給他們了,教會徒弟,餓死師父,這可不行。我會的不能都教給他們,我得保留,我會十樣教給他們八樣,我得留兩招,那才能顯出我是老師這個級別。如果我都教給他們,他們都會了,那我就不值錢了,也沒人高看了,我老師的地位就沒了。」所以他就總保留。這是詭詐,是吧?你們如果教別人,或者幫助別人,分享自己所學的東西的時候,應該有什麼態度?(盡全力,不保留,不留一手。)說「自己所學的東西不保留,都告訴大家也沒事,我比你們高,我能悟到比你們更高的」,這是不是保留?這還是有點保留。說「把我學的這些基礎的東西都教給你們,這不算什麼,我還有比這更高的呢,你們學了這些也沒我高」,這還是保留,是吧?你得把那項業務的精髓、要點,別人沒看透、沒悟出來的東西告訴大家,讓大家能夠發揮長處,在這裡面悟出更多、更深、更成熟的東西。你把這些都貢獻出來,這對所有的人、對神家工作都有利。你別覺著把最粗淺的或者最基本的東西告訴大家就算不錯了,就算沒有保留了,這不行。有時候你教了一些理論的東西,或者是大家在字面上能看到的東西,這裡面的精髓、要點,初學的人或者剛剛接觸的人根本沒悟到,或者他悟不到,你就不吱聲,你心裡還覺著:「反正我告訴你了,我沒保留,我沒有存心要保留,沒告訴你那點是你自己素質差悟不到,神沒開啟你,那不賴我,那是神的工作了。」這還是詭詐,還是自私卑鄙,還是保留。人嘴上說不保留,但是行的時候是不是有區別?是不是有各種情形在裡面?(是。)你把要點跟大家一說,大家就不走彎路了,不在那些理論上轉圈圈了。一般人剛接觸哪方面業務知識,只能理解到字面意思,要點、精髓這一部分他得需要一段時間的實踐才能摸到,你掌握了你就直接告訴他,別讓他實踐,別讓他走那麼多彎路,花那麼多時間,這就是你的任務,這是你該做到的。你把那個要點、精髓,你認為最重點的東西告訴他了,這才是不保留,這才是沒有私心。你們教別人技術,跟別人交流業務或者交通生命進入,如果不能突破這方面的敗壞性情,那你們就不是有人性、有良心理智的人,不是實行真理的人。你必須得突破這個,沒有私心。怎麼能沒有私心呢?在外邦人中間競爭太大,人學一樣技術、業務,掌握到那裡面的精髓不容易,一旦讓別人掌握、知道了,自己的飯碗有可能就沒了,人家把你會的學去了也不感激你,還覺著佔了便宜,所以你就得處處小心,自己會的那就是最值錢的東西,就是自己的命,那是飯碗,是本錢啊,不能告訴別人。在世界上,人為了保護自己必須得這麼做。但是你信神了如果還那麼想、那麼做,在神家你還那麼做,這跟在世界有什麼區別?這跟不信的人有什麼區別?沒什麼區別了。

你信神聽了神的話,你想接受神的審判刑罰,接受神的拯救,然後你做事的原則、行事的方向、做人的方向都沒變,跟外邦人一樣,在神那兒承不承認你是信神的?不承認,神說你走的還是外邦人的道路。所以說,外表上雖然是學業務,但是在學業務這個事上也得處處有原則,也得按真理對待,按真理實行,用真理來解決這些問題,來解決自己流露出來的敗壞性情,解決自己不對的作法與心思意念,得不斷地突破這些。一方面省察,省察到了,發現是敗壞性情那就得解決,就得攻克,就得背叛。你解決了,不憑敗壞性情做事了,放下自己的存心,放下自己的利益,能按真理原則實行了,這才是真實跟隨神的人該做的。那你這一行為、這一作法、這一舉動是不是神悅納的?這就是神悅納的,這就是善行啊!你這麼做為什麼說是善行呢?你是為了別人得益處,為了神家的工作、神家的利益,同時你也是在實行真理,在神那兒神是認可的,這就是善行。你這樣活出了,這就是在見證神。相反呢,你不這樣做,你還像外邦人一樣,按著外邦人的行事原則、方式去活出,這是不是見證?這就是羞辱神哪!怎麼說這是羞辱神呢?人吃喝著神的話,享受著神所供應的一切,然後人還跟著撒但走,臨到事、臨到環境的時候人不聽神的話,不按神的話實行,這是不是背叛神哪?神需要你的時候,你不聽神的呼召,不聽神的話,背叛了神,聽從撒但的,跟著撒但走,按撒但的邏輯,按撒但的處世原則、方式去實行,這就是背叛神,背叛神的人不就是褻瀆神、羞辱神嗎?亞當、夏娃在伊甸園的時候,神說:「……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這話是從誰來的?(神。)這話是普通的話嗎?(不是。)這是什麼呀?(真理。)這是真理,是人該遵照的,人該遵守的,該實行的路途。神告訴人那棵樹上的果子該怎麼對待,實行的原則就是別吃,然後告訴人結果——「吃的日子必定死」。實行原則告訴人了,利害關係也告訴人了,人聽完明不明白?人聽懂了,是吧?但是當蛇來引誘的時候,蛇告訴人其實吃了不一定死,可以吃吃試試,在撒但說完話和神說完話之後,人聽從了誰的?聽從了撒但的,是吧?人沒有選擇聽從神的話,實行神的話,沒有按照神的吩咐去做,而是相信撒但的話,接受撒但的話,按照撒但的話去做,結果是什麼?人這個行為、這個作法的性質就是背叛神、羞辱神,結果就是被撒但敗壞了,墮落了。所以說,人現在不實行真理,明白了還不實行,就跟亞當、夏娃不聽從神的話、不聽從神的吩咐是一樣的,這個性質都是一樣的,都是背叛神、羞辱神。人背叛神、羞辱神,其結果就是繼續被撒但敗壞,繼續被撒但控制,被撒但敗壞性情控制。所以,你總也擺脫不了撒但敗壞性情對你的引誘、攻擊或者撒但對你的控告。你總也擺脫不了這些,你就沒有神的同在,活得就沒有平安,就很苦。

有些人信了十年,覺得「我沒得著什麼啊,信神的人都說不感覺空虛了,都說與不信的人有區別,我怎麼就沒感覺到呢?剛剛信神的熱心階段覺得信神挺好,生活不一樣了,人生煥發光彩了,怎麼信著信著就越信越沒勁了呢?好像沒有起初的信心了,信心冷淡了,就覺得信神好像也沒什麼意思了」;有的人信二十年,就覺得信神也還是勝不過金錢、世界潮流、名利這些引誘,還是覺得空虛,吃得好也空虛,穿得好也空虛。這是在所有的人身上常常感覺到的、臨到的、面臨的現實問題。你們說說這是怎麼回事?(因為人不實行真理,沒有聖靈作工,人就靠自己的那點身量很難勝過去。)那人信神如果明白真理了,能實行真理,沒有聖靈作工,人能不能感覺與不信的人有區別?(能感覺到。)就神所說的這些話,供應人的所有這些真理,人要是都得著的話,用不用聖靈作工人才能感覺到有神存在或者是人才能有信心?這些話能作人的生命了,人還用聖靈作工嗎?不用。所以聖靈作工不決定人的情形怎麼樣或者對神有沒有信心,那決定這一切的是什麼?人得沒得著真理,進沒進入真理實際,取決於這個。這事你們還沒看明白,沒認識到,是吧?聖靈作工,一方面是在人實行真理的過程當中起一個輔助作用、引導作用、督促作用,另一方面是在人初信的時候給人一些光照開啟,或者一些好的感覺。聖靈作工主要是輔助,輔助你進入實際,輔助你有好的情形,開啟光照你,讓你能明白真理。而人進入真理實際之後,人越來越明白真理,越來越明白神的心意,這個主要還是真理決定的,主要還是看人明白多少真理。你們說,聽道的時候,聖靈如果不特意開啟光照,就我講的這些憑你們的素質、正常人性的思維是不是都能聽明白?(是。)那我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你們知不知道?(領受到的能去實行,不是全部依賴聖靈作工。)對了,就是這麼回事。

那咱們反過來還說剛才那個話題,說人不管信多少年總也感覺不到信神有什麼好,感覺不到信神得著什麼實惠,還常常感覺跟外邦人一樣,勝不過潮流,勝不過世界這些試探,勝不過肉體的名利,勝不過世界的各種引誘,還覺得挺空虛的,這個感覺不時地就出來了,而且越來越明顯,越來越覺得「信神是不是就沒意思了?信到這個程度是不是就差不多了?自己能不能蒙拯救也不知道啊」,這是怎麼回事?(不明白真理,沒有進入真理實際。)就是這麼回事,沒有進入真理實際,就是神所賜給人的、供應給人的人該明白的那些真理人都沒明白。為什麼人沒有明白呢?就是人沒有把神的話當成實行的原則、實行的路途運用到現實生活當中變成自己的實際,就是人做事、生活、生存、處理一切人事物不是根據神話,沒有根據神話。神的所有這些話你沒有經歷,沒有體驗,也沒有嘗到神這些話的真意到底是什麼,你不知道,所以,神揭露世界,揭露人的敗壞,揭露各類人的情形,揭露世界的各種人事物臨到的時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看不透這裡面的實質。因為你不經歷,因為你沒進入,所以你永遠看不透,你信神掛了這些年的名,你還是你,沒有任何的變化。就是從你的內心深處、從你的本性實質上你的敗壞性情沒得到任何的變化,所以對世界、對人類、對撒但、對潮流、對名利你始終放不下,因為你看不透。所以說,你常常還感覺空虛沒意思,而且覺得心裡沒底,也產生不出對神真實的信心。最後的結果是什麼呢?人就說「人信神怎麼信來信去還不如剛開始的信心大?」自己總結出這麼個規律來,總結出這麼個結果來,說「失去了起初的信心,信心冷淡了」。這話成不成立?按頭腦分析在邏輯上這話是對一半的,但是按實際狀況這話對不對?(不對。)這是一句空話、廢話。什麼叫失去了起初的信心?咱們這麼分析,「起初的信心」那是真實的信心嗎?剛信的時候你對神有真實的信嗎?你也不認識神,也不知道神所說的話都是真理,都是人該得著的生命,你更不知道自己敗壞多深,自己的本性實質是什麼,你那個信是什麼?就是想像,就是渺茫,就是空洞的一種理論,說白了就是人的好心、熱心,根本就不是真實的信心。起初的信心沒了,就是人剛開始的那個熱乎勁沒了。熱乎勁沒了,人就說是失去起初的信心了,這話才騙人呢,這就是假屬靈的人說的話。說什麼「失去了起初的信心與愛心」,起初你有愛心嗎?你有信心嗎?你就是有個得福的心,你就是有個熱心,就是自私卑鄙的心。你有那麼點嚮往光明、嚮往正義的心志、願望,然後就熱心地奉獻、花費、撇棄、跑路,這一切都憑著什麼做的?都憑著自己的一廂情願、想像,憑著得福的存心做的,為了更好的未來,為了以後能進入人類美好的歸宿,就這麼撇棄、花費,就是帶著存心的一種熱心,根本就不是什麼真實的信心。

當需要人有真實信心的時候,人的信心被曝光了,人起初的信心不是真實的信心,都是騙人的,經不住檢驗,經不住試煉,更經不住時間與任何環境的考驗。那有些人說了:「我那時候對神的信可大了,相信神主宰一切,相信神能夠成就一切,當時那個心志現在怎麼就沒有了呢?花費的勁也沒有了,付代價的勁也沒有了。那時候我都能一宿不睡覺地讀神話,每天走教會,傳福音,勁兒可大了,現在那個信心怎麼就沒有了?」你不進入真理實際,你沒明白真理,不實行真理,你那點熱心很快就沒了,那不長遠。那是些空洞的東西、口號的東西,出於人的好心、人的想像、人的私心,以這些為動機、為出發點的東西還能長遠嗎?(不能。)站不住。最終得出了什麼結論?什麼是人最該具備的?(得著真理,進入真理實際,然後對神才能有真實的信心。)要達到對神有真實的認識,對神有真實的信心,唯一的路途就是進入真理實際,就是你心裡想的、你能明白的真理都不是口號,你都要實行、運用,兌現在自己身上,在實行當中把真理變成你的實際,變成你的活出。這樣,不知不覺你的世界觀、人生觀,你處世的原則,你對待人事物的原則、方式就都改變了。這些一改變,你對這個世界的看法就變了,對邪惡潮流的看法就變了,你勝罪的能力也增長了,對神的信心也增長了,對神所說的話的相信程度也增長了。這些一增長,你這個人是不是就跟不信的人有著實質上的區別了?(是。)

人信神幾年,如果在吃穿住行的選擇上能有一些原則,就是有一點實際了,從外表的穿著打扮上就已經有改觀了,這是一些簡單、粗淺的實際,但有些人對於世界流行的一些奇裝異服還有吃喝玩樂這些事就勝不過,他就覺得信神之後不穿這些、不戴這些、不用這些、生活在這樣的環境裡特別委屈。這裡面有一個問題,他為什麼委屈呢?他委屈證明他對那些事不厭憎,而且從內心深處特別喜歡,他的口味、他的品味、他的喜好全是偏向那些的。你沒信的時候喜好那些也沒錯,因為不信神的人什麼人都有,但你信神之後還能喜歡,還放不下,戀戀不捨,放下了還覺得委屈,這就有問題了,是吧?這個問題的根源在哪兒?就是他信神只是一種形式,覺得信神也挺好,自己能信神也算是做好人的一種方式,但是並不知道信神是為了什麼,這是一方面;另外,從內心深處他還沒有開始接受神的話與神的要求,沒有把神的話與神的要求當成真理,在內心深處還沒有認可、承認正面事物的正確性。所以,讓他放棄那些屬世界的、屬潮流的、屬邪惡的東西,他就覺得很吃力,很違心。這樣的人僅僅是在形式上說「我開始信神了,我信教了,開始做好人了,不做壞人了,不做外邦人了」,僅僅是在形式上作了一點突破或者是付點代價,沒有從內心深處接受真理,接受神的話,沒有從內心深處接受正面事物。你們有沒有這些難處?不管是哪方面的問題、哪方面的情形都可以用真理來解決,是吧?都能用真理來解決,這是個大框、理論,但是無論哪方面問題,只要你接受真理,把真理從理論變成你自己的實際,你去實行,你去進入,那不管你是什麼樣的人都會有變化,都會有長進,這是絕對的,這肯定是真實的。重點就在乎人的心與人的選擇,在於臨到事的時候人是背叛神還是聽從神、順服神的話,也在於人臨到事的時候是選擇滿足肉體私慾,還是能夠背叛肉體實行真理,按著神的話去做,重點在於這些。那些一味地選擇滿足肉體、滿足私慾隨從肉體喜好、願望的人呢,他總也體嘗不到實行真理的意義、價值;相反,能夠背叛肉體,能夠放下自己的私慾,能實行真理,進入真理實際,放下自己的打算、自己的慾望、自己的私心,能按真理來實行,這樣的人就逐步能體會到實行真理的意義,能體會到實行真理的樂趣、享受,也逐步能體會到神所說這話的意義,神要求人這麼做的意義、價值在哪兒。人這樣做的結果是什麼呢?就是人對待正面事物會越來越喜歡,而對反面事物的分辨能力會越來越強,也會越來越厭憎、反感、鄙視這些反面事物,人有了這些情形、表現之後,人對神的信心就會越來越大。人常常這樣實行,就會恨惡自己的敗壞、邪惡、狂妄、自私、悖逆、抵擋,會對自己的本性實質產生恨惡,產生厭憎、反感,同時也反感身邊接觸到的反面事物,會產生這些情形。這是在認識自己方面達到的,另外一方面,產生這些厭憎、恨惡的同時,人對真理的態度有什麼改變呢?人會渴慕自己能實行真理,能夠有身量、有足夠的心志實行真理,也有願望能夠進入真理實際,滿足神的心意,做一個有良心、有理智、有真理實際的受造之物,也渴慕能夠順服神,能夠順服神所擺設的這一切環境,不悖逆神,能夠滿足神的心意。有些人信神很多年,也接受過一些對付修理,也聽了很多的道,聽到現在,從來也沒恨惡過自己,也沒對自己的本性實質有深刻的認識,不但如此,而且還認為自己特別喜愛真理,特別渴慕真理。你們說,人這樣的情形是怎麼回事?這是不是沒有自知之明啊?(是。)你對自己的本性實質都沒有恨惡過,沒有深刻的認識,還說自己特別喜愛真理,這是空話,這是騙人的話,這是偽裝的話。

剛剛說的那兩方面你們感沒感受到?哪方面感受得明顯一些?是認識自己那方面感受得明顯一些,還是實行真理這方面感受得明顯一些?哪方面情形多一些?(認識自己。)認識自己,能恨惡自己,這是在消極方面,那在積極方面呢,積極方面的情形多不多?有沒有點成果呢?這些情形還不多,不明顯,是吧?恨惡自己的那方面情形多不多?也是偶爾有一點兒,情形好的時候,或者是誰能說服你的時候、能對上號的時候,也能對自己有點認識,有點恨惡,但也不是那麼深刻,常常活在自滿自足、沾沾自喜,覺得自己還是比別人強的這些情形裡,是吧?(是。)這兩方面都有進入,能達到常常有這樣的情形,這樣的情形是穩定的,變成了你的一種正常理性,這樣你就扎下根基了,就進入真理實際了,不會因著環境、工作成績或者是周圍人事物受影響了。好比說,周圍的人都比你的業務高,都比你素質好,你覺得「我什麼也不是啊,我這人素質差啊!不能狂妄,不能顯露自己」,你就謙卑一些;周圍人都不行,初信的人多,你就又張狂起來了,又開始顯露了。這是不是不穩定?你總隨著環境變,這裡面的情形就不是你真實的生命,不是你真實的情形。就像八歲小孩跟三歲小孩在一起的時候,八歲小孩就總裝大人,等他父母一來了,他一下子比三歲小孩還小,這就是實際身量。實際身量怎麼顯明的?就是看你平時常常有的情形——忽冷忽熱,臨到一個事又倒退了,臨到一個事情形又不對了,臨到一個事實行原則找不到了。這就是沒有根基,沒有進入這方面的真理實際。你還得需要深刻地反省,繼續禱告,多付代價,在這些消極方面或者說在認識自己方面再不斷地進入,不斷地有更深的認識,接受真理,那你正面的、積極方面的那些情形才會越來越多。

上一篇:第一百一十九篇 尋求真理才能認識神的作為

下一篇:第一百二十一篇 怎樣分辨保羅的本性實質

你可能喜歡的內容